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16回把手机还我

苏梦在查帐,没想到她大学竟然学的是会计专业,跟我一样,一所三流大学毕业。不过人长得漂亮,最后混进了演艺圈,可惜不差钱的她,都是低调的演一些无关重要的小角色。


小军和胖子还没回来。我只好拿起对讲机对狗子说道:“狗子,看到那个染着黄毛,胳膊上有纹身的小子了吗?盯着他,他好像在兜售违禁药品。”


“明白。二哥!”对机讲里传来狗子的声音,随后我看到他朝着那个黄毛小子走了过去。


思考了片刻,我转身朝着财务室走去,苏梦正在里边查帐。


咚咚!


我站在外边敲了一个玻璃,然后朝着苏梦招了招手,稍倾,她便走了出来。


“查到什么了吗?”我问。


“帐面上做的天衣无缝,想到查到猫腻不容易,必须从采购到销售慢慢的查。”苏梦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的说道:“你不是跟一条龙打过招呼了吗?怎么下面出现了卖违禁药品的人?”


“呃?”苏梦的表情愣了一下,说:“可能是外围的小弟,你知道他的手下一共就十几个人,其他的人都属于外围,他最多打声招呼,但是上千名外围的小弟,根本不可能全部管得过来。”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一般这种情况,酒吧都怎么处理?”


“一,驱赶;二,分钱!”苏梦说道。


我微皱着眉头,思考的片刻,说:“我不想碰这种东西。”


“那就驱赶,如果出了大事,我来搞定。”苏梦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


当我重新来到栏杆处的时候,发现小军和胖子已经回来了,狗子正盯着那名兜售违禁药品的黄毛,两人好像要发生冲突。


我拿起对讲机讯速的说道:“小军,你和胖子过去帮狗子把那个黄毛弄去出,告诉他,不管他是谁的手下,让他马上滚蛋。”


“好咧,二哥!”


黄毛正在跟狗子对视,嘴里好像还在骂骂咧咧,我站在二楼听不太清楚,并且黄毛还往上撩了一下衣服,露出了一把匕首。


不过他刚刚把衣服放下,小军和胖子突然从其身后将他的两条胳膊给架住了,正在此时,前边的狗子一拳就打在了对方的肚子上,随后好像又打了几拳,我看到胖子握着黄毛的嘴,愣是让他没有喊叫出声,随后三人把黄毛给架给了酒吧。


我想了一下,走下了楼梯,朝着酒吧门口走去,离开酒吧之后,我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旁边一条小巷里有动静,于是马上走了过去。


砰砰砰……


哎呀!


“你们他妈知道我是谁?敢打我,都他妈不想活了。”黄毛一边惨叫,一边口吐狂言,这小子嘴还挺硬。


我走了过去,制止了小军三人对黄毛的拳打脚踢,此时借着不远处的灯光,我看到地上的黄毛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他身上的刀子也到了小军的手上。


“二哥!”小军三人叫了我一声。


我点头应了一下,随后朝着趴在地上仍然骂骂咧咧的黄毛看去。


砰!


“叫你再骂!”小军突然一脚踢在黄毛的嘴上,让对方的叫骂声戛然而止,下一秒,黄毛吐出了二颗门牙。


“行了!”小军还要再揍黄毛,被我拦住了,小军从小跟着大哥练习八极拳,一拳一脚都很重,他真发起狠来,三拳两脚就能要了这黄毛的小命。


大哥韩勇对朋友肝胆相照,但是对于敌人可真是毫不留情,绝对称得上杀伐果断,陶小军从小跟着他,性格也有点像。


“我不管你是谁的手下,八十年代酒吧以后由我罩着,你回去打听打听,这里是不是你能来卖东西的地方,今天我就先饶了你,如果有下次的话。”


说到这里,我从小军手里拿过黄毛的那把匕首,蹲下身子,用匕首在黄毛的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鲜血瞬间溢了出来,同时我身上的杀气散发了出来,双眼紧紧的盯着他,说:“如果有下次的话,你就要了你的小命。”


自己的杀气,威力有多大,我心里有数,配合着刀子划过黄毛脖子的动作,一般人绝对受不了。


果不其然,我发现黄毛的眼晴里露出一丝害怕的目光:“你,你是谁?”


