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98回声嘶力竭

离开之前,我朝着山庄里望了一眼,发现郭彬的尸体和那名女保镖已经不见了踪影,估摸着应该是处理尸体去了。自己没有过多的理睬,开车急速的离开了。


半路上,陶小军将赵康德的路虎车开进了悬崖,在最后一刻他跳下了车。看得我胆战心惊,额头都冒汗了。


路虎车向下滚落,还没有到底,便冒出了火光。接着是一声沉闷的爆炸声,然后就没了踪影,只能看到一团火光,在深夜里格外的耀眼。


稍倾,陶小军上了车,我急速的离开了这处盘山公路,开出盘山公路之后,前方国道出现了大片的警车,警笛声呼啸而至,我眨了一下眼睛,立刻将车子拐进了旁边的一条泥巴路,然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现的事情根本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只能走一步看一走了,在没有抓到赵康德之前,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刮,可是此时他和欧诗蕾被打晕绑在车子后排,我突然感觉十分的棘手。


因为两人的身份太特殊了,一个是江城第一夫人,另一个是江城的太子爷,妈蛋,放在以前,任何一个人抬抬小拇指就能把自己这个屌丝给弄死,现在可好,竟然被我给绑了。


“乖乖咧,这他娘的可怎么是好?”我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赵康德自己可以杀,难道连欧诗蕾也杀掉?那不是滥杀无辜了吗?可是如果不杀掉的话,她只要回到江城,自己就会马上成为全国通缉犯。


“二哥,我们现在去那?”陶小军对我询问道。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说:“去大岭山的那座山神庙。”


“二哥,你准备处理赵康德和欧诗蕾?”陶小军问。


我摇了摇头。


“二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你可不能有妇人之仁,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两个人都不能活。”陶小军倒是有点枭雄的本色,心狠手辣,欧诗蕾那么漂亮,他一点都没有犹豫。


我知道陶小军说的很对,可是心里总有一点于心不忍。


从乡间土路出来之后,我拐进了国道,然后一路向南,朝着大岭山镇驶去,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车子驶进了大岭山后山入口处的一片小树林里。


其间,赵康德仍然昏迷不醒,不过欧诗蕾却清醒了过来,一直在后排挣扎,并且还发出唔唔的声音。


“别叫,再出声音现在就杀了你。”陶小军扭头对车子后排的欧诗蕾威胁道。


对方果然不再挣扎了,也没有再发出唔唔的声音。


来到大岭山后山入口,我和陶小军下了车,随后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也被弄下了车。


欧诗蕾醒了,她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我和陶小军两人,可能看到我们两人的容貌并不凶神恶煞,眼睛里的目光不再那么惊恐,相反好像还镇定了起来。


陶小军将赵康德抗在肩膀上,我则掏出刀子将欧诗蕾脚上的胶带割断,同时把她扶了起来,说:“跟着走。”


欧诗蕾穿着一条碎花的长裙,脚上是一双高档的平底小皮靴,身上是雪纺衫,虽然脸色有点惊慌失措,但是仍然掩盖不住她的雍容华贵。


稍倾,陶小军抗着赵康德在前,欧诗蕾走在中间,我走在最后面,一行人开始艰难的朝着山里进发。


天很黑,山路很不好走,磕磕绊绊,花了将近二个小时才来到大岭山深处的这座山神庙。


扑通!


陶小军直接将赵康德扔在地上,活动了一下身体,说:“妈的,这个王八蛋太沉了,累死我了。”


我用手将欧诗蕾推进了山神庙,此时陶小军已经找出蜡烛点燃了,一瞬间山神庙里亮了起来。


被扔在地上的赵康德发出一声闷哼,瞬间醒了过来,此时借着光亮,他正瞪大了眼睛朝着我和陶小军看来。


唔唔唔……


当赵康德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露出一丝狠厉的目光,不过当他看到旁边的欧诗蕾,身体一瞬间激烈的挣扎了起来。


