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59回试探她一下

唔唔……


我叫喊着,那个意思是让她用手将自己嘴上的胶带给撕下来,也不知道这女人太笨了理解不了自己的意思,还是怎么着了。总之我的脸一碰她的手,她便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并且嘴里的唔唔声瞬间增强,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把自己郁闷的想撞墙。


“妈蛋,一个笨女人!”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唔唔唔……


我尝试了十几次,她好像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慢慢的伸手将自己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


“我/操!没见过这么笨的!”胶带刚被撕掉。我就十分不满的嚷叫了一句。


唔唔……


听到我的声音,这黑暗中的女人再次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行了,别喊了,我知道了,你先别动,我用嘴帮你把绳子咬开,别动啊,你能听懂我说话吧?”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我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般。


唔唔!


女子唔唔的两声,那意思应该是她听懂了。我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张开口朝着她的双手摸索,因为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所以只能靠触觉,但是我的嘴一碰到她的手臂,这女人就开始全身扭动,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


“妈蛋,你别动,老子给你开咬绳子,真他妈是一个蠢女人!”我嚷道。


唔唔!


他不满的唔唔了两声,随后身上的挣扎明显小了很多。


我没有再骂她,再一次摸索着将自己的嘴靠近她的手臂,碰到她皮肤的一瞬间,女子的身体再一次挣扎了一下。


“别动!”我说,因为她挣扎一次,我就要再一次摸索,因为他妈在这个鬼地方一点光都没有,眼睛根本就失去了作用。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女子没有再挣扎,不过她的身体一阵在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了?


我用牙艰难的给她咬解着绳子,对方系得是死扣,估摸着忙活了大约有十几分钟,感觉牙都快崩断了,绳子还没有解开,累得自己气喘吁吁。


呼哧!呼哧……


“我休息了几分钟,一会再继续,应该差不多要咬开了。”开口对黑暗中的女子说道。


唔唔!


女子唔唔了两声,表示回应。


我休息了大约五分钟,然后再一次朝着她被绑的双手摸索,找到绳子之后,开始咬解。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心里越来越担心,害怕时间久了,有人会来地下室看看,如果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八成会挨一顿狠揍。


终于在自己快要绝望的时候,感觉嘴里的绳子松了,女子随之身体扭动了两下,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可能她也感觉手上的绳子快解开了。


随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咬住绳子,脑袋用尽全力的往上抬,绳子慢慢的被自己拽开了。


呼!


拽开之后,我嘴里松掉绳子,大声的呼了一口气,刚才累得自己不轻。


嗤!


下一秒,我听到了撕扯胶带的声音,接着自己耳边出现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王浩?王浩是你吗?”


“我擦,你是……夏菲?”我愣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夏菲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里,并且跟自己一样,被五花大绑。


“王浩真是你啊,呜呜……”她竟然哭了起来。


“喂,先别哭啊,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我心里这个郁闷啊,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哭了,哭有个屁用。


“哦!”夏菲毕竟也在江湖上混了多年,很快停止了哭泣,然后摸索着将我身上的绳子解了开来。


自己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之后,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这才对夏菲询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到底怎么会事?”


“我……呜呜……”夏菲不知道受了什么委屈,再一次哭泣了起来。


“行了,我的姐姐,咱都这样了,你就先别哭了,告诉我到底怎么会事?”我坐了下来,伸手寻声摸去,摸到了夏菲的肩膀,然后轻轻拍打了她一下。


夏菲哭泣了一小会,停了下来,开口对我反问道:“你怎么也被关了进来?”


