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22回背后的人

把视频传给泥鳅之后,我打开车窗,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感觉有好多的事情要做。孙老鬼、孔志高、赵大志、陈虎、以及泥鳅真敲诈出来四千万现金,我还要想办法将这些黑钱洗干净,变成合法收入存进银行,不然的话。这些黑钱根本无法使用。


洗黑钱的话找一条龙就可以了,他手里天天那么多的现金,肯定有一条隐秘而安全的洗钱通道,只是江高驰很可能要完蛋。而他和江高驰是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万一拔出萝卜带出泥,那可真是有点麻烦了。


“该死的孔志高。”我暗骂了一句,自己根本没有惹他,是他主动挑衅,杀了马六,嫁祸给熊兵,使了一个一石五鸟之计,最后他变成了最大的赢家,只要江高驰下台,他就会成为江城市的新市长。


“妈蛋!”我心里十分的不爽,这一次自己吃了老亏。


孔志高手里握有我的把柄,那个视频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自己不是没有想过请神偷门的卫五出手,但是卫五可不是那么容易请,上一次帮刘静从黄胖子那里偷视频,花了五百万,那还是看在大哥韩勇的面子上,卫五的徒弟豆芽菜帮着偷赵康德的手机,那也是大哥的面子。


如果再去请卫五的话,即便有大哥的面子,这一次怕是五百万根本摆不平,甚至于即便有再多的钱也请不动他,便何况现在自己身上仅仅只有一百多万,所以视频这个事情还要再等等。


稍倾,我看到李洁从假日大酒店里走了出来,于是立刻下车,朝着她挥了挥手,李洁发现了我,朝着这边走来。


上车之后,我急切的对她询问道:“跟孙老鬼谈得怎么样?套出他的底细了没?”


“对方老奸巨猾,一直没有松口,只是说肯定能让我当上东城区的区长,其他的事情,不论我怎么询问,他都没有开口。”李洁一脸郁闷的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我擦,这么说白白陪孙老鬼这个王八蛋吃饭了?”


“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李洁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呃?媳妇,有什么重大发现?”我急忙问道。


“孙老鬼很可能是新来的叶书/记的人。”李洁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表情有点愣,问:“媳妇,你怎么知道他是叶泽语的人?他一个混江湖的怎么可能跟高高在上的叶泽语产生联系,不可能吧。”我有点不想信。


“虽然孙老鬼很狡猾,说话滴水不露,不过还是露出了马脚,我跟他东拉西扯,把市里几个领导的名字都说了一遍,说其他人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有当我提到叶泽语的时候,他的目光微微一动,表情略有变化。”李洁十分得意的说道。


“媳妇真厉害。”我在她面前竖起了大拇指。


“少拍我马屁,如来陪对方吃一顿饭连一点收获都没有的话,我在官场上混了七、八年,不是白混了。”李洁说。


“叶泽语。”我嘴里念叨了一声,说:“难怪孙老鬼这么大的口气,上来就敢许你一个东城区区长的职务。”


“王浩,下面我们怎么办?”李洁问。


“好说,以后不用搭理他,张文珺现在在我手上,而她肚子里有孙老鬼的种,哼哼,只要孩子生出来,我还不信孙老鬼不心动,他个老光混,一辈子没有孩子,虽然一直让张文珺打掉孩子,但是我想虎毒不食子,只要让他看一眼他自己的孩子,肯定可以融化掉他的心,老来得子,也许会让他更加在乎这个孩子,到了那个时候,嘿嘿!”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无利不起早,从表面上看来,我对张文珺是以德报怨,她帮着孙老鬼欺骗自己,被识破之后,我不但没有惩罚她,相反还帮她把孩子保留下来,并且摆脱了孙老鬼的监视,将其安排在临市躲藏了起来。


有人可能会骂我软弱,骂我傻逼,骂我是一个烂好人,甚至于骂我贱,人家都差一点让你喜得子,你还这么帮助张文珺,不是贱是什么呢?


