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49回宁勇的鲁莽

“小子,最好马上放了老子,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男子目露凶光的对我吼道。


“是吗?”我盯着他看去,嘴角处露出一丝冷笑。这人可能还没搞清楚状况,今天把他带到这里来,就没想着让他活着回去,身上带着子弹上膛的枪。真把他放了,倒霉的肯定是自己,对于这种人,要么不沾惹。一旦沾上那就只能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知道我是谁吗?”男子满脸狰狞的吼道。


“你是谁啊?说出来看看能不能把我吓尿了?”我说。


男子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最终没有报名号,一直嚷着放了他,不然我会死得很惨。


“你想死的痛快一点的话,就老老实实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如果你以为自己能抗得住折磨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蛋蛋割下来塞你嘴里。”我双眼一瞪,露出了满脸的凶气,同时右手拿出刀子在男子的裤/裆处划了一下。


嗤啦一声,他的裤/裆被自己用刀子划开了。


“哼!”男子冷哼了一声,再次吼道:“小子,就凭你想杀爷爷,哈哈哈……”


噗!


下一秒,男子的大笑声戛然而止,变成了一声惨叫。


啊啊……


我手里的刀子直没到手柄,插在他的大腿上,鲜血流了出来。


“孙子,笑啊,继续笑啊,你他妈以为老子在跟你开玩笑吗?”我瞪着男子说道。


“小子,有种弄死你爷爷,弄不死的话,我回去弄死你。”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看来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以为我不敢真得杀了他。


“你他妈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我站身起来,把刀子收了起来,拿出甩棍,双手紧握着对准了这人的膝盖。


“操!”我猛喝了一声,随后双手轮起甩棍朝着他的膝盖砸了过去。


砰砰砰……


啊啊……


咔嚓!


十几甩棍之后,他的双腿愣是让我给生生砸断了。


“啊啊……老子跟你没完,啊……”男子的惨叫声凄惨无比。


狗子没杀过人,也没有经历过这么惨烈的场面,我看到他脸色有点发白。


“狗子,你出去放哨吧。”我对他说道。


“呃?好,好的!”狗子应了一声,随后急急忙忙的走出了破烂的山神庙。


其实放什么哨,深山之中,大晚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一,狗子有点害怕;二,我不想让他听到一会男子所说的事情。


谁也经受不住酷刑,除非他有坚定的信仰,眼前这个男子,八成是个毒贩,他有个屁的信仰,所以我有信心敲开他的嘴,早晚让他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部说出来。


“跟我没完?”我脸上露出一丝阴森的笑容盯着眼前惨叫不止的男子:“你今天如果还能活着离开这里的话,我跟你姓,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也算是遗言,不然的话,一会你只能跟阎王爷去说了。”


“你敢,我是姚哥的人。”此时的男子虽然仍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但是他的目光里有了一丝害怕,被我发现了。


“此人怕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姚二麻子的人?呵呵,姚二麻子算个屁,老子想弄他分分钟的事,既然开口了,就全部说了吧。”我吹牛逼道。


“哼,就凭你想弄姚哥,我呸,别以为老子不认识你,你他妈不就是八十年代酒吧的一个小喽啰吗?叫什么来着,对了,王浩!”男子嚷道,他竟然认识自己。


“看来你认识我,那今天就让你重新再认识一下你王浩爷爷。”我从旁边捡起一块沉甸甸的石头,一脸冷笑的盯着倒在地上哀嚎的男子。


“不说是吧?”我盯着他问道。


“姚哥不会放过你的。”男子嚷叫道。


“有种,看你能有种到几时。”说着,我蹲下身子,用脚踩着男子被胶带绑着的双手,左手慢慢的将他的手指伸开,然后举起右手的石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


啊……


男子的惨叫声再次响了起来,并且全身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十指连心,自己一下子将他的左手小拇指尖给砸烂了。


