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91回一切皆有可能

夏菲好像受了很大的刺激,尖叫着黄胖子疯了,等她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原来赵康德没有那么疯狂。他虽然凶狠但是并不是蠢猪,相反却十分的有脑子,在黄胖子撞见他和欧诗蕾的好事之后,他第一时间派人找到了黄胖子的老婆和女儿。


黄胖子也算是一个悲剧。前妻生的大儿子黄威,因为欺负苏梦,被一条龙给弄死了,并且还嫁祸在江高驰身上。虽然不知道最后他们如何解决的,总之江高驰没少一块肉,一条龙仍然在江城呼风唤雨。


现任的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女儿,赵康德第一时间把她们母女两人给绑了,然后约了黄胖子见面,黄胖子带着人去了,本来电话里说得挺好,有商量的余地,没有想到,刚一见面,赵康德就立刻大开杀戒,黄胖子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条胳膊差一点被砍刀给砍下来,最后是他的司机拼命挡在车外,给黄胖子留下了逃生的时间。


黄胖子逃回梦幻娱乐会所之后,自知赵康德不会让他活过今晚,他的手脚并不干净,警察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把他带走,一旦被带走,估摸着就回不来了,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以前走/私的军用炸药将梦幻娱乐会所给炸上了天,同时还将他几乎被砍断的左手臂留在里边,从而伪装成他已被炸死的假象。


杀妻杀女之恨,让黄胖子确确实实疯了,他的计划本来是天衣无缝,梦幻娱乐会所在中山路闹市区,只要一炸,赵康德的老爹赵建国肯定会受到牵连,八成会提前退休,一旦赵建国失去了权力,那赵康德也就变得不再那么可怕,黄胖子就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可惜黄胖子的如意算盘都被自己给破坏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夏菲会给我打电话,并且我还通过田启将这个消息传给了赵康德。


“赵康德冲进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


“不知道,我当时被黄胖子关在地下室,他认为是我和你串通好了一块给他下套,所以那天晚上叫人把我给绑了。”夏菲哽咽的回答道。


“那你怎么会有手机给我打电话?”我继续问道。


“黄胖子有一个手下以前跟我上过床,我想办法跟他要的手机。”夏菲说。


我知道她所谓的想办法是什么,无非就是用她的身体伺候对方。


“你怎出来的?”我问。


“爆炸响起之后,地下室差一点坍塌,铁门也被压得变了型,上面的锁直接断开了,我就跑了出来。”夏菲说。


“黄胖子死了吗?”我问。


“死了,我出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夏菲回答道。


事情基本上已经搞清楚了,于是我不再说话,而是专心开起车来,那次一条龙手下处理尸体的地方很不错,二百公里外的一片荒山野岭的坟地,我准备把夏菲埋在那里。


稍倾,渐渐冷静下来的夏菲,可能感觉车子行驶的方向不对,紧张的对我询问道:“浩、浩哥,你这是带我去那里啊?”


我没有说话,她可能更加的惊恐不安,瞬间哭了起来:“呜呜……浩哥,我也是没有办法,一切都是黄胖子的主意,他说你劫了他一个亿的青花瓷古董,让我接近你身边,查清古董藏在什么地方,求你饶了我吧,呜呜……”夏菲哭着恳求道。


“你查古董没有问题,即便你真得查到了古董在什么地方,把这个消息告诉黄胖子,我也不会要你的命,我这个人对女人从来就心软,但是这一次,你他妈差一点害了我兄弟狗子的命,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你在把狗子交给黄胖子的那一刻,就应该有死的觉悟,你可以杀狗子,我当然也可以杀你。”我说。


如果夏菲是一个男人的话,我根本不会向她解释这么多,直接杀了往坟地里一埋,一了百了,不过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而自己对女人一向心软,所以才会如此的啰嗦。


“浩哥,我错了,你不要杀我好不好?求求你了,呜……”夏菲哭泣的对我求饶。


“小军,让她闭嘴。”我对后排的陶小军说道。


砰!


