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76回不准离开

看着摩托车下来的女子,我有点发愣,当她把头盔摘下来的时候,长发飘飘。又让我有点眼熟的感觉:“这人那里见过?”


咚咚!


女子将摩托车挡在车前,然后用手敲了敲车窗玻璃,我眉头微皱了一下,把车窗玻璃放了下来。朝着她看去:“喂,这位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才小姐!”女子不高兴的说道。


“大姐,大姐行了吧。你什么事啊?凭什么把摩托车挡我车前?”我对她问道,感觉这女人好像是故意来找茬,但是自己又没有印象在那里得罪过她。


女子把墨镜摘了下来,让我眼前一亮,是一个单眼皮的女生,不过却很漂亮,现在整个网络上都充斥着大眼睛,双眼皮,蛇精脸的网红脸,突然见到一个单眼皮的女生,还特别有韵味,应该是一种古典美的妹子,令自己眼前一亮。


可能我的目光暴露了自己的想法,被旁边的雨灵狠狠的在胳膊上拧了下来,说:“喂,口水掉地下了。”


“瞎说!”我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流里流气的问道:“这位美女看着有点面熟,找哥哥有什么事啊?”


单眼皮女生朝着我勾了勾指头,说:“下车!”


我眨了一下眼睛,想了几秒钟,便接开安全带下了车,可是自己刚刚一下车,就被女子抓住了一条胳膊,接着我感觉整个身体飞了起来。


呜……


扑通!


我被狠狠的一个过肩膀摔,摔趴在地上。


“别以为上面有人,本姑娘就拿你没办事。”单眼皮女生居高临下的瞪着我,气呼呼的说道。


“哎呀!”我惨叫了一声,听到她的话,突然就将眼前的这名单眼皮女生跟中午的时候拦住自己的女交警联系在了一起:“我擦,原来是一条筋的女交警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躺在地上大声的对她喊道:“喂,你是人民警察,怎么可能随便打人民啊,市公安局大厅里有一行字是什么,为人民服务,你还算是一个警察吗?哎呀!”


“姐夫,你没事吧?”雨灵此时从车里急匆匆的跑了下来,跑到我身边,一脸担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后背痛!”我说。


“你不算人民,你最多就是混入人民之中的一只蛀虫,哼!”单眼皮女生说道,随后转身戴上头盔,上了摩托车,嗡的一声,离开了。


“姐夫,我扶你去医院看看吧。“雨灵把我搀扶了起来。


“没事,不用去医院!”我说,还好被摔在旁边绿化带的草地上,如果摔在柏油马路上,八成要痛上好几天。


“那人是谁啊?警察就了不起啊,姐夫,去投诉她。”雨灵给我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开口说道。


“投诉什么,今天上午我超速了,本来就该挨罚,因为有事,找了你姐帮忙,可能把这个小丫头给气着了。”我说:“上车,逛街去。”


“姐夫,你真没事?”雨灵问。


“没事,摔在草地上有什么事。”我说。


把身上的泥土和杂草拍掉,上车带着雨灵朝着香港中路的步行街驶去。


半路上,雨灵接到了赵康德的电话,她拿着手机对我询问道:“姐夫,我直接拒绝赵康德这个王八蛋呢?还是先拖着他?”


“拖着他,不要急着翻脸。”我说。


“好!”雨灵点了点头,随后接起了电话:“喂,康德哥!”


赵康德这个变态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只听到雨灵随后说道:”康德哥,我今天有点事去不了医院了,对不起哦!”


稍倾,雨灵继续说道:“那好,改天我再去看康德哥,再见!”


