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56回秘密

我带着夏菲离开皇城洗浴中心,车子被陶小军他们开走了,于是我和夏菲两人只能走路,还好自己的车子就在八十年代酒吧门口。离这里不远。


“把手机给我!”我将手伸到了夏菲面前。


“干吗?”她疑惑的问道。


“免得你通风报信。”我说。


夏菲紧紧的攥着手机,看样子并不想给我。


“不给也可以,那我们的约定作废。”我故意吓唬她。


夏菲露出一脸犹豫不决的模样。


“明天早晨就还给你。”我说。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最终将手机递了过来。我将手机装进口袋,目光不由的朝着她的大腿和臀部看去,妈蛋,这开叉到臀部的旗袍太诱惑人了。比不穿衣服还诱惑,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朦胧美,以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夏菲每走一步都会露出雪白的大腿和半边屁股,看得我一阵心猿意马。


“还要走多远,我脚累了。”夏菲问道。


“不远了,就在前边酒吧门口。”我说。


“要不就在附近开/房吧。”她说。


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这么急?是不是黄胖子满足不了你?”


“是啊,浩哥要好好怜惜小妹!”夏菲妖娆的说道,并且还自称小妹,她能混到现在这个地位,自然有一套讨好男人的方法,不过我总觉得太做作,在会所或洗浴中心那种赤果果的金钱和肉/体的交易场合还行,放在此时的情景,有点不合时宜。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约走了十五分钟,我和夏菲走小路来到八十年代酒吧门口中,上了车之后,我直接将车开上了城郊高速,疾驰的驶离了江城市区。


“浩哥,你这是去那里?”夏菲的目光里有一丝惊恐。


“去个安静的地方,免得有人打扰到我们。”我脸上微微一笑,说道。


“哦!”夏菲点了点头,不过目光之中仍然有点不放心,当离开市区之后,她的脸色有点变了,可能害怕我上完之后,再弄死她。


“浩哥,能告诉我这是去那里吗?”夏菲再次问道。


“放心,没事,就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我说。


铃铃铃……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雨灵这个小妖精打过来的,于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雨灵!”


“喂,大坏蛋,你今天晚上回不回来?”电话里雨灵气嘟嘟的问道,可能还在为今天早晨的事情生气。


“姐夫有事,就不回去了。”我说。


“你……我命令你马上回来。”雨灵霸道的说道。


“现在不在市内,信号有点不好,不跟你说了,你姐去省里开会,自己在家照顾好自己,挂了啊!”我说。


“不准挂,我生气了!”小妖精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


“喂,你说什么,挂了啊!”我故意装听不见,挂断了电话,随后又关了手机。


关完手机之后,我抬头看了夏菲一眼,她此时正一脸疑惑的盯着自己:“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啊?”我问。


“呃,没有,那个,你跟你小姨子住一块?”夏菲问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知道她在心里想什么,不由的有点生气,于是开口说道:“你还是想想一会用什么办法伺候好了我,如果让我感觉不舒服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听到我的话,夏菲果然不再问雨灵的事情,她目光里的担心越来越重。


出了市区上了高速路之后,我以每小时一百多码的速度一路朝东开去,一开就是三个多小时,来到海边的时候,已经快凌晨四点钟了。


路上的时候,夏菲一想睡觉,我就将她叫醒,让她陪我说话,所以来到海边,不但我哈欠连天,就连她也是哈欠不断。


“要在车子上做吗?”夏菲看到我将车子停在海边,于是小声的问道,一副早做完早回去的模样。


“先陪我说说话!”我说。


“哦!”她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你老家在那里?”


“巴山县的一个穷山沟沟里。”


“家里还有什么人?”