其实当我知道张文珺肚子里的孩子是孙老鬼的时候,就决定让这个孩子生出来,以便以此来要挟孙老鬼。


李洁现在是副区长,孙老鬼还敢打她的注意,这说明什么?至少说明一点,孙老鬼的底气很足,而只要我握住了张文珺,就永远立于不败之敌,这才是我帮助张文珺的最重要的原因。


不然的话,她差一点让我喜当爹,就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还帮她。


没有想到孙老鬼背后之人很可能是叶泽语,这让我有点惊喜,如果真是叶泽语的话,那么自己手里这张牌的价值就更大了。


“想什么呢?”李洁可能看到我在发呆,于是开口询问道。


“呃?没什么,现在回医院吗?还是我们去大沽河边走走?”我对李洁询问道。


她今天穿得很简单,黑色长桶靴,蓝色紧身牛仔裤,外加一件藏青色的风衣,清爽、干练、又不失美丽动人。


“去大沽河走走。”李洁说。


“好咧!”我应了一声,随后马上发动车子,朝着大沽河畔疾驰而去。


晚上车少,大约一刻钟之后,我和李洁便来到了大沽河畔,秋天的夜晚有点冷,所以河边并没有多少人。


我和李洁下了车,慢慢的在延河路上散着步,冷风吹过,我看到李洁的身体轻微抖动了一下,估摸着有点冷,于是我慢慢的靠近她的身体,伸手搂着她芊细的小蛮腰,将其半个身体搂进了自己怀里。


“媳妇,这里有点冷,我们开个钟点房到房间里玩好不好?”我色眯眯的说道。


“想得美,我说了,想让我再跟你结婚,必须先追到我,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再跟你结婚的,并且在没有结婚之间,也不准你碰我。”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义正言辞的说道。


“媳妇,咱俩结婚都两年了,你没让我碰你一下,不觉得这样对我很残忍吗?”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对李洁说道。


“是挺残忍的,这样吧,赶快追到我,让我心甘情愿的嫁给你,然后你就可以得到我的全部了,不但可以得到我的身体,还可以得到我的心。”李洁狡猾的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我心里这个气啊,知道现在追李洁应该不难,但是也绝对不会太容易,下一秒,我搂着她小蛮腰的右手慢慢往下移,移到她臀部的时候,轻轻的拍了了下。


啪!


“小妖精,你就折磨我吧。”我说。


被我打了屁股的李洁身体朝前一跳,随后转身盯着我,脸上带着一丝羞涩,说:“谁让你打我屁股的。”


“你是我媳妇,打你一下屁股怎么了,我还要打二下呢。”说着,我朝着李洁扑了过去。


啊!


她轻呼了一声,然后急忙躲开,我们两人在大沽河畔打闹了起来。


十点半,我将李洁送回了医院,心里有点郁闷,暗暗考虑着,等眼前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去商店买个戒指跟李洁求婚,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占有她了。


不过我心里有点担心,万一求婚李洁不答应怎么办?


“唉,女人就是麻烦!”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看来我必须做一件令她感动的事情,也许她才会答应自己的求婚。”


“什么事情能让她感动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从住院楼大门往外走的时候,我一直低头思考这个问题,没想到在门口的时候,把一个女人给撞了一下。


“对不起。”我马上道歉,同时抬头朝着眼前的女子看去:“呃?陈雪是你?


跟自己相撞的不是别人,正是为赵康德自杀过两次的陈雪,不过此时的陈雪仍然穿着病号服,眼神有点发呆,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像是不认识似的,从我身边经过。


看到陈雪的样子,我心里产生了一丝怜悯,赵康德完全就是玩玩她而已,而她呢?真以为可以借此鱼跃龙门,嫁进豪门成为阔太太,或者说她真得爱上了赵康德。


“唉!”看着陈雪的背影我叹息了一声,自己不是救世主,没有义务和责任去挽救她,再说了,这种事情,只有她自己可以救自己,别人根本帮不上忙。


曾几何时,我还想着把李洁和陈雪一块弄上/床,那将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体验,李洁高冷,陈雪甜美,完全就是天然的冰火两重天,能同时跟她们两人上/床的男人,肯定会爽死。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扑通一声,我好奇的朝后看了一眼,发现陈雪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最终走了过去,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叫来了一名护士,询问了陈雪的情况。


护士说,陈雪已经完全康复了,不过脑子好像有点问题,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医生给她做过检查,诊断为精神方面的问题,可能是受的刺激太过于强烈,以至于崩溃了,简单一点说,就是变成了神经病。


“神经病?”我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大学生为情变成了神经病?


