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37回心惊肉跳

唔唔……


船仓里传出一阵唔唔的声音,我自然的歪头朝里边看了一眼,发现果然是苏梦,她被绳子绑着手脚。嘴上贴着胶带,正躺在地上挣扎。


“小子乱看什么?”光头汉子突然瞪了我一眼,吼道。


“大哥,没什么。我走了!”我装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转身就想走,可惜刚走出两步,一个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等等!”


“大哥。你还有什么事?”我转身对着两名悍匪问道。


“不要钱啦?”毛寸双眼冒着寒光朝我瞪来。


妈蛋,不好,忘记问多少钱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脑子里急速的想着对策,这种刀口上舔血的悍匪肯定十分警惕,万一自己说不对价钱,他们很可能起疑,那样的话,自己八成就活不成了。


“怎么办?”一瞬间自己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也许让他们认为自己真得是一个送外卖的,还有活命的机会。”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一咬牙,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救命啊,绑架,救命啊,绑架……”


砰!


扑通!


自己刚刚跑出去几米远,便感觉后背一阵疼痛,接着身体朝前扑去,摔倒在地上。


下一秒,一个冰凉的铁疙瘩顶在自己脑袋上:“小子,今天算你运气不好,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光头手里拿得果然是五连发,一脸狰狞的吼道。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我什么都没有看见。”自己浑身发抖的嚷叫道,同时目光紧紧盯着光头的右手指,如果有异动的话,准备放手一搏,至于颤抖的声音,瑟瑟发抖的身体都是装出来的,虽然心里有点害怕,但是此时的自己还不至于这么不堪。


“妈蛋,被人用枪顶着脑袋的滋味真他妈不好受。”我在心里暗骂一句。


“老二,算了,正事要紧,杀了他,只会给我们增加麻烦。”毛寸上前拦住了光头,随后突然一脚朝着自己的脑袋踢来。


砰!


我感觉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随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妈蛋,他们会怎么处置自己?这一次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看来这个特工真不是那么好干。”昏迷之前,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的苏醒过来,不过自己没有马上睁开眼睛,而是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哗啦!哗啦……


耳边传来海浪的声音,还有发动机嘟嘟的噪音,身体左右摇摆着,闻子里有鱼腥味。


“我/操,难道两个悍匪开船出海了?不对啊,当时观察过这个海田,好像没有出口啊,这是怎么会事?”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已经有点糊涂了。


稍倾,我好像听到身边还有一个呼吸声,于是眼睛先微微睁开一条缝,发现苏梦正一脸茫然的坐在离自己大约一米外的地方,啪嗒!啪嗒……正在掉着眼泪。


这个船仓里没有人,上面没有盖死,射进来一道光柱。


下一秒,我睁开了眼睛,用脚踢了一下正在流泪的苏梦,同时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自己只有继续扮演送饭的伙计,才能有希望活下去,如果让两个悍匪知道自己跟苏梦认识的话,八成会立刻要了自己的命。


我和苏梦用眼光交流着,她猜不透我的意思,我也看懂她想说什么,于是两人只能干着急。


稍倾,我挪动了一下身体,将被绑在身后的双手对着苏梦,那意思是让她把自己手上的绳子用嘴咬开,这一次她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们两人都躺了下来,自己的后背对着苏梦,她的脸正在自己腰部的位置。


绳子是那种尼龙绳,很结实,我先费尽了九牛虎之力将苏梦嘴上的胶带撕掉,然后她开始给自己咬绑在手上的绳子,可惜咬了好久,都没有咬开,累得她气喘吁吁,我则全身紧张的盯着上方的船舱出口,一有风吹草动,我都会心里哆嗦一下,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自己已经浑身冒汗了,突然感觉身后绑着的双手松了一下,于是马上使劲的活动了起来,稍倾,双手便挣脱了出来,然后又把嘴上的胶带撕掉,腿上的绳子也解开。


