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57回李区长

我给小妖精雨灵做了一桌子的菜,然后一脸笑容的走到她的面前,说:“公主殿下用餐了!”


“哼!”她冷哼了一声,懒洋洋的说道:“背我过去。”


“别闹。乖!”我说。


“不背我就不吃了,哼!”她耍起了大小姐脾气。


没办法,她手里有自己的大把柄,再说这么一个不灵灵的美少女。自己背她也不吃亏,于是我慢慢蹲下身子,说:“上来吧!”


“这还差不多。”小妖精露出胜利的笑容,不过马上又收了回去。好像生怕我看见似的。


她慢慢的趴在我的后背上,一瞬间,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有两个柔软的东西压着自己的后背,我只穿了一件T恤,小妖精也穿了一件肥大的T恤,两件T恤的阻挡力有限,我明显觉得小妖精没有穿胸罩,两只大白兔就这么压在自己的后背上。


“妈蛋,这是诱惑死人不要命的节奏啊!”我暗道一声,随后两只手臂往后伸,托着了她的两条光滑的大腿,那手感非常舒服,少女的肌/肤,非常的光滑柔软。


“趁李洁晚上回来之前,把小妖精上了?”一个邪恶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之中出现。


“不行,她是你小姨子,再说还是处女,绝对不能乱来。”另一个声音马上反驳道。


听到处女这个词,我立刻一阵紧张,随之想到了假小子,于是那个邪恶的声音渐渐的消失了。


“一切美女都是红粉骷髅!”我默念一句,随后慢慢的将小妖精背到了餐桌处。


呼!


将她放下之后,我深深的喘了一口气。


小妖精看了看一桌子的好菜,明显眼睛一亮,不过还要装着一副生气的模样,我看着都难受,心里不由的一阵好笑。


“我要吃这个!”小妖精说。


“好!”我应道,随后拿筷子夹给她,心里想着就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宠就好了,这样想自己心里舒服了很多。


“还要这个!”


“好!”


“这个,这个!”


“好好好!”总之我就是一个字,好,什么都答应她。


我将她喜欢的菜都夹了一点放在她的碗里,本来以为她准备吃饭了,没想到小妖精拿起筷子,突然又放了下来:“喂我!”


“啊!”我轻呼了一声。


“啊什么啊,快喂我,不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小妖精嘟着小嘴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想着喂就喂吧,就当这个女儿今年才三岁,稍倾,我端起碗,用筷子夹了一点鱼肉放到了她的嘴边。


“公主,用餐!”


“咯咯!”小妖精终于忍不住笑了一下,不过随后马上把笑容收了回去,将鱼肉吞到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


就这样,她想吃什么,我就帮她夹什么,然后喂她,一口饭几口菜,喂了半个小时,小妖精才说:“我吃饱了。”


“原谅姐夫了没?”我趁机问道。


“哼,没有!”小妖精扬着头说道,不过从她嘴角露出的笑容来判断,我估摸着基本上已经原谅了自己。


“哎吆,痒!姐夫,我后背痒,帮我挠挠!”突然小妖精将手伸身她的后背挠了起来,可是根本摸不到,于是马上向自己求饶。


我也没有多想,伸手隔着她的T恤给她挠痒。


“这里?”


“不是,往下点,再往下点。”


“这?”


“不,再往左一点。”


“这里?”


“对就是这。”小妖精回答道。


我隔着T恤给她挠了几下,小妖精嚷道:“伸进去,伸进去挠,痒死我了。”


开始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多想,看到小妖精难受的那个样子,于是将手从她的后背伸了进去,找到她说的那个地方,轻轻的挠了两下,少女的皮肤太娇嫩,太光滑,再加上她是自己的小姨子,于是我刚刚碰到她的皮肤的时候,身体如过电般颤抖了一下。


“不是这,往前一点点!”小妖精嚷道。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将伸进去的右手往前一点点。