“没有机会康复了吗?”我对眼前的小护士问道。


“我不太清楚,不过医生有诊断书,就在她病房的抽屉里,对了,陈雪还欠八千多块的住院费,你既然是她朋友,那就帮她交了吧,顺便办理一下出院手续。”小护士缠着我不让离开,拿了欠费的单子让我去交钱,这让我心里一阵郁闷。


妈蛋,自己的钱又不是大风吹来的。


郁闷归郁闷,看到以前甜美的陈雪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最终帮她交了欠费,并且办理的出院手续。


医生的诊断书我也看了,精神病是一种心理疾病,心病还需要心药医,诊断书上写着,让家人多关心陈雪,慢慢用爱将她感化。


陈雪现在这个样子,学校肯定是去不成了,她家又不在江城,也不知道家里有什么人,于是我思来想去,最终将她带上车,朝着东城区鞍山路驶去。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不就是多一口饭嘛,我准备让陈雪跟倪果儿他们住一块,顾芊儿上学,空出一张床,正好可以给陈雪睡。


半路上,我接到了陶小军的电话:“二哥,陈虎带人砸我们场子。”

“我擦!”听到陶小军的话,我简直有点目瞪口呆,刚才还想着摸清楚长春路洗浴中心的保安情况,改天跟陈虎开战。万万没想到,今天晚上陈虎就打了过来。

 

“对方多少人?”我急速的问道。

 

“五、六十人。”陶小军回答道。

 

“叫上宁勇。”我说,随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把魏明他们也叫上。”

 

魏明等人练了大半年了。半大小子的战斗力不容小觑,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陈虎带了五、六十人,就陶小军等十人肯定干不过。就算是加上宁勇也困难,所以我决定让魏明等人见见血。

 

挂断陶小军电话之后,我猛踩油门,这辆二手车的破发动机发出一阵刺耳的轰鸣声,速度慢慢的逼近了一百码。

 

半个小时的车程,我愣是十五分钟便赶回了鞍山路,此时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街道上的气氛有点诡异,三三两两的小青年在街上游逛着,基本上集中在兄弟KT***和兄弟酒吧,八十年代酒吧门口倒是没有什么人。

 

“我擦,看来陈虎还是做了功课,知道兄弟KT***和迪厅是我自己的场子,而八十年代酒吧仅仅是替别人看场子。”看到这个情况,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把陈雪送到了顾芊儿房间,收养的孤儿里一共四名女生,顾芊儿、倪果儿、张丽和纪雯,顾芊儿在江城第一中学上高中,倪果儿被我安排在医院,此时房间里只有张丽和纪雯两人,我带陈雪进去的时候,两人正在说话。

 

张丽拿着刀在比划着,纪雯坐在床上,看到我进来,两人马上站了起来,说:“王叔。”

 

“给你们带来个姐姐,脑子有点问题,让她先睡芊儿的床上,照顾好她。”我说了一句,就准备离开,因为外边的情况很糟糕,混战很可能一触即发。

 

“王叔!”我刚刚转身,后面传来张丽和纪雯两人的声音。

 

“呃?还有什么事?”我扭头看了她们两一眼,问道。

 

“我们跟魏明他们一样锻炼,宁师傅说我们两人练得很好,小军哥刚才上来把魏明他们都叫走了,说有人要砸我们的场子,王叔,我们两人也想帮忙。”张丽说。

 