耳边传来一声骨肉相撞的声音,随后我在后视镜里看到陶小军一掌斩在夏菲的侧颈上,夏菲便晕了过去。


稍倾,狗子叫了我一声:“二哥。”


“嗯?”我在后视镜里看了狗子一眼,发现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什么事就说。”


“二哥,要么就饶了夏菲吧。”狗子吐吐吞吞的说道。


我还没有说话,坐在后排的陶小军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狗子,你也疯了,怎么给这个臭婊/子求请,她差一点害死你,知道吗?”


“我不是没死吗?”狗子说。


“你……气死我了,二哥,你说说他。”陶小军怒气冲冲的说道。


“狗子,这次江城大爆炸的事情,说到根上其实是我一手点燃的,最主要的一点是通过夏菲给黄胖子传了假消息,从而将黄胖子和赵康德两人全部收拾了,本来如果没有大爆炸的话,夏菲最后想明白了,也没有关系,但是现在爆炸一响,江城的天都被捅破了,江城道上势力肯定会惨遭血洗,万一夏菲把她知道的说出去,你说我会不会成为江城道上所有人的公敌?”我耐心的对狗子解释道。


“这……二哥,你把夏菲留在身边看着她不就可以了,她还是很有能力的。”狗子说。


“狗子,你不会看上她了吧,她除了波大一点,还有什么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骑过,我看你和胖子两人都鬼迷心窍了,竟然被个臭婊/子迷住了。”陶小军对狗子嚷道。


“咳咳!”听到陶小军的话,我干咳了二声,因为自己也骑过夏菲两次。


“小军哥,我没有被迷住,其实一个女人出来混社会也很不容易,她的老家我们也去过了,家里一个不着调的烂赌鬼弟弟,母亲已经年迈,如果真得把她杀了的话,家里就垮了,我只是心痛她母亲而已。”狗子说。


我有点头痛,没有想到狗子还有这种胸怀,平时看他不言不语,关键时候不但忠心,并且此时又表现出一种以德报怨的胸怀,我心里确实对狗子有点刮目相看了。


本来在陶小军、胖子、三条和狗子四人之中,我最信任陶小军,也最看好他,自然他排第一位,三条排第二位,因为三条遇事比较冷静,胖子排第三,胖子有点色,不过嘴巴很能说,排第四才是沉默寡言的狗子。


但是现在我却把狗子排在了陶小军的后面,成了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以后也必将也会重用他,把他推到更高的位置。


陶小军和狗子两人争论了起来,我没有参与,当了这么久的大哥,我也明白一点东西,最主要就是一个平衡,你不能让手下的人看出来你偏向谁,平衡很重要,不然的话,光闹矛盾就行了。


两人一直争论了一路,直到我把车子开进这片荒山野岭的坟埋里,他们两人才闭嘴。


“二哥,这是那里?”陶小军朝着四周看了看,说:“真是一个埋人的好地方啊,也就是添座新坟。”陶小军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个杀人埋尸的绝佳之地。


“二哥,放了夏菲吧。”狗子却说出了相反的话。


我下来车,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并没有急着说话,稍倾,我让陶小军把夏菲弄醒。


夏菲醒过来之后,看到这片荒山野岭之中的坟地,瞬间吓得脸色惨白,眼睛露出惊恐的目光,随后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上,嘴里说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都是黄胖子逼我干的。”


“臭婊/子,你当时害狗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说什么都没用,自己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还是要老子动手。”我还没有说话,陶小军便凶神恶煞的对夏菲吼道。


其实我心里也想夏菲死,这样一了百了,如果留着她的话,会有很多的麻烦,搞不好会引火烧身,于是听到陶小军这样说,我便慢慢的朝着旁边走去,稍稍离他们远了一点,专心的活动起身体,甚至于还练了几趟一头碎碑。


