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09回坏心思

“新书/记?”我愣了一下,问:“江高驰没有升上去?”


“没,本来大家都以为他这一次肯定要升官了,没想到上面空降来一名叶书/记。今天刚刚走马上任。”李洁说。


“官场的事情实在太难预料了。”我说,这件事情离自己太遥远,自己一个小屁民,谁当书/记关我屁事。不过想到李洁正处级区长的事情可能还要指望着江高驰,于是不由的多问了一句:“在官场上你属于谁的人?”


“江高驰一派,当时你不就是让江高驰把我从人大调出来的吗?”李洁看了一眼,回答道。


“改换山头是不是官场大忌?”我问。


“嗯!”李洁点了点头。


“那你就干好本职工作好了。江高驰这一次没有升上去,你东城区区长的事情可能也有麻烦。”我说。


李洁看了我一眼,脸上带着一丝惨笑,说:“我妈被我害得不省人事,我也把你推给了别人,突然感觉好累,当不当这个区长都无所谓了。”


听到李洁这样说,我的表情的点发呆,直愣愣的盯着她看。


“喂,怎么这么样看我?”李洁可能被我盯得有点发毛,于是笑着问道。


“你不是对权力十分的热衷吗?”我疑惑的问道。


“现在不热衷了不行吗?”李洁露出一个俏皮的模样,这又让我神情一愣,说:“我勒个去,冰冷女神竟然也会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明天的太阳要从西边出来啊。”


“去你的!”李洁笑了,随后用手狠狠的拧了我一下。


笑过之后,李洁脸上又露出一丝忧愁。


我问:“怎么了?”


“突然发现跟你这么散散步也很幸福,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李洁感慨的说道。


“现在发现也不晚。”我说。


“晚了,你要当爸爸了,我不能那么自私。”李洁忧伤的说道。


我停住了脚步,李洁走了两步发现我站在原地没动,于是扭头看来:“怎么不走了?”她问。


我盯着她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再重申一遍,我不离婚。”


“这事你说了不算,我决定了,成全你做个好爸爸。”李洁强做欢笑的说道,她虽然在对我笑,但是眼睛里的悲伤一览无余。


“好了,我回家了,我妈这里麻烦你再照顾两天,我会尽快找二十四小时特护。”李洁说,随后朝着我挥了挥手,快步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是不会离婚的!”我对着她消失的背影喊道。


李洁离开之后,我转身走回了住院楼,来到刘静的病房之后,我凶巴巴盯着倪果儿,这个小叛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李洁给收买了,竟然还敢监视我。


“王叔,你盯着我干嘛?”一分钟之后,被我盯着浑身不舒服的倪果儿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都跟李洁阿姨说什么了?”我问。


“没说什么,她问我白天谁来过,我就说有一名阿姨来过,叔,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倪果儿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竟然还对我反问道。


“你还说什么了?”我问。


“就说有个阿姨来过,再什么都没说。”倪果儿一脸无辜的回答道。


“我再问一遍,你还说什么了?”我眼睛的发出凌厉的目光,瞪着倪果儿给她施加心里的压力。


我看到倪果儿上牙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说:“我真得什么都没说,叔,难道你跟那位阿姨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擦!”听到倪果儿的话,我心里一愣,这个丫头片子厉害啊,不但在自己凌厉的目光下心里没有松动,竟然还敢反击,有点意思。


“大人的事情,你个小丫头片子问什么。”我板着脸对她训斥道。


倪果儿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我也没有再为难她,其实心里还挺满意,比她爹麻杆鬼强多了,至少没有做墙头草,也许培养培养以后也是自己的得力干将。


滴滴!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我急忙掏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张文珺的电话录音,同时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十一点二十八分。


“这么晚了,她跟谁通电话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来到了楼梯间,这才将张文珺的通话录音打开。


