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39回不和你计较

刀疤脸眼里有杀气,泥鳅也毫不示弱,两人相互敌视着。


“泥鳅,你他妈以为躲进看守所。周哥就拿你没办法了?”稍倾,刀疤脸说道。


“刀疤,别以为老子怕你,谁他妈弄死谁还不一定呢。”泥鳅毫不示弱。


我还以为下一秒两人就会打起来。可是没有想到,互骂了几句之后,便偃旗息鼓了。


“擦,搞毛线啊!”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朝着鸡头他们看了一眼,发现他们也是一脸的失望,关在这里每天无聊死了,如果能看一场高水平的打斗,自然非常期待。


刀疤和泥鳅没有干起来,猴子他们又开始戏弄那名被打得很惨的小混混,让他现在就去刷便池。


这种欺负人的事情我懒得看,于是双手放在脑后,躺在床上想事情:“一条龙怎么样了?有没有顶住江高驰、黄胖子和姚二麻子三方势力的攻击,还有苏梦现在在那里?是否也被关进了看守所?鞍山路有没有受到牵连?跟自己来三亚的陶小军和狗子两人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好像有人在叫自己,于是马上睁开了眼睛,看到鸡头正在用手扯自己的裤子,同时监仓里的人都笔直的站在床下面。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管教来了,于是马上下床,立正站好,这是看守所的规矩,自己可以震慑住东北汉子他们,但是却不敢得罪管教,得罪了管教可就麻烦了。


“王浩,出来!”疤眼管教喊了一声。


“是!”我应道,随后一脸疑惑的跟着他走出了监仓,也不敢问去那里?干什么?


走了大约几分钟,管教带着我来到会见室,在会见室里意外的见到了苏梦。


“十分钟的时间。”疤眼管教说道,说完便关上门离开了。


“你没事吧?”苏梦问道。


“没事!”我摇了摇头,问:“你没有被关进看守所吧?”


“没有,他们经过调查确认我是被绑架,第二天就把我放了。”苏梦回答道。


“啊,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来看我?”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有点生气。


“我离开派出所之后,就被人盯上了,应该是江高驰的人,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的消息,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躲藏,直到今天上午那个混蛋派人过来,盯我的人才消失,于是我第一时间过来看你。”苏梦解释道。


听到她的解释自己的气才消了,妈蛋,为了救她,自己九死一生,她如果是个白眼狼的话,我准备跟她就此断交。


“快点把我弄出去。”我说。


“明天,你再住一晚上,明天我就把你弄出去,今天我让那混蛋的手下正在找人,应该晚上就能递到管事人的手里。”苏梦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再住几个晚上都没有问题,怕得是没有希望。


“你在里边没有吃苦吧?我听说看守所很乱。”苏梦问道。


“没有,也不看看我是谁,怎么说也是枪林弹雨走出来的,还怕几个小毛贼。”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扑哧!


苏梦笑了,给了我一个白眼,说:“使劲吹吧,还枪林弹雨,某人好像连枪都不会使吧。”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问:“江城怎么样了?”


“没了我的威胁,江高驰退了,那混蛋乘势跟黄胖子和姚二麻子两帮势力干了十几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现在算是消停了,谁都没有捞到好处,倒是被大嘴刘渔翁得利,扩大了地盘。”苏梦介绍着江城的情况。


“对了,跟着我来三亚的陶小军和狗子你找到了吗?”我问。


苏梦摇了摇头。


“陶小军的手机号是152xxxx。”我把陶小军的手机号告诉了苏梦,让他一会出去就联系陶小军。


“嗯!”苏梦点了点头。


“喂,这一次你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了。”我问。


“那个混蛋说没有,他说江高驰并不是通过我的身份来向黄胖子证明他的清白。”苏梦回答道。


随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当疤眼管教进来的时候,我闭上了嘴,站起来,规规矩矩跟着疤眼管教走了。


