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63回不败之地

赵康德跟陈雪在凉亭里热吻,我躲在十几米外的一棵树后面偷拍,但是手机的像素不行,不是专业相机。所以拍出来的效果十分的模糊。


看着手机上拍得几张照片,心里一阵郁闷:“妈蛋,如果能拍几张高清的照片就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两人在凉亭里亲亲唔唔。时不时的还传来陈雪咯咯的笑声,也不知道她怎么搭上了赵康德这个官二代。


说起来陈雪很漂亮,并且她的美带有一丝柔软的东西,不像李洁。冰冷的像个女王,甜美型女生说的就是陈雪,不过根据我刚才对赵康德的观察,他的目光不是很热烈,跟陈雪看他的目光完全不同,充满了理智,而爱情是疯狂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理智,如果说存在的理智的话,赵康德八成是在玩弄陈雪,搞不好那天就甩了。


再说了,像他这种官二代,肯定讲究门当户对,政治联姻,只是这种东西离普通小老姓太遥远,我们以为已经消失了,其实不然,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可以娶省领导的闺女,可以娶市长的女儿,也可以娶某个企业家的千金,如果让他娶一个普通人家的闺女,不但跟他们这个圈子格格不入,并且还要遭受到很大的阻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非是真爱。


“也不知道陈雪知不知道赵康德的身份?”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宅男田启的电话。


“喂,田启,你到了吗?”


“浩哥,我到江大校门口了,你在那?”田启问道,他看来真是荷尔蒙过剩,十分想找个女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自己随便拍个女大学生的照片,就把他勾/引过来了,


“物思苑,你快来,记着,即便看到我,也不准叫,悄悄过来,明白吗?”我对田启嘱咐道。


“浩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田启有点担心的问道。


“没危险,快来。”我说。


“哦!”


田启看来对江大校园很熟悉,不到十分钟就找到了这里,我看到了他,他也正好看到了我,刚要挥手,我马上摇了摇头,同时把食指放在嘴上,让他禁声,随后招了招手,意思让他悄悄的过来。


田启猫着腰像做贼似的来到了身边,小声的问:“浩哥,你在干吗?”


“别多问,问多了对你没有好处,一会手机到了,你帮着破解就行了。”我说。


“哦!”田启点了点头,眼睛里有点惶恐,随后一脸担心的问:“浩哥,我这不是犯法吧?”


“不犯法!”我摇了摇头,怕说是的话,再把他吓跑了。


“浩哥,你看什么呢?咦,好漂亮的美女啊,真是好白菜都被猪拱了,那男的还没有我好看。”田启看到凉亭里的陈雪和赵康德两人,发出了这么一声感叹。


听到他的话差一点没把我噎死,也不知道他太过于自信,还是在开玩笑,他跟赵康德比起来简直是相差太远,如果自己是陈雪的话,怕是连看都不会看田启一眼,百分之百选赵康德。


陈雪和赵康德两人在凉亭里腻歪够了,起身朝着这边走来,陈雪认识自己,一时之间我有点慌,转身就跑吧,更加可疑,眼看着陈雪和赵康德就要走过来了,慌乱之际,我一下子抱住了旁边的田启,同时在其耳边小声的说道:“别说话。”


唔唔唔……


田启吱唔了两声,可能他的吱唔声被陈雪和赵康德听见了,于是我听到了陈雪的声音:“好恶心!”


“世风日下,一群变态!”这是赵康德的声音。


听到两人的话,我心里这个气啊,陈雪自己就是一个拉拉,还他妈说恶心,真不要脸,至于赵康德,虽然很帅气,但是眉宇之间有一丝阴柔的气息,搞不好就是一个G。


噔噔噔……


随后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估摸着两人八成已经走远了,我这才松开搂抱田启的双手,急忙尾随而去。


田启紧跟在我的身后,一边走一边说:“浩哥,刚才他们是不是以为我们两人在搞基?我靠,这一下光辉形象彻底毁了。”


听到田启的话,我很想打击他,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一会还要用他破解赵康德的手机,再说自己本来就是把他骗过来了,再对他讽刺挖苦好像不太合适。


两人朝着江大的食堂走去,我和田启跟在十几米外紧随而行。


铃铃铃……


终于我的手机响了,这一次是大哥打过来的,于是我马上接了起来:“喂,大哥!”


