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51回我出来了

“乔九,你他妈是在找死!”我满脸狰狞的吼道。


乔九嚣张的盯着我说:“王浩,老子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不跪。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动手!”


“你他妈敢!”我被逼得没有办法,直接把口袋里五四手枪拿了出来,顶在乔九的脑袋上。


“把人给老子放了!”我吼道。


乔九开始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不过几秒钟之后,他竟然朝前走了半步,瞪着我吼道:“小子,拿把破枪吓唬老子。有种你就开枪,皮蛋,给我把那小姑娘的脸花了。”


“你他妈找死啊!”我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有种你开枪试试,没种的话就把这破玩意给老子收了,乖乖跪地上给老子道歉。”乔九竟然用脑袋顶着我的枪口,瞪着我吼道,一副料定我不敢开枪的样子。


确实这里是医院,枪械在国内是大罪,如果在闹市区发生枪击事件的话,自己根本不用想着跑路,绝对是全市警察大动员进行围捕,所以这才助长了乔九的嚣张气焰。


“乔九,你他妈找死啊!”我瞪着双眼,再次吼道。


“来啊!有种你他妈开枪啊!”乔九用脑袋顶着我的枪口,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同时还对身后的那名控制住顾芊儿的小弟说道:“动手,给老子把那小姑娘的脸花了,我看这孙子敢不敢开枪!他妈的,拿个破玩意来吓唬老子,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他妈还在撒尿和泥巴玩呢。”


我看到乔九的那名手下把刀子放在顾芊儿的脸上,好像真要动手,顾芊儿的眼泪从眼眶中涌出,啪嗒、啪嗒往下流,根本止不住,但是她嘴里还在嚷着:“王叔,不能跪!”


“操/你大爷!”我双眼血红,瞬间扣动的扳机。


砰!


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接着我看到眼前的乔九头盖骨飞了起来,脑浆和鲜血喷了自己一脸。


他妈,现实之中的暴头跟电视上根本不一样,电视上只有一个小孔,妈蛋,现实之中乔九的脑袋前额虽然只有一个小孔,但是后脑勺以及整个头盖骨都飞了出去,一片稀烂,估摸着子弹从前额穿进去,由于来福线的原因,瞬间将他的脑子绞了一个稀巴烂。


扑通!


乔九瞪大了双眼身体瞬间失去了支撑力,瘫倒在地上,死了。


现场所有的人都吓呆了,就连站在我身后的陶小军和胖子两人也已经愣住了。


而此时的自己并没有被吓呆,用手摸了一下脸上的脑浆和鲜血,随后朝着那名控制着顾芊儿的小青年看去,他被我一瞪,吓得直接被刀子丢在地上,同时松开了顾芊儿。


下一秒,我的目光朝着乔九带来的这些小弟看去,他们被我此时的目光一扫,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眼睛里露出害怕的神色。


“滚!”我吼了一声。


这些人便转身撒腿就跑,同时嘴里还喊着:“杀人了,杀人了!”


“王叔!”芊儿哭着扑到了我的怀里。


“没事了,别怕!”我安慰了她一小会,然后将其交给了陶小军,随后对他们三个叮嘱道:“对方劫持芊儿,我为了解救人质万不得已开枪杀人!”趁警察来之前,我和陶小军、胖子、顾芊儿四人串了一个口供,


随后又借陶小军的手机给一条龙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医院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叔,你要让江高驰救我。”


“小子,胆不小啊,敢在闹市区开枪杀人,这可能是江城近几年最大的案子了吧,不好办啊!”一条龙说道。


“只要你想肯定能救得了我。”我说。


一条龙没有说话,便挂断了电话。


大约一刻钟之后,大批的警察来了,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随后自己被押上了警车,带到了江城刑警大队的审讯室。


刑警大队长郭志强亲自审问。


“姓名?”


“王浩!”


“姓别?”


“男!”


“年龄?”


……


我把刚才医院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总之我咬死了一点,当时为了救人,自己脑子一片空白,等清醒过来的时候,乔九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枪怎么来的?”郭志强问。


“捡的!”


