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15回饶了我吧

既然孔志高都来了,我就知道自己死不了了,那女人还大声嚷叫着要杀了我,妈蛋。现在喝了一瓶葡萄糖水,有了一点精神,老子比她声音还要大:“来啊,杀了我啊。给老子一个痛快。”


“你以为我不敢!”女人气急败坏的大声吼道,同时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瞬间让感觉呼吸困难,因为她手上的力量很多:“这女人肯定练过武术。并且搞不好是一个高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几秒钟之后,脸已经憋的通红。


“何敏,住手。”就在我快晕厥的时候,耳边传来孔志高的声音,下一秒,我感觉自己的脖子一松,终于可以呼吸了。


呼哧!呼哧……


我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想活命,就乖乖的把能让江高驰坐牢的证据交给我。”耳边响起孔志高的声音。


“交给你之后,我还能有命吗?”我喘息了一会,抬头看了孔志高一眼说道。


“你想跟我讨价还价,觉得有资格吗?”孔志高盯着我问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你杀了我,不但搞不倒江高驰,相反二十五年前的风流韵事肯定会闹得满城风语,相反,如果我们好好谈谈的话,也许你会当上市长也说不定。”


孔志高盯着我没有说话,我也停止了大口喘息,抬头毫不畏惧的盯着他。


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我眼睛就没有眨一下,更没有丝毫的畏惧,此时此刻我心里清楚,只要有一点畏惧或者气势被孔志高给压下去的话,自己将失去跟他谈判的资格,他可能会用其他手段让我屈服,只要给他一种我视死如归的感觉,才能争取到最大的主动。


一分钟之后,孔志高收回了目光,对旁边的何敏说道:“给他松绑,弄点稀饭给他吃,再洗个澡换身衣服,弄好之后,带到三楼的客厅见我。”


“是,孔叔!”何敏十分恭敬的应道。


孔志高离开的时候看了我一眼,说:“希望你不是骗我,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救死不能,活活折磨你七七四十九天,再让你死去。”说完,他便朝着铁门外边走去。


“等等!”我叫住了孔志高。


他转身回头看来,眉头微皱,冷冷的瞥了我一眼。


“让她向我道歉。”我对着何敏扬了扬下巴,对孔志高说道:“如果她不道歉的话,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你……”何敏听到我的话,立刻用手指着我的鼻尖想要骂人,可惜被旁边的孔志高给拦下了。


孔志高看了我两眼,随后对何敏说道:“向他道歉。”


“孔叔,我……”


“向他道歉,连孔叔的话都不听了吗?”我看到孔志高的眼睛里露出一丝阴狠的目光。


最终何敏屈服了,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如果你有心道歉的话,就给我鞠躬,然后大声说一声对不起,不然的话,哥是不会接受的。”我扬着头,冷哼了一声说道。


“你……你不要得寸进尺。”何敏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吼道。


“老子就得寸进尺了怎么着吧,杀我啊!”我反瞪了回去,同时嚷叫的声音比她还要大,吼完之后,我朝着孔志高看去,一脸不屑的说道:“孔书/记,你这手下的人根本就不听你的话啊,哼哼!”


孔志高既然已经开了口让何敏道歉,自然不会失言,这些大人物更加讲面子,于是我看到他瞪了何敏一眼。


下一秒,何敏便满脸委屈的给我鞠躬,然后大声的喊了一句:“对不起!”


