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74回老子早晚玩死你

我紧紧盯着抬麻袋的两个人,其中一人确实左脚有点坡,估摸着这人应该就是外号坡子的那人。


在他们两人经过我和宁勇身边的时候,我朝宁勇做了一个手势。慢慢的绕到了车子的另一边,并没有让坡子两人发现。


随后一挥,小声对宁勇说:“勿论生死,一击毙命!行动!”


宁勇就从黑影之中窜了出去。仿佛一头捕食的豹子,动作快若闪电,几米的距离,眨眼之间就到了坡子两人的身后。


下一秒。我看到宁勇两拳几乎同时击中了坡子两人的后脑勺,两人来不及发出一声喊叫,身体前倾,扑通!扑通!两声直挺挺的摔趴在地上。


我急速的跑了过去,把麻袋打开,发现里边果然装着狗子,此时的狗子浑身是伤,脸上血肉模糊,我试了一个他的呼吸,十分的微弱,命悬一线,气如游丝。


“操!”我暗骂了一句,马上把狗子抱了起来,朝着不远处的小巷跑去。


“这两人怎么办?”身后传来宁勇的询问声。


“装麻袋里,扔进车子后备箱。”我头也没回的说道。


“哦!”宁勇应了一声。


我将狗子放在车子后排,然后马上发动了车子,催促着宁勇快点,只见他将生死未知的坡子两人塞进了大麻袋,单手拖着跑了过来,扔进了车子的后备箱。


二分钟之后,我和宁勇带着昏迷不醒的狗子朝着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又连续闯了三个红灯,这一次估摸着八成真要被吊销驾照了,不过此时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一路飚车,不到十五分钟,车子便停在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急诊大厅门前,我抱着狗子朝着大厅冲去,同时嘴里嚷着:“医生,医生,快救人!快救人啊!”


十分钟之后,狗子被推进了手术室,我在手术室外边走来走去,十分的担心,同时心里涌出一股怒气:“黄胖子,老子这事跟你没完。”


平静下来之后,我拿出手机,开始给陶小军打电话。


“喂,二哥!”电话接通之后,传来陶小军迷迷糊糊的声音,刚才应该已经睡了。


“狗子救出来了,正在手术室里抢救。”我说:“黄胖子这个王八蛋差点要了狗子的命。”


“什么?”陶小军直接怒吼了起来,随后马上说道:“我带着胖子和三条连夜赶回去。”


“不!”我说,同时对他嘱咐道:“这事只你知道就行了,别告诉胖子和三条。”


“为什么?”


“狗子被打成了这样,不能就这么完了,江城这边有我在,你们继续调查陈虎,这一次一定要让黄胖子付出点代价,至于为什么保密,因为现在可以确定夏菲就是黄胖子派过来的奸细。”我说。


“这个臭婊/子我早就看她有问题了,二哥,狗子有什么事情,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陶小军急切的说道。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继续在手术室门前走来走去,同时眉头紧皱,双眼微眯,脑子里思考着如何对付黄胖子,他的左膀右臂分别是陈虎和夏菲,现在自己知道夏菲是奸细,但是她自己还不知道已经暴露了,这一点可以大作文章,到至陈虎,只要把底细查清楚了,不信抓不到他的弱点。


“哼,黄胖子,当年老子一无所有的时候,都能让你吃个哑巴亏,这一次,老子一定让你有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我在心里冷哼一声,暗暗想道。


铃铃铃……


自己正在思考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是田启来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田启,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浩哥,搞定了。”田启兴奋的回答道。


“对方不会发现吧?”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绝对不会发现,除非他找个高手检查一下手机,不过手机都是私人物品,没有人会随便给别人,所以说赵康德肯定不会发现有问题。”田启说。


“嗯!”我应了一声,随之准备挂断电话。


“喂,浩哥,你现在在那里?”田启问。


“就在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这里。”我说。


“呃?”田启可能是愣了一下,问:“浩哥,要我过去帮忙吗?”