“王浩,记住了,回去好好打听打听,滚吧!”我将刀子扔在地上,站起身来带着陶小军三人离开了小巷。


“二哥,就这么放了这小子,太便宜他了。”小军说道。


“对方虽然是外围人员,但是干得毕竟是掉脑袋的事情,这种人还是不要往死里得罪。”我对陶小军说道。


“哦!”他点了点头。


“刚才那小偷怎么处理的?”我问。


“打了一顿,然后把钱包还给了那位顾客。”陶小军回答道。


“嗯!”我点了点头。


回到酒吧之后,我仍然保持着警惕,虽然赶走了一个小偷和一个最底层卖违禁药品的黄毛,但古朗仍然没有出现,鞍山路可是他的地盘,自己占了八十年代酒吧,如果今天晚上他不出来冒个头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九点半了:“难道真被他老婆给缠住了?不会吧?那都是一些小手段,制造点麻烦还行,根本上不了台面啊!”我在心里暗暗思考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划过,自己一直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扶着栏杆看着下面的一切,不知何时,苏梦出现在我的身边,问:“怎么样了?”


“一切正常,一个小偷,一个卖粉的,三起争吵,都已经化解了。”我说。


“不错嘛。”苏梦说道。


“古朗还没有出现,我有点担心,这来的越晚,搞不好憋着什么大招。”我一脸担忧的说道。


“你不是给他制造了一点小麻烦吗?也许被缠住了。”苏梦说。


“希望如此吧!”


我的话音刚落,只听楼下砰的一声,接着我看到两帮中学生对峙了起来,其中一名中学生头破血流,另外一人则手里拿着一个碎裂的啤酒瓶。


“操,范辉,你敢玩偷袭,老子弄死你。”头破血流的那名中学生从书包里拿出一把半米长的西瓜片刀。


我一看不好,急忙往楼下跑去,同时用对讲机对陶小军三人吼道:“不能让他们两帮人动手,就算动手,他妈也给老子出去动手,绝对不能在酒吧里。”


中学生拿刀在酒吧里打架,万一弄出人命,酒吧八成是开不成了,就算没出人命,只要报道出去,酒吧也得歇业整顿几个月,想开业的话,肯定要花大价钱走门路。


“我/操,现在的中学生太凶了吧,动不动就动刀子,他大爷的!”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急速的朝着楼下跑去。


我跑到两帮人面前的时候,陶小军三人已经挡在了两帮中学生中间。


两边大约都有五、六个人,人人手里拿着西瓜刀,还真他妈当自己是古惑仔啊!


“小崽子,要打架出去打,在这动手别怪我把你们都收拾了。”陶小军对两帮中学生吼道。


“你他妈是谁啊?”


“你算那棵葱?敢管我们的事?”


可惜曾经在中学被称谓四虎的陶小军等人,在现在这群中学生之中根本没了威望。


“我/操,一群小逼崽子,老子混的时候,你们还在穿开裆裤呢,知道东城三中以前的四虎吗?老子就是赤天虎陶小军。”陶小军牛逼哄哄的说道。


“我呸,我还是入云龙牛犇呢!”那个一手拿着碎裂的啤酒瓶,一手砍着西瓜刀的小子骂道。


“操,老是战天狼范辉,你个赤天虎算个屁。”头破血流的那小子也嚷叫道。


两小子把陶小军骂得有点发懵,眨了一下眼睛,说:“我靠,现在的小逼崽子真他妈不知天高地厚,起的名号比我们那时候牛逼多了。”


“你再骂一句小逼崽子试试,信不信我砍了你?”牛犇拿刀指着陶小军说道。


不过下一秒,我看到陶小军的身体瞬间动了,只见他右手突然擒住了牛犇的手腕,然后只听哎呀一声,牛犇发出一声惨叫,接着身体便被陶小军摔趴在地上,这招好像是八极拳的大缠手,我看大哥韩勇练过。


