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42回霸气外露

本来以为大哥会说完,没想到大哥却是非常的支持,他说:“古代豪门世家养死士都是从小培养孤儿,你这有点意思了。如果这六个人培养出来的话,那么你已经比什么黄胖子、大嘴刘、姚二麻子、一条龙强上一截了。”


“有这么厉害吗?”我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兄弟,混江湖无非就是一个利字,万一那天你真得倒了。树倒猕猴散的话,能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好手下了,想要跟你同生共死,根本不可能。而你如果培养出来这六个孤儿的话,那么基本上他们任何时候都不会背叛你,有几个信的过的手下,你以后就知道是一件多么省心的事情了。”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似懂非懂,因为现在的自己仅仅只有一个场子,带着陶小军几个人混饭吃而已。


当天晚上我和大哥喝得有点多,第二天上午十点半自己才起床,大哥和思雯都去了健身俱乐部,给我留了早饭和纸条。


上午我叫上陶小军一块去了一趟医院,路上的时候把魏明等六个孩子的事情告诉了他。


“二哥,你和师父都是好人,当年如果没有师父收留我的话,我也要么打架被人打死,要么就饿死了。”陶小军对我伸了一下大拇指。


我笑了笑,说:“胖子他们训练得怎么样了?”


听到我问训练的情况,陶小军撇了撇嘴,说:“我二师哥太狠了,昨天下午胖子他们全部被修理了一顿,今天皮三他们六人打死不去了,我费尽了口水他们算是答应了,但是有一个条件。”


随后陶小军给自己描述的宁勇的训练手段,以及胖子等人被暴打的惨状。


我暗自乍舌,心想着还好自己不用被宁勇训,相比于宁勇,思雯的特训简直就是天堂了。


“什么条件?是不是涨工资?告诉他们,只要挺过去,一率涨工资。”我说道。


“不是工资的事情!”陶小军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我疑惑的盯着他问道。


“二哥,胖子他们说了,想让他们继续训练可以,你必须跟他们一块训练,这是同甘共苦。”陶小军说。


“啊!什么?”我惊呼了一声,刚才听到宁勇的训练手段我已经是心惊肉跳,万万没有想到胖子他们的要求竟然是自己也必须去训练:“小军,你没告诉他们,我可是老大啊。”


“说了,他们说老大更要以身作则。”小军说。


“啊!完了,完了,彻底的完了!”我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二哥,我觉得他们说的也对,你不跟他们同甘共苦的话,以后怎么出生入死,再说你也太弱了,训练一下没坏处。”陶小军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


“站着说话不腰痛是不?那是你二师哥宁勇,我光听你说他的训练手法,就已经胆战心惊了。”我瞪了陶小军一眼说道。


“那怎么办?反正胖子他们说了,你不去,他们也不去。”陶小军摊了摊手,把皮球踢给了自己。


我眉头紧锁,最后点了点头,说:“去就去,大不了扒层皮。”


“没有那么简单,扒层皮怕是不够!”陶小军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我瞪了他一眼。


陶小军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来到医院,我将陶小军介绍给魏明他们,又去看了看凳子和小五,小五仍然在重症监护室,医生说一切正常,并没有出现并发症,下午就可以住进普通病房。


我给了魏明五千块钱,让他们在医院里照顾凳子和魏明,自己和陶小军带着顾芊儿去救小树。


“王叔,我们有钱。”魏明说,这孩子还挺有原则,还不贪财。


“叔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好好照顾凳子和小五,也别把自己饿着了,都给我敞开吃,想报答叔,不是替叔省钱,而把身体养好。”我对魏明等几个人说道。


“王叔,放心,我凳子的命以后就是你的,等伤好了,我替你砍人,眨一下眼睛,我不得好死。”凳子情绪激动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说实话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很感动,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变化:“凳子,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想替书砍人,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等伤养好了,身体调养好了之后,我会让高手给你特训,能坚持下来的人,才有资格替我办事。”


“王叔,我一定能坚持下来。”凳子说。


“我们都能坚持下来。”魏明几人说道。


稍倾,我和陶小军带着顾芊儿离开了医院,当顾芊儿在医院停车场看到我的车变成了一辆福特的旧车,一脸疑惑的问道:“王叔,你昨天开的奔驰车呢?”


