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35海南之旅

刘静下午三点钟回来了,当时我正在别墅门前的一片草地上练心意把的一头碎碑,正如自己跟一条龙所说,人在江湖漂。那能不挨刀,所以自己越发用功练习一头碎碑,这样在挨刀的时候,也许才能有还手之力。


刘静穿着职业套裙。厚厚的肉色丝袜和低鞋跟的黑色小皮鞋,打扮得根本不像快要五十岁的人,看起来最多四十岁左右。


看着她丝袜包裹的小腿,我心里有点火热。于是拳也不练了,直接跟着她走进了别墅。


关上门之后,我从后面抱着她,开始亲吻她的脖子,可是这一次刘静竟然反抗的很坚决:“王浩,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为什么?”我停了下来,眨了一下眼睛,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是你丈母娘!”她说。


“对,所以我更应该孝敬你。”我厚着脸色再次扑了上去,可是刘静又将自己推开了。


“万一那天叫囡囡发现了,我还怎么有脸做人,所以我们不能再继续了。”刘静说道。


“这样啊!”我眉头微皱,突然有了一个很刺激的想法,于是上前拉着刘静的小手,说:“跟我来。”


“干吗?”她表情一愣,问道。


“来嘛。”我拉着她离开了别墅,然后上了车,朝着小区外边开去。


“王浩,你带我去那?”刘静问道。


“在家里不是怕被发现吗?那我们出去开/房,又刺激又安全。”我说。


“不行,停车。”刘静不同意,不过自己并不打算停车。


我直接开车带着刘静来到了假日大酒店,然后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刘静想要挣扎,我悄悄在她耳边说道:“如果不想让人发现我们的关系,就别闹,你如果再挣扎的话,别人还以为我是坏蛋,万一报警的话,那我们就完蛋了。”


其实自己是吓唬刘静,但是她竟然相信了,便不敢再挣扎了,只是很紧张的看着周国的人,生怕有认识她。


来到假日大酒店的前台,我看到刘静紧张的样子,不由的眉头一皱,思考了片刻,拉着她的手掉头就走,离开了假日大酒店。


“王浩,又怎么了?”回到车上之后,刘静可以已经被自己搞糊涂了,一脸茫然的问道。


“带身份证了吗?”我问。


“嗯!”她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对她微微一笑,然后发动车子朝着江城国际机场开去。


在路上的时候,我用手机在携程网上订了两张晚上六点十分飞海南三亚的机票。


“王浩,你带我去海南三亚干吗?我明天还有课。”刘静惊讶的问道。


“我们两人出去玩两天,没有人会知道,你打电话告诉李洁就说你有一个研讨会,要出去几天。”我对刘静说道。


“不好吧!我们两人同时失踪,囡囡会怀疑的。”刘静说。


“糊涂!”我说:“她怀疑你有男人,但是怎么也不可能会想到是我,所以没事。”


“这……”刘静犹豫了。


“就这么定了,机票已经订好了。”我用手轻轻的在她的大腿上拍了一下,心里想着快点到三亚,那里没有人认识我和刘静,可以放心大胆的玩了。


我和刘静来到机场,换了登机牌之后,什么都没有带,直接进了安监,还有一个半小时飞机才起飞。


在此期间,刘静有点焦躁不安,我握着她的小手,轻轻的捏了一下,然后对她露出一个微笑,说:“别怕,没事,出去玩两天,放松一下。”


刘静没有说话,但是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渴望的目光,也许很多年她都没有单独跟人出去旅游了,当然学校组织的旅游和研讨会不算。


我心里盼望着快点登机,只要上了飞机,刘静就算后悔也没办法了。


铃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从刘静的包包里传出来。


“是囡囡!”她急忙拿出手机,然后有点慌张的对我说道。


“别紧张,先深吸一口气,就告诉她,学校安排了一个研讨会,你要去海南两天。”我对刘静说道。


她点了点头,随后接听了电话:“喂,囡囡。”


我听不清李洁说什么,只听刘静随后开口说道:“学校有个研讨会,要去海南三亚两天,对,今天晚上就走,不用了,我已经过了安监,一会就登机了,嗯,好!”


