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13回命运的齿轮

从宋佳的反应来看,她肯定认识孔志高,那么现在已经基本上可以肯定,幕后黑手就是孔志高。可是他怎么能跟马六和宋佳联系在一起呢?根本不不搭的三个人啊。


宋佳这种女人,忧郁,不羁,很像那种背着吉他走天涯的文艺女青年。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农村姑娘,可是她又偏偏出生在大榆树村。


“真是奇怪!”我心里充满了太多的疑惑。


“二哥,有什么发现?”开车的陶小军对我询问道。


“现在可以确定二件事情,幕后整我们的人八成是孔志高。第二件事情,宋佳和孔志高很可能认识。”我说。


“孔志高是谁?”陶小军问。


市长和书/记普通市民可能都知道,但是像政法委书/记普通市民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陶小军也不例外。


“江城市政法委书/记孔志高。”我回答道。


“他为什么整咱们啊?难道熊兵跟他有仇?”陶小军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就不清楚了,以前骚扰过你嫂子,但是也不至于为这种事情干出杀人的勾当吧,虽然说现在看起来天衣无缝,指不定什么时候找到线索,那他不是完蛋了,真是想不通啊。”我摇了摇头,双手按压了一下鼻梁,随后开口对陶小军说:“小军,我睡一会。”


从江城到兰山县至少五个小时的路程,下午大约三点多钟车子才开进兰山县,一路大打听,五点钟来到了大榆树村。


没想到大榆树村竟然还是当地的一个红色旅游景点,村里有农家乐,不用担心睡觉和吃饭的问题。


我和陶小军两人便装成是来旅游的人,在大榆树村住下了,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妇。


“大哥,你们村不错啊!”我跟男主人聊起了天。


“就这几年还行,以前穷啊!”


“你们这属于革命老区吗?”我问。


“啥子革命老区,听村里的老人讲,打鬼子的时候倒是有个大榆树村游击队,解放战争的时候,中野的首长在俺们村住过大半个月,其他也没啥。”男主人很憨实,并没有吹嘘。


旁边的女主人不干了:“你瞎嘚吧什么,打过鬼子,住过解放军的首长,怎么不属于革命老区了?”


两人一阵争吵,我看着有点好笑,不过也挺欢乐,最重要的一点,至少男主人是一个老实人,没有失去一个农村人的憨实,这样对我打听消息非常有利。


“大哥,你们村有没有姓宋的?”我问。


“宋姓在我们村是大姓,现在宋家祠堂都成一个景点了。”男主人回答道。


“宋佳你认识不?”我问。


“宋佳?老婆,咱村里有叫宋佳的吗?”男主人扯着嗓子对正在做饭的女主人喊道。


“宋佳?咱小子的同学,宋老二的闺女。”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宋老二家的老大,唱歌唱得好,人长得也水灵,可惜了去了江城。”男主人好像想了起来,随后开始讲宋佳的事情,我洗耳恭听,都是一些琐事,但却让我心中的宋佳逐渐丰满了起来。


虽然没有一点有用的消息,但是却能让我多侧面了解一下宋佳的成长,甚至于猜测一下她的性格。


我和陶小军一住就是三天,三天的时间几乎把大榆树村看了一下遍,就连宋老二我都跟她聊过几句,可惜都没有什么收获。


第三天的下午,我和陶小军在村里溜达,叶书/记给李洁破案的期限是一个星期,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天,我和陶小军来大榆树村也有三天的时间。


“二哥,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宋佳就是一个山村姑娘,不过只是长得好看,唱歌好听而已。”陶小军说:“明我们回江城吧。”


“嗯!”我点了点头,三天的时间,该问的都问了,旁敲侧击的问了村里的很多人,对宋佳的事情越来越了解,她的形象在自己心里越来越饱满,但是对于现在的事情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她就是一个在长村山大的孩子,跟临村的马六是小学同学。


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问了村里所有的人,说宋佳现在是马六的女朋友,所有人都摇头,说那不可能,马六用他们当地话说就是一个二流子,宋佳根本不可能看上他,还有宋佳的小学同学证明,上学的时候,宋佳就没有正眼看过马六,长大了怎么可能给马六当女朋友。


铃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李洁的电话。


“喂,媳妇,你那边的排查结束了吗?”我问。


“嗯,以皇城洗浴为中心,方圆三公里全部排查完了,可惜没有任何发现,当月租房子的一共十三户,经过排查全部被排除了。”李洁的声音充满了沮丧和无奈。


“别灰心,还有三天时间,肯定会有办法的。”我说。


“再找不到新证据的话,熊兵只能背黑锅了,唉!”李洁叹息了一声,问:“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宋佳肯定有问题,她是她们村飞出去的金凤凰,而马六是隔壁村的二流子,没有人相信宋佳会给马六当女朋友,这里边肯定有问题,可惜被宋佳跑掉了,唉,就差一步。”我现在很后悔,让宋佳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走了,不过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可能硬绑人啊。