苏梦扭动了一下身体,给我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叫我帮她解开。


我马上点了点头,然后一边盯着上方的出仓口,一边快速的将苏梦身上的绳子解开。


“怎么办?”苏梦身上的绳子解开之后,她趴在我耳边小声的问道。


“上去。”我朝着上方的出舱口看了一眼,小声的说道。


船舱很狭窄,万一让两个悍匪知道自己和苏梦挣脱了绳子,只要把上面的舱门关死,我们两人就成瓮中之鳖,想跑都跑不了。


我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捡起一条尼龙绳装进口袋里,然后小心翼翼的从木梯子往上方爬去。


此时的自己浑身紧张的有点颤抖,这一次不是装得,如果自己爬的时候,对方正好走过来的话,那自己八成就完蛋了。


两个悍匪不会杀苏梦,但是绝对会杀了自己然后扔进海里喂鱼。


“不要紧张,王浩,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紧张,怕什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阎王爷如果真让你死,你想活也活不成。”我在心里对自己进行心里引导,让自己渐渐的将生死置之度外,因为现在越是考虑的太多,死亡的机率越大。


终于,我的脑袋慢慢的伸出了船舱口,朝着左右看了看,发现这是一条渔船,并不是那条养虾蟹的船。


“看来他们换了船。”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朝着驾驶舱看去,发现光头在开船,至于毛寸头的汉子却不见踪影。


渔船的驾驶舱都在最后面,所以我露出头看了一眼,马上缩了回去,生怕光头发现自己。


“这可怎么办?”我眉头紧锁,但是思来想去,根本没有办法,只要自己一爬上去,立刻就会被光头发现。


稍倾,我又慢慢的回到了船舱里。


“怎么了?”苏梦小声的询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出不去,驾驶舱就在后面,一出去就会被对方发现。


“那怎么办?”苏梦一脸的焦虑和无助。


我紧皱的眉头思考了片刻,趴在苏梦耳边耳语了片刻。


“行吗?”苏梦听完之后,瞪着眼睛对我询问道。


“只能试试了。”我说。


“那好吧!”苏梦点了点头。


稍倾,船舱里恢复了原样,苏梦被绑着坐在左边,我被绑着坐在右边,只是自己和苏梦的双手并没有真正绑紧,并且自己的双手拿着尼龙绳准备做最后的一搏。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心里十分的焦急,期盼着两个悍匪能下来一个人,因为肯定需要一个人开船,如果下来的话,肯定只有一个人,这就是我和苏梦的机会。


等待是煎熬的,我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给湿透了,苏梦的同样如此,她穿得还是睡裙,雪白的大腿上虽然很多污泥,但是仍然吸引着我的目光,甚至于还朝着她的睡裙里边看了一眼,当看到胸脯上的时候,发现她并没有穿内衣,因为湿透的原因,两个葡萄凸露在外边。


苏梦发现了异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笑了笑,这也算是在生死危机时刻的一道风景。


噔噔噔……


船舱上方传来脚步声,隐隐约约好像还听到说话的声音。


“老二,我来开吧,你歇歇。”


“大哥,我找那个女……”


“老二,江城的人可是说了,对方不是普通人,咱就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最好不要节外生枝。”


“大哥,都这样了,我看早晚是个死,不如……”


外边的海浪声和马达声很响,所以船舱上面的说话听得断断续续,不过基本上已经能够猜出光头想干什么。


下一秒,当脚步声在头顶上方响起的时候,我给苏梦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说,让她尽理吸引光头的目光,随之自己脑袋一歪,装昏迷了过去。


噔噔噔……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估摸着应该是光头下来,自己的呼吸有点急促,但是很快就平稳了下来。


生死的历练让自己在此时此刻格外的镇定,我已经不再去想自己和苏梦的生命,心里默念着:“自己是一个死人,自己是一个死人。”这是一种心理暗示,假话说一万遍就会变成真话,同时你在心里说一万遍我很勇敢,就会真得变得很勇敢。


“嘿嘿!”耳边传来光头汉子的淫/笑,朝着就是苏梦唔唔的声音。


“反正你都快死了,死之前就让大爷快活一下,嘿嘿,真是一个极品妞啊,这大长腿,这脸蛋,啧啧。”


唔唔唔……


耳边苏梦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于是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光头汉子一只手正在揉/捏着苏梦胸脯,另一只手将她的小内裤给撕扯了下来。


此时的自己,并没有动,因为只有一次机会,对方的胳膊比自己的大腿还要粗,万一一击不中的话,那不但救不了苏梦,自己也要被弄死。


唔唔唔……


苏梦的挣扎越来越激烈,同时双眼血红的朝着自己瞪来,那意思好像在说,为什么还不动手?再晚点的话,她就被光头这个畜生侵犯了。


我没有去理睬苏梦的目光,而微闭着双眼,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嗤啦!


