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13回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本来不想让八字胡给自己看,但是想了想,正好借这个机会给八字胡点钱,也算自己仁之义尽了。帮他只能帮这么多了。


“那就麻烦丁哥给我瞅瞅!”我说。


“你这面相,乍一看,穷命多劫。”八字胡盯着我的脸看了一分钟,然后用手摸了一下他自己的胡子。开口说道。


听他这样说,把自己吓了一跳,有点后悔让他看面相了。


“你如果找街头看相算卦的给你看,他们肯定这样说。不要信,这样说的人连看相算卦的门还没入,都是在骗人。”八字胡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听他继续吹,因为心里已经认定他是一个江湖老骗子。


“你这面相不得了,天狼斗紫薇,一代枭雄!”八字胡说道,然后说了一通专业术语,我听得稀里糊涂,最后总结了一下,他的意思好像是说我命中多凶险坎坷,但是处处总有贵人相处,最后能不能成就一翻事业,天机不可泄漏。


听到他说天机不可泄漏的时候,我很想骂一句:“你大爷!”这不跟放屁一样吗?看了等于没看。


不过心里这样想,脸上却装出一副傻傻的模样,掏出二千块钱放在八字胡面前,说:“丁哥,你就给我泄漏一点天机吧。”


他念着胡子,闭着眼睛,摇头晃脑了一会,说:“送你五个字——快刀斩乱麻!”


“呃?丁哥,这什么意思?”我傻傻的问道。


“不能再说了,再说我就要折寿了。”八字胡说道,随后他将二千块钱揣进口袋,然后又跟我喝了一会酒,把桌上的菜吃光,这才起身离开。


“兄弟,有缘再见。”八字胡抱了抱拳,对我说道。


“丁哥,以后有什么困难就去八十年代酒吧找我。”我说。


今天跟八字胡遇到也是一种缘分,如果他以后再饿得一分钱没有的话,自己不介意再帮他一次。


八字胡离开之后,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自己算是仁之义尽了,装疯卖傻了一个晚上,算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二千块钱送给了他。


结帐之后,我步行朝着不远处的八十年代酒吧走去,不过在酒吧里找了三圈,愣是没有找到苏梦的人。


“难道她刚才没有看懂我的手势?”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


随后我拿手机,拨打了苏梦的电话,万万没想到,她的电话关机了:“我靠,怎么会事?不会出事了吧?”


我紧皱的眉头从八十年代酒吧走了出来,最后见到苏梦的时候,她正在酒吧里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当时自己心里十分的郁闷,还有一点生气。


“难道她跟那名男子……”我想到了一种可能:“妈蛋,不会吧?自己那天晚上想跟她回卧室睡,她都不让,难道今天能这么随便跟人家去开/房?”


我有点不相信,但是此时她手机关机,又让这种可能性增大。


思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苏梦,她对自己不错,出去跟人开/房还好,就怕她出事,毕竟她可是一条龙的女儿,虽然表面上看来只有我、江高驰和一条龙三人知道苏梦的身世,但是指不定还有别人知道,一条龙的仇家那么多,只要走漏一点风声,苏梦绝对十分的危险。


“上辈子欠你的!”我嘴里嘀咕了一声,随后开车朝着世纪城小区疾驰而去,我准备去苏梦的家里看看,她有没有回家。


半个小时之后,我开着车来到了世纪城小区,直接来到了苏梦家门口,从猫眼往里看了看,好像里边有灯光,于是我便按下了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几下,门里边传来苏梦的声音:“谁啊?”


“我,开门!”一听她的声音,本来自己还在担心,瞬间担心就变成了怒气,妈蛋,自己一个人回家了,也不说一声,不知道我会担心啊。


吱呀!


防盗门打开,苏梦笑嘻嘻的看着我:“不回家,来我这里干吗?”


“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一个人回来了?”我瞪着她问道。


本来以为她会找个理由,但是没有想到,苏梦却说:“故意的!”


