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32回滚草地

在卫生间被雨灵这么一折腾,自己的好心情都没了,回到二楼的卧室之后,发现李洁还没睡。正坐在床上紧盯着自己。


“媳妇,还没睡啊!”我在点做贼心虚。


“怎么去这么久?”李洁疑惑的问道。


“那个,我自己……”我把手放在下面做了一个移动的动作。


“下流,睡觉。”李洁瞬间脸色发红。


我笑了笑。随后关了灯,上/床睡觉。本来自己还想着今天晚上等李洁睡了,自己趁机再占她点便宜,可惜刚才在卫生间里跟刘静来了一次。当时既紧张又兴奋,不过接着被雨灵惊吓了一下,自己现在感觉身心疲惫,于是上/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一觉到天亮,起床之后,发现李洁、刘静和雨灵三个女人都不在,餐桌上有包子、油条和稀饭。


吃完早饭,我想找个地方练习心意把的一头碎碑,想了一下,江大校园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去处,并且小区跟江大校园仅隔了一条街,很近。


来到江大校园,我才猛然想起,自己和假小子邓思萱的事情,因为特训,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跟他联系了。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假小子的电话,铃声响了六、七声,假小子的声音才从手机里传出来:“喂!”


“喂!”我刚要叫她假小子,但是想到自己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于是假小子三个字到了嘴边硬给咽了回去,变成了:“萱萱!”


“萱萱,你有空吗?我就在江大,出来一块走走。”我说。


“我有课。”假小子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的波动。


“那我等你一块吃午饭。”


“不用了!”她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有点发愣,按理说假小子这个态度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因为这说明不用负责了,其实自己也负不起这个责,但是为什么心里还有一种失落感。


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空地,我开始练习一头碎碑,慢慢的将假小子的事情给忘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自己练得全身冒汗,不过并没有停下来,按照思雯说法,还要继续练,一直练到浑身出来一层油,才能停下来,这样不但可以增加拳法的熟练性,同时还可以排出体内的毒素。


稍作休息,我继续练习,自己就像一个机器人,一个上午都在江大这个偏僻的角落,重复着一个简单而枯燥的动作。


十一点钟,试了试手臂上的黏度,已经感觉沾手了,估摸着差不多了,再练就可能适得其反,于是我便停了下来,朝着江大的教学楼走去。


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文学系上课的地方,不知道假小子在那个教室上课,于是自己只好在这栋教学楼的前面等候。


我也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心态,愧疚?有一点,责任,也有一点,但是更多的还是自私,如果假小子能对自己态度好一点,是不是自己内心的愧疚感会减轻一点?然后自己会好受一点?总之我此时的心情很复杂。


十一点半钟,铃声响了起来,我看到一群男男女女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假小子很好认,她的毛寸在一群女生之中十分的显眼。


我迎着假小子走了过去,喊了一声:“邓思萱!”


她明显的一愣,当发现是我的时候,眉黛微微皱了一下,再没有其他的表情。


“萱萱,他谁啊?你男朋友?”跟假小子一块的两名女生打趣道,本来跟她形影不离的赵蓉蓉,此时已不见踪影。


“我朋友。”假小子说道。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假小子的两名同学说说笑笑的走了。


待她们走远之后,假小子盯着我问道:“找我干吗?”语气十分的生硬。搞得自己有点紧张。


“那个,中午一块吃个饭吧。”我说。


“我下午……”假小子要拒绝,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立刻开口说道:“喂,你是在躲着我吗?”


假小子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是你在躲着我吧?”


“我躲着你?没有啊!”我有点莫名其妙。


“你有一个多月没跟我联系了吧?我打你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换号码是渣男最常用的伎俩。”假小子武断的说道。


“啊!”我轻呼了一声,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那个,我真不是故意躲着你。”


“呵呵!”假小子呵呵一笑,转身就走,那表情明显不相信。


我快步追了上去,拉住了她的手臂,说:“你听我解释,即便是死刑犯也有辩护的权利啊!”


