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01回一线希望

“被打了?”李洁惊呼了一声,可能天黑她在车子里看不清楚,听说我被打了,马上从车子里走了下来。才看到我嘴角还挂断鲜血。


“怎么会事?”李洁对我询问道。


“有人要整我,一个小警察把我铐在暖气铁管上,站不起身,蹲不下去。折磨了我一个小时还不够,又抽了我二个耳光,拿橡胶棍打了一顿,媳妇。你当这个副区长好像没什么用啊。”我说,今天晚上心里实在太窝火了。


李洁的眉头微皱,朝着鞍山路派出所走了进去,我给陶小军和三条两人使了一个眼色,紧跟在李洁身后重新走进了鞍山路派出所。


值班的还是那名四十多岁的老警察,还有打自己的那名小警察,以及五名协警。


李洁刚刚走进派出所,一名协警便骂骂咧咧的嚷叫了起来,他可能不认识李洁,用手指着李洁的鼻尖,吊儿郎当的吼道:“喂,你干吗的?”


李洁还没有说话,我一把抓住了这人的指头,然后使劲一掰,啊……这名协警惨叫了一声,紧接着我啪啪抽了他两记耳光,一脚就踹在他的肚子上,砰的一声,将其踹倒在地上:“瞎了你的狗眼,连李区长都敢打,还他妈有没有王法,来人啊,给我把他铐起来。”我狐假虎威的吼道。


说着,我给陶小军和三条两人使了一个眼色,陶小军上前对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这名协警又是一脚,砰的一声,再次将其踢倒在地上,随后三条用对方的手铐将他给铐了起来。


我们三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几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名协警的双手便被铐在身后,趴在地上直哼哼。


李洁愣了一下,还来不及说话,眼前的协警已经被我们给打了。


“王浩,你……”她指着我一句话说不出来。


“李区长,你受惊了,这种人怎么能当协警,开除,我觉得必须开除。”我对李洁说道。


李洁气的给了我一个白眼,大厅里的响动,惊动了值班的民警,那名老警察和刚才打我的那名小警察,以及四名协警都跑了出来。


“怎么会事?你是谁?”那名小警察牛逼哄哄的走在最前边,当他看到地上被反手铐住的协警的时候,立刻吼道:“反了,敢袭警,都他妈给我抓起来。”


“小周,别乱来,这是李区长,主管公检法的李区长。”那名四十岁的老警察认出了李洁,马上阻止了四名协警的行动。


“李区长?”周姓小警察打量着李洁问道。


“刚才是谁殴打和虐待这三位市民。”李洁冷冰冰的询问道。


老警察和四名协警都不吱声,不过目光全部集中在周姓小警察身上。


“他们嫖/娼!”小警察说:“我也没有虐待殴打他们,李区长你要讲证据,不要血口喷人。”这名小警察看来是一点都不怕李洁,十分不服气的说道。


我看到李洁的表情一愣,她可能没有想一个派出所的小警察竟然敢顶撞她,一点面子都不给。


“好好好,要证据是吧。”李洁让我走过来,指着我嘴角的血口子,说:“这是谁打的?”


“不知道,也许是他自己咬的。”周姓小警察歪着脑袋说道。


“给我站好了。”李洁突然怒吼了一声,把我都吓了一跳。


此时她脸若冰霜,上位者的气息显露了出来,也就是俗称的王霸之气。


周姓警察最终在李洁冷冰冰的目光之下,身体慢慢站直,脑袋也摆正位置,他毕竟还是一名体制内的警察,对于领导的命令不敢不服从。


“这又是怎么会事?“李洁举着我手腕上的两条血痕对周姓警察质问道。


“不知道,也许戴手铐的时候,他自己勒得吧,现在的人都很狡猾。”周姓警察回答道。


“那这些淤青又是怎么会事?”李洁指着我肚皮上一条条淤青质问道。


“不知道,也许他嫖/娼被抓之前,让人打的。”周姓警察一问三不知,总之就是一句话,跟他没关系。


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也并不是太生气,因为他能承认就怪了,但是旁边的李洁却像是要气疯了,对方简直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好好好!”李洁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扭头对我询问道:“王浩,刚才你们被铐在那个房间?”