跟李洁又聊了几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两人心情都很沉重。


“二哥,熊兵会不会被枪毙?”旁边的陶小军问道。


“应该不会,即便我们找不到证据,法院也不可能叛他故意杀人,不过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是免不了了。”我叹息了一声,回答道。


“唉!”陶小军也跟着叹息了一声。


我们两人沉默着朝着农家乐走去,路边宋老二家门口的时候,看到宋佳她娘抱着一个小孩走了出来。


宋佳今年二十五岁,她娘估摸着也就在四十五岁左右,虽然徐娘半老,但是风韵犹存,可惜自己现在心情很糟糕,仅仅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多看,不过下一秒,陶小军自信自语的一句话,却让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他说:“宋佳她娘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个大美女。”


我的表情一愣,直呆呆的盯着陶小军看去。


“二哥,你怎么了?”他问。


“小军,你把刚才的那句话重复一遍。”我说。


“那句话?”他一脸的迷茫。


“就是刚才咱俩看到宋佳她娘抱着一个小孩走出来的时候,你说的那句话。”我说。


“我说她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个大美女,二哥,你看……”陶小军在我耳边喋喋不休,但是我已经听不见了,脑子里全是大美女这三个字。


宋佳的爹我见过,并且还聊过天,那是要气质没气质,要模样没模样,要身高没身高,四十多岁像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估摸着年轻时候也不会好看,总之肯定跟帅沾不上关系。


“他怎么就娶了一个大美人当媳妇呢?”我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随后马上加快的脚步,对陶小军说:“快走,回去跟农家乐大哥聊聊。”


“二哥,还没聊够啊,都聊三天了。”身后传来陶小军的声音,我并没有理睬他,相反却加快的了速度,小跑着回到了农家乐。


“小王回来了,来来来,杀两盘。”农家乐的男主人也姓宋,我叫他宋哥,自从前天我跟他下了一盘象棋赢了他之后,这两天,天天找我下棋。


“好,杀两盘。”我正准备跟他打听打听以前的事情,于是很痛快的答应了。


当头炮,把马跳……


“宋哥,宋老二人媳妇当年是不是很漂亮?”我看似无意的问道。


“那可不,刘桂香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女。”宋哥说,他嘴里的刘桂香是宋佳她娘的名字。


“我看那宋老二长得一般,怎么能娶了这么一个大美人?”我疑惑的询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当年宋老二把刘桂香娶回来的时候,我们大榆树村都沸腾了。”


宋嫂从旁边经过的时候,可能听到了我们的聊天,于是插嘴说道:“宋老二那是甘愿戴绿帽子,不然刘桂香会嫁给他?”


“臭婆娘,别瞎说。”宋哥瞪了宋嫂一眼。


“我怎么瞎说了,你想想刘桂香嫁到大榆树村多久就生下了宋佳?半年的时间,就算宋老二再能干,娶进门第一天就把刘桂香的肚子弄大了,这也不够月啊。”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我对宋嫂所说来了兴趣,于是开口问道:“宋嫂,你说的是真事?”


“那还能骗你,村里人都知道。”她说。


“臭婆娘,别乱说。”宋哥吼道。


“我怎么乱说了,你是不是还对刘桂香贼心不死啊。”


“你……”


两人差一点吵起来,我急忙给劝开了,然后开始仔仔细细的盘问宋嫂关于刘桂香的事情,她可能处于嫉妒或者其他方面的事情,添油加醋就把二十几年前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跟我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我眉头紧锁了起来,感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宋嫂,刘桂香不是你们乡的人?”我问。


“不是,我们这里属于卧牛乡,刘桂香是旁边清河乡的人。”宋嫂回答道。


“清河乡,那个村?”我问。


“刘家庄,听清河乡的人说,当年刘桂香跟他们乡的副乡长好过,人家那个副乡长是一个有妇之夫,你说……”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点愣了,后面的话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稍倾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我马上拿起手机,拨通了李洁的电话,内心因为激动的原因,拿手机的右手都在轻微的颤抖。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宋佳和孔志高之间的关系,现在只缺证实了,虽然从农家乐宋嫂嘴里听到的消息都是当地二十几年前的谣言,但是我却深深的相信,因为宋佳和孔志高现在却有联系,这就是铁证。


“喂,王浩。”手机里传来李洁精疲力竭的声音。


“媳妇,马上给我查一下孔志高的履历,二十五年前他在那里任职?”因为太过于激动,我的声音有点发抖。


“王浩,你发现了什么?”李洁问。


“快帮我查,查到马上给我消息。”我说。


“别挂电话,我现在就查一下孔志高的档案。”


大约过了几分钟之后,手机里传来了李洁的声音:“二十五年前,孔志高在兰山县清河乡当副乡长。”


