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69回回击

当我和陶小军再次回到医院急诊室大门口的时候,发现雨灵和赵康德那群狐朋狗友已经不见了,问了一下护士,说赵康德已经脱离了危险。被送进了***IP病房。


然后我还听到几名小护士小声的议论着,说没有想到赵康德是市委书/记的儿子,竟然这么有正义感,见义勇为。又帅又有责任感,吧啦吧啦,总之就是一个意思,赵康德不但是一个官二代。还是一个大英雄。


听到这些小护士的议论,我心里这个气啊,赵康德这条披着人皮的恶狼,竟然被人们当成了大英雄,这不是一个笑话吗?


稍倾,我和陶小军找到了位于顶楼的***IP病房,疯房门口已经出现了警察看守,并且连医院的院长带着一群专家也来了,这他妈有特权就是好,病房住最顶级的,门口还有人站岗,全市最牛逼的专家会诊制定治疗计划,妈蛋,就这待遇,再捅他两刀,估摸着也能救活过来。


“操!”我心里十分不爽的暗骂了一声。


走到赵康德的***IP病房外边,看到我朝里边张望,两名警察神色不善,看那样子只要自己敢往里闯,他们就敢抓人。


我发现雨灵在病房里,一直守在赵康德的身边。


“王八蛋。”我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是同时也明白,自己现在再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


思考了片刻,我转身对陶小军,说:“你在医院盯着袁雨灵。”


“放心吧,二哥!”陶小军点了点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转身离开了。二十分钟之后,我回到了家,李洁已经睡了,而刘静却坐在客厅里看电话。


其实也不能说是看电视,她呆呆的坐着,目光的聚焦点根本就不在电视上。


我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刘静没有一点反应。


“赵康德把手伸向了雨灵,不能让他得逞,希望你能给她打个电话,揭露赵康德的真面目。”我十分认真的对刘静说道,可是她目光呆呆的,没有一点反应。


医生说这是一种自我封闭,就是内心强烈的将自己和外边的世界隔绝,刘静现在的整个精神状态跟自闭症很相似。


“刘静,你有点反应好吗?”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发现小手冰凉,如果是以前的话,她肯定又满脸通红,然后紧张的朝着楼看去,生怕被李洁发现,然后还会给自己个大大的白眼,可是现在,她面无表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呆呆的如同一个木偶。


不管自己说什么,刘静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于我用手抚/摸了一个她的大腿,她仍然没有一点点反应。


最终我放弃了,医生说过,想要打开刘静的心结必须找到那把钥匙,只要有钥匙才能将她从自我封闭的精神状态解救出来。


钥匙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肯定跟赵康德有关,也许当着刘静的面将赵康德杀死,或者让赵康德跪在她面前忏悔。


“唉!”我叹息了一声,朝着楼上走去,伸手敲了敲了李洁的房间的门。


咚咚……


没想到房门很快打开了,李洁竟然没睡,她看到是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和不自然,同时我也感觉有点别扭,自从上一次的事情之后,我们两人生份了很多。


“有事?”她问。


“雨灵被赵康德盯上了,今天晚上赵康德在假日大酒店门中上演了一出苦肉计,为了救雨灵他肚子上挨了一刀。”我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大体上跟李洁说了一遍。


“呃?赵康德挨刀的事情我刚才听说了,本来还想着为什么不一刀捅死他,没有想到原来其中还有这么多事情。”李洁眉黛微皱。


“我在假日大酒店门口和医院都劝过雨灵,她不听,实在没有办法了,你劝劝她吧,赵康德是一条披着人皮的恶狼,雨灵如果陷进入的话,肯定会被他连皮带骨头给吞掉的。”我对李洁说道。


“好,我马上给雨灵打电话。”李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转身回房间拿了手机,拨通了雨灵的电话。


一开始,李洁的声音还算平和,但是说了没两句,突然就提高了声音:“你马上给回来!”


雨灵说什么我不知道,只听着李洁声音再次提高,已经不能叫说了,应该叫吼:“袁雨灵,我命令你马上回来,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去医院把你抓回来。”


两人在电话里打吵,李洁被气得满脸通红,最后直接把手机摔在床上,双手叉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怎么样?”我问。


“不听,我说什么都不听,还一口一个康德哥哥,我都快被她气疯了,如果她不是我表妹的话,我才懒得管她。”李洁十分气愤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暗道:“妈蛋,这不是废话吗?如果她不是你表妹的话,老子也就不用这知纠结,这么闹心了。”


“不行,我要去趟医院!”李洁说。


我拦住了她,说:“你这样火冒三丈的过去,只能让事情更加糟糕,我刚才已经在医院里跟她吵翻了,本来想强行将她带回来,但是她毕竟已经十九岁,有自己的思想,如果不能让她真正认清楚赵康德的真面目的话,即便把她关起来也没用,你能关她一辈子吗?”


