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88回炸了

欧诗蕾的甲壳虫开进市委家属大院之后,我突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因为自己并不能确认开车的是不是欧诗蕾,万一是她的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之计怎么办?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血都不流了,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跟踪了这么久,花费了这么从的精力。如果今天被甩掉的话,下一次再抓到两人的把柄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啪啪!


我朝着自己脑袋打了二下,暗里骂着:“你个笨蛋!就不能把事情考虑周全了。”


可惜现在怎么打自己都没有用了,如果欧诗蕾使的真是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之计的话。现在差不多应该已经跟赵康德幽会去了。


垂头丧气的我并没有离开,而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能看到欧诗蕾的身影从市委家属大院的门口出来。


大约等了十分钟之后,自己彻底绝望了,心里想着,看来八成真是上当了,中了欧诗蕾的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之计。


心里沮丧和自责到了极点,好像精气神一瞬间被抽走了似的,我瘫倒在车座位上,感觉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几分钟之后,啪嗒一声,车的后门被打开了,感觉好像坐进来一个人,我刚要说不拉客,对方的声音却先响了起来:“师傅,去滨河小区。”


听到这个声音,我猛然一愣,因为他妈太像欧诗蕾的声音了,一瞬间,自己好像又活了过来,透过后视镜朝着后面的女子望去,对方穿着非常的低调,戴着大墨镜,跟那天在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差不多,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我从声音却可以判断出,这人就是欧诗蕾。


“她竟然没有使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之计,哈哈!”我在心里一阵兴奋。


“师傅,去滨河小区。”后排的欧诗蕾催促道。


“哦!”我应了一声,然后松开手刹,启动出租车朝着滨河小区驶去。


滨河小区,是一片别墅区,位于风景优美的大沽河畔,是一片富人的聚集点,那里占地面积极大,一栋三层小别墅,高达几千万,没有一点实力根本不可能买得起那里的房子。


一路上,欧诗蕾一句话都没有说,静静的坐在后排,连大墨镜也没有摘,我仅仅在后视镜里看过她几眼,并没有盯着她一直看,怕引起她的怀疑。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将出租车停在了滨河小区的门口,欧诗蕾付了车钱之后,也没有要发票,直接急匆匆的下车走进了滨河小区。


下一秒,我也下了出租车,身上还背着一个包,里边装着专门用来偷拍的高清摄像机,可是在门口的时候被一名保安给拦了下来,让我出示出入证件,我从钱夹里掏出几千块钱放在他的手里,说:“我进去找个人,绝对不惹事,行个方便,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这名小保安看着手里的三千多块钱,说:“你不会是小偷吧?”


我的目光一直盯着欧诗蕾的背影,眼看着就要看不清了,心里非常的着急,从包里露出偷拍摄像机给小保安看了一眼,说:“我是娱乐记者,也就是俗称的狗仔队,刚才那个女的是大明星。”


“真的吗?难怪那么漂亮。”小保安也来了精神。


“我进去啊!”看着欧诗蕾的背影快消失了,我急忙说道。


“进吧。”小保安把钱收了起来,挥了挥手放我进去了。


我快步朝着欧诗蕾消失的地方跑去,当自己跑到她消失的地方的时候,发现她走进了一栋临河的三层小别墅。


我急速的追了过去,在离那栋三层小别墅大约二十几米距离的时候,便停了下来,不敢离得太近,因为别墅外边装有摄像头。


“妈蛋,还装有摄像头,一看就是心虚的表现。”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稍倾,我躲在绿化带的一棵树后面,寻找着最佳偷拍的地点。


别墅西边是大沽河,东边是一片草坪和绿化带,南北两边大约离了二十几米各有一栋别墅,别墅的朝向是坐北朝南,所以北边的别墅也可以排除,那只剩下了南边的别墅,后窗对着欧诗蕾进去那栋别墅的前门和二楼的大阳台。