“不对,再往前一点。”她说。


“哦!”我于是又往前一点,妈蛋,这一下不要紧,好像摸到了她的腋下,然后软软的,柔柔的,自己一瞬间愣住了,这那里是挠痒,摸到了她的乳根。


下一秒,小妖精突然转了过来,我的手还没来得及伸出来,随着她的身体转动了一下,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右手的触感不对了,大、软、弹、掌心还有一个豆豆。


自己他妈是个正常男人,根本忍不住,于是轻轻的抓了一下,好坚挺啊,好有弹性,果然不愧是少女的身体。


“姐夫,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吻完,然后把我抱上/床。”小妖精突然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突然清醒了过来,马上将右手缩了回来,同时站起身来,朝后退了几步,瞪大了眼睛盯着她。


“那个,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转的太快了,没跟我打招呼,我来不及缩回手……”


可惜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妖精站起来说道:“你刚刚明明抓了一下,难道还要否认?”


“呃?啊!那个……我……”自己确实抓了,感觉还很爽,并且心里还想要抓,两只手猛猛的抓捏,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


“你和我姐做过了吗?”小妖精问。


我摇了摇头。


“那你们还是假夫妻喽,姐夫,我爱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呢,今年我都十九岁了,也愿意把第一次给你。”小妖精说。


“你……我……反正不能这样。”我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第一次被这么漂亮的女生表白,脑袋有点蒙圈。


“为什么呢?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你,我姐根本做不到。”小妖精步步紧逼。


兴奋,害怕,犹豫,期待……此时的自己的心里五味陈杂,脑袋一片空白,看着小妖精走过来,我机械般的一步一步朝后退去。


“上了她!”一个声音说。


“不能上,上完之后怎么办?人家可是处女,夺走了第一次,然后说我不能娶你,那是人渣,不能当渣男。”另一个声音马上反驳道。


两个声音在自己脑子里吵得不可开交,而此时自己的表情却是一片呆滞。


“姐夫,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要不要我?要我的话,现在就把我抱上/床,但是你必须跟我姐离婚,至于我们会不会结婚,如果你现在不把我抱上/床的话,以后我永远不会再给你机会。”小妖精毕竟是女生,还是一个校花级的美女,她给了自己最后的通牒。


我犹豫了,男人其实都贱,我也不例外,脑海之中两个声音的争吵已经到了白热化。


如果自己和假小子没有稀里糊涂的干过那种事的话,并且假小子还因此怀孕,我今天绝对会将小妖精抱上/床,因为小妖精可比假小子漂亮多了,雪白的大长腿,高耸的胸脯,经李洁的还要大,浑圆的小翘臀,娇嫩的皮肤,闭月羞花的容貌,那一样对自己这个屌丝都具有无限的吸引力。


可是假小子的事情,让自己心有余悸,不但伤害到了她,同时也磨损了自己的心灵,伤害永远都是相互的,物理学告诉我们,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永远会同时存在。


你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会在自己心里留下一道伤疤。


现在假小子远走西藏,也不知道两年之后能不能回来,自己再伤害小妖精的话,只能增加痛苦,绝对不会有好的结果。


她如果是个小太妹的话,我肯定就上了,反正谁无不是玩,但是小妖精不是,看样子这一次八成还能考入重点大学江城大学,自己不能毁了她。


“雨灵,我们不能这样,你冷静一下,我有事先出去一趟。”我双拳紧紧握着,艰难的说出了这么几句话,然后转身离开,快步朝着别墅大门走去。


“王浩,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所悔的!”身后传来小妖精的哭泣声。


我不敢回头,怕一回头,看到她哭泣的脸,就会心软,然后做出不可挽救的事情。


砰!


