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27回一块跳河

二两六十度的老白干下肚,不但假小子有点醉,我也是满脸通红,脑袋晕沉沉的。


“你说。我对蓉蓉好不好?”假小子对我嚷道。


“好!”我说,其实心里想着:“我他妈知道你对她好不好?人家一棵好白菜被你给拱了,还尼玛是个母的。”


“我把她当闺蜜,她竟然……”假小子说到这里。满脸的苦涩,随后端起了酒杯,说:“再干一个。”


“呃?好,干!”我迷迷糊糊的又跟她喝了一个。喝完之后,越来越迷糊了,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


“她怎么了?说啊!”我借着酒劲对她嚷道。


“谁?谁怎么了?”假小子瞪着眼睛问道,操,她比自己醉得还厉害,刚刚说的话就忘记了。


“蓉,蓉蓉啊,你把她当闺蜜,她怎么了?”我说,还好自己没有完全醉倒,虽然身体轻飘飘,但是脑子却十分的清楚,不过舌头好像有点打结。


“她,她,她竟然抢我的男朋友。”假小子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眨间瞪大了眼睛:“男,男朋友?你他妈有男朋友?你不是个男的吗?你同/性恋啊。”我嚷道。


“操,你才同/性恋,老娘是女的,女生,你什么眼神啊,故意气我是不是?”假小子也大声的嚷叫起来。


我们两人此时都有点醉了,根本就没有在意其他人异样的目光。


“喝酒,喝酒!”她的话瞬间引起了自己的卦之心,于是马上给她倒了一杯酒,然后又跟她喝了一个。


这杯酒下肚,我感觉头越来越晕,眼皮越来越沉,好想睡觉啊,假子小子也不好受,脸色越来越红,说话都变得大舌头起来:“妈蛋,我拿她当闺蜜,她却在背后抢我的男朋友。”随后她断断续续说了她和蓉蓉之间的事情。


蓉蓉就是那个戴黑框眼镜的美女,如果让我选,肯定也会选蓉蓉,因为假小子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比男人的头发还短,从来没有穿过裙子,更别说高跟鞋了,整天穿男人的衣服和帆布鞋,只要她不开口说话,几乎没有人会认出她是一个女生。


可是我没有想到,她在江大竟然有一个校草男朋友,他们两人是高中同学,不过现在这个校草男朋友已经移情别恋,而移情别恋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假小子的闺蜜——眼镜妹赵蓉蓉。


人家两人已经热恋了一个学期,假小子还被蒙在鼓里,直到昨天她提前回学校报道,无意之中看到蓉蓉跟那个校草从宾馆里出来,上前质问之下,对方摊牌。


一个是高中的恋人,一个是上大学之后最好的闺蜜,假小子这一次彻底被打击了。


今天中午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在校园里逛荡,自己运气不好,正好被她给碰到了,于是才有了现在的事情。


“喝,不说那两个贱人。”我举起了酒杯。


“对,他们两人都是贱人,贱人!”假小子端起了酒杯,然后一饮而尽,我也跟着一饮而尽。


两个不太会喝酒的人,就这样一边骂着,一边你一杯,我一杯,没过多久,两人便彻底的醉了。


呜呜……


假子小哭了起来。


而此时的自己感觉眼前模模糊糊,脑袋发晕,也已经喝得稀里糊涂了。


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样结得帐,更不知道又是怎么样把假小子扶着离开的饭馆,总之一切都是模模糊糊,好像隔着一层东西,雾里看花的感觉。


当自己清醒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黑了,脑袋痛得要命,同时非常的口渴,于是准备找点水喝。不过下一秒,自己便呆住了,随后惊呼了一声:“啊!”