我朝着那栋南边的别墅走去,本来想借拍摄大沽河景色之名,到这家别墅的顶部看看,可是没有想到,自己按了几分钟门铃,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道没人住?”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猜测道,同时有一种老天爷帮忙的感觉。


这种别墅的围墙都不高,我虽然不是翻墙高手,助跑了几步,跳起了手抓着墙头很容易的翻了过去。


院子不大,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别墅,有一种发霉的味道,透过玻璃朝里边看去,发现里边的家具都被盖上了白色的遮尘布。


“看来确实没有人住。”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接着全身放松下来,门是锁死的,我开始一个一个的推窗户,自己运气不错,有一扇窗户被自己用力一推,给推开了,随之我马上从这个窗户翻了进去。


跑到二楼的主卧,我没有开灯也没有打开窗帘,急速的拿出高清摄像机,仅仅把窗帘打开一条缝,然后使用摄像机对着欧诗蕾进去的那栋别墅的二楼大阳台看去。


我把焦距调好,二十几米的距离,几乎就像在眼前似的,非常的清晰,不过并没有在二楼找到欧诗蕾和赵康德两人的身影,估摸着此时两人八成是在一楼的客厅吃饭。


说到吃饭,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也饿了,不知不觉此时已经中午了。


我在兴奋之中等待着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出现在自己的镜头之中,这种等待有点让人抓狂。


时间一长,心里不免会出现各种想法:“难道两人直接在一楼干了起来?”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就在自己惴惴不安的等待之中,镜头里终于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下一秒,我马上按下了录制键。


在镜头里,我清淅的看到了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的身影,这一次自己以前的一切猜测都成了事实。


“赵康德你个王八蛋,终于落到老子手里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陷害自己,绑架刘静,使计雨灵,这一次老子新帐旧帐跟你一块算。


镜头之中,赵康德是抱着欧诗蕾走进了卧室,然后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随之两人亲吻了起来,一边亲吻,赵康德一边脱欧诗蕾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声音,但是这种画面也让自己十分的亢奋。


大约几分钟之后,欧诗蕾身上只剩下了胸罩和内裤,我看到赵康德还要脱的时候,欧诗蕾阻止了,然后好像说了几句什么话,下一秒,我看到赵康德光着身子走到阳台上,将阳台玻璃大门的窗帘拉上来,一瞬间,自己在镜头里什么都看不到了。


“妈蛋,关键时刻停断片了,操!”我暗骂了一句,一脸的不爽,不过有刚才几分钟的视频,已经足够了。


啾啾啾……


我吹起了口哨,掏出一支烟慢慢的抽着,同时思考着如何将这段视频利用的最大程度。


昨天晚上在八十年代酒吧喝酒的时候,夏菲一直缠着自己,当时我脑海之中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此时再次思考起来。


一根烟抽完之后,我的目光一亮,同时下定了决心,随之拿起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我有事让你办。”


“二哥,什么事?”


“给狗子报仇的机会来了。”我说。


“二哥,让我做什么,现在就去砍了黄胖子吗?”陶小军急速的问道。


“我们的实力没有黄胖子强,硬碰硬无异于鸡蛋碰石头。”我说。


“那怎么办?”陶小军问。


“听我说,你告诉胖子他们,就说今天晚上凌晨二点,去滨河小区36号别墅接一批货,告诉他们别泄漏出去。”我说。


“呃?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陶小军疑惑的问道。


“按我说的做就行了,晚上你开车带着胖子他们兜个圈子,别来滨河小区,记住,这件事情只有你知道就行了,不能告诉胖子他们实情,明白吗?”我说。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说:“二哥,你是不是想通过夏菲给黄胖子下套?”