“怎么?坐不惯这种普通车?”我开玩笑的对顾芊儿问道。


“不是,不是!”她急忙红着脸,摆着手,好像生怕自己误会。


“好了,跟你开玩笑,上车,去救小树。”我说。


顾芊儿上了车,仍然一脸的疑惑,不过最终没有再问,我其实不想告诉她自己把奔驰车卖给凳子他们交医药费,但是上车之后,陶小军却给说了出来。


“你们王叔为了交医药费,昨天把奔驰车卖掉了。”陶小军说。


“啊!”顾芊儿惊呼了一声。


我瞪了陶小军一眼,他竟然还朝自己眨了一下眼睛,那意思好像在说是为了帮我。


顾芊儿惊呼一声之后,从小书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然后在记着什么,我扭头想看一下,她马上给挡住了。


“王叔,谢谢你,我长大了会报答你的。”她将本子放进小书包,然后十分认真的对我说道。


我笑了笑,说:“先别急着谢我,你如果通不过江城一中的考试,我是不会收留你的。”


“我一定可以!”顾芊儿信心十足。


自己不知道这个小丫头那来的自信,江城一中是省重点高中,考试十分的难,一般的孩子根本进不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三人来到了香港中路,一路上看到了至少五个小乞丐,要么断腿,要么断手,有的还被挖了眼睛。


自己没有能力救所有的人,所以没有理睬这些小乞丐,而是在顾芊儿的带领之下,找到了正在一处天桥上行乞的小树。


“小树哥!”顾芊儿跑了过去,我和陶小军紧随其后。


江城的这些小乞丐,基本上都由一个人控制,这人叫乔九,江湖上人称九哥,是一个三进宫人员,第四次从牢里出来之后,便把黑手伸向了一些未成年的孩子,这人生性十分的残忍,手下都是一些坐牢出来的人,不过江城混道上的人都看不起他,他也很少跟其他道上的人来往。


“芊儿,你怎么来了,快走,我说了,别管我了,乔九他不是人,如果让他知道你也是孤儿的话,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小树看到顾芊儿,没有高兴,相反却十分的着急。


“小树哥,我带人来救你了,他是王叔,凳子和小五昨天已经被王叔送进了医院,正在接受治疗,今天我们是来救你的。”顾芊儿高兴的说道。


“呃?什么?救我?你们不怕乔九吗?”小树紧张的朝着天桥的左侧张望着,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一名梁黄毛的小青年正在恶狠狠的盯着这边。


“看来这人是乔九的手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走吧,车就在下面,先去医院给你检查一下腿,如果能康复最好,但是如果康复不了的话……”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顾芊儿马上拽着我的胳膊说:“王叔,小树哥最能吃苦了,你一定要收留他。”


“先去医院吧。”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叉开了话题。


小树还是有点害怕,旁边的顾芊儿一直的催促:“小树哥,快点去医院啊。”


“王叔,那边那人是乔九的手下。”小树指着天桥左侧的黄毛说道。


黄毛可能也发现不对劲了,于是快步的走了过来。


“你们他妈是干嘛的?”黄毛嚷道。


看了这人一眼,如果一年多之前,自己肯定会怕这种小混混,但是现在我都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有。


我朝着陶小军使了一个眼色,随后扶着小树,慢慢的朝着天桥下去走去。


小树看样子十分害怕那个黄毛,一直不停的回头看,我想了一下,停住脚步,也转身看去。


“谁他妈让你们把人带走的,知道得罪九哥……”


啪啪!