我的惊呼声吵醒了假小子,当她看到我们两人的情况的时候,她抱着头尖叫了起来:“啊……”


假小子在尖叫,我却坐在床上愣愣的发呆:“这是那里?为什么会这样?”同时努力的回忆着中午喝完酒之后的事情,可惜只记得自己跟假小子在饭馆里大骂赵蓉蓉是贱人,再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有点沮丧,同时更多的是郁闷,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跟一个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完全像个男人的女生开/房,并且此时我们两人还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刚才醒来的时候,下面的一柱擎天还顶在人家的两腿/之间。


“王浩,你对我做了什么?”尖叫过后的假小子,用手指着我,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我,我喝醉了,那知道干了什么。”我说道,同时心里暗道一声,妈蛋,如果老子没喝醉,你脱光了衣服躺床上,我也不一定动心啊,你觉得吃亏,老子还觉得吃亏呢。


“你,你什么表情,好像还你吃亏了似的,还我的清白。”假小子一个枕头扔了过来。


“喂喂,你先别闹,当时我们两人都喝醉了,搞不好什么都没有做。”我用手护着头,大声的对她说道。


“不可能,我现在下,下,下面好痛!”假小子结结巴巴的说道,说完之后,脸色一片通红。


“痛?”我眨了一下眼睛,心想:“难道自己喝醉了的时候更猛了?把她下面弄肿了?不会吧?”


稍倾,我低头看到宾馆雪白的床单上有鲜红的血色,于是朝着假小子看去,说:“我们肯定什么都没干,你来月经了吧,不信你看单床上有鲜血。”


可是假小子看到单床上的血色的时候,从哽咽变成了哇哇大哭,同时嘴里喊道:“王浩,我要杀了你!”


她拿着枕头拼命的砸我,于是我只好双手护着头,跑下了床,同时急忙的穿上了裤子。


“发什么疯呢?难道你是……”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混蛋,还我的清白!”


嗖!


假小子一个枕头扔了过来,我急忙一歪头,躲了过去,不过此时自己脸上一片呆滞的表情,眼睛里露出吃惊的目光:“你是处女?”


“混蛋,我要杀了你!”坐在床上哭泣的假小子嚷叫道。


万万没有想到,假小子还是处女,尼玛,不是说有男朋友吗?大爷的,怎么还是处女,难道男朋友跟人家跑了。


看着床单上的血,再看着哭得非常伤心的假小子,几乎可以肯定她就是处女,并且自己在醉酒的时候,还把她给上了,给她破了处,并且可能很粗暴,不然现在她也不会说下面很痛。


我擦,这可怎么办?如果她不是处女的话,自己刚才还想着即便发生一点什么,也没关系,现在大学生多开放啊,一/夜/情,乱交,群交的很多,甚至于还有玩S/M的,上个床多大点事啊。


可是现在……看着床单上的处女血,我他妈凌乱了。


“怎么办?”头大如斗,这放在古代,自己肯定要娶假小子为妻的,但是当我朝着假小子看去,心里哇凉哇凉的,他妈怎么看怎么像个男人婆。虽然他用被子盖着胸,但是刚才自己醒来的时候看过一眼,那根本就是一个飞机/场,两只小白兔应该是才生出来吧,跟她的拳头差不多大小,还有屁股上也没有几两肉,唯一能拿得出手,可能就是她两条腿还算修长。


假小子哭了一会,不哭了,用手擦了擦泪,然后抬头盯着我看来,目光像刀子,我不敢跟她直视,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低着头,等待着她的发落。


“喂,是男人吗?敢做不敢认吗?”耳边传来假小子的声音。


“谁不敢认了。”我说。


“那抬起头来,看着我。”假小子说。


没有办法,我只好慢慢的抬起头来,跟她的目光对视着,不过对视了一秒钟,我的目光便有点躲闪,因为自己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稍倾,假小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她的话,我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怎么办?我知道怎么办就好了,也就不用这么躲躲闪闪了。


“你想怎么办?”我很没有担当的反问道。


“王浩,你是不是男人?”假小子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几度。


我朝着她看去,心里这个纠结啊,美女也就罢了,这他妈完全是个男人婆嘛,想想自己进入她身体,在她身上冲杀的情景,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妈蛋,这不会是她给我下得套吧?男人婆怎么可能有一个当校草的男朋友,再说有男朋友了,为什么还是处女?我的阴暗心理开始作祟。


“我当然是男人了!”


