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53回约会?

回到家之后,我发现李洁和雨灵两人在一楼客厅里练瑜伽,两人穿着那种弹性紧身裤,曲线毕露。特别是胸脯,我发现雨灵的胸脯比李洁的还要大,可能自己的眼神太赤/裸了,被李洁发现了。她冷冷的说了一声:“看什么呢?”随之瞪了自己一眼。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媳妇,叫我回来有什么事?”


“去书房说。”李洁用毛巾擦了擦汗,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我在她背后用手指了指雨灵。她却伸出小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把我气的不行。


来到书房之后,我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李洁,她仅仅穿着薄薄的紧身衣,自己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她臀部的柔软,并且两只手穿过她的腋下抓在她的胸脯上。


砰!


不过下一秒,我感觉肋骨一痛,李洁回身一肘轻轻的撞在我的肋部,痛得自己直接松开了手:“媳妇,说好了,今天洞房花烛夜,你都欠我一年半的时间了。”


“哼,今天你和雨灵的事情我还没有算呢,还敢想着洞房花烛夜?王浩,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姐妹两人都搞上/床?”李洁扭头气呼呼的瞪着我问道。


我差一点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还真有这个想法,本来是想着母女花加姐妹花,但是现在看刘静的样子,怕是不行了,不过姐妹花的话,还是很有希望,但是我想的顺序是先李洁后雨灵,然后找机会看能不能把两人同时搞上/床,想想我都有点激动,下面差一点硬起来。


还好话到了嘴边又被自己给咽了回去,尴尬的笑了笑,说:“媳妇,你的思想太不纯洁了,雨灵是我小姨子,我怎么可能有这种想法呢,还同时搞上/床?太不纯洁了,不污了,你还是领导干部,怎么可以有这么危险的思想,唉,看来应该是荷尔蒙失调,都是为夫的错啊,我决定了,今晚一定把你这朵玫瑰花给浇足了水。”


说着,我再次朝着李洁抱去。


“去去去!”李洁将我推开,说:“有正事!”


“啥事?快说,说完了我们还做正事。”我色眯眯盯着她的胸部说道。


“正经点,你两个月前说的那件事情还记得不?”李洁问。


“什么事?”我现在已经精虫上头,全部精力都在李洁的胸脯和两眼之间,基本上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说你能帮我彻底打掉姚二麻子在本市的销毒网络。”李洁给了我的一个白眼,说道。


“对!”我点了点头。


“现在有一个机会,省里准备开展打黑除恶的一个专项行动,市里赵书/记和江高驰都做了讲话,如果在这次专项行动之中,我能率领东城公安分局打掉姚二麻子的销毒网络的话,这一份政绩在以后的提拔之中将起到关键的作用。”李洁越说越兴奋,好像只要打掉这个销毒网络,她就能马上升职似的。


“行,没问题,都包在你老公我身上,媳妇,天色已黑,我们安歇吧!”我色眯眯的再一次朝着李洁抱去,可是再一次被她推开,非常严肃的对我说道:“跟你说正事呢,你有什么办法快点说出来。”


“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歪着脑袋,嘟着嘴说道。


“好了,乖,如果办法可行,我就批准你今天晚上可以上/床睡觉。”李洁抛出了诱饵,并且还是一个自己必吃的诱饵。


我凑了过去,小声的问道:“能进入你的身体,进行负距离运动吗?”


“坏蛋!”李洁打了我一下,脸上有点嫣红。


“嘿嘿!”我嘿嘿一笑,随后下楼将一直藏在自己车里的那本厉鬼的记事本拿到了书房,递到了李洁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李洁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姚二麻子的贩、销毒网络,都是由一个外号叫厉鬼的人建立的吗?这就是那个人的记事本,里边是整个贩、销毒网络的成员,这些成员之间根本不认识,而能找到这些人的人只有厉鬼,不过现在他的记事本落在了我们手里,只要把记事本里的人抓起来,那本这条贩、销网络将会彻底的抹除掉。”我得意的说道。


李洁眨了一下眼睛,随后翻看起来记事本,她很聪明,看了几页之后,脸上就露出兴奋的表情。


其实谁拥有了这个本子,就拥有了这条贩销网络,同时也拥有了摧毁这条网络的能力。


“我跟东城公安分局缉毒队的人接触过,现在姚二麻子的毒/品生意仍然在继续,这说明他手里也有这份名单。”李洁合上记事本对我说道。


“嗯!如果继续在运行的话,那姚二麻子手上肯定有相同的东西。”我点了点头。


“太好了,有了这东西,这可以从根上彻底铲除这条贩销毒/品的网络。”李洁捂紧了小拳头,一脸兴奋的说道。


“媳妇,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我色眯眯的靠了过去。


“什么承诺,我忘了!”李洁说,随后把记事本仔细的放进书房的抽屉里锁好。


“媳妇,你……你不能这样啊!”我一脸郁闷的说道。


“说,你和雨灵到底怎么会事?”李洁板着脸问道。


“没怎么啊!”我有点心虚的说道。


“姐夫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小姨子趴在腿上,还拿手掌打屁股,你告诉我什么事都没有?”李洁盯着我问道。


