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66回疯狂

“赵康德,别以为有一个牛逼的爹,你就可以在江城横着走,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身败名裂。”我开口反击道。即便自己再怎么没有办法,面对敌人的时候也不能弱了气势。


“让我身败名裂?你试试看,信不信只要我的视频出现在网上,你岳母的裸照就会满天飞。哈哈……”赵康德嚣张的大笑起来。


“我岳母被你抓了?”听到赵康德的声音,我马上开始手机录机。


“没想到快五十岁的人了,身材还保持的那么好,刚才在床上的时候。啧啧,那委屈的表情令我欲罢不能。”赵康德淫/笑了起来。


“你这个畜生!”我大骂道,万万没有想到,他真像个疯子一般无法无天,不但劫持了刘静,看样子还强上了刘静。


“小子,你最好识趣一点,不然的话,就等着收尸吧。”赵康德笑过之后,阴森森的说道。


“你不怕我报警。”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能用报警威胁道。


“哈哈……报警,你报啊,只要你报警,你岳母就会变成一具死尸,并且最后的调查报告还会是这样,江城大学教授私会网友,被先奸后杀,哈哈……替死鬼老子已经找好了,你报啊,快去报警啊!”赵康德对电话另一端嚣张的大叫了起来。


我感觉一股怒火直冲头顶,随之全身因为气愤轻微的颤抖起来,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想怎样?”


“怎样?让你老婆陪我出去玩一个星期。”赵康德说。


“不可能!”我断然拒绝,说:“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哈哈……你个垃圾有什么资格跟我来个鱼死网破?笑话,这他妈是我听到最大的一个笑话。”赵康德再次神经质般的大笑起来,我他妈都怀疑他是不是一个疯子,或者脑袋不正常,以他这种个性早晚会给他爹惹上大祸。


他真的以为我拿他没有办法,其实如果豁出去的话,赵康德就是个屁,能杀他的机会太多了,我有手里有泥鳅,如果泥鳅不行的话,我还有一招,随便从魏明他们这群少年之中找一个人,就可以很容易接近赵康德。


小孩子会令他的防备降底,到时候一刀毙命,不过杀他的人,也可能活不成了,不到最后一步,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赵康德,兔子急了还咬人,你别欺人太甚。”我冷冷的说道。


“老子就他妈欺你了,怎么着,再他妈啰嗦,信不信老子把你也绑了,然后当着你的面强上了李洁母女两人,哈哈……想想都很爽。”赵康德像个疯子般的再次大笑,我越来越觉得他可能有神经病。


他在国外玩S/M,群披,搞基,搞不好还会吸/毒,精神搞不好真弄出了问题,不然怎么可能如此像个疯子一般。


“那好吧,人你爱杀就杀,反正只是我丈母娘而已,我现在就去报案,并且我保证你的那两段视频马上就会成为网上的热门话题,江城市委书/记的大公子,国外群披,搞基,想不上头条都不可能。”自己已经被赵康德逼到了绝路,于是索性以进为退,强硬了起来,只有自己表现的对刘静的生死毫不关心,也许才能救得了她的性命。


说完这些话之后,我便挂断了电话,如果十分钟之内,赵康德没有再打过来的话,估摸着刘静就完了,我是在赌,但是这个代价很大,所以挂断电话的一瞬间,我的身体晃动了两下,差一点摔倒在台阶上。


“王浩,你怎么了?”李洁从别墅里跑了出来,她刚才应该一直透过玻璃窗盯着自己。


“没事!”我顺势就坐在了台阶上,身体仍然微微的发抖,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气愤,也许两种情绪都有吧!


此时自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刘静死了的话,李洁这辈子怕是不会原谅自己。


我会选择离开江城,不过在离开江城之前,一定要让赵康德死无葬身之地,为李洁除掉这个恶魔的威胁。


“赵康德说什么?”李洁问道。


“没什么,你先回去,让我一个人静静。”我说。


“王浩,你告诉我,我妈是不是在赵康德手里?”李洁不是傻子,她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报警,我们报警,现在正在除恶打黑时期,恶性绑架案是绝对不允许的,再说我还是副组长,我马上去市局指挥大厅,哼,我看赵康德这一次是撞在枪口上。”李洁满脸寒霜的说道,并且看她的样子还真想去市局除恶打黑的指挥大厅。


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随后摇了摇头,说:“没用,没用的!”