“喂,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可是我竟然没有想起来是谁。


“三天之内,王浩会跟李洁离婚。”这是张文珺的声音。


“很好,王浩跟李洁离婚之后,你去挑衅李洁,然后将肚子里的孩子弄掉,哈哈……到时候,他们两人必然反目。”我终于听出来了这是谁的声音。


“孙老鬼!”我心里暗暗吃惊,他都失踪一年半了,不是说去了京城,怎么突然之间又冒了出来。


“孙叔,可不可惟不要弄掉孩子?”张文珺问道,从声音里能听出来她是在恳求孙老鬼。


“不行,必须打掉,当年王浩敢来戏耍我,这一次我一定把他玩于股掌之上,李洁和王浩离婚之后,哼哼,只要我用权力诱惑,相信她肯定会上勾,我孙某人想要玩的女儿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唯独上一次,被王浩这个小瘪三给破坏了,这一次,我让他连本带利都还给我。”孙老鬼的声音里充满了戾气。


“孙叔,这可是你的亲骨肉啊!”张文珺声音里带着哭腔。


“哼,傻女人,我孙某人不会让这种亲情对自己产生羁绊,打掉,听到了吗?”孙老鬼的声音非常的无情。


接下来我只听到了张文珺哽咽的声音,大约又过了十几秒钟,孙老鬼的声音再次传了响了起来:“必须打掉,这是命令。”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电话录音便结束了。


我把手机装进了口袋,脸上仍然带着吃惊的表情,因为实在他妈太惊讶了,消失了一年半的孙老头突然出现了,张文珺还怀了他的孩子,并且不知道什么原因,张文珺还听令于他,而他好像已经想明白当年的事情,竟然对李洁还是贼心不死,并且还想用这种方法让我和李洁离婚,甚至于反目成仇。


“厉害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如果不是夏菲的分析,将自己点醒,然后通过对张文珺仔细的观察,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最终决定将这个监听病毒偷偷安装进她的手机,从而得知了这么多的秘密。


“张文珺肚子里的孩子果然不是我的。”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有点失落,同时更多的还是全身的放松,脑子里紧崩的那根弦突然松弛了下来。


我掏出一根烟慢慢的抽了起来,同时眉头紧锁,思考着对策:“明天要直接掏穿张文珺的嘴脸吗?”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不能直接揭穿的张文珺。”我随后马上否定了自己想法,因为即便揭穿了张文珺的嘴脸,也不能解除我身上的危机,孙老鬼躲在暗处,整天被他盯着,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我可受不了。


再说了,孙老鬼竟然还对李洁不死心,老子岂能放过他,现在的我可不是一年半之前的自己,当时自己还是一个懦弱的穷屌丝,那个时候都可以戏耍孙老鬼,更何况现在,李洁是实权副区长,我手下也有一股力量,怕他个毛。


“孙老鬼,你个老不死来招惹老子,老子就跟你玩玩。”我把烟蒂扔在地上,冷哼了一声,在心里暗暗想道。


第二天中午,我开车来到了东城区政府,随后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


“喂,媳妇,中午一块吃个饭。”我说。


“我下午还有两个会,中午要看一点资料,可能……”李洁准备拒绝。


“不能拒绝,非常重要的大事。”我打断了她的话,非常严肃的说道。


“那……好吧,就在区政府旁边的满香楼吃吧。”李洁说。


“嗯,我已经到了,一会把包厢号发给你,快点过来。”我说。


“好!”李洁应道。


挂断电话之后,我开车去了旁边的满香楼,要了一个包厢,点了几个菜,随后便把包厢号通过***发给了李洁。


滴滴


李洁回信了:“十分钟后到。”


我一边喝着茶一边等李洁的到来,大约不到十分钟,李洁便推门走了进来,今天她穿着一套藏青色的女式西服,下身是一条笔直修长的直筒裤,低跟小皮鞋很亮,露出一点点肉色的短袜,十分的性感,干练的齐耳短发让她看起来英姿飒爽,绝美的容颜又让人忍不住想抱她入怀。


“媳妇,你穿什么都那么好看。”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说:“我都要忙死了,只用二十分钟吃饭时间,有话就快说,少贫嘴!”她看了一眼手表,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着急。