我拿出胶带把欧诗蕾的双腿给绑好,这才把她嘴上的胶带撕开,可能有点痛,欧诗蕾眉黛微皱,发出一声轻呼。


随后我又伸手把赵康德嘴上的胶带给撕了下来,撕下来的瞬间,耳边就传来赵康德的怒吼声:“王浩,你他妈想干吗?你敢抓我,我看你不想活了,我命令你马上放了欧诗蕾,有种朝我来。”


“赵康德,你折磨刘静的时候,怎么就不想着有种朝老子来啊,你他妈用视频威胁李洁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有种朝着老子来啊,你个王八蛋对雨灵使用苦肉计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有种朝老子来啊。”我瞪着赵康德怒吼道。


“现在我把你心爱的女人抓了,你感觉心痛了是吧?老子告诉你,没有你爹的权力,你他妈屁都不是,还跟老子摆赵家大少爷的谱是吧。”我瞪着赵康德吼道,随后伸手抓住欧诗蕾身上的雪纺衫使劲一扯,只听嘶的一声,雪纺衫的扣子全部崩断了,露出里边雪白的皮肤和欧诗蕾黑色的胸罩。


本来以为欧诗蕾会大声喊叫,甚至于会咒骂自己,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一声没吭,仅仅只是用牙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弄得我不敢看她,因为看到一个大美女这么委屈的样子,老子感觉自己现在是一个禽兽。


“住手,王浩,你他妈给我住手,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碰她,不要碰她。”赵康德嘶吼了起来,歇斯底里。


“你现在难受吗?是不是感觉心好痛?你在折磨别人的时候,难道以为其他人都是低贱的生物吗?他们不会痛?不会伤心?只有你他妈是人啊。”我对赵康德吼道,同时一把将欧诗蕾搂时了怀里。


“王浩,老子杀了你,啊啊啊……”赵康德真得要疯了,虽然手脚被胶带绑着,但是他大副度的挣扎,想要扑到我面前,可惜下一秒,被旁边的陶小军一脚狠狠的踢在脸上,他的嘶吼声瞬间戛然而止。


“赵康德,你不是说要当着我的面上我老婆李洁吗?现在老子也要告诉你,我要当着你的面上了欧诗蕾,你好好欣赏。”我面无表情的盯着满嘴是血的赵康德说道。


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感觉怀里的欧诗蕾身体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王浩,老子回去之后,一定杀了你全家,把你全家女性先奸后杀,我不会让你死,我要让你受尽所有折磨。”赵康德吐出口里的鲜血,瞪大了双眼对我怒吼道。


而我听到他的话,却笑了:“哈哈……赵康德,你以为自己还能活着回去吗?”我说,随后像看白痴一般盯着赵康德,我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还是一贯的无法无天让他养成了惯性思维,以为没有人敢动他?


“你不敢杀我,我爸是赵建国,他是江城的市委书/记,哈哈……你不敢杀我,王浩,我告诉你,现在乖乖把我放了,你刚才碰欧诗蕾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赵康德瞪着双眼对我吼道。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下一秒,突然伸手将欧诗蕾胸前的黑色胸罩一下子扯了下来。


“王浩,你会百倍千倍还给你的,你死定了,啊啊……”赵康德怒吼了起来。


怀里的欧诗蕾仍然没有挣扎,不过她的眼泪却无声的流了下来,啪嗒!啪嗒……一滴接一滴的落在我的手上,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实在崩不住了,我他妈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是一个恶人,如果此时换了赵康德,我估摸着他八成会很开心,然后会继续下去,但是自己不行,刚才扯欧诗蕾胸罩的时候,手臂都在发抖。


下一秒,我放开了欧诗蕾,将她的衣服扣好,将其放在一边。


“赵康德,老子做不出你这个禽兽干的事情。”我走到了赵康德面前,抬脚朝着他身上猛踢。


砰砰砰……


一边踢一边骂:“你说老子不敢杀你?好,老子就一脚一脚踢死你个王八蛋。”