回到1106号监仓之后,鸡头凑了过来,这几天,我跟他关系还算不错。


“喂,浩哥,什么好事?是不是要出去了?”鸡头问道。


“嘿嘿!”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笑了笑说:“算你小子聪明,哥几个,不好意思,明天我就要离开你们了。”


鸡头等人说恭喜浩哥重获自由,出去之后别忘了哥几个,我跟他们闹了一会,便躺在床上等待夜幕的降临,至于什么泥鳅,什么刀疤,什么周哥的事情,关自己屁事,自己又不是三亚的人,出去之后,找到陶小军和狗子两人,然后就回江城。


当天晚上自己有点激动过头,失眠了,于是推了推旁边的鸡头,跟他要了一根烟。其实在看守所,并不像电视上那么严格,只要有钱,你可以改善伙食,也可以弄点酒和烟进来。


我点了烟,走到便池旁边,一边抽烟,一边透过小小的窗户看着天空的月亮。


“明天就要出去了,自己也算是坐过牢的人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正当自己在抽烟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走了过来,我马上身体崩紧扭头看去,本来还以为有人要偷袭自己,但是却没有想到,走过来的人是泥鳅,一个星期了,他可是从来没跟自己说过一句话。


“看你不像是普通人,眼里有杀气,手上肯定有人命。”泥鳅小声的说道:“打猴子的招式是山西戴家心意把的一头碎碑吧?”


我盯着泥鳅看了几秒钟,既没有否认,当然也不会承认,用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声音说道:“你有什么事?”


“带我离开这里。”他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妈蛋,你是谁啊,凭什么老子要把你弄出去,再说了,你得罪了三亚道上的周老大,我他妈脑子进水了,把你弄出去,那以后还想不想来三亚,搞不好人家直接杀到江城去。”


“为了你得罪三亚道上的周老大,我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以为我脑子进水了?”我开门见山的说道,自己跟他又不认识,即便他是武林之人,跟自己有半毛线关系。


“人不亲艺亲,我是山西通背拳传人张承,拳法祖传,也算半个武林人氏。”泥鳅自报了家门。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武林中人,你的事情我帮不上忙。”


泥鳅好像并没有放弃,突然在我面前伸出二个手指头,说:“两年,只要你带我出去,我为你当两年的杀手。”


本来我是打定注意不掺和泥鳅的事情,但是听到他这样说,自己有点心动了,如果自己手里有一把泥鳅这样的快刀,隐藏在暗处为自己做一些阴暗勾当的话,也许可以加快自己势力的壮大。


“我凭什么相信你?现在忘恩负义的人可不少,如果前脚我把你救出去,你后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又跟谁说理去?”我看了泥鳅一眼,小声的对他问道。


“我以祖上的名义向你起誓,如若违背,天打五雷轰。”泥鳅说的斩钉截铁,表情非常的的严肃,不像是在敷衍。


我眨了一下眼睛,没有急着答应,心里在考虑着利弊,救他出去肯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他给的条件也十分的诱人,于是最终点了点头,说:“我出去想想办法,两天之内给你消息,希望你别让刀疤给弄死。”


“哼,凭他想弄死我,还不够格。”泥鳅说道。


我没有再说话,把烟抽完,便轻手轻脚的回到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果然如苏梦所说,自己被放了出去,其实警察本来就没有证据证明我有罪,至于为什么要将自己关押在看守所,本来就是一笔糊涂帐,我根本不知道原因。


走出三亚第一看守所,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年多之前,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关押进看守所,因为那个时候的自己,根本就是个连架都不会打的弱逼。


“二哥!”


“二哥!”