稍倾,刘静挂断了电话,用手拍了拍胸脯,一副吓得不轻的表情,随后给了我一个白眼,那意思都是怪我。


我嘿嘿一笑,心里想着,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可能绑着你的手脚去海南三亚啊。


提前四十分钟登机,在登机之前,我给李洁发了一条短信,说江城的势力可能发生变化,自己两天回不了家。


她回了一句:“赚着卖米粉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


我回了一句:“媳妇,如果我能让你登山再起的话,你怎么报答我?”因为突然想到江高驰现在需要一条龙的帮助,不然的话,他跟黄胖子的杀子之仇,肯定不可能善了,搞不好就会被拉下马。


如果一条龙开口的话,弄不好能给李洁搞个实权的职位,这样对自己也十分的有好处,搞不好能成为一大助力。


虽然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但是我想试一试,即使不成功的话,对自己也没有损失。


“少吹牛。”李洁回道。


“你别管我是不是吹牛,我说的是如果真把你调出人大,然后安排一个副处级的实权位置,你怎么报答我?”我步步紧逼。


“你想要什么样的报答?”李洁反问道。


其实她和我心里都一清二楚,只是不想点破。


“陪我出去玩一个星期。”我说。


“我又不是三陪。”李洁回道。


“那换个说法,我陪你出去玩一个星期。”我回道,同时还发了一个做鬼脸的表情。


“等你把我调出人大再说吧。”李洁回道。


正当自己跟李洁在***上聊天的时候,雨灵也发来了一条消息,打开一看,吓了自己一跳:“姐夫,你是不是跟大姨去海南三亚浪漫去了。”


“没有!”我果然否认。


“骗人,大姨说学校有研讨会,你又正好不在家,别想骗我,哼!”雨灵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果然不好骗。


“我正在为你姐忙调工作的事情,不说了,我下了。”言多必失,我准备退出***。


“我姐调动工作的事?姐夫,你少来忽悠我,你连公务员都不是,怎么可能调动得了我姐的工作,当我还是三岁的孩子啊。”雨灵根本不相信,其实按照常理来说,一般人都不会相信,她的反应算是正常。


“那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能把你姐调离人大,并且还小升半级的话,怎么办?”我回道。


“以后我都听你的话。”雨灵回道。


“好!”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姐夫,如果你输了呢?”雨灵又传来一条消息。


“你说。”


“你以后也要听我的话。”


“行!”我回了一个字,心里却想着先把她应付了再说,大不了以后赖账,因为对于调动李洁工作的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成功的机率很小,只是有这种可能性。


随后我又跟李洁和雨灵在***上聊了几句,便关闭了***,在上飞机之前,我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要出去两天,让他把酒吧看好了,然后时刻注意鞍山路的情况,随时跟自己报告。


“二哥,江城的势力可能会发生变化,这个时候你要出去?”陶小军说。


“别操那些大人物的心,管好鞍山路的事情就行了。”我说。


“好吧!”


跟陶小军结束通话之后,我直接将手机关机,然后牵着刘静的小手开始登机。


当飞机起飞之后,我发现身体一直绷紧的刘静突然松驰了下来。


我对着她耳朵小声的说道:“到了三亚,今晚一定让你吃饱。”


刘静的脸色一红,给了我一个白眼,同时偷偷的拧了我腰部的软肉一下,痛得我吡牙裂嘴的求饶。


三个半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三亚凤凰国际机场,在北方现在仍然要穿长袖,但是到了三亚,却是一片夏天的景象,到处都是短裙、短裤、短袖。