“嗯!”既然陶小军已经猜到了,我也没有隐瞒他。


“我明白了,胖子这小子天天跟夏菲腻歪在一起,我说了他几次都不听,估摸着这小子八成也会把消息告诉夏菲。”陶小军很聪明,瞬间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点。


“一切顺其自然,让其他人都本色出演,你知道实情就行了。”我再三对陶小军嘱咐道,生怕他把戏给演砸了。


“放心吧二哥,这事交给我了。”陶小军相信十足的说道。


挂断电话之后,我很想出去吃个饭,不过一会可能会有好戏看,于是便忍着饥饿没动。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的手机滴滴响了两下,来了一条夏菲的通话录音,看到这条录音,我嘴角处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马上按下了播放键,仔细倾听了起来。


“喂,黄总,有青花瓷古董的消息了。”夏菲的声音很急。


“在那里?”黄胖子问。


“滨河小区36号别墅里。”夏菲回答道。


“你确定吗?”黄胖子问道。


“基本确定,刚才王浩手下的人接到通知,晚上凌晨二点钟去滨河小区36号别墅接货,我在这里快半年时间了,王浩除了一个酒吧的场子之外并没有其他生意,所谓的货,百分之百就是上一次抢我们的青花瓷古董。”夏菲对黄胖子分析道。


“你是怎么得到的消息?”黄胖子继续询问道,看起来十分的小心谨慎。


“王浩有四个最相信的人,陶小军、胖子、三条和狗子,狗子上次失踪了,现在也没有出现,陶小军和三条对我戒备,但是那个胖子很色,现在早已经对我言听计从。”夏菲很得意的说道:“刚才就是他打电话抱怨,今天晚上不能来跟我嗨皮了,我趁机从他嘴里套出了实情。”


“好,小菲这一次你功不可没,如果追回这披青花瓷古董的话,我会兑现自己的承诺。”黄胖子说。


“谢谢黄总。”


随之两人的通话结束了。


啾啾啾……


听完之后,我吹起了口哨,甚至于想唱几句空城计,心里十分的得意,一会如果黄胖子带着人冲进36号别墅,哈哈。

我躲在这栋空别墅里,等待着接下来的好戏,一个亿的古董,从监听到黄胖子和夏菲的通话来看。他非常的着急,甚至于可能影响了他的信誉,这样的损失将绝不仅仅只有一个亿,那根本是无法估量。所以黄胖子非常想找回这批青花瓷的古董。

 

肚子饿得实在难受,但是又不想离开,于是便在这家空别墅里找起吃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好长一段时间没人住了。冰箱里空无一物,厨房里也落满的灰尘,不过我却以外的在厨房的储物柜里发现了一箱桶装放便面。

 

我刷一下水壶,打开天然气的总开关,烧了一壶热水,泡了方便面,然后一边吃方便面一边等着看戏。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我看到一辆奔驰和两辆面包车停在了36号别墅门前,随后黄胖子从奔驰车里走了下来,他身后还跟十几名小弟。

 

只见黄胖子一挥手,一名小弟便翻墙进了36号别墅,接着大门从里边打了开来,黄胖子带着人走了进去,同时还将大门重新关死。

 

他们走进一楼之后,我就看不到了,不过心里却是一阵激动,妈蛋,黄胖子老子这次看你怎么死,有种你就弄死赵建国的儿子,要么就被赵建国的儿子弄死,哈哈……发现了赵康德和他小妈欧诗蕾偷情的事情,你他妈想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赵康德不会让知道这件事情人活着,啧啧,这人有点多啊。

 

我紧盯着二楼主卧的大阳台,可惜拉上了窗帘,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时候,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我看到黄胖子一脸慌张的带着他的十几名小弟跑了出来,上了车之后,仓皇离开了滨河小区。

 

哈哈!我哈哈一笑,心中暗道:“刚才看黄胖子那苍白的脸色,八成是看到了一切,啧啧,赵康德、黄胖子,你们两人狗咬狗去吧,最好两人同时把对方咬死,那才好玩呢。”

 

我现在十分想听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的对话,可惜他们不通电话,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窃听。

 

下一秒,我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悄悄的离开了这栋别墅,没有走大路,一直在绿花带里潜行,急速的离开了滨河小区,上了出租车之后,朝着东城区疾驰而去。

 

半路上,我的手机收到了夏菲和黄胖子的通话录音。

 

“夏菲,你个臭婊/子害我啊!”黄胖子的声音歇斯底里,我知道他现在肯定慌了,那种事情,谁知道能不害怕呢?