我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起身把包厢的门关上,随后这才重新坐下,低声在李洁耳边说出了自己想了一个晚上的计划。


听完之后,李洁瞪大了眼睛,扭头看着我,久久没有说出话来:“当年那个孙老头又出现了?”她问。


“嗯,这老不死的神出鬼没,道上传言他遇到贵人去了帝都,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出现在江城,并且针对我们两人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媳妇,你长得太漂亮了,以后出门戴个大墨镜,还有啊,赶紧找人把你那个江城第一美人的称号给顶替掉,那就是一个麻烦,顶着那么个名号,在江城有点势力的人都想上你。“我说。


“乱说什么。”李洁拧了我一下,痛得我惨叫了一声:“哎呀!”


“媳妇,你看我的计划行不?”我问。


“行吧,明天上午九点,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李洁看着我说道。


“OK!”我点了点头,说:“吃饭,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李洁快速的吃了一小碗饭,喝了一碗汤,然后便站了起来。


“这么急?”我有点不舍。


“下午新来的叶书/记召见,我要早一点赶到市委。”李洁拿出一面小镜子照着整理了一个头发。


“叶书/记多大年纪啊?”我问。


“四十多岁,算是年轻有为,听说还是叶家人,只不过不是嫡系,前途无量啊,搞不好十年之后,会成为封疆大吏。”李洁说。


“他不会看上你吧?”我不无担心的说道。


“咯咯!”李洁突然笑了起来,把镜子收好,转头盯着我问道:“没有自信了?”


“人家是大书/记,以后搞不好就是封疆大吏,我怎么比。”我说。

“在我心里,十个叶书/记也顶不上一个你,现在放心了。”李洁说,她此时的心情不错。估摸着跟刚才我告诉她张文珺的事情有关。

 

“这还差不多,为了证明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亲一个。”我指着自己的脸颊对李洁说道。

 

李洁的脸色一红,给了我一个白眼。说:“讨厌!”不过她嘴里虽然说讨厌,但是仍然将脑袋凑了过来,在我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吻完之后,她想离开。可惜被我突然抱住了头,然后将吻信了她的嘴唇,可惜刚刚吻了几秒钟,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吱呀!

 

“李副区长,时间到了,我们必须马上……啊!”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估摸着应该是李洁带来的秘书。

 

下一秒,我和李洁分开,脸色都有一点尴尬。

 

“对不起!”女秘书马上退了出去,同时重新关上了包厢的门。

 

对于这名女秘书我十分的不爽,有几次给李洁打电话都被她给挡驾了。

 

“李副区长,你的手下也太没礼貌了吧,进来之前,怎么也得敲一下门吧。”我对李洁说道,给她这名女秘书使了一点眼药。

 

“是我让她必须准时来叫我,不过没敲门确实是一个问题,回头我说她,走了。”李洁整理了一下刚刚弄皱的衣服,转身离开了包厢。

 

“明天九点民政局门口见,别忘了。”我对她嘱咐道。

 

“嗯!”李洁挥了挥手,打开包厢的门,离开了。

 

张文珺的事情,有李洁的配合,基本上可以将她稳住,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下午,我开车去了鞍山路,找到了陶小军和三条,约他们两人在兄弟迪厅见面,狗子也在,我们四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现在迪厅没有营业,夏菲在KT***那边跟陈萍对账,迪厅这边只有狗子一个人,服务员和DJ都还没有来。

 

“最近怎么不见胖子的身影?”我对陶小军询问道,心里有点奇怪,以前陶小军、胖子、三条和狗子是铁打四人组,现在集体聚会,胖子总会缺席。

 

“因为夏菲的事情,胖子和狗子现在还不说话,并且心里连我和三条都恨上了,他现在跟竹竿他们一块玩。”陶小军说了一下胖子的事情。

 

“小军,胖子的事情你要处理好,我不想以后再出现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对陶小军说道。

 

