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18回古朗的捣乱

古朗临走前还要羞辱我一下,逼着我叫他古哥,我他妈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叫,但是看到苏梦愤怒的表情。张文珺无助恐慌的目光,最终只好妥协了。


现在她们两人一个上衣被撕开了,露出了里边蕾/丝的黑色胸/衣,一个下身只穿了一条短裙。身体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害怕,可能是既冷又害怕。


并且我看到站在张文珺旁边的那名古朗的手下。他的手偷偷的伸进了张文珺的短裙里,在干什么是个男人都知道,八成是在摸张文珺的翘臀。


张文珺挣扎着,但是根本逃不出这人的魔爪。


苏梦旁边那人的目光也不时的往她胸前看,我真害怕这孙子突然将手伸进苏梦的胸/衣里边,于是把心里的怒火吞了下来,咬牙喊了一声:“古哥!”


“什么,大声一点,老子没听到!”古朗得意的嚷道,车里同时传来他的手下的哄笑声:“哈哈……”


“古哥!”我突然大声的吼了一嗓子。


“鬼叫个毛,王浩,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古朗得意的说道,随后招呼两个手下上车,他们一溜烟的开车走了。


我急忙跑到苏梦身边,将自己身上的皮衣脱了下来,盖在她的身上,同时急速的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


此时陶小军他们也跑了出来,我从身上掏出一万块钱扔给他,说:“带兄弟们去吃个宵夜,剩下的钱,你们分了,不要嫌少。”


“二哥,今天又没打也没伤,不用给钱,请吃顿饭喝个酒就可以了。”陶小军说道。


“一天二百块,说好了,就不能变卦。”我说。


随后找到了自己的奔驰车,还好没有损伤,我让苏梦和张文珺两人先上车,然后又嘱咐了陶小军几句,最后朝着陶小军请来的人抱了抱拳,说:“谢谢兄弟们今天给我王浩站场子,改天请兄弟们喝酒。”


“二哥,客气了。”他们跟着陶小军等人叫我二哥。


我上了车,开车离开了棉纺三厂。


“苏梦,你没事吧?”我一边开车,一边对坐在副驾驶上的苏梦问道。


她披着我的皮衣,一声不吭,脸色一片铁青,稍倾睁开了眼睛,冷冰冰的说道:“老娘要亲手宰了古朗,你帮不帮我?”


“呃?啊!”我愣了一下,万万没想到苏梦会这么问。


“是男人你就吱一声,帮还是不帮?”苏梦双眼紧盯着我问道,那目光如同刀子,如果自己说不帮的话,搞不好都得把我当成她的仇人。


“帮,肯定帮,那个他们是不是对你做什么?”我问。


“呜呜……”苏梦没有说话,坐在后面的张文珺却突然哭了起来:“他们是畜生,隔着衣服摸我和苏姐两人。”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暗道一声:“古朗,你他妈真是找死。”


“呜呜……苏姐,我们报案吧!”张文珺说道。


“报案?哼,有什么用,调查又麻烦,我们说绑架或者猥亵,又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一个猥亵都够不上刑拘。”苏梦冷冷的说道。


“那怎么办?”张文珺哭得很伤心,我猜八成她被古朗的手下摸惨了,下身本来就是真空,那群人渣不摸才怪呢,没有被轮已经算万幸了。


“我会亲手宰了他们。”苏梦阴森森的说道,她此时的表情像极了一条龙。


我擦,果然女儿像父亲。


半个小时之后,张文珺的家到了,我和苏梦一块将她送到了家门口。


“苏姐,浩哥,你们两人进来坐坐吧。”张文珺邀请道。


“不了,改天约你出来喝茶。”苏梦说道。


“哦,再见。”


“再见!”


回到车上之后,我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对苏梦问道:“真要亲手宰了古朗?”


