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70回我跟你混吧

听到雨灵的话,我懵逼了,彻底的懵逼了,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录下了麻杆鬼的视频。并且还把整件事情前因后果告诉了她,可是她竟然还要去医院照顾赵康德这个疯子。


“这到底是什么鬼?”我心里一阵抓狂,很想疯狂的呐喊。


看着我的表情,雨灵慢慢的说道:“姐夫。赵康德把大姨搞成了那样,他又这么阴险,你有办法对付他吗?”


“我正找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跟踪他,早晚有找到对付他的办法。”我说。此时仍然不太明白雨灵到底什么意思?


“姐夫,既然赵康德用了苦肉计,那我们为什么不用一招将计就计,这么一个变态的疯子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难道你还能睡着觉吗?”雨灵反问道。


“将计就计?”我瞪大了眼睛,妈蛋,这转变的也太快点了吧,刚才还一口一个康德哥,现在怎么就要将计就计了,现在的小女孩都转变得这么快吗?爱恩分明?我有点凌乱。


“姐夫,对不起,是我太幼稚了,没有想到赵康德这么阴险,昨天晚上打你脸还痛吗?”说着,雨灵伸手在我脸颊上摸了一下,随后突然将嘴唇伸过来亲了一下。


啵!


“我擦!”老子的心情就他妈像坐过车山一样,忽高忽下,都已经被整糊涂了,直愣愣的盯着袁雨灵看去,这性格也太酸爽了吧,一会冰雪交加,一会阳光灿烂,受不了,真心受不了啊!


“那个,跟我回去,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什么将计就计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那些都是大人的事情。”我说,随后准备发动车子将袁雨灵带回金沙湾别墅,甚至于我动了将她送回浮山市的念头。


刚刚发动车子,雨灵便把车钥匙拔了下来。


“喂,雨灵,你干吗?”我瞪着她问。


“姐夫,现在就是对付赵康德这个变态的最好机会,他敢给我袁雨灵下套,我饶不了他。”雨灵嘟着小嘴凶巴巴的说道。


我心里一惊,心中暗道:“妈蛋,看来真得不能得罪女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得罪女人,特别是美女,不管是大美女,还是小美女。”


“你想怎么样?”我问。


“赵康德使了这出苦计肉的目地是什么?”雨灵对我问道。


“让你喜欢上他呗,然后控制了你,让我和你姐痛不欲生,干着急,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你是心甘情愿的跟他好,这种心理层次的折磨比杀一个人更加的令人难受。”我说。


“那我就装出真心喜欢上了他的样子。”雨灵说道。


“不可!”我马上出声否定了她的想法,开玩笑,赵康德是什么人?那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变态,让袁雨灵在他身边无疑于虎口拔牙,搞不好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所以我坚决反对。


“为什么不可,姐夫,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个王八蛋占我的便宜,你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不管他如何的强大,内心深处都会有拼死想要保护的东西,哼哼,我就要把赵康德内心深处最想保护的东西找出来,那就是他的弱点,到了那个时候,不是他让我们痛不欲生,而是我们让他痛不欲生。”袁雨灵说的杀气腾腾,我他妈都愣住了。


“女人真不能得罪,特别是美女,脑袋非常聪明的美女更不能得罪。”我再次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己。


“不行!我不同意,这件事情姐夫会处理,不需要你个小孩子来冒险。”我说。


“我不是小孩子,不是小孩子。”袁雨灵挺着她的小胸脯对着我嚷道。


其实她的胸脯真不小,比李洁的都要大,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随后马上把目光移开。


“那个胸再大,也是一个小孩。”我说。


“姐夫,你如果有办法对付赵康德的话,我就乖乖跟你回家,如果没有办法的话,就按我说的将计就计,敢跟本小姐玩阴的,本小姐就陪你玩玩。”袁雨灵说道。


我是怎么都不同意,可惜袁雨灵根本不听自己的话,下了车,在旁边胡乱买了一份早餐,然后急匆匆的朝着住院楼跑去。


她离开之后,陶小军走了过去,问:“二哥,还没有搞定啊?这雨灵是不是被赵康德给下了什么药,鬼迷心窍了?”


