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21回 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洗完澡急匆匆的冲了出来,发现客厅的电视已经关了,李洁应该回房间了,我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有点小激动,脑海之中出现李洁穿着性感内衣躺在床上的样子。


一年了,自己的愿望今天要实现了吗?


我急步朝着卧室走去,轻轻推了一下房门。果然没关,不过自己好像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只推开一半,探脑袋朝着里边望去。


光线柔和的桌头灯。让房间增添了一丝暧昧的色彩,李洁侧着身子躺在床上,不知道是否已经熟睡了过去。


我翘起脚尖走进了卧室,越来越有一种做贼的感觉,然后轻轻的关上房门,朝着大床走去。


床上一共两张被子,两个枕头,李洁都是淡粉色的枕套加被子,我则是淡蓝色的枕套加被子。


说实话,自己我李洁结婚一年多了,仅仅只在床上睡过一次,那一次还仅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李洁给赶了下去,还差一点拿菜刀阉了自己。


“媳妇,睡了吗?”我轻轻的叫了一声,发现李洁没有反应,呼吸很轻,应该真得沉睡了过去,此时已经凌晨二点钟,正是人最困的时候。


我小心翼翼的上了床,躺下之后,把床灯关了,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今夜注定失眠。


李洁背对着自己,我轻轻的转身,在黑暗中盯着她的后背,脑海之中出现了很多的想法,上一次摸了她的胸,这一次要不要摸一下她的臀部,甚至于她的三角地带。


不行,要一步一步来,万一玩大了,惹怒李洁的话,八成又会让自己睡沙发。


稍倾,我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一个大美女,还是江城第一大美女就睡在自己身边,自己却只能看不能动,这他妈根本就睡不着啊。


“装着转身轻轻碰一下应该没问题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同床而眠的暧昧刺激了自己,我最终将手轻轻的朝着李洁的被窝伸去。我的动作很轻,每朝前伸一点点的距离,都会停顿一下,观察一下李洁的动静,倾听一下她的呼吸声,一切正常的话,再继续前进。


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我将手伸进了她的被子里,朝着她的臀部摸去,可是刚刚摸到她的睡裤,李洁竟然转了一个身,吓得我一身冷汗,手马上缩了回来,然后紧紧的闭着眼睛,装出一副熟睡的表情。


“我擦,她应该没有醒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仔细用耳朵倾听着李洁的动静,呼吸平稳,还处于沉睡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感觉很久,我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朝着李洁看去,她此时竟然将身子转了过来,脸正对着自己的脸,近在咫尺,感觉只有一掌的距离,她鼻子里呼出的气我都能感觉得到。


借着月光,我看到熟睡中的李洁小嘴微微嘟着,睫毛还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


“真想亲一下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随后大约煎熬了五、六分钟,我最终决定付诸行动,李洁现在处于熟睡之中,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应该不会醒。


行动之前,我故意转动了一下身体,看看李洁的反应,当看到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时候,我确信应该是睡沉了。


下一秒,我的脸慢慢朝着李洁的脸靠去,同时嘴微张着朝着她的嘟起的小嘴吻去。


嘴唇相碰的一瞬间,我全身一阵激动,感觉像触电一般,从头一路酥麻到脚。


“吻到了!”我心里狂喜。


本来只打算蜻蜓点水,但是当发现李洁仍然处于沉睡之中的时候,我胆子大了起来,轻轻的伸出舌头慢慢的朝着她的嘴里伸去。


哼!


突然李洁鼻子发出一个声音,我马上将舌头缩了回来,同时嘴唇也离开了她的嘴唇,我平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不过心跳却在加快:“不会被发现了吧?”