“怎么没用,他赵康德不可能在江城一手遮天,他爹也不行。”李洁说。


“他已经找好替死鬼了,如果你报警的话,你妈就会变成了一具尸体,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江大哲学教授不甘寂寞,半夜私会网友,被先奸后杀,警方已将嫌疑人抓获,而真正的幕后黑手赵康德却可以逍遥法外。”我说。


“我是副组长,现场总指挥……”李洁嚷道。


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抢着说道:“你就是一个副处级的小官,上一次行动想顺带查一下梦幻娱乐会所都有人打招呼,你真以为可以动得了市委赵书/记的大公子?就算他不出面,随便一个人就能扯了你的职,别看你在省里汇报工作很威风,没有人在面罩着的话,分分钟就可能丢官罢职,这一点,我想你肯定比我清楚。”


“我……呜呜……那怎么办?”李洁着急的哭了起来。


我没有告诉李洁赵康德的条件,因为我知道李洁为了刘静肯定会答应,那样的话,不但刘静的人生被毁了,李洁的人生也会被毁掉,甚至于自己的人生也可能被毁掉。


我不能让这种悲剧发生,更不能让赵康德这个疯子得逞,他是王候将相又如何?老子一个屌丝怕什么,到最后无非就是跟他换命而已,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是可以跟他换命的。


“别哭了,哭解决不了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赵康德盯上了你,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他伤害到你,放心吧。”我轻轻将李洁搂进了怀里,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王浩,你有办法了?”李洁梨花带雨的看着我问道。


我看了一下手表,说:“再等五分钟,如果赵康德还不来电话的话,你就马上去市局,按照正常程序来运作,我则会去找你的高中同学田启,让他把赵康德的视频在整个网络发布,以他的电脑水平这很容易。”


李洁听了我的话,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马上抓着我的手臂紧张的问道:“王浩,你告诉我,刚才赵康德到底说了什么?他提了什么条件?”


“你不用知道,只需要按我说的做就行了。”我说。


“不行,我必须知道,那是我妈。”李洁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摇了摇头,一声不吭,自己现在心里的压力之大,只有自己清楚,那是一条人命,并且还是自己第一个女人,但是如果屈服的话,那这辈子永远都别想抬起头来,永远都会是赵康德嘴里的垃圾。


“把手机还给我。”李洁开始疯狂的抢夺手机,她想给赵康德打电话,此时是关键的时刻,我和赵康德谁沉不住气,谁就输了,所以我并没有把手机给李洁。


啪!


疯狂的李洁突然给了我一个耳光,大声嚷道:“王浩,把手机还给我,我们就是假夫妻,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那是我妈,我必须救她出来,赵康德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我妈平安。”


我被打懵了,自己心里也委屈,难道我就想让刘静死吗?


“给我?”李洁再次对我嚷道。


我真想把手机扔给她,然后一走了之,假夫妻是吧,好,自己不掺和这种破事了,反正也没有圆房,自己不亏欠你什么,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后母女两人沦落为赵康德的性/奴隶关自己屁事。


但是这种话只能在脑海里想想,最终我把心里的委屈咽了下去,受得了委屈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爷们,我看着李洁说:“还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内,赵康德不来电话的话,我就把手机还给你,到时候这件事情由你来处理,我绝对不干涉。”


“现在给我。”李洁嚷道。


“不行,必须再等三分钟。”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因为现在还没有到最后时刻,也许下一秒,赵康德就会打电话过来,那样的话,自己便占据了主动,也许这件事情可以用最小的代价解决。