“就那个。”我用手指着刚才周姓警察跑出来的那个房间。


“你,给我把监控调出来。”李洁用手指着那名四十岁的老警察吼道。


“李区长,那个房间没监控。”老警察弱弱的回答道。


“没监控?那你们刚才看到他打人了没有?”李洁对老警察和四名协警询问道。


四名协警朝着老警察看去,这名四十多岁的老警察最终摇了摇头,说:“李区长,刚才我们都在外边,不太清楚。”


“好,不太清楚,太好了。”李洁瞥了老警察一眼,随后用手指着周姓警察,说:“你跟我进来,你们三个也进来。”


李洁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朝着那个房间走去,周姓警察紧随其后,我和陶小军、三条三人走在最后面。


五个人来到房间之后,我把门给锁了,同时示意陶小军和三条两人把窗户的百叶窗给关死。


李洁冷哼了一声盯着这名周姓警察,说:“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是吧,王浩,交给你了。”


“嘿嘿,孙子,你刚才打的我爽吧,现在轮到老子了。”我双眼微眯盯着这名周姓警察阴森森的说道。


“你们想干什么,敢袭警吗?”周姓警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想逃跑,可惜下一秒,我一挥手,陶小军和三条两人便扑了过去,一人扭着他的一条胳膊,将其拖到了我的面前。


啪啪啪……


我扬起右手掌对着这人的脸颊狠狠的抽了下去,正反十几个耳光下去,这人的脸基本上已经肿了。


“孙子,这只是利息,咱们慢慢玩!”我说。


“你们这是袭警,等着被抓吧。”周姓警察嚷叫道。


“哈哈,袭警,谁能证明是袭警,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刚才明明是你自己抽的,为了讨好李区长,请求李区长的谅解,自己抽的。”我将刚才他反驳李洁的话全部返还了回去。


“你……”周姓警察气疯了。


“王浩好了,我们走吧。”李洁开口说道,这里毕竟是派出所,打几个耳光也就算了,万一真闹出动静来,她这个副区长也担待不起,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所以仅仅只打了十几个耳光,并没有再动手。


稍倾,李洁带着我、陶小军和三条三人离开了鞍山路派出所,我能感觉得到周姓警察的两名眼睛一直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孙子,哥说过刚才仅仅是利息,等扒掉你的官衣之后,再慢慢收拾你。”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这次陶小军和三条两人马上开溜了,我上了李洁的奥迪车,没有司机,她亲自开车。


“媳妇,要不去喝几杯?”我嬉皮笑脸的问道。


“王浩,你太令我失望了,怎么能去那种地方?”李洁盯着我质问道。


“那个,昨晚辛苦了一个晚上,太累了,今天去蒸个桑拿解解乏,这都有错?”我一脸委屈的说道。


“只蒸桑拿派出所的民警会抓你?”李洁一脸的不相信。


“媳妇,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今天晚上完全是有人想整我,而他们的目地绝对不是我,而是你,你好好想想,刚才那名周姓警察多么嚣张,他连你都不放在眼里。”我对李洁十分诚恳的说道,说得自己都有点相信了。


李洁眉头紧锁,盯着我看了一会,问:“你真没有叫小姐?”


“没有!”我马上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傻子此时才会承认。


“如果这样的话,看来确实有人想跟我过不去啊,赵建国倒台了,今天省纪委又带走他的几名党羽,这样一来,空出了几个重要职位,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我最近风头正紧,有人想打压一下。”李洁从一个官员的立场分析这件事情。


被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十分有可能,马六就是一个小喽啰,周姓警察也是一个小喽啰,估摸着周姓警察应该是游大志的亲信,以李洁的级别,游大志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敢跟副区长硬碰硬,找死啊,看来八成游大志背后还有人,而这个人才是真正要对付李洁或者我的人。