身边的李洁好像仅仅活动了一下,然后便没了动静,过了一分钟之后,我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扭头朝着李洁看去,发现她仍然转向自己,呼吸平稳,并没有醒来,只是刚才手好像动了一下。


“吓死宝宝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感觉很刺激,也很诱人。


刚才将舌头伸进她嘴里的时候,好像李洁嘬了一下,仿佛在吸允,如果自己的大宝贝能让她吸允一下,想想我都有一种想喷的冲动。


“这一天,肯定不会太远。”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随后我又悄悄的吻了她的额头,吻了她的脸颊,可能自己的小动作影响了李洁的睡眠,稍倾,她再次活动了一下,从侧睡变成了平躺。


李洁翻身的时候,我闭着双眼装睡,等她翻完身之后,我再次睁开眼睛,右手开始不老实起来,慢慢的朝着她的被子里伸去。


这一次,我的手慢慢的放在她的大腿上,虽然隔着睡裤,但是我仍然很激动,同时也很害怕,不敢移动,放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这才慢慢的动了一下。


移动一下之后,我马上停了下来,观察李洁的反应,此时的她应该彻底的睡沉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自己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于是再一次动了一下,试探李洁的反应,她仍然呼吸平稳,处于沉睡状态。


就这样,我连续做了五次试验,李洁都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自己的胆子便大了起来,右手隔着睡裤慢慢的朝着她的两/腿之间摸去,可惜那个地方不但有睡裤,里边还有内裤,所以隔着两层布,我摸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


“要不要伸进去?”我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不行,万一李洁醒了可就麻烦了。”随后自己又给否定了:“来日方长,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在心里对自己劝解道。


“可是她好像睡得好沉啊,伸进去应该也没事。”此时的自己浑身发烫,下面一柱擎天,紧硬似铁。


两种思想在脑海之中交锋,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我慢慢的将手朝着李洁的睡裤里边伸去。


我先将手伸进了她的睡衣里边,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肌/肤相触的一瞬间,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感觉自己下面都要坚持不住了,有一种冲动,很想将李洁的衣服扒下来,强行进入/她的身体。


“不行,她既然已经允许自己上/床睡,那么心甘情愿张开双/腿等待自己进入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远,现在如果忍不住强行进入的话,只会把事情搞糟糕。”我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己,于是最终忍了下来。


“用手摸摸就睡觉。”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我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了起来,一点一点的伸进了她的睡裤之中,然后小心翼翼的隔着内裤在她的双/腿之间抚/摸了起来。


大约抚/摸了十几下,突然感觉手指一阵温暖:“咦?怎么会事?好像李洁的内裤湿了?难道……”我瞪大了眼睛。


“嗯哼!”突然李洁发出一个轻微的呻/吟声。


寂静的卧室,自己干这种事本来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被这突如其来的呻/吟差一点吓得灵魂离体:“李洁,不会醒了吧?”我不敢动,也不敢把手缩回来,因为如果快速缩回来的话,睡裤的皮筋肯定会弄醒李洁。


此时自己的身体一动不敢动,同时还摒住了呼吸,紧张的盯着李洁,还好,她仅仅呻/吟了一声,并未醒来,大约过了二、三分钟,我开始慢慢的将右手从她的睡裤里拿出来。


不过仍然有点不甘心,于是在拿出来一半之后,我又突然重新伸了进去,这一次我直接伸进了她的内裤里,没有摸到芳草,再往下摸,碰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峡谷,并且此时峡谷里泉水泛滥。


咕咚!


我再也忍不住了,吞了一口口水,不过却没有想到吞口水的声音却如此之大。


一瞬间,自己又不敢动了,紧张的盯着熟睡中的李洁,她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十几秒钟之后,我用指头来回在峡谷里抚/摸了几下,越摸自己越是感觉欲/火焚身,下面都快要涨暴了,随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海之中出现,这个想法把自己吓了一跳。


不过当看到李洁仍然在熟睡的时候,欲/望瞬间就把理智给战用了:“凌晨三点钟了,现在是人最困的时候,李洁肯定不会醒。”我在心里这样自我安慰道。


经过大约一分钟的挣扎,终于开始了自己大胆的计划,我将自己的内裤脱了,左手握着自己的一柱擎天,慢慢的移动起来,同时右手在李洁的峡谷处来回抚/摸着,甚至于右手的中指还微微往洞里捅了二下,不过刚刚捅进去一点,李洁嘴里便发出了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同时身体微动了一下。


