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14回疏忽

我盯着眼前的何姐,思考着江城道上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可是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难道是黄胖子倒了,姚二麻子萎了。新崛起的道上大姐头?


“不对啊,根本没有听说过有叫何姐的人物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这名叫何姐的女人围着我转了二圈,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不知道她在打什么注意,对方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地下室里出现了片刻的寂静。


“你就是王浩?”女子再次转到我的面前。停了下来,盯着我的脸问道。


“嗯!”我抬头迎着她的目光,没有一丝胆怯,经历过了几次生死,早就看透了,在这种时候,胆怯救不了自己,不管你怕还是不怕,人家真要宰了你,就算你吓得尿了裤子也还是一个死,既然这样,为何不让自己显得爷们一点呢?


“普普通通,也没有三头六臂啊!”女子说道。


“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不知道为何绑我?”我问。


“你猜?”女人反问道。


“要钱?”我问。


女人耸了耸肩膀,一副继续让我猜的表情。


“我跟你有仇?”我继续问道,此时心里特别想了解对方的底细,还有她为什么要绑自己?


女人摇了摇头,说:“无冤无仇。”


“不要钱,也不是为仇,那就是受人之托了?”我说。


“告诉你吧,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女子说。


“谁?”我问。


“你不是很聪明吗?猜猜看。”女子盯着我说道。


我在心里把自己的仇人过了一遍,好像最近这段时间就接触了两个人,一个是孙老鬼,另一个就是孔志高,孙老鬼的计划我知道,他不可能绑架自己,那么只剩下一个孔志高了。


想到这里,我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心中暗道:“不可能吧,我刚刚才威胁完孔志高啊,他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并且派人人把我给绑了?这……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太他妈牛逼了吧?”


“看你的表情应该想到是谁了吧,我也不跟你绕圈子,这一次怕是你活着回不去了。”女人说。


“孔志高的把柄在我手里,如果我有事的话,他二十五年前欠下的风流债绝对路人皆知,传遍整个互联网。”我盯着眼前的何姐说道。


“提前退休换你一条命,我觉得值。”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这种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这让我心里不由自主的一阵害怕,因为对方不是在开玩笑,我能感觉得出来。


“你们怎么知道是我?”我问,其实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心里急速的思考着脱身之计。


“你以为天下就你一个人最聪明吗?连孔叔二十五年前的旧事都能挖出来,你也算是有点本事的人了,可惜这越有本事的人,他的命越短,想知道我们怎么找到是你吗?”女人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心里实在奇怪,自己已经做得很小心了,为什么刚刚跟孔志高通完电话,在回家的路上就被对方给绑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田启的虚拟拨号被对方轻松攻破了,然后讯速的锁定了我的位置?”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觉得这种情况最接近现实中的答应,不过下一秒,听到女人的回答,我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你既然说出了张桂香的名字,也说出了清河乡的地名,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刚刚去过兰山县,别忘了孔叔是干什么的,他在第一时间跟兰山县警方取得了联系,然后调出了进出兰山县高速路口的视频,很快便看到了你的车牌,剩下的事情,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本来我们准备去你家,没想到半路上就碰到了你,省下不少的麻烦。”女人把事情的大体经过跟我说了一遍。


听完她的话,我恍然大悟,自己各种小心,最终却坏在最容易忽视的地方,灯下黑,如果换一辆外地车牌的车子去兰山县的话,可能孔志高将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感觉自己百密一疏是不是?”耳边传来女子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表露无疑,自己就是百密一疏。


“不仅仅是百密一疏,因为你跟孔叔做对本来就是找死,就像那马六一样,一个狗一般的人物,还想要挟孔叔,哈哈,到死都成为了别人利用的工具。”女子的说道。


“马六是你杀的?”我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女人,问道。


“是不是很吃惊,本来孔叔并不想理睬你们的事情,可惜你老婆李洁太不懂事了,陪孔叔去省里开会竟然不陪睡,那就没办法了,不听招呼的人总要敲打一下,没想到你更牛逼,敢查孔叔二十五年前的旧事,不是找死吗?”女子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直接破口大骂:“孔老王八蛋,老子还想让他老婆呢?不,老子不但上他老婆,还上他女儿,上他孙女,不但上,还当着他的面上……”


可惜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被称呼为何姐的这名女子,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起来,随后砰的一声,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让我的话戛然而止。


