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09回找死没天理了

我淹头搭脑的跟着一条龙回到了苏梦身边,他脸上凶神恶煞的表情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充满父爱的脸:“小梦,多穿点衣服。天冷。”


苏梦仍然穿着羊绒短裙、黑丝和长靴,她给了一条龙一个白眼,说:“要你管。”说着便挽着我的手朝着租的那辆破车走去。


走到自己租的这辆破车面前,我刚刚拿出钥匙准备开车门的时候。一条龙走了过来,将他奔驰车的钥匙放在我的手里,说:“以后你开这辆车吧?”


我朝着一条龙的奔驰车看去,梅赛德斯E级车。心里破为意动,自己还从来没有开过这种豪车。


“新车,普通牌照,放心开!”一条龙补充道,我明白他的意思,这辆车很干净,不会跟他扯上任何关系,让自己放心开,不会惹来麻烦。


“不准要他的东西。”可惜旁边的苏梦直接将奔驰车的钥匙打在地上,然后坐进了眼前租来的破车里。


“那个,叔叔,对不起啊,我们先走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心里这个郁闷啊,免费开豪车的机会就这么失之交臂了。


苏梦,你妹啊,老子给你背了这么大的黑锅,连辆好车都不让老子开,你还是不是人?我在心里暗暗骂道。


我开着租来的破车带着苏梦驶离了世纪城小区,朝着东城区大哥韩勇的家疾驰而去。


路上她看到我脖子上有一点血迹,于是开口询问道:“刚才他逼问你了?”


“嗯!”我点了点头。


“你都说了?”苏梦问。


“没说,打死也没说。”我说。


“骗人,你有这个胆量?”苏梦用十分疑惑的目光盯着我问道。


“威武不能屈。”我拍了拍胸脯说道。


“咯咯!”没有想到,我的话刚说出口,苏梦竟然笑了起来:“威武不能屈个屁,你还不是被自己威胁着上了当。”


“你妹!”我心里暗道一声,同时尴尬的笑了笑。


“说了就说了,反正他也不会相信,你在那人眼皮底下跟我回了家,只要你让我受一点委屈,他八成会剁了你扔大沽河里喂王八。”苏梦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感慨了一句,果然是知父莫若女,两人的话几乎一模一样,性格也有点相似,不过一条龙凶残阴冷,苏梦的性格里边更多的是柔软的东西。


“被你害惨了。”我看了一眼苏梦,说道。


“也不一定哟,你如果有野心的话,完全可以顺着这条绳子往上爬,当然前提是必须把我追到手。”苏梦扬了扬眉毛,得意的说道。


“没兴趣,你爸……”


我的话还未说完,苏梦突然大喊起来:“不准在我面前提这个字,他不配。”


看到苏梦的反应这么强烈,我心里猜测,她肯定经历过什么,并且是因为一条龙的过错造成了什么严重的后果,对了,她母亲一直没有露面,大年三十都没有露面,难道是……


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苏梦的母亲因为一条龙的原因去世了,所以苏梦才会如此的恨一条龙,而一条龙面对苏梦的时候却是一脸的愧疚。


我记起了,苏梦好像质问过一条龙,五年前的大年三十他在那里?当时一条龙踉跄的朝后退去,脸色十分的难看,目光之中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难道是五年前的大年三十发生了什么?”我在心里暗暗的想道,不过并没有多问。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苏梦来到了大哥韩勇家里,韩勇看到我身边的苏梦,目光有一点差异:“老二,这是……”


“呃?我表妹,苏梦,十八线的小演员。”我介绍道。


“你才十八线的小演员。”苏梦瞪了我一眼,随后大大方方跟韩勇握了一下手,说:“大哥过年好。”然后就眨着大眼睛,好像在要红包似的。


看到她的表情,我心里一阵无奈。


大哥韩勇倒是有准备,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递到了苏梦手里。


“谢谢大哥!”苏梦露出小女孩般的神情,然后小心的把红包贴身放好,仿佛是很贵重的宝贝似的。


稍倾,当她得知韩勇和韩思雯兄妹两人都会武术之后,马上提出了切磋,因为她自称是跆拳道黑带选手。


我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苏梦,说:“那个,小梦啊,别闹了,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在大哥面前丢人。”


