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40回谢谢大哥

被苏梦戏弄了一个晚上,我顶着两个熊猫眼又困又饿又郁闷,吃早饭的时候差一点睡着了。


吃完早饭之后,苏梦带着陶小军和狗子两人去想办法捞泥鳅。我则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很香,可是正在睡梦中的时候,迷迷糊糊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响。我翻了一个身继续睡,可是耳朵一直有响声,愣是吵得自己心烦意乱的清醒了过来。


铃铃铃……


我眨了一下眼睛,终于发现是什么东西在响了。原来是放在床头的手机一直不停的在响。


我的手机当时被光头悍匪扔在养蟹船上,陶小军和狗子去找我的时候,发现了手机,便一直带在身上,昨天出来的时候才给我。


“谁啊!”我心里一阵郁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刘静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


“喂,王浩,不好了。”刘静的声音好像非常的慌乱。


“怎么了?”我问。


“囡囡好像发现了什么。”刘静说。


“她发现什么了?”我眨了一下眼睛,不太明白刘静话里的意思,自己和她来三亚的事情,应该没有人知道才对啊。


“我,我……”刘静吞吞吐吐。


“你怎么了,倒是说啊?”我有点着急。


“我们两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本来想留着当纪念。”


刘静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惊呼了一声:“啊!我不是跟你说不要拍照吗?”其实在来三亚的飞机上,我就告诫过她,为了预防万一,在三亚期间,最好不要拍照,没有想到她不但拍了照,还让我们两人同框,同框也就罢了,还是她穿比基尼,我穿着短裤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照片,万一被别人看到,那不就等于暴露了我们两人的事情吗。


“我也不想,实在是那天的晚霞太美了,我没忍住。”刘静委屈的说道。


“好了,你把事情详细跟我说一遍。”我说。


“我的手机早晨忘带了,来到学校之后,我才想起来,于是急急忙忙的又赶回了家,手机仍然放在鞋柜上,我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刘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这可把我急坏了。


“不过怎么了?”我着急的问道。


“我来到学校之后,发现手机好像被人动过,因为昨天记得清清楚楚里边的相册是关闭的,但是刚才用手机的时候,发现好像有人动过相册。”刘静终于把事情说清楚了。


听完之后,我思考了片刻,然后开口对她说道:“先别慌,也许是你忘了。”


“我不可能忘,囡囡肯定动过,王浩,现在怎么办?”刘静说道。


“就算李洁动过,你也别慌,她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吧?”我说。


“没!”刘静回答道。


“也许是你记错,也许李洁真动过,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慌,要镇定,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即便李洁质问你,你也要矢口否认,总之就是不认帐。”我对刘静说道。


“这行吗?”刘静看样子已经失去了方寸。


“行,肯定行,人都是有疑心的,你只要抵死不承认,李洁就可能往别的方面猜测,现在你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也许李洁根本就没有动你的手机,好了,像平时一样按时上课,按时下班,其他一切都不用多想。”我对刘静安慰道。


“好吧!”刘静应道,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被刘静这一吓,我算是彻底睡不着了,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思考着最坏的打算,万一李洁真得发现了里边的照片怎么办?还好没有床照,不然的话可真就麻烦了,那种晒日光浴的照片只能说暧昧,打死不承认的话,也许还可以蒙混过关。


铃铃铃……


正当自己处于思考状态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


“不会是李洁打来的质问电话吧?”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有点担心的拿起手机,发现是苏梦打来的,自己虚惊一场。


“喂,苏梦,泥鳅的事情怎么样了?”我问。


“捞他出来倒是没多大困难,因为他犯的事不大,好像是打架斗殴,还冲撞了民警,不过他可是得罪了三亚的周哥,对方已经放出了话,谁敢帮泥鳅就是跟他为敌,并且还出一百万买泥鳅的命。”苏梦说道。


“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泥鳅捞出来,并且还让姓周的怀疑不到我们的头上。”我对苏梦说道。