“嗯!”她点了点头,说:“这个王八蛋突破了我的底线。”


“摸了你?”我问。


“不仅仅是这个。”苏梦脸色一片铁青,不知道古朗到底做了什么,碰触到了她的逆鳞。


“那个,只要给你……”我本来想说,只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一条龙,用不了多久,古朗就会变成一具尸体,根本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但是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梦便打断了,她说:“不用他插手,我要亲手宰了古朗和他的手下,你如果害怕的话,可以置身事外。”


说着,苏梦看了我一眼,那目光之中有一丝蔑视。


我那里受到了她这种目光,再说了,他妈的,古朗这个王八蛋,心里认为苏梦是我的女人,他还让手下摸苏梦,这明摆着不把我放在眼里,老子恨不得打死他,但是看苏梦这样子,好像要把今天晚上古朗等一十三人全部弄死,这可是大案,我心里有点怕怕。


“害怕的话,就当我没说。”苏梦冷冷的对我说道。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不过我们要从长计议,毕竟是十三条人命,搞不好的话,咱俩也得挨枪子。”


“不是十三条,是十五条。”苏梦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啊!”我愣住了,十五条?难道苏梦连古朗的老婆孩子都要杀,我勒个去,姓古的这王八蛋到底对苏梦做了什么?碰触了她的那块逆鳞?要让她赶尽杀绝。


“那个,祸不及妻儿,古朗的老婆孩子跟这件事情没关系,你不能乱来。”我说。


“我也要让古朗尝尝失去最爱之人的感受。”苏梦咬牙切齿的说道,同时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泪花。


一瞬间,我仿佛猜到了什么:“难道古朗这个王八蛋用语言侮辱过苏梦的母亲,我擦,肯定是这样,苏梦的逆鳞,八成就是她母亲。”


她和一条龙之间的不和,我估摸着也跟她母亲的死有关,如果古朗言语侮辱苏梦母亲的事情被一条龙知道,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绑架她的女儿,言语侮辱他过世的妻子,我想一条龙肯定会发疯的,绝对会不顾一切要了古朗全家的命,甚至于还会迁怒于姚二麻子,搞不好就会在江城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姓古的,你他妈自己找死也就罢了,真得在江城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话,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我在心里暗叹一声,知道古朗这一下捅了马蜂窝,一棍子桶在苏梦和一条龙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苏梦的母亲,一条龙的妻子,就是他们父女两人心里的圣地,也是他们的逆鳞,触之必死。


“我会让那个混蛋为我们两人准备替死鬼,古朗的事情要尽快解决,让那陶小军把古朗和他十二名手下的行踪盯紧了,钱不是问题。”苏梦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到我的手里,说:“想要多少,自己取。”


我想了一下把卡还给了她,说:“这件事情因我而起,不能花你的钱,别把我当小白脸,该拿的钱我会拿,不该拿的钱,我一分不要。”


“你同意帮我了?”苏梦问。


“舍命陪君子,如果事后浪迹天涯的话,你可不能离我而去,只可惜我王家还没后呢。”我淡淡的说道。


“真得到了那一步,大不了让那个混蛋将我们搞到国外,我给你生孩子,绝不了你王家的后。”苏梦说道。


“嘿嘿!”我嘿嘿一笑,说:“要不今晚我们就造小人?”说着,目光朝着她的胸脯看了一眼。


“你不怕我半夜阉了你的话,今晚就睡我那里啊。”苏梦说道。


李洁经常说要阉了我,但是我知道她最多嘴上说说,但是苏梦说这种话,却有一种让自己心惊肉跳的感觉,妈蛋,她连杀人都敢,搞不好真会阉了自己。


“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那还是算了,家里有媳妇等着我。”


“胆小鬼!”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


二十分钟之后,我将她送到了世纪城小区,然后这才开车朝着玫瑰苑驶去,当自己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客厅里亮着灯,我看到李洁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里还在播放着新闻。


“难道她是在等自己?”我眨了一下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拿出手机,果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李洁打的。