西瓜刀到了陶小军的手中,他用脚踩在被摔趴在地上惨叫的牛犇,然后用刀指着两帮中学生吼道:“都他妈给我老实点,想打架出去打,敢在酒吧里闹/事的话,别怪老子全部把你们收拾了。”


陶小军的这一手震慑住了这帮中学生,两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头破血流的范辉说了一句:“牛犇,老子在小树林等你们,谁不来,谁他妈是孙子。”


范辉带着他的人走了,这时陶小军才放了牛犇,将西瓜刀扔给他说:“小崽子,就你这熊样还敢叫入云龙,以后再敢在哥面前嚣张,信不信我大耳瓜子抽肿你的脸。”


陶小军扬手想要打牛犇,他惨叫一声,带着他的人跑了,不过跑到门口时候扭头喊了一句:“你等着!”


这件事情被陶小军一个人解决了,我刚刚提到嗓子眼的心渐渐放了下来,不过刚才在两帮中学生对峙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有个女子在录像,不由的眉头微皱,急速的朝着四周寻找起来。


录像的事情可大可小,如果被有心人利用的话,就可能会坏事。我的目光在酒吧里寻找着,突然看到一道苗条的人影离开的酒吧。


“好像就是这人!”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扭头对陶小军说:“看好场子。”随后自己马上追了出去。


追出酒吧大门之后,我看到那名女子紧跟在牛犇他们后面,像是要偷偷拍摄似的。


“我擦,这人要干吗?中学生打架她都要拍摄?”我眉头紧锁,急步的朝着那名女子追了过去。


牛犇和范辉两帮中学生约在小树林里开战,女子跟在他们后面,我则跟在女子身后,想要看看她到底要干吗?


小树林就在三中学校后面,离八十年代酒吧大约五百米左右的距离,等牛犇带着人来到小树林之后,范辉那边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人,人人手里都拿着西瓜刀。


本来以为牛犇会带人跑掉,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带着他的五个手下走了过去。


“操,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两帮中学生准备开战的时候,女子突然冲了出去,挡在他们中间,大声喊道:“不准打架
 

“我/操!”看到女人突然冲到两帮拿西瓜刀的中学生之间,吓了自己一跳,心里暗道一声:“疯了?难道她是学生的家长?不像啊!”

 

女子穿着牛仔裤,黑色短靴。上身是米色的双排扣羊绒大衣,披肩的长发,容貌天黑有点看不太清,但是绝对不丑。看起来最多二十多岁,怎么可能有一个上中学的儿子。

 

“不准打架,再打架我报警了。”女子拿着手机对两帮中学生说道。

 

“你他妈是谁啊?我们打架关你屁事?”满头是血的范辉嚷道。

 

“就是,你他妈谁啊?”牛犇也跟着问道。

 

“我是江城日报的记者。你们如果打架的话,我会告诉你们学校的校长,到时候你们肯定受处分。”女子拿出了记者证在两帮中学生面前晃了一下。

 

她还是挺聪明,知道学生最怕什么,除了家长之外,就是学校的老师了。

 

果不其然,范辉和牛犇两帮人听到女子是记者,并且要把他们打架的事情报告给学校,于是脸上都露出退缩的表情。

 

“牛犇,咱俩的帐改天再算。”范辉用西瓜刀指着牛犇说道。

 

“老子随时等着你。”牛犇反击道。

 

随后两帮人对骂了一会,然后便散了。

 

等这群中学生离开小树林之后,我悄悄的朝着女子摸去,妈蛋,她竟然是江城日报的记者,刚才牛犇范辉两帮人在酒吧拿西瓜刀对峙的事情搞不好明天就会见报,八十年代酒吧肯定会被扣上什么大帽子,所以我准备跟这名女记者好好谈谈。

 

女子拿着手机站在原地,好像用手在拍着胸脯,八成刚才她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我从后边慢慢的摸了过去,走到她身后的时候,她刚好在打电话,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突然出手,将她的手机给抢了过来。

 

因为正处于通话状态,所以手机并未锁,我急速的翻找到那段刚才在酒吧录的视频,然后给删除了。

 