不远处,我看到陶小军和狗子再次争吵了起来,陶小军想对夏菲动手,万万没有想到,狗子挡在了夏菲的身前,第一次对陶小军大声嚷道:“她只是一个女人,你不能动她。”


我看到陶小军已经快被气疯了,用手指着狗子,脸色憋得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再这样下去不行了,于是我快步走了过去,把陶小军拉开了:“都是自家兄弟,不要因为一个外人伤了和气。”


“哼!”陶小军可能真有点生气,朝旁边走去,因为他要杀夏菲完全是因为狗子,当时狗子在医院里也全是他在陪护。


“二哥,小军,我知道你们都想为我报仇,为我出气,但是黄胖子已经死了,夏菲就是一个女人,我想……”说到这里狗子一眼恳求的看着我,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让我饶夏菲一命。


我心里这个为难啊,因为狗子的目光十分坚定,他能忍受那种折磨不跟黄胖子说一个字,说明他骨子里是一个非常倔强的人。


思来想去,我最终朝着躲在狗子身后的夏菲看去,问:“夏菲,你说如果饶你不死,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有,有好处。”说着,夏菲从她的胸罩里掏出一条项链,递到了我的面前,说:“这是我逃出来的时候从黄胖子脖子上扯下来,这个U盘里记载着江市城大大小小领导的一些贪污腐化的记录和视频。”


“U盘?”我看着眼前的项链对夏菲问道。


“对,是U盘,黄胖子做成了项链的模样,每天戴在脖子上,从不离身。”只见夏菲将吊坠上的玉佛从中间拔开,果然露出一个US/B插口,竟然真是一个U盘。


“里边有谁的证据?”我问。


“很多人,赵建国、江高驰等大大小小的干部都有。”夏菲说道:“这是黄胖子保命的东西,也不知道他这一次为什么不用,非要把天捅个窟窿。”


我心里一阵冷笑,自己当然知道黄胖子为什么不用这些所谓的证据,因为他看到了永远不该看到的东西——赵康德和欧诗蕾偷情。

我接过玉佛,思考了片刻,为了一个夏菲的事情,让狗子心里不舒服。得不偿失,于是决定给狗子个面子。

 

“夏菲,兄弟KT***和兄弟迪厅都已经装修好了,等江城稳定下来之后。就会开业,到时候你帮着狗子把这两个场子给我打理好,明白吗?”我对夏菲说道。

 

“呃?”夏菲的表情一愣,可能没有想到我还敢用她。

 

“怎么。你不愿意?”我眉头微皱,瞪了她一眼,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我可就要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放过她了,因为不杀夏菲的话,只能把她拉上船,跟自己同坐一条船,她才不会把有些事情说出去。

 

“原意,我愿意!”夏菲马上说道。

 

“还有,别乱勾/引人,跟胖子怎么会事?”我问。

 

“那个他总来缠着我。”夏菲回答道。

 

“回去跟他说清楚,如果真心喜欢,我不会阻止,但是你别有企图,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说。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夏菲马上摇着头说道。

 

“小军,你开车,就近找个医院给她看看伤。”我对不远处的陶小军喊道。

 

陶小军气呼呼的走了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问:“二哥,你真要放了饶了这个臭婊/子?”

 

“小军,毕竟受伤的是狗子,现在把人交给狗子处理也合理,既然狗子不介意了,你就不要耿耿于怀了。”我对陶小军说道。

 

“二哥,你怎么也跟狗子一样。”陶小军说。

 

“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看在狗子的面子上,再给夏菲一次机会,你可以监督着她,只要她再有异心的话,谁求请都没用,直接拉到这里活埋。”说活埋两个字的时候,我特意瞪着夏菲,看到她的身体轻微的一阵颤抖。

 

随后我们开车去了附近县城的一所医院,夏菲身上都是皮外的刮擦伤,只有左手臂好像有点轻微的扭伤,都不严重,医生给处理了一下,我们便开车上了高速,再一次朝着江城驶去。

 