我像是喝醉了一般,将大门撞开,然后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扑通一声,下台阶的时候,还摔了一跤,当时自己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


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出了金沙湾小区,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天空下起了小雨,随后雨越下越大,而我就这么站在路上,扬头看着飘落的雨滴,心情复杂,心痛?失落?茫然?后悔?我不知道,也许什么都有吧。


我就这么站着,淋着雨,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天空之中乌云翻滚,接着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自己的身体一阵颤抖,随后这才清醒过来,看着满天的闪电和落下的倾盆大雨,心里暗道一声:“也许对我和雨灵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


随后跑到街边小店门口躲雨,其实现在躲不躲都一样子,自己的衣服早已经被湿透了。


稍倾,我拦下一辆出租车,花了十五块钱才回到金沙湾小区,我没有想到自己浑浑噩噩的走出去这么远。


回到别墅之后,我在一楼客厅里没有发现袁雨灵的身影,不由的有点担心,她不会跑出去了吧?


“雨灵?雨灵?你在家吗?”我朝着二楼喊道。


没有回音。


自己越来越担心了,于是急急忙忙的跑到二楼,敲了敲她卧室的门。


咚咚!


“雨灵,你在里边吗?在里边的话就出个声,别让姐夫担心。”我说。


里边没有回应。


咚咚咚……


我再次开始敲门:“雨灵,你在里边吗?”


还是没有回应。


下一秒,我直接扭动了一下门把手,咔嚓一声,门开了,竟然没有锁。


“雨灵?雨灵?”我走了进去,发现她正蒙着被子躺在床上。


“雨灵,你没事吧?”我来到床边问道。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袁雨灵把头从被子里露出来,吼道。


我发现她两眼红红,应该是哭了很久。


“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道。


“不用你管,马上给我出去。”袁雨灵再次吼道,并且把她床上的那个大狗熊奋力的朝着我扔来。


我接住大狗熊,然后轻轻的放在床上,说:“好,我出去!”


心里的这一关,自己和袁雨灵都要独自面对,谁也帮不了谁,所认我虽然非常的担心,不过最终还是轻轻的退出了她的房间。


“唉!”我站在门口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长痛不如短痛,到此为止吧!

小妖精一直没有下来吃饭,我上去叫她,也不理我,自己没招了。也只能听之任之,反正不吃一顿也饿不死,等解开心结了,自然就好了。

 

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半。李洁风尘仆仆的回来。

 

“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起身朝着刚刚进门的李洁询问道。

 

“本来是明天上午才能回来,我这还是提前回来了。”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

 

“你想到什么办法搞姚二麻子了吗?”我对李洁问道,昨天晚上自己不但打了黄胖子的人,又再一次揍了熊亮一顿。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熊亮被自己揍了两次,姚二麻子不报复回来,他还怎么在道上混。

 

“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情我已经身市政法委的孔书/记汇报过了,他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并且将成立一个专案组,我挂副组长兼任现场指挥。”李洁十分兴奋的说道,因为如果做好的话,这可是一个露脸的事情,对她以后升官十分有好处。

 

“你怎么跟姓孔的说的?”我问。

 

“孔书/记,你尊重一下嘛!”李洁又给了我一个白眼,这让我十分不爽,也不知道姓孔的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好好好,孔书/记,你怎么跟他说的,他又为什么让你主持这一次江城市打黑除恶的行动?”我问,因为总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多少区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副局长,刑警大队长,这些都有一线抓捕的工作经验,而李洁是一个新手,让她来现场指挥,看起来像领导在捧你,但是别忘了,站得越高,跌得越惨。

 

“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表达了一个想参加这一次省统一部署的除恶打黑的专项行动,没想到孔书/记直接任命了我当专案组的副组长兼现场总指挥,怎么样,厉害吗?”李洁一脸洋洋得意的对我说道。

 

我却是一脸的凝重,看了她一眼,说:“喂,你也是官场老手了,有没有听过一个词。”

 

“什么词?”李洁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捧杀!”我说。

 

“捧杀?你是说孔书/记是在害我?”李洁眨了一下眼睛,眉黛微皱的说道。

 

“你在官场这么久了,难道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我问。

 

李洁是一个聪明人,她可能是被关进人大太久了,突然被调离然后官升半级,又当了实权的副区长太过于兴奋,顺风顺水的二个月时间,让她有点膨胀了,竟然能把姓孔的话当真,这明眼人一看就不对劲啊。

 

思考了片刻,李洁抬头盯着我说:“这姓孔的是故意捧杀我?”