“哈哈哈……”我得意的大笑了起来,一脸挑衅的看着何敏,而她此时的脸已经气得通红,目光凶狠狠的瞪着我,估摸着心里八成恨不得杀了我。


“王浩,希望你手里的东西值这个价钱。”孔志高阴森森的对我说道。


“我赌的是命,值不值我比你紧张。”我毫不客气的说道。


“好,有种!”孔志高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


我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东西,果然他妈是一个老狐狸,已经修炼到家了,轻易不会在脸上表露出内心的想法。


孔志高走后,何敏一脸凶巴巴的盯着我,双拳紧握,噼里啪啦,发出一阵骨响。


我看着渐渐逼近的何敏,心里稍稍有点担心,即便现在她揍自己一顿,也是白揍,我不可能再向孔志高告状,即便告状孔志高也不会管,搞不好他现在心里恨不得何敏打自己一个半死。


“喂,你想干嘛!”我嚷道,同时用眼睛瞪着何敏问道。


“你说我想干嘛,敢用孔叔压我,我今天就给你松松骨。”何敏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敢,信不信你敢动老子一下,老子他妈就不跟孔志高谈了,他也别想再当市长了。”我心里虽然担心,但是表面上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视死如归的表情,反瞪着何敏,杀气腾腾的说道。


能来能吓住她,我不知道,万一吓不住的话,这顿揍是挨定了,其实即便挨了揍,我也得跟孔志高谈,既然有活路,谁他妈想死啊。


何敏瞪着我,我眼皮一眨不眨的反瞪了回去,气势丝毫不比她若,她身上有杀气,自己身上的杀气甚至于比她的还要凝练。


十几秒钟之后,何敏收回了目光,说:“王浩,你最好祈祷孔叔会放了你,不然的话,我会一刀一刀割了你。”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快给老子松绑。”


“你……”何敏气得不轻。


“孔志高让你给我松绑,难道你敢违抗他的命令,你就是他养的一条母狗,最好听话一点。”我说。


砰!


下一秒,我的肚子上挨了一拳,让我不由自主的惨叫了一声。


啊……


何敏仅仅只打了一拳,没有再动手,我也没有再去激怒她,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在心里暗暗想着:“小婊/子,老子总有一天也会让你尝尝被揍的滋味。”


稍倾,我被何敏搀扶着走出了地下室,延着楼梯朝着上面走去。来到一楼的客厅,我透过玻璃窗朝外望去,是一片草地和绿荫,远处还有群山,十分陌生的环境,根本不知道此时身在何处。


“我被饿了几天?”我对何敏问道。


“哼!”她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直接将我扔在洗手间不管了。


“妈蛋。”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随后开始慢慢的洗澡,自己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特别是肚子,乌青的一片淤痕,让我对何敏更加的痛恨:“王八蛋,老子早晚打回来。”


洗完澡之后,我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发现茶几上放了四碟小咸菜,还有一大碗粥。


饿了几天的人,只能喝粥,如果吃大鱼大肉的话,很可能肠胃受不了而暴毙。


喝了这一大碗粥之后,我感觉自己活了过来,身体终于又属于自己了,不过疼痛感却更加的强烈,本来已经痛麻木了。


“跟我走吧!”看我喝完了粥,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我的何敏冷冰冰的说道。


“给我根烟。”我说。


“没有!”她冷冷的说。


“不给烟,我就不上去了,你看着办吧。”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说道。


“你……就是个无赖!”何敏骂道。


“老子他妈就无赖了,给不给烟吧。”我瞪着她说。


“哼!”她最终冷哼了一声,转身对站在大门口的两名保镖说道:“你们谁有烟?”


“我有!”一名保镖跑了过来,掏出一包玉溪。


我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瞪了那名保镖一眼,吼道:“给爷点上啊!”


这名保镖目光朝我瞪了过来。


“你他妈瞪什么,给老子点上,耳朵塞驴毛了,听不见啊。”我对其吼道,当时在地下室里的时候,打我也有他的一份。


看着眼前这名怒气冲冲的保镖,我心里冷哼了一声,老子见过的狠人多了去了,你算个毛线,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盯着对方,说:“想打我是吧,来啊,今天打不死我,你他妈就是我孙子。”


受了二天的殴打和饥渴的折磨,我现在是一肚子的火,打不过这些王八蛋,先过过嘴瘾再说。


稍倾,何敏挥了挥手,让那名男保镖离开了,她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啪嗒一声,打着了火,然后给我把烟点了,不过同时小声的说道:“王浩,你别得意。”