苏梦的黑色小内裤把撕扯了下来,然后她腿上的绳子也被解开了,随后光头汉子硬将苏梦两条雪白的大腿张开,嘴里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下一秒,光头汉子一手控制着苏梦,另一只手将自己的裤子解开,露出了里边的东西,当他准备挺着东西往苏梦双腿之间挺进的时候,我终于动了,双手闪电般的从后面拿出来,同时身体朝着光头汉子的后背扑去,接着手中的尼龙绳急速的在光头汉子的脖子上缠绕了两圈,然后我转身将手中的尼龙绳放在肩膀上,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拉扯起来。


唔唔唔……


光头汉子发出唔唔的声音,同时双手朝后抓来,自己尽量身体前倾,让其抓不到自己的头发。


只见苏梦突然将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扑到光头汉子的脑袋上,将胶带贴在对方的嘴和鼻子上,同时双手拼命的捂着胶带,不让光头汉子撕下来。


双手捂着胶带的同时,一只脚还拼命的朝着光头汉子的下面踢去。


砰砰

砰砰砰……

 

“敢碰老娘,老娘让你碰,让你碰!”苏梦一边捂着贴在光头汉子嘴巴和鼻子上的胶带,一边用脚狠狠的踢着对方下面。

 

口嘴不能呼吸。我在后面又用绳子拼命的勒着光头汉子的脖子,双重夹击之下,光头的汉子的挣扎越来越小,直到两只手啪嗒一声无力的垂下来。我和苏梦还没有停手。

 

为了预防万一,我又用绳子勒了一分钟,这才松手,而此时的苏梦却仍然发疯般的踢着光头汉子的下/体。我一看蛋蛋都碎了,流出了血来。

 

“好了,他已经死了。”我一把抱住苏梦,不小心正抱在她的胸前,忍不住抓了一下,好柔软,好有弹性,好像樱桃都硬了。

 

正当自己在心里暗暗窃喜的时候,苏梦突然挣脱了自己的阻拦,转身一脚踢在自己的裤/裆处。

 

啊!

 

我惊呼一声,下一秒,马上忍住了,双手捂着裤/裆,满脸通红的倒在地上。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苏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小声的骂了一句:“你妹啊,现在什么时候,还发大小姐脾气。”

 

“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刚才你干什么了?”苏梦瞪了我一眼,整理了一下她的吊带睡衣,刚刚遮挡住她的身体。

 

现在她上面和下面都是真空,我倒在地上忍不住偷偷朝着她睡裙里。

 

苏梦给了自己一个白眼,说:“起来了,刚才我又没用劲,少装了,如果能活着离开的话,让你看个够。”

 

“真的?”我来了精神,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其实就痛了那么一下,看样子苏梦是真没有用力。

 

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说:“不怕我缠着你?不怕我逼着让你跟李洁离婚?”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说:“上面还有一个,做正事。”说着,我低头将光头汉子身上的五连发拿了起来,想研究一下自己用,没想到苏梦直接夺了过去,说:“我会使。”

 

“呃?行吗?”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有点不相信。

 

“那个混蛋以前教我用过,并且还联系了一段时间,这东西虽然是仿造的,但是短距离喷出的大量钢珠,杀伤力很大。”苏梦说道。

 

看样子她真会用,于是我点了点头,弯下腰又在光头汉子身上摸了一会,找出一把匕首拿在手里,然后朝着船舱上面爬去:“我吸引另一人的注意力,你干掉他。”

 

“嗯!”苏梦不愧是一条龙的女儿,可能以前一条龙对她进行过培训,我怀疑弄不好她也杀过人,因为此时的她显得很平静,并没有普通女人慌张和紧张。

 

我爬到船舱口处,露出脑袋朝驾驶舱看了一眼,然后讯速的爬了出去,朝着驾驶舱冲去。

 

正在开船的毛寸汉子发现了自己,立刻停止了开船,我好像看到他在怀里掏了一下,于是马上朝着旁边扑倒在甲板上,躲在一个木桶后面。

 

砰!