 

“八成是这样!”我点了点头,说:“你想,一,你从没有在政法系当过领导,手下没有任何可用之材;二,你也没有任何临场指挥的经验,他却让你当副组长兼现场总指挥,你说不是揍杀又能是什么?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欣赏你的能力吧?”

 

听我说完之后,李洁的脸色彻底的变了,稍倾,抓着我的胳膊问道:“王浩,我该怎么办?”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看到李洁如此的恳求自己,不由的露出一脸得意的表情:“媳妇,先叫声老公听听!”

 

“讨厌,快说!”李洁说道。

 

“先叫老公!”我坚持。

 

“老公!”李洁最终娇滴滴的喊了一声老公。

 

自己刚要哈哈大笑,没想到楼顶上传来一个声音:“真肉麻,打情骂俏能不能回房间里。”

 

我抬头看去是小妖精,他穿着上午的衣服,眼睛仍然红红的,表情十分的憔悴。

 

“雨灵,你眼睛怎么红了?哭了?谁欺负你了?”李洁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没有谁欺负我,是看小说感动的。”小妖精撒了一个谎,随后继续说道:“我再说一遍,不要再在客厅里亲亲唔唔秀恩爱,这个狗粮本小姐不吃。”

 

“好啦,好啦,下一次我们一定注意,你还没吃饭吧,快去吃饭。“李洁说。

 

小妖精撇了撇嘴,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直接当自己不存在,从她出现到离开,一眼都没瞧自己,更没有跟自己说一句话,简直就当自己是一个透明人。

 

小妖精走进了洗手间,李洁说:“我们到楼上书房谈。”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朝着楼上的书房走去,突然想到小妖精还没有吃饭,转头刚想对着洗手间的门说,自己把饭菜都给她放在电饭窝里保着温,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我怕小妖精误会,再给她希望。

 

“就当是陌生人吧!”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句,随后转身上了楼。

 

来到书房之后,我和李洁开始谈论这一次省里除恶打黑的专项行动。

 

“快说。”李洁瞪着我。

 

“再叫一声!”我色眯眯的盯着她说道。

 

“你……”李洁伸手朝着我腰部的软肉拧来。

 

“哎呀!”我惨叫了一声,说:“媳妇,松手,我说,我马上说。”

 

“哼!”李洁得意的哼了一声,随后松开了手,说:“快说。”

 

“媳妇,姓孔的想揍杀你,可是他不知道我们手里的底牌,有整个姚二麻子贩销毒/品网络的名单,这其实他变相的成全了你,坏事变成了好事。”我说。

 

“嗯!”李洁点了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仍然有点紧张,她问:“你不是说这份姚二麻子贩销毒/品网络的名单不能由我说出来吗?”

 

“是不能由你说出来,我本来想给你找一个替死鬼,但是现在想想,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我刚才在楼下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点子。

 

“你有什么好办法,快说啊!”李洁小手抓着我的胳膊摇晃了下。

 

“抓到名单上的一个人,这个人最好能跟名单上的其他人都有关联,并且抓他的时候不能是贩/毒的理由,最好是治安问题,或者是别的问题,总之找个理由把这人抓起来,然后撬开他的嘴,再然后……你应该懂了吧?”我对李洁说道。

 

“好办法,无意之中抓到姚二麻子贩/毒网络中的一个重要人物,然后这个重要人物把人咬了出来,我指挥缉毒警察将名单上的人员全部缉拿,这绝对会成为省内的大案。”李洁兴奋了起来。

 

“别急着兴奋,你有兵可用吗?”我问。

 

“有啊,既然我是现场总指挥,所有警种都可以调配。”李洁自信的说道。

 

