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08回失去你

我和夏菲坐在假日大酒店中餐厅的一个靠窗的位置,一边吃饭一边说着事情,我把和张文珺的事情大体上说了一下,不过没有提张文珺的名字。


夏菲听完之后。思考了片刻,说:“二哥,要我说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吗?”


“嗯,不然我也没必要将这种事情告诉你。既然选择相信你,自然是想听你心里真实的想法,为我指点一下迷津。”我看着夏菲说道。


“好,那我就说了。”


“嗯!”我点了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因为现在确实非常的迷茫,张文珺竟然怀孕了,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直接就将我给炸懵圈了。


“二哥,我感觉这个女人接近你有目的。”夏菲很谨慎的说道。


“有目的?”我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嗯,通过你刚才的描述,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接近你有什么目的,做为了一个女人,做出诱惑男人的举动,百分之九十存在着某种目的,当然这种目的有好的,也有坏的,好的比如说女孩喜欢男孩,但是男孩一直没有表态,从而女孩主动做出某种引诱男孩的举动。”夏菲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问:“那你觉得那个女人是因为一直喜欢我才做出这种举动吗?”


“如果说在你们做之前,她就告诉你这几天是危险期的话,也许她很可能是真得喜欢你,但是她却在做完之后,才将这种事情告诉你,那么其中的玄妙就有待商榷了。”夏菲的语速很慢,可能在拿捏词语之间的含义,我毕竟是她的老大,看得出来她很谨慎。


“嗯!”我盯着她,等待着下文。


“女人怀孕是大事,即便是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怀孕都要做出充足的准备,而二哥你刚才说的那个女人,明显十分想要怀孕,太刻意了,甚至于我感觉她恨不得想告诉你,你们做了之后,她肯定会怀上你的孩子。”夏菲把她所有的感触说了出来。


“太刻意了,反而说明她心里的着急。”最后夏菲还补充了这么一句话。


老话说的好,当居者迷,旁观者清。


本来自己擅长把人往坏里想,一些普通的阴谋诡计都逃不过自己的法眼,可惜这次自己遇到事了,什么冷静啊,镇静啊,统统滚蛋,直接脑袋一片空白,彻底懵逼。


听了夏菲的话,我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心中暗道:“是啊,越是太刻意,越是说明想掩饰某种东西,同时也可以反馈出对方心里肯定非常着急。”


稍倾,我陷入了沉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脑海之中,把跟张文珺在大沽河畔意外相遇,再到主动叫她出来喝酒的一幕幕在脑海之中慢慢的回想着,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夏菲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的吃着饭,而我陷入沉思之后,十几分钟之后,才从发愣的状态清醒过来,心里对张文珺产生了一丝警惕。


太刻意了,反而显得不正常,老话讲,事出反常必有妖。


“呃?你说的很对,谢谢。”我对夏菲感谢道。


“二哥,你太客气了,我给黄胖子当奸细,你都没有杀我,还让我帮狗子哥管理着两个场子,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都是我应该做的。”夏菲很会说话。


“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对夏菲询问着意见。


夏菲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的表情,被我发现了,估摸着可能心里有顾虑,于是我开口对她说道:“有什么话就真说。”


“二哥,那我可就说了,你听了之后可别生气。”夏菲的表情十分的谨慎。


“说,我不生气。”我说。


“那个,二哥,我觉得吧……”她再次吞吞吐吐起来。


“说啊!”我真是有点被夏菲搞烦了,对其催促道。


“我觉得那女人肚子的孩子不一定是你的。”夏菲压低了声音的对我说道。


“呃!”听完她的话我愣住了,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可能吧,化验单上说她怀孕四周了,算算时间,那几天好像我正跟她第一次发生关系。“我有点不相信。


“二哥,这只是我的感觉,一张化验单并不能说明问题。”夏菲说。


“什么意思?”我愣愣的问道。


“化验单万一是假的呢?”夏菲说。


“假的?”我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二哥,只是有这种可能,你可以再带她来医院查一下,到时候真假就知道了,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当我没说,如果是假的……”夏菲说到这里便闭上了嘴。


此时我感觉夏菲内心比自己还要阴暗,有点不相信她的推断,虽然觉得张文珺跟自己上/床是太刻意了,但是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孩子不是我的,那我不成了一个大笑话吗?