“那里捡的?”


“鞍山路八十年代酒吧后面的一条巷的垃圾桶里捡的。”我说,东城区是老城区,小巷胡同都没有监控,就算是主街上监控都很少,所以郭志强想证明自己撒谎简直不可能。


“什么时间捡的?当时还有谁在场?”郭志强问。


这些问题自己早就想好了,所以对答如流,审来审去,自己咬死了枪是捡的,在医院门口看到顾芊儿被劫持怒火冲顶,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掏出了手枪,再然后便脑子一片空白,等清醒过来的时候,乔九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刑警虽然不刑讯逼供,但是他妈的使用疲劳战术,白天黑夜轮流让人审自己,同样的话,我说了不下几十遍,换人来审之后,又要从头说一遍,这种疲劳战术就是一把软刀子,软刀子割肉生痛,还不如痛痛快快来一刀好。


总之我被审问了一个星期,瘦了十三斤,自己差一点就坚持不住了,但是在最后刻挺了过来。没有让郭志强从自己嘴里得到第二份口供。


一个星期的疲劳战术,我累,郭志强他们也累,于是结束的时候,不但我松了一口气,发现审问自己的郭志强也松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我被押送进了看守所,审问阶段算是暂时告一段落,至于起诉和宣/判,那还有一段程序要走。


自己在海南三亚进过看守所,并不陌生,所以当管教带着自己走进985号监仓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准备。在这里,没有道理可讲,谁拳头大谁就是大爷,不然的话,只能住便池旁边,还要受一顿皮肉之苦。


不过没有想到,当985监仓的犯人听到自己是持枪杀人犯的时候,竟然没有给自己下马威,也没有让自己住在便池旁边,只是监仓的班长,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说了一句:“不要惹麻烦!”


我瞥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看守所的生活无聊之极,所以几天之后我便跟他们混熟了。


第一个来看自己的是李洁,我在会见室里见到了她。


“王浩,到底怎么会事?”李洁问道,随后用手摸了一个我的脸,说:“你瘦了。”


我心里暗道一声:“能不瘦吗?一个星期非人的折磨,要不是自己内心已经足够强大,肯定会支持不住。”


稍倾,自己把跟警察说的话向李洁复述了一遍:“老婆,我完全就是为了救人,乔九就是一个人渣,他把十三个正常小孩打成残废,然后替他每天出去要钱,我杀这种人渣是为民除害,再说了当时他让手下的小弟要杀了顾芊儿,我万不得已才开枪,你现在是副区长,找人帮盯着刑警队那边,别往我身上扣尿盆子。”我对李洁叮嘱道。


“放心,我已经找了所有的人,但是你这件事情影响太坏了,医院门口持枪杀人,所以只能按正常程序。”李洁说。


“本来还想给你份大礼,现在看来没有机会了。”我说。


“瞎说,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杀一个人渣如果还要陪你上的性名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太没有公平可言了。”李洁说道。


“媳妇,我的事情你不用太担心,我会想办法叫别人来救我,你好好当你的副区长,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连累到你的前途。”我说。


“王浩,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管,乔九是一个三进宫,又胁迫致残多名儿童,本来就死有余辜。”李洁说:“放心吧,我一定竭尽全力把你救出去。”


我和李洁还没有聊完,探访的时候就到了。


第二个来看自己的是陶小军、胖子、魏明、顾芊儿等人,陶小军说,他们已经跟熊亮干过一架,对方被打得屁滚尿流,这几天正准备去两个KT***和那家米莱迪厅去找茬,将姚二麻子的势力彻底赶出鞍山路。


我摇了摇头,对陶小军嘱咐道:“守好八十年代酒吧,只要熊亮不来惹我们,我们也不去惹他们。”


“为什么?”陶小军瞪大了眼睛,有点不明白我的意思:“二哥,上一次干架,他们三十人被我们十几个人干趴下了,我二师哥听说你为了救顾芊儿进来,也愿意帮忙将姚二麻子的势力赶出鞍山路,有他帮忙,就是姚二麻子再来几十个人也白搭,再说了,姚二麻子现在正跟一条龙明争暗斗,鞍山路这种小地方,他应该不会上心吧。”