“操,阴沟里翻船啊,被人阴了!”我含糊其词的回答道,并没有说自己是在自己看场子的酒吧里被人瞬间打晕了过去,然后被掳到了这里,因为那样的话实在太丢人了。


“这里到底是那里?你又怎么会在这里?”我再次对夏菲询问道。


“这是黄胖子关人的一个地方,他在江城郊外有一栋三层的小楼,这就是楼底下的地下室,很深,我听她说过,当时为了做这个地下室,用铲车挖了十几米的地基,并且还做了隔音处理,所以不管我们在里边怎么大喊大叫,地面上的人根本听不见。”夏菲把她知道的事情大体上跟自己说了一遍。


“黄胖子?”我听完之后,眨了一下眼睛,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黄胖子找人抓自己很正常,因为前天自己带人差一点坏了他的大事,但是为什么要把夏菲抓起来呢?这太令人奇怪了。


“黄胖子抓你干吗?”我问道,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他,他,他不是人,他就是一个畜生,呜呜呜……”夏菲不知道受了什么样的委屈,竟然再一次哭了起来,这令我十分的郁闷。


听到她的声音哭得十分委屈,我也不好再呵斥她,于是只好将手摸索着放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着,说:“行了,别哭了,到底怎么会事?”


“那天早晨我们回来之后……”随后夏菲一边哭泣一边断断续续讲了她这两天的遭遇。


听完之后,我心里涌出一丝同情,还有一丝怒火,这黄胖子还真是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那天晚上不是夏菲的话,老子很可能把那名云南人和他手里的皮箱给抢了,到时候送给李洁,绝对能要黄胖子的半条命。


原来那天上午夏菲回到江城之后,直接被黄胖子抓了起来,一通逼问之后,夏菲只说陪我去海边看了日出,可惜黄胖子太多疑了,直接扒下了夏菲的衣服查看,妈蛋,那天晚上在车里,老子在夏菲胸脯的两只大白兔上留下了好几道手印,于是黄胖子便认定夏菲早就跟我勾搭上了,并且还是夏菲暗中报信,才泄漏了皇城洗浴中心的秘密。


不论夏菲怎么解释都没有用,黄胖子直接让陈虎几个人轮了夏菲,然后就把她关进了郊外的这处地下室,并且扬言不会马上杀她,而是每天让几名小弟轮她,直到弄死她为止。


“黄胖子是个变态吗?”我气愤的问道。


“他就是一个变态,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他那个地方根本已经没用了,所以心里越来越变态,我对他那么忠心,他竟然这样对我,呜呜呜……”夏菲再次哭泣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等出去之后,我替你报仇,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想了一下,那天夏菲处理皇城洗浴中心的事情有条不紊,十分的镇定有条理,应该是一个人才,所以准备将其揽入自己麾下,特别此时是她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我拉她一把的话,也许可以得到她一辈子的忠心。


“跟着你,你不是已经结婚了,老婆还是江城第一美女李洁,现在是东城区的副区长吧。”夏菲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说:“你想什么呢?”


“你不是说让我跟着你吗?”夏菲问。


“对啊,跟着我,不是跟我结婚,而是当我的小弟,明白了吗?”我问。


“哦!”夏菲应了一声,因为地下室里伸手不见五指,我也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噔噔噔……


听到这脚步声,我感觉旁边的夏菲浑身一阵战栗,随后扑到了自己怀里,说:“那些畜生来了。”


夏菲的反应让我心里有点点心痛,这么折磨一个女人,黄胖子也不怕遭天谴?


他竟然每天换一批小弟过来轮/奸夏菲,今天已经是第三批了。


“畜生!”我从牙缝里挤出二个字,随后拍了拍浑身战栗的夏菲,说:“别的,有我在!”


说完,我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开始双手按在墙上,急速摸索,想要找到门的位置。


噔噔噔……


脚步声越来越近,而我却仍然没有摸到门,不过突然一道亮光出现在地下室里,下一秒,我就看到了门的位置,因为这束亮光就是从门缝里射进来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借着微弱的亮光,快步走到了门的一侧,身体紧贴着墙壁,同时双拳紧握,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吱呀呀!


大铁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了,然后一道强光照射了进来,下一秒,我就听到了一声错愕的声音:“呃?绳子怎……”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紧握的拳头拼尽全力闪电般的从侧面捣在他的太阳穴上。


砰!


哎呀!


扑通!