啊啊……


赵康德惨叫了起来,但是他手和脚都被绑住了,根本躲不开我的攻击,于是立刻变得满脸是血,惨叫声也含糊不清起来。


大约踢了几十脚,我累得气喘吁吁,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这才停止殴打赵康德,此时他已经昏迷了过去。


一瞬间,山神庙里只剩下了我的呼吸声。


呼哧!呼哧……


“二哥,早点弄死他们两人吧,现在山里风大,晚上太冷了。”陶小军开口说道。


我看了一眼仍然在落泪的欧诗蕾,自己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收场了。


陶小军可能看出了我的为难,于是马上开口说道:“二哥,赵康德归你,如果你对这女人下不了手的话,我来处理,不会受罪的。”


“先弄赵康德吧。”我仍然下不了决心。


“好吧!”


稍倾,我从口袋里掏出弹簧刀,走到昏迷的赵康德身边。一刀扎在他的大腿上。


噗!


啊……


刀子扎进去的瞬间,昏迷之中的赵康德便惨叫了起来。噗的一声,我又把刀子拔了出来,在他的脸上把血擦干。


啊啊……


赵康德身体扭动着惨叫不止,同时嘴里含糊不清的骂道:“王浩,你死定了,我回去之后,一定扎你一百刀,一千万,让你生不如死。”


听到这话,我怀疑赵康德是一个白痴,都这样了,左右是一个死,老子怎么可能放他回去,还是他以为他爹赵建国的权力真可以让自己心生畏惧,根本不敢动他?


“赵康德,老子承认你爹赵建国在江城一手遮天,跺跺脚,江城都要颤三颤,但是他妈又能怎么样呢,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说着,我抬脚踩着赵康德的手腕,手想刀落,噗的一声,刀子从他的掌背扎了进去,直没手柄,将他的左手给钉在地上。


啊啊……啊……


赵康德惨叫不止,因为他身体一动,手掌就会碰到刀刃,撕扯的他的血肉,让他更加的疼痛。


“王浩,我要杀你全家。”


“好,你有种,老子看你能坚持多久。”说着,我拨出了刀子,一刀割了下了他左手的小拇指。


啊……


十指连心,赵康德痛得整个脸都扭曲了,切下他左手小拇指后,我冷冰冰的朝着他看去,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了恐惧的目光,可能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要杀我!”

赵康德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边惨叫一边大声求饶:“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爸是市委书/记赵建国。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事情太晚了吗?”我把刀上的鲜血慢慢的擦在他的脸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根本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仿佛是事情在推着自己走,本来没有想杀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现在好像却根本没有选择,不是他们两人死。就是我自己亡。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选择题只有一个答案。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我爸是赵建国。”赵康德的精神崩塌了,瞪着惊恐的目光对我恳求道。

 

我拿着刀子站了起来,冷冰冰的俯视着他说:“求我!”

 

“呃?”赵康德抬头朝着我看来,可能没有听清。

 

“求我,不会吗?也许再切你几根手指头,你就无师自通了。”我恶狠狠的对赵康德说道。

 

“会,我会,王浩,你饶了我吧,我求你了,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别杀我,求你了。”赵康德语无伦次的趴在自己面前求饶了起来。

 

我看了他一眼,目光里多了一丝蔑视,没想到脱去权力保护的赵康德,瞬间变成了一堆烂泥,刚才还叫器着要把我碎尸万段,现在却如一条死狗一般在自己面前求饶。

 

赵康德的转变让我有点不适应,估摸着可能与他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一旦他明白了,他老爹赵建国的权力并不能救他小命的时候,突然从一个极端变到了另一个极端,卑微的像一类灰尘,让我想折磨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看着趴在自己面前求饶的赵康德,我掏出了手机,然后蹲下来,打开视频对着赵康德说道:“忏悔,向被你伤害过的刘静忏悔。”

 

“我忏悔,我忏悔,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干什么都可以。”赵康德说。

 

“开始吧。”我说,同时按下了录制键。

 

“刘静是谁?”赵康德问。

 

“江大哲学系教授,李洁的妈妈刘静。”我回答道。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身材……”