“你才三脚猫功夫呢,不服的话,我们两人试试。”苏梦瞪着眼睛对我吼道。


我很想说试试就试试,但是自己心里知道,八成打不过苏梦,因为监视她两个多月,发现她每个周都会去上三节跆拳道课,并且看起来还挺厉害。


“苏姐,我们来试试吧。”思雯给我解了围。


“好呀!”苏梦欣然同意,并且嘴里还说着:“思雯,你别学什么武术了,没用,以后跟我去练习跆拳道吧,练好了可以打色/狼。”


我看到思雯笑了笑没有说话,自己心里幸灾乐祸的想着:“一会看你被思雯打趴在地上,尴尬不尴尬。”


大哥家的房间很多,其中一楼有两间合并在一起,做为室内练功的地方,我们四人来到了这间练武室。


苏梦把长靴和外套脱了,踢了两个高腿,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朝着思雯招了招手,说:“思雯,来吧,让你见识一下跆拳道的厉害。”


可惜接下来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只见她往前一冲,一个高腿踢向思雯的面部,思雯却没有躲闪,大哥韩勇以前告诉自己,传统武术最大的特点就是迎着打,所以练武之前必须练胆。


只见思雯后脚朝前勾踢,左手一记八极大缠,同时右手一记迎面掌封向苏梦的面门。


啪啪!扑通!


我只看见两人一个照面,苏构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姐,你没事吧?”


“呃?没事,再来,我刚才怎么倒了?肯定是地太滑了。”苏梦说。


我听到她的话,心里一阵无语,脸皮要不要这么厚?还是被思雯给打懵圈了?


随后苏梦站了起来,再次冲向思雯,可惜一个照面,她再一次被打倒在地。


“再来!”


扑通!


“再来!”


扑通!


……


大约来了十几次,苏梦也被摔了十几次,她终于站不起来了,摆了摆手,说:“思雯,你太厉害了,我要拜你为师,这破跆拳道看着挺酷,怎么打起来一点用都没有,害我白白练了几年。”


“苏姐,你没伤到吧?”思雯把苏梦拉了起来,然后两个小女生躲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我陪着大哥朝着二楼客厅走去。


“老二,这苏梦不是你表妹吧?”大哥韩勇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问道。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大哥慧眼如炬。”


“老二,有些话大哥本不该说,你和李洁虽然是假结婚,但是她能借这么一大笔钱给我,那基本上还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说明什么?”大哥韩勇说道。


“说明什么?”我问。


“这说明她心里有你。”韩勇说。


“不会吧?”我有点发愣,借钱的时候,自己和李洁的关系并不好啊,只是从悠然山庄回来之后,共同经历了生死,关系才变得密切起来。


“如果一个不信任的人,你会借这么一大笔钱给他?”韩勇问。


“不会!”我说。


“这就对了,李洁能错钱,说明她内心深处对你充满了信任,甚至于还一点依恋,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我觉得你和她肯定能休成正果。”韩勇说道。


我有点发呆,没有想到大哥韩勇看问题如此的一针见血,看来八成没错,在共同经历生死之前,也许李洁在潜意识里就已经有点依赖自己,并且对自己充满了信任。


啪啪!


看到我发呆的表情,大哥韩勇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苏梦,人家也是一个好女孩,你别耽误人家。”


“大哥,我……”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大哥完全想歪了,不是自己想跟苏梦玩玩,而是苏梦非缠着自己,本来我想解释一下,但是一想,解释的话也解释不清楚,于是最终只能选择沉默。


其实最让我心动是大哥对李洁心理的剖析:“难道她在潜意识里早就承认了我是她老公?看来等她和刘静从老家回来之后,是时候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想到李洁的身体和倾国倾城的容颜,我心里就是一阵激动,恨不得她早点回来。