命运的齿轮终于吻合了。

当听到李洁的话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刻咔嚓一声,对接吻合了。

 

“宋佳很可能是孔志高的女儿。”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并没有告诉李洁。至于马六的死因和他突然发迹的原因,心里隐隐约约也有了答案,

 

“王浩?王浩?你在听吗?”手机里传出李洁的询问道。

 

“媳妇,我这就马上连夜赶回江城。”我说。

 

“你到底有什么发现?”李洁的声音里充满了好奇。

 

“回去说。”我说。

 

跟李洁通完电话之后。我马上让陶小军去结账,然后当天晚上我们两人便离开了大榆树村。

 

“二哥,你发现什么?”陶小军可能看我表情很兴奋,于是开口询问道。

 

“熊兵有救了。“我说。

 

“真的?”陶小军眼睛一亮。

 

“嗯!”我点了点头。

 

“二哥。你到底发现什么了,我天天跟着你,怎么就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陶小军随后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用手揪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手掌中出现了十几根断发,然后放在陶小军面前说:“这三天时间,你是在郊游,而我却每天把各种事情反反复复的想,反反复复的做推测,脑袋都快炸了,头发不停的掉,你如果像我这样的话,肯定也能知道我到底发现了什么。”

 

“嘿嘿!”看到我手掌里的断发,陶小军尴尬的笑了笑。

 

“这事你还是不要知道了,也别问。”我说。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

 

“三天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到了江城叫我。”我对陶小军说了一声,随后闭上了眼睛,很快睡了过去。

 

晚上陶小军开得飞快,四个半小时便回到了江城,车子开进鞍山路之后,我让陶小军回家休息,自己则直接朝着田启家走去。

 

田启是只夜猫子,白天来找他可能砸门都不一定能叫醒他,但是晚上,我只轻轻敲了二下门,屋里便传来了他的声音:“谁啊?”

 

“田启,开门,我是王浩。”我说。

 

“浩哥啊!”

 

吱呀!门开了。

 

我走进了屋子,直接坐在他的电脑前,说:“帮我拨个号码,这一次对方的身份很特殊,能够调用的力量也很大,如果他查到你这里,你很可能在江城待不下去。”

 

“浩哥,我说过了,我田启虽然在现实之中是一个懦弱的宅男,但是在网络上却是一个王者,我相信没有人可以破解我设下的陷阱,别忘了我可是江城第一黑客。”田启跟我混熟了,说话也没有那么拘谨了,拍着胸脯牛逼哄哄的说道。

 

“不要大意,对方可以调动整个江城的网警,其中不乏高手。”我说。

 

“不值一提。”田启斩钉截铁的说道,他在其他方面都非常的懦弱,唯独在网络方面,可以用霸气来形容。

 

“我相信你,来,开始吧。”我把孔志高的手机号码写给了田启。

 

他也没有多问,调出虚拟拨号程序,同时将我手机跟电脑连接,大约一分钟之后,耳麦里传来了呼叫的声音。

 

我将一包中华烟扔给田启,说:“你出去抽根烟,一会再进来。”

 

“好咧!”田启把烟装进口袋,离开了屋子。

 

此时正值后半夜,铃声一直在响,可惜没有人接听,直到响到第七下的时候,才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喂?”

 

“孔志高,二十五年前任职于兰天县清河乡,当时是副乡长,清河乡山美水美人也美,清河乡有一个十里八乡的大美女叫刘桂香……”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耳麦里突然传来孔志高威严的声音:“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宋佳是你的私生女。”我声音平静的说道。

 

“胡说八道。”孔志高自然不会承认。

 

“让我猜猜,马六肯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有了两个场子,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可惜他不知足啊,还敢拿这件事情威胁你,于是乎,你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人杀了他,并且还嫁祸给了熊兵,啧啧,这是一石二鸟之计,不,一石五鸟之计,马六、熊兵、李洁、江高驰、叶泽语五个人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厉害啊!”我说。

 

“一派胡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孔志高仍然不承认。

 

“你承不承认没有关系,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明天真凶能自动去自首。”我冷冷的说道。

 

“哼,年轻人,我不管你从那里打探到这些子虚乌有的消息,对于毫无威胁。”孔志高说道。

 

我心里一阵冷笑,如果真无威胁的话,他早就挂断电话了,还会跟我在这里扯蛋。

 

“是吗?”我呵呵一笑,说:“刘桂香还活着,她一直在找你,如果让她知道你在江城当政法委书/记,我想憋在心里二十五年的委屈,她肯定会马上来江城找你问个清楚,当年为什么……”

 

“好了,你别说了。”孔志高首先受不了了。

 

“我要求很简单,明天上午杀害马六的真凶去公安局自首。”我说。

 

“我不知道谁是凶手。”孔志高说道。

 