……


随后的时间,基本上是我问她答,我事无巨细的问了一大堆关于她的事情,特别是她老家里的情况。


人在极度需要睡觉的时候,大脑会出现麻木,所以很容易说实话,这是自己在市局刑警大队审讯室里待了一个星期得到的经验,当时郭大队长把自己当成了一只鹰,硬生生的熬了一个礼拜,如果再多熬几天的话,自己肯定就撂了,那种滋味真他妈的太难受,我觉得应该比直接刑讯逼供还要难受。


我路上不让夏菲睡觉就是为了熬她,熬了三个多小时,此时又是每天最困的时候,所以一些不太重要的问题,她是有问就答,我并没有去问一些敏感的话题,比如说皇城洗浴中心二楼到底有什么?


因为一旦问这种敏感的话题,夏菲会马上清醒,除非自己熬她几天,到了那个时候,不问她都会乖乖的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只为了睡一会觉。


自己想问的基本上已经问完了,她家里父母都在,还有一个弟弟,父母年事已高,弟弟好吃懒做,是他们村里有名的赌鬼,全家人基本上都靠她在江城赚钱生活,而她好不容易偷偷积攒的二百万今天晚上又到了自己卡里。


其实夏菲也挺不容易,但是话说回来了,活在这个世界上,谁他妈容易,如果今天被擒的是自己的话,我想夏菲连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心里只会骂自己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大傻逼。


想问的已经问完了,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情,看着快要睡过去的夏菲,我直接将车子坐椅放倒,然后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裤/裆处,随后将裤子脱了下来。


夏菲倒是很自觉的张口将我的一柱擎天给含了进去,然后开始不停的吸允,她的技术很好,自己下面很快就坚硬似铁。


下一秒,我开始脱夏菲的衣服,她很快就被自己给扒光了,双手抓着她胸前的两个大白兔,那手感让自己再次硬了一分,妈蛋,自己的手够大了,可是一下子竟然抓不过来,掌心里传来的触感,十分舒服,软而又有弹性。


我根本不会对夏菲怜香惜玉,两只手狠狠的抓着,可能有点痛,她的眉黛微微皱了起来。


抓了一会,我感觉自己一柱擎天要炸了,于是分她的双腿,将自己的一柱擎天准备了她的下面。


“那个,可以带TT吗?”夏菲小声的问道。


“车上没有,你不会有性病吧?”我有点担心的询问道,毕竟夏菲在梦幻娱乐会所里是所有男女公关的头头,俗称妈咪或者老鸨,在那种环境,她有时候也不得不陪一些男人过夜。


“我如果说有的话,你是不是会放过我?”夏菲没说有,也没说没有,而是对我反问道。


他大爷的,老子脱子都裤子,马上要提枪进攻,却突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万一夏菲有病怎么办?


我这个后悔啊,怎么不在车里放盒TT,现在如果有TT的话,管她有没有病,先日了再说。


说着这个小婊/子还用下面摩擦了一下我的一柱擎天,故意来诱惑自己。


被她这么诱惑了一下,我他妈再也忍不住了,头脑发热,感觉当时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直接一枪到底,夏菲轻呼了一声。


下一秒,自己开始狂暴的冲杀起来,整个车子都在震动,随着自己狂暴的冲杀,夏菲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


十几分钟过后,我他妈看着她比自己不兴奋,心里十分的不爽,妈蛋,到底是老子是搞她,还是她在搞老子,靠!


稍倾,她竟然全身痉挛了一次,然后过了十几分钟,又痉挛了一次,到最后自己来了感觉加快速度的时候,妈蛋,这个小婊/子尖叫着全身又痉挛了一次。


“不要在里边!”她尖叫的同时还不忘提醒自己。


我被假小子怀孕的事情弄出了心理阴影,所以听到她的喊叫之口,马上拔了出来,直接塞进了她的口里,然后体液汹涌喷出。


呼哧!呼哧……


我累得气喘吁吁,两腿都有点发软,跟刘静和假小子做的时候,她们两人都受不了自己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而这一次跟夏菲做,我可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她不但受了下来,还他妈比自己还兴奋,令我十分的郁闷。


等自己呼吸均匀的时候,夏菲已经将自己下面舔的干干净净,并且脸上还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一柱擎天小声的说了一句:“好大啊,得有二十厘米吧,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高/潮了三次,二百万花值了。”


听到她的话,我当场差一点晕倒,大爷的,脑子有点凌乱,到底是我玩她呢?还是她玩我呢?怎么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吃了大亏。


收拾完战场,我们两人躺在车子上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夏菲还在睡觉。


肚子有点饿,我发动车子朝着海边的一个小镇开去。在镇子里的一家早餐摊位前停了下来,随后推了一下夏菲,说:“喂!醒醒!”