 

“忏悔!”赵康德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大声吼道,同时用刀子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

 

“我忏悔,我忏悔,刘静对不起,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现在向你忏悔,请求你的原谅。”赵康德对着手机摄像头说道,接着就是各种求饶,并且到了最后还哭泣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了起来,一边哭泣一边忏悔,一边请求刘静的原谅。

 

我看差不多了,于是关了录制,把手机收了起来。

 

“王浩,不,浩哥,饶了我吧,只要你饶了我,我以后就是你的狗,你不用怕我报复,你手里有我和欧诗蕾的证据,我不敢报复你。”赵康德努力抬头望着我求饶道。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康德,不知道他说这种话是把我当成了傻瓜,还是他自己是个傻瓜,显然我和他都不是傻瓜,赵康德之所以这么说,应该是一种求生的欲/望吧,死马当活马医。

 

“饶了你也可以,让她心甘情愿陪我玩一次,我就放了你。”我用手一指旁边一脸无助的欧诗蕾,对赵康德说道。

 

“浩哥,你说话算数?”赵康德抬头盯着我问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你现在没有跟老子讨价还价的权力,我现在想上欧诗蕾易如反掌,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只是老子想舒服一点,不想用强,所以你如果能让她主动的配合我的话,也许我会考虑放了你。”

 

赵康德也不是傻子,他的那种样子,估摸大半是装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活命。

 

“机会给你了,能不能把握就看你自己了。”我不屑的说道。

 

稍倾,耳边传来赵康德的声音:“诗蕾,你、你、你就陪他一次吧,不然我们两个人都会死。”

 

我没想到这个畜生真会这么说,监听了他几个月的时间,他对欧诗蕾一真非常的温柔,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生死时刻,他竟然让欧诗蕾陪自己睡觉。

 

一瞬间,我从心里开始鄙视赵康德,因为他竟然连一点底线都没有,一个没有任何底线的人,除了自私之外,看不到任何人性的闪光点。

 

如果刚才赵康德坚持不伤害欧诗蕾的话,我还认为他是一个男人,现在……他在我眼睛连条狗都不如。

 

我朝着欧诗蕾看去,发现欧诗蕾的表情一片呆滞,瞪大了眼睛盯着赵康德:“康德,你刚才说什么?”

 

“诗蕾,那个,你、你陪浩哥睡一次吧,不然……”

 

“闭嘴!”欧诗蕾突然大叫了起来,同时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刚才自己扒开她的上衣侮辱她,她都没有这么激动,甚至于除了蔑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现在听到赵康德的话,仿佛心里的某种东西咔嚓一声碎裂了,她哭了,哭得伤心欲绝。

 

我看着伤心欲绝的欧诗蕾,感觉自己有点残忍,于是走出了山神庙,陶小军跟了出来,递给我一根烟。

 

我接了过来,点上,慢慢的吸了一口,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和李洁或者苏梦被人抓了起来,自己会不会跟赵康德一样,变成一保软脚虾,一只断了脊梁骨的赖皮狗呢?

 

“不,不会的,我宁愿死,也不会伤自己心爱女人的心,救不了她,那就在她前面死去,谁想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必须踏着自己的尸体过去。”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二哥,你不会真想放了赵康德吧?”陶小军问道。

 

“怎么可能。”我说,同时吸了一口烟,说:“只是欧诗蕾是无辜的。”

 

“你想放了她?”陶小军问。

 

我没有回答,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二哥,不能有妇人之仁,欧诗蕾是无辜,但是她只要活着,死得就是我们,甚至更多的人。”陶小军十分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知道。”我说。

 

烟抽完之后,我带着陶小军返回了山神庙,耳边马上传来了赵康德的声音:“浩哥,欧诗蕾同意了,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你说要放了我。”

 

我不知道此时的赵康德是真傻还是假傻,因为不管他真傻还是假傻,他都不可能活过今天晚上。

 

