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45回一刀接一刀

当天晚上,我和陶小军带着张文珺先去了米莱迪厅,这是一家小迪厅,主要的对象就是鞍山路的小混混和附近三中的学生。一般的白领都会到中山路或者香港中路去玩。


在来之前,陶小军告诉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所以我不怕张文珺拍不到她想要的东西。


张文珺背着一个女式挎包,里边是一条十分高级的偷拍设备。在灯光昏暗的迪厅也能很清楚的拍摄到人的容貌。


张文珺独自一人走进了迪厅,我和陶小军两人暗中对她进行保护,如果让熊亮知道自己和张文珺的关系,肯定会对张文珺产生潜在的威胁。所以我和陶小军采用了暗中保护。


迪厅里至少有七、八名穿校服的中学生,有男有女,甚至于有一名小女孩跳着舞跟她身边的一名男同学激吻了起来,我看到那男生的手都伸到了女生的校服里。


“啧啧,现在的中学生都这么开放啊!”我喝了一口酒,对旁边的陶小军说道。


“差不多吧,反正比以前开放多了。”陶小军说,随后突然伸手指着张文珺的背影,说:“二哥,好像有人在骚扰张大记者。”


“走,过去帮她解决麻烦。”我起身朝着张文珺走去,此时有两名小混混正在纠缠着她。


张文珺也属于校花级别了,我突然发现自己认识的女人好像都挺漂亮,但是下一秒,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毛寸小子的形象,我立刻感觉到一阵郁闷。


自己那天喝醉了酒跟假小子发生了关系,并且最主要的一点是她竟然是处女,我当里知道的时候目瞪口呆,简直如果被雷劈中了。


想到假小子,我打算明天抽空去看看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跟她联系了,也许自己在她心里就是一个渣男,一个夺走她第一次,然后为了逃避责任销声匿迹的渣男。


“哎呀!你他妈不长眼啊,踩着老子了。”正在纠缠张文珺的一名小混混,突然扭头对陶小军骂道,不过他的话刚骂完,我就看到陶小军一拳将其打趴在地上,然后朝着他的身体就是几脚猛踹。


“操,你他妈是谁的老子,敢在在陶爷爷面前耍横,是不是活够了。”陶小军骂道,随后朝着地上惨叫的那名小混混又猛踹了几脚。


跟他一块的那名小青年,慢慢绕到陶小军身后,想要搞偷袭,于是我马上从旁边捞起一个啤酒瓶,朝着这人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咔嚓!


啤酒瓶碎了,但是这人却没有倒。


砰!


随后我一脚踢在这人的腰上,他便扑通一声,摔趴在地上。


砰砰砰……


陶小军转身对着想要偷袭他的这人就是一阵猛踹:“妈蛋,还敢跟老子玩阴的,老子弄死你。”


我们的打斗惊动了迪厅的保安,随后一名手臂上有纹身的青年带着五名手下走了过来:“谁在这里打架,不知道这是熊哥的场子吗?是不是皮痒了?”纹身青年诈诈唬唬的吼道。


陶小军停止了揍地上的两名小混混,我将手中的碎酒瓶扔在地上,朝着这名纹身青年迎去,说:“老子上次没有宰了这只狗熊,他还成精了?”


上一次熊亮冒充古朗的手下去血洗八十年代酒吧,可惜在打斗的时候被自己用匕首抵在脖子上,最终功亏一篑,但是也让自己欠下了大哥几十万的医药费,特别是柱子,差一点死掉,这笔帐我一直记着。


“你他妈是谁?”纹身青年盯着我,嘴里骂骂咧咧的问道。


“我是谁?”我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又朝前走了一步,让纹身青年出现在自己的一臂距离之内,下一秒,我的右手突然轮了起来,啪的一声,直接抽在纹身青年的脸上,随后下面就是一记撩阴脚。


砰!