她这一动不要紧,差一点把自己吓阳痿,当时感觉心脏都不跳了,如果此时李洁醒来看到我正在做的事情,八成会骂自己是个大变态。


我身体一动不动,呼吸都不敢大声呼吸的坚持了一分钟,直到李洁没有再发出任何动静,我这边才轻轻将中指抽了出来,左手加快速度,右手轻柔的抚/摸,几分钟之后,自己下面喷涌而出。


呼哧!呼哧!


忍不住大声喘息了二下,不过下一秒,立刻紧闭着嘴巴,紧张的盯着熟睡中的李洁,还好,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随后我轻轻的将右手从她的内裤里抽出来,给她盖好被子,邪火刚才已经泄掉,我终于感觉到了睡意,随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希望明早起来的时候,李洁不会发现什么异常。”沉睡前,我在心里暗暗想着。


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耳边的一声尖叫给吵醒了。


“呃?怎么了?怎么了?”我迷迷糊糊的问道,随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王浩,你什么时候钻进我的被子里的?”李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


“钻进你的被子里?难道昨天晚上的事情被发现了?不会吧?”听到她的声音我立刻清醒了过来,发现此时自己正睡在李洁被窝里,一只手搭在她的胸前,一条腿还搭在她的大腿上,并且下面的一柱擎天还顶在她的臀部。


“我靠,这是怎么会事?”我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的不知所措。


“混蛋,把你的手脚拿开。”李洁瞪着眼睛对我喊道。


“哦”我把手脚缩了回来


 

早晨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被子掉在了地上,自己钻进了李洁的被窝,并且右的搭在她的胸脯上。右腿搭在她的大腿上,姿势相当的暧昧。

 

李洁大叫着让自己把手和腿拿开,我只好一脸尴尬的拿开,心里很想趁机抓一下她的胸脯。最终没敢动手。

 

“什么东西在顶着我?”李洁突然问道,我脸色一红,自己下面的一柱擎天正顶在李洁的大腿外侧。

 

“热呼呼的,这么硬。什么东西。”李洁小声的嘀咕了一声,随后她竟然伸手往下摸来。

 

当她的小手摸到自己的一柱擎天的时候,我全身一阵颤抖,感觉一股电流从自己的下面传遍全身,自己忍不住舒服的轻哼了一声,不过下一秒,李洁的尖叫声便响了起来。

 

“啊……王浩,你个大变态,怎么连内裤都不穿,臭流氓!”李洁大叫着坐了起来,轮起枕头朝着我砸来,同时双腿乱蹬,直接将我踹下了床。

 

扑通!

 

我身体滚到了床下,一脸的郁闷。

 

“啊……你竟然裸睡,大变态!”坐在床上的李洁捂着眼睛尖叫着。

 

自己本来穿了睡衣,但是昨晚干了坏了,所以睡衣内裤都脱了,此时正一丝不挂的坐在地上。

 

开始的时候,我双手捂着自己的下面,一脸的不爽,说:“喂,我不是故意的。”

 

“大变态,赶快把衣服穿上。”李洁捂着眼睛说道。

 

赤身裸/体,自己也有点尴尬,于是我马上穿上了睡衣。

 

“穿好衣服了吗?”李洁捂着脸问道。

 

“穿好了,我都没害羞,你害羞什么。”我调侃道。

 

“你……大变态!”李洁从纸缝里看了一下,发现我穿上了睡衣,这才把双手从脸上拿开。

 

被她一口一个大变态骂得我十分不爽,随后目光突然看到她睡裤中间好像湿了一片,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眼睛一眨,有了注意。

 