“来人啊,抢劫!来人啊,抢劫!”旁边的女子大喊了起来,可惜这边是小树林,大冬天的晚上根本没人。

 

“别喊了,这里很偏僻的,大冬天的晚上没人会来这边。”我对女子说道,随后把手机还给了她。

 

“你想干吗?”女子接过手机之后,双手捂着她的胸脯,一脸惊恐的说道。

 

“你刚才不是说我抢劫吗?我考虑要不要劫个色?”我一脸色眯眯的朝着她盯去。

 

“哇!”女子突然尖叫一声,随后转身就跑,边跑还边喊:“救命啊!”

 

不过她刚刚跑出去二步,便被我一个箭步追上了,我用右手勒着她的脖子,左手捂着她的嘴,在其耳边说道:“喂,你一个大记者为什么会来八十年代酒吧这种小地方?你应该不是附近的人吧?”

 

唔唔唔……

 

女子剧烈的挣扎起来,她的劲还挺大,突然一肘撞在自己肋部,痛得我差一点松手。

 

“妈蛋,再乱动,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我凶神恶煞的吼道。

 

可能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女子不再挣扎,于是我慢慢的松开了捂她嘴的左手,再次问道:”你怎么会来八十年代酒吧这种小地方?”

 

“有人给线索,说这里晚上有人贩/毒。”女子紧张的说道。

 

我一听她的话,瞬间瞪大了眼睛:“我/操,这人是不是嫌命太长了,来找死啊,如果真有贩/毒的在八十年代酒吧被她拍到的话,我猜她的尸体八成明天一早会出现在大沽河里。”

 

我松开了勒她脖子的右手,然后绕到正面打量着她:“你是不是疯了?八十年代是一家二十多年的老酒吧,一直规规矩矩的做生意,你别被人当枪使,今天拍到有人贩/毒了吗?“我问。

 

“没有。”她摇了摇头,说:“但是我拍到了中学生持刀打架,这家酒吧离三中这么近,我觉得非常不妥,很容易把学生带坏……”这女记者口才就是好,吧啦吧啦说了一通道理,我算是听明白了,她想写一个报道,呼吁政府将学校旁边的网吧、酒吧、KT***等娱乐场所全部拆除,而引子就是刚才牛犇等人持刀在酒吧对峙的事情。

 

“停停停!”我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说:“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她紧张的盯着我问道。

 

“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不要以八十年代酒吧为事例,可以吗?”我十分认真的对她说道:“价钱你来开。”

 

“哦,我知道了,你是八十年代酒吧的老板是不是?”女记者突然不害怕了,一脸知道底细的表情盯着我,说:“想用钱收买我,没门!”

 

我说:“你手机上的视频已经被我删除了,如果你乱写的话,小心我去你们报社投诉你。”

 

“哼,软得不行,想来硬得是不是?我不会向你们这种恶势力低头。“女子说道。

 

我有点头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你才毕业吧?”

 

“呃!怎么了,管得着吗?”女子说。

 

“如果我是恶势力的话,肯定对你先奸后杀,明天早晨江城日报上会出现一篇新闻,一具无名女尸出现在大沽河里。”我无奈的说道。

 

“少来吓唬我,我不怕。”女子嘴里说着不怕,却急忙拿起手机,好像要报警似的,还好我手机眼快,再一次将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你干吗?还我手机。”女子想要抢回手机,直接被我装进了自己口袋里。

 

“咱俩谈谈,八十年代酒吧已经经营了二十多年,承载着几代人的感情,你不要被别人利用了。”我开口对她说道,同时心里暗暗的思考着,她一个刚毕业的女记者,还他妈是外地人,突然接到线报说有人在八十年代酒吧贩/毒,这太诡异了:“难道是古朗干的?”

 

借助一个刚刚毕业的女记者的手,兵不血刃的解决问题,自己吃了亏,还不知道怎么会事,这一手他妈够阴毒啊!