黄毛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陶小军正反两个耳光便结结实实的抽在他的脸上,使其叫骂声戛然而止。


“操,你敢打我,老子弄死你。”黄毛嘴里吐出一口鲜血,随后从身上掏出了刀子,朝着陶小军捅了过去。


只见陶小军身体侧转,躲开黄毛捅来刀子的同时,左手抓住了他的持刀的手腕,下一秒,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黄毛的刀子捅在了他自己的大腿上。


砰!


随后陶小军砰的一脚将其踢趴在地上,冷冷的说道:“孙子,你死定了!”


陶小军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没事还想惹事,今天竟然被黄毛拿着刀子捅,我猜如果这里不是闹市区的话,黄毛八成已经变成了尸体。


“现在放心了吧,走了。”我对小树说道。


“小树哥,快去医院吧!”顾芊儿在旁边催促道。


上了车之后,我看到有好几个小混混朝着刚才那个天桥跑去,应该是黄毛打的求救电话,于是我发动车子,驶离了香港中路,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来到医院之后,骨科的大夫给小树进行了全部的检查,最后告诉我,可以治好,但是痊愈是不可能。


“医生,那能到什么程度?”我问,旁边的小树和顾芊儿两人一脸的紧张。


“可能会有点坡脚。”医生说。


听到仅仅是坡脚,我放下心了,小树好像也很高兴,只有顾芊儿郁郁不乐。


“芊儿,怎么了?我能站起来走已经很高兴了。”小树对顾芊儿说道。


“小树哥,王叔在招人,但是要经过非常严格的训练,凳子、五哥、魏明和成文都会参加,只有通过训练,才能得到王叔的收留,你的脚坡的了话……”顾芊儿很难过的说道,同时两只大眼睛盯着我,露出恳求的目光。


我看了一眼顾芊儿,又朝着小树看去,说:“你是个爷们的话,就别让芊儿给你求情,坡脚又不是瘸子,有本事的话,照样可以通过训练”


“芊儿,你不用说了,我会通过自己努力留下来。”小树的目光十分的坚定。


“小树哥,加油。我相信你。”顾芊儿举着小拳头说道。


当天下午,医生给小树做了手术,将他长歪的左腿骨重弄开,然后重新接好。麻药过后,我看到小树痛得瞬间脸色苍白,浑身冒汗,令我有点吃惊的是他竟然没有叫出声来。只是嘴唇都已经咬破了。


小树的手术又去掉我五万块,因为他们没有医保,所以都是全额手术费和住院费,相当的昂贵。


凳子、小五和小树三人正好占了一个病房,魏明、袁成文和顾芊儿三人留在医院照顾他们。


“王叔,谢谢你,我的命是你救的,以后就是你的,听魏明说,你要招一批打手训练,我想报名。”小五躺在病床上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三个人之中,他的手术最大。


“等伤好了,你就去参加训练,不过我把丑化说在前面,如果通不过训练,你们还真没有资格给我卖命!”我说。


“我一定会通过。”小五说,他的声音虽然很微弱,但是我却能从中听到他的决心。


“好好休养!”


正在我们在病房里聊天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人从外边给踢开了,接着一名四十多岁的三角眼汉子带着五名小混混走了进来。


当三角眼汉了走进来的一瞬间,我看到小树眼睛里充满了恐惧的目光,看来这人应该就是三进宫乔九了。


“谁他妈敢抢我乔九的人,不想活了?”三角眼嚣张的吼道。


我带着陶小军迎了过去,魏明和袁成文两个小家伙也跟在后面,凳子和小树两人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小五眼露愤怒,但是他伤的最重,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你就是乔九?”我瞥了三角眼一眼,问道。


“你他妈……”


砰!


他的脏话还没有说完,我突然起脚,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肚子上。


哎呀!


噔噔噔……


扑通!