“王叔,我们来这里已经八个月零十三天了,每一天都跟做梦一般,很害怕万一那天梦醒了,我们又会回到孤儿院或者被人打断手脚去要饭,小军哥刚才说了,对方如果今天晚上打赢了,王叔的势力就垮掉了,王叔的势力垮掉了,我们的生活也就被毁了,我再也不想当乞丐了,谁敢跟王叔您做对,我们就跟他拼命。”纪雯拿着刀说道,一个小姑娘竟然双眼发红,杀气腾腾。

 

“对,我们跟他们拼命,王叔,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每天吃穿用都要花费好多的钱,您每个月还给我们每人几百块钱的零花钱,没有你,我们现在要么在孤儿院,要么在当乞丐,要么早就被打死饿死了,刚才小军哥叫魏明他们出去的时候,魏明他们说了,今天晚上谁敢不拼命,回来之后,就不准他待在这里。”张丽拿刀的手很稳,目光十分坚定,没有一丝畏惧。

 

我被两个小姑娘说的一愣一愣的,感觉有点后悔,还有一点心痛,就不应该让她们跟着宁勇练什么功夫,现在可好,她们竟然要拿着刀替我去拼命。

 

“纪雯,张丽,我现在命令你们,在房间里待着,那都不准去,好好照顾陈雪,别让她走丢了,至于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们两人就不用参加了。”我说。

 

“王叔……”两人还要说话,不过被我打断了:“连王叔的话都不听了是吧?”

 

“不是!”两人低下了头。

 

“那就好好在屋里待着。”我表情严肃的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心却是暖暖的,花费了自己无数的金钱和精力,也不是没有回报,至于魏明他们确实把忠义堂当成了他们的家,愿意为这个家拼命流血。

 

我提了把砍刀下楼跟陶小军他们会合,看到两名装假腿的少年也拿着刀站在人群里,于是眉头微皱了一下,走到两人面前,可是自己还没有说话,两人便齐声说道:“王叔,我们能行。”

 

“呃?”我的表情一愣,看到两人的目光非常的坚定,还带着一丝恳求,于是我最终没有让两个上楼回房间,而是说:“别逞能,躲后面点,你们两人情况特殊。”

 

“王叔放心,我们不会拖后腿。”

 

我脑袋有点大,这群小子一个一个的都是一副拼命的架势,但是今天这仗,我还真没把陈虎这孙子放在眼里。

 

宁勇阴着脸走到了我的面前,说:“王浩,魏明他们不能参加。”

 

可是我还没说话,魏明等十四人便齐声嚷道:“我们要参战,还请宁师傅成全。”

 

魏明等十四人的喊声,气势如虹啊,于是我朝着宁勇摊了摊手,那意思是说,我也没有办法。

 

宁勇阴着脸不说话了。

 

稍倾,我对陶小军问道:“KT***和迪厅里还有谁?”

 

“狗子在迪厅,夏菲在KT***,除了他们两人,其他的人都是服务员。”陶小军回答道。

 

“嗯!”我点了点头,朝后面看了看,三条和皮三、柱子等人都在,唯独缺了胖子。

 

“胖子呢?”我看了陶小军一眼问道。

 

“他……不知道去那里了,一直联系不上。”陶小军脸色尴尬的回答道。

 

我没有再追问,现在不是追问胖子下落的时候。

 

“熊兵那边打好招呼了吧?”我问。

 

“嗯,熊哥说了,你只负责过来打扫卫生,给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陶小军说。

 

“好!”我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后面的皮三、魏明等人看去:“今天陈虎这个王八蛋带人欺负到家门口了,想把我们从鞍山路赶出去,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我大声的对他们问道。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

 

魏明等人喊叫了起来,竟然要宰了陈虎他们,听得我有点头大,皮三等人随后也跟着喊了起来,气势一下子变强了很多。

 

我看火候差不多了,于是一挥手,带着他们从小巷里冲了出去,直接朝着街上三三两两的小混混冲了过去。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陈虎带人都打到家门口了,我跟他客气个屁,再说了,下面有熊兵,上面有李洁,在鞍山路就是自己的主场。

 