“说吧!”假小子停了下来,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受伤了。”我说。


“受伤,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她说。


妈蛋,老子真受伤了,我在心里骂道,随后直接把上衣脱了下来,露出了身上的三处刀疤。


“一,二,三,我挨了三刀,住了一个月的院,不信的话,你可以到医院去查。”我向假小子展示着肩膀、后背和手臂上的伤疤。


“呃?你真受伤了。”她终于相信了。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说。


“怎么会事?看你的样子不像坏人啊,哦,对了,上一次在夜莺迪厅,你可以跟那里看场子的刀疤哥对视,而丝毫不落下风,你不会也是道上混的吧?不对啊,你不是江城第一美女李洁的丈夫吗?”假小子突然瞪大了眼睛,盯着我问道。


“事情有点复杂,我以后告诉你,饿死了,可以允许我请你吃个饭吗?”我说。


“好吧!”最终假小子点了点头。


江大旁边有一家福香楼的饭店,菜不贵,环境又很上档次,深得江大学生的喜欢,于是我和假小子朝着福香楼走去。


可是没有想到,在福香楼的门口遇到了赵蓉蓉和一名帅气的男生,两人有说有笑的挽着胳膊,好像也正要去福香楼吃饭。


赵蓉蓉和帅气的男生看到我和假小子两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随后变成了一丝尴尬,我朝着旁边的假小子看去,发现她露出一丝愤恨的目光。


“看来眼前这名帅气的男生,以前就是假小子的校草男朋友了。”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萱萱!”赵蓉蓉叫道。


“萱萱不是你喊的,我们没有那么熟。”假小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赵蓉蓉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邓思萱,我和蓉蓉并没有对不起你,我和你之间一直都是同学关系,是你自己误会了,如果要怪就怪我,没有早跟你说清楚,请你不要对蓉蓉这样,你们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帅气男生看到赵蓉蓉受了委屈,马上挺身而出。


我眨了一下眼睛,朝着假小子看了一眼,发现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于是我心里就不淡定了,妈蛋,这是两个人欺负假小子一个人的节奏啊。


下一秒,我开口对假小子说道:“萱萱,我这人嘴笨,不会说,那只能动手了。”


说着,我直接一脚狠狠的朝着帅气男生踹去。


砰!


哎呀!


自己通过一个月的特训,脚部力量已经很大了,所以突然一脚踹出,帅气男生直接惨叫一声,身体佝偻了起来。


砰!


我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双手抱着他的头,右膝狠狠的撞在了对方的脸上。


砰!


哎呀!


帅气男生捂着脸倒在了地上。


“小子,想装男人就站起来,刚才嘴巴不是挺能说吗?你他妈在我女朋友面前装男人,当我不存在啊。”我对着倒在地上的帅气男生吼道,同时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妈蛋,刚才他那趾高气扬的样子,根本就没把我和假小子放在眼里,以为自己长得帅,天下人都要宠着你,操!


“别打了!”假小子把我推开了,此时她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同时赵蓉蓉也把倒在地上的帅气男生扶了起来。


啪!


假小子突然上前给了帅气男生一个耳光,哭着喊道:“庞立辉,算我瞎了眼。”


打完之后,假小子准备离开,却被我拉住了,说:“吃饭啊,为了这种男人你连饭不吃了吗?”


“换个地方。”假小子发泄出来之后,情绪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凭什么换地方,要换也是他们换。”我说,随后朝着庞立辉和赵蓉蓉看去:“不想挨揍,赶紧滚蛋。”


赵蓉蓉拖着庞立辉走了,不过我看到庞立辉的眼里充满了愤恨,甚至于有一丝阴狠的寒光。


“妈蛋,这小子难道有背景?”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带着假小子走进了福香楼。


上菜期间,假小子对我说:“庞立辉家里挺有钱,你小心点。”


“官二代?”我问。


“不是,应该算是富二代。”假小子说道。


“富二代算是屁,他家又不在江城,就算在江城我想弄他,也是分分钟的事。”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假小子笑了笑,说:“挺能吹嘛,不认识你,还以为你是江城道上的老大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早晚有一天,我会一统江城黑/道,成为一代枭雄。”