啊……


纹身青年惨叫了起来,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前佝偻了起来。


心意把的一头碎碑里就有搓踢和撩阴脚两种腿法,所以自己刚才的这一记撩阴脚既快又准还隐蔽。


下一秒,我一手揪着纹身青年的头发,同时从他的身上将藏着的刀子摸了出来。


“都他妈给老子老实点,动一下试试。”我用刀子指着纹身青年身后的五名手下,一脸凶神恶煞的吼道。


开玩笑,自己现在身上的这种气势,怕是连悍匪都能敬畏三分,几个小混混更是不在话下。


“王浩,你想开战吗?”正当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我寻声望去,看到熊亮带着十几个人走了过来,迪厅算是暂时不能正常营业了。


“姓熊的,上一次老子没弄死你,你还成精了,敢来鞍山路耍威风?听说你让我到月底把八十年代酒吧交出来?”我一脚将纹身青年踹倒在地上,随后朝着熊亮看去。


“王浩,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鞍山路以后就是姚哥的地盘了,你最好乖乖退出,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熊亮说道。


“我/操,我好害啊,吓死我了。”我说。


熊亮没有说话,而是一挥手,他带来的十几个人便亮出了砍刀,然后将我和陶小军两人围了起来。


“王浩,你今天如果是来玩的,我欢迎,如果是来找茬的,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把你的人叫出来吧。”熊亮吼了一声,他八成以为自己是故意来找茬,肯定附近埋伏了人。


他还真想错了,如果不是刚才那两个喝醉了酒的小混混缠着张大记者,我和陶小军根本不会暴露。


“我是来玩的。”我盯着熊亮几秒钟,然后说出了这样的话。


他可能认为今天必有一场恶斗,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说,于是我看到他好像脸憋的通红。


“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我朝着熊亮问道,好汉不吃眼前亏,面对十几把砍刀,就算有陶小军在身边,也没有多少胜算,再说今天我们不是来打架的,而是保护张大记者,此时张文珺已经离开了迪厅,我们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


熊亮的神色有点犹豫不决,最终一挥手,说:“让开!”


他为什么放我和陶小军两人离开,不太清楚,估摸着应该是上一次他带着那么多人并没有把我们十一个人搞定,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不敢贸然行动。


我和陶小军两人离开米莱迪厅之后,陶小军一脸不屑的说道:“本来以为姓熊的还是一个人物,现在看来他妈就是一只狗熊,换成一个狠点的人,今天咱俩别想完好无损的离开米莱迪厅。”


“他不是不想,应该是上一次带了六十多人没有搞定我们十一个人对他的冲击很大,很可能留下一点心理阴影。”我说。


“你们两人没事吧?”来到停车的地方,张文珺从黑影里跑了出来。


“没事,拍到了吗?”我问。


“嗯,穿校服的那几个学生都拍了,回去剪辑一下,我要写出一篇有深度的文章。”张文珺说道。


“那就先恭喜张大记者了。”我调侃道。


“叫我文珺就行了。”


听到她这样说,我的表情明显一愣,旁边的陶小军嘿嘿一笑,小声嘀咕了一声:“二哥,你真有女人缘!”


“滚滚滚!”我对陶小军说道。


“鞍山路的凤凰KT***和红太阳KT***很可能存在卖/淫和吸/毒的情况,这两个场子更加的危险,这是大新闻,你敢深入调查吗?”我问。


“你确定?”张文珺反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相信一条龙给自己的消息:“不过这两个场子我和小军不能陪你去,你如果想调查的话需要找朋友陪你一块,总之要想别的办法,扮成客人混进去。”


“我会想办法的。”张文珺说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送你回去。”我说。


“好!”她点了点头。


陶小军早已经滚了,这里离八十年代酒吧不远。


上了车,只有我和张文珺两人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点局促,于是车内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二次。”稍倾,张文珺开口对我感谢道。


为了让气氛不再这么尴尬,我调侃道:“就是口头上感谢啊,没有一点实惠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我没有多少钱。”张文珺说。


“跟你开玩笑,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朋友,所以不用客气,除非你不想跟我做朋友。”我说。


张文珺没有说话,而是转移了话题,她问:“苏姐呢?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打她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她出国了,可能要几个月才能回来。”我说。


“哦!”张文珺应了一声,随后车子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车子来到张文珺租住的公寓楼下,她问了一句:“上去坐坐吗?”