“就跟雨灵闹着玩。”我尴尬的笑了笑,回答道。


“闹着玩?雨灵可不是这么说。”


“她怎么说,媳妇,你可千万别听她乱说。”我马上说道。


“雨灵说……算了,我说不出口,王浩,你给我好好反思反思,明天给我写一篇深刻的检查,检查合格之后,你才到床上睡,现在就开始写,就在书房写。”李洁说道,随后她朝着门口走去。


“媳妇,我冤枉啊!”我一脸郁闷对着她的背影说道。


李洁扭头看了我一眼,说:“知道你不会承认,慢慢写检查,要深刻,不然的话,哼哼!”


砰!


书房的门关上了,只剩下一脸欲哭无泪的自己,感觉女人太不靠谱了,本来说好了,只要有打掉姚二麻子贩销毒/品网络的办法,就让自己上/床睡觉,并且还可以进行负距离的活塞运动,可是等自己把记事本拿出来之后,李洁就变卦了。


还有袁雨灵,明明是她来诱惑自己,被李洁发现之后,立刻反咬自己一口,她倒成了楚楚可怜的受害人。


“还有没有天理啊!”我双手朝上方举起,发出一声无奈的吼叫。


什么深刻检查,自己是没有心情写,在书房里打开电脑玩了一会游戏,然后下楼洗澡睡觉。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溜出去找刘静,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出门,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不着觉,突然觉得很无聊,于是试探着给假小子发了一条***:“你还好吗?”


滴滴!


本来没想着她会回信,可是没想到不到一分钟,来了一条***,打开一看,正是假小子的回信:“我要去西藏了,走前想见你一面。”


“好,你什么时候走?”我问:“能不走吗?”


“已经都订好了,学校也联系好了,支教两年,书上说西藏是离天最近的地方,我想那里应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地方,更是一个净化心灵的地方。”假小子回信道。


“书上和网上都是骗人的,那里有狼,生活艰苦,氧气稀薄,如果出现高原反应的话,很可能丧命,物质非常的贫乏。”我说。


“对,物质贫乏才能造就精神的丰富。”假小子回道。


看到她的回复我一阵无语,看来已经下定了决心,于是我不再劝她:“什么时候走?”


“后天!”


“我去送你!”


“不用!”


“那明天见个面。”


“好!”


“中午假日大酒店,一块吃个饭,算我给你践行。”我说。


“好!”


然后我又发了几条消息,但是假小子一直没回,应该是下线了。


假小子去西藏,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我和她之间的缘分是不是就此了断,还是会藕断丝连?


想着想着自己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家里只有雨灵一个人,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脚丫子伸在自己脸的旁边,醒来一睁眼,我就看到两只雪白的小脚丫。


“好臭!好臭!三个月没洗脚了吧。”我用手扇着鼻子,故意装出一副很臭的样子气她。


“你才三个月没洗脚了,难道我的脚不好看吗?”雨灵说,随后将她的一只小脚再次伸到了我的面前:“跟我姐比,只有脚和胸我自认为比她的漂亮。”


“差远了!”我故意打击她,昨天因为她的事情,可把自己冤枉死了,连想了一年半的洞房花烛夜都泡汤了,所以心里对这个小妖精很是有意见。


“咯咯!姐夫,还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呢?是不是男人,男人的怀胸就要宽广一点嘛。”雨灵这个小妖精很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心思,不过自己也不是吃素的,立刻脸上露出一个微笑,说:“我没有生气啊,刚才只是实话实说。”


说完,便起身朝着洗手间走去,此时已经十点了,中午还要跟假小子吃饭呢,没功夫搭理这个小妖精,跟小妖精在一块只能看不能吃,还撩拨的你一身的邪火没地方发,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还是离远一点好。


“喂,姐夫,带我出去玩呗!”雨灵追在我身后说道。


“有事,没空!”我说,随后走进了洗手间,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姐夫,别生气了,昨天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今天带我出去玩吧,在家里好无聊啊!”门外传来小妖精撒娇的声音。


“真有事,你不跟张燕燕是闺蜜吗?找她玩去啊!”我一边刷牙一边对门外的小妖精说道。


“她跟男朋友出去旅游去了。”小妖精的声音有点不高兴。


“姐夫真有事,你自己在家里玩吧。”我说。


“不行,今天我跟定你了。”


我没有再说话,急速的洗漱完毕,找来一件白衬衣和一件休闲西装穿上,下面是淡蓝色的牛仔裤,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耐克运动鞋,仔细的刮了胡子,整理了一下头发,感觉镜子里的自己有点小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妖精一脸狐疑的盯着我,问:“姐夫,你肯定要去约会!”