 

枪响了。

 

对方手里竟然不是钢珠枪,而是真正的手枪,子弹穿透了木桶,还好没有打中自己,不过破碎的木屑在自己脸上划出一道血口子。

 

砰!

 

突然我感觉后面响起一声更响的枪声,扭头看到,发现苏梦此时趁机爬了出来,朝着刚要冲出船舱的毛寸汉子开了一枪。

 

噼里啪啦!

 

钢珠打在玻璃和木头上,刚刚准备走出船舱干掉自己的毛寸汉子讯速的缩了回去,同时我看到了鲜血,苏梦一散弹枪打伤了对方。

 

下一秒,苏梦朝着使了一个眼色,随后连开三枪,压得毛寸汉子抬不起头。

 

砰砰砰!

 

大量钢珠直接把驾驶舱给打成了马蜂窝,而我趁此机会,手里拿着匕首,猫着腰摸到了驾驶舱门口外边,紧贴着木板,蹲着身体,藏在门口的右侧。

 

苏梦的五连发只剩下了最后一发子弹,她咔嚓一声,将最后一颗散弹推进了枪膛,端着枪小心翼翼的朝着船舱逼来。

 

看着她拿枪英姿飒爽的样子,让我心潮澎湃,不由的攥紧了手中的匕首,目光这得更加的镇定,一个女孩子都能这样,我一个堂堂的大老爷们,绝对不能认怂。

 

毛寸汉子有没有被打死,我们现在谁都不知道,不过船舱门口有血迹,可以确定一点,对方肯定被打伤了。

 

当苏梦端着五连发快要到驾驶舱门口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枪伸了出来,说是迟,那是快,被苏梦刺激了的自己,左手闪电般的抓住了毛寸汉子持枪的手腕,猛然朝上一抬。

 

砰!

 

枪响了,不过子弹斜朝上打飞了,并没有伤到苏梦。

 

下一秒,我的身体猛然从侧面扑了出来,自下而上,用肩膀顶在毛寸汉子的肚子上,大吼一声。

 

啊啊……

 

扑通!

 

直接将其撞翻在驾驶舱里,然后骑在了对方的身上,左手拼尽全力想要控制住他右手的手枪,可惜自己的力量没有对方大,眼看着手枪的枪口慢慢的朝着自己脑袋移来。

 

并且毛寸汉子的左手还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还好他的左胳膊被打伤了,力量不是很大,不然的话,我就危险了。

 

自己的右手突然从后面伸了出来,手中的匕首朝着毛寸汉子的胸口刺去,这毛寸汉子的反应很快,几乎瞬间松开了掐自己脖子的左手,一下子抓住了匕首的刀锋,鲜血瞬间从他的手指流了出来。

 

我左手抓着他的手枪,他的左手则抓着我的匕首,我拼尽全力想将匕首刺进他的胸口,同时他也大力的将手枪对准我的脑袋。

 

自己的力量没有他大,眼看着就要完蛋了。

 

不过下一秒,苏梦拿着五连发冲了进来,用枪托对准毛寸汉子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

 

毛寸汉子被砸了个满脸开花,鼻血瞬间喷了出来,趁此时机,我右手的匕首猛然旋转了一下,刀刃将其左手给绞得血肉模糊,同时将匕首抽了出来,举高之后,再次狠狠的刺了下来。

 

噗!

 

这一次,直接刺在毛寸汉子的胸口,直没手柄!

 

噗噗噗!