我和刘静没有带衣服,从飞机/场出来被热了一身的汗,于是没有先去酒店,而是打车先去了明珠广场,我买了两条短裤和三件T恤衫,直接更衣室换上了短裤和T恤。


刘静买了一条那种薄纱的长裙和一双半跟的凉鞋,又买了几件夏天的衣服。


我看到一条包臀的黑色小短裙,于是想买给她,但是刘静却说不好看,穿出去丢死人了。


刘静说要买内衣,于是我陪着她去了内衣店,她买的是那种中规中矩的内衣,一点都不吸引人,于是我硬搂着她朝着情趣内衣那里走去。


“这种怎么样?”我拿起一条黑色丁字裤问道。


刘静脸色一红,小声的说道:“这怎么能叫内裤,根本挡不住。”


“挡不住才能吸引人啊。”我说。


“不行。”刘静死活不买。


最终我强行买了一件透明的黑色薄纱吊带裙外加一条仅仅前边有一块小布条的丁字裤。


走出内衣店的时候,刘静还在嘟着嘴生气:“我是不会穿得。”


“去酒店只穿给我一个人看。”我说。


“不行。”


“求你了。”我开始死缠烂打。


刘静说就近找一家宾馆就行了,我不同意,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一定要租一栋海边别墅住两晚。


现在又不是旅游旺季,我自信应该消费的起,于是我带着刘静打车去了海棠湾,在海棠湾找了一家别墅酒店住了进去。


“花这么多钱干嘛。”刘静责怪道。


“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就别想钱的事情了,想省钱的话,还不如不出来玩。”我搂着她走进了别墅。


走进别墅的一瞬间,自己的下面就撑了起来,刘静脸色微微一红,说:“先洗澡,浑身是汗,这里真热。”


“一块洗!”


“不要!”


刘静嘴上说着不要,但是并没有阻止自己跟她一块走进洗手间,宽大的洗手间,圆形的大浴池,坐两个人绰绰有余。


我脱光了衣服坐到了浴池里,喊了一声:“舒服!”


稍倾,刘静红着脸也脱光了衣服坐了进来,她刚刚坐进来,我就将其搂进了怀里,低头吻去……


远离了熟悉的人,我们两人都非常的放松,水中的激吻已经升华到了另一个层次,很美,很温馨!

我和刘静在水中激吻,两人都很放松,远离了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人,仿佛已经没有了顾及。全身心的投入,当连灵魂都融入其中的时候,那种美妙的感觉,令人神往。

 

从浴室里出来。我们两人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床上,一时之间,床上的风光无限……

 

此处省略无数字,如果想看原版可以加我球球。我们要宣传正能量!

 

完事之后,我搂着刘静躺在床上。

 

“王浩,我感觉好不真实。”刘静说。

 

“怎么不真实了,你现在就真真实实躺在我的怀里,其他的都不用多想,明天我们去潜水。”我说。

 

“感觉就像偷来的幸福。”刘静脸上出现了一丝多愁善感的表情。

 

我伸手将她眉黛间的愁容抹平,说:“我不准你不高兴,不然会有惩罚啊!”说完之后色眯眯的盯着她。

 

“坏蛋了!”刘静给了我一个白眼。

 

下一秒,我将被子盖过了我们两人的头顶,一时之间房间里充满了两人的嬉笑声。

 

“不要啊!”

 

“坏蛋!”

 

“啊!”

 

……

 

第二天,我带着刘静坐船去潜水,来到海南三亚不到大海里转一圈,仿佛就跟白来了一样。

 

船不大,有专业潜水教练,加上我和刘静两人,一共才六个人,都是情侣。先是各种讲解,然后我们便穿着潜水服背着氧气罩下了水。

 

下水之后,刘静可能有点害怕,于是我一直牵着她的小手没有松开,海底的风景很美,各种颜色和形状的小鱼,我还看到了海星,刘静也渐渐的放松了,并且可能被海底的景象给迷住了,还时不时的用手去抓从旁边游过的小鱼,可惜小鱼们很机灵,摆摆尾巴就从她指缝间游走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潜水教练已经开始招呼人上船了,我看着旁边的刘静,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深吸了一口氧气,然后把氧气罩摘了下来,同时也把刘静的氧气罩摘了,下一秒,我的嘴吻在她的嘴唇上。

 

刘静在挣扎,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此时这些我都没有理睬,我要做一件让她终生难忘了疯狂事。

 

一个接一个的气泡从我们两人的嘴里漏出,然后我们两人的身体慢慢的朝着海面上浮去,还好潜的不是太深,大约十几秒钟,我们两人就浮出了水面,随后我才松开了刘静的嘴唇,而此时的她眼睛里有惶恐的目光,同时还有一丝羞涩。

 

“快上船,快上船!”潜水教练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带着刘静朝着小船游去,上了船之后,刘静仍然还有一丝惊魂未定,我楼着她的腰坐在船上,在其耳边小声的说道:“刺激吗?疯狂吗?”