我朝着欧诗蕾看了一眼,发现此时的欧诗蕾已经不再哭泣,眼睛虽然红红的,但是没有一滴泪水,目光呆滞,给你一种行尸走肉的感觉,看到这样的欧诗蕾,我感觉自己刚才做的确实有点残忍。

 

“浩哥,浩哥,你的要求我办到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放了我,我给你当狗,我爸是赵建国,你以后可以在江城横着走,没有人敢对你说一个不字,谁敢得罪浩哥,我就让谁家破人亡,浩哥,放了我吧。”赵康德在那里喋喋不休,十分的聒噪,我眉头微皱,眼睛里露出厌恶的表情,随后朝着陶小军摆了摆头。

 

陶小军走到赵康德面前,冰冰的说:“别叫了,我这就送你离开。”说着,陶小军揪着赵康德的衣服将他拖出了山神庙。

 

赵康德还在吆喝着什么,山里风大,听不太清,不过几秒钟之后,他的声音便戛然而止,我心里知道,陶小军已经送赵康德上路了。

 

稍倾,我把目光盯向坐在地上表情呆滞的欧诗蕾,她可能也意识到了什么,眼皮动了一下,朝着我看了一眼,说:“你满意了?”

 

被她那悲伤的眼神一瞪,我的目光有点躲闪,不过随后马上又反瞪了回去,说:“赵康德罪有应得,他根本就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从来不管别人的死活。”

 

“你刚才的行为跟他又有什么区别?”欧诗蕾反问道,不愧是大学教授,口才了得。

 

“不要拿我和他相提并论,我感到恶心,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伤心欲绝,就算死也不会,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做为一个男人的自尊。”我嚷道。

 

“呵呵!好一个男人的自尊。”欧诗蕾的语气充满了讽刺。

 

“你笑什么,老子杀了你。”我被她嘲笑的目光刺得很痛,于是上前一步,掐住了她的脖子。

 

欧诗蕾的呼吸有点困难,她的脸已经涨红了,不过仍然拼命说出了二个字:“懦夫!”

 

“你说谁是懦夫,我不是懦夫,老子掐死你!”这两个字仿佛两把利刃刺到了我的心里,让我有点恼羞成怒,因为在二年之前,自己确实当了二十几年的懦夫,那是自己卑微的过去,而欧诗蕾却一下子将自己内心深处结痂的伤疤,狠狠的给撕开了。

 

被自己掐住脖子的欧诗蕾,全身开始痉挛起来,眼看着就要窒息昏迷,下一秒,我却鬼使神差的松开了手,心中暗道:“她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过去,嘲弄自己,只是想激怒我,让我杀了她。”

 

咳咳咳……

 

欧诗蕾急促的咳嗽起来,憋的通红的脸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她抬头盯着我看来,吼道:“为什么不掐死我?”

 

“你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我瞪了她一眼,说道。

 

“懦夫,杀了我啊,杀了我啊!”欧诗蕾彻底的爆发了。

 

“我不会杀你,我要好好折磨你。”我眼睛里露出赤果果欲/望的目光,盯着欧诗蕾看去。

 

“你想干嘛?你敢碰我一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她嚷叫道,同时身体尽力朝后挪动,可惜她已经退到了墙根处,无路可退。

 

“伺候好了我,也许可以放你一命。”我说。

 

“做梦,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个懦夫,只会欺负女人的窝囊废。”欧诗蕾吼道。

 

其实我也就吓唬吓唬她而已,此时此刻那里还有心情搞那种事情。

 

身后传来脚步声,陶小军走了进来,他从神像后面拿出镐头和铁锹,看了我一眼,问:“二哥,赵康德解决了,我现在去挖坑,挖二个还是一个?”

 

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明明知道必须杀死欧诗蕾,不然的话,倒霉可能就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了。

 

“二个。”突然耳边传来欧诗蕾的声音:“王浩,你是叫王浩吧,如果还算是一个男人的话,就给我一个痛快,不要做让我瞧不起你的事情,强迫一个女人,这样的男人一钱不值,是懦夫,是窝囊废。”她歇斯底里的对我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