“呃?回到江城市区了吗?”她睡眼朦胧的问道。


“想什么呢?还在海边,起来吃早饭。”


“哦!”


我点了两屉小笼包和两杯豆浆,跟夏菲坐在早餐摊位的小桌子上慢慢的吃着。


“喂,怎么看你一脸的不高兴,车震不爽吗?”夏菲问。


“不爽,我他妈怎么感觉是你在玩我似的。”我说。


“咯咯!”夏菲笑了起来,随后小声的说道:“一样啊,男女就是那么会事,不过你真得好厉害,我很满意。”说着她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滚滚滚!”我郁闷的说道,而她竟然大笑了起来,好像胜利了似的。


吃完早餐,我们开车上路,中午的时候回到了江城市区,我将手机还给她,准备老死不相往来,妈蛋,昨晚感觉好郁闷。


“喂,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一个呗。”夏菲竟然没有急着下车,媚眼含春的盯着我说道。


“干吗?还想让我/操/你啊,门都没有,老子玩够了。”我说。


“这么粗鲁,也不知道江城第一大美女怎么会看上你,对了,我知道了,因为你那里大。”夏菲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一脸的惊喜,随后还肯定的点了点头,自语道:“嗯,肯定是这样”


“你妹啊,滚滚滚!”我想把她赶下车


 

夏菲纠缠着我要电话号码,也不知道她那根筋搭错了,总之我感觉昨晚十分郁闷,不想再搭理她。于是将其赶下车,直接一加油门走了。

 

“妈蛋,还想占老子便宜,给二千万老子都不干了。”我撇了撇嘴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没有回金沙湾别墅。而是直接去了东城区的棉纺三厂废旧车间,我将在车子停在厂门口外,从小门钻了进去,靠近那栋废旧车间的时候。听到里边传来宁勇的训斥声。

 

“都给我站稳了,谁动一下,或者坚持不下去了,今天中午就别吃午饭了。”

 

我走了进去,看到魏明等人在站马步,可能已经站了有一会了,因为他们脸上的汗一直在不停的往下流,每个人的表情都感觉很吃力很痛苦的模样。

 

“啧啧!”我看着都感觉累,而魏明他们却仍然在咬牙坚持着:“武术果然不是普通人能学会的。”我小声嘀咕了一声,随后朝着宁勇走去,给他使了一个眼色,转身离开了废旧车间。

 

在外边大约等了几分钟,宁勇走了出来。

 

“喂,昨天我带着夏菲离开之后,你有没有悄悄潜进二楼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我对宁勇问道。

 

昨天晚上,我虽然答应夏菲不上二楼,但是可并不等于宁勇也不能上二楼,所以在离开的时候,我悄悄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让他等我们离开之后,悄悄摸进去,看看二楼或者三楼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令夏菲宁愿自己出钱和出身体,也不想让我知道。

 

“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跟那个夏菲上/床了?”宁勇盯着我问道,他目光里有一种让我非常不爽的味道。

 

“小处男,成年男人的事情少问,说正事。”我说。

 

“你收钱我不反对,那些钱可以让魏明他们生活得很好,像你说的也算是做了善事,但是你还搞女人,我就瞧不起你。”宁勇说。

 

“我擦,来劲了是吧。”我瞪了宁勇一眼。

 

“就来劲了,想练练吗?”宁勇反瞪了回来。

 

我他妈立刻痿了,自己跟宁勇对练?那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嘛。

 

