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96回劫匪

“那请问时间和地点?”赵康德被我吼了一通,竟然没有发火,语气变得软了下来,轻声询问着时间和地点。并且还用了一个请字。


我估摸着他心里已经气疯了,只是为了跟我见面,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等我消息。”我冷哼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至于赵康德在电话另一端怎么发疯,怎么生气,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不过如果有千里眼的话。我真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那应该是非常的精彩。


“赵康德,想给老子下套,妈蛋,你还太嫩了,不知道老子为了对付你已经派人跟踪了你大半年,并且还监听了你的电话几个月的时间,哼,为了揣摩你的性格,老子经常大半夜不睡觉,这些可都不是白费的,既然你想玩,那咱们就慢慢玩。”我冷哼一声,在心里暗暗想道。


旁边床上传来田启的呼噜声,这小子已经睡沉了,我没有叫醒他,把电脑关了,轻轻的离开了。


赵康德想要约见面,那就见面好了,自己正想跟他正面交锋,不过正面交锋,身边没有高人可不行,宁勇和陶小军两人,我感觉还不保险,即便再加上泥鳅,我心里还是没底:“这一次要不要请大哥帮忙?”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思来想去,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能太多,泥鳅自己不太了解,不能让他参与,最终决定还是带宁勇和陶小军两个人,如果实在不放心的话,就请大哥过来帮忙。


大哥、宁勇和陶小军三人,自己是绝对相信的。


至于见面的地点和时间,现在还没有想好,慢慢考虑不急,反正现在主动权在自己手里。


我开车去了陈萍家,敲门的时候,陈萍正在洗衣服,今天是星期六,小萝莉柳雪瑶也在家。


“雪瑶!”我叫了一声,可惜小萝莉嘟着嘴,直接把头扭到了另一边,根本不理我,估摸着应该还在为昨天家长会的事情生气。


“雪瑶!”我又叫了一声,并且走到她的面前,说:“还生我气呢?昨天叔叔真得有事,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男人对一个女人不信守承诺,不是好男人。”小萝莉嘟着嘴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的表情一愣,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因为确实是自己失约了。


“那个,可不可以原谅叔叔这一次。”我可怜兮兮的对小萝莉说道。


“不可以!”她说,随后抱着作业本跑回了房间。


虽然陈萍家里很小,但是她愣是用木板给女儿柳雪瑶隔出了一个小房间。


我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朝着陈萍走去:“那人叫郭彬,事情我会处理好,以后他绝对不会再来骚扰你了,放心吧。”我说。


“谢谢,昨天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陈萍说。


“没事!”我对她笑了笑,随后看到她头发上有肥皂泡沫,于是伸手想帮她擦掉,没想到陈萍很敏感,我的手还没有碰到她,她便一脸惊恐的躲开了。


“那个,你头上有肥皂泡沫。”看到她反应如此强烈,我的表情有点无奈,指了指她的头发,尴尬的说道。


“哦。”陈萍可能也意识到她反应过头了,眼睛里露出不好意思的目光。


气氛变得有点不自然,我感觉浑身别扭,于是对陈萍说了一句:“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如果以后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遇到什么事情也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明白吗?”


“嗯,谢谢!”陈萍点了点头。


“不客气,再见!”我说。


“再见!”陈萍看了我一眼。


稍倾,我离开了陈萍家,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开车去了大沽河畔,我坐在树荫下的一条长椅上,抽着烟,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那里跟赵康德见面最安全?”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什么时间见面?”


“自己到底要不要现身?”


“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


“又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赵康德消失?”


我感觉自己脑子想炸了,也没有想到一条既可以杀死赵康德,又可以免于警察追查的办法。


烟蒂烧到了手指,我马上甩了一下手,将其扔掉,同时也从沉思之中清醒了过来。赵康德是赵建国的儿子,如果他失踪或者死亡的话,全城警力都会参加追查,只要留下一点蛛丝马迹都可能被发现,所以见面的地方绝对不能在城内。


“对,不能在城内,可是出了城在那里见面最好呢?”我眉头微皱,思考了起来。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地方,这个地方隐藏在大山深处,并且最主要还有一个特点,他没有监控,也没有网络,甚至于有时候还没有手机信号。


“悠然山庄!”我嘴里喃喃自语:“对,就是悠然山庄。”


悠然山庄是一处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别墅群,这里什么都是原生态,一个主题就是为了让人们脱离喧嚣的城市,离开电脑,放下手机,彻底回归大自然,并且还有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悠然山庄没有监控设备,因为这里来的都是大人物,非富即贵,他们非常注意隐私,所以悠然山庄没有监控。


大山深处,没有监控,没有网络,人迹罕至,这一切的条件,都十分符合自己和赵康德见面的要求,并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赵康德如果想脱离警察的视线离开城区的话,必须偷偷离开,这样的话,万一他出事,就可以增加警察追查的难度。