一个小时之后,我和夏菲离开了假日大酒店,她独自打车回去,而我则开着车去了大沽河畔,坐在长椅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脑子却一直回想着夏菲的话。


“要不带张文珺去检查一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对,带她再去检查一点,顺便确定她是否真怀孕,到底怀孕多久了。”


做出决定之后,我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张文珺的电话:“喂,文珺,在干嘛呢?”我问。


“买衣服呢,老公找我什么事?”张文珺说。


听到她叫老公,我心里一阵别扭,总之感觉十分的不习惯。


“呃,那个,你在那里,我去接你,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说。


“什么意思?”张文珺的声音有点变了。


“文珺,我怕医院搞错了,就那么一次就中了,要不咱们换家医院再去查一次,去江城妇女儿童专科医院。”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点。


“王浩,你什么意思?说我骗你吗?还是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你不想要就直说,不用这样对我,呜呜呜……”张文珺突然大声哭泣了起来。


我擦,听到从手机里传出她的哭泣和指责的声音,我当时就愣住了,虽然我的话可能有一点点伤害到她,但是反应也不用这么大吧?


“二哥,孩子很可能不是你的。”夏菲的话再次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张文珺过度的反应,让我本来根本不相信的事情,现在心里却产生了一丝怀疑,甚至于我都开始怀疑她到底怀没怀孕。


“好好好,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别哭了,再动了胎气。”我开始在电话里对张文珺各种哄。


大约哄了五分钟,张文珺才止住哭,说:“你太没良心了。”


“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说。


“赶快跟李洁离婚。”张文珺说道。


“好好好,三天之内,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你现在在那里,我马上去找你。“我说。


“万达广场。”张文珺回答道。


“半个小时之后,在中间的喷水池等我。”我说。


“好!”


稍倾,跟张文珺结束了通话,她刚才在电话里一哭二闹三上吊,虽然表面上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但是内心深处却让我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自己的第一个敌人叫周强,大哥帮着我将他给宰了;第二个敌人就是黄胖子,让我用计将他害死了,最终炸得尸骨未存;第三个敌人是大嘴刘的手下孙老头,一直跟他虚与蛇委,不过在一年前,他和冷阎王便失踪了,道上传言,孙老头遇到了富贵人,进京了,不知真假。


第四个敌人是姚二麻子的手下古朗,不过古朗也死了,我放了他的老婆孩子;第五个敌人是赵康德,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跟其斗智斗勇,最终将其亲手杀死。


我在心里想着这五个敌人,赵康德的老爹赵建国已经被抓起来了,再说他也不知道是自己在背后阴他儿子,即便他要复仇也找不到我这种小喽啰头上,请出北影将他父子二人搞得身败名裂的幕后之人,才是他复仇的对像。


我思来想去,跟自己有仇的人都死光了,张文珺到底是怎么会事?


为了彻底弄清楚张文珺的事情,我拨打了田启的手机,一直打了三次,才传来他迷迷糊糊的声音:“喂?”


“田启!”我大声对着手机喊了一声。


“浩哥,是你啊。”


“记着这个号码136xxxxxx,一会我接到我的***之后,立刻往这个号码里传一个监听的病毒过来。”我对田启说道。


“浩哥,那定位的功能我也编写出来了。”田启说。


“好,果然不愧是江城第一黑客。”我对他赞美道。


“浩哥,是不是约莉莉出来喝酒啊。”田启的声音里充满了渴望。


“嗯。”我答应了。


“什么时候?”田启猴急的问道。


“过两天。”我说。


“啊!”


“记着我刚才说的事情,别给我搞砸了。”我对田启叮嘱道。


“浩哥,你放心。”


我挂断电话之后,急速的发动了车子,朝着万达广场疾驰而去,准备给张文珺使点手段,看看她私底下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半个小时之后,我出现在万达光场中央的喷水池边,没有找到张文珺的身影,于是我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文珺,我到了,你在那?”


“马上过去,累死我了。”手机里传来张文珺的声音,随后她便挂断了电话。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我才看到她提着几个袋子走了过来。我朝着那几个袋子看去,心里一阵肉痛,因为他妈都是名牌,从小到大,除了李洁和苏梦给自己订制过高档西装之外,我再也没有穿过一件名牌。


“帮我拿着,累死我了。”张文珺将六个袋子放到我手上,随后坐在旁边的一条长椅上,脱下高跟鞋,揉搓着她的小脚。


我也坐了下来,跟张文珺慢慢的聊着,虽然心里已经开始对她产生了深深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任何异常,甚至于比前段时间还要温柔。


“我要你为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当面郑重的向我道歉。”张文珺嘟着嘴,一脸生气的模样,让我再次向她道歉。


我没有推脱,而是站起来,盯着她的眼睛,说:“文珺,我错了。”


“不行,你还没有认识到错误。”她说。


“呃?”我一愣,不知道张文珺什么意思。


“叫老婆。”她扬着头盯着我说道。


最终没有办法,我再次向他道歉:“老婆,我错了。”


“哼,这还差不多,走,陪我再买几套衣服。”