乔九的身体朝后倒退了几步,直接摔趴在地上。


下一秒,乔九的五名手下就想动手,此时的自己并没有后退,反而再进一步,同时全身气势暴发,一瞬间病房的气息都变得凝重起来,自己凌厉如刀般的目光从乔九的五名手下脸上扫过,阴森森的说道:“谁他妈动一下试试。”


妈蛋,从海南三亚回来之后,自己的经历更加牛逼,杀过刀口舔血的悍匪,看守所里打过人,尼玛一个三进宫的瘪三在老子面前算个屁。


乔九的五名手下在自己面前愣是不敢动了,我很满意他们的表现,如果真动起手来,还要靠身后的陶小军出马,不过那样的话,自己就没办法在魏明他们面前表现出自己的霸气。


“你是谁?”乔九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有点凝重,他怎么也是三进宫的人,肯定也见过真正的凶狠之人,我身上的杀气可是货真价实,自己一身的霸气那也是拿命拼出来的,他自然感觉到。


“小树以后是我的人了,不想死的话就离他远点,滚!”我懒得回乔九这人渣的话,如果自己现在有能力的话,绝对带人灭了他,这种人渣留在世界上就是一个祸害,还不知道以后要祸害多少孩子。


乔九的目光有点不服气,跟我对视了几秒钟,他虽然三进宫,可能都是一点上不了台面的小罪,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杀气,所以很快就败下阵来。


“你等着,豹子是我兄弟,改天我让他来找你。”乔九带着五名手下离开的时候,回头嚷了一声,眼睛里充满了怨气。


豹子是谁自己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整个江城道上最牛逼的四个人物自己都见过,还怕什么豹子。


乔九带人离开之后,我转身朝着魏明他们几个人看去,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魏明他们几人此时看自己的眼神全都变了,眼睛里仿佛亮着光,有很多小星星似的,这是崇拜的目光,我读懂了。


本来自己只想在他们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王霸之气,万万没想到,竟然让他们对自己产生了崇拜。


“王叔,你刚才好厉害啊!”顾芊儿打破了病房的平静。


“是啊,王叔,你好厉啊,用眼神就把乔九吓得屁滚尿流。”


“王叔,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厉害?”


“王叔……”


……


魏明几人七嘴八舌的问着自己,我很享受这种被人崇拜的感觉,直到几分钟之后,我才摆了摆手,让他们都安静下来。


“想不想跟王叔一样厉害,或者比王叔还要厉害?”我对魏明等人问道。


“想!”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想变得像王叔一样厉害,第一步先通过训练。”我说。


“是,我们一定通过训练!”魏明等人回答道。


自己的效果达到了,医院也没有什么事了,于是就准备回去,不过临走之前,我对魏明、袁成文、顾芊儿三人说:“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之后,我会把顾芊儿安排进东城三中,然后参加一个月之后的中考,能考上江城一中的话,我会一直资助你到大学毕业。”


“谢谢王叔,我一定能考上。”顾芊儿信心十足。


“你们两个必须去参加训练,至于照顾凳子、小五和小树的事情……”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凳子和小树两人抢着说道:“王叔,一个星期之后,我就能下地了,我可以照顾小五。”


我点了点头,随后带着陶小军离开了医院。


“二哥,魏明他们虽然不错,但是毕竟不能马上投入战斗,你知道在鞍山路的人是谁吗?”在车上,陶小军对我问道。


“谁?”我看了他一眼:“难道我认识。”


“当然认识了,就那天被你差一点宰了的络腮胡。”陶小军说道。


“络腮胡?”我眨了一下眼睛,随后想起来了是谁:“原来是他啊,不是冤家不聚头,这次旧帐新帐一块算。”


“二哥,络腮胡叫熊亮,来的时候一共带了五个人,不过他却把整条鞍山路的小混混给网络了起来,也不知道他下了什么药,现在竹竿都不给我们递消息了,并且还劝胖子他们投稿熊亮,成为姚二麻子的外围小弟。”陶小军回来的这两天并没有闲着,很快就摸清了熊亮的情况。


“群狼咬死虎,但是如果是条龙呢?”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二哥,你什么意思?”