跟苏梦一块来接自己的还有陶小军和狗子两人,他们一直没有离开三亚。


“小军,狗子,你们还好吧?”我跟他们两人拥抱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可谓是九死一生,又有牢狱之灾,能再次见到他们,感觉很高兴。


“我们没事,就是找不到二哥,都快把我和狗子急疯了。”陶小军说道,随后在车上,他把这段时间在三亚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陶小军的讲述,我也把那天给光头和毛寸头两名悍匪送饭的事情大体说了一下,当时都怪自己粗心,没有问饭菜的价钱,最终只能出此下策,被两名劫匪给打晕了过去。


跟陶小军两人讲述完自己的经历之后,我对苏梦说道:“再帮我从看守所里捞个人。”


“谁?”苏梦问:“如果是重罪的话,钱可能没办法,毕竟跟这里人不熟。”


“跟我一个监仓的泥鳅,本名叫张承,山西人。”我说。


“为什么要捞他?以前认识?”苏梦问。


“不认识!”原因我不想说,只是告诉苏梦,泥鳅得罪了三亚道上的大/佬周哥,捞出来可能有点麻烦,让她尽力而为。


苏梦听完我的介绍之后,脸色微微一变,看了我一眼,问:“这人对你重要吗?”


“重要!”我点了点头,手里有这么一张牌,可以为自己做一些黑暗的事情。


“试试看吧。“苏梦没有把话说死。


回到酒店之后,我把给李洁打了电话报平安,本来想跟她聊聊天,但是苏梦一直在旁边催促着自己下去吃饭,于是我仓促的挂断了电话。


“喂,我跟你说的事情,你想得怎么样了?”下楼吃饭的时候,苏梦开口对我问道。


“什么事?”我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起来。


苏梦瞪了我一眼,说:“装糊涂,还是真忘了。”


被她这么一瞪,我终于想起来了,她好像给自己半年的时间考虑,说要给自己生个孩子,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借自己的种生个孩子当妈妈。


“那个……”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你那为难的样。”苏梦翻了一个白眼。


我傻笑了一下。


更新晚了大家见谅

不知道苏梦是怎么想的,愣是逼着自己现在表态。

 

“那个,你不是说给我半年时间吗?”我弱弱的问道,如果说她想跟自己XXOO的话。自己求之不得,但是要生个小孩,这可真不闹着玩,自己确实没有想好。她现在说自己养,到时候生下来的话,再改口说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带着孩子逼婚的话。我八成会跟李洁离婚。

 

苏梦和李洁比起来,自己毕竟还是跟李洁感情深一点,再说现在跟李洁的关系,也就差一层窗户纸了。

 

“看在你这一次拼命救我的份上,改注意了,现在就让你给我答案,这辈子能冒着生命危险救我的男人,除了那个混蛋之外,也就你了,所以你有资格当我孩子的父亲。”苏梦说道,好像已经把这件事情给定了下来。

 

“太强势了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有一种无语的感觉。

 

说实话,苏梦也属于极品美女,如果不是一条龙长得太普通了,拉低了她一点点的颜值,我想她肯定跟李洁不相上下。

 

自己不想上她那是假话,男人都他妈一个得德,看见一个美女就想上/床,更何况是闭月羞花的极品美女,但是生孩子的事情自己真得不敢草率决定。

 

“我如果拒绝的话,你会怎么办?”我弱弱的问道。

 

苏梦看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回答道:“哼,如果拒绝的话,那我就用强,生米做成熟饭,然后带着孩子去找李洁,看她是否还有脸再占着你。”

 

“不要激动,我刚才就是一个假设。”苏梦的性格很像一条龙,只是比一条龙多了一丝柔软的东西,自己最怕她胡来。

 

还好到了餐厅,陶小军和狗子两人也在,我和苏梦结束了刚才的话题,不过此时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她步步紧逼,我感觉有点喘不上气来。

 

“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办啊?”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思考生孩子的事情。

 

苏梦是打不得,骂不得,更得罪不起,真能把人愁死。以前还是个穷屌丝的时候,总幻想着那天被白富美看上,然后滚床单,再然后走向人生巅峰,现在可好,苏梦这种极品美女要给自己生娃,可是自己却愣是不敢答应。