“老二,你现在在那里?人帮你找到了,卫五的小徒弟,外号豆芽菜,今天十六岁,他的手机号是158XXXXX。”手机里传来大哥的声音。


“谢谢大哥!”我说。


“记着不能干违背良心的事情。”大哥韩勇对我叮嘱了一句。


“是,大哥!”随后我挂断了电话,马上拨通了豆芽菜的手机:“喂,是豆芽菜吗?我是王浩。”


“你就是王浩啊,你现在在那里?我很忙。”手机里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不过这语气却是很狂。


“在江大校园三号食堂门口,你多久能到?”我问。


“江大啊,我正在附近,等我十五分钟。”豆芽菜说。


“好,你快点。”


“知道了,啰嗦!”豆芽菜挂断了电话。


食堂打饭需要饭卡,我和田启都没有,他倒是像不饿,只是一脸猪相的看着从食堂进进出出的女大学生,他妈差一点流出口水来,我稍稍离他远了一点,脸上露出一副这人自己不认识的表情。


“真漂亮,这么多大白腿!”田启流着口水说道。


听到他这样说,我再次悄悄离他远了一点,真他妈太丢人了,看见一个穿短裙的女生,目光一个劲的盯着人家的大腿看,你看就看吧,还咂嘴,还流口水,刚才好像有几滴还落在食堂前边的台阶上,这实在是令自己不敢恭维。


“妈蛋,不会是憋了快三十年了,现在还是处男之身吧?”我看着田启的猪相,不由的在心里猜测道。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出现在食堂门口,本来自己根本没有注意他,直到手机响了起来,我才发现这名少年在食堂门口东张西望,并且用在通电话。


“喂,你在那?”电话刚刚接通,便传来少年不耐烦的声音,我没有说话,而是朝着不远处的那名打电话少年看去,并对其招了招手。


少年发现了自己,急步走了过来,说:“偷谁的手机,快说,我还有事。”他一副很忙的表情。


“你是王浩?”他走了过上下打量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一下头,同时也在打量着他,真是跟卫五有点相像,普通的容貌,脸部轮廓一点特征都没有,扔进人堆里绝对认不出来。


“你是豆芽菜?卫哥的小徒弟?”我反问道。


“对!说吧,偷谁的手机。“豆芽菜说道,一脸着急的表情,看来他还真有什么急事。


我带着他走进了食堂,然后指了指坐在陈雪旁边的赵康德,说:“就是那人,把他手里偷出来,五分钟后再还回去,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赵康德?”豆芽菜轻呼了一声,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还认识赵康德。


“你认识?”我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赵康德是谁?”田启在旁边问了一句,不过我和豆芽菜都没有理他。


“当然认识了,哼,市委赵书/记的大公子,我们神偷门也不是谁都偷,自然有几个不能随便惹的人。”豆芽菜说道。


一听他说这话,我心里有点担心,问:“你不敢偷他?”


“不是不敢偷,是最好不要偷,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师父。”豆芽菜退出了食堂,拿出手机走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妈蛋,希望卫五别怂,万一真不让偷赵康德的话,自己就有点头大了。


“浩哥,那,那人是市委书/记的儿子?”突然身边的田启发出十分惊讶的声音,我扭头朝他看去,发现他好像有点害怕。


我擦,刚才豆芽菜介绍赵康德的时候应该被田启听到了,他不会吓得退缩吧?我在心里暗暗着急。


“那个,你别怕啊,不是我们江城的书/记,别的市的,不用怕,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一点事没有。”我安抚着田启,并且还撒了一个慌,但是明显此时的田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浩哥,我……”


田启刚要说话,我直接抢着说道:“帮哥这一个忙,哥不但给你介绍女朋友,还给我找个三线小明星陪你玩一个星期,如何?”