“会是谁呢?”我眉头微皱了起来,稍倾,开口对李洁说道:“媳妇,鞍山路这个派出所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你要把游大志给换掉,换成自己人。”


“游大志不好换啊,他跟市里的好几个领导都走得很近,再说我手里也没人,现在除了雷明能算我的人之外,其他人各有码头。”李洁一脸无奈的说道。


“游大志换掉他易如反掌。”我信心十足的说道。


李洁看了我一眼,说:“吹牛。”


“媳妇,太小看人了吧,这样,我们打个赌,只要我拿出一个东西来,游大志不但要扒了官衣,还可能锒铛入狱,你信不信。”我说。


“不信。”李洁摇了摇头。


“你输了怎么办?”我说。


“你说怎么办?”李洁盯着我看来。


“我想想啊,如果我赢了的话,今晚让我回去睡觉,如何?”我一脸色眯眯的盯着李洁,她穿着套裙,肉色丝袜,上身是藏青色/女式小西装,很正规的打扮,但是却给人一种无限的诱惑,能把这种一本正经的女人压在身下的话,肯定很有成就感。


“不行,你不跟苏梦划清界限的话,不准回家。”李洁嘟着嘴说,语气十分强硬,没有一点商量的说余地。


“那让我亲一下,总行了吧。”我让步了。


“你先说有什么办法把游大志搞下去,甚至于还能让他坐牢。”李洁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我就当你同意了啊,不准反悔。”我说,随后拿出手机将那段游大志和幼女的视频发给了李洁:“就凭这段视频,即便游大志不能入狱,但是我想他肯定不可能再担任鞍山路派出所的所长了。”


“畜生,这个畜生,我明天就把这东西转给督察办,督促他们立刻侦办游大志违纪违法行为。”李洁看完视频之后,气愤的说道。


“媳妇,是不是该兑现你的承诺了。”我色眯眯的盯着她性感的小嘴唇说道。


“什么承诺,我可没有答应。”李洁开始耍赖。

“想耍赖,门都没有!”我心里暗道一声,顺势便将李洁给搂进了怀里,而她此时正在开车。于是尖叫了一声:“啊……”随后马上踩了刹车。

 

“你……”李洁被吓得花容失色,正要责怪我,可惜下一秒,我的嘴唇便贴在了她的嘴唇上。使其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我吻得很深情,开始的时候,李洁有一点挣扎,随后可能感受到了我的深情。她渐渐的停止了反抗,开始努力的回应了起来。

 

亲吻之中,我发现了一个小问题,李洁十分的笨拙,仿佛一个青涩的中学生,又如初吻般的羞涩,因为我看到她的脸竟然红了。

 

“这不科学啊!”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感觉有点不对劲,可是李洁笨拙的吻技就在眼前,红红的脸颊清淅可见,这一切又告诉自己,李洁很可能以前并没有结过吻。

 

“奇怪!”我把这种奇怪深深的埋藏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那天李洁的的表白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自己一再追问的话,肯定会伤到她的自尊心。

 

男人的自尊心需要呵护,女人的自尊心更需要呵护。

 

足足二分钟,我们两人的嘴唇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李洁的脸此时已经一片绯红。

 

“媳妇,晚上让我回去睡吧。”我目光十分温柔的看着她说道,心里有一丝火热。

 

“处理好苏梦的事情,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李洁很倔强,这种倔强让我头痛。

 

最终我被在鞍山路赶下了车,在自己可怜兮兮的目光里,李洁开着奥迪车离开了。

 

“二哥,车子都没影了。”突然旁边跳出来陶小军和三条两人的身影。

 

“去去去!”我瞪了他们两人一眼。

 

“二哥,今晚被马六给阴了,就这么算了?”陶小军问。

 

“马六就是一个小喽啰,先搞定鞍山路派出所的所长再说,这个位置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鞍山路派出所所长必须是自己人。”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二哥,你有办法把游大志搞下来?听人说他总吹牛跟江高驰的关系有多铁。”陶小军说。

 

“搞下游大志易如反掌,只是把他搞下来之后,谁来接任这个位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现在手里没人。”我一脸无奈的说道,李洁毕竟资历太浅了,手底下根本没有自己的班底。

 

“二哥,我倒是有一个人选。”三条突然开口说道。

 

我朝着三条看去,问:“三条,你有认识的人?”