挂断电话之后,雨灵露出一副反胃的表情,说:“姐夫,我现在想起赵康德的样子就恶心,他怎么会拍那种视频。”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没有接话,这种敏感的话题还是不要跟雨灵一块探讨为好,毕竟她是自己的小姨子。


“喂,姐夫,把他那视频放网上,江城市委书/记的儿子艳/照流出,啧啧,想想都会瞬间火爆整个网络。”雨灵说。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惜他手上有你大姨的把柄,所以视频的事情,你绝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明白吗?”我十分严肃的对雨灵叮嘱道。


“嗯!”


“你大姨不能再受刺激了,如果她的某些不好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说。


“嗯!”雨灵再次点头,随后气呼呼的说道:“赵康德真是一个禽兽,不,连禽兽都不如。”


夏天的步行街是情侣的天堂,我和雨灵并肩走在街上,她不由自主的挽着我的胳膊,将半个身子靠在我的身上,一开始还有点紧张,逛了一会,自然了很多,到了最后我和雨灵两人有手有笑,还真像一对情侣。


妈蛋,自己和李洁还从来没有这样挽着胳膊一块逛街。


今天的雨灵穿着牛仔吊带裙,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小T恤,脚上是奶白色的帆布鞋,她的腿本来就长,不穿高跟凉鞋,也显得她亭亭玉立。


雨灵的胸脯比李洁的还要大,她双手挽着我的胳膊,走路的时候,胸脯会不由自主的碰到我的手臂上,每碰触一次,我都能感觉那强大的弹性和柔软度,自己都会有一点点触电的酥麻感。


心猿意马的自己,感觉不能这样了,因为再这样下去,还真不知道今天晚上应该怎么结束,按现在这个节奏下去的话,换个女人自己肯定要跟她去开/房,但是雨灵毕竟还是自己的小姨子,真去开/房的话,我有点犹豫不决。


铃铃铃……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泥鳅的电话,于是眉头一皱,想起了一件事情,我让泥鳅一直暗中保护雨灵,现在雨灵跟自己在一起,不会泥鳅一直在周围盯着我们两人的一举一动吧。


“我擦!”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郁闷,同时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刚才和雨灵没有什么过度亲密的动作。


“喂!”我接起了电话。


“浩哥,我还需要继续跟着你小姨子吗?”泥鳅的声音里有一种让我心虚的东西。


“咳咳!不用了,你去医院盯着赵康德,别让他发现。”我干咳了一声,说道。


“好的!”泥鳅没有再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姐夫,我们去喝一杯吧。”雨灵看到一家梦之岛酒吧,拉着我走了进去。


这个梦之岛酒吧情调很高,暗色的灯光,音响设备很好,放着一首舒缓的钢琴曲,我对音乐不懂,但是感觉很舒心,仿佛能让你放松心情,沉浸其中,再看这里的环境,很安静,情侣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悄悄话,灯光昏暗,环境优美,音乐放松,好多情侣都在相互亲吻。


看到这种情况,我停了下来,对雨灵说:“那个,要不换一家,这里好像不太适合咱们两人。”


“有什么不适合,我走累了,就在这里喝。”雨灵不听,拖着我找了一个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随后点了一个果盘和一瓶红酒。


拗不过她,只好跟着坐了下来,不过真有点不习惯,特别是旁边不远处的一对情侣,正在忘情的亲吻,我急忙把目光收了回来。


“姐夫,喝一杯!”雨灵给我倒了一杯酒。


“好!”


铛!


我们两人碰了一下,我小抿了一口,但是她却不依不挠:“不行,都碰杯子了,必须一口喝光。”


“姐夫酒量不行,一会还要开车。”我说。


“不行,不行,必须喝光,一会打车回去。”雨灵说道。


没办法,我只好扬头把杯里的酒喝了。


“姐夫,吃西瓜!”雨灵用牙签给我插了一块西瓜放在嘴边。


“那个,我自己吃。”我有点尴尬,还好这里灯光昏暗,没有人看到我脸上的尴尬和不自然。


“快点张口,不然我生气了。”雨灵撒娇的说。


可能这里的环境和幽暗的灯光给了我胆量,最终张开嘴把雨灵喂的西瓜吃了下去。


啊……


下一秒,雨灵张开嘴,说:“姐夫,轮到你喂我了。”


我有一种想挠头的冲动,不过想想这里又没有人认识自己,喂就喂吧,于是拿起牙签插了一块西瓜递到了她的嘴里。


随后雨灵越来越大明,她竟然先将一块西瓜咬了一小口,然后把剩下的递到了我的嘴边:“姐夫,张口!”