“我妈如果出事的话,我跟你没完。”李洁用手指着我的鼻尖嚷道。


我惨笑了一下,心里骂自己是头自不量力的蠢猪。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划过,我的情绪也越来越低沉,看来赵康德那个疯子不会退步了。


“唉!”时间到了,我叹息了一声,站了起来,然后把手机还给了李洁,随后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李洁有她的事情要做,而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赵康德,老子一定要亲手宰了你。”我浑身充满了杀气,脸色狰狞,因为他毁了自己的一切。


本来我以为可以跟李洁成为真正的夫妻,然后她在官道发展,而自己在江湖发展,相辅相成,最后站到江城权力的最顶峰。


可是这一切美好的愿望都被赵康德这个王八蛋给毁了,刚才李洁的那一巴掌也把我的心打凉了,自己为了她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并且把对刘静的愧疚揽到了自己身上,这种需要背负一辈子的愧疚自己都抗了下来,可是她竟然给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仿佛狠狠的抽在我的心上,让我整个人掉入了冰窖之中。


铃铃铃……


我刚才了三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手机的铃声,下一秒,我马上转身返回,看到李洁手里的手机正在响,而号码正是赵康德的号码。


“他让步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将食指放在嘴唇上,那意思是让李洁不要说话,也不要哭泣。


铃声响了大约五下之后,我按下了接听键:“喂!”此时自己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垃圾,还想不想救你丈母娘了?”手机里传出赵康德的声音


“你的条件我是不会答应的,没有什么好谈,咱们就鱼死网破吧!”此时的自己绝对不能退步

现在自己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退让,赵康德就是一个疯子,对付疯子的办法就是比他还要疯狂。每个人心中都有怕的东西,赵康德也不会例外。既然他又打电话过来了,这就说明在他的潜意识里非常不想让自己把那两段录像公布出去。

 

既然摸到了他的底牌,而此时他还不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形势对我十分的有利。但是也不敢掉以轻心,赵康德能考上剑桥说明他非常的聪明,自己这个国内三流大学出来的屌丝跟他玩智商肯定会被虐杀,但是此时玩得不是智商。而是心理战。

 

几次生死存亡的经历让自己的心态静如止水,旁边的李洁已经焦躁不安。

 

“垃圾,别以为老子怕你。”赵康德在电话里吼道。

 

“那就来啊,鱼死网破!”我也跟着吼了起来,声音听起来比他还要疯狂。

 

“好,算你狠,刘静我可以放了,但是如果网上有一点关于我的负面消息,我就让你丈母娘的裸/体传遍全世界。”赵康德退让了,虽然他的声音仍然凶巴巴,但是明显气势弱了很多。

 

“哼,我岳母现在在那里?”我冷哼了一声,问道。

 

“悠然山庄十八号别墅,自己过来接吧。”赵康德说,随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赵康德说什么?”看到我挂断电话之后,李洁马上双手拉着我的胳膊,一脸紧张的问道。

 

“悠然山庄,我带人去接,你留在这里看着雨灵,你们两人不能再出事了。”我说。

 

“不,我也要去。”李洁嚷道。

 

“不行,太危险,悠然山庄在大山深处,上一次我们两人去见江高驰就差一点车毁人亡,这一次的危险性比上一次还要大,赵康德就是一个疯子,所以你不能去,必须留在家里。”我对李洁嚷道。

 

“我一定要去。”李洁坚持。

 

“不行!”我抓着她的手腕将其拽进了别墅,然后从外边锁上了大门。

 

砰砰砰……

 

“王浩,你个混蛋,放我出去,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放我出去。”李洁砸着大门,大声的嚷叫着。

 

我没有理睬她,而是掏出自己的手机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喂,小军,马上叫着宁勇、胖子、三条和狗子四人来金沙湾小区。”

 

“二哥,什么事?”陶小军问。

 

“快来,人命关天的大事,给你二十分钟必须过来。”我说。

 

“好!”陶小军应道。

 

挂断电话之后,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抽着烟,李洁仍然在砸门,并且对我大声嚷叫着,问我凭什么限制她的自由?