被小妖精给猜中了,我心里有点紧张,不过表面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瞎说什么,你姐夫我就不能稍微打扮一下?”

 

“肯定要去约会。”雨灵这个小妖精很肯定的说道。也不知道她那里来的自信。

 

我不搭理她,准备离开,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双手抱着我的胳膊不让走。

 

“带我出去玩。不带你就是去约会。”小妖精说。

 

我看了她一眼,本来想拒绝了,但是知道拒绝也没有用,她肯定死缠烂打。于是眨了一下眼睛,计上心头:“带你出去也可以,你得打扮一下,大T恤,短裤,你就这样出去?好像没穿裤子似的。”我说。

 

“等我十分钟!”小妖精说。

 

“好!”我痛痛快快的答应了,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快去啊!”

 

“姐夫,你不会想趁我上楼换衣服的时候溜走吧。”小妖睛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疑惑的盯着我问道。

 

“雨灵,你这是在侮辱姐夫吗?姐夫是那样的人吗?算了,既然这么不相信我,那我自己出去好了。”我生气的站起来准备离开。

 

“姐夫,我错了,我马上上楼换衣服,你等我啊!”小妖精拉住我道歉。

 

我心里暗暗一笑:“小样,你还是太嫩了点。”

 

“嗯,快去吧,只给你十分钟,超过了时间,可别怪我先走了。”我重新坐到沙发上,看了一眼手表,一本正经的说道。

 

“遵命!”小妖精信了我的话,立刻朝着楼上跑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当小妖精的身影消失之后,我并没有马上站起来离开,而是用眼睛的余光盯着楼上,装出正在看电视的样子。

 

雨灵这个小妖精很聪明,她十分的机灵,聪明人基本上都会多疑,所以我想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相信自己。

 

果不其然,大约几秒钟之后,小妖精的身体出现在二楼走廊里,朝着下面看来。

 

我心里一阵好笑,想着,姜还是老得辣,小丫头片子,跟哥斗,你还太嫩了,哈哈!

 

“喂,你不快去换衣服,磨蹭什么?”我抬头对正在往下看雨灵喊道。

 

“呃?没什么,我马上去,姐夫,等我啊!”小妖精有点尴尬,转身重新返回了她的房间。

 

“快点啊!”我在楼下喊道。

 

“知道了,很快!”上面传来小妖精的声音。

 

大约又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朝着大门走去,然后轻轻的打开别墅大门,闪身走了出去。

 

离开别墅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了金沙湾别墅小区。

 

啾啾啾……

 

路上我吹着口哨,心里想着等雨灵这个小妖精换好衣服下楼一看,自己不见的话,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想想都十分酸爽。

 

“小丫头片子,还敢冤枉我,今天这只算利息,以后有时间了,慢慢跟你玩,看谁整谁!”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发现是小妖精打来的,本来不想接吧,但是又想听听她气急败坏的声音,于是便按下了接听键:“喂,雨灵!”

 

“混蛋,大骗子,大坏蛋!”电话刚刚接通,就传来小妖精的暴怒声,看起来她真是生气了。

 

“生气了?”我说:“你看你昨天晚上那么样冤枉姐夫,姐夫还不是没有生气,太小心眼了吧。”

 

“就小心眼了,就生气了,我再也不理你了。”小妖精喊道,随后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愣了一下,感觉这女人都太不讲理了,她怎么冤枉自己都行,今天跟她开个玩笑,就发这么大的脾气?

 

“果然是大小姐脾气!”我摇了摇头,把电话扔在一边,专心开车,不再想小妖精的事情。

 

袁雨灵的父亲在浮山开公司,家里很有钱,她是标准的白富美,自己就是一个穷屌丝,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喜欢上了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救过她?也许吧!

 

车子停在江大校门口,我给假小子打了一个电话,响了大约五声,才传来她的声音:“喂?”

 

“喂,萱萱,我到了江大门口了。”

 

“呃!”假小子的声音很平静,看不出来一点情绪的波动,上一次流产的事情,看起来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现在还没有走出来。

 

啪嗒!

 

电话挂断了,我一阵郁闷,想再打过去,想想假小子的声音,又有点发怵,于是最终没打,就这样停在校门口等她。

 

还好没过多久,大约不到十分钟,假小子便走出了校门,我马上下车朝着她招了招手:“萱萱,这里!”

 

假小子看到了我,不过脸上仍然没有一点表情,慢慢的走了过来,无视自己的存在,直接坐进了车里。

 

我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好好的心情瞬间到达了冰点,最终叹息了一声,发动车子,朝着假日大酒店开去。

 

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朝假小子看一眼,发现她的表情十分的忧郁,气息有点沉闷,让车子里的气氖瞬间有点压抑。

 

“萱萱,你没事吧?”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有点担心她去西藏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没事!”她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你……你不会抑郁了吧?”我问。

 

“医生说有点。”她说。

 

“啊!”我愣住了,你去看医生了?