自己实在困得不行了,上了车就睡着了,直到车子驶进江城市区,才被警笛声给吵醒。

 

透过车窗看到街上的情景,暗暗心惊,估摸着郊区的再一次爆炸,已经让江城提升到了一级戒备:“江城道上的势力这一次真得要倒霉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这关自己屁事,八十年代酒吧青青白白,干干净净,将近三十年的老酒吧。

 

回到鞍山路之后,我让陶小军开车先送夏菲。夏菲租住的是一栋套二的公寓,还有一间房子闲置着,于是我对狗子说:“狗子,你晚上搬来跟夏菲一块住。”

 

“呃?为什么?”狗子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夏菲是你保下来的对吧?”我问。

 

“嗯?”狗子目光里充满了疑惑。

 

“既然是你把夏菲保下来,你就要对她负责,我不想发生任何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盯着狗子十分严肃的说道,夏菲现在还不能信任,万一她乱说,自己可真就麻烦了,江城道上的人肯定把这笔帐算在自己头上,成为所有人的公敌,还在江城混个屁。

 

“可是……我……胖子他……”狗子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么定下来了,至于胖子,夏菲你跟他说清楚。”我瞪了夏菲一眼说道。

 

“是,浩哥,我一定跟他说清楚。”夏菲马上紧张的回答道。

 

安排好了狗子和夏菲两人,我转身下了楼,陶小军坐在车上没有上去,仍然还在生闷气。

 

“喂,别生闷气了,现在该说说胖子的事情了,他怎么什么事情都敢往外说啊,这以后我该相信他吗?”我对陶小军问道,胖子是他的发小。

 

“胖子这人好色,这是他的致命弱点,以后我带着他,别让他单独做事就行了。”陶小军说道。

 

“夏菲我交给了狗子,胖子那就交给你了,不要给我出乱子。”我对陶小军叮嘱道。

 

“嗯!”他点了点头。

 

十五分钟之后,我回到了忠义堂总部,洗了一个澡,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忙了一天一夜,又困又累,实在顶不住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根本分不清几点,呆呆的睁着眼躺在床上,床边的手机一直在响,一分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手机铃声在响。

 

“喂?”我抓起了手机。

 

“王浩,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了,怎么一直不接。”李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媳妇,我刚才睡得好沉,找我什么事?”我问。

 

“想不想知道案情的最新进展?”李洁神神秘秘的说道。

 

“想!”我说。

 

“今天白天郊区又爆炸了,你知道吗?”李洁说。

 

“不知道啊,又炸了?”我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语气。

 

“炸了,一栋三层小楼被炸塌了,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赵建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都白了,他这个领导责任是推脱不掉了。”李洁小声的说道,语气有点兴奋,因为赵康德的事情,她心里应该早就恨上了赵建国,所以对赵建国的遭遇才会如此的幸灾乐祸。

 

“活该!”我说,教育出赵康德这种恶魔般的儿子,他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东西的话就不会娶小二十多岁的漂亮老婆了。

 

“还有一件事情,你听了之后,绝对会大吃一惊。”李洁说。

 

“什么事?”我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在逗她开心。

 

“黄胖子没有死在梦幻娱乐会所的那一次爆炸。”李洁说。

 

“呃?不会吧,你不是说当时在碎肉里检测出他的DNA吗?难道DNA也会说慌吗?”我用十分惊讶的语气问道。

 

“那只是黄胖子的一条左胳膊。”李洁回答道:“我们在郊外那栋炸塌的三层小楼里发现了黄胖子的尸体,并且还发现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谁?”我知道是赵康德,并且现在非常想知道他是死是活。

 

“赵康德这个王八蛋。”李洁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也死了?”我急忙问道,这次可不是装的,因为当时赵康德跌倒再没有爬起来,到底是死是活自己也不知道。

 

“没有,真是坏人活万年啊,这个王八蛋怎么就没被炸死啊。”李洁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和郁闷。

 