这才想起来,当时自己摸到棉纺三厂的时候,把手机的调成了静音,防止被古朗发现。


李洁正在逐渐的接纳自己,但是自己过年之后一直在忙酒吧的事情,接下来苏梦可能要挺而走险,而她今晚被绑架的事情完全由我而起,所以自己不可能置身事外。


万一自己浪迹天涯,李洁再爱上自己,那不是让她徒增烦恼和忧伤?我在心里暗暗想着,要不要狠心伤害李洁的心,让她对自己失望,让自己悄悄钻进她心里的一道影子慢慢消失淡化。


为了将这道影子悄悄钻进李洁心里,自己可是陪着她出生入死,最后死里逃生,才有了今天这样的结果,真要亲手毁掉她对自己的好感吗?我犹豫不决,根本下不了决心。


自己没有那么伟大,并且一直都不是一个伟大的人,我仅仅只是一个小人物。


“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叹息了一声,随后弯身轻轻的将睡在沙发上的李洁抱了起来,我的动作十分的轻柔,所以李洁并没有醒,只是在自己怀里活动了一下身体,再次睡了过去。


我小心翼翼的将李洁抱到了卧室的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将暖气调好,这才轻轻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当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苏梦的话一直围绕在自己耳边,她要亲手宰了古朗,要让古朗知道失去最亲之人的痛苦。


如果只杀古朗一个人,我并不会害怕,但是要杀十三个人,甚至连古朗的老婆孩子都要杀的话,我心里真有一点害怕。


“希望她睡一觉之后,能改变注意!”我心里暗暗祈祷:“或者我把这件事情偷偷告诉一条龙,让他叫人解决了古朗,这样的话,自己和苏梦都不用冒险,不过这同时也有可能暴露苏梦和一条龙的关系。”


我左右为难,直到天色渐亮,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我一觉睡到中午,醒来之后,发现李洁不在家,不过茶几上留了一张便条:“我去看房了。哼!!!”后面的哼字加了三个叹号,说明她心里很不高兴。

 

“看房?”我的脑袋还没有完全清醒,想了几秒钟才想起来,因为自己和刘静在厨房里干的好事。李洁以为刘静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好,非要让她跟我们一块住,于是便准备在江大旁边买个三室二厅的大房子。

 

刘静跟我们一块住。我是一万个同意,这样的话,我和她之间单独相处的机会就增加了,想想那种偷情的刺激,我全身都感到激动。

 

我自己做了饭,正在吃的时候,接到苏梦的电话。

 

“喂,王浩,让陶小军给我盯好右手虎口处纹了一个心的那小混混,今天晚上从这人开始。”电话接通之后,苏梦冷冰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喂,苏梦,那个,是不是能缓一缓?”我问。

 

“你如果害怕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说着,她就要挂断电话。

 

“喂,别挂,我怕什么,马上打电话给陶小军,这件事情你放心吧,交给我了。”我说。

 

“别让我看不起你。”苏梦说道。

 

挂断电话之后,我感觉有点头痛,饭也没心思吃了,拿起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

 

“古朗手下有一个小混混,右手虎口处纹着一个心形较图案,查查这人。”我说。

 

“周罐头,古朗十二名手下,只有他右手上有纹身,好像正是一个心形图案。”陶小军不愧是坐地虎,听完我的描述之后,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外号。

 

“盯着这人,今晚从他开始,这事,你知,我知,不要告诉胖子他们。”我对陶小军嘱咐道。

 

“二哥,要一个一个收拾吗?太好了,不还击的话,还以为我们好欺负,就应该打得这群王八蛋生活不能自理。”陶小军说道。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只是让他一定把人给盯好了。

 

挂断陶小军的电话之后,我烦躁不安起来,这是杀人,不是杀鸡,自己上一次亲手杀了周强,那种感觉仍然时不时的出现在梦中,刻骨铭心,我想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万万没有想到,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苏梦竟然让我帮着她杀掉古朗等十五人,其中很可能包裹古朗的老婆孩子。