 

假小子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不用担心,我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会自杀。”

 

听到自杀这两个字,我心里一揪,如果假小子真自杀的话,自己这辈子都要活在内疚之中。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今天能跟你见一面就已经很好了,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我没事。”假小子说。

 

她说没事,我根本就不相信,以前多么活泼的一个假小子,现在沉闷的像块木头,整个人的气息都有一股压抑的东西环绕着。

 

处子之身被自己稀里糊涂的夺了,孩子也没了,对一个重视贞操的女人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而自己在旁边却无能为力。

 

一路无话,二十分钟之后,我们两人来到了假日大酒店的中餐厅,人不多,选了一个靠窗的桌子,我把菜谱递给假小子,说:“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给我省钱。”

 

“你点吧,我吃什么都行。”假小子根本没有接菜谱。

 

看到她的样子,我心里再次叹息了一声,随后点了八个菜。

 

服务员准备离开的时候,假小子突然说话了:“来瓶红酒!”于是我拿过菜谱又点了一瓶几千块的红酒。

 

“西藏那边的学校联系好了吗?”我开始没话找话说,因为气氛实在太压抑了。

 

“嗯!”

 

“在那里?”

 

“那曲!”

 

那曲是那里自己根本不知道:“要我送你去吗?”

 

“不用!”

 

……

 

基本上都是我问她答,而她每一次的回答都超不过三个字,问了一会,自己实在觉得太郁闷了,便乖乖的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稍倾,菜和酒端了上来,假小子没有吃菜,倒了一杯红酒举到了我的面前,说了一下字:“干!”

 

我眨了一下眼睛,说:“好,先喝一个,祝你一路顺风!”

 

可惜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假小子一扬头,将杯里的红酒一口喝掉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马上将自己杯里的红酒喝掉:“吃点菜,这里……”

 

哗啦!哗啦!

 

假小子根本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她拿起酒瓶又倒了二杯,举到我面前,说:“干!”

 

“萱萱!那个先吃点菜,酒不急着喝。”

 

自己的话根本没用,她一扬头又喝光了杯里的酒,然后拿着空的高脚杯盯着我,那个意思是说,你喝啊!

 

没办法,我也只好跟着她又喝了一杯。

 

就这样,根本一口菜没吃,我和假小子连喝了三杯,自己酒量本来就不行,三杯红酒下肚,脑袋感觉有点晕沉沉,还好,假小子没有再喝,这让自己提起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给你!”假小子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递到了我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我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绣了一枝梅花,不过这鲜红的梅花有点异样,好像是真血。

 

“我的处子血绣的手绢。”假小子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啊!”我轻呼了一声,差一点把手绢扔到地上,心里想着,这是什么意思了,难道是提醒自己,她的处子之身被我给占了,是要让我负责吗?

 

“留个纪念吧!”假小子说。

 

“哦!好!”我点了点头,慢慢的将手绢放进了口袋里。

 

随后的假小子终于正常了一点,一边吃饭一边喝酒,很快一杯红酒就被我们两人红喝光了,她喝得多了一点,两腮一片殷红,眼睛也有点迷糊,看样子应该是有点喝醉了。

 

“你没事吧?”我问。

 

“没事,找个地方让我睡一觉,我想睡觉。”假小子说。

 

“哦,好!”我点了点头,本来想去别的地方,但是一想,假日大酒店就可以住人啊,于是马上去开了一间单人房,扶着假小子走进了电梯,朝着十三楼而去。

 

磁卡钥匙上写着13016,来到十三楼之后,我将假小子扶进了13016号房间,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帮她把帆布鞋脱下来,认识假小子到现在,她从来没有穿过一次高跟鞋和裙子,其实那天我看过她的双腿,很白很修长,穿裙子肯定漂亮。

 

脱下假小子的帆布鞋之后,发现她穿了一双粉色的卡通袜子,我心里暗道一声,没想到她还很闷骚,很孩子气。

 

随后给她盖上被子之后,我盯着躺在床上的假小子,想着这一次分别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西藏那曲?那是个什么地方,我根本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我的嘴唇慢慢的朝着假小子的额头移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小声的说道:“你一定要从阴影里走出来,以后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说完之后,自己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传来一股大力,一下子将自己拖倒在床上。

 

“呃?”我轻呼了一声,发现假小子醒了过来,翻身骑在了自己身上,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他妈愣住,这是什么情况?

 

嗤……

 

自己的衬衣被直接撕开,掉了好几个扣子,身上只剩下短裤的时候,假小子双眼紧盯着我,那眼神让我有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