“这可有点难办。”她说。


“想想总有办法。”我说。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那只有一个办法,让三亚道上的一个人出面把泥鳅捞出来,然后我们将这个人给做了,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苏梦说。


“这办法不安全,再想想。”我说。


“那我没办法了,你不是阴谋诡计多吗?自己想。”


首先,我不能跟泥鳅产生一点瓜葛,但是又要把他捞出来,这可真有点难度,因为不管是谁去赎泥鳅,姓周的肯定都要查,到时候挖出萝卜带出泥,搞不好自己就会暴露,除非像苏梦所说,将赎泥鳅的人杀了。


“麻烦啊!”我叹息了一声,不过自己还是决定试试,毕竟如果手里有泥鳅这张底牌的话,回到江城自己可以暗中做好多事情。


稍倾,我还真想到一个办法,不过要有人进去给泥鳅传个信,于是我马上对着手机说道:“苏梦,我有办法了,你们先回来。”


“好!”苏梦说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苏梦、陶小军和狗子三人回来了,我把苏梦叫到房间,问:“一条龙的手下还在三亚吧?”


“在!”苏梦点了点头。


“一共几个人?”


“二个!”


“想想办法让他们其中一人进一趟看守所,给泥鳅带个消息。”我说。


“进看守所没有问题,带什么消息,你有什么计划。”苏梦盯着我问道。


其实自己的计划很简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先让一条龙的人混进看守所,趁放风的时候把消息传给泥鳅,告诉他自己为他准备了三十万,让他自己想办法贿赂管教和看守所里的人,然后自己把自己弄出去,这样一来,谁都不会查到我身上。


在看守所里的时候,曾经看到过鸡头明目张胆的贿赂疤眼管教,然后搞进来酒和烟,所以这个办法一定能行。


苏梦听完我的计划,点了点头,说:“三十万足够了,如果有了这些钱你口里的泥鳅还不能把他自己弄出来的话,那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废物,也就不值得你捞他了。”


于是当天下午,苏梦通知了一条龙在三亚的两名手下,让他们其中一人惹点事进局子,晚上的时候,那人已经被关进了看守所。


第二天的下午,我和苏梦去探视这人,他告诉我们已经把消息传给了泥鳅,泥鳅让他告诉我,半个月之后,他会去江城找我。


我点了点头,把自己手机号码留给了一条龙的这名手下,让他下次放风的时候给泥鳅,随后我和苏梦便离开了看守所。


当天晚上,我、陶小军和狗子三人坐上了回江城的飞机,本来以为苏梦会跟我们一块回去,但是她却摇了摇头,说:“那个混蛋让我出国一段时间,经过这次的事情,我也想出去走走,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陪我一块。”苏梦对自己抛了一个媚眼。


陶小军和狗子两人还站在旁边,可能看到苏梦朝我抛媚眼,两人马上偷笑着走开了。


“我很想陪你去,但是江城还有一堆的事情,你一个人小心点。”我说。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也许一个月,也许二个月,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朋,我就会回江城,到时候那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苏梦对我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


稍倾,我和陶小军、狗子三人过了安监,苏梦由一条龙派来的人保护,我并不是太担心。


晚上十点半,飞机降落在江城国际机场,在三亚经历了十几天的磨难,终于回来了。


我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带着陶小军和狗子两人去了鞍山路的八十年代酒吧,天气越来越热,酒吧的生意也越来越好,胖子、三条等人看到我们回来,十分的兴奋,还嚷叫着说我带小军和狗子去三亚玩,不带他们去。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随后详细询问了他们鞍山路的情况。


“两个KT***和一个迪厅的场子拿下来没有?”我问。


胖子脸色一变,摇了摇头,说:“二哥,姚二麻子派了个手下来接管鞍山路,并且还给了我们最后通牒,这个月底他们将来接管八十年代酒吧。”