地点确定下来之后,剩下的就是时间,还有见面时所需要注意的问题。


整个下午我都坐在大沽河畔的这条长椅上没有动,地上已经是满地的烟蒂,带来的一包烟基本上抽光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我的计划也基本上考虑清楚了。


稍倾,我站了起来,眼睛里露出坚定的目光:“赵康德,老子这一次就跟你正面交锋,万一计划失败落在你的手上,算我倒霉,但是万一成功的话,哼哼,老子当着你的面上了欧诗蕾,也让你尝尝那种无助感和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王八蛋,不要因为你是市委书/记的儿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在心里暗暗的想道,同时下定了决心,这次不再躲在后面,而是要跟赵康德正面交锋。


在附近的餐馆吃了晚饭,然后我开车朝着老城区驶去,我没有回鞍山路忠义堂总部,而是来到了田启家,夜晚的田启十分的有精神。


“浩哥,你来了,又要跟赵康德打电话?”田启问。


我看了他一眼,随之露出警告的目光,说:“田启,在你这个房子里听到的一切,你最好转眼就忘掉,不要记在脑子里,即便记在脑子里,你最好做梦都不要说出去,因为这事关生死,明白吗?”


“明白,浩哥放心吧,我知道轻重缓急,睡觉根本不做梦,所以你也不用害怕我做梦说梦话再也事情暴露了。”田启郑重的回答道。


“你能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十分好,拨通赵康德的电话,你就出去溜达一圈,半个小时之后再回来。”我对田启吩咐道。


“好的浩哥!”田启应道,随后用电脑给自己拨通了赵康德的手机号码。


“田启,你确定即便警察查也查不到你这里?”我问。


“浩哥放心,我说过,在现实之中我就是一个弱鸡,但是在网上我可并不怕警察,就这个虚拟电话号码,我在里边设置了十八道关卡,步步陷阱,想要攻破的话,哼哼,根本不可能。”田启信心十足的回答道。


“你不要自信过头,还是小心为妙。”我说。


“嗯!”田启点了一下头,便离开了,我知道他在应付自己,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喂?喂?是你吗?说话啊?”耳麦里已经传来赵康德焦急的声音。


“赵康德,明天上午十点,大岭山森林公园主峰的望日亭见,记住了,只准你和欧诗蕾两个人去,如果出现第三个人的话,我是不会出现的,并且还会让你付出代价。”我冷冰冰的说道,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稍倾,我拿出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郭彬怎么样了?”我问。


“又被我揍了二次,现在老实多了,二哥,到底怎么处理他啊?长时间把他困在大岭山镇也不是办法啊。”陶小军对我询问道。


“明天他就有用算了,对了,明天早晨九点钟之前,你一定要去大岭山森林公园,十点钟之前,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可能要登山,你看看他们是不是就两个人,还是身后跟着大批的保镖。”我对陶小军吩咐道。


“二哥,怎么会事?”陶小军问。


“我明天约了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在大岭山主峰的望日亭见面。”我说。


“啊!二哥,你真要去见他们?”


“哼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记着一定要看好他们身后有没有保镖。”我再三对陶小军叮嘱道。


“放心吧二哥,只要赵康德出现在大岭山森林公园,我就会盯住他。”陶小军回答道。


“你小心一点,别让对方发现。”我说。


“嗯!”


跟陶小军通过电话之后,我起身离开了田启家,把在楼下的田启叫了上来。


“浩哥,什么时候约莉莉出来玩啊?”田启一脸色眯眯问道。


“你把那个定位和监听的病毒研究好了吗?”我问,


“呃?还没有。”田启尴尬的回答道。


“等什么研究出来了,我就约莉莉出来玩。”我说。


“浩哥,我会努力的。”田启说。


离开田启家之后,我直接去了棉纺三厂的废旧车间,宁勇就住在东城,所以每天晚上都会训练魏明他们到十点钟。


哈嘿哈嘿!


刚刚走近这栋废旧的仓库,我就听到里边传来连续不断的打拳声,魏明等人在宁勇的训练之下,越来越厉害,估摸着现在搞不好我都干不过他们了。


练武的苦,自己是真得受不了,简直就是一种对身心和意志的折磨,而这些孤儿和流浪儿,他们吃得苦太多了,所以练武的这种苦,并没有把他们难倒,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被淘汰,更没有一个人主动退出。


我不想影响魏明等人的训练,在车间门口朝着宁勇招了招手,他一脸不情愿的走了出来,问:“干吗?”