“既然是男人,你说现在怎么办?”假小子看样子是赖定自己了。


“那个,我结婚了。”我弱弱的说道。


“什么?”假小子瞬间吼叫了起来。


“我真结婚了,我老婆是江城第一美女李洁,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小声的说道。


“那我怎么办?啊?”假小子怒视着我吼道:“王浩,你不会为了逃避责任,骗我吧?”


“这事我怎么可能撒谎,她可是江城第一美女,我就算是撒谎也不可能说她是我老婆啊。”我说。


“好,就算你结婚了,那我怎么办?这可是我的第一次,我,我,我还想着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给那个陪我一辈子的男人,呜呜……”假小子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看着她哭得那么伤心,我心里也不好过,但是真没办法啊!


稍倾,我拿着纸巾走到了她的面前,坐在床上,说:“别哭了,这事虽然我不是有意的,但是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你说怎么办吧?只要我能办到,我都答应你。”


假小子外表是个男人样,但是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所以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我的心最终还是软了下来,准备做出最大的让步,谁让自己稀里糊涂的把人家的第一次给夺去了。


“我让你离婚,你答应吗?”假小子用纸巾擦着眼泪,说道。


“这……可能不行。”我为难的说道,自己跟李洁生活了一年多,已经有了感情,她心里也有了自己,只要再有点时间,我有信心让她成为自己真正的老婆。


“不能离婚,其他的还有什么用。”假小子说道。


“那个,我卡里还有十几万……”


可惜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假小子突然抬头用严厉的目光盯着自己。


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视为珍宝的东西,在当今社会,二十岁还是处女,需要很大的勇气的毅力,我用钱来衡量是对她的侮辱。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假小子让我转过身去,几分钟之后,她穿好了衣服,随后我看到她默默的将染有处女血的白色床单收了起来。

 

“走吧!”做好这一切。她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

 

我知道自己现在解释什么都于事无补,人家最宝贵的东西被自己夺走了,又担不起这个责任,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愧疚的心情。感觉自己亏欠了假小子。

 

假小子走在前边,我看到她的腿走路有点不利索,可能是刚刚破处的原因,也有可能是自己做的太猛了。根本没有怜香惜玉。

 

“那个,你没事吧?”我走到她的旁边,关心的问道。

 

“没事!”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我说,因为心里实在是太不好受了,现在如果她打我一顿的话,也许我还能好受一点。

 

假小子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的走了,我在宾馆前台结完帐之后,就已经找不到她的身影。

 

“不会出事吧?”我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于是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可是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坏了,坏了,坏了,假小子万一出事的话,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受到良心的谴责。”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坏了,然后开始以宾馆为中心,发疯似的开始找他,并且同时通知了陶小军等十人,马上过来。

 

半个小时之后,陶小军等十人来了。

 

“二哥,什么事啊?这么着急把我们都叫来?“陶小军问道。

 

“找人,毛寸短发,牛仔背带裤,奶白色帆布鞋,像个假小子,其实是一个女孩,江大的学生。”我急速的向陶小军等人描述着假小子穿着和容貌。

 

“二哥,这怎么又出来一个江大的女大学生,真牛。”陶小军对我调侃道。

 

“别啰嗦,快找!”可惜自己现在心急如焚,根本没心情跟他开玩笑。

 

稍倾,陶小军等十人散了开来,以宾馆为中心,开始朝着四周扩散寻找。

 

我一直在拨打假小子的电话,可惜现在已经关机了。

 

“邓思萱,你可千万别做傻事,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哥这辈子也就毁了,哥他妈也不活了,这种良心的煎熬比他妈死还难受,除非自己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宾馆周围有陶小军十个人寻找,于是我马上开车去了江大,并且联系到了刘静,通过刘静询问到了赵蓉蓉的手机号码。

 

“喂,你好!”