我刚刚带人从小巷里出来,对面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陈虎也带人冲了出来,没想到他还隐藏了人,除了明面上的五、六十人,还藏了十几名人高马大的壮汉,一看就是专业的打手。

 

街面上的都是小混混,陈虎带着这十几名壮汉,才是他最主要的力量。

 

“小军,宁勇,先把陈虎身边的那十几条汉子干倒。”我对旁边的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说道。

 

“好!”陶小军应道。

 

宁勇仅仅冷哼了一声,他们两人的动作很快,迎着陈虎等十几名壮汉便冲了过去,我紧跟在他们两人身后,不过没跑两步,我发现魏明等十几个小子发疯般的朝前跑前,其速度几乎快跟宁勇和陶小军两人持平了。

 

两波人本来就隔得不远,几十米的距离,几乎眨间之间便撞在了一起。

 

砰砰!

 

我看到宁勇一拳加一肘,瞬间就干倒一人,陶小军手里拿的是短矛,对方砍刀砍来,他用短矛朝外边一拨,顺势朝前一扎,每一矛都扎在对方手臂或者是肩膀上。

 

两人都是猛虎,虽然除了陈虎身边的十几名打手之外,街上还有三三两两的小混混都掏出刀子不断的朝着这边跑来,但是在陶小军和宁勇两人如虎入羊群,眨眼之间,他们两人身边就倒下了三、四个人。

 

铛铛铛……

 

啊……

 

旁边传来刀刀相撞的声音,我朝着魏明等人望去,他们手里拿得是三斤重的明代制式绣春刀,陈虎的人基本上拿的都是刀片,碰上魏明等人手上的绣春刀,不管是钢的硬度,还是刀的重量,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两刀相碰,铛的一声,刀片就会崩一个口子,直接弹飞了。

 

魏明等人的刀法都是宁勇手把手教的,虽然第一次砍人,但是他们这群人从小的经历让他们有一股狠劲,那真是刀刀见肉啊,迎着对方的刀就砍啊,个个都是一副拼命的架势,对面的小混混刚跟魏明等人接触,本来嚣张无比的他们,气势立刻就被打了下去,一个人悄悄后退,就会带动十个人悄悄后退,妈蛋,没打一分钟,就被魏明等人拿着刀满街追着砍,看得我有点眼神发呆。

 

“我勒个去,这买卖太他妈合算了,真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再看陶小军、宁勇这边,他们两人带着三条等人跟陈虎身边的十几名专业打手开打,三条等七人最多跟对方打个平手,但是陶小军和守勇两人面前却没有一回合之敌。

 

对方越打人越少,都被宁勇和陶小军两人给放倒了,三条那边压力剧减,开始二打一,或者是三打二,这样更加剧了陈虎等人的溃败,我拿着刀站在后面盯着已经被陶小军、宁勇包围的陈虎,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我大踏步走到了陈虎面前,现在他身边只剩下了一人,这人也很快被宁勇脚下一记搓踢,踢在胫骨上,痛得对方一阵惨叫,随后我看到宁勇握着对方持刀的手臂朝后一扭,咔嚓一声,骨折的声音清晰可闻。

 

啊啊…

 

这人发出一阵阵惨叫声,不过下一秒,宁勇一掌砍在对方的脖子上,他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身体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

 

至此,只剩下了陈虎一名光杆司令。

 

“宁勇,带着三条他们帮魏明等人。”我急速的对宁勇说道。

 

其实宁勇比我还要着急,立刻带着三条等人去支援魏明他们,此时魏明他们个个杀红了眼,拿着刀到处追击陈虎带来的小混混手下,五十多人,被砍倒了一半,不过魏明他们也有人受伤。

 

宁勇带着三条赶过去帮忙,我渐渐放下心来。

 

“姓陈的,两年前你差一点杀了老子,老子还没跟你算账,你他妈倒是先找上门来了,既然你找死,老子就成全你。”我盯着陈虎说。

 

陈虎突然伸手朝口袋摸去,可惜下一秒,他的右肩膀就被陶小军一矛给刺穿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