“不练!”我大声的吼道,输人不能输了气势:“信不信我找你师父去?”我把大哥抬了出来。

 

“哼!”宁勇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不过他的目光令我十分的不爽。

 

“喂,那个夏菲是你亲人啊,我怎么说也是你二叔,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吧,再说了,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呢。”我对宁勇说道,同时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没有问一问夏菲到底有没有病。

 

“擦,怎么这事给忘了!”我心里一阵郁闷,不过即便有病也晚了,昨天晚上什么都做过了。

 

“说的好像她还能占你便宜似的。”宁勇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你个小处男现在什么都不懂,以后就明白了,说正事,有没有潜进二楼看看?”我对宁勇说道,半年前自己还是小处男,现在已经可以装成老司机了。

 

宁勇盯着我看了一会,最终一脸十分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说:“摸进去了。”

 

“二楼有什么?”我瞪大了眼睛,心里的好奇心已经到达了极点。

 

“你说到底有没有跟夏菲上/床?”我/操,没想到宁勇还在纠缠这件事情。

 

“我勒个去!”自己真是被宁勇给打败了,于是大声的嚷道:“没有,你满意了吧?”

 

“真的?”他问。

 

“真的,我发誓没有上/床,可以了吧?”我说,同时在心里暗暗想着,是没有上/床,而是车震,并且即便是上/床,也他妈感觉好像是夏菲占了自己的便宜。

 

宁勇看到我发誓,这才相信,随后他开口说道:“当时我从后面的一个窗户摸了进去,搜遍了所有的房间……”

 

“直接说结果!”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我想知道结果是什么,宁勇却从他摸进二楼开始说起,这些对自己来说都不重要,反正现在他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说明没有危险,我只想知道结果是什么,自己的好奇心快要炸了。

 

“一个云南人,手里拿着一个箱子,腰里捌着家伙,本来想将他打晕,看看箱子里装得是什么东西,不过好像黄胖子来了,于是我便从后窗逃走了。”宁勇把他昨天潜进皇城洗浴中心二楼的情况说了一遍。

 

“你逃跑的时候没被人发现吧?”我紧张的问道。

 

“没有!”宁勇摇了摇头。

 

还好没有被发现,同时我也庆幸黄胖子来的是时候,不然的话宁勇把云南人打晕,肯定会打草惊蛇,因为我不用看都能猜到那个箱里装得是什么。

 

一条龙贩卖的最多就是冰/毒和摇头丸,黄胖子和姚二麻子竟然想搞海/洛因,这种东西比冰毒和摇头丸的杀伤力可强大多了,一旦沾染上,几乎就等于判了死刑。

 

“妈蛋,他们疯了吗?国家对海/洛因可是零容忍,云南边防武警死了多少人,这才将这种东西给打压下去,他们竟然能跟那边的人接上头,并且还把货给搞到了江城,难怪夏菲死也不让自己上去,如果把那云南人和货给当场抓获的话,操作好的话,直接可以将黄胖子端掉,就算是黄胖子手眼通天,也可以弄他个半死不活。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晚,并且自己还占得先机,不过这种事情必须马上行动,晚了的话很可能会鸡飞蛋打,抓不到铁证,想搞倒黄胖子还是有点难度。

 

”妈蛋,本来只想搞姚二麻子,姓黄的这是你自己撞到老子的枪口上的。”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当自己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宁勇已经回去教魏明他们练功去了,宁勇冲锋陷阵无人可挡,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用不到他,于是自己也没有打招呼,便急步回到了车子上,再次陷入沉思。

 

“昨天晚上皇城洗浴中心出现了变故,黄胖子一定不会再让那云南人住在那里,如果自己是黄胖子的话,会让他去那里呢?”我把自己想像成黄胖子,开始按对方的思维方式来思考问题。

 

可是自己对黄胖子的了解太少了,根本无法代入,只能想到肯定是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或者立刻让这个云南人离开。

 