“不用了,你回家睡觉吧,记着,别忘了把赵康德的通话录音自动转发给我。”我对田启嘱咐道。


“放心吧浩哥,只要赵康德打电话,你就能第一时间得到录音。”国启信心满满的说道。


“那就好!快回去睡觉吧。”


田启这个夜猫子一点睡意都没有,在电话里缠着问什么时候再约莉莉和冰冰两人出来喝酒,我随口应付了几句,赶快挂断了电话。


二个多小时之后,狗子被推出了手术室,一名四十多岁的医生,一脸的疲惫,嚷道:“谁是家属?”


“我我!”我马上跑了过去。


“救过来了,颅内有少量出血,我们进行了保守治疗,如果情况不见好转的话,可能需要开颅,身上有七处骨折,胸腔内有淤血,几乎全身都有软组织搓伤,怎么会这样?这些都是反复殴打造成的伤害,建议你马上报警。”中年医生对我说道。


“谢谢医生,我们自己会处理的。”我说。


医生看了我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让护士把狗子推进了病房,然后给了一张缴费单子。


我把卡和单子给宁勇,让他去缴费,自己在病房里看着仍然昏迷的狗子,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七处骨折,胸腔有淤血,颅内少量出血,黄胖子你个王八蛋,老子早晚有一天会为狗子报仇,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稍倾,宁勇缴费回来,把卡还给我,说:“没事,我回去了。”


“你留下看着狗子。”我说。


“你干嘛?”宁勇瞪着我,一脸的不情愿,这混球除了练武之外,真心对其他人和事情都是漠不关心,当然除了大哥韩勇之外。


我走到宁勇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车子后备箱里的两个人你来处理吗?”


“呃?哦!那你快点啊!”他说。


“天明之前,我肯定赶回来了,你在病房里陪着狗子,还有这个消息不能传出去,明白吗?”我说。


“你们的事情我懒的多嘴。”宁勇说道。


对于他自己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撇了撇嘴,又看了一眼昏迷的狗子,随之转身离开了病房。


我开车直接去了大岭山的后山,这个地方荒山野岭,真是一个处理尸体的好地方。


黄胖子肯定不会报警,报警他就是自找麻烦,混江湖的死伤一般都是按江湖规矩来处理,谁如果报警的话,算是破坏了江湖规矩,因为大家都不干净,警察来了,谁也别想脱身。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拖着一个大麻袋出现在大岭山后山的一片荒芜的树林里,手里还拿着铁锹和镐头,都是在山神庙里拿的,以前大哥韩勇藏的。


“就这里吧。”我嘀咕了一声,开始挖坑,自己的体格不壮,妈蛋,挖了五分钟就已经气喘吁吁,心里想着:“刚才正让宁勇陪自己一块来就好了,他浑身的力气,挖个坑跟玩似的,自己也乐着轻松。”


不过狗子的事情要严格保密,现在只有我、陶小军和宁勇三人知道,所以不能让顾芊儿或者皮三等人来医院照料狗子,知道的人一多,夏菲肯定会得到消息,黄胖子随后也知道狗子没死,还被我给救了,那样自己就暴露了。


跟黄胖子硬碰硬,自己现在还不是对手,只能躲在黑暗之中,看准时机,狠狠的咬他一口。


挖了半个小时,自己才把坑挖好,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我将麻袋拖过来,直接推进了坑里。


“啊啊!不要杀我!”突然麻袋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看样子有一个人还没有死。


我眨了一下眼睛,思考了片刻,又拼尽全力把麻袋拉了上来,打开一看,外号叫坡子那人还没死,另一人已经死透了。


拳经有一句话叫后脑一掌便亡魂,以宁勇的拳力,打在他们两人的后脑勺上,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这个坡子还真是命大,竟然没有马上死掉。


“不要杀我!”坡子看到我,动了动嘴唇,微弱的说道。


“说点黄胖子的秘密,我可以帮你完成一个心愿,至于你,肯定是活不了了。”我说。


“我不想死!”坡子说道。


“估摸着你这应该是回光返照,也就一、二分钟的事情,如果没有遗愿的话就算了,我等你死透了再埋。”我说,随后便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个手臂和腰,刚才挖坑累得双臂和腰一阵酸痛。


几秒钟之后,麻袋里的坡子再次传出了微弱的声音:“我,我有个女儿在江城师范大学读书,今年刚刚读大一,我钱包里有张卡,是我所有的积蓄,密码是她的生日,你能帮忙转交给她吗?”