张文珺手挽着我的胳膊,我一脸的笑容陪着她逛街买衣服,内心深处却是对她深深的失望,因为我发现张文珺花钱十分的大手大脚。自己卡里有一百多万,已经刷了十几万,再这样下去,逛不了几次。我就成穷光蛋了。

 

“怎么会这样?一年前她还是一个刚刚毕业的青涩女大学生记者,一年之后,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我心里充满了疑惑,不过表面上并没未露出丝毫异常。

 

逛完衣服店。张文珺又拉着我去了一家大牌鞋店,进去之后,我坐在沙发上休息,随后装出打电话的样子,其实是悄悄给田启发了一条***:“二分钟之后,将病毒发到那个136的号码里。”

 

发完***之后,我便直接关机了,随后对着张文珺说:“文珺,我手机没电了,给我你的手机用一下,我打个电话。”

 

她并没有防备,直接将手机解锁之后,递了过来,不过我却还是发现一个细节,她解锁的时候故意躲着自己。

 

我接过她的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这几天鞍山跟那边没出什么事情吧?”我装模作样的问道。

 

“二哥,没事啊。”电话另一端的陶小军可能有点懵逼,愣愣的回答道。

 

“什么?有人敢生事,知道对方什么来头吗?”我自说自演。

 

“二哥,没人生事啊!”手机里传来陶小军疑惑的声音。

 

滴滴!

 

突然,我听到了短信接收的声音,于是先抬头看了一眼张文珺,随后一边嘴里说着话:“一群小混混啊,下次再敢来的话,就给我往死里打。”

 

一边讯速的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快速的点开田启发来的那条短信里的连接,监听和定位的病毒开始在后台安装,大约不到一分钟,安装完成,我马上删除了短信,与此同时嘴里说道:“晚上我还要去医院,就不过去了,挂了。”

 

挂断电话之后,我将手机还给了张文珺,随后开始陪着她仔细的挑鞋子,最终她选了一款膝盖以上的黑色长桶靴,花了我上万大洋。

 

看着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如同流水般的花出去,我感觉的肉痛,不过脸上还要表现出很大方的表情,真他妈让我郁闷。

 

通过这一次跟张文珺逛街,我心里基本上已经决定不会跟她结婚,即便她肚子里有自己的孩子,也不会跟她结婚。

 

她毫无节制的花钱,让我看清了她的另一面,拜金和虚荣,以及还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自私,根本不会心痛花出去的每一分钱,认为都是理所应当。

 

我不在乎她花多少钱,但是最起码一点,尊重,对花出去钱的尊重,就是对我劳动成果的尊重,更何况这些钱都是自己拿命换回来的。

 

晚上我们一块吃了饭,我又把她送回了公寓,张文珺准备上楼的时候,我故意问她:“文珺,下次什么时起孕检,我陪你一块去。”

 

“呃?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忙吧。”她婉言拒绝了。

 

“那怎么可以,我一定要陪你一块去。”我说。

 

“不用了,孕检的地方男人不让进,你乖乖的给我们娘俩赚钱就行了。”张文珺脸上有一丝不自然,随后可能为了掩饰她的不自然,转身抱着我亲了一口:“三天之内,一定要跟李洁做出一个了断,然后准备好当爸爸吧,我上去了,今天逛了一天,好累啊。”

 

“早点休息吧,我回医院了。”我说。

 

“嗯,拜拜!”张文珺挥了挥手,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她上楼之后,我的脸上的笑容便慢慢的消失了,眉头随之紧锁,双眼微眯,以前没有怀疑张文珺的时候,跟她在一块并没有任何发现,但是今天心里带着疑问再跟她相处,却发现很多的蛛丝马迹和不正常的地方。

 

首先就是孕检,那个女人怀孕了不想让男人陪着去医院,而张文珺却拒绝了,这太不正常了,加深了我对她的怀疑。

 

稍倾,我拨通了田启的手机:“喂,田启,136那个手机的通话录音会传到我手机上吗?”

 

“浩哥放心,只要对方通完电话之后,电话录音在一分钟之内会马上自动传送到你的手机上。”田启回答道。

 

“好!对了,这个手机的通话录音你那里就不要留备份了,并且也不能听,明白吗?”我对田启说道。

 

“明白。”田启应了一声,至于他到底听不听,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跟田启结束通话之后,我朝着楼上望了一眼,心中暗道:“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多疑。”

 

稍倾,我开动车子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驶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出现在刘静的病房之中,倪果儿正躺在沙发上小憩,李洁也来了,坐在椅子上拉着刘静的手,嘴里小声的念叨着什么,因为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楚。

 

开门声引起了李洁的注意,她扭头看来,发现是我,嘴里小声的问道:“去那里了?”