如果张文珺不是无意之中拍到了厉鬼和人交易毒/品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无意之中抓到厉鬼,并且从他口中得知姚二麻子贩/毒的事情,我绝对跟陶小军的想法一样,乘胜追击,将姚二麻子的势力彻底赶出鞍山路。


但是现在,我知道鞍山路是对方交易毒/品和销售毒/品的一个重要窝点,自己一旦动那两家KT***和米莱迪厅的话,肯定会遭受姚二麻子狂风暴雨般的反扑,以自己现在的势力,根本还不可能跟姚二麻子正面硬抗。


“那二个KT***和一个迪厅对姚二麻子很重要,我们一旦动了,姚二麻子绝对会疯狂的反击,所以绝对不能动,明白吗?”我对陶小军叮嘱道。


“哦!”陶小军疑惑的点了点头。


顾芊儿也来了,哭着说都怪她,如果当时她不出来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我给她擦了擦泪,说:“傻丫头,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是乔九作恶多端,也许老天爷看不惯他,借我的手为民除害。”


“王叔,你不会有事吧?”顾芊儿问道。


“没事,王叔为民除害,杀了一个人渣会有什么事情,对了,你上学的事情,王叔已经请人帮你办了,过几天会有一个叫李洁的阿姨带你去东城三中上学。”我把顾芊儿入学的事情交给了李洁去办,她现在是东城区的副区长,也就一句话的事情,更何况初中属于九年义务教育。


第三个来看自己的人竟然是张文珺,本来我还想让她写一篇中学生去迪厅的报道,给熊亮找点麻烦,现在陶小军等人已经把熊亮打趴下了,这篇报道也就没有必要了


浩哥,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没事吧?

“没事,杀个人渣能有什么事?”男人在女人面前都是一个样,自己也不例外,表面上云淡风轻。不过内心深处还是十分的担心,毕竟这是闹市区开枪杀人,造成了很不好的社会影响。

 

在中国社会影响很大程度影响着判/决,说到社会影响我突然盯着张文珺看去。妈蛋,她不就是一个记者吗?

 

“浩哥,你怎么了?还是我脸上有东西。”张文珺被我盯得有点尴尬。

 

“文珺,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我说。

 

“什么事情。浩哥你说,我一定尽全力去做。”张文珺听到我有事请她帮忙,不但没有推辞,而且看起兴致很高。

 

我把乔九的事情说了,然后请她写一篇报道,将乔九的罪行公布于众:“当天在医院,我带人救出了十三名被乔九摧残至残的孩子,正在给他们进行治疗,乔九带人拿着砍刀来砍人,最终引发了冲突,当时我为了救孩子,于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开了枪。”

 

“浩哥,我一定让乔九的事情见报,然后在各大网站传播,你这是为民除害,警察和政府不做为,你来管却进了监狱,我想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到时候舆论一定会倒向你这一边。”张文珺很聪明,她马上领会了我的意图。

 

乔九的事情警察和政府肯定会捂着,绝对不会对外宣传,因为这是他们的失职,而不对外宣传,自己闹市开枪杀人的影响就消除不了,这样的话,自己会很被动,张文珺来的正是时候。

 

她让我放心,回去就写稿子,并且保证写一篇可歌可泣,生泪俱下的稿子,为自己赢得舆论的支持。

 

回到监舍之后,赌鬼凑了过来,他就睡在我旁边,这几天已经混熟了,赌鬼赌博欠了几十万,没钱还债,于是犯了点事,躲到了看守所里。

 

“浩哥,这么多人来看你啊。”赌鬼一脸讨好的笑容。

 

我知道他的意图,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二根烟递给了他。

 

“谢谢浩哥!”赌鬼点头哈腰的说道。

 

“再给我讲讲赌场里的事情呗!”我说。

 