“可以,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一件黄胖子的事情。”我说。


“你想知道什么?”坡子问。


“可以要黄胖子命的事情。”我说。


“他,他虽然表面金盆洗手,但是暗地里还在经营着走/私的生意,最近他有一批货要出去,是一批青花瓷的古董,一共三十六件,价值上亿元,关系早已经打通。”坡子说道。


“几号出货,从那里走货?”我问。


“不知道几号,每,每次都……咳咳……”坡子突然咳出了鲜血,两眼上翻,瞳孔放大,眼看着要不行了,刚才自己猜得没有错,他真是回光返照,可能是对女儿的不舍,让他执念着不想死去,可惜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在那里出货?”我问。


“墨海……港!”坡子说出最后一个字之后,脑袋瞬间耷拉了下去,死掉了。


“墨海港,离江城二百多公里。”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道一声。


十分钟之后,我离开了这片小树林,至于坡子和另一个人便永远被埋在了这里,除非有一天,大岭山的后山开始开发,也许他们的尸体才会重见天日。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开车回到了江城市区,钱包里多了一张卡,我准备快递给坡子的女儿,男人之间的事情,不应该把女人牵扯进来。


我回到医院的时候,顺便买了早餐,吃完之后,让宁勇先回去,告诉他晚上来接班,并且一再叮嘱他,狗子的事情绝对谁都不能告诉。


 

早晨,护士给狗子换了药水,医生来查房的时候,我担心的询问道:“医生。我兄弟能醒过来吗?”

 

“我现在也不敢确定,三天之内,如果醒过来的话,就没事了。如果醒不过来,那就要再进行脑部CT扫描,确定脑内出血是否增大,到时候可以有二种选择。继续药物治疗和开颅手术。”中年医生回答道。

 

“谢谢!”我道了谢,心里祈祷着狗子一定要醒过来,如果真得开颅的话,肯定会大伤元气,搞不好会折寿,伤了身体的根本。

 

等医生离开之后,我趴在床边上睡着了,忙活了一个晚上,自己太累了。

 

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三点钟了,自己睡得很沉,病房里其他人进进出出的声音都没有将自己吵起来。

 

打开手机看了看,上面来了十二条语音短信,其中三条是夏菲的电话录音,剩下的九条都是赵康德的通话录音。

 

我把十二条通话录音都听了一遍,没有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随之便删除了。

 

看到二条未接电话,我打开看了一下,一条是陶小军打来的,一条是李洁打来的。

 

我先给陶小军拨了回去,响了一声,便传了来他的声音:“二哥,上午我们去了陈虎的老家陈家庄,问了村里的老人,他们说陈虎家里已经没人了,妹妹也在江城,并且还在江城结婚生子,今年清明的时候,他们兄妹两人还回村子里祭奠过父母。”

 

“在江城?”我问。

 

“嗯!”

 

“有问到地址吗?”

 

“没有,村里没有人知道陈虎和他妹妹两家人在江城的住址。”陶小军回答道。

 

“嗯,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问。

 

“正在路上,再有半个小时应该就到江城了。”陶小军说。

 

“好,你先把胖子和三条送回家,然后直接来江城第一人民医院。”我说。

 

“嗯!”