“哼!”我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后背靠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慢慢的抽起烟来。


何敏和看守大门的两名保镖也许会认为我此时故意在这里装大爷气他们,其实我一边抽烟一边在想着应该怎么跟孔志高谈判,在地下室里,被打得很惨,又饿了两天,说实话,脑子根本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一根烟抽完,我站了起来,看到何敏已经一脸的不耐烦。


“走吧!”我说。


“哼!”她不满的哼了一声,随后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三层的小楼,我走到三楼的时候,有点气喘吁吁,额头上已经冒汗,不但因为饥饿身体虚弱,并且每走一步,全身的骨节都痛,自己被打得不轻。


三楼的小客厅布置的相当豪华,全部都是红木家具,古色古香,孔志高正在摆弄一套茶具,也不知道是什么好茶,我刚走进来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


“现在可以说了吧?”孔志高抬头瞥了我一眼,说道。


他没有让我坐,不过我实在站不住了,于是直接就坐了下来,看着孔志高说:“我手上有江高驰跟未成年幼女发生关系的视频。”


“呃?”孔志高听到我的话,脸上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我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跟这种人谈判,自己心里压力很大,搞不好就会被连皮带骨头给吞掉。


孔志高慢慢的喝了一口茶,不急不忙的放下茶杯,这才抬头朝我看过来,说:“说条件吧!”


对方既然是老狐狸,我只好装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十分幼稚的说道:“放我回去,我把视频传给你。”


“呵呵!”孔志高呵呵一笑,然后面带微笑的盯着我。


看到他脸上诡异的微笑,我心里没底了,暗道一声:“这个老王八蛋到底什么意思?”


稍倾,耳边传来孔志高的声音:“可以!”


“咦?”我眨了一下眼睛,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有点不相信的再次说道:“我说你先放我回去,然后我再把视频传给你?”


“可以!”

孔志高仍然一脸诡异笑容的盯着我,并且再次给出肯定的答案,这让我脑子有点凌乱,心中暗道:“这个老狐狸玩什么花招?”

 

稍倾。我思考了片刻,不管这个老狐狸玩什么花招,既然他说可以,那自己正好趁机离开。顺便探探他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既然孔书/记同意了,那我就告辞了,不用送。”我站了起来,朝着楼下走去。

 

一步、二步、三步……

 

身后仍然没有声音。我眉头微皱,打死也不会相信孔志高会这么轻易放自己离开。

 

直到自己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身后这才传来孔志高的声音:“等等!”

 

听到他的声音,我的心反而放了下来,因为如果他真让自己离开的话,我他妈就彻底糊涂了,可能会疑神疑鬼更加提心吊胆。

 

我慢慢的转回身子,朝着孔志高看去,也带着一脸的微笑,说:“孔书/记刚才不是说可以让我离开吗?不会又反悔了吧?”

 

“呵呵!”孔志高呵呵一笑,说:“我只同意让你回去之后再把视频传给我,可没有同意让你现在离开,想走也可以,何敏带他出去一趟。”

 

“是,孔叔!”何敏应道,随后走到我的面前,说:“跟我来吧!”我看到她的嘴角处露出一丝冷笑,心里暗暗觉得不好,但是又不知道孔志高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跟着何敏来到了楼下,她小声的跟三名男保镖吩咐了几句,因为声音太小,我没有听清。

 

稍倾,她带着我离开了别墅,来到外边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的环境很幽静,好像是云山镇,但是也不敢确定。

 

上了车之后,我被两名男保镖夹在中间坐在后排,一名男保镖开车,何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本来以为他们要带我回市里,没想到根本不是,而是朝着更加偏僻的地方驶去,车子是一台进口自由光,泥巴路或者斜坡都轻松的开了过去,一路颠簸,最终在一片树林里停了下来。

 

我的目光有点发呆,不知道这是那里,也不知道何敏他们要干嘛。

 

“喂,你带我来这里干吗?”实在忍不住了,我开口对何敏询问道。

 

她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

 

“喂……”我还要再说话,却被旁边的一名保镖给按住了肩膀:“不想吃苦头的话,就安静一点。”

 

到了嘴边的话我又硬给咽了回去,此时的自己是满肚子的疑问,不知道孔志高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让何敏把自己带到这片树林里干嘛?