“让你二师哥宁勇帮忙。”我说。


“我可请不动他。”陶小军马上摇了摇头,看样子他很怕宁勇。


“不用请,到时候约熊亮去棉纺三厂干架好了。”我说。


“好办法。”陶小军伸出了大拇指。


传言,宁勇现在的功夫跟大哥不相上下,有他在,再加上陶小军,还有胖子等人,对付熊亮那群乌合之众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我和陶小军赶到棉纺三厂废弃车间的时候,看到胖子等人躺了一地,正在不停的惨叫,看样子今天又被宁勇收拾的不轻。


看到我来了,胖子等人马上连滚带爬的跑到我的面前,你一言我一语瞬间吵得我脑袋痛。


总之他们就是一个意思,明天如果我不来跟他们一块训练的话,不好意思,他们也不来了,这是集体将我的军啊!


“好,明天我跟你们一块来训练,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甘共苦!”我大声的说道,并且保证明天一定来,这才将胖子等人的怨气压下去。


稍倾,胖子他们又拉着陶小军诉苦,我则朝着正在独自练拳的宁勇走去,他真是一武痴,随时随地都在练拳,难怪功夫比陶小军厉害很多。


看他的样子,完全沉浸在拳术之中,于是自己不忍打扰,只要坐在旁边慢慢欣赏。


大约一刻钟之后,宁勇停了下来,我马上走到他面前,说:“宁勇,二哥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他看了我一眼,问道。


“那个,明天我也要参加训练,到时候你可不可让我少练点?”我说。


“不行!”宁勇一口回绝了。


“喂,我可是你二叔。”我说。


“谁也不行,要么不练,要练一切都要听我的,如果偷懒,我照揍不误。”宁勇说的十分坚决,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连我也揍?”我眨了一下眼睛问。


宁勇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不怕我告诉你师父。”我拿出大哥来压他。


“我说了,你要参加训练,一切都要按照我的标准来,不然的话就别来参加。”宁勇说道,随后转身继续练拳,不再理我。


“你……”我用手指着他,感觉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一阵郁闷,妈蛋,真当着胖子他们的面被宁勇揍了,以后还怎么见人,看来明天的训练自己必须咬牙坚持,不能给他揍自己的机会。


“操,当个老大也太不容易了,花钱不说,还要陪练,搞不好还要挨揍,整个江城道上的老大,也许自己这算头一份。”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十分的不爽。


六点钟,我请大家吃饭,本来想叫上宁勇,可惜他不领情,说要回去练拳,直接走了。


当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坐在八十年代酒吧里喝酒,心里想着这一次不但要灭掉络腮胡熊亮,把鞍山路的另外三家场子抢到手,同时也不能彻底得罪姚二麻子,这其间需要一个度,不过姚二麻子此时虽然跟一条龙大规模的打斗已经没有了,但是小规模的还时有发生,因为这是杀子之仇,其实他不知道,杀他儿子姚东的人是江高驰。


滴滴!


吧台上的手机来了***,我打开看了一眼,竟然是李洁发过来的,两天的时间了,我们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一直在冷战。


看到她的消息,我一阵激动,心里想着看来自己的以退为攻的计划成功了。


打开***之后,李洁只发过来二个字:“在那?”


我想了一下,回道:“鞍山路八十年代酒吧。”


消息回过去之后,我隔几秒拿起手机看一眼,隔几秒看一眼,但是李洁再也没有给自己回信。


“靠!”连续看了十几分钟,最终放弃了,不再看手机上的***。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突然一道苗条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我心里暗道一声,好身材,随后朝着脸上看去:“啊!”看清对方的容貌之后,我愣了一下,因为这个苗条身材的主人正是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