在大哥家里吃了中午饭,大哥带着思雯去武友家拜访,我和苏梦开车离开了。


“送你回家。”我说。


“不回,跟我去个地方。”苏梦说。


“去那?”我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我来开车。”苏梦说。


我现在没有地方去,回家也是一个人看电视,于是便把车子给了苏梦,自己坐在副驾驶上。


苏梦直接开出了市区,然后在一片墓地前停了下来,看到墓地,我想起了自己的猜测,她八成应该是来给她母亲上坟。


“那个,我在这里等你?”我说。


“嗯!”苏梦点了点头,随后独自一人朝着墓地走去。


我百无聊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旁边是龙马山,山下是大沽河,这片墓地依山傍水,风水肯定很好,不过我估摸着价格绝对是天价,像自己这种穷屌丝,死了之后也住不起这么好的地方。


墓地大门口停着一片豪车,最差的车子也是三十几万的别克凯越,自己这种租来的破车,独一份。


突然,我看到远处的苏梦好像跟一男一女吵了起来,于是眨了一下眼睛,马上跑了过去。


还没跑到眼前,就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叫骂声:“你他妈不长眼啊!”并且这人还推搡了苏梦一下。


“对不起!”苏梦道歉,可能真是她不小心撞到了对方。


“对不起就行了,你他妈知道我这衣服多少钱吗?”男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穿着一套定制的西装,身边还跟着一个穿貂皮大衣的女子,女子眼睛上翻,鼻空朝天,一脸看不起苏梦的表情。


“我/操,看这两人的打扮,应该是富二代,不过你欺负谁不行,偏要欺负一条龙的宝贝女儿,这不是找死吗?”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暗暗想道。


提前更新二章,晚上还有!



 

“对不起!”当我跑到近前的时候,听到苏梦一直在道歉,而对方却十分的嚣张,连推了苏梦数下。同时嘴里还骂骂咧咧。

 

“你他妈知道我的衣服……”

 

男子又要推搡苏梦,我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男子的手指戳在我的胸口。

 

“大哥,有话好好说。”我以息事宁人的态度对眼前的男子说道。

 

“你他妈谁啊?在老子面前装大尾巴狼。没你的事,滚边去。”男子好像嚣张惯了,竟然直接一脚朝着我肚子踹来,自己没有防备他会突然动手。于是哎呀一声,被对方一脚踹倒在地上。

 

“这小白脸是你男朋友吧?看他那穷逼/样,还他妈想英雄救美呢,今晚跟哥哥去玩玩吧,只要你陪哥玩到晚上十点钟,今天你弄脏我衣服的事情就算了,怎么样?”男子伸手朝着苏梦的下巴托去,不过被苏梦给躲开了。

 

听到男子的话,我在心里暗自猜测:“这富二代的男子八成是看上了苏梦,刚才趁苏梦祭拜的时候,故意往她身上蹭,从而冤枉苏梦弄脏了他的衣服,主要目的是想要挟苏梦晚上跟他一块出去玩。”

 

“黄少,人家呢?”可能听到男子邀请苏梦晚上出去玩,他身边那名打扮妖艳的女子扭着屁股嗲声嗲气的撒起娇来。

 

下一秒,我看到就在男子扭头应付妖艳女子的时候,苏梦突然一脚踢在了他的裤/裆上。

 

砰!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男子的嘴里喊了出来,同时他双手捂着裤/裆,脸色一片通红,身体慢慢的瘫倒在地上。

 

“啊!痛死我了,给我打死这个小婊/子。”男子痛得在地上打滚,同时嘴里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随着男子的惨叫,我看到不远处的两名黑西装男子跑了过来。

 

“不好,这孙子有保镖!”我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随后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拉着苏梦的手朝着墓地外边跑去。

 

可惜自己和苏梦的速度还是慢了,还没有跑出墓地,便被两名黑西装男子一前一后给堵住了。

 

我将苏梦挡在身后,自己虽然不能像大哥韩勇那样顶天立地,但是在关键的进候,绝对是个爷们,绝对不会退缩,更不会让一个女人挡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当缩头乌龟,如果真那样做了的话,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下一秒,我将全身的精气神灌注于双眼之中,射出一道寒光,一脸杀气的盯着两名正在逼近的保镖说:“哥们,有什么事情尽管往我身上招呼,只有一个要求,放我女朋友离开。”