我没有说话,看着雨灵的背影,眉头微微皱起,说心里话,刚才她的话其实已经说服了自己,每个人都有弱点,都有自己拼了性命都想要保护的东西,而找到赵康德心里的这个东西,就可以让他痛不欲生。


杀了他,不现实,堂堂市委书/记的公子如果遇害的话,那可是一件大事,姓赵的不把江城翻地三尺,把杀他儿子的幕后黑手揪出来,不可能罢手。


到时候自己和李洁都会遭殃,这是一条鱼死网破之计,不到最后的生死关头谁也不会走这一条路。


但是赵康德这个疯子竟然盯上了雨灵,说明他根本不想放过我和李洁两人,甚至于他连刘静也不想放过,他要让我们痛不欲生,被动的防守永远不可能让敌人感觉害怕,只能助长敌人的嚣张气焰。


反击,必须反击,但是仅仅凭借着泥鳅在外边的跟踪,怕是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赵康德的弱点,那么自己就没有反击的切入口,如果袁雨灵将计就计成功的话,以有心算无心,搞不好真有发现点什么,到时候自己就给赵康德这个疯子致命一击,让他也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二哥,还要让我在医院跟着雨灵吗?”陶小军打着哈欠对我问道。


“不用了。”我说。


“太好了,那送我回去睡觉,困死了。”他说。


“你跟我去找一个人,找完这个人之后,就送你回去睡觉。”我说。


“啊,二哥,你不能拿我当牛使。”陶小军抗议道。


“兄弟,哥现在是起步阶段,又遇到这么多烦心的事情,不靠你,又能靠谁?”我拍着他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说道。


“好吧!”陶小军同意了。


我和陶小军上了车,然后朝着城北的那片棚户区开去,我准备去找麻杆鬼的女儿倪果儿,自己说话要算数,也是给快要死的麻杆鬼一个交代。


陶小军上了车就睡着了,半路上我的手机铃声响了,看到是田启打来的,我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一条龙介绍了两名刚毕业的女演员莉莉和冰冰来陪酒,自己当时走了之后,也不知道田启有没有带两人去开/房,妈蛋,两个极品美女,床上功夫又好,便宜这小子了。


“喂,小子,昨天晚上舒服吗?”我问。


“浩哥,别提了,太丢人了。”田启说。


“怎么了?那两个女演员没陪你睡?”我问。


“陪了,两个都陪睡了,可是我没有挺起来。”田启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擦,你还是不是男人,那么两个漂亮的美女你竟然没有挺起来?”我震惊了,心里这个懊悔啊,这他妈不是浪费资源吗?


“我,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晨回来的时候,我又好了。”田启说。


我真是服了他:“那你们三个一晚上在干吗?”我问。


“喝酒聊天,然后就睡着了,早晨我醒来的时候,她们两人已经走了。”田启回答道。


“你没上,摸过没有,看过她们的身体没有?”


“隔着衣服隔了一个胸。”回启回答道。


“就这样?”我吃惊的问道。


“嗯!”


“靠!”我真他妈想骂脏话,一条龙说两人床上功夫很好,长得又很漂亮,还是女演员,他妈就这样被田启这个鸟人给浪费了。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浩哥,没想到我能跟那么漂亮的两个美女聊天,还睡在一起。”田启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听其声音还挺满足,于是撇了撇嘴,说:“你开心就好!没事我挂了,正在开车呢。”


“浩哥,你什么时候再约她们两人出来玩嘛,记着一定要叫上我啊!”田启说。


“改开吧,挂了。”我心里这个郁闷,还再约?你以为约人家一次很容易啊,还不知道一条龙用了什么手段。


不过一条龙能约到女演员这事我有点奇怪,他一个大毒枭怎么就跟女明星和女演员扯上了关系,后来自己才明白,原来一条龙有一个投资公司,专门投资拍电影,然后洗黑钱,将他的黑钱拍成电影,然后洗成干净的钱。