“有理想!”假小子对我讽刺道,她好像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说话越来越气人了,自己以前斗嘴就斗不过她。


一顿饭吃完,假小子好像已经恢复如初,元气满满,活力四射。


“下午想翘课,陪我出去玩。”她说。


我想了一下,李洁、刘静和雨灵他们上班的上班,上课的上课,反正下午没事,于是便点了点头,问:“想去那里玩。”


“大岭山森林公园,想去爬山。”假小子说。


“好!”我点了点头。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午后的阳光十分温暖,正是爬山的好时候,于是吃完午饭之后,我和假小子走出了福香楼,准备开车带着她去大岭山森林公园玩。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和假小子刚刚离开福香楼,便被庞立辉带着五个人给围住了。


“孙子,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庞立辉满脸狰狞的盯着我。


“庞立辉,你想干吗?”假小子挡在了自己面前,对着庞立辉吼道。


在关键的时候,自己从来没有让女人保护自己的习惯,于是轻轻的在假小子肩膀上拍了两下,随后将其拉到了自己身后,双眼微眯,朝着庞立辉瞪去,同时身体的杀气涌出,一瞬间自己的气势到达了顶点。


“孙子,我看不想活得是你。”说着,我朝着庞立辉一伙人身前逼近了一步,随着自己的逼近,他们六人同时朝后退了一步,眼睛里的目光有点闪烁。

庞立辉被我的气势逼退了数步,下一秒,可能因为丢了面子,他的脸色变得通红。随后一挥手对带来的五个人喊道:“给我打!”

 

我被思雯特训了一个月,虐得死去活来,一直想找个机会试试自己的特训效果,眼前庞立辉等六名大学生就是最好的试验对象。

 

如果他们是六名刀口舔血的江湖中人。自己现在根本没有能力以一敌六,但是六名大学生的话,我还是有点信心,刚才自己的气的势已经让他们心生恐惧。

 

庞立辉第一个朝着自己冲了过来。轮拳直击我的面门,上万次的练习,让我不由自主的就使出了心意把的一头碎碑,左臂抱头,后脚朝前一记搓踢,迎着庞立辉的拳头撞进了他的胸前。

 

砰!

 

庞立辉的拳头打自己护头的左手臂上,不过此时自己下面的搓踢却没有踢中他的腿部胫骨。

 

拳经云,听见响,往里闯!

 

护头的左手臂挡下庞立辉打来的拳头之后,下面的搓踢立刻变成了马步,闯进庞立辉怀里的瞬间,左肘朝下朝前砸了出去。

 

砰!

 

啊……

 

庞立辉直接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急速的咳嗽起来。

 

咳咳……

 

我这一记左肘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前,可能伤到了肺。

 

“去你妈的!”一肘击倒庞立辉之后,我对着他的脸就是一脚,同时嘴里骂了一句。

 

砰!

 

庞立辉被自己一脚踢在脸上,鼻面瞬间流了出来,同时仰面倒在地上。

 

下一秒,我直接将脚踩着庞立辉的脖子,目光充满杀气的朝着剩下的五个人看去:“来啊,谁他妈不想死就来啊!”

 

击倒庞立辉,几乎就在眨眼之间,此时自己满脸的杀气配合着脚底下庞立辉的惨叫声,瞬间就把眼前的五个人彻底的震慑住了。

 

看到五个人不敢上前动手,我心里有点得意,妈蛋,自己的苦没有白吃,这心意把的一头碎碑真好用,不愧是山西戴家的绝学。

 

“王浩,算了。”假小子可能看到被我踩在脚下的庞立辉脸色憋得通红,呼吸困难,于是马上伸手将了拉开了。

 

咳咳……

 

我的脚从庞立辉的脖子上离开之后,他开始大口呼吸起来,并且伴随着急促的咳嗽声。

 