 

还好黄毛被自己及时发现,带离了酒吧,并且苏梦提前跟一条龙打了招呼,所以酒吧里今天很干净,唯一的意外就是牛犇这群中生学竟然闹起了事,现在的孩子真是无法无天。

 

“我有思想不会被别人利用。”女记者说道:“还我手机!”

 

“你什么时候接到的线报?”我问。

 

“今天下午。”她说。

 

“下午啊!”我重复了一句,随后拿出她的手机,翻找了一下接听的电话,下午只有一个是陌生号码,于是我拿着她的手机在她面前晃了一下,说:“就是这个号码了,对吧?”

 

“还给我!”女记者又想来抢,可惜被自己躲开了,我拿出自己的手机,记下了这个陌生的号码,同时也记下了这个女记者的电话号码,准备回去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古朗在阴自己。

 

“不要乱写,更不要被人利用,你好好用脑子想想,你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又是外地人,没有任何背景,为什么会有人给你提供线索?”我对她劝说道。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是人渣。”她骂道。

 

听到她骂自己人渣,我双眼露出一丝寒光,朝着她逼近了一步。

 

“你想干吗?”女记者惶恐的朝后退去。

 

“我提醒你一下,如果那天真遇到坏人的话,不要激怒他,因为这样对你没好处。”我说。

 

“哼!”女记者冷哼了一声,再次说道:“把手机还我。”

 

“你给我看一眼你的工作证,我看你是不是真记者。”我说。

 

她没有办法,只能将记者证拿了出来,放在我的眼前,说:“看好了,我是江城日报的记者。”

 

“张文珺,好名字,还是实习生啊!”我看着她的记者证说道。

 

“哼!”下一秒,她把记者证给收了起来,说:“把手机还我。”

 

我把手机还给了她,说:“不要乱写,要写就写点正能量的事情,比如说见义勇为啊,扶老爷爷老奶奶过马路啊,学雷锋做好事等等,还有别总想着发现大新闻,然后一夜成名,那八成会被别人利用,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要你管!”张文珺一把夺过手机,然后撒腿就跑。

 

我知道她八成会写,但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想要把文字变成铅字,不是那么容易,再说她的报道太得罪人,全市学校旁边的网吧有多少?娱乐场所有多少?我估摸着她的稿子肯定不会见报。

 

还有一个原因,刘静好像有一个学生在江城日报当主编,前天还给刘静去拜年,我准备让刘静给这个学生打声招呼。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我他妈不知道拿这小姑娘怎么办?不能真杀了人家吧,自己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坏人。

 

我将手插进裤子口袋,然后慢慢的朝着八十年代酒吧走去,可惜没走多远,隐隐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呼救声。

 

“救命啊,唔唔……救命啊!”

 

“我擦,怎么这声音这么耳熟,不会是刚才那个女记者吧?”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慢慢的寻声摸了过去,在半路上的时候,弯腰捡了一块板砖拿在手里,自己也是一个弱鸡,月黑风高,偏僻的小树林,拿块板砖在手里还能壮壮胆。

 

大约走了一百米的距离,我看到一个男子趴在一个女子的身上,一只手捂着女子的嘴,另一只手正在扒女子的裤子。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的张文珺,张大记者!

 

“我擦,还真碰到色/魔了。”前段时间新闻里说,有女孩夜练失踪,找到后几乎都是被先奸后杀,因为多出现在偏僻地段,案件一直没有侦破:“不会就是此人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自己真是走了狗屎运。

 

啪啪啪……

 

张文珺可能反抗的太激烈,男子一直没有扒下她的裤子,于是左右开弓,狠狠的抽了她十几个耳光,一瞬间她就被打懵圈了。

 

“救?还是不救?”我在心里暗暗想着,不救的话,这色/魔为自己一劳永逸的解决了麻烦,但是自己真要这么离开的话,我这辈子怕是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操,王浩,你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坏人。”我最终决定冒险去救张文珺。

 

下定决心之后,我抓紧了手中的板砖,并没有马上行动,准备找一个最佳的时机再出手。

 

男子这一次顺利的扒下了张文珺的裙子,并且连同内裤也一块扒了下来,张文珺好像彻底被打懵了,挣扎的越来越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