对方惨叫一声,踉跄的倒在地上,打完这一拳之后,自己并没有理踩此人有没有失去战斗力,因为这人身后还有两名男子。


自己只学过一头碎碑,所以看到另外两名男子的时候,想都没想,直接就使出了一招撩阴脚,同时进身,手掌朝着第二名男子的脸上砸去。


可能三个人都没有想到我们可以挣脱绳索,所以第二名男子仍然处于惊愕之中,直接被自己一脚踢中了裤/裆,随后他惨叫着双手捂着下面蹲在地上惨叫了起来。


不过此时最后面的第三名男子已经反应了过来,突然朝我扑了过来,砰的一下,直接被我撞倒在地上,然后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把匕首,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我/操!


当看到对方手中刀子的一瞬间,我全身的汗毛都直竖了起来,拼尽全力的用双手抓住对方持刀的手腕,可惜这名男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他的手臂下,再加上自己在力量方面比对方弱很多,所以刀子一点一点的降了下来。


我双牙紧咬,怒目圆睁,双手拼尽全力阻止刀子的下落。


当刀尖刺穿自己衣服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今天要完蛋了,因为在力量方面,自己一点优势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子一点一点的刺进自己的衣服,刺破自己胸前的皮肤,然后扎进了自己的胸腔,扎穿肺部或者心脏。


“夏菲,帮我!”在生死关头,我想到了旁边的夏菲,于是大吼了一声。


“啊啊……”耳边就听到了一阵女人的嘶吼声。

透过手电筒的亮光,我看到披头散发的夏菲嘶吼着,像个女鬼似的扑了过来,然后双手在最后一名男子的脑袋和脸上撕扯着。揪着他的头发,使劲的往旁边拽,想将其从自己身上拽下来。

 

有了夏菲的帮忙,我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双手猛然将对方的持刀的手臂往旁边猛拽,将其脱离了自己的胸口,然后右拳握紧,嘴里大骂了一声:“干你娘的!”一拳朝着对方的下巴打去。

 

砰!

 

生死之间。自己简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拳打得对方整个脑袋朝后扬去,随后被旁边的夏菲双手揪着头发,生生的将其身体拽倒在旁边。

 

我的另一只手还抓着对方持刀的手腕,对方好像想挥刀刺向揪着他头发的夏菲,于是我马上变成双手抓住对方持刀的手腕,并且连嘴都用上了,一口狠狠的咬在了对方的右手臂。

 

人身体最强的地方不是手,其实是口,从小咀嚼练习咬合肌的力量,十分的强大。

 

我这一口咬下去,那可是拼尽了全力,只直接就感觉口里出现了一股热流,还有血腥的味到。

 

啊啊……

 

最后这名男子发出惨叫声,啪嗒一声手里的刀子落在地上,同时他的右一只手一拳打在自己脸颊上。

 

砰!

 

我的脑袋一歪,不过仍然没有松口。

 

此人被我用嘴撕咬着手臂,夏菲则死死的揪着他的头发往后拽,他打不到夏菲,只能用拳头不停的朝着我的右脸颊打来。

 

砰砰砰!

 

又连续给了我三拳,打得我眼前一阵发花,感觉嘴被打破了。

 

“操/你妈,给老子松口!”男子大骂。

 

我也被打出了肝火,突然发出一阵嘶吼:“啊……”然后猛然一扭头,生生的将男子手臂上连皮带肉撕下来一块。

 

啊啊……

 

男子发出了一阵惨叫声。

 

下一秒,我捡起男子掉落在旁边的刀子,从地上爬起来,对着男子的身体就捅了过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被自己打中太阳穴的那名男子,此时爬了起来,直接从后面勒住了我的脖子。

 

咳咳咳……

 

我发出急促的咳嗽声,同时身体被朝后拽去,于是捅向第三名男子的刀子也就落了空。

 

被第一名男子勒着脖子,感觉要喘不上气来,条件反射般的想要扔掉刀子,用双手扒开对方的手臂,还好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即便这样做也扒开对方的手臂,更救不了自己。

 

多少次的生死历练,让自己虽然仍然怕死,但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仍然也保持一丝的镇定和清醒。

 

我没有扔掉手中的刀子,左手扒着对方勒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同时尽量将下巴往下磕,希望能给自己争取到一点时候,不过对方勒得很紧,我感觉到肺部缺痒的疼痛,眼前有点发黑,浑身无力,仿佛快要窒息而死了。

 

“王浩,你不能死!”我全身猛然迸发出一股求生的力量,身体的突然大力挣扎让对方勒自己脖子的手臂出现了一丝空隙,这使自己吸进了一点点空气,并且趁此时机,我右手的刀子反转,猛然朝着后面刺了过去。

 

噗!