“嗯,我懂。”陶小军点了点头。

 

这种话点到为止,我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话锋一转,聊到了熊兵身上:“三条,你表哥熊兵最近这几天怎么样了?偃旗息鼓了吗?”我问。

 

“这几天我表哥倒是没有行动,不过肯定没有偃旗息鼓,他那人我太了解了,不撞南墙不回头。”三条尴尬的说道。

 

“这都撞了二次南墙了,也没见他回头。”陶小军十分不爽的说道,他急着拿下皇城洗浴中心。

 

三条的表情有点尴尬。

 

“这样吧,晚上请你表哥过来一块吃个饭。”我说,没想到三条却摇了摇头,说:“不用请了,他不会来。”

 

“呃?为什么?”我眨了一下眼睛,有点不解的问道。

 

“用他的话说,免受糖衣炮弹的侵扰,保持他人格的独立。”三条回答道,脸上一阵无奈的表情。

 

“哈哈!”我笑了起来,想了一下,说:“那这样,今晚你带我去你表哥熊兵家里混酒喝,这总行了吧?”

 

“这倒可以。”三条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四人边喝边聊,六点钟的时候,三条带着我朝着熊兵租的房子走去。

 

熊兵租得是一个带小院的老房子,三条一边推门一边喊道:“表嫂,浩哥来了。”

 

我跟着三条走进了小院,看到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女子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她身边还跟一名十几岁的小男孩。

 

“老三,这就是你说的浩哥?”中年女子满脸堆笑的来到了我面前。

 

“表嫂这就是浩哥,李副区长是浩哥的夫人,为了把我表哥调到鞍山路当所长,可没少花心思。”三条对中年女子说道。

 

“我都知道,浩哥……”

 

“嫂子,你可别这样叫,我叫王浩,你叫我小王或者小浩都可以。”我对三条的表嫂说道。

 

“那我就叫你小浩了,嫂子谢谢你,熊兵就是一头倔驴,不过你放心,我天天收拾他,早晚把他那倔劲给收拾没了。”

 

“臭娘们,你在那里瞎嘚啵什么,王浩兄弟来了,快进来,一块喝一杯。”熊兵走了出来,嚷叫道。

 

随后我和三条来到了屋里,熊兵正在吃饭,我们两人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下为。

 

“臭婆娘再炒二个菜。”熊兵嚷道。

 

“不用你说,我这就炒。”

 

稍倾,三杯酒下肚,我朝着熊兵看去,说:“熊哥,皇城洗浴中心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深浅了,他们现在夜夜进行着人肉生意,可惜你愣是就管不了他们,这就是现实,退一步说,谁赚钱不赚,为什么不让自己人赚钱呢?至少还可以将社会危险降到最低。”

 

“兄弟,再让老哥试一次,如果还不行的话,就按你说的办,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但是有一点,不能出人命,命案上面抓得很紧,万一真闹出几条人命,我也顶不住。“熊兵说道,看来在现实和她老婆的双重夹击之下,他慢慢的也要屈服了。

 

“好,那熊哥你再试试,不过我想提醒一句,这里边的水很深,熊哥你可千万要小心,不能胡来,像上一次跨区调动警力,真被上面查下来,你的所长怕是会被撸掉。”我说。

 

“唉!”熊兵叹息了一声,说:“他们上面有人啊。”熊兵不是傻子,通过上一次的事情,他也看出了水很深。

 

“水再深,道上的事情,他也要压到你这里管,到时候我会处理的妥妥当当,绝对不会给熊兵带来任何麻烦。”我说。

 

“这些以后再说,你让老哥再试一次,我就不信抓不到一个小小洗浴中心的把柄。”熊兵双眼微眯了起来,看来心中有他自己打算。

 

“好!”我说。

 

当天晚上我和三条在熊兵家里喝到十点多钟,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烂醉如泥,自己酒量不行,三条把我送回了总部。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我才醒过来,感觉脑子仍然有点痛,心里想着,再也不喝那么多酒了,真是伤人啊。

 