 

对于她的嚷叫我置之不理,一边抽烟一边思考着这一趟悠然山庄之行。

 

滴滴!

 

手机来了一条***,我打开看了一眼,是雨灵的***:“姐夫,发生了什么事?”

 

“大事,你在家里看好你姐,你们两人那里都不要去,明白吗?”我回道。

 

“哦!姐夫,你要去那里?”稍倾,雨灵回了一条信息。

 

“我去悠然山庄把你大姨接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一定要照顾好你姐。”

 

“好的!”此时的雨灵十分的乖巧,可能她也意识到了什么。

 

陶小军他们半个小时才到,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让陶小军、胖子、三条和狗子四人留下。

 

“保护好你嫂子她们。”我对陶小军嘱咐道。

 

“二哥,什么事这么严重,嫂子不是副区长吗?”陶小军一脸疑惑的问道。

 

“改天告诉你,一定要小心点,最好两人在明,两人在暗。”我说。

 

“二哥,你放心吧!”

 

有陶小军在这里,我确实可以放心,随后急匆匆的带着宁勇开车离开了金沙湾别墅小区,朝着郊外疾驰而去。

 

路上宁勇嘀嘀咕咕,说自己影响了他的教学,我现在没心情跟他斗嘴,所以一直没吭,不停的加快车速。

 

宁勇嘀咕了几句,看到我没有回应,于是也闭上了嘴。

 

二个半小时之后,我和宁勇到达了大山深处的悠然山庄,我把车子停在十八号别墅前面,然后对宁勇说:“很可能会有危险,你要小心。”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从车子里拿出一把刀子,放进了裤子口袋,然后这才急速的下了车,先朝着四周看了看,此时天色已黑,悠然山庄的路灯很暗,肉眼所能看到的东西有限。

 

稍倾,我小心翼翼的来到十八号别墅门口,先敲了敲门,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随后我用手推了一下门,吱呀一声,门开了,别墅里边没有开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我眉头微皱,抬脚准备走进去,突然被身后的宁勇给拦住了,他将我拽到后面,大踏步走了进去。

 

宁勇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下一秒,我耳边听到了一丝劲风的声音。

 

呜……

 

砰!

 

好像是铁棍砸在地板上的声音。

 

砰砰……

 

噼里啪啦!

 

扑通!

 

一瞬间,别墅里边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随后便是身体倒地的声音,还有惨叫声。

 

哎呀!

 

当所有声音消失之后,我这才走进别墅,然后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会,啪嗒一声,将灯的开关打开了。

 

大厅水晶灯亮起之后,我的表情愣住了,四名穿黑西装的男子全部倒在地上,惨叫不止。

 

而此时的宁勇,一脸霸气的盯着地上的四人,说:“敢偷袭你宁爷爷,我看你们四个瘪孙活腻歪了。”

 

砰砰砰砰!

 

宁勇出脚如闪电,对着四人的肚子狠狠的踢了一脚,直接将四人踢飞了出去。

 

咣铛!扑通!

 

四人惨叫着撞到墙壁上,身体这才停下来。

 

噗噗……

 

四名黑西装男子几乎同时吐血,并且发出低沉的惨叫声,看起来被宁勇打得不轻。

 

我心里有点后怕,还好带着宁勇,如果自己一个人来的话,百分之百刘静救不了,自己还要搭进去,赵康德这个王八蛋好狠毒,原来是打得这种如意算盘,把自己骗来,然后一网打尽。

 

到时候别说鱼死网破了,自己只能成为他案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

 

可惜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自己身边有一名武林高手宁勇,宁勇可是暗劲高手,在现代武林之中已经算是顶尖的存在,因为听大哥说,民国时期,化劲高手频出,但是现在却已经断代了。

 

几秒钟之后,自己回过神来,于是马上朝着楼上跑去,心里祈祷着,希望刘静就在别墅里。

 

砰!

 

我推开第一个房间,里边没人。

 

砰!

 

第二个房间,里边仍然没人。

 

砰!