 

我感觉自己刺中了对方,随后马上将刀子拔出来,再次刺去。

 

噗噗噗……

 

七、八刀过后,勒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终于松弛了下来,我拿着带血的刀子转身看去,发现第一名男子捂着肋部惨叫着趴在地上,地面上已经流出了一滩血迹。

 

啊啊啊……

 

突然身后传来夏菲的惨叫声,我扭头一看,少了自己的威胁,第三名男子已经把夏菲打得满脸是血,并且嘴里不停的大骂着:“臭婊/子,给老子放手。”

 

夏菲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整个脸被打得鲜血淋淋,肚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脚,但是她的双手仍然死死的揪着对方的头发不放。

 

“操!”看到夏菲被打得这么惨,我拿着带血的刀子一个箭刀冲到了第三名男子的身后,手起刀落,噗的一声,直接捅进了此人后腰处。

 

噗噗噗!

 

随后又连捅了三恨,男子后腰处喷出了鲜血,估摸着八成把他的肾脏给捅破了。

 

啊啊啊……

 

男子惨叫着瘫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打夏菲了。

 

“你没事吧?”我看着满脸是血的夏菲,有点担心的问道。

 

“没,没事!”她喘息的回答道,可见刚才她也是拼命了,如果没有她的帮忙,自己今天怕是会死在这里。

 

下一秒,她突然用手指着门口,于是我马转身朝着地下室的门口看去,发现那名被自己踢中裤/裆的男子,此时站了起来,想要逃跑。

 

我急忙朝着他追去,同时飞起一脚踢在对方的后背。

 

砰!

 

扑通!

 

这名男子一个狗吃屎趴倒在地下室门外的水泥楼梯上。

 

“操!”我已经杀红了脸,举起还滴着鲜血的刀子直接捅进了这人的后心,力量过大,一尺的刀子直没手柄。

 

啊……

 

此人发出一声惨叫,随后身体痉挛的颤抖的一会,便一动不动了,大量的鲜血涌出,不一会就将台阶给染红了,我估摸着刀子从后背捅进了心脏,不然不会流出这么多的血。

 

被捅穿了肾脏的那人也趴在地上不动了,此时只有那名被捅了肋部的男子还躺在地上呻/吟。

 

我拿着刀子走了过去,蹲在他身边盯着此人问道:“谁把我抓进来的?”

 

这三人都是小喽啰,自己最忌惮的还是那名能在八十年代酒吧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打晕带到这里的汉子。

 

“我,我,我不知道,我今天刚来这里,虎哥说可以上夏菲。”这人一脸恐惧的看着我说道。

 

噗!

 

我也没有跟废话,一刀扎在他的大腿上,盯着他问:“说,是谁把我抓到这里来的?”

 

啊啊……

 

这人惨叫了起来,随后开口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说不说?”我将扎进他大腿的刀子轻轻扭动了一下,此人马上再次发出惨叫声。

 

啊……

 

“说!”我怒吼一声。

 

“我,我不知道,真得不知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此人一边惨叫着,一边开口求饶。

 

看到他都这个样子,估摸着八成是真不知道,于是我拨出了刀子,随后直接一刀捅在他的胸口,这人的眼睛瞬间瞪大,惨叫声也戛然而止,咕噜噜,嘴里开始不停的往外冒外,接着脑袋耷拉了下来,崩紧的身体随之肌肉全部松弛,死掉了。

 

刚才他差一点点就把自己勒死了,别人想要我的命,我绝对不会对他仁慈。

 

这个世界很公平,你既然想要我的命,那么就要做好被反杀的思想准备。

 

噗!