“咳咳!说到变态的话,我觉得某人三十多了还尿床,才是变态,我这是生理的正常反应,晨脖!”我干咳了一声,目光盯着李洁睡裤中间的位置看去。

 

“你说谁尿床?啊……”李洁刚要反击,但是当她看到她自己的睡裤中间位置湿了一片的时候,反击的声音戛然而止,变成了一声惊呼,同时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下一秒,她急速用被子将身体盖住,低着头嚷道:“出去,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没想到李洁这么害羞,于是我没有再打击她,而是离开了卧室。

 

离开卧室的一瞬间,我得意的笑了笑:“嘿嘿!跟我斗,哥挥手之间让你羞愧难当,哈哈……”

 

我在客厅里发出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下一秒,只听卧室里砰的一声,我猜是枕头砸在房门上的声音,同时传来李洁的骂声:“王浩,你个大坏蛋!”

 

哈哈……

 

我再次大笑,李洁可能永远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尿床,因为昨晚她熟睡的时候被自己给摸了,并且还流了不少水,这才将内裤和睡裤给湿了,好像尿床了似的。

 

大笑过后,我感觉到一阵睡意,本来睡得就晚,一大清早被李洁给吵了起来,于是我躺在沙发上,很快睡了过去。

 

当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李洁已经出去了,拿起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喂,媳妇,去那里了?”

 

“要你管。”李洁说道,看来她还在生气。

 

“媳妇,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说。

 

“鬼才信,哼!”

 

“要不我请你吃大餐赔罪。”我试探着说道。

 

“不用了,我正在跟妈看房子。”李洁说。

 

“要我过去吗?”我问。

 

“谁也没有绑着你的腿。”

 

“好咧,媳妇你们在那里,我一个小时之后到。”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吹着口哨走进了洗手间,洗漱完毕,当自己想要出门的时候,手机意外的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黄胖子打来的电话。

 

“喂,黄总!”

 

“王浩,你是不是想拿钱不办事,苏梦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手机里传来黄胖子的喝问声。

 

“黄总,快有眉目了,再给我三天时间,保证给你信。”我说道。

 

“好吧,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一过,你还没有任何消息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让你怎么将钱吞下去的,再翻倍的吐出来,哼!”黄胖子最后冷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把手机装进口袋里,心里暗道一声:“姓黄的,老子最近在忙酒吧的事情没功夫搭理你,既然你急着来送钱,那哥今天就把事情给你办妥了,让你跟姓江的狗咬狗去。”

 

来到楼下的时候,我给苏梦打了一个电话,让她约江高驰出来喝杯咖啡,并且特意嘱咐她,聊天的时候显得亲热一点。

 

“怎么?姓黄的摧你了?”苏梦在电话里询问道。

 

“刚打电话给我,说钱多的没地方扔,想再扔给我十万块钱花,别人这么有承认,我也不好拒绝啊!”我得意的说道。

 

“切,你就吹吧,万一把事情搞砸了,江高驰和黄胖子都饶不了你。”苏梦说道。

 

“我怕个毛,老子光脚不怕穿鞋的。”我很牛逼的说道,其实不管是黄胖子,还是江高驰,自己现在一个都得罪不起,不过在女人面前,自己不能弱了气势。

 

又跟苏梦聊了一会,她说十五分钟之后给我信,于是我坐在车上,并没有马上离开玫瑰苑去找李洁,正事要紧,再说了,黄胖子还答应事成之后再给自己十万块钱,这几天跟古朗斗,花了不少钱,自己现在正缺钱。

 

铃铃铃……

 

大约十分钟之后,苏梦的打话就打了过来:“喂,怎么样?”我拿起手机问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江高驰约在香港中路的那家星巴克见面。”苏梦回答道。

 

“OK,我马上去接你。”我说。

 

“不用,我打车去,你直接自己开车先过去。”苏梦说。

 

“好!”我点了点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玫瑰苑离香港中路不远,所以不到二十分钟我就到了那家星巴克咖啡馆,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然后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有事,今天不能陪她和刘静看房子。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我知道她生气了,约好了临时变卦,换成了自己也会生气。