“什么?”我轻呼了一声,双眼微眯:“姚二麻子真当我们是泥捏的。”


“操,姓姚的这是想断我们的财路啊,二哥,怕他个毛,当年他还不是一刀一刀拼出来的,我现在就带人把那两家KT***和一家迪厅给砸了,不是猛龙不过江,我们早晚要跟姓姚的过过招。”陶小军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没事还想找事,听到胖子的话之后,立刻就炸毛了。


“对,二哥,跟姓姚的拼了,他算个毛,当年还不就是一个小混混,我们现在至少比他当年强。”


“二哥,谁砸我们的饭碗,我们就跟他拼了。”


……


胖子、三条他们也跟着嚷叫了起来。


我思考了片刻,点了点头,说:“这一次不能退了,也无路可退,除非你们想重新做完小混混,每天从中学生身上弄点钱度日。”


“不想,老子刚交了个女朋友,妈蛋,如果没钱的话,八成又要吹,谁他妈这次断老子的财路,老子就跟谁玩命。”皮三嚷道,我没想到他小子还挺有种。


啪!


他的话音刚落,就被陶小军朝着脑袋抽了一巴掌:“妈蛋,皮三你小子是不是欠抽了,二哥还在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称老子了。”


“嘿嘿,小军哥,我不是那个意思,说顺口了,二哥,别介意。”皮三挠着脑袋说道。


我对皮三笑了笑,随后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严肃的说道:“明天开始,中午大家去棉纺三厂的废弃车间集合,让小军教大家几招刀法,准备应对姚二麻子。”


武术本来就是冷兵器时代的产物,现在国内禁枪,正是武术发扬光大的时候,所以我准备让小军教胖子等人几招刀法

我没有想到,古朗死了之后,姚二麻子不但派人把鞍山路的两家KT***和一家迪厅给占了,还想让我把八十年代酒吧给吐出来。并且还给了一个最后期限,真是欺人太甚。

 

“看来没有通过多次拼杀占下来的场子,别人根本就不承认,也不会把你放在眼里。那么就来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八十年代酒吧是自己起步的根基,如果根基被姚二麻子给断了的话,自己还混个屁。

 

我掏出一千块钱给陶小军。让他晚上请胖子他们吃宵夜,自己便提前打车回到了金沙湾别墅。

 

开门的时候,发现一楼客厅的灯关前,一片黑暗,上飞机之前,我给李洁打过电话,说自己今天晚上回来,难道她没有等自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摸着开了客厅的灯,不过灯刚一亮,我便惊呼了一声:“啊!”

 

李洁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妈蛋,大半夜的,我就是再胆大,也受不了这种惊吓啊。

 

“媳妇,你坐客厅里怎么不开灯啊?”我对李洁埋怨道:“吓死我了。”

 

“说,这十几天你去那里了?打你电话为什么总是一个叫陶小军的接的?”李洁紧盯着我的双眼问道,有点审问犯人的架势。

 

“媳妇,你看我刚回来,是否可以先喝口水?”我笑着说道。

 

“别嬉皮笑脸,说,你到底去那里了?”李洁脸色铁青的问道。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瞬间想到了刘静给自己打过的电话,心里暗暗猜测道:“难道李洁真得动过刘静的手机,并且发现了里边自己和刘静在三亚海滩上晒日光浴的照片?”

 

“三亚!”我没有撒谎。

 

“去干嘛?”李洁板着脸步步紧逼,目光之中有一丝愤怒。

 

“媳妇,我可以不回答吗?”我说。

 

“不可以,你必须回答。”李洁突然站了起来,声音提高了几度,大声的对我吼道。

 

她的反应把我吓了一跳,同时心里基本上已经肯定刘静的手机肯定被她动过,并且还看到了我和刘静两人的照片。

 

我盯着李洁看了一会,脸上露出无奈和伤心的表情,说:“媳妇,你认为我能去干吗?”