 

第三个房间,我刚刚推开门就听到里边传来唔唔的声音,心里一喜,马上打开了灯。

 

啊!

 

开灯的一瞬间,我愣住了,里边却实是刘静,不过她被扒光了衣服绑在床上,并且赵康德这个畜生将刘静的两条大腿张开,正对着门口,如果自己进来的话,刘静的私/处将一览无余。

 

“你找什么?”身后传来宁勇的声音,我立刻转身,看到宁勇想朝这个房间张望,马上用双手推着他,说:“你先下楼看着那四个人,这里由我来处理。”

 

“你找什么啊?到底怎么会事?”宁勇被我推着朝后倒退了两步,看样子有点不爽。

 

“回去就告诉你,先下去看着那四个人。”我说。

 

“哼!”宁勇冷哼了一声,最终转身下楼去了。

 

他下楼之后,我马上走进第三个房间,赵康德这个变态可能想让我和刘静两人羞愧,但是他可能没有想到,我和刘静早就发生过关系,并且还不止一次,对于她的裸/体我已经看过好多遍了,并没有一点的尴尬,心里更多的是愤怒。

 

“赵康德,老子跟你没完!”

 

我马上把刘静身上的绳子松开,又把她嘴上的胶带撕下来,然后迅速的将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将惊吓过度的刘静搂进了怀里:“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呜呜呜……

 

刘静紧抱着我,身体微微颤抖,一个劲的哭,也不知道赵康德对她进行了什么样的折磨。

 

我摸着她的头,不停的说着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大约哭了三、四分钟,我整个前边的衣服都被泪水湿透了,刘静才停止哭泣,开始慢慢的穿衣服。

 

穿好衣服之后,刘静低着头站在那里,脸色苍白,身体微微战栗,无声的流泪,眼泪啪嗒、啪嗒滴落在地板上。

 

“没事了,别怕!”我再一次将刘静搂进了怀里,温柔的对她安慰道。

 

可是她的情绪一直平复不下来,眼泪也止不住,这里不是久待之地,于是没有办法,几分钟之后,我强行拉着刘静下了楼。

 

看到仍然蜷缩在地上惨叫的四名黑西装男子,我心里的愤气就直冲头顶,抬脚朝着他们四人猛踹了过去,一边踹一边骂道:“畜生,一群畜生!”

 

踢了一会,把自己累得不轻,然后我蹲下身体对其中一人问道:“赵康德呢?”

 

噗!

 

这人吐出嘴里的血痰,说:“赵少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没被抓到的话,人你带走,如果被抓到的话,那只能怪你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傻逼。”

 

“去你妈的!”我对着这人的脸狠狠的踢了几脚。

 

砰砰砰……

 

这人的脸瞬间一片血肉模糊。

 

“哈哈……赵少还让我告诉你,早晚有一天,他要当着你的面弄你老婆,哈哈……”这人哈哈大笑起来。

 

“操!”我骂了一句,对着他的脸又是狠狠的一脚。

 

砰!

 

这人终于挺不住了,被我这一脚给踢晕了过去。

 

我搂着刘静上了车,将车钥匙给了宁勇,让他开车,我陪着刘静坐在后面。

 

刘静一直在哭,一句话不说,看着我都心痛。

 

“别怕,已经没事了。”我对她劝慰道。

 

可惜没有用,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都止不住,我眉头紧锁,都要愁死了,同时对赵康德的恨更深了,恨不得现在就宰了他。

 

“不,死亡对他来说惩罚太轻了,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在心里暗暗发着誓言。

 

在经过盘山公路的时候,我心里一阵紧张,上一次自己和李洁就是在这里出得事,如果赵康德还想搞事情的话,此处盘山公路就是最佳地点。

 

“宁勇,小心点,特别留意大货车。”我对宁勇嘱咐道。

 

“嗯!”他点了点头

 

还好,我们顺利的驶过了盘山公路,自己的心这才渐渐的放了下来,不过旁边的刘静一直不停的流泪,这样下去非把眼睛给哭坏不可。

 

“没事了,我保证以后谁都伤害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