 

“赵蓉蓉,邓思萱回宿舍了吗?”拨通赵蓉蓉的电话之后,我急速的询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你是谁啊?”她问。

 

“我是王浩,在夜莺迪厅和老北京面馆我们都见过,如果她回寝室的话,你可否通知我一下?”我说。

 

“浩哥是你呀,好的,萱萱回来我就打电话给你。”

 

“谢谢!”我感谢道。

 

“不客气!”

 

挂断电话之后,我眉头紧锁,心里再次祈祷:“假小子,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妈蛋,喝酒真是误事,以后再也不喝醉了。”

 

我焦急万分,突然想到赵蓉蓉是假小子的闺蜜,也许她能提借一点线索,于是再一次拨通了赵蓉蓉的电话。

 

“喂,赵蓉蓉,你知不知道如果邓思萱不开心的话,会去什么地方?”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呃?”赵蓉蓉明显一愣。

 

手机里出现了一阵沉默:“喂,赵蓉蓉,你在听吗?喂?”

 

“浩哥,萱萱可能去河边了,她以前不开心的时候,经常去河边走走。”赵蓉蓉的声音传了过来。

 

“谢谢!”我说了一声谢谢,便挂断了电话,至于赵蓉蓉此时心里怎么想的,我根本不会去管,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假小子。

 

我开车朝着大沽河畔驶去,同时通知陶小军等人往大沽河畔集合。

 

“二哥,酒吧里不能没人看着啊。”陶小军在电话里说道。

 

“叫胖子带二人回去。”我说,此时已经快九点了,酒吧正处于客流高峰,确实不能没有人手看着。

 

“嗯!”

 

我让陶小军他们分开寻找,自己也延着大沽河畔寻找起来:“邓思萱?邓思萱?你在那里?”我一边走,一边喊,至于路人异样的目光,自己根本不予理睬。

 

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借着河畔的路灯,我看到了一个十分像假小子的身影。

 

噔噔噔……

 

自己快速的奔跑起来,当我跑到眼前的时候,已经确认是假小子,于是自己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吼道:“你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知道我找你有多辛苦吗?知道我多担心吗?你如果这样死了,是不是想让我背负一辈子的良心谴责啊?”

 

“放开我,不用你管!”假小子哽咽的喊道。

 

“想跳河是吧,来,我陪你跳,来啊,这都失踪了快二个小时了,怎么还没跳啊,来,我们一块跳。”我拽着假小子爬上了栏杆,下面就是湍急的河水。

 

“跳就跳!”假小子也爬上了栏杆。

 

我本来想吓唬吓唬她,现在却有点骑虎难下了。

 

“我数三个数,谁不跳,谁小狗!”假小子瞪着我吼道。

 

“那个……”

 

我刚要说点别的话,叉开话题,但是假小子马上打断了,说:“敢不敢跳,是男人的话就痛快一点。”

 

自己瞬间被她逼到了死角,我心里这个气啊,你不声不响的失踪了还有理了?再说了,老子还杀过二个人,又不是没见过血,还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还怕你个黄毛小丫头。

 

“好,谁不跳,谁孙子。”我瞪着眼睛对她吼道,心里想着:“小样,哥还治不了你,你都来河边至少有一个小时了,有勇气的话,早就跳了,也不可能等到现在。”我心里估摸着假小子八成不敢跳,所以才敢这么有底气的对她吼叫。

 

 

 

 

假小子喊了三个数,闭上眼睛,纵身一跃。

 

“不要!”我急忙伸手去抓她,可惜已经晚了。

 

扑通!

 

湍急的河水里溅起了浪花。

 

“啊!”我瞬间目瞪口呆,大骂了一声:“老子也不过了!”

 

扑通!