 

“现在是我问你,回答我。”李洁双眼紧盯着我问道,看样子好像她已经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媳妇,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说。

 

“回答我!”李洁再次吼道。

 

“好,我说,我是去救人,然后被劫匪给抓到了海上,九死一生逃回来之后,又被关进了看守所一个星期,你是不是根本不会相信。”我惨笑了一声说道,尽量表现出一副很伤心的表情。

 

“哼哼!”李洁冷哼了二声,说:“你是在说故事吗?还是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劫匪?看守所?现在是乱世吗?”

 

我就知道李洁不会相信,于是再一次惨笑,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说:“你可以通过公安系统的朋友查一下,我现在已经是有案底的人了,等你查清楚我再回来睡吧,彼此之间如果连一点信任都没有的话,我想……”最后我耸了耸肩膀,脸上露出一片无奈和伤心的表情,转身离开了。

 

自己这一招以退为攻的效果怎么样我还不知道,虽然十分想转身看看李洁此时的表情,但是愣是忍住了,因为怕一转头会露陷。

 

离开金沙湾别墅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刚才如此李洁直接质问自己和刘静的关系,或者她偷偷将照片存在手机里,拿出手机向我质问的话,我八成会招架不住,还好她没有这么做,自己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想到了这招以退为攻的计谋。

 

自己确实被绑架,也确实在看守所里待过一个星期,在公安系统里留了案底,只要李洁查到这些东西,八成心里会有一点内疚,同时相信自己所说的话,认为她冤枉了自己,再加上自己刚才离开时孤零的背影,李洁肯定会认为她有错在先,到时候自己跟刘静的关系来个抵死不承认的话,他也许会相信。

 

“希望这次能过关!”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

 

滴滴!

 

刚躺在宾馆的床上没多久,来了一条***,是雨灵发过来的:“姐夫,你回来了?”

 

“嗯!”我回了一个笑脸。

 

“是不是刚才跟姐在下面吵架了?告诉你,自从大姨从三亚回来之后,我姐的脾气越来越坏,好像更年期提前了似的。”雨灵说道。

 

“你姐才三十一岁,怎么可能早更。”我说。

 

“嘿嘿,那就是可能发现你和大姨的事情了。”雨灵回道:“因为她这段时间对大姨的态度相当不好,大姨都想搬回去住了。”

 

“别瞎猜了,赶快睡觉,你都快高考了。”我说。

 

“姐夫,还记得我们打得赌吗?”

 

“什么赌?”我早已经不记得了。

 

“你……”雨灵发来一个生气的表情。

 

我开始在脑子里思考跟她打过什么赌,几秒钟之后,终于想了起来,说:“记得,你如果考上江大,我答应你一件事,如果考不上,你答应我一件事。”

 

“哼,记得就好,我这一次如果考上江大,我让你陪我从云南、四川玩到西藏,然后再去青海和新疆,最后去内蒙玩,最少出去玩二个月的时间。”稍倾,雨灵发过来一大串的字。

 

我看了一下,头有点大,去这么多省份,还要玩两个月的时间,于是便试探着问道:“雨灵,姐夫现在很忙,你看如果考上江大的话,可不可以出去玩五天,也别去那么远的地方了。”

 

“不行,姐夫,你说话算不算数?”雨灵回道。

 

我真想说不算数,但是做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姐夫,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特别是在雨灵这个漂亮小姨子面前。

 

“算数!”最终我艰难的打下了这两个字。

 

“那就这么定了,云南、四川、西藏、青海、新疆、内蒙,玩两个月。”雨灵回道,随后不等我回复,她又发过来一条消息:“睡了,姐夫晚安!”

 

“晚安!”我回了一句晚安,便把手机放在床头桌上。

 

高考还有二个多月,所以雨灵的事情并不着急,眼前最为重要的是必须过了李洁这一关。

 

滴滴!