咕咚!


“三线小明星?浩哥,真的吗?”田启吞了一口口水,一脸猪相的问道。


“真的,骗你小狗。”我说。


“好,豁出去了。”田启答应了,不过下一秒,又立刻萎了,弱弱的对我问道:“浩哥,真没事吗?”


“没事,我保证,就算有事,我顶着,你怎么这么磨叽,还是不是个男人,李洁说你高中的时候挺爷们啊!”我没有办法,连李洁都搬了出来。


“李洁真这么说?”田启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好,不是个书/记的儿子嘛,算个屁,如果没有一个好爹,搞不好连我都不如。”田启说道。


“对嘛,这才是个爷们,怕个毛啊。”我拍了拍田启的肩膀,算是把他稳住了。


豆芽菜打完电话回来了,说:“我师父说了,偷可以偷,但是要知道你偷对方手机干什么。”


我想了一下,盯着豆芽菜问道:“必须知道?”


“嗯,必须知道,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会给我们神偷门带来灾祸,如果你不说的话,那我只能离开了。”豆芽菜说。


“好,我告诉你。”我点了点头,随后用肘戳了一下田启,说:“你到食堂里边盯着人。”


“哦!”田启应了一声,走进了食堂。


待田启离开之后,我这才小声的对豆芽菜说道:“赵康德手机里有几段录像,危及到了我,我仅仅只想把这几段录像删除而已。”


“就这样?”他问。


“嗯,就这样。”我点了点头。


“这里边可有韩家和我们神偷门的交情,如果你说慌的话……”豆芽菜看来什么都知道,八成卫五把他当成了衣钵传人。


“我明白其中的严重性。”我说。

我跟着也走进了食堂,看到豆芽菜漫不经心的在里边转悠着,这里没有监控,不知道他在观察什么。

 

“浩哥。那赵康德好像很在意他的手机,时不时的抓起来看,我估摸着根本没有机会。”田启走到我面前说道,没想到他观察的还挺仔细。

 

“豆芽菜应该有办法!”我说。

 

“能有什么办法。”田启一脸的不信。

 

大约五分钟之后。豆芽菜走了过来,小声的说道:“食堂没有办法动手。”

 

“看,我说什么来着。”田启听到豆芽菜这么说,一脸他胜利了的表情。

 

“一会他们两人站起来走出食堂的时候。我动手,不过只给你二分钟的时间。”豆芽菜说道。

 

“为什么两分钟?”我问。

 

“赵康德很在意他的手机,即便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他口袋里偷出来,但是时间绝对不能太久,那样他肯定会发现。”豆芽菜说:“就二分钟,行不行,行的话,我就偷,不行我就没办法了。”

 

我朝着田启看去,问:“二分钟行不行?你说人家豆芽菜偷不了,现在人家能偷了,如果你打不开的话,是不是有损你江城第一黑客的威名?”

 

“江城第一黑客?”豆芽菜朝着田启看去。

 

其实刚才自己就是瞎说,不过此时为了激发出田启的斗志,立刻对豆芽菜说道:“是啊,他就是江城第一黑客田启,你们认识一下吧,以后搞不好还相互之间能合作。”

 

“你好,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荷尔蒙过多的屌丝宅男,没想到竟然是江城第一黑客,久仰!久仰!我叫豆芽菜,江城第一神偷。”豆芽菜自我介绍道。

 

我没有想到他小小年纪眼光这么毒辣,一眼就看穿了田启的本质,他可不就是一名荷尔蒙过剩的屌丝宅男嘛。

 

“呃,久仰!久仰!”田启愣了一下,然后也说了一声久仰,随后他拍了拍胸脯说道:“三十秒,三十秒之内我一定将锁解开。”

 

“好,你在旁边做好准备。”我拍了拍田启,对其鼓励道。

 