 

我怕他不死,大力将匕首拔出,然后再次刺下,连续又刺了三刀,鲜血喷了出来,喷了自己一脸一身。

 

毛寸汉子的身体抽搐了几下,最后便不动了。

 

呼哧!呼哧……

 

我从毛寸汉子身上下来,坐在驾驶舱里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自己的力量没有对方大,刚才如果没有苏梦帮忙的话,八成会被毛寸汉子给弄死。

 

苏梦也一屁股坐了下来,微微的喘息起来,看样子刚才惊心动魄的场面,对她来说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

 

我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轻轻的捏了一下,说:“没事了。”

 

“嗯!”苏梦朝着我看来,点了点头,随后突然将脑袋靠在我的怀里,慢慢的哭泣起来:“都是那个混蛋的错!”

 

我知道她在骂谁,确实都是一条龙的错,苏梦是无辜的,只因为她是一条龙的女儿。

 

苏梦趴在我怀里哽咽,这种惊心动魄的血战,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太残酷了。

 

此时的自己却有一点心猿意马,因为一低头就能看到苏梦胸部的两个大白兔,还有两颗樱桃,她的吊带睡裙根本遮不住春光。

 

再说,此时她坐在地上,裙摆已经到了腰部,内裤刚才被光头汉子撕碎了,此时下面真空,我都看到几条调皮的黑色毛发了。

 

咕咚!

 

稍倾,我竟然很不合适宜的吞了一口口水。

 

苏梦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发现了她的走/光,立刻站起来跟我保持了一定距离。

 

“那个,你不是说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就让我看个够吗?现在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我嬉皮笑脸的问道。

 

“做梦,刚才我什么都没说。”苏梦开始耍赖皮。

 

“你……”我用手指着她,一脸的无语。

 

“我们这是在那里啊?”苏梦朝着左右看了看,茫茫大海,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也站了起来,在驾驶舱里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北斗导航系统,在新闻上看过,南海的渔船都装备了国产的北斗导航,其精度和可靠性比美国的GPS强上很多。

 

“这里有北斗,我们肯定可以回去。”我对苏梦说道。

 

“你会开船?”苏梦问道。

 

“呃?不会!”我摇了摇头。

 

“那怎么回去?”她问。

 

“应该不难吧,学学就会了。”我挠了挠脑袋说道,她则给我了一个白眼。

 

稍货,苏梦帮着我将光头和毛寸两人的尸体抬到了甲板上,我找来了绳子和一个废旧生锈的铁锚,将两人的尸体绑在铁锚上,然后扔进了海里。

 

在扔之前,我将两人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光,特别是手机,是我和苏梦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随后我们又冲刷了船舱的血迹,然后把五连发和手枪也全部扔进了海里,免得半路碰到海警。

 

做完这一切,把我和苏梦累得气喘吁吁,她说:“饿死了。”

 

此时自己也饿了,于是朝着另一个大船舱走去,在里边找到了火腿肠和面包,还有两箱子啤酒。

 

吃东西的时候,我拿毛寸汉子的手机拨通了一条龙的电话:“喂,叔!”

 

“找到苏梦了吗?”一条龙紧张的询问道。

 

“找到了,我现在就跟苏梦在一起,我让她跟你说句话。”说着,我将手机朝着苏梦递去,可是她不接,只是对着手机嚷了一句:“我恨你!”

 

我拿回了手机,说:“叔,我们刚才差一点死掉,苏梦情绪有点激动,一会我让她打给你。”

 

“不用,知道她现在没事就行了,说说你是怎么把她救出来的?”一条龙问道。

 

他不问自己也要说,我要让一条龙欠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有了这个人情,自己以后也好找他办事。

 

我把刚才解救苏梦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最后一条龙阴森的说道:“江高驰,你个王八蛋,想至我女儿于死地,那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哼!”

 

一条龙冷哼了一声,说:“照顾好苏梦,你们先别回江城。”

 

“喂,叔,江城现在怎么样了?喂?”可惜一条龙已经挂断了电话。

 

吃饱喝足,也休息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就要天黑了,于是我和苏梦走进驾驶舱,试探着开船,可惜根本不会开,螺旋桨吃不住力,渔船愣是像个醉汉似的左右摇晃着前进,十几分钟才开出去几百米。

 

“歪了,歪了,往右打桨!”

 

“过了,过了,再往左打桨!”

 

……

 

驾驶舱里时不时的传出苏梦的嚷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