“那个,你,你刚才咬过了。”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快点张口,不然我生气了,我生气后果很严重,我,我真跟赵康德好了。”雨灵说。


我知道她在瞎说,但是可能自己也只需一个遮丑的理由而已,于是张开了嘴,把那小半块西瓜吃了下去。


“咯咯!”雨灵发出胜利的笑容。


就这样,我们两人在梦之岛酒吧里,说说笑笑,互相喂着水果,一边还喝着酒,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红酒喝了半瓶,我感觉脑袋有点迷糊了,知道不能再喝了,再喝自己就醉了。


“回去了。”我说。


“不嘛,再坐一会。”雨灵说,随后她起身坐到了我身边,扬着头看着我,那目光里的柔情自己看懂了,随后她慢慢的闭上了嘴,红红的小嘴嘟了起来,说:“吻我!快点,不要破坏这个浪漫的气氛。”


我朝着左右看了看,灯光昏暗,酒吧里至少有一半的情侣在亲吻,同时加上酒精的刺激,我鬼使神差的搂住了雨灵的小蛮腰,然后嘴唇印了下去。


一个长吻婉转回味,雨灵气喘吁吁,浑身好像有点酥麻,整个倒在了我的怀里,随后一个如同蚊子般的声音传到了自己耳朵里:“姐夫,我们今天别回去了。”


“你姐会担心的。”我说。


“不会,我跟她说了去医院照顾赵康德那个王八蛋。”雨灵说。


“我们不可以。”我说。


“有什么不可以,你和我姐只是假结婚而已。”雨灵说道:“你们现在不是分开了吗?那就离婚好了,等我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


雨灵还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女生,她可以这么天真,但是我不可以。


“姐夫就是一个穷屌丝,配不上你,也配不上你姐,再说就算我跟你姐离婚了,你父母也不会同意,到时候你会面对很大的精神压力,所以不要再提这种事情了,好好上学,以后找一个真正的白马王子。”我十分真诚的对雨灵说道。


“好,以后的事情先不说了,今晚你不准离开。”

“今晚你不准离开!”

 

听到雨灵的话,我心动了,这么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扑在怀里,是个男子都得跪。自己能坚持这么久,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女追男隔层纱,更何况是一个校花级的美少女,并且还一口一个姐夫的喊着。这他妈简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

 

但是可能今天晚上老天爷不想让我有桃花运,一个意外的电话响了起来。

 

嗡嗡……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在这种安静的环境,我故意将手机铃声调成了振动。

 

“别看手机。看我!”雨灵掰着我的脑袋让我不准看手机,不过我还是瞥了一眼,上面显示着两个字——苏梦。

 

“苏梦?她回来了吗?”我一愣,马上挣脱了雨灵的纠缠,说:“姐夫接个电话。”说着便快速的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苏梦?”

 

“飞机刚落地,给你半个小时来机场接我。”苏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我们两人算是生死之交,至于滚没滚过床单,那天自己喝得烂醉如泥,还真不好说。

 

啪嗒!