本来可能就是客气一下,我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好啊!”


自己的回答明显让张文珺一愣,不过随后她的表情马上恢复了正常。


张文珺租的房子是单身公寓,只有一个房间和一个卫生间,没有厨房,在家里最多只能煮个方便面吃。


进来之后,我发现有点乱,她脸红的说道:“早晨起早了,没收拾。”随后她快速的收拾了一下。


一张床,一个电视,一台电脑,还有一个梳妆台,这就是张文珺房间里的全部家当。


“怎么不住好一点?”我问。


“一个人这里就挺好。”她说。


我笑了笑没有再问,而是打量起她的房间,突然看到窗外挂着一套性感的情趣内衣,不由的多看了张文珺一眼,她可能也发现了,于是脸色腾的一下变得通红,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我给你倒杯酒。”


“不用麻烦了,不打扰你了,可以用一下卫生间吗?”我说。


“可,可以!”张文珺回答道。


我走进卫生间,小解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个好东西——按摩棒。


“看来张文珺还没男朋友,不然的话也不会用这种东西。”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冲了水,走了出去。


站在外边的张文珺脸色很尴尬,我笑了笑,说:“走了,别忘了我说的事情,先去调查另外两家KT***的事情,如果查不出来,再写这篇中学生去迪厅玩的报道也不晚,明白吗?”


“嗯!我明白!”


张文珺能当上记者肯定不笨,如果这篇米莱迪厅的文章见报的话,各大网站再转载一下,肯定会打草惊蛇,到时候再查KT***卖/淫和出售毒/品的事情可能就有麻烦了。

回到家的时候,刘静和雨灵都睡了,只有李洁一人在一楼客厅里喝着红酒看电视,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喝得满脸通红,好像有点醉了。

 

“怎么喝这么多。”我夺下了她的酒杯,微皱着眉头说道。

 

“不要你管。”李洁推了我一下,然后过来抢酒杯。不过被我躲开了。

 

“你怎么了?”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是不是你也要欺负我?把酒杯给我。”李洁满脸殷红的说道。

 

“谁欺负你了?”我眉头紧锁了起来,问道。

 

“告诉你有用吗?你能帮我什么?”李洁嚷道。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我感觉好像一把刀子插进了自己的心里,男人最怕什么?最怕女人说自己没用。这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而是自尊,这是一个男人的自尊,而刚刚李洁的话就在自己的自尊上插了一刀。

 

“不准喝了!”突然有心里涌出一丝暴怒,咔嚓一声,直接将杯子给砸了,同时对李洁大吼一声。

 

“你……”我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李洁一瞬间愣住了,用手指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到底怎么会事?”我坐了下来,一脸严肃的对她询问道,心里想着,还真拿豆包不当干粮,自己今天才跟一条龙说了把你调出人大的事情,你倒好,回家就往自己心里插刀子,小样,我还收拾不了你。

 

“跟你说也没事,把酒给我。”李洁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叹了口气说道。

 

“你不说怎么知道没用,说。”我的语气越来越严厉。

 

“好,你想知道是吧,你老婆被人占了便宜,还被人讽刺挖苦,满意了?”李洁也来了脾气,瞪着我说道,随后又来抢酒瓶。

 

“谁占你的便宜?”我问,眼睛里已经带着杀气,自己老婆被人占便宜,这他妈是个男人都忍不了,何况是自己,虽然还跟李洁没有夫妻之实,但是这一层窗户纸我自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戳破,早已经把李洁当成了自己真正的老婆。

 

“市人大常/委会环境侨外工委办主任费博达,我说了你又能怎样,你还敢杀了他吗?”李洁没好气的说道。

 

我现在才知道,李洁是市人大常/委会环境侨外工委办的副主任,这个费博达是她的顶头上司,其实这个位置就是一个闲置,没有任何的权利。

 