手法十分的隐蔽,很多人都这么干,当然也可以通过地下钱庄转移到国外,然后再转回国内,就变干净了,总之洗黑钱的方法五花八门。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开进了城北的这片棚户区,城东只是老城区,房子虽然破旧,但是却很值钱,毕竟以前是江城的中心,而城北就片棚户区却是江城最大的贫民区,都是一些窝棚和低矮的瓦房。


停电停水家常便饭,下小雨还好说,下大雨的话,几乎家家户户都露雨,生存环境相当的艰难,政府几次想改造,最后都没有成功,因为需要的资金太过于庞大,而这里的地皮却不值钱。


我将车子停在一家小卖部门前,几名小混混在打台球,其中有两名女孩,一个是短发,染成了黄毛,一个是长发,编了无数条小辫子,还挺好看。


既然麻杆鬼的女儿倪果儿是小太妹,眼前这群小混混应该认识,搞不好其中两名女生有一人就是倪果儿。


“兄弟,打听个人呗。”我拍了一下一名有纹身的小混混的肩膀说道。


“行啊,一百块!”他朝着我吐了一个烟圈,戏弄的说道。


我笑了笑,随后对着陶小军一挥手,说:“小军,教教小群小崽子怎么做人。”


陶小军活动了一下身体,说:“正好浑身酸痛,就拿他们练练手吧。”


“操,在老子面前装逼是吧!”那名纹身小混混嘴里骂着娘,一脚朝着陶小军踹去。


陶小军一记勾手抓住了纹身小混混踢来的腿,然后大力往后一拽,同时底下右脚顶在对方支撑腿的膝关节处。


啊……


只听这名小混混惨叫一声,直接被陶小军硬生生拽着腿来了个一字马,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砰砰砰……


剩下的几名小混混拿着台球棍冲了过来,可惜被陶小军三拳二脚全部放趴在地上,惨叫不止。


我蹲下身子,用手掌拍着那名纹身小混混脸,说:“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大哥你说。”


 

“认不认识一个叫倪果儿的女孩?”我用手拍着这名纹身小混混的脸,对其问道。

 

“果儿?那不就是果儿吗?”纹身小混混用手指着满头小辫子的那名小太妹说道。

 

“早这么听话不就不用挨揍了,下次记着啊!”我对着他的脸抽了二下,随后站起身来。朝着那名满头小辫子的小太妹走去。

 

“你叫倪果儿?”我问。

 

“嗯!”她倒是不害怕,点了点头,口里含着棒棒糖,上下打量着我。反问道:“你谁啊?”

 

“你爸叫什么来了,外号叫麻杆鬼?”我再次问道。

 

“嗯,就是他,怎么?他欠你们钱了?跟我可没关系啊。我们早已经脱离父子关系了。”倪果儿有点害怕了。

 

“带你去个地方,上车。”我对倪果儿说道。

 

“去那?”她十分戒备的瞪着我问道。

 

我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最后开口说道:“你爸要死了,想见你最后一面,见不见,由你决定,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说完,我便开始盯着自己的手表,把决定权交给了倪果儿。

 

滴答!滴答……

 

秒针一下一下的走着:“还有十秒!”我对倪果儿提醒道。

 

可是当十秒时间走完之后,她仍然没有动静,唯一的变化就是把嘴里的棒棒糖拿了出来,眼睛里有一丝不相信的目光。

 

“既然你选择不见,那就算了,总之我尽力了,走了。”我招呼了一下小军,上车准备离开。

 

妈蛋,自己给了她机会,不把握那是她的问题,本来钱就紧张,养了魏明他们十几个人,经济已经很困难,我可没有闭钱求着她让我养她。

 

“你开,我眯会。”我对陶小军说,自己也是一夜没睡,刚才开车都差一点睡着了。

 

“哦!”陶小军一应了一声,坐进了驾驶室的位置。

 

我们两人刚要开车离开,突然倪果儿从旁边冲了出来,挡在车前。

 

吱嘎!

 

陶小军急速的踩了刹车,伸出头去骂道:“找死啊!”倪果儿没有说话,直接打开车门坐进后排。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多问,直接让陶小军开车去大岭山。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大岭山的后山,下车又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到达了深山里的那座破烂的山神庙。

 

陶小军第一次来,朝着四周看了看,说:“狗子说大岭山后山深处有一座山神庙,我还说他吹牛,看来真有啊!”