 

“有点事。”我说,并不想把张文珺的事情告诉她。

 

李洁起来,对着招了招手,小声的说道:“我有事跟你讲。”

 

“出去说。”我说。

 

“嗯!”她点了点头。

 

我们两人走出了病房,本来我以为在走廊里说就可以了,没想到李洁却突然用手挽住了我的胳膊,小声的说道:“陪我下去走走吧。”

 

我低头看着李洁的脸,这段时间因为刘静的事情她憔悴了很多,满脸的配备,眼神也失去了光彩。

 

“好!”我点了点头。

 

我和李洁走进了电梯,五分钟之后,出现在医院的院子里,慢慢的散起步来。

 

“王浩,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李洁突然开口对我说道,虽然声音很轻,但是我听得很清楚。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说。

 

“王浩,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李洁问。

 

“呃?”我一愣,她的思维跨度有点大,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自己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

 

“我最近想了好多,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一个混蛋,应该早让我妈找个男人了,她心理和生理都有需要,家里有个男人,可以帮她抗住生活的压力,同时也可以让她每个孤寂的夜晚不再那么难熬,我真是一个不孝顺的女儿。”李洁十分自责的说道。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盯着她内疚和憔悴的脸,随后将其紧紧的包在怀里:“没事的,一定没事的,肯定可以醒过来,你不要担心。”

 

“王浩,你说万一我妈醒不过来,怎么办?我……呜呜……”李洁憋在心里的情绪突然宣泄了出来,一瞬间哭泣了起来。

 

我紧紧的抱着她,吻着她的头发,心里满是心痛:“没事的,一定可以醒过来。”

 

李洁大约哭了五分钟,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随之突然话锋一转,问:“上午的时候,果儿告诉我说,有一个女人来找你?”

 

“呃?嗯!”我的表情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同时心里想着,一会嘱咐一下倪果儿,以后我的事情不能让她告诉李洁。

 

“是谁?”李洁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张文珺。”我想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

 

“那个女记者?”没想到李洁还记着张文珺。

 

“嗯!”我点了点头。

 

“你们两人什么关系?”李洁问。

 

“这……我可以不回答吗?因为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李洁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被盯得有点发毛,尴尬的笑了笑问:“怎么了?”

 

“果儿说那女人给你看了一张单子,然后说你要当爸爸了?”李洁平静的说道:“是真的吗?”

 

听到她的话,我的表情瞬间一愣,心里想着一会回去就把倪果儿臭骂一顿,妈蛋,这个小丫头鬼精鬼精的,本来以为她当时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没想到她竟然在偷偷监视自己,并且还给李洁提供消息。

 

“你的表情告诉我是真的,现在我只想知道,你和张文珺之间的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李洁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我知道隐瞒不住了,于是开口回答道:“三个星期之前,你说我是你花钱买的工具的那天晚上。”

 

“她真怀孕了?”李洁继续盯着我问道,不过我已经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泪珠。

 

“不知道。”我说:“化验单显示是怀孕了。”

 

唰!

 

我的话音刚落,两行无声的泪水从李洁脸上划过:“我这个笨女人终于把你推向了别人,恭喜你要当爸爸了。”说完之后,她一边哭一边笑,那种难受的表情让我实在受不了了。

 

“那个……其实我……”本来想告诉李洁自己对张文珺有怀疑,但是想了想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于是最终把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李洁才控制住她的情绪:“明天上午九点,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你知道这话早晚你会对我说,还不如我现在说出来,至少还能保持我的一分高傲,王浩,从今天开始,我把你休了。”说完,李洁笑了起来,不过笑着笑着又哭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很痛,慢慢走到她面前,将其紧紧的抱在怀里,随后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李洁有点反抗,但是很快便放弃了,并且主动回应着我的热吻,甚至于还生涩的把小舌头伸了出来。

 

一个长吻过后,李洁爬在我的怀里,说:“我害了我妈,也害了我自己,更把你推给了别的女人,这应该是老天爷在惩罚我吧。”

 

“我不会跟你离婚的。”我轻轻吻了一下她雪白小巧的耳朵,然后轻声的在其耳边说道。

 

“呃?”李洁明显一愣:“什么?”

 

“我不会跟你离婚。”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这……可是张文珺已经怀孕了啊!”李洁抬头看着我说道。

 

“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给我两天时间。”我说。

 

“什么意思?王浩你把话说清楚啊。”李洁问。

 

我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言,张文珺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自己现也不清楚,不过即便她真得怀了自己的孩子,根据今天下午所表现出来的自私和对金钱的渴望,基本上可以确定她爱的不是我。

 

秋天的夜,凉风袭来,感觉有点冷,我和李洁相互搂抱着,慢慢的走在医院的小路上,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对了,新书/记来了。”李洁突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