“他怎么你了。”我语气严厉的问道。

 

“摸我了,满意了。”李洁说道:“把酒给我。”

 

“别喝了,过几天就去东城区报道,你应该会小升半级,副处,东城区的副区长,我只能帮你到这里,能不能再往上爬,就靠你自己了。”我说。

 

李洁听了我的话,瞬间愣住了,随后她突然用手打了自己的脸一下,说:“我不是在做梦。”

 

“我再说一遍,过几天你会升副处,并且调任东城区副区长,听清楚了吗?”我对李洁说道。

 

啪!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不是我做梦,那么肯定是你在做梦,痛吗?”李洁问。

 

“信不信由你,喝吧,喝死算了,你这样就是给你一个市长也没用。”我把酒瓶扔在茶几上,随后气呼呼的起身朝着楼上走去,太他妈受打击了,竟然说我在做梦,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当天晚上,李洁喝的酩酊大醉,我心里十分不好受,直到她醉倒,我走下楼将她抱上/床。

 

看着床上的李洁,我嘴里默念着一个人的名字:“费博达,孙子,你给老子等着。”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李洁、刘静和雨灵三人又全部出门了,刘静按理说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课,我怀疑她是在故意躲着自己。

 

洗漱完毕,我先开车去医院看望了一下魏明等人,凳子和小树两人已经下地了,小五的伤也稳定了下来。

 

九点半的时候,我准时的出现在东城区棉纺三厂的废旧车间。

 

今天,宁勇拿来了十几把木刀,他先让我们做俯卧撑,然后是踢腿,最后又做了一百多个蛙跳,这才结束热身活动。

 

“刀,乃百兵之王,从古至今,刀法很多,但是你们只需要学二招,就算是把刀学会了一半。”宁勇说道。

 

“那两招?”胖子嚷道,我也来了精神,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宁勇,心里想着来训练也没有坏处,学会二招刀法,以后轮刀子的时候也不用胡乱砍了。

 

“第一招,斜劈!”宁勇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去!”不过他的话音刚落,胖子等人就发出一直唏嘘的声音。

 

“斜劈谁不会,还用教啊!”皮三嚷叫道。

 

“就是,谁不会啊!”有人马上附和。

 

……

 

乱后他们七嘴八舌的吵闹了起来,我心里也有点不以为然,就连自己这个没有运动细胞的人,都会斜劈,这算什么牛逼的刀招嘛。

 

“你,上来。”宁勇用手指了指叫嚷的最响的皮三,让他上前一步。

 

这几天皮三等人被收拾惨了,所以对宁勇的话倒是很顺从,皮三一脸紧张的走到宁勇面前,说:“宁哥,我说的是实话,斜劈谁不会嘛。”

 

“拿着!”宁勇根本不理睬他,直接将一把木刀递到了皮三手里。

 

我看到皮三接过木刀,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宁勇要干吗?我倒是猜到了,八成宁勇要立威,这是惯用的套路,想让人服气,那就要让人明天这招的厉害。

 

自己猜的果然没错,宁勇也拿了一把木刀对皮三说道:“来,劈我,你不是会斜劈吗?”

 

“宁哥,什么意思?我不敢跟你打。”皮三说道。

 

“不劈是吧,二百个俯卧撑,胖子坐他身上,做不完的话,我给你松松骨。”宁勇对皮三说道。

 

我看到皮三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急忙开口说道:“宁哥,我劈,我劈还不行吗?”