“我……”自己想暴粗口,但是最终忍住了,毕竟对方是一个女生:“你……你是成心折磨我是吧?”


“别生气了,进来坐坐。”苏梦一脸笑嘻嘻的说道:“我就是想试试你关不关心我,现在看来,你还是蛮关心我的。”


“不坐了,走了,还有以后手机不准关机。”我准备离开,因为现在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说好了十点回去,自己已经晚了二个小时,回家还不知道李洁会怎么发脾气呢。


“不关机你会来找我吗?”苏梦笑着说道。


“你就折腾我吧,我上辈子欠你的。”我说。


“某个人说要负责的哟。”苏梦说道。


我不想再跟怒斗嘴,直接转身离开了。


“喂,如果今晚李洁把你赶出来的话,可以来我这里睡哟,门给你留着。”身后传来苏梦的声音。


我没有回头,直接走进了电梯。


妈蛋,今晚又被女人给坑了,不过看到苏梦没跟男人去开/房,也没有任何安全问题,自己心里虽然有点不爽,但是并不是太难受,如果她真跟男人开/房去了,我想我不仅仅会难受,还会伤心吃醋。


“王浩,不要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你碗里已经有三个女人了,能搞定这三个女人已经很不错了。”我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己。


二十分钟之后,我开车回到玫瑰苑。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门被反锁了,自己根本打不开,掏出手机打李洁的电话,可是已经关机。


“咚咚……媳妇开门!”我拍打着防盗门,大声的喊道。


叫了大约二分钟的门,自己的手都拍痛了,里边终于来了李洁的声音:“怎么?狐狸精没留你过夜啊。”


“那个,媳妇,你误会了,那女的叫苏梦,一个普通朋友,今天晚上是去跟她谈正事。”我解释道。


“正事?哼,嘟嘴,剪刀手,多漂亮啊!怎么没谈到床上去。”李洁酸酸的说道。


“媳妇,我真是去谈正事,你先打开门,我进去慢慢跟你说,再这样隔着门说话,大半夜的,旁边的邻居肯定会有意见,一会再把物业叫上来,多尴尬啊!”我说。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最终打开了防盗门。


我走进客厅之后,开始各种解释,直到说得自己口干舌燥,李洁仍然不相信我和苏梦仅仅是普通朋友关系。


“你说,你跟她有没有上/床。”李洁问。


“没有,绝对没有。”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心里有点发虚,不过在这个时候,傻子才会承认。


“哼,那她为什么说你们两人滚过床单?”李洁问。


“媳妇,你笨啊,上她的当了,她故意气你呢。”我说。


李洁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哼,我怎么可能上当,再说了,你跟她上/床,我为什么要生气,我们只是假结婚而已,你不要入戏太深。”


我心里好笑,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谁入戏太深,当然不会当面揭穿,只是顺着李洁说道:“我就知道媳妇不会上当,我媳妇多聪明啊,是吧。”


“哼!”李洁哼了一声,然后朝着卧室走去,我紧跟其后,今天晚上,刘静不在,雨灵也没有回来,只有我和李洁两人,嘿嘿,再加上她好像真得心里有了自己,也许可以一亲芳泽。


我心里想着今天晚上也许可以跟李洁有负距离的接触,但是当李洁走进卧室之后,突然关上了门,让自己一下子撞在门上,鼻子碰得发酸。


“媳妇,开门啊!”我拍着卧室的门喊道。


“你睡沙发!”卧室里传来李洁的声音。


“媳妇,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当时我们两人死里逃生的时候,你可答应只要事情过去之后,就准许我跟你睡一张床。”我说。


“当时我可没有答应。”李洁说:“就算答应了,我现在又反悔了。”


“啊!媳妇,你可不能出尔反尔。”我开始不停的敲门,但是没有用,李洁好像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让自己睡沙发。