 

稍倾,手机上的***又停了一下,本来以为是雨灵又发什么信息过来,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刘静发过来的,看来刚才自己和李洁在下面的争吵把二楼睡觉的刘静和雨灵都吵醒了。

 

“王浩,囡囡刚才跟你吵什么?她是不是发现了?”

 

从字里行间我都能感觉到刘静的惶恐,于是马上安慰道:“没事,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一定要镇定,不然的话可能真要麻烦,只要你能沉住气,这件事情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解决。”

 

“哦!”刘静回了一个字。

 

“放心吧,没事,相信我。”我回了一句。

 

“王浩,我们以后不要再那样了,算我求你了。”大约一分钟之后,刘静发来这么一条信息,看样子这件事情对她的影响很大,为了照顾她的情绪,我想了想,回道:“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你放心,我不会再骚扰你了。”

 

发出去之后,我心里有点失落。

 

“谢谢!睡了,你也快点睡吧。”刘静回道,随后便没有消息。

 

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第二天中午,我开车去了东城区棉纺三厂的废旧车间,陶小军、胖子、三条、狗子、皮三等十人都已经到齐了,人人手里拿着一把砍刀,但是并没有练习,而是在聊天。

 

“小军,怎么会事?”我对陶小军询问道。

 

“二哥,如果要练刀的话,得请我师傅来教,我也不会。”陶小军尴尬的回答道。

 

“啊,你不会刀法,你没学过兵器吗?”我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枪是古战场之王,八极拳也属于枪拳,所以我只学了六/合枪,其他兵器都没有练。”陶小军回答道。

 

“枪法?”我眨了一下眼睛,枪捅一下,八成要死人,不适合用来劈杀,刀的话只要砍不中要害,就不会死人,所以现在道上的人打杀,基本都是用刀,除非是生死仇或者新手,才会用匕首。

 

“行吧,我去找大哥商量一下,这样,小军,你锻炼一下他们的体能。”我对陶小军说道。

 

“好咧!”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大哥的韩氏健身俱乐部,生意很不错,现在人有钱,都注意健身,大哥的健身俱乐部不但有现代器械,还有中国武术健身法,所以很受欢迎。

 

我在办公室等了十几分钟,才看到大哥的身影。

 

“老二,你带小军去那里了,打电话也找不到你们。”大哥韩勇对我问道。

 

“去了趟海南,办了点事。”我含糊的说道。

 

大哥是聪明人,看到我不想说,于是也没有继续追问。

 

“大哥,生意不错啊。”

 

“嗯,没想到比预期的还在好。”大哥志得意满。

 

我也替大哥高兴,这是他一直的理想,就是将国术发扬光大,虽然俱乐部以现代健身为主,但是我相信,只要做下去,国术健身的魅力肯定会凸显出来,到时候一定可以比跆拳道和泰拳更加受欢迎。

 

“有事?”大哥看到我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开口对我询问道。

 

来之前没想到大哥的生意这么好,所以现在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

 

“有事就说,别婆婆妈妈!”大哥说道。

 

“大哥,想让你去教教陶小军他们一招或二招刀法,我可能要跟姚二麻子硬碰一下。”我说。

 

大哥没有马上答应,沉思了一会,抬头看着我问道:“老二,你真要在这条道上走下去?”

 

“嗯!”我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因为如果把江城的四大势力全部整合的话,就算是像江高驰那样高位的人,怕是都要看自己的脸色。

 

“既然你决定了,大哥就不多说,要走这条道,身边没有一支厉害的队伍可不行,这样吧,我让宁勇去帮你培养出一支队伍,不过你得招人,十个人肯定不够,再招十一个人,凑齐二十一个人,三人一组,正好七个组,只要训练出来,暂时也就够你用的了。”大哥说道。

 

“谢谢大哥!”

 

“你我兄弟,别这么客气,这俱乐部里大哥还给你留了一成的股份,你跟李洁有名无实也不是办法,如果真搞不定的话就别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