 

最终皮三没有办法,轮起手中的木刀朝着宁勇劈了过去,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一愣,我擦,皮三这小子够黑啊,表面上唯唯诺诺好像很害怕的样子,真动起手来,这么狠,一般人肯定被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懦弱给骗了,这时候他突然下狠心,八成会吃亏。

 

可惜他面对的是宁勇,一个连无法无天的陶小军都害怕的人物。

 

只见在皮三砍出木刀之后,宁勇的木刀也劈了出去,并且后发先至,我感觉快若闪电,啪的一声,斩在了皮三的脖子上,皮三哎呀的惨叫一声,随后扔了木头双手捂着脖子急速的朝后退去。

 

“斜劈,只有三个字,第一个字,快!第二个字,狠!第三个字,准!”宁勇说道。

 

这一次胖子等人没有发出唏嘘声,因为刚才大家都看到了明明是皮三突然发动攻击,按常理来说,宁勇要么后退,要么就用木刀挡住,但是偏偏宁勇没有这样做,而是同样一刀斜劈出去,竟然后发先至,准备的斩在皮三的脖子上,如果换成真刀的话,皮三现在已经是一具无头的死尸了。

 

“我一会教你们斜劈的发力技巧,不仅仅是胳膊的力量,而是全身的力量,以身为柄,以刀为刃,似斧如刀,开天辟地。”宁勇说道。

 

他愣是把一个简简单单的斜劈讲的让人热血沸腾,连我此时都非常期待了。

 

“第二招,裹头缠脑,防守反击的招式,练好的话,对方的任何兵器近不了你的身,刀随身走,水泼不进。”宁勇说道。

 

“宁哥,快教我们吧。”胖子等人吆喝了起来。

 

随后我们一人一把木刀,宁勇开始讲解斜劈的发力之术,脚底、膝、臀部、腰、脊椎、肩膀、肘、手腕,一直到抓刀柄的手指,所有部位竟然都有详细的动作要领,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几千年的战争史,刀又是最常见的步兵兵器,所以如何最省力?如何力量最大?如何角度最刁钻等等,我们的祖先早已经研究的透透彻彻,你们只需要联系掌握就好了,不要自作聪明的去乱改,明白吗?”宁勇最后嘱咐道。

 

“明白了!”

 

“好,现在开始练习,一千次斜劈,劈完才能吃饭。”宁勇说道。

 

“啊!”我轻呼了一声,还有一个半小时就中午十二点了,一千次斜劈根本不可能完成啊,再说我们的动作要领还没有完全领悟。

 

“宁哥,我们的动作要领还不熟练。”胖子提出了异议。

 

“你不练永远都不会熟练,谁再有一句废话,别怪我给他松松骨。”宁勇担着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骨响。

 

这声骨响还真管用,胖子他们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开始练习这招斜劈。

 

我做为老大,当然要以身做责,于是神情严肃的一刀接一刀的劈出,每劈一刀,我都会感悟一下自己那个动作要领没有做对,然后改正。

 

一刀、二刀、三刀……

 

几百刀过后,我全身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并且头顶开始冒汗,朝着四周看了看,胖子他们也差不多。

 

肚子有点饿了,我真想去吃饭,但是做为老大如果自己带头去吃饭的话,肯定会助长胖子等人的气焰,宁勇以后肯定不好训练他们,于是想了想,我最终没有动,忍着饿,一刀接一刀的练了起来。

 

并且还对胖子他们鼓励了一句:“大家打起精神来,现在吃点苦挨点饿算什么,还不是为了以后能过更好的生活,只要学会了这两招刀法,你们想想,再跟别人打斗的时候,我们会占多大的便宜,所以大家继续练,认真的练。”

 

“是,二哥!”胖子等人回应道,不过看起来有气无力,其实自己也是有气无力,太他妈累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划过,我每斩一刀,都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下降一分,终于在快二点钟的时候,完全了一千刀的斩击。

 

扑通!

 

下一秒,我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呼哧!呼哧……

 

“二哥,你没事吧?”陶小军走了过来,顺便拿来一瓶矿泉水和一个盒饭,胖子等人训练,吃饭由我负责,这也是陶小军跟他们讲的条件。

 

“没事!”我喝了几口矿泉水,然后打开盒饭狼吞虎咽起来。

 

“二哥,二师哥教得都是好东西,你要坚持一下,如果你坚持不住了的话,胖子他们肯定也会撂挑子。”陶小军从小练武,自然能分辨出好坏,其实他不说我也相信宁勇,大哥让他教真东西,他敢忽悠自己?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