 

“王浩,你刚才在海里疯了吗?吓死我了?”刘静扭头狠狠的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就是要带着你做一些疯狂的事情,让你终生难忘。”我深情的说道。

 

“以后不要这样了,刚才吓得我心脏都有点受不了。”刘静说:”万一我们两人没有浮上来怎么办?“她脸色有点发白,可能有点后怕。

 

”那就一块葬身大海好了。“我毫无畏惧的说道:”一块牵着手,走过奈何桥,对了,在喝孟婆汤之前,我们要不要嘴上咬着一根草,听说……“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刘静温暖的小嘴贴到了我的嘴唇上,一片金色的阳光将我们两人的身影给包围了!

 

回到岸边之后,我牵着刘静的小手急匆匆的朝着别墅酒店而去,自己有点等不及了,她则红着脸,跟在我身后慢慢的小跑着,一串串的脚印留在了沙滩上……

 

第三天,我们两人睡到中午才起床,吃了饭去海边游泳,然后相互涂抹着防晾霜躺在沙发喝着冰镇饮料晒太阳。

 

“晚上回去吧!”刘静说:“已经出来两天了。”

 

“再玩一天吧。”我建议道。

 

“不了,回去吧,总感觉我们两人在这里的幸福时光是偷来的,如果再沉浸其中的话,我怕自己不想出来。”刘静说。

 

“那我们两人就永远住在这里好了,再生个孩子,就圆满了。”我说。

 

“就知道哄我开心。”刘静给了我一个白眼。

 

“嘿嘿!”我嘿嘿一笑,没有再说话。

 

吃完晚饭,我用携程APP订了两张晚上九点半飞往江城的机票,然后退了房,打车前往三亚凤凰国际机场。

 

在上飞机前,我这才开机,刚一开机,叮咚!叮咚……来了好多未接电话、短信和***。

 

我看了一下,除了李洁和雨灵两人的电话和短信之后,陶小军也给自己打了七个电话。

 

想了一下,我先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

 

“喂,小军,找我什么事?”

 

“二哥,你终于开机了,大事,天大的事,江城要翻天了。”陶小军在电话里嚷叫道,情绪看起来有点激动。

 

“怎么了?”我问。

 

“姚二麻子和黄胖子联手跟一条龙干了起来,两方人马已经在郊外大战了一场,互有损伤,如果大嘴刘再参战的话,一条龙很可能会被连根拔起。”陶小军十分兴奋的讲着江城的风云变幻。

 

“黄胖子怎么会跟姚二麻子结成联盟?”我眉头紧锁,对陶小军问道,本来一条龙是大好的局面,现在看来好像有点麻烦,难道让他玩砸了?

 

“听说好像是黄胖子的儿子黄威就是一条龙弄死的,姚二麻子的私生子姚东也被一条龙弄死了,于是两人便结了盟,誓死也要搞掉一条龙,现在江城所有大大小小的势力都被牵涉了进来,甚至于武林都有异动。”陶小军回答道。

 

听完他的话,我眨了一下眼睛,黄威的事情怎么可能传出去?难道江高驰私下里跟黄胖子达成了什么协议?把一条龙给出卖了,难道他就不怕一条龙跟他来个鱼死网破?

 

“奇怪!”

 

一条龙为什么要杀姚东?劫持姚东要挟姚二麻子得到最大的利益才是正途啊,一条龙不可能那么傻,杀掉姚东,死亡的姚东一点价值都没有,只会让姚二麻子成为死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