郁闷啊!本来以为今天晚上可以跟李洁共度良宵,现在看来全被苏梦给破坏掉了。


想到苏梦,我恨得牙痒痒,她就是一个妖精,还是一个专门坑人的妖精。


最终我抱着毯子睡在沙发上,其实我有想过,是否去刘静那里过夜,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如果自己现在离开的话,八成李洁又要生气,刚刚缓和的关系,我可不想再次紧张起来。


躺在沙发上,我想了一会李洁的事情,不过随后更多的思考的是三天之后接管八十年代酒吧的事情。


“明天,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陶小军要过来。”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慢慢的进入了梦香。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睡觉,突然听到厨房里发出一声尖叫:“啊!”下一秒,我瞬间睁开了眼睛,朝着厨房跑去,此时厨房里冒出了浓烟,还有李洁的咳嗽声。


咳咳咳……


“怎么了?”我立刻打开了窗户,把天然气关上,急速的扶着李洁跑出了厨房。


“那个……我……咳咳……”李洁脸色发红,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到底怎么会事?”我再次问道。


“我想做早饭,谁知道锅胡了。”李洁最终开口说道。


哈哈……


听到她想做早饭,我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乖乖咧,从来没有进过厨房的高冷女王想要做早饭,怎么感觉这么不现实,我是不是没有睡醒?


“笑什么?”李洁瞪了我一眼。


“哈哈……让我再笑会,马上就好。”我说。


“哼,不理你了。”李洁跺了一下脚,朝着卧室走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难道李洁想为自己做早饭?不可能吧,肯定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八成是饿了,过年期间外边卖早餐的很少,她这才想自己做。”
 

李洁做早饭的事情,我并没有多想,等烟散掉之后,我做了瘦肉粥。又热了牛奶,这才敲了敲李洁卧室的门。

 

咚咚咚!

 

“媳妇,吃饭了。”我说。

 

“不吃了。”里边传来李洁的声音。

 

我又叫了几次,发现李洁已经不再理睬自己。于是撇了撇嘴,自嘲道:“看来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了。”

 

因为今天还有事,所以我便独自一人吃了早饭,离开的时候。又敲了敲李洁卧室的门,说:“媳妇,饭我给你放在电饭煲里温着,你记着吃,我有事,先出去了。”

 

里边没有回声,我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家。

 

我开车朝着大哥韩勇的健身俱乐部驶去,大哥也是拼了,过年期间除了大年三十和初一不营业之外,其他时间正常营业。

 

九点十分,我来到了位于燕儿岛路的韩氏健身俱乐部,在路上已经给大哥打过电话,所以我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

 

在走廊上,我遇到了陶小军,他正一脸不情愿的在打扫卫生。

 

“小军。”我叫了他一声。

 

“二哥。”他看到是我,眼睛一亮,随后把我拉到了一旁,说:“二哥,帮我求求情吧,我都打扫一个月的卫生了,师父还没有消火。”

 

“小军,我觉得你的脾气不太适合在这里干。”我说。

 

“呃?二哥,你什么意思?”陶小军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小军,跟二哥干怎么样?”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二哥,听师傅说你过完年不是也要来这里上班?”陶小军说。

 

“本来是这样,不过我又找了另一份工作,正缺人手呢。”我说:“今天来这里找大哥,就是想跟他要人,怎么样,想不想跟二哥闯闯?”

 

“闯闯?二哥,你找了份什么工作?”陶小军听到闯闯二个字,突然来了精神。

 

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在健身俱乐部里伺候顾客,肯定受不了。

 

“给一个酒吧看场子。”我说。

 

“什么?二哥你给一个酒吧看场子?别逗了,现在江城的势力早已经被瓜分完了,想要拿下一个场子,不死伤几个人都不可能。”陶小军说道,看样子他比自己都了解江城道上的事情。

 

“鞍山路,八十年代酒吧,后天我就去接管。”我十分认真的说道。

 

“真的?”陶小军仍然有点不相信。

 

“骗你好玩吗?今天我就是来跟大哥要人的。”我说。

 