 

我刚要说话,苏梦把电话挂断了,仍然是那么的霸气和不讲理,果然不愧是一条龙的女儿。

 

“苏梦,姐夫,苏梦是谁?”旁边的雨灵嘟着嘴问道。

 

“我一个朋友,雨灵,你自己打车回家好不好,我要去机场接人。”我用商量的口吻对她说道。

 

“朋友?没那么简单吧,如果仅仅只是普通朋友的话,你也不会这么紧张了,不行,我不回家,我跟你一块去机场接她。”雨灵气嘟嘟的说道。

 

我心里有点着急,雨灵又缠着自己不放,于是只好带着她开车朝着江城国际机场疾驰而去。

 

“姐夫,这个苏梦漂亮吗?”雨灵问。

 

“嗯!挺漂亮!”我实话实说。

 

“比我还漂亮吗?”雨灵继续问道。

 

听到女生问这种话,我就有一种撞墙的冲动,这完全不是问话,这是硬逼着你表态:“那个,各有各的美。”我说。

 

“不行,必须说我们两人谁更漂亮。”雨灵嘟嘴瞪着我问道。

 

“当然是雨灵更漂亮了。”没有办法,自己虽然智商和情商都不是太高,但是这个时候如果说苏梦漂亮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雨灵发起大小姐脾气来,自己可真受不了。

 

在半夜路上车很少,我走的又是机场高速,一路疾驰,二十分钟就到达了江城国际机场。

 

我给苏梦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到了,大约五分钟之后,看到了她的身影。

 

大/波浪的披肩长发,黑色的连衣裙,脚上是黑色的细根皮凉鞋,皮肤雪白,还戴着一副黑墨镜,性感,张扬,美丽动人,气场越来越强大,跟个女明星差不多,手里挎着个小包,另一只手推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

 

“果然是个大美女。”旁边的雨灵看着走来的苏梦,撇了撇嘴说道。

 

我急忙走上前去,把苏梦手里的大旅行箱接了过来,说:“这次回来还出去吗?”

 

“看情况了,这个城市里不是还有你的话,我真得不想再回来了,在外边自由自在,有点乐不思蜀。”苏梦感叹了一声。

 

“喂,他是我姐夫,你们两人什么关系?”雨灵突然出现在苏梦面前,一脸挑衅的问道。

 

我现在知道带她来就是一个错误,接下来自己夹在中间非两边受气不可,于是我低头拿旅行箱,装做没有听到雨灵的问话。

 

“王浩,这个小姑娘是谁啊?好漂亮。”苏梦摘下墨镜对我问道,眼睛里有一丝责怪的目光。

 

“那个,这是我小姨子袁雨灵,雨灵,叫苏姐,她是姐夫的好朋友。”我对两人介绍道,随后继续低头推箱子,心里想着,你们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斗吧,别把火气撒在自己身上就行了。

 

“姐夫,你不会背着我姐在外边偷吃吧,这都快凌晨了,不睡觉,出来接一个大美女?”雨灵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我装着没听见,继续推箱子,恨不得飞跑起来。

 

一个女人都够自己应付得了,两个女人凑到一块,如果斗起来的话,我会被她们轰成渣渣,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稍倾,苏梦和雨灵两人在后面针锋相对的说着话,那气氛很紧张,我还真怕她们打起来,还好,两人都很克制,不过话里都带着针。

 

来到车上之后,苏梦要坐副驾驶,可是却被雨灵给抢了,于是她只好一脸郁闷的坐到了后排。

 

“哼!”雨灵得意的冷哼了一声,好像在宣示她的胜利。

 

“王浩,你这小姨子漂亮是漂亮,就是太刁蛮了一些,以后不怕嫁不出去。”上车之后,苏梦首先开火了。

 

我装做没有听见,认真开车,心想乖乖咧,我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怎么能同意带着雨灵来机场接苏梦。

 

“姐夫,你这朋友漂亮是漂亮,但是怎么长着一张小三的脸,总爱喜欢有妇之夫。”雨灵马上反击道。

 

我心里想着:“吵吧,吵吧,只要别打起来就行了。”

 

“我还就喜欢上你姐夫了,回去告诉你姐,我回来就是要跟王浩造小孩子的,她最好比我先怀孕,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缺少父亲的。”苏梦还真是火爆,直接把这话说了出来。