咳咳……


没想到这名女子力量很大,一拳打得我小腹如同刀绞般的疼痛,不由自主的干咳起来。


“咳咳……老子操孔志高全家的女性。”我一边咳一边继续骂道。


对方刚才在说让李洁陪睡的时候,那脸上理所当然的表情,彻底激怒了我,好像姓孔的老王八蛋能睡李洁,是我的荣耀似的。


砰砰砰……


我刚刚骂完孔志高,女子的拳头再一次打到了我的身上,同时一脚踢在我的脸上,一瞬间我感觉眼前一阵发黑,鼻子发酸,接着鲜血流了出去。


女子开始对着拳打脚踢,几乎快要被我打晕厥过去,这才停下手来。


看着挺漂亮的一个女人,没想到下手这么狠,等她打完之后,我感觉自己全身都痛麻木了,刚才这个王八蛋是拿自己当沙袋打啊,脸上也肿了起来,嘴唇也被打破了,还流着鼻血,右眼被打成了乌眼青,好像肿了起来,眯成了一道缝,有点看不清人影。


“再骂啊!”女子盯着我一脸杀气的说道。


“我/操孔老王八蛋全家的女性,还他妈当着他的面操。”我嘴唇被打破了,含糊不清的吼道,同时全身因为激动剧烈的挣扎起来。


砰砰砰……


我刚刚骂完,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殴打,不过在脑袋又挨了几拳过后,自己便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看来这一次怕是死定了。”昏迷之前,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本以为自己也许再也不会醒过来了,估摸着八成真接就被对方给埋了,可是没有想到,不知过了多久,我又醒了过来,还是在这间地下室,我仍然被绑在铁椅子上,只是此时地下室里那名女了不见了,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没有杀我?”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对方没有杀自己:“难道想慢慢折磨死我?”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并且越来越觉得十分有可能。


孔志高的秘密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我谁都没有告诉,至于跟那名叫何姐的女人说,只要自己死了,孔志高的事情就会路人皆知,那纯属是吓唬他,自己如果真死了的话,孔志高的秘密也就没有人再知道了。


“没想到姓孔的王八蛋行动这么迅速,自己刚刚给他打完电话,他便通过进入兰山县的车辆信息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妈蛋,真是百密一疏啊!”我在心里非常的后悔,当时如果换一辆外地车的话,根本不会出现此时的局面。


大约几分钟之后,我便不再想后悔的事情,而是开始拼命思考着如何自救,如果指望着李洁派警察来救自己,怕是等警察找到这里,自己八成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着办法。


地下室,一道大铁门,自己又被绑在铁椅子上,好像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


思来想去,脑子都痛了,愣是没有想到一个办法,感觉这一次是必死无疑。


吱呀!


铁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了,然后我看到那名叫何姐的女子带着三名手下走了进来。


“醒了,继续骂啊。”女子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操……”


“你如果再敢骂一句,我就让他们三个人轮了你,然后录像,给传到网上去。“女子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感觉臀部一阵紧缩,同时到了嘴边的脏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心里想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曲能伸。”


“哼!”女子看到我不再骂了,冷哼了一声,说:“有什么遗言就说吧,一个小时之后送你上路。”


我抬头盯着她,目光里没有哀求,只有深深的愤怒和仇恨。


“不用这么看着我,死在老娘手里的人,临死前基本上都是这副目光,不过我很不喜欢这种目光,通话都会先把他们的眼珠子给挖出来。”女子冷冰冰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很想继续瞪着她,但是想了想,在死之前被挖出眼珠子,实在太他妈残忍了,于是最终算是屈服了,将目光收了回来,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好男不跟女斗。”


“没有遗言吗?”稍倾,女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有,如果我死了的话,孔志高也别想好过,他的事情绝对会路人皆知。”我说。


“孔叔的官也当到头了,他已经做好了早点退休的准备。”女子冷笑了一声,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不过我知道孔志高肯定不是无所谓,不然的话,眼前的女子怕是早就把我杀掉了。


像孙志高这种人,一旦失去权力,肯定会十分的不习惯,所以能多坐在位子上一天,他就会多坐一天,绝对不会提前退下来。


“是吗?既然无所谓,那为什么不早早的杀掉我,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姓孔的什么德行,他会轻易放弃手中的权力,我呸。”我瞪着女子一脸不屑的说道。


话音刚落,女子两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让我不由自主的惨叫了两声。


啊!