这一次自己的机划能不能成功,全部田启和豆芽菜两个人,赵康德是什么人,我们完全是在老虎嘴里拔虎,一不小心可能就要惹大麻烦上身。

 

只见田启坐在一棵树下面,将他背在身后的电脑从包里拿出来,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不知道在搞什么。

 

豆芽菜则再次走进了食堂,而我一时之间没事做,感觉有点度日如年。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划过,突然我看到陈雪和赵康德两人手牵手的走了出来,下一秒,豆芽菜也走了出来,并且急步朝着我走来,来到眼前之后,他将一部手机递到了我的手里,于是我马上小跑,来到田启面前,将手机交给他。

 

同时看了一眼手表,说:“已经浪费了十秒钟。”

 

田启用数据线将手机跟他的笔记本电脑相连,然后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手脑噼里啪啦快速的敲打着键盘,那速度令我咂舌,果然是闻到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也有自己的短处,一个真正的老大,不是自己要多牛逼,而是要把各个领域牛逼的人网络在一起,这样才是真正的牛逼。

 

三十秒钟过去了,田启仍然在快速的敲打着键盘,我虽然心里十分的着急,但是并没有去打扰他,也没有去催促他,因为现在任何的催促都会打扰他的思路,形响他的破解速度。

 

“好了!”突然田启兴奋的叫了一声。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三十八秒钟,扣除自己浪费的那十秒钟,田启只用了二十八秒就破解了赵康德手机的密码,果然没有辜负自己给他封的江城第一黑客的名号。

 

“那几段视频?”田启将电脑屏幕对着我问道。

 

我快速寻找了一下,然后指着四段视频说:“把这四个视频彻底删干净,即便对方找电脑高手,也不能复原。”

 

“没问题!”田启应道。

 

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视频果然在赵康德的手机里,只希望他没有备份。

 

删除之后,田启突然小声的惊呼了一声:“哇塞,群披,靠,他还是跟外国人搞基。”

 

“什么?”我问,随后马上朝着电脑屏幕看去,发现田启这小子,把手机里的几个加密视频也给破解了,里边是赵康德群披和跟外国人搞基的录像。

 

“把这两段马上复制出来。”我说,随后盯着自己的手表,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分零十秒钟。

 

“嗯!”田启这个死宅男看到这种视频两眼冒光,立刻开始复制。

 

“行不行,快点。”豆芽菜走了过来,小声的问道。

 

“马上,再给我十秒钟。”田启说道。

 

此时此刻我们三人都十分的紧张,直到十几秒钟之后,田启说了一句搞定,然后将手机从数据线上拔下来递到豆芽菜手里,我的心才放下一半,剩下的一半就要看豆芽菜的水平了。

 

“喂,江城第一神偷,我的事情搞定了,你不要搞砸哟!”田启这个死宅男得意的朝着豆芽菜扬了扬头。

 

“哼,老子从来没有失过手!”豆芽菜反击了一句,随后急速的朝着陈雪和赵康德两人追去。

 

几分钟之后,豆芽菜返回,给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同时挑衅的看着田启说道:“留个电话,有空我去找你玩!”

 

于是随后两人互留了电话,豆芽菜这才转身离开。

 

我擦,这两个怪胎看起来有点惺惺相惜的样子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豆芽菜走后,我盯着田启问道:“刚才那四段视频你没看内容吧?”

 

“没,时间那么紧,那来得及看。”田启回答道,不过我总感觉不放心,于是一把夺过他的笔记本电脑,说:“这个东西归我了,五万块钱,你自己重要再去买一台。”

 

“那个……你……”田启想来抢夺,可惜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里边很多资料。”

 

“要什么资料到时候我考给你。”我说。

 

“这……”

 

“五万块钱你都不卖,你不会刚才玩什么花招了吧?”我瞬间眼睛里冒着杀气,凶狠狠的瞪着田启说道:“你最好不要玩花招,这里边牵扯的人和事,只要沾惹上一点,你的小命就难保,别怪我没提醒你,想想刚才的手机是谁的,那可是江城市委书/记的大公子。”