“没死啊,到底怎么会事?”我问。

 

“现场就他一个活人,医生说他头部受到了剧烈的撞击,失意了,到底怎么会事,现在谁也不知道。”李洁说,语气明显不信。

 

“赵康德真失意了吗?”我问。

 

“我看肯定是装的,但是赵康德的老子是赵建国,医生说失意,谁还敢审问他,再说根据炸弹专家的分析,炸弹应该是黄胖子自己引爆的,赵建国已经开始引导专案组随便编个道上势力互相报复的故事,然后把责任全部推到黄胖子的身上,结案完事。”李洁十分气愤的说道。

 

“两次爆炸对赵建国没有影响吗?”我对李洁询问道。

 

“有,当然有影响,不过按照惯例也要等到明年两会他才会退下来。”李洁说。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笑着对李洁问道:“媳妇,明年想再进一步不?”

 

“当然想了,不过看样子,肯定没有戏,我的资历太浅了。”李洁喃喃的说道。

 

“有你老公在,一切皆有可能。”我说。

 

“你又有什么办法,上一次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让江高驰乖乖的把我从人大调出来,别忘了,当年可是他亲手把我打进人大,又调出来还安排一个实权副区长,这等于赤果查的打他的脸啊。”李洁十分好奇的询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明年两会,我让你当上东城区的区长。”我说。

 

“吹牛。”李洁调皮的说道,不过我能感觉到她应该是心动了。

 

“那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让你当上了东城区的区长,你怎么报答我?”我问。

 

“你说。”

 

我心里有一个想法,但是又不敢说,于是想了一下,说:“如果当上了正区长,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李洁问。

 

“现在还没有想好,同不同意吧?”我说。

 

“好吧!”李洁犹犹豫豫的算是答应了,不知道她是不是猜到了什么,所以才没有答应的很痛快。

 

本来还准备跟李洁再聊一会,没想到一条龙的电话打了进来,于是我只好先挂断了李洁的电话,接通了一条龙的电话:“喂,叔,找我什么事?”

 

“今天市郊又炸塌一栋三层小楼,到底怎么会事?”一条龙的声音里充满了暴躁。

 

“叔,我不知道啊,我一天没有出门。”我当然不会承认又跟自己有关。

 

“你小子是不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把魔鬼放了出来,现在江城整个道上势力岌岌可危。”一条龙愤怒的说道,跟他认识这么久了,第一次听到他如此愤怒的声音。

 

“叔,真不是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少装可怜,我不知道你在背后干了什么,但是你能搅动的整个江城从官场到黑/道都不得安宁,也他妈算本事,我要出去躲一段时间,没事别给我打电话了,这一次血洗对你们这些年轻人倒是一次机会,特别是你,自己好好把握吧。”愤怒的一条龙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令我十分的吃惊。

 

“叔,连你都要出去躲?”我问。

 

“我他妈现在是江城头号通缉犯,全城警力都在缉拿我,赵建国这个王八蛋恨不得拿我的脑袋来平息这场骚乱。”一条龙吼道。

 

“叔,我有赵建国这个老王八蛋乱搞男女关系的证据,你要不要暗中捅他一刀,加快让他下台。”我说,夏菲给自己的那个玉费U盘,我看了一下,里边都是一些色/情交易的视频,其中就有赵建国的视频,跟一个比较红的女明星在床上抵死缠绵。

 

“咦?你小子真是神通广大啊,连赵建国那个老王八蛋做那事的视频都有?”一条龙有点不相信。

 

“叔,我骗你干吗?”我得意的说道。

 

“王浩,苏梦没看走眼啊,你小子真有点邪门,要钱没多少,要人就几个,地盘现在连鞍山路都没有站稳,场子就一个,还是一个老酒吧,自己也不能打,但他妈怎么好像无所不能似的。”一条龙说道。

 

“嘿嘿!”我嘿嘿一笑,心里十分的得意,能得到一条龙这么高的评价已经算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