 

“我有一个大表哥在云山镇派出所当副所长,一直想调回城区,可是没有门路。”三条说道。

 

“你这个大表哥可靠吗?”我问,因为鞍山路派出所这个位置太重要了,管辖着鞍山路、长春路和阳城路这一片,而这一片,以后正是自己的地盘。

 

“三条这个大表哥我也认识,小时候没禁枪的时候,经常带着我们去山上打猎,后来听说参军了。”陶小军说。

 

“对,部队转业之后,赶上最后一批分配名额,因为是侦查兵转业,进了警察系统,可惜一没后台,二性格太硬,所以现在快四十岁了,还在云山镇当个副所长。”三条接着说道。

 

“行,明天约出来喝个茶聊聊。”我决定见见三条的大表哥。

 

“好,我这就打电话告诉他。”三条一脸的高兴,看起来他跟这个表哥的关系不错。

 

跟陶小军和三条两人分开之后,我朝着忠义堂总部走去,半路上遇到了卖臭豆腐回家的陈萍,我想了一下,将她给拦住了。

 

“我缺少一个管理钱的财务,帮帮我。”我用手按住陈萍的三轮车,盯着她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现在学财务的大学生很多,你随便招一下就行了。”陈萍低着头说道。

 

“随便招一个?你是在开玩笑吗?你应该知道我做的是什么事情?很多钱根本不可能走正规渠道入帐,我需要一个绝对相信的人帮自己管帐,你最合适,帮帮我。”我对陈萍说道。

 

“我……”

 

“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雪瑶想想吧,她上了高中的花费会越来越大,如果真得考上江城第一中学,以你现在的能力连学费都交不起,再说了,江城第一中学那是省重点高中,官家子弟,富二代云集的地方,就算雪瑶懂事不爱攀比,你总不能让她感觉到自卑吧,至少要跟普通同学达到同样的生活水平吧。”我苦口婆心的对陈萍说道,每一个人都有弱点,而陈萍的弱点显然就是柳雪瑶。

 

说完之后,我紧盯着陈萍,发现的她的目光有点动摇了。

 

“刚开始,一个月只能先给你五千块的工资,年底有奖金,不要嫌少,以后会慢慢多起来。”我对陈萍说道。

 

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于是最终我给她做了决定:“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九点在八十年代酒吧门口等我,记着,别忘了。”

 

陈萍没有回答,推着三轮车消失在夜色之中。

 

“唉,一个苦命的女人。”我心里叹息了一声,转身朝着总部走去。

 

第二天早晨九点钟,我准时出现在八十年代酒吧的门口,一边抽着烟,一边等着陈萍,其实让她帮自己管钱,有二个原因,一,确实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管理财务;二,自己也想帮帮她,孤儿寡母不容易,至于其他的想法,已经很淡了。

 

九点钟,陈萍没有出现,九点十分,她仍然没有出现,我眉头微皱了起来,心里想着,再等五分钟,如果陈萍还不出现的话,那就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终于在九点十三分的时候,我看到了陈萍的身影,他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运动服,慢慢的走了过来。

 

“既然你来了,就说明你答应了,跟我走吧。”我对陈萍说道。

 

“嗯!”她点了点头,随后一直低着头跟在我的后面。

 

夏菲很能干,狗子留下她,我现在觉得是一个聪明的决定,兄弟KT***和兄弟迪厅在她的打理之下,已经万事具备,只等着开业了。

 

当我带着陈萍走进迪厅的时候,她和狗子正指挥着DJ做最后的试音调整。

 

“狗子,夏菲,过来一下。”我将狗子和夏菲叫了过来。

 

“二哥!”

 

“二哥!”