“二哥,不用要别人了,要我一个人就行了,我手下还有三个兄弟,看一个酒吧足够了。”陶小军好像非常有经验的样子。

 

“够吗?为了得到这个场子,可是得罪了人,开始的时候肯定会有麻烦。”我说。

 

“二哥,我从小跟师傅学功夫,难道这十几年的苦白吃了,老城区的鞍山路我太熟悉了,谁他妈敢去闹/事,敢给二哥添堵,我扒了谁的皮。”陶小军霸气侧露的说道。

 

“这么牛?”我有点不相信。

 

“必须的!”陶小军得意的说道,不过下一秒,他马上低下了头,然后装着扫地的样子。

 

我有点奇怪,抬头看去,发现原来大哥韩勇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老二,你的位置……”大哥以为我老上班,刚要安排我的工作,没想到陶小军在旁边抢着说道:“师傅,二哥搞了一个场子。”

 

“呃?老二,你搞了一个场子?”大哥韩勇疑惑的朝我看来。

 

“嗯,鞍山路的八十年代酒吧,大哥应该知道吧。”我说。

 

“知道,一个老酒吧了,老顾客不少,生意挺好的,这个酒吧被你拿了下来?我记得那一片是……小军,是谁的地盘来着。”大哥韩勇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的地盘,于是转头对陶小军问道。

 

“古朗,古瘸子的地盘。”陶小军说道。

 

“古瘸子?”我心里一愣,昨天晚上好像没有发现古朗有残疾啊,不过看样子陶小军对道上的事情还真得非常熟悉。

 

“对,古瘸子,老二,你怎么从他手里抢到了八十年代酒吧,这在鞍山路那一片,可是一块肥肉啊。”大哥韩勇问道。

 

“一个朋友帮忙。”我含糊的回答道,苏梦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出去,除了自己我不想告诉任何人,因为如果真有一点风吹草动的话,一条龙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大哥韩勇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此时的陶小军一个劲的对我使眼色,那意思好像在说:“二哥,快跟师傅要人啊!”

 

“老二,你怎么想走上这条路?虽然说武林和江湖本不分家,但是大哥实在不想你走这条路。”大哥韩勇表情十分严肃的说道。

 

“大哥,我以前只看到了这么大的天。”说着我用手比划了一下:“那时候的自己就像井里的蛤蟆,心里想着能有几十万回家乡小县城买套房,然后再娶个农村姑娘当老婆,生几个娃,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可惜造化弄人,我认识了李洁,然后又认识了大哥你,我见到了好多大人物,好多武林异士,突然有一天,我这只井底的蛤蟆跳出了井口,发现原来天地是如此之大,大哥,你说,我还能再次跳回井内吗?”

 

大哥韩勇盯着我看了足足一分钟,我的目光毫不退缩的跟他对视着,证明着自己的决心。

 

“唉!”最终大哥韩勇叹息了一声,说:“就叫军子跟你去闯闯吧。”

 

“谢大哥!”我都没有说陶小军的事情,大哥已经猜到了。

 

“谢谢师傅!”拿着拖把的陶小军眼睛一亮,马上开口说道,一脸的兴奋。

 

“你给我听着,不准给你二哥惹事。”大哥对陶小军训斥道。

 

“是,师傅!”陶小军在大哥韩勇面前就是一个乖孩子。

 

“老二,你既然要踏进江湖这滩混水,没点功夫在身上肯定不行,这样吧,每天你来健身俱乐部二个小时,我让思雯特训你。”大哥韩勇训斥完陶小军之后,又扭头对我说道。

 

“啊!”我愣住了,每天特训二个小时,思雯可是一点情面都不讲,这下可真惨了。

 

“就这么定了。”我还没有同意,大哥已定了下来。

 

“哦!”我应了一声,心里知道大哥是为自己好,在道上混,随时有会危险,有功夫在身上,关健的时候可以保命。

 

而想学会可以打人的国术,不扒层皮是不可能了,光练一个石锁功,我都快要崩溃了,思雯的特训让自己感到了恐怖。

 