“妈蛋,知道昨晚就应该通知李洁,让她让东城分局缉毒中队出动,彻底搜查皇城洗浴中心。”我在心里暗叹一声,不过昨天晚上李洁在省城,她上任二个多月,即便通知了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能力隔空指挥分局的缉毒中队,毕竟上面还有一个区政法委书/记。

 

算了,想这些已经没用了,因为战机已失,要摸到那个云南人落脚之地,除非自己有内线。

 

真是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当年黄胖子对李洁死缠烂打,她怎么就不早早埋颗棋子在黄胖子身边呢,现在就可以给姓黄的致命一击。

 

我掏出手机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可惜她没有接听,估摸着应该是在开会或者就是跟大领导们在一起。

 

“不会被姓赵的狗屁领导给潜/规则了吧?”我心里一阵担心,随后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总之李洁没有接电话,让自己脑海之中开始胡思乱想。

 

手机上有十三个未接电话,我几十条***,其中二个电话是昨晚李洁打来的,十一个电话是雨灵打的,并且她还发了几十条***。

 

我把***看完,都是一个意思,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如果我不马上回去的话,她将把我和刘静的事情告诉李洁,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拍了拍额头,心里想着这个小妖精真是难缠,要不上了她?可是一想到她还是处女,我就有点犯怵,我怀疑因为假小子的问题,自己可能得了处女恐惧症。

 

铃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还以为是李洁打来的,没想到是小妖精雨灵。

 

“喂,姐夫昨晚真有事。”电话一接通,我马上急着解释。

 

“立刻马上给我回来!”电话里传出小妖精的暴怒声。

 

“遵命!”她手里有自己的把柄,此时只好虚与蛇委。

 

二十分钟之后,我回到了金沙湾别墅,开门之后,发现小妖精穿着一条肥大的T恤,露着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也不知道有没有穿短裤,盘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电视。

 

“雨灵,是不是没正经吃饭,走,姐夫带你出去吃大餐。”我一脸笑容的说道。

 

“不吃,我现在很生气,如果你不能在我姐回来之前让我高兴起来的话,你就把你的事情全部告诉她。”小妖精一脸气嘟嘟的说道,看起来这一次她是真生气了。

 

白富美的脾气都很大,我算是领教过了,自己一天不围着她转,这天就算是塌下来了。

 

“姐夫亲自下厨给你做菜,如何。”我说。

 

“哼!”她直接给了我一个后脑勺。

 

“就这么定了,我看看厨房还有什么菜。”来到厨房之后,我开始炒菜做饭,自己唯一拿手的只有做饭了,只能用这个哄她开心,其实女人都很馋,只要有好吃的,气就会消一半。

 

正在炒菜的时候,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李洁打回来的,于是我马上接听:“喂,媳妇,怎么刚才打你电话打不通?”我问。

 

“在开会呢,有事吗?一会还要陪领导去吃饭。”李洁小声的说道。

 

“别喝酒啊,再让那老头子占便宜。”我说。

 

“赵书/记对我很关照,别乱说,没事我挂了啊!”李洁说。

 

“有事,有事,还是大事。”

 

“什么事,快说,我借上厕所偷偷给你打个电话。”

 

“黄胖子在跟云南那边的人接触,想在江城贩销海/洛因。”李洁的时间紧张,于是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啊!”李洁惊呼了一声。

 

“这是一个机会,对于海/洛因国家零容忍,打掉了黄胖子,不但可以报以前的仇,还可以为你的政绩添上一笔,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好机会。”我说。

 

“消息确切吗?”李洁问。

 

“非常确切,如果你昨天晚上在江城的话,甚至于当时就可以一举人赃俱获抓到那个云南人,到时个不怕他不开口将黄胖子咬出来。”我说:“你要快点回来,这机会已经不多了,主要目标姚二麻子的贩销网络,可以搂草打兔子,干黄胖子一下。”

 

“好,我今天晚上就回去。”李洁思考了片刻,回答道。

 

“嗯”我应了一声,结束了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