“明天有事找你,全天保持手机畅通。”我一脸严肃的对宁勇说道。

开车往忠义堂总部走的时候,我思来想去,感觉还是不保险,于是车子掉头。买了点水果和两瓶好酒,朝着大哥家驶去。

 

大哥家离鞍山路很近,不到十分钟我就到了,因为实在太忙。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大哥了。

 

大哥家的大门基本不上锁,我直接推门走了进去,院子里思雯正在练拳,看到是我。马上朝着屋子里喊了一声:“大哥,二哥来了。”

 

“思雯,你练得这么厉害,以后怎么找婆家啊,谁敢娶你啊。”我笑着对思雯说道。

 

她给我了一个白眼,说:“如果连我都打不过,休想上我的床。”

 

听完她的话之后,我一头黑线,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男子被思雯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的画面,想想都不要太美,随后心里为思雯以后的老公祈祷了几秒钟。

 

“老二,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大哥。”大哥韩勇走了出来。

 

“大哥,好久没见你了,找你来喝酒。”我把两瓶好酒在他面前晃了晃。

 

“好,我也正想跟我聊聊。”

 

稍倾,我和大哥走进了屋子,思雯仍然在院子里练拳。

 

三杯白酒下肚,我的脸色有点发红,感觉头晕晕的,自己不胜酒力,平时也就二到三瓶啤酒的酒量,喝白酒根本不行。

 

“老二,看你的样子是有事啊?”大哥问。

 

“大哥,我确实遇到一点事,明天准备带宁勇和小军两人去会会赵康德。”我实话实说:“但是心里总不放心,于是便来你这里说说,你给我把把脉。”

 

大哥听到我要对付赵康德并没有吃惊,他仍然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崇尚快意恩仇,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的游侠精神。

 

稍倾,我把自己和赵康德的恩恩怨怨大体说了一遍,并且也把赵康德的身份说了。

 

“有宁勇和小军两人跟在你身边,只要不动枪,十几条汉子都别想近身,不过万一对方有枪或者也有武林中人的话,那可就不好说了。”大哥韩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的计划感觉天衣无缝,现在就怕出现意外,万一出现意外的话,我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到时候只能随机应变。”我说。

 

这个计划,在白天的时候,我翻来覆去的思考了十几遍,自认为已经没有任何的漏洞,但是任何计划都不可能完美无缺,任何事情也不可能都按照自己的预想发展,总会有例外,如果应对不好的话,这一次很可能就完蛋了,毕竟对手是赵康德,自己不得不谨慎小心。

 

大哥韩勇没有说话,而是端着酒杯慢慢的品着杯里的白酒,思考片刻问:“老二,直接把视频放出去,让赵建国和赵康德爷俩身败名裂,不是更好吧?干嘛要亲自上阵?”

 

“大哥,我要让赵康德尝尝撕心裂肺的痛苦,尝尝彷徨无助的自责,要让他知道,他并不比任何人高人一等,他没有任何权力践踏别人的人格尊严。”我目光凌厉的回答道。

 

对于赵康德,杀死他都觉得太便宜他了,自己经营了大半年的时间,终于抓到了他的把柄,岂能这么容易放过他,身败名裂?呵呵!这种处罚我觉得太轻了。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做吧,你这个计划,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唯一一点不可预料的事情就是赵康德身边会有什么人保护,对吗?”大哥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抬头盯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这是其中一个最大的隐患。”

 

“明天我陪你走一趟吧。”大哥说。

 

其实这也是今天我来的最大目地,想让大哥出山,明天帮自己走一趟。

 

“谢谢大哥。”我端起了酒杯。

 

“你我兄弟,无需客气。”大哥说。

 

当天晚上,我和大哥两人都喝醉了,自己当时就趴在酒桌上睡着了,半夜口渴醒来的时候,正睡在客房里,床边还有一杯水,估摸着应该是思雯给准备的。

 

咕咚!咕咚……

 

我把一杯水全喝了,躺在床上继续睡觉,不过有点睡不着了,突然想起跟大哥韩勇认识的经过,如果当时在医院自己有一点点的犹豫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自己。

 

生命里一共有三大贵人,第一个就是李洁,如果没有她的话,我现在应该还在江城某个小公司上班,每个月拿着可怜的薪水;第二个人就是大哥韩勇,没有他强行让自己经历了血的洗礼,洗掉了懦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第三个贵人就是苏梦,她让自己认识到了,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事情,并且也为我开启了江湖之旅。

 

第二天一早,我吃完早饭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跟大哥约好了,他手机保持畅通,自己会随时联系他。

 

八点半钟,我出现在田启家,昨天跟赵康德约好了上午十点钟在大岭山森林公园的主峰望日亭见面,这根本就是一个晃子,我不会去,只是想看看是否只有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

 

田启教了我一下如何把手机和电脑联通,然后再通过电话的虚拟号码拨出去,然后便趴在床上睡着了。

 

我坐在电脑面前,眉头微皱,盯着时间,今天要跟赵康德正面交锋,即便经历了很多次生死,我心里仍然微微有点紧张,因为对方的身份太特殊了,如果只是一个江湖势力的话,我根本不会这么紧张。

 

九点钟,陶小军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小军!”