 

稍倾,我看到苏梦推门走了进来,我朝她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朝着旁边靠窗的一张桌子瞥了一眼,那个意思让她坐那里,因为那张桌子对于自己现在的位置,拍摄角度最好。

 

苏梦看懂了我的意思,慢慢的走到了那张靠窗的桌子前坐了下来,随后点了一杯咖啡。

 

本来以为江高驰会很快前来,但是左等右等,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看到他急匆匆的走进来。

 

“小梦,让你久等了,刚才临时有个会,抱歉。”江高驰对苏梦倒是很客气。

 

“江伯伯,我没什么事,就想约你出来喝杯咖啡聊聊天,你如果有急事的话,我们可以改天。”苏梦说道。

 

他们两人就坐在我的旁边,所以谈话的内容,我几乎都能听得一清二梦。

 

随后苏梦和江高驰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聊了起来,样子非常的亲密,苏梦本来就当过演员,那种暧昧的表情把握的十分到位。

 

我一直在用手机偷偷录着视频,苏梦是全脸,而江高驰只录了一个侧脸,我故意这样做。

 

只看苏梦脸上的表情,别人八成会认为她和江高驰有暧昧关系,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最后觉得差不多了,我给了江高驰一个脸部特写,然后瞬间关掉了视频。

 

江高驰的脸只在最后露了一面,起到一个画龙点睛的作用,我感觉自己的计谋天衣无缝,黄胖子八成会上当。

 

随后我提前离开了香港中路的这家星巴客,在车里给黄胖子打了一个电话:“黄总,运气真好,苏梦果然是被人包养了,她的姘头终于出现了。”

 

“是谁?”黄胖子急切的问道。

 

“我录了视频,你自己看。”我并没告诉是江高驰,而是让他自己看。

 

“马上把视频发给我。”黄胖子说道。

 

“黄总,那钱……”我用弱弱的声音说道。

 

“我马上让人给你转帐,先把视频发给我。”黄胖子说。

 

“好,我信得过黄总,不过如果黄总失信的话,我这视频也还可以卖给别人。”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将视频通过***传给了他。

 

我知道黄胖子看完视频之后,肯定会马上打电话过来,这可不仅仅是苏梦的秘密了,而成了江高驰的秘密,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自己并没有马上接,而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盯着手里的手机,喃喃自语:“姓黄的,你有钱有势又如何,哥轻轻挥挥手,就能让你灰飞烟灭,哼!”

 

铃声响了六下之后,我才按下了接听键:“喂,黄总。”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黄胖子的声音有点生气。

 

“刚才在开车,没听到,黄总见谅。”我说。

 

“哼!”黄胖子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说:“马上来梦幻娱乐会所见我。”

 

“黄总,打钱的话,直接转帐就行了,没必要让我再跑一趟吧。”自己当然不会去,妈蛋,进了黄胖子的老窝,搞不好手机里的视频会被当场删除。

 

“王浩,你他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二十分钟之内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黄胖子对我威胁道。

 

“黄总,你找我什么事啊?”我装出一副委屈的声音,问道。

 

“视频里的人你还跟谁说过?”黄胖子问。

 

“刚刚拍完,第一个发给黄总啊!”我说。

 

“这么说视频你再没给其他人?”黄胖子问。

 

“嗯!”我点了点头,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这跟自己之前预料的一样,黄胖子看到江高驰之后,肯定想将视频独吞。

 

“视频不要传给其他人,也不准扩散,我再给你二十万。”黄胖子说。

 

“谢谢黄总,我马上删除。”

 

“王浩,我警告你,如果这段视频让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话,我会让你死得很惨。”黄胖子对我威胁道。

 

“不敢,不敢!”我说。

 

挂断黄胖子的电话,大约五分钟之后,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打开看了一眼,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黄胖子又给自己打了二十万。

 

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