 

两人看到我来了,急忙走了过来。

 

“她叫陈萍,狗子你应该认识吧。”我对狗子说。

 

“嗯!”狗子点了点头。

 

“以前就是我们忠义堂的财会了,KT***和迪厅的帐现在由她管,在KT***那边专门搞出一个财会室,夏菲这件事情交给你,要尽快。”我对夏菲说道。

 

“二哥放心,我早就预留了出来,电脑、办公桌和椅子已经买了,还需要什么,陈姐告诉我就行了。”夏菲说。

 

我点了点头,将陈萍交给了狗子和夏菲,随后便离开了,十点钟还跟三条的大表哥约在了云海茶楼喝茶。

 

离开迪厅之后,我开着车接上陶小军和三条两人朝着云海茶楼驶去。

 

我没有想到三条的大表哥很魁梧,将近四十岁的人了,竟然没有肚腩,脸部线条比较刚硬,一看就是一个原则性比较强的人,我心里有点担心。

 

喝了几杯茶之后,我便渐渐感觉三条的大表哥熊兵并不适合鞍山路派出所所长一职,怎么说呢,他这人太直,有点愤世嫉俗,感觉领导瞎了眼,怎么就不提拔他。

 

我朝三条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对熊兵笑了笑,说:“去放便一下。”来到洗手间之后,我点了一根烟在等三条,一分钟之后,他果然来了。

 

“三条,你表哥熊兵有点不合适。”我实放实说。

 

“二哥,我表哥昨晚兴奋的一夜没睡,你看他资历和条件刚刚合适,能不能……”三条一脸恳求的对我说道。

 

我眉头微皱,想了一下,如果拒绝的话,看样子不但把熊兵给得罪了,三条心里可能也会有点芥蒂,三条是自己以后重点培养的人,为这点事让兄弟之间有了芥蒂,不合算。

 

“这样吧,我利用这个机会把你表哥熊兵调回城,并且再升到正所长,如果他在鞍山路当所长,不但帮不了我们,反而处处限制我们的话,我会找个理由把他再调走,三条,丑话可说在前头。”我说。

 

“谢谢二哥!”三条激动的说道。

 

最终熊兵出任鞍山路派出所的事情算是定了下来,他的资历和条件非常合适,只要把游大志搞掉,再加上李洁的提议,这事基本没问题,不过我对熊兵说只有五成的把握。

 

中午,一块吃了饭,下午的时候,我开车来到了金沙湾别墅,走进一楼客厅的时候,发现雨灵在家,正在跟一群同学叽叽喳喳的商议着什么事情。

 

“姐夫!”雨灵叫了我一声,便继续跟她那群同学讨论问题,这让我心里有点醋意,不过表面上没有显露出来,对她的同学笑了一下,然后朝着楼上走去,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想帮助刘静走出阴影。

 

我轻轻的推开了刘静卧室的门,她呆呆的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目光却并不在书上,而是固定的房间的某个点,眼神十分的空洞。

 

“唉!”看到刘静这样,我暗暗叹息了一声。

 

赵康德的视频可能会刺激到刘静,所以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楼下雨灵和她七、八个同学正在吵吵闹闹,于是我便没有拿出手机,而是慢慢的走到刘静身边,轻轻的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静静的陪着她发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楼下传来雨灵的声音:“姐夫,我们出去玩了。”

 

“哦,小心点。”我走出了刘静的卧室,朝着楼下正准备离去雨灵说道。

 

可惜她没有回头,跟一群同学离开了家,我心里有点沮丧,还有一点痛:“自己要失去雨灵了吗?”

 

嗡嗡嗡……

 

耳边传来跑车的声音,我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心中暗道:“雨灵终于还是回到了她的圈子,那才是属于她的生活。”

 

一瞬间,痛从内心深处扩散,然后慢慢的延伸到全身各个部位。

 

稍倾,我克制住想要去找雨灵的冲动,转身返回了刘静的卧室。

 

“刘静,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王浩。”我坐在刘静面前,盯着她空洞的双眼,尽力温柔的对她说着话。

 

可惜,刘静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赵康德忏悔的视频,这是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