“媳妇,你用脑子想想,有人通风报信怎么办?出工不出力怎么办?敷衍你怎么办?因为他们故意消极放走歹徒怎么办?”我连续说出好几种情况,最张强调道:“这件事情必须有一名信得过的手下,让他亲自带人去办。”

 

“我刚刚到任二个多月,刚刚理顺上下的关系,还没有来得及培养自己的亲信。”李洁摊了摊手说道。

 

“没事,你今天晚上想想谁跟东城区政法委书/记走得近,这个人就绝对不能用,谁被区政法委书/记打压,你就可以拉拢他,不过,这人一定要有能力。”我说。

 

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做官的常识,本不应该自己提醒李洁,可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上任一个月了,还没有搞到一个亲信。

 

“要说能力嘛,倒是有一个人,东城分局缉毒中队的一名小队长雷阳,他本来应该升任缉毒中队长,没想到被空隆的史德兴给顶替了,而史德兴以前是区政法委周书/记的老部下,我前段时间接触过雷阳,他对我不冷不热,甚至于还有一点阴阳怪气,把我气得就没有再理他。”李洁说道。

 

“就是他了,你挂名指挥,实则让他来指挥,领导不用什么事情都干,只要看人的眼光准了就行。”我说。

 

“能行吗?”李洁有点担心。

 

“只能这样了,你还有别的好人选吗?”我问。

 

李洁摇了摇头。

 

当天晚上,我逼着李洁给雷阳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李洁差一点没有压住火,我在旁边这个担心啊,一直示意她不要生气,真诚一点。

 

第二天上午,姓孔的还没有回来,估摸着应该下午才能安排打黑除恶的专项整治行动。

 

九点钟的时候,我陪着李洁去了云零茶楼,昨天晚上李洁好不容易才把雷阳约出来。

 

来的路上,李洁还一副不情愿的在我耳边嘀咕道:”这个雷阳太不识抬举了,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能做事的人,中队长都被人顶了,还一副很清高的样子,给谁看呢?哼!昨天晚上不是你让我一直压着火,我早把电话给挂了。”

 

我心里一阵郁闷,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宁愿得罪十个男子,也不要得君一个女人。

 

“媳妇,消消气,一切都是为了你的政绩,为了你的官途,这点委屈都不能忍?”我说。

 

李洁的弱点就是升官,所以她听到我的话,立刻便不再发牢骚了。

 

九点钟,我和李洁准时来到了云雾茶楼,可是喝了一壶茶之后,雷阳还没道,气得李洁差一点站起来走掉。

 

“媳妇,再等等,也许人家真有事。”我说。

 

“他有事?难道我这个当领导的就没事?”李洁一脸的不高兴。

 

“现在咱不是求着人家吗?谁让你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手底下一个能用之人都没有。”我说。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大约又等了十分钟,吱呀一声,茶室的门从外边推开了,一名穿青花瓷旗袍的服务员带着一名小个子走了进来。

 

我朝着这人看去,身高最多一米七,长相普通,甚至于可以说是平庸,属于扔进人群里找不出来的那种人,脸部没有任何明显的特征,如果非要说特征的话,他的脖子处有一道很深的伤疤,受了这种伤还没死,可见他的命真大,并且能受这种伤,说明他跟毒贩子做过殊死搏斗。

 

“李区长,你好!”雷阳不吭不卑的伸出手说道。

 

“你好!”李洁阴着个脸,连起身都没起身,更别说跟雷阳握手了,我心里这个郁闷,马上暗暗推了她一下,随后一脸微笑的站了起来。

 

李洁扭头看了我一眼,最终起身跟雷阳握了握手,说:“坐吧!”

 

“谢谢李区长。”

 

“李副区长!”李洁纠正道,她心里还有怨气

 

雷阳尴尬的笑了笑,问:“李副区长叫我来这种地方干吗?难道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局里说吗?”

 

听到雷阳真改口叫李副区长,我心里一阵郁闷,这人看起来还真是一个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