 

“要不要告诉一条龙,让一条龙出手,即便敏感的人会猜到一点什么,但是这总比自己和苏梦两人冒险强?”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不过如果真告诉了一条龙,苏梦八成会跟自己绝交,如果没有苏梦这层关系,一条龙会不会对自己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我发现自己可以得罪一条龙,但是绝对不能得罪苏梦,得罪了一条龙还有挽回的余地,得罪了苏梦,则同时也就得罪了一条龙。

 

“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希望苏梦见了血之后,会心生恐惧,从而停止这种铤而走险的报复行动。”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焦躁不安的自己离开了玫瑰苑,开车朝着大哥的健身俱乐部驶去。

 

待在家里,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焦躁不安,于是我准备去健身俱乐部出出汗,让思雯特训自己。

 

来到俱乐部之后,先跟大哥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去找思雯对自己特训,没想到思雯仅仅只说了两句话:“一个小时扔石锁,一个小时快蹲,能坚持三个月,我们再继续。”

 

“啊!”我张大了嘴巴。

 

“二哥,想打人就要先吃苦,你的身体素质太差了,必须进行三个月的强行训练,扔石锁锻炼你上臂和腰的力量,同时还能锻炼你全身的协调性,快蹲可以锻炼你腿部的力量,腿是根,是一切武术的根基。”思雯十分认真的说道。

 

“好吧!”我点了点头,随后去了大哥和思雯私人的训练室,在里边扔起了石锁。

 

思雯在教授十几个人练太极拳,没有时间来亲自监督我,全凭我的自觉。

 

昨天晚上是自己踏入江湖的第一个晚上,我感觉到了步步危机,所以没有思雯的监督,我仍然一丝不苟的练习着。

 

自己不能再当弱鸡了,不然的话,在江湖里混,没点功夫防身的话,搞不好那一天就被人给要了小命。

 

道上的风险,让我想要强大起来,思雯说的没错,舒舒服服就想打人,凭什么啊?你必须吃别人吃不了的苦,才能有打人的资格,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天上不会掉馅饼,同样,舒舒服服也不可能学会真正打人的国术。

 

一个、二个、三个……

 

我左右手互换扔着三十斤的三锁,很快身体就被汗水湿透了,不过此时自己完全沉浸在扔石锁的坚持之中,渐渐忘掉了烦心的事情。

 

整个身心放松之后,我感觉所有的烦恼都夹杂在汗水中流出了体外,这种浑身轻松的感觉真好。

 

不过最终我没有坚持到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时候,实在坚持不住了,于是停了下来,不过休息了一刻钟之后,我又开始练习快蹲。

 

快蹲很简单,大哥早就教过我,只是我一直没练,回忆了一遍动作要领,我便练习了起来。

 

可惜只蹲了不到二十分钟,我的两条腿就失去了知觉,自己的身体素质真是太弱了。

 

呼哧!呼哧……

 

我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铃铃铃……

 

就在这里,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李洁的电话,于是马上接了起来:“喂,媳妇!”

 

“去那了?”她的声音有点不高兴。

 

“在大哥这里,正在健身呢,最近感觉自己实在太弱了,必须锻炼,不然以后遇到危险怎么保护你啊!”我说。

 

“少来,一会一块吃晚饭吧?”李洁说道。

 

“这……媳妇,一会我要去酒吧。”我弱弱的说道。

 

“哼,以前你天天没事,怎么现在天天好像很忙,一天到晚见不到你的人。”李洁冷哼了一声说道。

 

“媳妇,男人要有事业,你体谅一下,等赚了钱,我请你去旅游。”我说。

 

“不用等,现在就可以出去玩,我出钱。”李洁说。

 

“那怎么可能一样,我又不是小白脸,媳妇最乖了。”我说。

 

“少来哄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可告诉你,我对你刚刚有点好感,天天见不到的话,这点好感很快就没了。”李洁对我威胁道。

 

“媳妇,别呀,今晚我一定早点回去,你给我留门啊,我们加身一下交流,最好来一次负距离接触。”我暧昧的对李洁说道。

 

“流氓,滚粗!”李洁反应很快,一下子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随后又跟她聊了几句,发现时间不早了,于是便挂断了电话,当洗完澡换了衣服从大哥的健身俱乐部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钟,我开车朝着世纪城小区驶去。

 

路上给陶小军去了一个电话:“小军,外号罐头的那小子现在在那里?”