 

挂断陶小军的电话之后,我去厕所洗了个脸,然后打电话叫了一个快餐。

 

狗子仍然处于昏迷之中,自己不能在医院里傻坐着,必须行动起来,现在自己手里的牌一共有两张,一是夏菲,第二张牌就是坡子临死前说的那件事情,如果能将黄胖子的这件事情搞砸了的话,一个亿的损失:“嘿嘿,姓黄的,我想以你的财力也会伤筋动骨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这事关系着海关和码头,自己的人手不够,还真不一定能将其截获,思考了片刻,我拿起手机拨通了李洁的电话。

 

“喂!”李洁的声音十分的平静,听不到一丝情绪的变化,难道她已经对我们两人的关系心如止水了吗?

 

“喂,有空吗?一块吃个晚饭,有件事跟你说。”我说。

 

“等一下,我查一下今天的日程安排。”李洁说道,大约十几秒钟之后,她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五点钟,就在东城区政府旁边的满香楼吃吧。”

 

“好!”我说。

 

随后两人都没有再吱声,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没事挂了。”稍倾,李洁说道。

 

“再见!”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叹了一口气,感觉跟李洁的距离越来越远。

 

四点过十分,陶小军急匆匆的从外边冲了进来,我示意安静,于是他马上放慢了脚步,一脸焦急的对我问道:“二哥,狗子怎么样了?”

 

“医生说了,三天内如果清醒过来的话,他就没事了,不然的话就要动手术开颅,那样元气损伤就太大了,肯定会折寿。”我说。

 

“黄胖子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还有夏菲这个臭婊/子,二哥,你怎么还留着他。”陶小军气愤的说道,我知道他跟狗子等人从小穿着开裆裤一块长大,感情很深,所以并没有怪他此时的失态。

 

“小军,整死夏菲容易,但是弄死黄胖子就难了,说到底黄胖子才是幕后黑手,只有弄死他,才算真正的报仇。”我说。

 

“二哥,你有办法了?”小军拉着我胳膊问道。

 

“办法还没有,但是夏菲肯定有用,三国的蒋干盗书知道吧,我也想用这一招,但是总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我说。

 

随后我又跟陶小军聊了一会,便离开了医院,晚上他守着狗子,我准备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一天一夜没换衣服了,大夏天都酸了。

 

我先回家洗了一个澡,换了衣服之后,五点钟准时来到了东城区政旁边的这家满香楼。

 

我进去的时候,李洁已经到了,在二楼的小包厢里,就她一个人,不过看样子老板认识她,一直站在旁边说着话,当我走进包厢的时候,秃头老板立刻笑着离开了,并且让服务员上菜。

 

坐下之后,我和李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压抑。

 

“你找我什么事?”最终还是李洁先开口。

 

“想请你帮忙打击一下黄胖子,同时也许还可以给你增加一点政绩,搞不好会上省新闻或者中央新闻。”我说。

 

“哦?”听到我的话,李洁立刻来了精神,每个人都有弱点,而李洁的弱点就是权力。

 

“什么事?快告诉我。”李洁催促道。

 

“黄胖子表面金盆洗手,实则暗中还在做着非法的买卖。”我说。

 

李洁听到我的话,一瞬间像个泄气的皮球,说:“我当然知道他做着非法的买卖,那个梦幻娱乐会所里边就藏污纳垢,但是有老大和老二罩着,谁敢动他的会所。”

 

李洁嘴里的老大和老二自然就是赵书/记和江高驰。

 

看到李洁的模样,我不再跟她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得到一个消息,就这几天,黄胖子有三十六件国宝级青花瓷古董会走/私到国外,价值估计在一个亿以上,如果你能带人截获的话,会不会成为今年破获古董走/私的一个重大案件,到时候如果能上央视新闻的话,你可真就露脸了。”

 

“你的消息确切吗?”李洁两眼放光盯着我问道。

 

“跟上一次姚二麻子的消息一样,百分之百的确定。”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心里也不是太有底,不过如果自己犹豫的话,李洁肯定会更加犹豫,所以必须给她信心,再说了,坡子临死之前也没有必要骗自己吧。

 