 

“黄总怎么了?”夏菲的声音充满了疑惑,她到现在仍然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不知不觉之中,就成了自己对付黄胖子的一颗重要的棋子。

 

“夏菲,你不是说三十六件青花瓷古董在滨河小区36号别墅吗?”黄胖子咆哮道。

 

“是啊,那王浩通知他手下……”

 

夏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录音里就传来黄胖子吼叫声:“狗屁的青花瓷古董,里边是……里边是……你个臭婊/子要害死老子了。”

 

“黄总到底怎么了?”夏菲急切的问道。

 

“怎么了,你个万人骑的臭婊/子是不是早就跟王浩睡出了感情,故意合活来骗老子?”黄胖子好像已经快疯了,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气疯了。

 

“黄总到底怎么会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

 

“怎么会事?老子被你害死了,你等着去死吧。”黄胖子吼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监听录音随之也跟着结束了。

 

听了黄胖子和夏菲的通话,我心里一阵舒畅:“妈蛋,敢动老子的兄弟狗子,还敢让人来杀老子,真以为老子是豆腐做的,好欺负啊,现在连本带息一块还回去,黄胖子,老子这一次看你怎么过关。”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算就了汉家业鼎足三分……

 

心情高兴,在车里哼起空城计,心里估摸着现在不但黄胖子害怕,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肯定也吓得要死,一想到赵康德那个王八蛋胆战心惊的样子,我心里就感觉十分的解气。

 

“赵康德,现在仅仅只是开始,老子手里有你和欧诗蕾偷情的铁证,一定让你像一条死狗一样跪在自己面前,哼!”我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暗暗的想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把出租车还给了东城龙腾出租车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又打车去河西江大新校区的大门口拿回了自己的车子,啰嗦了一下,渐渐的天已经黑了下来。

 

今天晚上决定犒劳一下自己,于是打电话给李洁:“喂,媳妇,请你去假日大酒店吃大餐?”

 

“今晚啊?”李洁问。

 

“嗯!”

 

“今晚还有一个会,没空。”李洁说,并且再次提醒我,马上把苏梦的事情解决了,不然的话,她是不会原谅我的。

 

李洁挂断了电话,我撇了撇嘴,一脸的郁闷,想了想,又拨通了苏梦的手机:“喂,苏梦,今天请你吃大餐。”

 

“我不在江城。”苏梦说。

 

“啊!你又去那里?”我问。

 

“不用你管,对了,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可马上到了,我过几天回去,你如果不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别怪我来硬的。”苏梦说。

 

听到来硬的三个字,我心里一颤,弱弱的问道:”你怎么来硬的?”

 

“嘿嘿,你自己想。”苏梦说,随后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妈蛋,两个女人较上了劲,自己夹在中间两头生气啊。

 

两位大美女都不肯赏光,于是我想到田启,也不知道他研究没研究出定位程序,不过现在对于这个程序自己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不过田启这个人,越发的重要起来,不仅仅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黑客的能力,二十一世纪是互联网的时代,这么一个人对自己以后都会很重要,所以我决定把田启牢牢的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想了一下,我拨打了一条龙的电话。

 

“喂?”一条龙阴森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叔,我刚才在黄胖子屁股后面捅了一刀,搞不好能捅死他,这是不是给你减轻了很大的压力。”我笑嘻嘻的说道。

 

“有话说。”一条龙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我撇了撇嘴,说:“叔,上一次那个莉莉和冰冰你能不能再叫来陪我们玩玩。”

 

“可以,地址给我。”一条龙说,并且还补充了一句:“我这里还有几名三线女明星,你要试不试?”