“姓庞的,今天看在萱萱的面子上,老子饶了你,如果有下一次的话,老子弄死你,滚吧!”我对躺在地上急促咳嗽的庞立辉吼道。

 

随后他被同伴扶起来,灰溜溜的走了,离开的时候,庞立辉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十分的阴森,我知道他不服气,但是自己一点都不害怕。

 

在一条龙面前自己都没有低头,更何况一个江大的学生,如果庞立辉真不知收敛的话,我不介意教教他怎么做人。

 

庞立辉等人离开之后,假小子的目光十分怪异的盯着自己。

 

“喂,怎么了?”我问。

 

“你不会真是黑/社会吧?假小子问道。

 

“不是说了吗?现在我在一个酒吧看场子。”我说。

 

“刚才庞立辉叫得那五个人都是学校的体育生,平时打架很厉害的,可是被你一瞪竟然吓得往后退,实在奇怪啊,你有那么厉害?”假小子歪着脑袋盯着我问道。

 

“吓唬吓唬这些没出校门的大学生还行,其实也没多么厉害,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人砍了三道刀疤。”我说。

 

“李洁的老公,看酒吧的大哥,奇怪,这两个身份根本不搭啊!”假小子说道。

 

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她纠缠,于是开口说道:“喂,你还去不去爬山。”

 

“去,当然去!”

 

我开着车带着假小子朝着大岭山森林公园驶去。

 

春天的午后,十分的温暖,我和假小子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浑身大汗。

 

她在山顶上一边远望,一边做着扩胸运动:“出了一身汗真舒服啊!”

 

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她,看她此时心情不错,于是开玩笑的问道:“萱萱,你是不是女生?”

 

“呃?”假小子明显一愣,随后朝着我举拳朝我打来:“我的性取向很正常。”

 

“你没跟赵蓉蓉做过那种事?”我朝后躲去,同时继续对假小子问道。

 

“你的思想太龌龊了。”她说。

 

我摆了摆手,说:“不是我思想龌龊,而是因为你的形象让人很容易往那方面想。”

 

“哼,你直接说我是假小子男人婆好了。”假小子嘟着嘴,好像有点生气。

 

到现在为止,我还无法将她归于女生那一类,虽然自己醉酒之后稀里糊涂的已经把她第一次夺走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我的意思是,你很好,男女通杀。”

 

“你……”假小子生气的用手指着我,随后握着小拳头打了过来。

 

我躲开之后,两人在山顶打打闹闹起来,突然在后面追着要打自己的假小子惊呼一声。

 

哎呀!

 

接着她的身体便朝前扑来,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下一秒,我立刻转身张开双臂将其前倾的身体给抱住了,不过因为冲击力很大,又事发突然,所以我虽然抱住了假小子,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跌得我后背痛,因为假小子的重量全部压在我的身上,并且她的脸正贴在我的脸上,两个人的嘴唇几乎碰在了一起。

 

“我/操,这是拍偶像电视剧啊!这他妈也太巧了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假小子的脸色变得通红,想要坐起来,可惜自己的双手此时仍然紧紧的抱着她,令其无法起身。

 

天雷滚滚,我竟然此时来了感觉,鬼使神差的朝着假小子的嘴唇吻去,她左右摇摆抵抗着,不过最终还是被我给用舌头撬开了嘴巴,深情的激吻起来。

 

亲吻的同时,我双手没有闲着,一只手在她臀部抚/摸着,另一只手慢慢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光滑的后背抚/摸着,同时将胸罩后面的扣子给解开了。

 

可惜刚刚解开她胸罩的扣子,假小子便激烈的反抗起来,咬了我的嘴唇一下,痛得我松了手,她借机站了起来。

 

满脸通红的假小子低着头说道:“那个,我们回去吧!”

 

看着外表跟男孩子没有区别的假小子,我真不知道刚才自己是怎么会事,竟然想上她,并且还吻了她,还是舌吻。

 

“自己不会性取向出现问题了吧?”我暗暗担心,不过随后马上摇了摇头,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只喜欢女人,并且还是漂亮的女人,假小子只是打扮的像男生而已。”

 

我站了起来,尴尬的笑了笑,说:“刚才……那个,对不起啊!”