说到赌的事情,赌鬼非常的精通,并且立刻打开了他的话匣子,眉飞色舞的说了起来,其间还要插播起几他当年赢钱的英姿,不过直接就被我给过滤了。

 

自己不想涉/毒,那太损阴德,把人整得人不人鬼不鬼,但是却想开个赌场,赌不像毒,赌只要没钱是可以戒掉的,而毒只要沾染一辈子都别想戒掉,并且还对身体产生巨大的伤害,甚至于致人于死命。

 

赌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相比于毒来说危害却小了很多,所以我准备弄个赌场,自己毕竟是混江湖,不弄点灰色收入,根本别想发展起来。

 

赌鬼四十多岁,他吹嘘十几岁就开始赌,已经有三十年的赌领,每当他吹嘘以前他多么牛逼的时候,同监仓的人就损他,不过自己却对他十分的感兴趣。

 

“喂,赌鬼我问你,开一间赌场需要多少钱?”我问。

 

“浩哥,你想开赌场?你不是开枪杀人进来的?还能出去?”赌鬼一脸疑惑的对我问道。

 

“老子杀了一个人渣,那叫为民除害,搞不好过几天就能出去。”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切!吹吧,现在不管你杀的是谁,只要杀了人,就不可能那么容易出去。”赌鬼说道。

 

“不信是吧?”我对赌鬼问道。

 

他摇了摇头,说:“不信!”

 

“那好,我们就来打个赌,如果我能出去的话,你以后跟着我干,如果出不去的话,我存在管教那里的三条中华烟就是你的。”我说。

 

“成交!”赌鬼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赌博早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

 

“那你告诉我,开一家赌场需要多少钱?”我问。

 

“其实根本不需要多少钱,最主要是地方要安全,只要有客源就行,赌场坐收渔利,小一点的,每天抽水十几万,中等的每天抽水上百万,大型赌场生意好的话,每天抽水上千万。”说到钱赌鬼眼睛里发着亮光。

 

我点了点头,思考了片刻,说:“赌鬼,如果我出去让你帮我开设一家赌场,你能撑起来吗?”

 

“浩哥,开赌场可不简单,不但白道上要走关系,就连黑/道上的势力也多多少少要打通关系,不然的话根本开不起来,不是你想得那样简单,找几个人,圈个地方就能开。”赌鬼说。

 

我看着他笑了笑,说:“那是我的事情,我现在只是问你,如果给你一个场子,你能撑起来吗?不会你跟我讲得那些光辉事迹都是吹牛吧?”

 

“怎么可能是吹牛,给我一个场子我肯定能撑起来。”赌鬼虽然四十多岁,但是城府不深,被我一激就上当了。

 

“好,到时候我给你一个赌场,你他妈给我搞砸了的话,我就把你扔进大沽河里喂王八。”我说。

 

赌鬼眼睛转了一下,小声的问道:“浩哥,你真能出去?”

 

啾啾啾……

 

我躺在床上吹口哨,没有再理睬赌鬼。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没有被再提审,不过李洁来看自己的时候,带来一个好消息,乔九的事情已经传开了,现在网络上充斥着我的英雄事迹,虽然江城的主流媒体没有报道,不过新浪、搜狐等主要网络媒体已经在大肆报道这件事情,现在网上的声音几乎是一面倒,指责警察不作为。

 

“我刚从市里开完会,你的事情已经成了敏感事件,还没有定性,可能还要在里边多待一段时间。”李洁对我说道。

 

“没事,在里边吃的好,住的好,也没有外边那么多烦心事,挺好,你看我都胖了。”我笑着对李洁说道。

 

“就你心宽,我为你的事天天担心,能求得人都求了,能送的礼全部送了,最近都有点失眠了,不过也奇怪,好像一夜之间,你的事情就成了网上的热门话题,也不知道是谁在网上帮咱们。”李洁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知道肯定是张文珺,至于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大的能量,便不得而知了。

 

不过自己和张文珺的事情,并不想告诉李洁,免得她多想。

 