 

稍倾,只见何敏微微一摆头,一名保镖便走到了车子后面,打开了后背箱,然后将一条麻袋提了出来。

 

我朝着麻袋看去,好像里边装着一个人,只见那名保镖将麻袋口打开,果然从里边提溜出一个人来。

 

看到这个人的脸,我的表情一愣,有点面熟,可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对方。

 

“这人叫游煌,原来是皇城洗浴中心的服务员,就是他把假消息卖给了熊兵,本来想处理了他,这小子机灵,拿着钱就跑了,这不,今天早晨才把他给抓回来。”何敏似笑非笑的看着,不急不慢的说道。

 

听完她的话,我这才恍然大悟,难怪看着这人的脸面熟,为了熊兵的案子,我看过游煌的照片,并且李洁派出大量人员去寻找他的下落,当时自己还猜测此人肯定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莫名其妙的失踪人口,万万没有想到,他还挺机灵,竟然今天才被孔志高的人抓到,现在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被打晕了过去。

 

“你们三个,找个地方挖个坑,一会把这小子埋了。”何敏对三名五大三粗的保镖吩咐道。

 

“是,何姐!”三人对何敏相当的尊重。

 

只见三名保镖从车里拿出铁镐和铁锹,选了一个地方开始挖了起来。

 

我心里微微有点紧张,试探着对何敏询问道:“那个,带我来干嘛?”

 

她扭头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朝着不远处的三名挖坑的保镖看了一眼,又朝着车子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何敏的身上,心里估算着现在突然出手偷袭何敏,是否能一击成功,如果一击成功的话,自己能不能在三名保镖跑过来之前,开车离开这里?

 

我慢慢的活动着身体,虽然最终估摸着逃跑的机率不会太高,但是还是决定尝试一下,一会挖好了坑,谁知道他妈的会不会连自己一起埋了。

 

四周都是树,我发现了一根手臂粗的枯枝,离自己的距离大约有三米的样子,我没有说话,做着扩胸运动,慢慢的朝着那根枯树枝移去,同时眼角的余光在暗暗的注视着何敏的一举一动。

 

她突然转身看了我一眼,于是我马上把目光收了回来,同时停住了移动的脚步,原地扭起了腰来,一边扭还一边小声的骂道:“龟儿子下手挺狠,打得老子现在浑身痛。”

 

何敏冷哼了一声,瞥了我一眼之后,便没有再理睬,我巴不得她不管我,随后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到那条枯树枝面前,并没有马上将手臂粗的枯树枝拿到手里,而是再一次观察了一下不远处正在挖坑的三名保镖,心里估算了一下他们跑回来需要的时间。

 

又朝着何敏的背影看了一眼,不到四米的距离,只要我拿起木棍,一秒钟就可以冲到她的身后,只要一棍打中她的后脑勺,绝对可以将其放倒在地上,至于死活,自己现在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下定了决了,下一秒,我突然伸手将手臂粗的木棍从树上扯下来,然后忍着身上的疼痛,一个大跨步来到了何敏的身后,拼尽全力轮起了手中的木棍朝着她的后脑勺砸了过去。

 

呜……

 

耳边传来一阵木棍摩擦空气的声音。

 

可惜自己低估了何敏的实力,高估了自己的速度和爆发力,只见在我举起棍子朝何敏砸去的时候,她的身体竟然提前一步侧身,呜的一声,木棍砸空了,紧接着我感觉自己的一右手臂被对方给钳住了,为什么说被钳住,因为感觉力量很大。

 

下一秒,我发现自己的身体虚空飞了起来,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弧,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何敏一记过肩摔狠狠的将我摔趴在地上。

 

噗!