“啊啊……我/操/你妈,我要杀你全家,姚哥不会放过你……”男子一边惨叫一边破口大骂。


“孙子,你有十个指头,我看你能坚持到第几个,砸完手指头,我再把你的丁丁割下来,塞你口里,让你尝尝什么滋味。”我知道疼痛不是最大的折磨,预想之中的恐惧才是最大的折磨,所以我在描述着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希望能突破男子的心理防线。


“我/操/你大爷,老子要杀你全家!”男子大骂。


“有种!”我瞪了他一眼,然后再次举起了右手,猛然砸了下去。


啊啊……


男子的嗓子已经喊哑了,一口气没有喘上来,直接痛晕了过去。


自己也不想这么残忍,但是有些事情是逼不得已,像眼前这名男子,绝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角色,自己如果放了他,改天死得一定是自己,再说了就在刚才如果狗子没有砸中对方的手腕,搞不好自己就中枪了,所以对待这种想要自己命的人,我的怜悯和善良全部都消失了。


我不是一个坏人,但是绝对也不是一个烂好人,那种被人抽了左脸,再把右脸递到人家面前抽的事情,我做不了,什么以德服人,我现在的思想境界还达不到那个程度。


稍倾,我再次举起了石头,朝着男子的第三根手指头砸去。


砰!


啊……


十指连心的疼痛让自己的苏醒了过来,惨叫不止。


我看着惨叫的男子,脸上毫无表情,等他的惨叫声小了一点之后,开口说道:“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了,我给人一个痛快,不然的话,砸完手指头,我一刀一刀的割了你,看你能挨多少刀。”


男子一边惨叫一边盯着我,眼睛里的恐惧越来越浓,最终嚷叫道:“我说,别砸了,我说!”


对待这种人,你只有比他还要凶狠,才能让他感到恐惧,才能让他老老实实的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我叫林厉,外号厉鬼,姚哥的毒/品生意都由我负责……”厉鬼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他竟然恳求自己放了他。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被自己折磨了一下,然后就怂了,等把事情都说出来之后,变得更加窝囊,简直在跪/舔自己。


“浩哥,不,浩爷,饶我一命吧,我帮你杀姚二麻子。”厉鬼哀求道,此时厉鬼已经不适合他的外号了,应该叫窝囊废鬼。


我看了他一眼,问:“你说的都是真话?”


“千真万确,若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厉鬼信誓旦旦的发誓道。


“唉!”我拿出了刀子,蹲下身子看着哀求的厉鬼,说:“下辈子别做坏人了!”


“等等,不要杀我,我有钱。”厉鬼嚷叫道。


“多少?”我问。


“我给你一千万,你放了我。”厉鬼盯着我说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将刀尖抵在他的胸口:“你还有什么遗言?”


“你要多少钱才能放了我?”厉鬼问。


“你必须死,多少钱都没用。”我说,随后便准备把刀子捅进他的胸口。


“等等!”厉鬼再次大声嚷叫了起来。


我心里有点郁闷,瞥了他一眼,问:“还有什么遗言?快说!”


“不要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把一切都给你。”厉鬼眼睛里露出恐惧之极的目光,他不想死。


我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波动,手中的刀子直接捅进了他的胸口。


啊……


厉鬼惨叫了一声,随后咕噜咕噜从嘴里不停的流出大量的鲜血,他的身体开始痉挛,眼睛的目光开始发散,大约几秒钟之后,全身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脑袋也耷拉了下来,死掉了。


随后我把狗子叫进来,帮着自己将厉鬼的尸体抬到一片树林里埋了,坑挖得很深,以免被人发现。大岭山这片未开发的后山,虽然说人迹罕至,但是经常有一些驴友来探险,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出山的时候,狗子一脸好奇的对我询问道:“二哥,这人是什么人啊?”


我看了狗子一眼,说:“不该问的别问,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哦!”狗子应了一声,明显有点不以为然。


“对了,这件事情别告诉任何人,明白吗?”我对他叮嘱道。


“哦,明白!”