 

“正在打台球,好像找了一个妹子,两人正在腻歪,今晚八成会开/房。”陶小军回答道。

 

“看住了他。”我说。

 

“二哥,放心!”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世纪城小区,接上苏梦朝着鞍山路驶去。

 

“怎么样了?”苏梦对我询问道,我把刚才陶小军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试探着问道:“如果两人去开/房的话,可能有点麻烦,要不改天再动手?”

 

苏梦扭头瞥了我一眼,说:“你害怕的话,我自己来。”

 

“害怕?开玩笑,既然你决定了,我当然要跟你共同进退。”我拍了拍胸脯说道。

 

“拿着!”苏梦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递给了我。

 

我接过匕首看了一眼,一共二尺长,开刃,有血槽,不是刀片,很有分量,差不多有四毫米厚,绝对是杀人的利器。

 

她手里拿着一把电击枪,样式跟李洁的那把差不多,同时还拿出一张东城区的老地图。

 

“老城区,监控点不多,胡同小巷多,这样利于我们避开监控,现在的警察只会用监控办案,一旦我们没有在监控之中出现,那么他们抓瞎了。”苏梦并没有闲着,不知道她从那里搞到了东城警方监控图,上面天网的监控点标注的清清楚楚,就连民用监控也有标注。

 

“我擦,这是好东西啊!”我看着地图,有点心惊,谁会花这么大的功夫把整个东城区所有的警用和民用监控全部详详细细的标注出来呢?

 

答案呼之欲出,只有一条龙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干的是掉脑袋的事情。

 

“也不知道苏梦用什么借口把这地图给借了出来。”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有了这地图,真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古朗等人给宰了。

 

“尸体怎么处理?”我问。

 

“有人会帮着处理,这不用我们担心,绝对万无一失。”苏梦说道。

 

“好吧!”我点了点头,看样子她已经全部想好了。

 

当天晚上,酒吧由胖子、三条和狗子三人看着,如果没有古朗的捣乱,他们三人看着足够了。

 

陶小军一直在监视着古朗的手下罐头,我一直开着***,时不时的会传来他的消息。

 

十点零五分,陶小军打来电话:“二哥,罐头喝醉了,正搂着他刚交的女朋友可能去开/房。”

 

“他们两人现在在那里?”我问。

 

“文昌路。”陶小军回答道。

 

我开的是免提,苏梦马上找到了文昌路,然后以文昌路为中心,开始找旅馆,稍倾她指了一下满意旅馆,说:“最近的一家旅馆。”

 

我点了点头,用手指了一个小巷,说:“在这里动手,罐头不可能绕大路去这家旅馆,只能走小巷。”

 

“嗯,我们马上赶过去。”苏梦说。

 

“好!”我点了点头,把地图收了起来,两人从酒吧后门走了出去,没有走街道,只在小巷和胡同里穿梭,很快就到了那条指定好的小巷,等了没多久,陶小军发了***:“二哥,他们走进了小巷,八成是去满意旅馆。”

 

陶小军从小在东城区长大,所以对这里很熟悉,罐头刚刚走进小巷,他就判断出了对方的目的地。

 

不过我和苏梦因为手中有地图,提前一步判断了出来。

 

小巷没有路灯,我们两人躲在一处黑影里,我看了一眼苏梦,问:“怕吗?”

 

她没有说话,不过我能感觉到她有一点紧张,看来应该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