 

我没有理陶小军,带着倪果儿走进了山神庙。

 

“谁?”泥鳅的声音很冰冷。

 

“我!王浩!”我说。

 

“浩哥。”泥鳅从墙后露出了身影,他手里还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匕首。

 

我没有给陶小军和泥鳅两人相互介绍,而是领着倪果儿走到了麻杆鬼的面前,此时的麻杆鬼气若游丝,眼看着就要咽气了。

 

“怎么这样?”我对泥鳅说道。

 

“他身上早就烂了,能活这么多天已经是奇迹了。”泥鳅回答道。

 

看着麻杆鬼身上溃烂的血斑,你就知道毒/品有多么害人了。

 

“果,果儿,你来了,我不是做梦吧。”麻杆鬼睁开眼睛看到了倪果儿,两只干涩的眼睛涌出了泪水,他想抬手摸一下自己的女儿,可惜当看到手上溃烂的血斑的时候,马上缩了回去,喃喃自语:“爸不干净,别弄脏了你的脸。”

 

倪果儿没有说话,也没有哭泣,就这么看着麻杆鬼,而麻杆鬼一直不停的在说话,从小时候讲起,不过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的时候,急速的咳嗽了一几声,吐出大量的血痰。

 

“浩,浩哥,你答应过我,照顾好我的女儿,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不能骗我啊。”麻杆鬼知道自己马上要死了,于是双眼紧盯着我,仿佛如果我失言的话,他会变成厉鬼来找自己。

 

“你女儿我会替你照顾好,放心吧!”我说。

 

“谢……谢!”麻杆鬼艰难的说了一声谢谢,随后扭头盯着倪果儿,满脸都是懊悔和不舍,几分钟之后,他闭上了眼睛,脑袋砰的一下落在地上,四肢瘫软,死掉了。

 

其实麻杆鬼捅赵康德的时候就吊着一口气,泥鳅抓他的时候,还揍了他一顿,算是彻底打散了他吊着的那口气,本来也许还能撑几天。

 

从见面到麻杆鬼死掉,倪果儿一句话都没有说,一滴眼睛都没有流,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麻杆鬼在她眼前慢慢的断气,我不知道这孩子以前经历过什么,不过以后绝对是一个狠角色。

 

稍倾,倪果儿站了起来,我招呼泥鳅和陶小军两人抬着麻杆鬼的尸体出去埋了,并嘱咐他们两人挖深一点,山神庙里藏着铁锹和镐头,还是大哥韩勇藏的,不知道他在这里杀过多少人。

 

倪果儿走到我面前,盯着我问道:“你准备怎么照顾我?给我钱?还是骗他玩?”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说:“二个选择,第一,我给你五万块,让你自生自灭;第二,我给你一个家,你想上学,我供你上学,你想工作,我想办法给你找一份工作,如果你想混江湖,那更简单,我就是东城忠义堂的老大。”

 

虽然倪果儿以后可能是一个狠角色,但是那也要成长起来,我不想强迫他,混江湖久了,越来越相信缘分,所以给她两个选择,如果她选择跟自己的话,我准备将她好好培养一下。

 

“我跟你混!”没想到倪果儿根本没有多想,直接开口说道。

 

“跟我混可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忠义堂不收废物,现在有十七名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正在接受特训,你如果能挺下来的话,才能成为我们忠义堂真正的弟子,愿意试试吗?”我盯着倪果儿问道。

 

没想到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从小到大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欺负,都已经记不清楚了,一个小小的特训又有什么。”

 

“好,有志气,希望你参加了之后,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对她伸出了大拇指说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泥鳅和陶小军两人鼻青脸肿的回来了,我盯着两人看去,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了?碰到野兽了?”

 

“没!”两人同时摇了摇头,随后目光里都露出了敌意。

 

看到他们两人目光里的敌意,我算是明白了,肯定是打过了,于是笑着问道:“谁赢了?”