 

我不知道她是开玩笑呢?还是认真的?听到这话把自己的小心脏吓得扑通、扑通乱跳。

 

“不要脸,姐夫,你说,要我姐还是要她?”雨灵生气的狠狠的拧了我一下,问道。

 

“雨灵,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我说。

 

同时心里想起了李洁,我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她,到底她是忘恩负义,还是虚荣心太强了呢?或者她真得从内心深处一直瞧不起自己。

 

“王浩,你告诉她,我们是不是已经发生过关系。”苏梦简直就是一个不怕事大的主,直接暴出了这么猛的料。

 

“什么,姐夫,你……你个混蛋!”雨灵打了我两下,气呼呼的嘟着嘴说:“我会告诉我姐的。”

 

“你不告诉,我这次回来也要向她摊牌,如果她觉得王浩配不上她这个江城第一大美女的话,那就不要拖着他,早点离婚,王浩,在我心里可是宝。”苏梦说。

 

此时的自己感觉头大如斗,一句话没有说,爱咋咋地吧。

 

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吵了一路,最后好像因为自己没有帮着说话,都生气了,下了机场告诉之后,几乎同时对我吼道:“停车!”

 

吱嘎!

 

我被她们两人的吼声吓了一跳,马上踩了刹车,耳边响起一声尖锐的刹车声。

 

随后只见苏梦和雨灵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气呼呼的下了车,雨灵直接打车离开了,苏梦拿着箱子也打车离开了。

 

我眨了一下眼睛,有一种目瞪口呆的感觉,刚才好像自己还是一个香馍馍,此时却没有理会了,这种反差太让人郁闷啊。

 

“我擦!”心里暗骂了一声,随后发动车子,一脸郁闷的朝着鞍山路开去。

 

如果苏梦今天不给自己打电话,现在八成跟雨灵开/房去了,自己他妈根本不是什么圣人,再说了,李洁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很冷淡,估摸着离婚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对雨灵自己也算是看开了。

 

老天爷玩我啊,刚刚心里对雨灵起了邪念,手机马上就响了,乖乖咧,霸王花苏梦竟然回来了,还这么的强硬,生孩子?我擦,老子根本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好不好。

 

回到鞍山路忠义堂总部之后,我给关二爷上了一柱香,拜了拜,随后洗了个澡,无聊的坐在客厅里喝着啤酒看电视。

 

滴滴!

 

突然手机来了一段通话录音,我马上把啤酒放下,拿起了手机。

 

“喂,黄总,找我什么事?”夏菲的声音。

 

“小菲,这一次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去王浩那里探探口风。”黄胖子的声音十分的急切。

 

“黄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探什么口风你总要告诉我吧?”夏菲问道。

 

“我有一批货被东城缉毒队在墨云港给扣押了,如果过了今晚这事肯定就捂不住了,扣押这批货的人叫雷明,缉毒队一个不得势的人,现在攀附上了李洁,是李洁身边的红人,这事八成跟李洁都脱不了干系。”黄胖子说道。

 

“黄总,什么货?”夏菲问,看样子黄胖子走/私古董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什么货你不需要知道,你先去王浩那里探探口风,李洁现在根本不接我的电话,现在只能从王浩那里打开突破口,天亮之前,必须解决这件事情,如果解决不了的话,公司会亏损十分严重,这几年算是白忙活了。”黄胖子这一次看起来是真得急了,一个亿的货,绝对是伤筋动骨。

 

我心里这个乐啊,姓黄的,你也有今天,哼,跟哥斗,敢抓哥的人,哥挥挥手,就让你灰飞烟灭!