 

我将刀子扔在地上,随后吐出了嘴里的一口血痰,刚才被第三个男子在脸上颊上打了好几拳,把自己的嘴唇都已经打破了,牙也打松了几颗。

 

“没事吧?”我走到夏菲面前将她扶了起来,询问道。

 

“没事!”她的呼吸已经平缓,脸上看起来鲜血淋淋,很吓人,但是应该都是皮外伤。

 

我一只手扶着夏菲,另一只手捡起地上的一个手电筒,同时从一名男子的身上摸出一部手机,这才慢慢的朝着上面走去。

 

这个地下室真有十几米深,我扶着夏菲来到地面上之后,发现是在一栋三层小楼里,这跟夏菲在地下室里跟自己说的一模一样。

 

门口停着一辆面包车,应该是那三个黄胖子小弟开来的,我将夏菲扶进面包车里,说:“你等一下,我下去找找车钥匙。”

 

“不,不用!”夏菲拉住了我,然后她在方向盘下面拉出两条线,对接了一下,噼里啪啦闪出一片火花,随之面包车便打着了火。

 

“我擦,有两下子啊,自己都不会这招!”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夏菲,在心里暗暗想道。

 

夏菲发动了面包车之后,把她凌乱的头发往后拢了一下,抬起满脸鲜血的脸对我笑了一下:“小把戏!”

 

稍倾,我开着面包车带着夏菲驶离了这栋三层小楼,至于地下室里的三具尸体,黄胖子肯定不会报警,除非他想自找麻烦。

 

半路上我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喂,小军,是我!”

 

“二哥,你去那里了,我们找了一个晚上。”电话里传出陶小军的喊叫声。

 

“被人给绑了,刚刚跑出来,你叫着宁勇马上去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门口等我。”我说。

 

“二哥,你怎么了,受伤了?伤得严重吗?”陶小军急切的问道。

 

“不是我受伤了,别问了,到了你就知道了。”我说。

 

“好的!”

 

跟陶小军通完电话之后,我又拨通了李洁的电话:“喂,媳妇,是我,王浩。”

 

“你昨晚去那里疯了,我开完会回来本来想找你……”

 

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媳妇,我被黄胖子绑了。”

 

“啊!你现在出来了吗?”李洁问。

 

“嗯,刚刚逃出来,行动什么时候开始?雷明打开突破口了吗?”我问道。

 

“雷明那边一切顺利,我这边也正在加紧安排,最快明天,最晚后天就要收网,集江城全市警力,将姚二麻子的这条贩销毒/品的网络一举打掉。”李洁说道。

 

“嗯,最好要快,然后搂草打兔子查一下梦幻娱乐会所。”我说。

 

“这……恐怖有困难。”李洁说。

 

“怎么了?”

 

“姓孔的,姓江的,还有赵书/记都打隐晦的打了招呼,不让动梦幻娱乐会所。”李洁回答道。

 

“呃?”我愣了一下,心里暗道一声:“妈蛋,看来黄胖子把几个主要领导都拉下了水。”

 

“不动梦幻娱乐会所也行,黄胖子的其他地方给清洗一遍,不能打死他,也让他出出血。”我说。

 

“嗯,我会搞得他天翻地覆,哼!”李洁冷哼了一声,她本来就跟黄胖子有仇。

 

挂断李洁的电话之后,我发现坐在旁边的夏菲的目光有一丝异样,当自己看她的时候,这丝异样随之消失了。

 

“怎么了?”我问。

 

“呃?没什么!”她说:“看来你已经有计划对付黄胖子这个畜生了?”

 

“没什么计划,只是恶心他一下而已,对了,那天二楼到底藏着什么东西?让你连自己的钱和身体都奉献了出来。”我对夏菲询问道。

 

刚才看到她眼睛里的异常,让我有点多心,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试探她一下。

 

“我也不太清楚。”夏菲回答道。

 

她的回答让我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随后夏菲继续说道:“只知道是一个云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