 

我也跳了下去,如果假小子淹死的话,自己他妈就成了凶手,更加会自责一辈子,于是我心一横,牙一咬,眼一闭,也跟着跳进了湍急的河水里。

 

身子一进河水,我感觉就被一个漩涡给卷到了河底,接着身后好像有个人在推着自己似的,不由自主的往前翻滚着,等自己露出头来的时候,发现离刚才跳河的地方已经有二十几米远了,并且离岸边的距离也有七、八米。

 

我的水性还算不错,踏着水朝着四周看了一眼,随后发现了假小子的身影,她可能不会游泳,身体忽上忽下,两只手正在胡乱的挣扎着,并且越来越朝河中心而去。

 

“靠!”我心里骂了一句,随后一个猛子朝着她扎了过去。

 

河水太过于湍急,在上面游的话阻力太大,也太费力气,所以我选择了潜游。

 

我一个猛子扎出去六、七米,然后浮上水面换气,同时确定假小子的方向,然后再次扎进水里,朝着她的位置潜游过去。

 

本来我跟她的距离最多不超过十五米,按理说三次潜游就能游到她身边,不过大沽河此时的水流十分的湍急,我在向她游去的时候,她的身体还在跟着河水快速的向下游冲去,同时还在向河中心横移,并且看样子假小子已经喝了不少水,快要撑不住了。

 

所以我潜游了九次,终于在假小子彻底被冲进河底之前,抓住了她的手臂,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我抓住她手臂的一瞬间,她像一只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手和脚给束缚住了。

 

“我/操!她这是想同归于尽啊!”当时我心里又惊又害,同时还非常的生气。

 

其实后来才知道,快被淹死的人,在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时候,就是假小子此时的反应,所以救快被淹死的人,第一条就是先要打晕对方,不然的话,很可能救和被救的人全部淹死。

 

我憋了一口气,硬是挣脱了她双脚的纠缠,然后拼命的踏着水往上游。

 

呼!

 

几十秒钟之后,我的脑袋露出了水面,唤了一口气,此时的假小子已经彻底昏迷,不过她的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吊在我的胸前。

 

带着一个人在这湍急的河水里游到岸边,简直不现实,于是我尽量将我们两人脑袋离开水面,然后随着水流往下游飘去,同时不停的向岸边大声呼救着。

 

大约飘了五分钟之后,终于看到了岸边的陶小军等人,我大声的喊道:“想办法,快!”

 

不过自己刚刚喊了一句,河水打着卷将我和假小子两人给冲走了,当再次露头的时候,已经离陶小军他们有几十米的距离,我看到他们正在河边急速的奔跑。

 

现在报警一点用下都没有,如果等消防队员或者警察来的话,只能收尸,所以必须自救。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再这样下去,自己也要坚持不住了。

 

正当自己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前方出现了大桥,这是建国之后建造的第一座大沽河大桥,现在仍然在通车。

 

能不能活命在此一举,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拼命调整着我和假小子在河中的位置,当经过桥墩的时候,我猛然伸手扒住了桥墩。

 

水泥和皮肉之间摩擦的非常疼痛,但是我心里告诉自己,这是自己最后活命的机会,就是再痛也要忍住。

 

“王浩,你行的,一定可以坚持到救援的人前来。”我在心里鼓励着自己,拼命的用双手扒着桥墩,而自己和假小子的身体则被湍急的河水冲刷的斜飘了起来。

 

我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看岸边陶小军他们是否追了过来,只能咬牙坚持着,能多坚持一分钟算一分钟。

 

对于此时的我来说,一分钟都如同一个小时,非常的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要坚持不住了:“真要死了吗?”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低头朝着仍然昏迷的假小子看了一眼,没有想到,她此时咳嗽了几声,竟然醒了过来。

 

咳咳……

 

假小子睁开了眼睛,她好像没呛多少水,只是被憋得闭过气去。

 

“现在你高兴了吧,我要坚持不住了,我们两人都得死在大沽河里喂王八。”我低头看着她说道。

 

“谢谢你,没想到你真得跟我一块跳河,我们互不相欠了。”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