最后李洁告诉自己,我的事情可能因为乔九罪大恶极,以及社会舆论的影响成了一个政治事件,并且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虽然喊了几十年的以法治国,但是现实之中,领导的一句话就可以关系到一个人的生死。

 

回到监仓之后,我心里想着一条龙不知道有没有帮自己,现在一切外围的条件都成熟了,只要有一个大领导再出来说一句话,那自己的事情就可能有一个宽大处理,到时候再让李洁给自己来个保外就医,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对这件事情能定调的人在江城只有二个人,一个是赵书/记,另一个人就是江高驰。

 

“妈蛋,一条龙不会不管自己吧?现在也只有他能指挥得动江高驰。”我在心里暗暗担心。

 

李洁的层次还是太低,如果是小事情的话,她的身份加上钱也许还能搞定,但是自己毕竟是持枪杀人,没有大人物说话,可不好办。

 

三天之后,自己终于得到了李洁的消息,她来探视自己的时候,一脸奇怪的说道:“今天开会,江高驰定了调子,说你这是为民除害,并且还让在坐的党员干部好好反醒一下,如果早把乔九这个败类打掉的话,这件事情完全就可以避免,真是奇怪,他怎么会替你说话。”

 

我嘴角处露出一丝微笑,心里知道是一条龙出手了,自己已经为他创造了一切条件,如果他还不出手的话,那就是想让自己在牢里待着。

 

“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李洁看来对这件事情相当的好奇。

 

“不知道,也许他的思想觉悟高呗。”我耸了耸肩膀说道。

 

“呸,姓江的就是一个禽兽,他的思想觉悟高,绝对不可能。”李洁脸上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随后抬头盯着我的眼睛问道:“王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调出人大,提升为东城区副区长的事情好像也有江高驰的影子,你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媳妇,冤枉啊,我就是一个小屌丝,人家是大市长,怎么可能跟我有关系。”我说。

 

“也是,但是这太奇怪了。”李洁眉头微皱的说道。

 

“媳妇,别想了,反正是好事,这样说我应该快出去了吧。”我问。

 

“再等等吧,我已经准备了钱,到时候给你搞个保外就医。”李洁说。

 

“谢谢媳妇,不过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出面,让大哥出面。”我说。

 

“不用你提醒。”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

 

“媳妇,我出去之后,你可要好好陪我一人啊!”我色眯眯的盯着李洁的胸脯,目光随后朝着她的丝袜美腿看去。

 

“坏蛋,走了,最近忙死了。”李洁站起来离开了,会面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乔九是一个没有什么背影的人,所以在这件事情之中,我占了太多的便宜,李洁把中、小喽啰都疏通到了,上面江高驰再发话定调子,外边又有张文珺的舆论攻势,再加上我在刑警队里一口咬定是乔九自己用脑袋顶在枪上,然后枪走火,并且自己掏枪就想吓唬一下对方,让乔九放了顾芊儿。

 

几种因互加在一起,自己死肯定是死不了,即便判刑也应该量刑最轻,再说了,李洁钱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保外就医了。

 

“浩哥,看你满面红光,是不是快要出去了?”回到监仓的时候,赌鬼凑了过来。

 

“你小子不是说我出不去吗?”我看了赌鬼一眼。

 

“我眼拙,听管教说来看你的女人很漂亮,好像还是一个副区长,浩哥,你什么背景啊,我在江城也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以前没听说过你的名号啊?”赌鬼打听起自己的底细,我看到监仓里的其他人此时也竖起了耳朵,朝着自己看来。

 

“小屌丝一枚,我有什么背景。”我说,随后便躺在床上,不再搭理赌鬼。

 

因为我的事情成了一个政治事件,所以特事特办,一个月之后,进行了开庭,并且当庭宣/判,仅以私藏枪支罪判了一年零三个月,判/决过后,自己直接被保外就医,离开了看守所。

 

在里边待了将近二个月的时间,出来之后,雨灵都高考完了,正在等分数,顾芊儿也参加了中考,考了东城区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