出山之后,狗子开车,我则在闭目养神,脑子里回想着刚才厉鬼所说的话。


毒/品利润巨大,二年前,姚二麻子派厉鬼南下陆丰,跟当地的制毒枭接上了头,然后开辟了一条从陆丰到江城的运毒通道,同时厉鬼开始在江城发展销毒网络,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有点规模,虽然跟一条龙没法比,但是每天利润也相当的可观。


厉鬼说他家里有本笔记本,上面是整个销售网络的人员,以前跟陆丰那边的联系方法,有了这本东西,几乎就可以控制这条销售网络,或者彻底摧毁这条销售网络。


至于厉鬼为什么会跟踪张文珺,他在天台的时候确实没有发现张文珺,只是张文珺做贼心虚慌慌张张的离开了红太阳KT***,让厉鬼产生了怀疑,并且张文珺这么漂亮的女人是单独来KT***玩,这一点也十分的令人怀疑,于是厉鬼就准备把张文珺抓起来问问,随后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去南城的民生小区。”我睁开了眼睛,对狗子说道。


“二哥,马上快凌晨十二点了。”狗子对我提醒道,今天晚上还有别的行动。


“我知道,先去南城民生小区。”我说。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我和狗子来到了南城民生小区,直接去了厉鬼的家,狗子是敲撬门开锁的专家,很快就打开了防盗门,我戴了手套,脚上套了丙个塑料袋,让狗子在外边等着,自己急速的走了进去。


根据厉鬼死前所说,这个记事本他放在床头的一个暗箱里,可是自己在他的卧室里找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暗箱。


“妈蛋,能在那里呢?难道是厉鬼骗自己?不可能啊,都要死了,骗自己对他有什么好处?”我眉头微锁在心里暗暗思考道


稍倾,目光朝着床头上的一副风景画看去,随后走过去轻轻将风景画给摘了下来,在风景画的背后有一扇木制小门,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这是一个完全镶嵌在墙里的小箱子,里边有三十根金条和一个薄薄的记事本,我把记事本拿出来,拿看了几页。随后揣进了兜里。

 

本来想要离开,但是看到里边金灿灿的金条,没有不拿的道理啊,于是将自己的外套一脱。把三十根金条放在衣服里兜着,然后把风景画重新挂好,慢慢的退出了房间,离开了厉鬼的家。

 

“二哥。你衣服里兜得什么东西?”狗子问道。

 

“别多问,马上离开。”我说。

 

“哦!”狗子这人实在,还真没有多问,其实我想给他一根金条,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万一被陶小军和胖子他们知道,自己还真没有办法解释。

 

三十根金条很沉,我估摸着一根得有一斤,三十根就是三十斤,下来楼之后,我将衣服包裹的金条扔进了后备箱,二分钟之后,我和狗子开车驶离了民生小区。

 

二十分钟之后,一路疾驰,回到了鞍山路的八十年代酒吧。

 

在此期间,我一共接到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陶小军打过来的,他们已经发现了乔九的老窝;第二个电话是李洁打过来的,她问我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我告诉她今晚有事,可能不回去了,李洁也没有多问,让我小心一点,便挂了电话,我听她的声音有点疲惫,看来这个副区长并不是那么好当。

 

第三个电话是张文珺打过来的,她说非常害怕,总感觉窗户外边有人,让我快点过去。我让她别怕,下半夜自己就过去。

 

自己其实并不太想招惹乔九,但是他一直派人盯着凳子他们,我心里有点不踏实,怕乔九在背后使阴招,宁勇说要灭了对方,我正好顺水推舟,宁勇一个人打十个人没问题,所以今天晚上该着乔九这个人渣倒霉。

 

一点钟的时候,八十年代酒吧关门,我将三条、狗子等八人招集起来,随后给宁勇打了一个电话,他十分钟之后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过身后还跟着魏明和袁成文两人。

 

“你俩回去睡觉。”我对魏明和袁成文两人说道。

 

“王叔,让我们跟着去吧,乔九这个王八蛋害了我们孤儿院不少人,小树运气好才没有死掉。”魏明说道。

 

“让我们去吧,王叔。”袁成文附和道。

 

“不行,回去睡觉。”我直接拒绝了。

 

没想到这两个小子不听话,拿眼盯着宁勇,那意思好像让宁勇给他们讲讲情。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道一声:“擦,仅仅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两个小子就跟宁勇混熟了?”