“好,我马上通知分局刑警队进行秘密调查,同时联系海关方面加大排查力度。”李洁兴奋的说道。

 

“不可!”我摇了摇头。

 

“为什么?”李洁看了我一眼,问道。

 

“黄胖子搞走/私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前听说过吗?我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听到这个消息,根本想不到黄胖子暗地里还在搞这种生意,海关即便没有烂透,被黄胖子拉下水的人肯定不少,所以这件事情不能知会海关,要一击毙命,来一个人脏俱获。”我说。

 

“只让东城分局的刑警队来调查?”李洁问。

 

“也不行!”我再次摇头,说:“那样也会走露消息,黄胖子在公安系统里的人肯定也不会少了,给他通风报个信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得到的报酬可能就很多了。”

 

“你不要把所有人都想成贪官。”李洁说。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如果这件事情你想成功的话,必须秘密进行,用自己最信任的人来暗中调查。”我说。

 

“最信任的人现在只有雷明了,不过他是缉毒队啊。”李洁想了一下说道。

 

“缉毒队更好,检查毒/品其间无意破获上亿元的走/私大案。”我说。

 

“好,那我今天晚上就让雷明带着他的人开始行动。”李洁说。

 

“黄胖子走的是墨云港,就这二到三天时间会出货,让雷明抓紧吧。”我说。

 

“谢谢你。”李洁盯着我说道:“你帮了我这么多,那天……”

 

“那天的事情就别说了,都过去了。”我打断了她的话,自己心里主要还是太委屈了,全身心的帮她,宁愿为了她背负巨大的心理压力,没想到得到的是狠狠的一巴掌,把我的心都打碎了。

 

“你还在生我的气?”一本正经的李洁突然露出一丝撒娇的表情。

 

“没有,不敢!”我说。

 

“还说没有,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我再次向你道歉,但是你也要理解,那是我妈,我不可能保持理智。”李洁解释道。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去,几秒钟之后,她的目光移开了,我知道她是心虚,不敢跟我直视,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有点看不起自己这个屌丝。

 

“走了,让雷明尽快行动。”我说,随后站起身来,朝着外边走去。

 

李洁没有再叫自己,我也没有再回头,包厢门关上的一瞬间,我感觉心里一痛,随后脸上惨笑了一下,暗中自嘲:“王浩,你就是一个穷屌丝,你再怎么努力在别人眼里还是一个穷屌丝。”

 

当天晚上,我收到了一段夏菲和黄胖子的通话录音。

 

“黄总,找我什么事?”这是夏菲的声音。

 

“小菲,那个叫狗子的是不是被小王八蛋救回去了?”黄胖子问道。

 

你才是王八蛋,你全家都是王八蛋,老子早晚弄死你,我在心里对黄胖子反骂道。

 

“没有听说啊!”

 

“这就奇怪了,昨天晚上半夜的时候,我让坡子两人把那叫狗子的拉出去埋了,但是他们离去之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手机也关机,八成是出事了。”黄胖子说道。

 

“黄总,你是说小屌丝救了狗子?”夏菲问。

 

“应该是他,除了他不可能有别人。”黄胖子说道。

 

“可是我这里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啊,再说了,他怎么可能知道狗子在梦幻娱乐会所,难道他未卜先知,能算出昨天晚上黄总会让人埋了狗子?”夏菲提出了疑问。

 

“这……这确实太奇怪了。”黄胖子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黄总,搞不好坡子他们是出了什么意外,绝对不可能是小屌丝动的手,我刚见过胖子,他和狗子从小一块长大,如果狗子回来的话,他早就告诉我了。”夏菲十分自信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心里暗道:“难道胖子已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这个死胖子,我得让小军说说他。”

 

“真是奇怪,我派人把他们两人平时去的地主都找遍了,根本没有发现一点踪迹,打电话也关机,肯定是出事了,搞不好坡子两人已经死了”黄胖子的声音里边充满了无奈

 

我心里一阵得意:“姓黄的,老子早晚玩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