 

我本来身上就有伤,被她狠狠的一摔,直接噗的一声,吐了一口血,两眼发黑,差一点晕过去。

 

稍倾,疼痛感觉开始传遍全身,我惨叫着在地上蜷缩了起来。

 

啊……哎呀!

 

“哼,不是看在你对孔叔还有用的份上,我现在就踩断你的脖子,还敢来偷袭我,你果然很有胆量啊,可惜这个胆量跟你的能力不成正比。”何敏用脚踩住了我的脖子,我感觉呼吸困难。

 

还好,她随后便把脚移开了,我开始急速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

 

干咳了一会,我躺在地上大声的对其骂道:“操/你大爷,有种弄死老子啊!”

 

何敏瞥了我一眼,没有出声。

 

“你妹的,姓何的,你最好祈祷着别落在哥的手里,那天你落在哥的手里,哥先奸后杀了你,不,不杀你,哥玩完之后,让十几个男人轮死你。”我大声的怒吼道。

 

“你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我的话可能激怒了何敏,她低头凶巴巴的对我说道,随后抬腿朝着我肚子踢了一脚。

 

啊……

 

我惨叫一声,咒骂声戛然而止。

 

可能是我的惨叫声把那名皇城洗浴中心的服务员游煌给吵醒了,只见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当看到何敏的时候,吓得身体一阵哆嗦,随后急速的转身连趴带跑的想要逃走,可惜被何敏瞬间追上,一脚踢在肋骨上,咔嚓一声,我都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感觉有点渗人。

 

啊啊……

 

下一秒,耳边传来这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可惜这里是荒郊野外,来的时候,一眼望去都看不到一个人,更看不到一间房子,所以不管游煌怎么惨叫,就算是叫破喉咙怕是都没有人听到。

 

我慢慢的从爬了起来,靠着一棵树坐在地上,朝着几米之外仍然蜷缩在地上惨叫的游煌看去,眼睛里没有一丝同情,如果不是这个王八蛋卖假消息给熊兵的话,孔志高也不可能杀掉马六之后,还嫁祸给熊兵。

 

稍倾,游煌的惨叫声小了一些,我看到他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朝着何敏说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求求你了。”

 

“哼!”何敏冷哼了一声,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我什么都不会说,不要杀我,我发誓,只要说一个字,我不得好死。”游煌说道。

 

可惜不管他怎么样保证和发誓,何敏根本就不理睬他,完全把他当成了一个死人。

 

“孔志高,老子操/你祖宗十八代。”看到求生无望,游煌突然歇斯底里的大骂起孔志高,可惜他刚刚骂完,我看到何敏的身影便到了他的眼前,一记扫腿踢在了游煌的嘴上,砰的一声,本来已经坐起来的游煌,直接被踢得满嘴是血的再次倒在地上。

 

“再骂一句,我现在就把你的舌头切了。”何敏凶神恶煞的对游煌说道。

 

“呜呜……”游煌哭了起来:“我就想赚点钱,我他妈怎么这么蠢,我……呜……”

 

看着哭泣的游煌,我心里一阵冷笑,他觉得自己可怜,而出卖熊兵的时候,他有没有想过熊兵更可怜,不知不觉被人阴了,很可能坐牢甚至于送命,所以对于游煌这种人,我打心底里瞧不起。

 

又过十分钟,三名保镖挖好了坑,走了过来:“何姐,坑挖好了。”

 

“嗯,把他们两人带过去吧。”何敏说。

 

我听到她的话,表情一愣,心里有点慌张,暗道一声:“难道连我也要一起埋了,不对啊,我手里有江高驰的把柄,难道孔志高不想要了?”

 

只见两名保镖拖着大声尖叫求饶的游煌朝着刚刚挖好的土坑走去。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会说,求求你们了,呜呜……”

 

另一名保镖走到我的面前,将我扶了起来,几乎也是拖着我朝着土坑走去。

 

“何敏,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大声的问道。

 

“哼!”她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扑通!

 

游煌被扔进了土坑,我的表情有点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