起床洗漱,换了衣服便急匆匆的出了门,买了两笼小笼包和两杯热豆浆,放在车上,便朝着南城民政局疾驰而去,当时我和李洁就在那里办理的结婚登记。

 

上班高峰,路上很堵,直到九点十分我才赶到民政局的门口,发现李洁已经在等自己了。

 

我拿着小笼包和豆浆走了过去,一脸歉意的说:“媳妇,起来晚了,路上又堵,你吃早饭了没,给你买了一份。”

 

“就喝了一杯牛奶,现在还真有点饿。”李洁伸手接过了小笼包,然后我们两就站在民政局外边吃了起来。

 

我看到李洁的那名司机露出吃惊的目光,他可能没有想到我和李洁都要离婚了,怎么好像还很亲密,并且还一块在民政局门口吃小笼包。

 

“王浩,你不会暗渡陈仓吧?”李洁喝着豆浆对我问道。

 

“什么意思?”我嘴里有小笼包,含糊不清的反问道。

 

“用这种方法无痛苦的将我甩掉。”李洁盯着我说道。

 

“啊!这么倾国倾城的媳妇我怎么舍得甩掉,要甩也是你甩我,这只是缓兵之计,等收拾了孙老头,咱们两人要马上复婚,你可不准反悔。”我说,同时心里有点暗暗担心起来:“李洁万一不跟自己复婚怎么办?”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李洁说。

 

“那拉勾!”我伸出了小手指头,玩起了小孩子的游戏。

 

“好!”李洁露出一丝小女孩的神情,跟我勾了勾小拇指,然后两个大拇指按在一起,算是盖了章,答成了一个小孩子之间的协议。

 

上午跟李洁办完了离婚手续,她急匆匆上了奥迪车离开了,我而拿着离婚证拨通了张文珺的电话:“喂,文珺,我已经离婚了,中午一块吃个饭吧?”我说。

 

“我想吃醉仙楼。”手机里传出张文珺高兴的声音,不过此时自己却感觉有点假。

 

“好,一个小时之后,我去接你。”我说。

 

“嗯!”

 

挂断电话没多久,我手机便滴滴响了二下,收到了一条通话录音,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因为这完全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喂,孙老吗?”这是张文珺的声音。

 

“怎么?有消息了?”孙老头问。

 

“嗯,刚刚王浩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和李洁离婚了。”张文珺说。

 

“哈哈……”孙老头爆发出一阵笑声。

 

“孙老,可不可以不要弄掉孩子。”张文珺再次对孙老鬼恳求道。

 

“不行,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孙老鬼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肚子里可是你的亲骨肉。”张文珺哭了起来。

 

“我说不行就不行,这个孽种不能留,那本来就是一个意外。”孙老鬼嚷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我开车来到了张文珺租住的小区,见到她的时候,她一脸春风满面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刚刚伤心的哭过。

 

她跑到我的怀里索吻,我胡乱应付了她一下,两人都各心怀鬼胎,所以对于这个吻彼此应该都感觉索然无味,不然的话,仅仅吻了十几秒钟,便分开了,张文珺也没有多说什么。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两人开车来了醉仙楼,找了一个小包厢,点了一桌子的菜,美其名曰庆祝我重获自由。

 

我从口袋里掏出离婚证放在了张文珺的面前,她虽然没有问要看,但是为了让她相信自己和李洁确实离婚了,我主动将离婚证拿了出来。

 

“这不会是假的吧?”张文珺翻看着证件,一脸怀疑的问道:“王浩,你可别花一百块钱办个假离婚证来骗我。”

 

“今天上午九点三十一分,我和李洁正式办理的离婚手续,你可以去查一下这离婚证是真还是假。”我说,脸上故意显露出一丝愤色。

 

“老公,不要生气了嘛!”张文珺双手抓着我的胳膊摇晃着撒起娇来。

 

“好了,别乱动,免得伤到胎气。”我温柔的说道。虽然心里感觉很恶心,但这戏还要继续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