 

我眨了一下眼睛,疑惑的问道:“叔,你怎么会跟演艺圈有交集?”

 

“自己想。”一条龙说:“地址。”

 

“还是上次的老地方,假日大酒店顶楼的旋转酒吧。”我说。

 

“好!”一条龙应了一声,随之便挂断了电话。

 

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一条龙为什么会认识那么多明星,并且好像看样子只要他一句话,这些明星就会陪玩、陪酒、甚至于陪睡,真是奇怪,后来等自己不正当的钱多了之后,才突然明白,妈蛋,投资影视剧,不但可以把钱洗白,还他妈可以免费玩女明星,而那些女明星不但长得漂亮,床上功夫个个一流。

 

稍倾,我开车来到了田启家楼下,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浩哥。”现在天已黑,正是他活跃的时候,田启的明言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越到深夜他越浪。

 

“下楼,带你出去浪。”我说。

 

“浩哥,是不是把莉莉和冰冰两人叫出来了?”田启对这两名十八线小演员念念不忘。

 

“嗯,你田大黑客的要求,我敢不照办。”我说。

 

“哈哈,太好了,等我几分钟,我洗个澡换身衣服。”田启激动的说道。

 

我笑了笑,挂断了电话,随后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在楼下等田启。

 

正当我坐在车里等田启下楼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一阵爆炸声、

 

轰!

 

像是一颗闷雷,前且感觉地面还好像晃动了一下。

 

“我擦,怎么会事?难道打仗了?”我表情一愣,从车里下来,一瞬间,周围筒子楼里的人全部出来了,六楼有人喊道:“南边有火光,应该是中山路和香港中路那边。”

 

“爆炸,肯定发生了爆炸!”

 

……

 

周围筒子楼里的人都开始叽叽喳喳的嚷叫了起来。

 

我站在地面上朝着南边望去,根本看不到火光,心里暗暗想着:“南面?中山路和香港中路附近?那边是江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根本不可能有化工厂啊,难道是液化气爆炸?”

 

对这种事情自己并没有太在意,稍倾,田启慌慌张张的跑了下来,脸色有点苍白,说:“浩哥,怎么会事?吓死我了,刚才楼摇晃的厉害,我还以为地震了呢。”

 

“没事!”我说:“可能是中山路那边的液化气爆炸了。

 

“哦!”田启应了一声。

 

我们两人上了车,然后朝着假日大酒店驶去,不过到了半路上就被交警给拦了下来。

 

“警察同志怎么了?”我问。

 

“前方中山路和香港中路实行交通管制,现在禁止一切车辆通行。”一名小交警对我回答道。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挥着手让我将车子往后退,不准去中山路和香港中路。

 

“妈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心里一阵疑惑,随后想了一下,打电话给李洁,她的消息一定最灵通:“喂,李洁,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砰的一声,那里爆炸了?”我问。

 

“黄胖子的梦幻娱乐会所被炸了,现在全市最高戒备,连军队都动用了,因为好像用的是军用炸药。”李洁小声的对我说道:“忙,挂了,今天晚上待在这里,那里都别出去。”

 

“哦!”我应了一声,已经有点目瞪口呆。

 

跟李洁通完电话之后,我马上掉转车头,朝着老城区而去。

 

“浩哥,不去喝酒了?”田启问道。

 

“发生了爆炸,连军队都动用了,你不想被抓起来拷问,你自己打车去吧。”我吓唬田启。

 

他听了之后,眼睛里露出一丝害怕的目光,问:“浩哥,不会是恐怖袭击吧?”

 

“不知道。”我说:“今天先回去,至于喝酒,改天再说吧。”

 

“好!”田启点了点头。

 

我万万没有想到,赵康德这个疯子如此的疯狂,竟然直接用军用炸药将整个梦幻娱乐会所给炸塌了,也不知道黄胖子有没有死?

 

炸吧!最好把天捅个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