 

“黄总,我去的话不是暴露了吗?”夏菲问。

 

“算了,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我直接跟他谈,时间不多了。”黄胖子说道。

 

“好,158xxxx。”

 

夏菲把我的手机号给了黄胖子,随后他们两人的通话便结束了。

 

铃铃铃……

 

刚刚听完这段录音,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知道这肯定就是黄胖子的电话,于是决定抻抻他,没有忙着接听。

 

直到他第二次打过来,我这才按下了接听键,装出刚睡醒迷迷糊糊的说道:“喂,谁啊?”

 

“王浩吗?真是数日不见,刮目相看啊,我是黄永年。”黄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黄永年?”我有点发愣。

 

“朋友都叫我黄胖子。”

 

“哦!”我应了一声,原来黄胖子的本名叫黄永年啊:“你找我干吗?”

 

“真没有想到,当年梦幻娱乐会所的一个小服务员,现在成了李区长的丈夫,还是鞍山路的大哥,厉害啊!”黄胖子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黄老板这是笑话我啊,这点能力跟你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他跟自己打太极,那就打好了,反正着急的也不是自己

 

随后黄胖子赞美我一句,我就赞美他一句,让外人听到的话,能认为我们两人是多好的朋友。

 

最后黄胖子撑不住了,说:“王浩兄弟,老哥遇到难事了。”

 

“什么事?”我问。

 

“李区长太厉害了,她的手下在墨云港扣了我一批货。你看是不是…”

 

“她的事我管不了!”

“今晚你不准离开!”

 

听到雨灵的话,我心动了,这么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扑在怀里,是个男子都得跪。自己能坚持这么久,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女追男隔层纱,更何况是一个校花级的美少女,并且还一口一个姐夫的喊着。这他妈简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

 

但是可能今天晚上老天爷不想让我有桃花运,一个意外的电话响了起来。

 

嗡嗡……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在这种安静的环境,我故意将手机铃声调成了振动。

 

“别看手机。看我!”雨灵掰着我的脑袋让我不准看手机,不过我还是瞥了一眼,上面显示着两个字——苏梦。

 

“苏梦?她回来了吗?”我一愣,马上挣脱了雨灵的纠缠,说:“姐夫接个电话。”说着便快速的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苏梦?”

 

“飞机刚落地,给你半个小时来机场接我。”苏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我们两人算是生死之交,至于滚没滚过床单,那天自己喝得烂醉如泥,还真不好说。

 

啪嗒!

 

我刚要说话,苏梦把电话挂断了,仍然是那么的霸气和不讲理,果然不愧是一条龙的女儿。

 

“苏梦,姐夫,苏梦是谁?”旁边的雨灵嘟着嘴问道。

 

“我一个朋友,雨灵,你自己打车回家好不好,我要去机场接人。”我用商量的口吻对她说道。

 

“朋友?没那么简单吧,如果仅仅只是普通朋友的话,你也不会这么紧张了,不行,我不回家,我跟你一块去机场接她。”雨灵气嘟嘟的说道。

 

我心里有点着急,雨灵又缠着自己不放,于是只好带着她开车朝着江城国际机场疾驰而去。

 

“姐夫,这个苏梦漂亮吗?”雨灵问。

 

“嗯!挺漂亮!”我实话实说。

 

“比我还漂亮吗?”雨灵继续问道。

 

听到女生问这种话,我就有一种撞墙的冲动,这完全不是问话,这是硬逼着你表态:“那个,各有各的美。”我说。

 

“不行,必须说我们两人谁更漂亮。”雨灵嘟嘴瞪着我问道。

 

“当然是雨灵更漂亮了。”没有办法,自己虽然智商和情商都不是太高,但是这个时候如果说苏梦漂亮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雨灵发起大小姐脾气来,自己可真受不了。

 

在半夜路上车很少,我走的又是机场高速,一路疾驰,二十分钟就到达了江城国际机场。

 

我给苏梦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到了,大约五分钟之后,看到了她的身影。

 

大/波浪的披肩长发,黑色的连衣裙,脚上是黑色的细根皮凉鞋,皮肤雪白,还戴着一副黑墨镜,性感,张扬,美丽动人,气场越来越强大,跟个女明星差不多,手里挎着个小包,另一只手推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

 

“果然是个大美女。”旁边的雨灵看着走来的苏梦,撇了撇嘴说道。

 

我急忙走上前去,把苏梦手里的大旅行箱接了过来,说:“这次回来还出去吗?”