腹部的疼痛,我整个脸都憋红了,这个女人绝对练过功夫。


继续写一点半更

前的女人肯定练过功夫,打人带着渗透劲,武术对于我来说,现在已经不陌生了。劲这种东西可不是蛮力,特别这种渗透劲,奶奶的,一拳下去。感觉肚子里的肠子都要断了似的,疼痛难忍。

 

“信不信我把你手下的小弟一个一个绑来。”女子揪着我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

 

“我求你把他们都抓来吧,老子都要死了,还管他们的死活。有一群人陪着老子上路,也不寂寞。”我无所谓的说道。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露出一点害怕的神情,那样的话反而可能会害了狗子和三条他们,至于陶小军,我倒是不担心。

 

这人啊,都有弱点,眼前的这名女人明显在寻找我的弱点。

 

“这种话也说得出来,你不怕你的小弟听了寒心?”女人说,她开始攻心了。

 

“呵呵!”我呵呵一笑,用蔑视的眼睛盯着她看去:“老子都要死了,要他们的忠心有什么用呢?孙子,你爱抓谁就抓谁,最好把李洁也抓来,那样的话,我们搞不好还会成为一对鬼夫妻,哈哈……”我狂笑了起来。

 

砰砰!

 

可惜下一秒,我的肚子又挨了二拳,让自己的大笑声戛然而止,变成了一阵急促的咳嗽,甚至于还咳出了一口血痰。

 

咳咳……

 

“李洁,如果她不是副区长的身份,哼,早把她抓来了。”女人说。

 

“我呸!如果姓孔的不是披着官衣,老子早把他给碎尸万段了,他算个屁!”我反骂道,因为说的是实话,孔志高如果不当官的话,他又算个什么东西?

 

“找死!给我打!”女人没有再动手,而是让身边的三名男子开始对我拳找脚踢。

 

砰砰砰……

 

啊啊……

 

实在他妈太痛了,我忍不住惨叫,但是感觉惨叫会让女人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于是我把惨叫变成了叫嚷声,这样也可以发泄痛快,并且尽量让自己的脸放轻松一点,不再露出痛苦的表情。

 

砰!脸上挨一拳。

 

“舒服!”我大声嚷叫了一句。

 

砰!肚子上挨一腿。

 

“痛快,跟他妈按摩似的,孙子哟,再使点劲。”我继续大声吼道。

 

……

 

我一边喊叫,一边朝着旁边的女人看去,发现她此时脸上满意的表情已经消失了,变了一丝狠厉和愤怒:“给我往死里打。”

 

砰砰……

 

一瞬间,我感觉眼前一黑,再次被打晕了过去,当然喊叫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再这样被打下去,自己会死掉的。”在昏迷之前,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这次没过多久,我便被用凉水给泼醒了。

 

“舒服,几天没洗澡了,正好给老子洗洗头。”清醒过来的一瞬间,我大声嚷叫道。

 

“小子,我记得你还养了几个孤儿,要不要我一个一个弄死他们。”女子走到我的面前说道。

 

我甩了一下头发,将水珠甩在她的身上,使其马上后退了几步。

 

“去杀吧,你爱杀几个就杀几个,最好全杀了,关老子屁事,你懂不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老子现在都快要被你个王八蛋打死了,难道还会去关心别人的死活,你们最好把李洁一块抓来弄死,才好呢。”我说。

 

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暗暗想着,对方最好有什么行动,因为行动越多暴露他们的机会越大,特别是去绑架魏明他们,宁勇可是天天跟他们一块练武,如果眼前的女人遇上宁勇的话,到时候谁抓谁还不一定呢。

 

“走!”女人看到拿我没办法,于是带着三名男子离开了地下室,咣铛一声,铁门关上了,甚至于连地下室的灯也关了,一瞬间自己处于了黑暗之中。

 

此时的我,全身疼痛,没有一处骨头不痛,并且他妈又渴又饿,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王八蛋,如果老子能活着离开这里,一定让十个男人轮你十天十夜。”我在心里骂着那个叫何姐的女人,同时对孔志高已经恨之入骨,不过估摸着自己八成会死在这里。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嗓子已经冒烟了,胃饿得刀绞般的疼痛,甚至于出现了耳鸣眼花等症状,脑袋昏昏沉沉,基本上处于半醒半昏迷状态。

 

地下室没有一丝光亮,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了,根据自己饥饿的程度来判断,估摸着应该有二天时间了,一滴水一粒米没进,我估摸着再能撑个一天二天,差不多就挂掉了。

 

吱呀!

 

耳边传来铁门打开的声音,同时地下室的灯也亮了起来,我急忙闭上了眼睛,因为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突然出现这种亮光,自己的眼睛根本受不了。

 

这一次,只有叫何姐的那名女人一个人,她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随后在我面前晃了晃,问:“想喝吗?”

 

我的嘴唇都干裂了,看到近在咫尺的这瓶矿泉水,非常非常想喝,不过心里知道女人不可能给自己喝,于是只好强行把目光从矿泉水瓶上移开,说:“给我一个痛快!”