 

“哼,我怕伤了他,不好跟浩哥交代,只用了半成的力量。”泥鳅抢着说。

 

“我呸,老子只用了一成的力量。”陶小军嚷道。

 

一瞬间,两人相互瞪了起来,眼看着又要干一架。

 

“行了,我给你们两人相互介绍一下,泥鳅,山西通背拳传人,陶小军,正宗韩式八极拳传人。”我说。

 

两人相互瞪着,都没有说话,看样子是不对脾气。

 

“泥鳅,你出来一趟。”我把泥鳅叫到了山神庙外边,拿出手机打开一张雨灵的相片给他看了看,说:“这是我小姨子,现在他就在赵康德的身边,你一边监视着赵康德,一边暗中保护她,明白吗?”

 

“嗯!”泥鳅点了点头,说:“浩哥,那我先走了。”

 

“去吧!”

 

泥鳅离开之后,我折返回山神庙,对陶小军问道:“怎么,没打赢?”

 

“哼,我只是不想伤他。”陶小军冷哼了一声。

 

“他功夫怎么样?说实话。”我问,自己一直不知道泥鳅功夫到底如何,今天他跟陶小军打一架,正好问问。

 

“还行吧。”陶小军十分不情愿的说道。

 

我拍了拍陶小军的肩膀,说:“你啊,平时不努力练拳,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如果有你二师哥宁勇的功力,今天是不是分分钟就把泥鳅给干趴下了。”

 

陶小军没有说话,不过看来今天泥鳅的事情把他刺激的挺深。

 

我转身朝着倪果儿看去,问:“要去看看你爸爸的坟吗?”

 

“不用!”她摇了摇头。

 

“那好,我们走吧!”

 

二个多小时之后,我带着陶小军和倪果儿两人回到鞍山路,陶小军回家睡觉,我则领着倪果儿去了棉纺三厂的废旧车间,宁勇果然在这里教魏明等人练拳。

 

“宁勇,帮我多训练一个人,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现在成了孤儿。”我说。

 

宁勇的死穴就是孤儿,特别是女孩子,因为他妹妹当年就是这个年纪死掉了。

 

“嗯,没问题。”宁勇点了点头。

 

“芊儿,过来。”我把顾芊儿叫了过来。

 

“王叔!”顾芊儿乖巧的叫了我一声王叔。

 

“她叫倪果儿,以后跟你们一块睡,房间里不是还空着一张床吗?”我说。

 

“嗯,叔,交给我吧。”顾芊儿说。

 

我把倪果儿交给了顾芊儿,然后便离开棉纺三厂,自己也要回去睡觉,折腾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都他妈累成狗了。

 

本来想去夏菲那里看看,想了想还是算了,直接开车回到了金沙湾别墅。

 

先上楼看了一眼刘静,她坐在房间里发呆,我叹了一口气,下楼洗了一个澡,然后准备睡觉。

 

可是刚躺在沙发上,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李洁打来的。

 

“喂?”

 

“我要被雨灵给气死了,竟然在医院里帮着赵康德那个王八蛋说话,还跟我大吵了一架,不行,我今天就把她爸妈叫到江城,让他们把雨灵接回浮山。”李洁气愤的说道,看来刚才她应该是去医院找袁雨灵了。

 

“李洁,你冷静一点,先不要通知雨灵的父母,晚上回来我有事情跟你说。”我说。

 

“不行,我必须马上通知二姨他们来把雨灵带走,不然的话,如果她真得爱上赵康德这个王八蛋,后果不堪设想。”李洁激动的说道。

 

“雨灵没有那么蠢,你今天什么都不要做,相信我好吗?”我说。

 

“什么意思?”李洁不是傻瓜,相反她很聪明,立刻听出了我话里的弦外之音。

 

“回来说。”我不想在电话里讲这件事情。

 

“好吧!”李洁最终同意了。

 

跟李洁通完电话之后,我把手机关了,躺在沙发上便睡了过去,自己实在是太困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总之被肚子饿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漆黑,想拿手机看一下几点,发现手机关机了,于是马上开机,刚刚开机,叮咚,叮咚传来十几个未接电话。

 

“咦?出什么事了?这么多未接电话?”我心里一愣,打开未接电话发现都是狗子打来的,于是马上打了回去,可惜狗子的手机已经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