 

“看情况了,这个城市里不是还有你的话,我真得不想再回来了,在外边自由自在,有点乐不思蜀。”苏梦感叹了一声。

 

“喂,他是我姐夫,你们两人什么关系?”雨灵突然出现在苏梦面前,一脸挑衅的问道。

 

我现在知道带她来就是一个错误,接下来自己夹在中间非两边受气不可,于是我低头拿旅行箱,装做没有听到雨灵的问话。

 

“王浩,这个小姑娘是谁啊?好漂亮。”苏梦摘下墨镜对我问道,眼睛里有一丝责怪的目光。

 

“那个,这是我小姨子袁雨灵,雨灵,叫苏姐,她是姐夫的好朋友。”我对两人介绍道,随后继续低头推箱子,心里想着,你们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斗吧,别把火气撒在自己身上就行了。

 

“姐夫,你不会背着我姐在外边偷吃吧,这都快凌晨了,不睡觉,出来接一个大美女?”雨灵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我装着没听见,继续推箱子,恨不得飞跑起来。

 

一个女人都够自己应付得了,两个女人凑到一块,如果斗起来的话,我会被她们轰成渣渣,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稍倾,苏梦和雨灵两人在后面针锋相对的说着话,那气氛很紧张,我还真怕她们打起来,还好,两人都很克制,不过话里都带着针。

 

来到车上之后,苏梦要坐副驾驶,可是却被雨灵给抢了,于是她只好一脸郁闷的坐到了后排。

 

“哼!”雨灵得意的冷哼了一声,好像在宣示她的胜利。

 

“王浩,你这小姨子漂亮是漂亮,就是太刁蛮了一些,以后不怕嫁不出去。”上车之后,苏梦首先开火了。

 

我装做没有听见,认真开车,心想乖乖咧,我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怎么能同意带着雨灵来机场接苏梦。

 

“姐夫,你这朋友漂亮是漂亮,但是怎么长着一张小三的脸,总爱喜欢有妇之夫。”雨灵马上反击道。

 

我心里想着:“吵吧,吵吧,只要别打起来就行了。”

 

“我还就喜欢上你姐夫了,回去告诉你姐,我回来就是要跟王浩造小孩子的,她最好比我先怀孕,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缺少父亲的。”苏梦还真是火爆,直接把这话说了出来。

 

我不知道她是开玩笑呢?还是认真的?听到这话把自己的小心脏吓得扑通、扑通乱跳。

 

“不要脸,姐夫,你说,要我姐还是要她?”雨灵生气的狠狠的拧了我一下,问道。

 

“雨灵,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我说。

 

同时心里想起了李洁,我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她,到底她是忘恩负义,还是虚荣心太强了呢?或者她真得从内心深处一直瞧不起自己。

 

“王浩,你告诉她,我们是不是已经发生过关系。”苏梦简直就是一个不怕事大的主,直接暴出了这么猛的料。

 

“什么,姐夫,你……你个混蛋!”雨灵打了我两下,气呼呼的嘟着嘴说:“我会告诉我姐的。”

 

“你不告诉,我这次回来也要向她摊牌,如果她觉得王浩配不上她这个江城第一大美女的话,那就不要拖着他,早点离婚,王浩,在我心里可是宝。”苏梦说。

 

此时的自己感觉头大如斗,一句话没有说,爱咋咋地吧。

 

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吵了一路,最后好像因为自己没有帮着说话,都生气了,下了机场告诉之后,几乎同时对我吼道:“停车!”

 

吱嘎!