 

当天晚上,我洗完澡准备睡觉,却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

 

“谁啊?”我眉头微皱,不会是苏梦吧?可千万别是她。

 

“开门,是我!”苏梦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啊!”我轻呼了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睡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吧。”我想了一下,说道。

 

“王浩,给我开门,不然我砸门了。”苏梦喊道。

 

没办法,这大小姐真敢砸门,于是自己只好把门打开。

 

苏梦穿着一件丝绸的吊带睡衣,露着雪白大腿,胸前也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并且还没有穿胸罩,两个樱桃凸出来,清淅可见,这他妈是赤果果的勾/引我啊。

 

“睡不着,陪我说说话。”她眉眼带春的说道。

 

“那个,我困了。”我说。

 

哎呀!

 

我的话音刚落,就被苏梦给揪住了耳朵:“清醒点了吗?”

 

“哎呀!轻点,痛!好痛!清醒了,已经清醒了!”我急忙说道。

 

“哼!”苏梦得意的哼了一声,然后扬着头走进了我的房间。

 

我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然后关上门,一脸郁闷的表情。

 

只见苏梦直接上了床,然后拍了拍床的另一边,看着我说:“上来陪我聊聊天。”

 

“那个,我坐下面就行了。”我说。

 

“你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我能吃了你啊,是爷们就上来。”苏梦激将道。

 

其实我真想说,当然怕你吃了我,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说出来太伤人,别看苏梦现在大大咧咧,但是毕竟是一个女人,我得照顾一下她的面子,不然恼羞成怒的话,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慢慢的上了床,而此时半躺在床上的苏梦,好像故意把睡裙给往上拽了拽,差一点点都露出小内内了,两条雪白笔直的大长腿晃得自己眼晕,并且一个吊带还从肩膀上滑落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左边露出了半个球,让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咕咚!

 

苏梦眉眼带春的看着我,两个眼睛仿佛会勾人。

 

我坐在床上之后,身体有点僵,真害怕自己把持不住,今天晚上跟她滚了床单,上一次酒后还可以找点理由,但是这一次如果真跟她有了关系的话,怕是自己左右逢源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我是老虎吗?”苏梦瞪了一眼问道。

 

我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离我那么远,靠近点。”她说。

 

我移动了一下身子,离她近了一点,随后只见她慢慢的靠在了自己的怀里,乖乖咧,整个左边的身子都压着自己,特别胸前的两只大白兔,我明显能感觉得到弹性十足。

 

稍倾,苏梦将一条大腿搭在我的腿上,光滑的大腿跟自己肌/肤相触的一瞬间,我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栗。

 

“完了,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撑不住,这柳下穗他妈太难当了。”我心里惨叫一声。

 

这还不算完,苏梦光滑的大腿在自己腿上慢慢的移动着,每移动一下,自己心里的欲/望就多一分,渐渐的下面撑起了帐篷。

 

“难受不?”苏梦看着我下面撑起的帐篷,一脸嬉笑的问道。

 

我先是点头,后又摇了摇头,此时的自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因为刚洗完澡,所以身上只有一条浴巾挡着自己的重要部位,此时浴巾被高高撑起,我十分的尴尬。

 

“只要你说想要我,那么今天晚上我就不走了。”苏梦抬头妩媚的盯着我说道,同时她的手好像无意之中碰了自己的浴巾一下,正好碰在一柱擎天上,把我撩拨的欲/火焚身。

 

妈蛋,老天爷,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算球了,反正逃不出她的魔掌,要不从了她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然的话,现在自己非被诱惑而死。

 

想到这里,我头脑一热,翻身就将苏梦将压在身子底下,刚要吻她,却发现她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

 

“怎么了?”我一瞬间有点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哈哈……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不是说还没考虑好吗?”苏梦眨了一下眼睛说道:“怎么现在受不了了,想上我?”