 

“二哥,我已经到了大岭山森林公园,正在门口盯着。”陶小军说。

 

“嗯!赵康德和欧诗蕾出现之后,马上打电话给我。”我说。

 

“好!”陶小军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等待是漫长而煎熬的,特别是这种等待,时间仿佛静止了似的,我隔几分钟看一次手表,隔几分钟看一次手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九点二十三分,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到是陶小军的电话,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小军,情况如何?赵康德到了吗?”

 

“二哥,赵康德现在还没有出现,但是五分钟之前,有四男两女朝着主峰走去,看他们的样子,训练有素,其中两人还有武功的根底,不简单,六个人身上都带着淡淡的杀气。”陶小军说。

 

“你怀疑他们是赵康德的保镖?”我问。

 

“很有可能。”陶小军回答道。

 

我眉头微皱,赵康德果然不是傻子,他比自己想得要聪明,提前安排人去了主峰,这样即便有人跟踪他,也不会发现他的安排、

 

“厉害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很可惜,陶小军的眼睛很尖,普通人和练武之人他一眼就能分辨得出来,再说了,练武之人对杀气非常的敏感。

 

“不要去理那些人,你继续等着赵康德的出现。”我说。

 

“好!”陶小军说。

 

“不要挂电话了,估摸着赵康德很快就会来了。”我说。

 

随后我和陶小军的电话一直处于通话状态,大约又过了十分钟,手机里传出陶小军的声音:“二哥,赵康德和一个女的出现了。”

 

“那个女人是不是欧诗蕾吗?”我问。

 

“看不清,那女的除了戴着大墨镜之外,还戴了一顶圆帽,帽檐压得很低,根本看不到她的脸。”陶小军回答道。

 

“继续观察,小心一点,别让他们发现你。”我说。

 

“二哥放心,我拿着望远镜在百米之外盯着他们,嘿嘿,想发现我没有那么容易。”陶小军得意的说道。

 

根握陶小军传回来的信息,赵康德派了六名保镖装成游客提前一刻钟上了主峰,而他自己则带着一名打扮严实的女人开始登山,至于这名女子是不是欧诗蕾,连在现场的陶小军都判断不出来。

 

“看来赵康德把我当成傻瓜了。”思考片刻,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在心里暗暗想道,因为估摸着赵康德身边的那名女子八成不是欧诗蕾。

 

九点五十分,手机里再次传来陶小军的声音:“二哥,赵康德和那名女子已经出现在主峰的望日亭,提前上去的六个人就在附近拍照。”

 

“嗯,知道了,先挂了,一会有什么事情,再联系,我现在要会一会赵康德这个王八蛋了。”我说,随后便挂断了陶小军的电话。

 

十点钟,我通过电脑的虚拟号码拨通了赵康德的手机,刚刚接听就传来了赵康德的质问声:“我们已经到了,你人呢?”

 

“赵康德,你他妈以为我是一个笨蛋吗?你带着六名杀人不眨眼的保镖,身边的女子还不是欧诗蕾,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把视频传出去,等着身败名裂给欧诗蕾收尸吧。”我大声的嚷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带着欧诗蕾来到了大岭山森林公园主峰的望日亭。”赵康德说道。

 

“姓赵的,你少来跟老子装糊涂,既然你破坏约定,那我们的谈判破裂了,你等着视频满天飞吧。”我嚷道。

 

“等等,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康德说。

 

“孙子,装糊涂是吧,那你敢把身边那个女人的帽子和眼睛摘了吗?”我大声说道。

 

“你在那里?”赵康德以为我就在附近,于是大声的问道。

 

“操!”我骂了一句,说:“你等着给欧诗蕾收尸吧,以她的个性,如果看到那种视频满天飞的话,我想她一定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等等,不要,我错了,刚才就是开个玩笑,我没有带保镖,真得没有带保镖,至于欧诗蕾,她有点不舒服,我把她留在车上,这样吧,我现在重新带她上来,你看如何?”赵康德不紧不慢的说道。

 

“改地点了,我在假日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等你。”我说。

 

“你……”

 

赵康德刚要说话,我立刻抢着说道:”十二点钟,准时来假日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这一次你如果还敢耍花招的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对赵康德威胁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把耳麦扔在电脑桌上,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自己不会去大岭山森林公园,也不会去假日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这样折腾赵康德只有一个目的,看清楚他身边的隐藏实力,同时让他相信我确实想睡欧诗蕾。

 

如此的折腾是劫匪一贯的伎俩,我用在赵康德的身上,估摸着他肯定会非常的生气,不过心里应该会越发的相信我不是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