 

我被她们两人的吼声吓了一跳,马上踩了刹车,耳边响起一声尖锐的刹车声。

 

随后只见苏梦和雨灵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气呼呼的下了车,雨灵直接打车离开了,苏梦拿着箱子也打车离开了。

 

我眨了一下眼睛,有一种目瞪口呆的感觉,刚才好像自己还是一个香馍馍,此时却没有理会了,这种反差太让人郁闷啊。

 

“我擦!”心里暗骂了一声,随后发动车子,一脸郁闷的朝着鞍山路开去。

 

如果苏梦今天不给自己打电话,现在八成跟雨灵开/房去了,自己他妈根本不是什么圣人,再说了,李洁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很冷淡,估摸着离婚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对雨灵自己也算是看开了。

 

老天爷玩我啊,刚刚心里对雨灵起了邪念,手机马上就响了,乖乖咧,霸王花苏梦竟然回来了,还这么的强硬,生孩子?我擦,老子根本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好不好。

 

回到鞍山路忠义堂总部之后,我给关二爷上了一柱香,拜了拜,随后洗了个澡,无聊的坐在客厅里喝着啤酒看电视。

 

滴滴!

 

突然手机来了一段通话录音,我马上把啤酒放下,拿起了手机。

 

“喂,黄总,找我什么事?”夏菲的声音。

 

“小菲,这一次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去王浩那里探探口风。”黄胖子的声音十分的急切。

 

“黄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探什么口风你总要告诉我吧?”夏菲问道。

 

“我有一批货被东城缉毒队在墨云港给扣押了,如果过了今晚这事肯定就捂不住了,扣押这批货的人叫雷明,缉毒队一个不得势的人,现在攀附上了李洁,是李洁身边的红人,这事八成跟李洁都脱不了干系。”黄胖子说道。

 

“黄总,什么货?”夏菲问,看样子黄胖子走/私古董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什么货你不需要知道,你先去王浩那里探探口风,李洁现在根本不接我的电话,现在只能从王浩那里打开突破口,天亮之前,必须解决这件事情,如果解决不了的话,公司会亏损十分严重,这几年算是白忙活了。”黄胖子这一次看起来是真得急了,一个亿的货,绝对是伤筋动骨。

 

我心里这个乐啊,姓黄的,你也有今天,哼,跟哥斗,敢抓哥的人,哥挥挥手,就让你灰飞烟灭!

 

“黄总,我去的话不是暴露了吗?”夏菲问。

 

“算了,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我直接跟他谈,时间不多了。”黄胖子说道。

 

“好,158xxxx。”

 

夏菲把我的手机号给了黄胖子,随后他们两人的通话便结束了。

 

铃铃铃……

 

刚刚听完这段录音,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知道这肯定就是黄胖子的电话,于是决定抻抻他,没有忙着接听。

 

直到他第二次打过来,我这才按下了接听键,装出刚睡醒迷迷糊糊的说道:“喂,谁啊?”

 

“王浩吗?真是数日不见,刮目相看啊,我是黄永年。”黄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黄永年?”我有点发愣。

 

“朋友都叫我黄胖子。”

 

“哦!”我应了一声,原来黄胖子的本名叫黄永年啊:“你找我干吗?”

 

“真没有想到,当年梦幻娱乐会所的一个小服务员,现在成了李区长的丈夫,还是鞍山路的大哥,厉害啊!”黄胖子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黄老板这是笑话我啊,这点能力跟你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他跟自己打太极,那就打好了,反正着急的也不是自己

 

随后黄胖子赞美我一句,我就赞美他一句,让外人听到的话,能认为我们两人是多好的朋友。

 

最后黄胖子撑不住了,说:“王浩兄弟,老哥遇到难事了。”

 

“什么事?”我问。

 

“李区长太厉害了,她的手下在墨云港扣了我一批货。你看是不是…”

 

“她的事我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