 

“想死没有那么容易,老娘慢慢折磨你。”她说。

 

“你想怎么么样?”我问。

 

“告诉我,谁还知道孔叔的秘密。”她问。

 

我心里暗暗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其实孔志高的秘密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并没有告诉其他人,当时根本想不到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就会被孔志高的人给抓住。

 

“鞍山路上有监控,自己失踪了应该至少有二天了,也不知道李洁和陶小军他们有没有在找我?”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随后想到孔志高的身份,估摸着鞍山路上的监控八成那天晚上正好坏了,肯定不会留下任何的视频资料。

 

“不说也可以,我明天再来看你,饥饿和口渴可以让一个人彻底失去理智,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几天。”女子说道,随后转身拿着矿泉水准备离开。

 

“等等!”我张开干裂的嘴唇,发出沙哑的声音。

 

女子停住了脚步,转身看过来,说:“说吧,说完给你一个痛快,也不用受这么多罪,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我让你吃饱喝足,然后痛痛快快的送你上路。”

 

“我要见孔志高。”我声音沙哑的说道。

 

“什么?我听错了吗?你想见孔叔,你以后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孔叔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女子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告诉他,去年他不是跟江高驰竞争市长输了吗?我手里有一样东西完全可以把江高驰送进监狱,即便进不了监狱,他的市长也干不了了,江高驰如果退下来的话,江城市市长的位子还是他的。”我嗓子干的冒烟,说话就痛,不过仍然忍着疼痛,将自己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这两天被绑在这里,自己并没有放弃自救,一直在想孔志高需要什么,自己又能给他提供什么,最终一副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于是我想用这根稻草救自己的命。

 

“小子,你把我当傻子了吗?你有能让江高驰坐牢的证据,哈哈……”女子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大的一个笑话。”

 

“江高驰现在最想要什么,我想你肯定比我清楚,做为一条忠诚的狗,听到这种事情,我认为首先应该回去报告主人,让主人来判断真假,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傻子一样的大笑。”我忍着嗓子的疼痛,对女子嘲笑道。

 

“你……”

 

砰砰!

 

女子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后怒气冲冲的用手指着我的鼻尖,另一只手顺势就在我肚子上猛捣了二拳。

 

肚子处传来刀绞般的疼痛,瞬间让自己身体佝偻成了大虾,嘴里忍着痛骂道:“你大爷!”

 

“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女子说。

 

“来啊,来杀了我啊,老子反正不想活了。”我抬头大声的对她吼道。

 

此时的自己很虚弱,肚子上挨了二拳,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女子最终没有动手,反而气呼呼的朝着铁门走去,我抬头看着她的背影说:“把水给我留下。”

 

女子转身朝着我看来,一脸冷笑的说道:“想喝水吗?”

 

“想让你主子当上市长的话,就乖乖的把这瓶矿泉水给老子留下,不然……”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女子突然把矿泉水的瓶盖扭开,走到我的身边,然后将一瓶矿泉水从我的头上浇了下去。

 

“喝吧!”浇完之后,她将空瓶子扔在地上,转身离开了。

 

“你大爷,老子会让你后悔的。”我对着女子背影忍着嗓子的疼痛,用沙哑的声音吼道。

 

吱呀!

 

可惜回答自己的是铁门关闭的声音,随后灯也灭了,我重新回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我伸手舌头将几滴落在嘴边的水珠舔到嘴里,可惜根本流不到嗓子已经被干涸的舌头吸收了。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一定让刚才的这个女人付出代价。

 

我又饿又渴,基本上处于半睡半醒的昏迷状态,不知过了多久,好像耳边再次听到了铁门开启的吱呀声,同时眼前好像出现了灯光,不过此时的自己已经饿得眼睛发花看不清东西,耳朵出现耳鸣,一直嗡嗡的响,有点听不清声音。

 

我抬头看去,好像两道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稍倾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给他点葡萄糖水喝。”

 

“是,孔叔!”这声音好像是那个叫何姐的女子。

 

几秒钟之后,我感觉有人托着我的下巴,将一个瓶子放在我的嘴边,随后一股水流倒了嘴里。

 

快要渴死的自己,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开始大口大口喝了起来,估摸着一瓶葡萄糖被自己喝光之后,整个人才清醒了一点,也有了一点精神,眼前的两道人影逐渐的清淅起来。

 

女子是那名叫何姐的女人,男子看起来五十多岁,顶着一张死鱼脸,目光阴狠,自然是孔志高。

 

此时孔志高正在打量着我,我同时也在打量着他。

 

“你手上有能让江高驰坐牢的证据?”大约一分钟之后,孔志高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交给我。”孔志高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脸上露出一种你当我是傻瓜的表情,说:“你还是杀了我吧。”随后把眼一闭,就不再说话了。

 

“小子,你别得寸进尺,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耳边传来女子的威胁声。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来啊,给老子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