 

被我这么一诈唬,田启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结结巴巴的说道:“浩哥,那个,我,那四段视频我刚才拷贝了一份,本来想……“

 

“什么?”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一下子揪着他的衣服将其揪了起来,瞪着他吼道:“你他妈不想活了。”

 

“浩哥,我错了,我就是好奇心,没有恶意,因为我看到那好像是李洁……”

 

“闭嘴!”田启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对其冷喝道。

 

田启乖乖的闭上了嘴,一脸害怕的看着我,身体还有点微微发抖。此时自己的表情凶神恶煞,目带杀机。

 

“浩,浩哥,我真得没有看到什么,只是有一个视频有李洁的头像,我才好奇留了一份。”田启真被我的表情给吓到了,看样子都快哭了。

 

“这件事情最好永远烂在心里,如果泄漏出一点风声,你肯定会死得很惨,掺和到这种事情中来,你纯属自己找死。”我说。

 

“浩哥,我就是好奇心……”

 

“好奇心会害死你!”我打断了他的话,说:“这笔记本电脑我会烧掉,里边有你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田启马上摆了摆手,说:“没有,我家里的台式电脑里都有备份。”

 

“那就好,一会把卡号发我手机里,给你转五万块过去。”我说。

 

“不用了。”田启看样子是真怕了。

 

“让你发你就发,啰嗦什么,我是不讲理的人吗?”我瞪了田启一眼。

 

“哦!”他应了一声,随后弱弱的问道:“浩哥,我可以走了吗?”

 

“一块吃个饭吧?”我说。

 

“不用了,我回去吃。”田启落荒而逃。

 

我眨了一下眼睛,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声:“擦,老子有那么可怕吗?”

 

当田启离开之后,我突然想到陈雪的手机里还有视频,一瞬间自己睁大了眼睛,随后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妈蛋,光想着毁掉赵康德手机里的视频,怎么把陈雪手机里的原视频给忘掉了,留着永远是一个定时炸弹。”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再叫豆芽菜过来的话,怕是没那么容易了,神偷门的人可不是普通人,他们可是武林门派。

 

思考片刻,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李洁的电话:“喂,媳妇,赵康德手机里的视频我已经搞定了,不过陈雪手机里还有原视频,你是不是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删除。”

 

“王浩,即便陈雪说删除了,我也不放心,现在我谁都不敢相信,只相信你,陈雪说视频没有丢,但是却出现在她男朋友赵康德的手机里,你说我还怎么相信她?”李洁说。

 

“好吧,那我想办法今天晚上把陈雪约出来吧。”我说。

 

“嗯,最好把她的手机毁掉。”李洁说。

 

“嗯!”

 

“老公,谢谢你!”李洁随后温柔的说道。

 

“这样就行了?”我问。

 

“等我回去,一定好好的伺候你。”李洁说。

 

“哼,这还差不多,回来之后再敢找理由,我就强上了。”我装生气的说道。

 

“好啊,人家知道了,挂了,晚上有个饭局。”

 

“少喝点,别让那些老家伙占了便宜。”我说。

 

“知道了!”

 

挂断李洁的电话之后,我眉头微皱,思考着要不要给陈雪打个电话?最终决定还是不打了,免得此时赵康德正在她的身边,以陈雪现在热恋的状态,八成什么都会告诉赵康德。

 

没有办法,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我去校门口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急匆匆的来到了陈雪的宿舍楼下,找了一个石凳子坐下,慢慢等着陈雪。

 

“她不会跟赵康德去开/房吧?”我突然又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并且这种可能性很大。

 

“坏了,万一真去开/房怎么办?”我眉头紧锁

 

稍倾,我打开田启的电脑,在桌面上找到赵康德群披和跟外国人搞基的两段视频,看了一下,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不得已,自己可以用这两段视频要挟赵康德,即便他再一次从陈雪那里搞到李洁的视频,自己已经落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