“孔志高,你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如果我把马六、宋佳、刘桂香和你的事情告诉江高驰和叶泽语的话,你说以他们两人的能力难道会调查不清楚这件事情,哼,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你把市长和书/记都玩了,而你呢?有私生女,又乱搞男女关系,啧啧,以他们两人的能力,肯定会把你往死里整,市长和书/记统一了意见,你一个小小的政法委书/记怕是只能提前退休,晚节不保。”我说。

 

随后又立刻补充道:“不不,提前退休和晚节不保都太轻了,我估摸着江高驰肯定会深挖你贪污的事情,叶泽语会保持默认的态度,只要有证据证明你贪污,叶泽语绝对不会手软,拿你杀鸡敬猴最合适,同时也可以让他尽快在江城立威,啧啧,你这是把脖子往他铡刀下伸啊!”

 

我知道孙桂香和宋佳可能对孔志高的威胁都不是太大,最多让他晚节不保而已,但是他这一次玩弄了江高驰和叶泽语,如果被他们两人知道实情的话,那孔志高绝对会万劫不复。

 

听完我的话之后,耳麦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稍倾,传来孔志高阴阴的声音:“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上午十二点之前,如果杀害马六的真凶还没有去公安局自首的话,那么你的材料肯定会出现在江高驰和叶泽语的桌子上,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我便马上挂断了电话,同时退出了虚拟拨号程序。

 

我刚刚挂断孔志高的电话,铃声马上响了起来,是李洁的电话。

 

“喂,媳妇,还没睡呢。”我说。

 

“怎么睡,一直想你发现了什么事情,快告诉我。”李洁说。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免得心里出现波动。”我想了一下,决定不告诉李洁。

 

“不行,必须告诉我。”她说。

 

“我只能告诉你,熊兵没事了,明天上午会有一名真凶去公安局自首,你做好案子收尾的工作,然后把政绩捞到手,再拍拍叶泽语的马屁,估摸着明年的正处区长就跑不了了。”我说。

 

“我不相信。”李洁说。

 

“媳妇,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以前说过,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慢慢给你。”我十分认真的说道。

 

手机里出现了一阵沉默,稍倾才传来李洁的声音:“王浩。”

 

“嗯?”我应了一声。

 

“我有点看不透你了,本来已经走头无路的事情,怎么到了你的手里却柳暗花明了呢?”李洁说。

 

“因为我是上天派下来保护你的勇士。”我很肉麻的说道。

 

“讨厌了!”李洁娇声的说道。

 

“如果明天真有人去自首的话,媳妇,你怎么感谢我。”肉麻完之后,我得意洋洋的问道。

 

“如果这件事情能大完美反转结局的话,我给你一个追我的机会。”李洁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她却在电话另一端咯咯的笑了起来。

 

“咯咯……别忘了,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哟。”李洁说。

 

“假离婚。”我说。

 

“离婚证是真的。”李洁狡猾的说道。

 

“媳妇,你不会真想跟我离婚吧?”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追我啊,我给你机会了。”李洁欢快的说道。

 

“好吧,这一次,我一定心甘情愿的让你跟我结婚,然后生很多孩子。”我笑着说道。

 

跟李洁说了一会话,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此时自己困得不行,上下眼皮在打架,迷迷糊糊的离开了田启的住处,朝着鞍山路的总部走去。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不过街上仍然空无一人,我微眯着双眼,晃动着身子,急速的朝着忠义堂总部走去,又困又累,好想睡觉。

 

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边来了一辆车,开着远光灯,刺着我的眼睛睁不开,于早心里不由的暗骂一声:“没素质的王八蛋。”

 

下一秒,我感觉有点不对,因为车子好像冲着自己开了过来。

 

“妈蛋,不好!”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转身想跑,可惜已经晚上,只听吱嗄一声,面包车停在自己面前,瞬间下来三条汉子,有一人拿着一条橡胶棍砸在我的后脖颈上,一瞬间,我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是谁袭击了自己?”我昏迷之前,我脑海之中出现了这样的疑问。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好像被人用凉水给泼醒了,一股凉意渗透进了自己的身体,随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名男子,其中一人手里还拎着一个水桶,估摸着刚才就是他用凉水泼醒了自己。

 

朝着四周看了看,没有窗,只有一个铁门,上方亮着灯,自己被绑在一张木头椅子上。

 

“这里应该是一个地下室。”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三名强壮的男子盯着我看了一会,其中一人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何姐,人醒了。”

 

稍倾,只听铁门外边传来咯噔、咯噔、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接着铁门吱呀一声,一名穿黑色皮衣、牛仔裤和长靴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你们三个先出去吧。”她对三名男子说道。

 

“是,何姐!”三名男子对眼前的女人十分尊敬的样子。

 

“何姐?”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江城道上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何姐?还有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