“这……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赵康德这个恶魔欺骗吗、你看看我妈,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李洁嚷叫道。


最近家里出了很多事情,她可能也很压抑,此时突然全部爆发了出来。


我没有说话,任由她对我大呼小叫,几分钟之后,发泄完的李洁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喊叫声戛然而止,随后她看了我一眼,说:“对不起!”


“没关系,今天晚上医院里我安排了人看着雨灵,明天白天你抽时间去看看她,最好跟她心平气和的谈一谈。”我说。


“嗯!”李洁点了点头。


“早点睡吧!”我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王浩!”


“嗯?”我转身看来,问:“还有事?”


“呃?没,没事!”


“晚安!”我说。


“晚安!”李洁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慢慢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来到一楼,我发现刘静仍然坐在沙发上发呆,心里一阵叹息,随后离开了别墅,开车直接朝着大岭山疾驰而去,我要夜审捅赵康德的那个人。


半路上,我拨通了泥鳅的电话。


“喂,泥鳅,你现在在那里?”我问。


“浩哥,我已经到了大岭山后山这边。”泥鳅回答道。


“在山底下的卧牛村等我。”我说。


“好的!”


现在百度地图发达,我想他一定能找到卧牛村。


我上了环城高速,车速开到了一百二十码,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到达了卧牛村,村口有一辆白色面包车,我对着面包车喊了一声:“泥鳅?”


“浩哥!”包面车里探出一个脑袋,果然是泥鳅。


“在后面跟着我,我们进山。”我说。


“好咧!”


我的车子在前,泥鳅开着面包车在后,大约又开了十五分钏,我们两人已经来到了大岭山的后山,再往前车子已经进不去了。


我将车子熄火,朝着后面的面包车走去,说:“泥鳅下来,往下路的需要步行。”


“哦!”泥鳅应了一声,从面包车里跳下来,随后他又将一名五花大绑的男子拖下了车。


我打量着地上的这人,高颧骨,很瘦,脸上很多血斑,很像一名抽粉的人。


“抽粉的?”我对泥鳅问道。


“嗯,这孙子看样子身体已经彻底垮掉了,八成活不过三个月。”泥鳅说。


“这就对了!”我点了点头,如果真是一个正常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在假日大酒店捅赵康德,那他妈纯属找死。


抽粉已经开始全身腐烂的病入膏肓者,只能这种人才会给赵康德卖命。


这人简直瘦成了竹竿,泥鳅提溜着他,我在前边带路,我们两人一前一后慢慢的走进了大岭山的后山。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再一次来到了那座废弃的山神庙。


走进庙里之后,泥鳅将这人扔在地上,我蹲下来把他嘴上的胶带撕开,问:“赵康德给你多少钱?”


男子哼了一声,竟然直接闭上了眼睛,说:“把我弄死吧!”


“朋友,替赵康德这种人卖命不值得,他可是想用大货车撞死你,杀你灭口。”我开始攻心,可惜好像没有什么用,这人说道:“反正我也快死了,早死一天和晚死一天没什么区别。


我眉微皱,暗道一声:“这事有点棘手!”


将死之人,酷刑对他来说也许没有什么震慑力,我需要找到他的弱点,很明显,他能给赵康德卖身,说明赵康德找到了此人的弱点。


是人,总有弱点和牵挂!


“二哥,别费劲了,我刚抓到他的时候就审过,他什么都不肯说。“泥鳅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男子的面部特写,传给了李洁,并且马上通过***传给了李洁,下面加了一行文字:“马上帮我查查这个人的资料,是一个吸毒人员,肯定被抓过很多次,我需要他全面的资料。”


“好!”大约十几秒之后,李洁给我回了一条***。


一个已经快死的人,自己真不敢折磨他,瘦得像根牙签,我怀疑自己一脚都能把他踢死,难怪跟雨灵抢夺包包的时候,最终没有把包抢到手,妈蛋,就这么一副骨头架子,力气都没个小女孩大,竟然把人高马大的赵康德给捅了,这他妈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给了泥鳅一只烟,随后两人慢慢的抽着,半个小时之后,我手机来了几条***,打开一看,是关于这人的资料,果然是一个老油条,吸毒每年都要被抓上几次。


游万利,外号麻杆鬼,老婆三年前跑了,有一个女儿,随母姓,名叫倪果儿,今年十五,辍学,小太妹,跟街面上的一群小流氓混在一起。


看完资料之后,我把手里的烟扔掉,重新走到了麻杆鬼的面前,当着他的面将这份资料念了一下。


“赵康德是不是以你女儿的性命威胁你?并且承诺只要你死掉的话,他会给你女儿一大笔钱?”我问。


他没有说话,不过眼睛里惊愕的目光已经告诉了我一切。


一个无牵无挂快要死的人,除了他的女儿倪果儿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就范。

“想知道赵康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你以为他文质彬彬,气质非凡,肯定是一个守信的人是吧?”我对麻杆鬼说道。

 

他仍然没有吱声,只是用两个无神的眼睛盯着我。

 

我掏出手机。把赵康德那两段变态的视频调了出来,放在麻杆鬼的面前,放给他看,他一边看。我一边在他耳边说:“这就是真实的赵康德,表面上文质彬彬,私底下却是一个私生活极其混乱的人,这种人你也能相信?”