 

“那个,二叔,让,让他们两人跟着去吧。”宁勇可能从来没求过人,扭扭捏捏结结巴巴的对我说道。

 

宁勇可能跟魏明两人有相同的经历,从小都是孤儿,所以对两人格外照顾,此时替两人求请,我也不好驳他面子,于是最终点了点头,说:“去可以,但是不准下车。”

 

“王叔……”

 

魏明两人还想讲条件,我立刻摆了摆手,说:“不准再讲条件,这是为了你们两人安全。”

 

“好吧!”两人最终同意了。

 

我开车带着宁勇、魏明和袁成文三人,三条和狗子等八人坐在后面的面包车里,两辆车一前一后驶离了鞍山路,后半夜的江城,路上的车子很少,全城大部分的人几乎此时都已经进入了梦香。

 

路上车子很少,我们的车速很快,半个小时之后来到了城北的一处棚户区,我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你人在那里?我现在到了这处棚户区。”

 

“街边有一家凤祥旅馆,二哥,你看到了吗?我让胖子在那里等你们。”电话里陶小军低压了声音说道。

 

“凤祥旅馆?我找找!”

 

挂断陶小军电话之后,我开车绕着这片棚户区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陶小军嘴里的凤祥旅馆,就是几栋低矮的平房,上面挂了一个牌子,凤字的灯还坏了,从远处看只有三个字——祥旅馆。

 

当我将车子开到凤祥旅馆门口的时候,胖子从黑影里窜了出来,吓了自己一跳,他拉车坐进了后排。

 

“二哥,你们怎么才来。”胖子问。

 

“有点事耽搁了,乔九的老窝在那?”我问。

 

“往前开,左转,再左转,然后右转,小军在那边盯着呢。”胖子说道,随后在他的指引之下,我将车子停在一条小巷里,然后让所有人下车,拿着甩棍跟在胖子身后,朝着乔九的老窝摸去。

 

几分钟之后,我看到了陶小军,他正躲在一条电线杆后面,紧盯着一户人家。

 

“小军!”我走了过去,小声对他喊道。

 

“二哥,你们来了,就这里,我看到全部的残疾小孩都被关在这里。”陶小军说道。

 

“你确定乔九在里边?”我问。

 

“这……不确定!”陶小军摇了摇头。

 

我眉头微皱,这次来是为了灭掉乔九,万一他不在话,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正当自己犹豫的时候,身后的宁勇突嚷道:“不管乔九在不在,这些孩子我救定了。”说着,他手里提着一条钢管大踏步朝着前边的大门闯去。

 

“喂,等等!”我小声喊道,可是宁勇根本不听,只见他走到门前二话不说,咣铛一声,一脚将大门就给踢开了,那声音之响,震得我耳朵嗡的一声,可见宁勇这一脚的力道之大。

 

“妈蛋,就不应该让他来。”我此时心里后悔死了,万一乔九不在的话,自己可是算是跟他结仇了,并且还没把人给打死,不过事到如今,根本让自己不容多想,我挥了一下手中的甩棍,说:“兄弟,跟我冲!”

 

当我带着人冲进院子的时候,听到屋子里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阵惨叫声,于是急忙冲了进去,屋子里一共两个人,都已经被宁勇给打晕了过去,随后陶小军他们开始四处找人,但是根本没有找到乔九,连乔九的手下也只有被宁勇打晕的那两人而已,不过这处平房里却住着十三名有残疾的孩子。

 

这些孩子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表情麻木的看着我们,眼睛空洞洞的,仿佛一些行尸走肉。

 

“王八蛋。”宁勇看到这些孩子,狠狠的骂了一句,突然抬脚踢向旁边的一把椅子,砰的一声,将椅子踢出去三、四米远,咔嚓一声撞在墙上,椅子碎成了几块。

 