 

“妖精,老纳今天先收了你再说。”我准备扒她的吊带小睡衣。

 

“哈哈……”可是苏梦再次大笑起来,笑得自己有点懵逼。

 

稍倾,我看到她的眼泪都笑出来了,一分钟之后,苏梦终于停止了大笑,她气喘吁吁的说道:“今天我来好事了,做不成。”

 

“你大爷!”听到她的话,我瞬间知道自己被她给捉弄了,于是大声的骂了一句。

 

“怎么,恼羞成怒了?一个大男人,别那么小气嘛,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苏梦说道。

 

我气呼呼的不理她,这一次自己真有点生气了,妈蛋,没这么捉弄人的。

 

“好好好,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好了吧。”苏梦说道。

 

我还是不理她。

 

“喂,小气鬼,我都向你道歉了,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向男人道歉,你是第一个,还想怎样。”苏梦倒是委屈的嘟起嘴来。

 

看到她嘟嘴委屈的样子,我真是一脸的无语,女人都他妈一个熊样,不占理的事情说到最后都成了男人的错,她们成了受害者。

 

“好好,我原谅你,可以让我睡觉吗?”我马上开口说道,怕说晚了,一会苏梦落下泪来,到时候自己还要哄她,还要向她认错,那可真就郁闷死了。

 

“今晚我在这里睡,一个人害怕。”她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然后躺在了床上。

 

我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躺在这里,我今晚八成是睡不着了。

 

稍倾,苏梦看着我说:“你不是困了吗?我也困了,关灯睡觉啊!”

 

我真想说,你在这里我怎么睡,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而是叹了一口气,把床灯关了,慢慢的躺了下来。

 

旁边躺着一个大美女,自己根本睡不着,也不敢乱动,怕她误会,真是无比的难受。

 

“喂,睡了吗?”几分钟之后,耳边传来苏梦的声音。

 

“睡了!”我说。

 

“坏蛋。”苏梦骂了一句,说:“抱抱我好吗?”她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我听了出来。

 

思考了几秒钟,我慢慢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

 

“知道吗?自从五年前妈妈离开我之后,我每天都处于恐惧之中,那个混蛋害死了妈妈,也毁了我。”

 

苏梦的话让我感觉有点心酸,很想疼爱怀里的这个女孩,让她不再恐惧,不再害怕,能过一个正常女孩的生活。

 

我不知道苏梦的妈妈是怎么死的,也不想问,免得引起她的伤心事,不过既然跟一条龙有关,我猜八成是被仇人所杀,搞不好苏梦就在现场,她现在也就二十多岁,五年前,可能还是一个十六、七的少女,经历那种事情,确实太残酷了。

 

想到这里,我紧紧的抱住了她,说:“睡吧,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

 

“谢谢!”

 

苏梦真得睡着了,我能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并且看样子还睡得很香。

 

她倒是睡了,我却难受了,渐渐的感觉整条胳膊都麻了,但是还不敢动,怕把睡得正香的苏梦给惊醒。

 

整人上晚上,我都没有动一下,到了早晨的时候,不但胳膊麻了,就连整个身体都麻了,那种感觉太他妈酸爽了,感觉皮肤下面有千万只蚂蚁在跑似的,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睡得好香啊!”苏梦终于醒了,躺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坐了起来。

 

下一秒,她朝着我看来,脸上有点诧异,问:“喂,你没睡觉吗?怎么有两个熊猫眼,说,是不是昨晚一直想对我图谋不轨?”

 

“你大爷!”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说:“我一晚上没睡!“

 

苏梦眨了一下眼睛,说:“你怎么不睡?”

 

“睡不着。”我说。

 

“肯定想对我图谋不轨。”她说。

 

“你……”我用手指着她。

 

“算了,算了,看在昨晚睡得挺香的份上,本小姐就不跟你计较了。”苏梦装出很大气的样子,摆了摆手,然后离开了我的房间。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听到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