 

假小子没有说话,低着头朝着山下走去,我看着她的背影,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然后跟着下了山。

 

一个小时之后,我将假小子送回了江大,她下车的时候,我开口说道:“什么时候想出去玩了,打电话给我。”

 

假小子转头看了我一眼,说:“晚上你能出来?”

 

我笑了笑,说:“最好是白天。”

 

假小子嘟了嘟嘴,转身朝着江大校园走去,同时举着右手挥了挥,意思是再见。

 

我坐在车上抽了一根烟,心里想着在山顶的时候为什么会想上假小子?难道自己已经饥不择食了吗?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还剃着毛寸,真压自己身下的话,会不会把她当成一个男的。

 

一根烟抽完之后,我马上摇了摇头,将脑海之中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脑外,随后看了一下表,快五点了,于是我发动车子,朝着东城区鞍山路驶去。

 

滴滴!

 

半路上来了一条***,打开一看竟然是假小子发来的:“喂,在山顶上的时候为什么吻我?”

 

“情不自禁!”我回道。

 

很快假小子有了回复:“记住,你是有家室的男人,不要当渣男。”

 

“领导批评的对!”我回道。

 

随后假小子就没有再来***,我估摸着跟她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那天晚上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如果不是喝醉了酒,我根本不可能碰她一下,因为她的原因,我现在都有点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了,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路上的时候,我买了一个水果篮,又买了一个玩偶娃娃,因为今天晚上要去陈萍家里吃饭。

 

来到八十年代酒吧后门的时候,有个戴墨镜的男子递给自己一张纸条,我当时一愣,随后拿起纸条看了一眼,正是自己写给古朗的那张欠条,脸上不由的一味道,当再次抬头寻找墨镜男的时候,他已经不知所踪。

 

“一条龙果然守信,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将欠条搞到了手。”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掏出打火机将欠条给烧了。

 

我在保安室里等到六点四十,这才开车朝着陈萍家而去,六点五十,我敲响了陈萍家的门。

 

咚咚……

 

“谁啊?”里边传出一个小女生的声音。

 

“我,王浩。”我说。

 

吱呀!门开了,柳雪瑶出现在自己面前,小姑娘真是漂亮,难怪被评选为东城三中的校花。

 

大眼睛,高鼻梁,还有点婴儿肥,身材发育的很好,穿着一个薄毛衣,我看着胸前鼓鼓的,估摸着应该比假小子的都大。

 

下一秒,我便把目光从柳雪瑶胸前移开了,再盯着看下去,非被人家当成一个变态色/狼不可。

 

“王叔,进来吧,我妈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正在等你呢。”柳雪瑶说道。

 

“是吗?”我抬脚走了进去。

 

房子很小,最多三十平米,不过却很干净,虽然没有一件新家具,但是却给人一种明亮舒心的感觉,不像李洁的那个高中同学,完全就是一个狗窝,进去能把人熏晕。

 

我把水果篮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手里的玩偶娃娃给了柳雪瑶:“谢谢王叔!”

 

“不客气!”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蛋,暗道一声:“真嫩!”

 

“来吃个便饭,干嘛还要买东西。“陈萍说。

 

“应该的,总不能空着手来吧。”我说。

 

饭菜很丰盛,鸡鸭鱼肉都有,自己对吃得已经没有多少感觉,再也不是一年多之前那个穷小子了,不过却能从这桌饭菜上看到陈萍的用心,她是真得十分感谢自己。

 

可能他们家的生活一直都很拮据,我看到柳雪瑶这个小妮子一真在偷偷的流口水。

 

稍倾,陈萍倒了两杯啤酒和一杯饮料,然后端起酒杯,说:“浩哥,上一次的事情,谢谢你。”

 

“叫我王浩就行了,叫浩哥感觉自己好像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