我看着这些身有残疾的孩子脸上的麻木,眼睛里的空洞,心里也不好过,不过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宁勇可以发脾气,胖子他们也可以发脾气或者说怪话,但是自己这个当老大的不行。

 

我思考了片刻,对这些孩子说道:“你们好,我叫王浩,是来解救你们的,从今以后你们再也不用过这种乞讨的生活了。”

 

自己说完之后,眼前的十三名孩子仍然没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令我有点头大。

 

稍倾,我扭头对陶小军说道:“小军,你和胖子先带这十三名孩子离开,回鞍山路找个地方让他们洗个澡,吃顿饱饭,然后明天全部送他们去医院检查,能治好就治,治不好想想办法让他们学点技能,自己养活自己。”

 

陶小军听完我的话,趴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二哥,这是十三个孩子,真要医治的话,医药费少说也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你有那么多钱吗?其实完全可以将他们交给政府。”

 

我瞥了陶小军一眼,知道他是为自己着想,不过如果政府真有作为的话,这些孩子就不会每天在大街上乞讨而没人管了,如果把他们交给政府,最多把他们送到救助站,而救助站要不了几天就把他们给赶出来,或者给卖掉。

 

“医药费我来想办法,你和胖子先带他们离开。”我说。

 

“那好吧!”陶小军点了点头,随后招呼胖子带着眼前的十三名残疾的小孩子离开这个如同狗窝般的房间。

 

陶小军和胖子开着乔九手下运送孩子的面包车,带着十三名残疾小孩离开之后,宁勇、三条、狗子等人的目光都朝着我看来,那意思是说接下来怎么办?

 

“走!”我带着他们返回了旁边的房间,让三条把地上昏迷的乔九的两名手下给弄醒了。

 

“呃?是你,九爷不会放过你的。”两人清醒之后,其中一人认出了我,恶狠狠的吼道。

 

我对着三条等人一摆头,下一秒,砰砰砰……七、八条甩棍便砸在这人的身上,一瞬间他便被砸趴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我朝着另外一人看去:“说,乔九住在那里?”我问。

 

“我不知道!”这人说道。

 

“宁勇,把这人的手固定到椅子上。”我对旁边的宁勇说道,妈蛋,刚才如果先让人翻墙进来侦查一下的话,就不会搞成这样,于是我故意使唤他,以表达自己心里的不满。

 

宁勇倒是没有推辞,一只手掐着这人的后脖子将其提溜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手捏着对方的手腕,将此人的一只右手放在了我眼前的椅子上。

 

被宁勇这狠人控制着,乔九的这名手下根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我慢慢的从腰里掏出刀子,对准了他的小拇指,说:“再问你一遍,乔九住那里?”

 

“大哥,我真不知道,真不知道,他知道!”这人吓得差一点尿了,声泪俱下,随后用手指着正被三条等人猛揍的那人说道。

 

我一挥手,让宁勇把这人给放了,随后起身朝着被三条等人揍的那人走去。

 

蹲下身来,看到鼻青脸肿倒在地上,口里吐血的这名乔九手下,我用刀子拍了拍他的脸颊,说:“不想死的话,告诉我乔九住那?”

 

“北港花园!”他说。

 

“具体地址。”我冷喝一声。

 

“不知道,乔九根本不会告诉我们他住在那里。”

 

“那你怎么知道他住在北港花园?”我问。

 

“有一天,我路过北港花园看到了乔九,发现他跟一个年轻女人从里边出来,两人很亲热,我盯了几天的哨,发现乔九经常去北港花园,即便不住那里,也是他的一个窝点。”

 

我点了点头,算是相信了他的话。

 

怎么处理眼前这两名乔九的手下,我心里有点犯愁,思考片刻,我让三条他们将眼前两人带上了面包车,然后离开了城北区的这处棚户区。

 

回到鞍山路之后,我让三条找两个人看着乔九的这两名手下,自己打电话给陶小军,去看了看十三名残疾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