 

麻杆鬼的眼神有点恍惚。特别是看到赵康德被一个外国人搞得大声喊叫的那段,他眼里充满了吃惊的表情。

 

“为了让一个女孩子上勾,可以雇你用刀子捅他,你想想,一个人对自己都这么狠,难道他会怜悯其他人?仔细想想,你在他眼里连垃圾都不如,你死了之后,你女儿的死活他会去管?”我开始不停的攻击麻杆鬼的心理防线。

 

“只要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可以保证,将你女儿倪果儿纳入我们忠义堂,让她不受欺负。”我对麻杆鬼说道。

 

他的目光告诉自己,他有点心动了。

 

“还差一点火候。”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急速想着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他,突然脑海之中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朝着麻杆鬼看去:“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浩,也许你听说过。”

 

“王浩?”麻杆鬼有了反应,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声。

 

“前段时间江城吵得沸沸扬扬的医院门口枪杀乔九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我说。

 

“医院门口枪杀乔九?王浩?你就是那个王浩?”麻杆鬼盯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我的事迹想必你也清楚,为了那些不认识的孩子,我都可以枪杀乔九,对于你的女儿,我肯定会执行自己的承诺,至少比这个变态的赵康德要靠谱的多。”

 

“这……”麻杆鬼犹豫了,说:“王浩确实是一个好人,但是你……你真是王浩?”他上下打量着我,有点不敢确定。

 

我眉头微皱,想了一下,先把自己的身份证拿了出来,然后又用手机拨通了夏菲的电话。

 

“浩哥,大半夜把人家吵醒了。”手机里传来夏菲撒娇的声音。

 

“你还跟顾芊儿她们住一块吧?”我问。

 

“没了,我搬出来住了,没用忠义堂的钱,我自己的私房钱。”夏菲说道。

 

“哦,那没事了。”我说,随后便准备挂断电话。

 

“浩哥,听陶小军他们说你和李洁这段时间闹别扭?如果晚上不想回家的话,可以来我这里啊,就是八十年代酒吧旁边,我的门随时为你敞开。”夏菲声音十分诱人的说道。

 

如果今晚没事的话,我肯定就去了,不过此时自己是一点心情都没有,应付了她一句,便讯速的挂断了电话。

 

顾芊儿等人只有三部手机,并且还没有视频功能,我思来想去,最终给狗子打了一个电话,十五分钟之后,狗子拿着手机出现在顾芊儿和魏明等人的房间里。

 

我和顾芊儿、魏明等人通过***视频进行了通话。

 

“芊儿,魏明,王叔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忙。”我说。

 

“什么忙,王叔你说。”芊儿说道。

 

“有人不相信是王叔救了你们,所以想请你们几个做个证。”我说。

 

“好,我们的命都是王叔救的,这事我们一辈子忘不了。”芊儿等人说道。

 

我很满意,随后将电话放在麻杆鬼面前,说:“这就是那些小孩,你问问他们,我对他们怎么样?”

 

麻杆鬼通过***视频跟顾芊儿等人进行了简短的对话,顾芊儿告诉他,我如果出钱帮他们治病,又如何给他们安排住处,并且还让她上学,不想上学的还请武术教练教他们练功夫,总之把我吹成了天底下最好的人,最善良的人,听得我自己都有一点不好意思了。

 

结束视频之后,麻杆鬼算是彻底相信我就是王浩,并且还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

 

“是赵康德找到了我,让我去抢那小姑娘的包,然后他会出面阻止,到时候让我用刀子捅他。”麻杆鬼把赵康德的事情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我用手机进行了视频录制。

 

“他还说到时候给我闺女一百万,让她一辈子无忧无虑。”麻杆鬼最后说道。

 

“我没有一百万给你闺女,但是我可以保证她一辈子不受人欺负,她想上学,我可以帮她联系学校,如果不想上学,我也可以让她有份正经的工作,她想混江湖的话,我可以让她加入忠义堂,总之,绝对不会亏待她。”我对麻杆鬼保证道。

 

“我相信你!”麻杆鬼说。

 

泥鳅和麻杆鬼要在这里待上几天,我天快亮的时候离开了大岭山,开车朝着江城市区疾驰而去,恨不得马上将视频给雨灵看一下,让她认清楚赵康德的真实面目。

 