“二哥,你确实要学点功夫,思雯的特训你肯定会喜欢。”陶小军也跟着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他笑了笑,这小子八成心里在幸灾乐祸。

 

陶小军的事情就这么搞定了,不过却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每天自己都要来俱乐部接受两个小时的特训,想想我都有点头大。

 

当天,陶小军就跟我走了,当他看到我开的是奔驰E级车的时候,瞪大了眼睛,说:“二哥,你发财了,开上豪车了。”

 

“别人的,借我开开而己。”我说,其实自己心里知道,只要跟苏梦的关系不断,一条龙绝对不会要回去这辆车,其实跟自己的没什么两样。

 

坐在车上,陶小军左看看右摸摸,一脸的羡慕。

 

我看着有点好笑,他虽然无法无天,但是也有可爱一面:“小军,这场子刚刚接手,开始的时候,我只能给你五千一个月,甚至你的那三个跟班,每个月只能给三千,你看行吗?”

 

“行啊,太行了,二哥,不给我钱都行,至于那三个小子,平时天天没事干,给他们一人三千,肯定乐意,再说了,敢不乐意,我揍死他们。”陶小军说道。

 

开始的时候,我不敢把工资开的太高,因为第一个月,自己什么都不懂,古瘸子肯定会来找茬,八十年代酒吧的经理吴凯八成还会在财务上搞鬼,自己到底一个月能拿到多少钱还不好说。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陶小军在东城的一家网吧找到了他的三个跟班,我把事情跟他们说了之后,三人很是高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三个人,都有外号,一个叫胖子,一个叫三条,另一个叫狗子,陶小军是他们的老大,四人一块长大,倒是知根知底。

 

这种小团体,战斗力一般都很强。

 

令我吃惊的是,他们在东城区中学生之间很有名气,号称东城四虎。

 

中午的时候,我请陶小军等四人吃了一个饭,本来晚上我想带他们四人去八十年代酒吧熟悉一下,可是没有想到,陶小军等四人对于八十年代酒吧比自己还要熟。

 

他们从十五、六岁开始就经验去那里喝酒,狗子去年的时候还跟里边的一个服务员好上了,只是现在已经分了,那姑娘嫌弃狗子没有工作,整天游手好闲。

 

“那姑娘现在还在八十年代酒吧工作吗?”我问。

 

狗子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点暗淡,看来那段感情对他的打击挺大,此时胖子插嘴说道:“那妞跟了一个白领,听说今年都生娃了,狗子偷偷……”

 

哎呀!

 

胖子还没说完,突然惨叫一声。

 

狗子怒视着胖子:“你再说。”

 

“为了那么个妞,想兄弟反脸是不是?”胖子反瞪了回去。

 

啪!啪!

 

下一秒,陶小军朝着他们两人头上就是一巴掌:“妈蛋,二哥刚刚接下这个场子,古瘸子肯定不会甘心,你们先要自相残杀吗?如果是的话,老子先把你们两个给废了。”

 

陶小军看样子在他们之中的威信很高,挨了打的胖子和狗子都不敢吱声。

 

我思考了片刻,开口对狗子说道:“狗子,喜欢一个女人没错,但是首先不能丢弃自己的尊严,一个男人如果连尊严都没有了的话,连街边的狗都会看不起你,更何况一个漂亮的女人?只要你跟着二哥好好干,二哥保证总有一天,那个女人会后悔的。”

 

“谢谢二哥,我一定好好干。”狗子说道。

 

“来,喝酒!”我把酒杯举了起来。

 

这顿饭吃了二个小时,散场的时候,我对陶小军嘱咐道:“小军,你们四个是东城的地头蛇,这几天想办法打听一下古瘸子的消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明白,二哥就是不说,我也准备去摸摸古瘸子的底。”陶小军说道。

 

有了陶小军四人的加入,我心里便有了底,至少不怕古瘸子明目张胆的去酒吧闹/事了,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