在路上的时候,我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医院一切正常,雨灵忙活到半夜,现在趴在床边睡着了。

 

我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早晨六点半,坐电梯上到顶楼***IP病房,却在病房里没有看到雨灵的影子,陶小军也没有找到,于是我眉头微皱,心里暗暗想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随后马上再一次拨通了陶小军的手机:“喂,小军,你在那呢?雨灵怎么不见了?”我问。

 

“雨灵亲自给姓赵的出来买饭,我跟着呢。”陶小军含糊不清的说道,估摸着他八成也在吃饭。

 

“嗯!正好我到医院大门口等她。”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来到医院大门口,心里提醒着自己,一定不能急,也不能对她吼,这样的话只会让她倒向赵康德那一边。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我看到雨灵手里提着几个袋子朝着医院走来,于是马上迎了过去。

 

“雨灵!”我将其拦了下来。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眉黛竟然微微一皱,说:“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也不会听你乱说,还有,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这个气啊,不过立刻把气压了下去,因为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拿出手机,打开麻杆鬼录的那个视频,放在雨灵的面前,说:“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

 

“啊,就是他昨天捅伤了康德哥,他现在在那里,我要让警察去抓他这个坏蛋。”袁雨灵尖叫的嚷道,情绪看起来有点激动。

 

听到康德哥三个字,我直接怒火冲顶,差一点暴走,还好在最后时刻压住了火,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你先看视频,看完之后,我们再说话。”我压着火对雨灵说道。

 

她满脸的疑惑,最终接过手机,点开了视频,上面是麻杆鬼的讲述,如果她还有一点点脑子的话,我想应该会看清楚赵康德的苦肉计。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雨灵会有!

 

视频不长,很快就播放完了,我把手机拿了回来,此时的雨灵脸上的表情愣住了。

 

如果你想知道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谈。

 

啪嗒!啪嗒!

 

雨灵手里的几个塑料袋掉在了地上,小米粥等早餐流了一地。

 

“跟我上车。”我搂着呆若木鸡的雨灵上了车,然后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本来以为你年纪小,为了保护你,所以没有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告诉你,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赵康德这个王八蛋竟然把手伸向了你。”

 

“我不相信!”雨灵突然嚷叫了起来。

 

“这是事实,你再看这两段视频!”我也大声嚷叫了起来,说着我把赵康德那段变态的视频播放给雨灵看。

 

她看完之后,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听着,没有什么不可能,这个社会就是这么黑暗,学校就是象牙塔,它可以保护你们,但是一旦离开学校,你就会看到真正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我对雨灵说道。

 

随后从赵康德和陈雪的事情说起,然后又牵出了陈雪和李洁拉拉的事情,还有她们两人拍摄的视频,我也给她看了,总之,我把前因后果这一次一股脑的告诉了雨灵,不管她受不受得了,这都是长大的代价,我可不想她像一个白痴一样被赵康德操纵。

 

现在雨灵对赵康德也许只是感激之情,发展下去万一变成男女之情,自己再告诉她这些东西,也许她就不相信了,所以我不管她的心理是否可以承受,都全部告诉了她,一定要把她对赵康德的感激之情扼杀在萌芽之中。

 

“这么说,大姨是他绑架的?”雨灵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我的话你可以不听,难道你姐的话你也不相信吗,知道那天我和姐有多么的无助吗?报警?呵呵,你大姨必死无疑,赵康德却可以逍遥法外,只因为他是市委书/记的儿子;不报警?我们又毫无办法,这就是权力的魅力,所以你姐才会如此的迷恋权力。”

 

雨灵陷入了沉思,稍倾,她抬头看着我问:“赵康德昨天用得是苦肉计,那他为什么还要真让人捅他?”

 

“呵呵!”我惨笑了一声,说:“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他仅仅摔了一跤,你还会如此紧张吗?你的心里还会对他有如此深的印象吗?”

 

雨灵思考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但是她眉头仍然微皱着问:“可是他难道不怕真被捅死吗?”

 

“赵康德是一个疯子,如果能让你心甘情愿的爱上他,那么他就可以通过你无时无刻的折磨我和你姐,这种折磨比杀了我们更会让他有快/感,他就是一个恶魔。”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

 

“至于你问他会不会被捅死,看看他来医院之后的待遇吧,院长,各种专家,警察站岗,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可以救回来,再说了,这个麻杆鬼连你的力气大都没有,不然的话,早把包抢走了,你想这么一个没有力气的人,能捅多深?”我对雨灵反问道。

 

“这……”她眉黛紧锁。

 

一分钟之后,我继续劝道:“雨灵,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用脑子想想,你大姨现在还整天发呆,怎么样的折磨才能让她变成这样,赵康德就是一个变态,你不要上了他的当。”

 

雨灵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我,说:“我要回医院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