 

自己的杀气已经锻炼了大半年,在夜莺迪厅的时候把看场子的刀疤男都唬住了,所以眼前的两名保镖看到我的气势,立刻停住了脚步,他们当保镖也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特别是这种纨绔富二代的保镖,更要机灵,平时欺负个普通人没有问题,但是万一那天踢在铁板上,可就完蛋了。

 

自己身上的杀气不是装出来的,毕竟亲手杀过人,所以看到两名保镖停了下来,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意外。

 

“你快走,我撑不了太久。”我小声的对身后的苏梦说道,同时眼睛朝着四周观望着,心里暗暗猜测,一条龙,难道你就没有派人暗中保护你女儿?

 

“不用看了,就算那个混蛋派人跟着我们,这时候也不会出手,除非我有生命危险。”苏梦可能看到我在东张西望,猜到了我在想什么,于是小声的对我说道。

 

我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一条龙其实是在保护苏梦,他的仇家太多了,如果当众救苏梦的话,万一被有心人根据这件事情查到他和苏梦的关系,那可真就麻烦了。

 

想通了这一点,我便不再东张西望,而是对身后的苏梦催促道:“快走!”

 

“那你怎么办?”她问。

 

“男人嘛,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不然又怎么算个爷们。”我说的豪气冲天,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点郁闷,妈蛋,一条龙长得那么普通,怎么生出一个闭月羞花的女儿,如果苏梦长得不是这么漂亮的话,今天也不会碰到这种事情。

 

红颜祸水,我再次感受到这四个字的威力!

 

苏梦的美只能算红颜祸水,李洁的美当得起祸国殃民,自己自从跟李洁假结婚之间,就走向了一条不归路,各种大人物接踵而至,也是因为李洁的原因,自己有幸见到了一条龙的真容,其实我真不想见一条龙,因为万一那天跟苏梦的关系不好了,他绝对会第一时间要了自己的小命。

 

“心里真这么想。”苏梦问。

 

“废什么话,让你走就敢紧走。”我表情严肃的说道,因为姓黄的正在不远处大吼着:“给我把那个小婊/子往死里打,你们还愣着干嘛。”

 

“朋友,对不住了,我们也是混口饭吃。”两名保镖在我身上感受到了杀气,他们都是行家,于是说话客气了很多。

 

“既然是混饭吃,那就不要结仇,让我女朋友走,我留下让你们两人交差,不然的话,咱这仇就算是结下了。”我双眼微眯,寒光在眼睛里闪烁,气势再凶一分。

 

只见两名保镖相互看了一眼,最终微微点了点头。

 

“跑!”我对苏梦吼道。

 

但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痴痴的看着我,说:“你是第一个明知道会被暴打一顿,还仍然挡在我面前的男人。”

 

“废什么话,跑啊!”我瞪着眼对她嚷道,自己的气势支撑不了多久,那边姓黄的一直在催促,两名保镖也不会给苏梦太长的时间,但是她竟然还在这里磨蹭。

 

“你对我不离不弃,我就能生死相许。”苏梦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当场有种想骂人的冲动:“你妹啊,这是在演戏吗?啊?什么不离不弃,什么生死相许,都他妈扯蛋,先跑了不要挨揍才是正事。”

 

可惜苏梦根本不听自己的话,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坚决,要挨揍那就一块挨吧。

 

“你大爷的!老子早晚被你害死!”看到两名保镖冲了过来,我对苏梦吼了一声,然后挥着王八拳冲了过去,自己就是一个弱鸡,两名保镖是专业的打手,三拳两脚就把我打趴在地上。

 

倒在地上之后,我看到苏梦冲了上来,她练的那跆拳道没毛用,被一名保镖抓着她的脚,一个过肩摔,给摔趴在地上。

 

“打,给我往死里打!”姓黄的富二代一边捂着裤/裆,一边在不远处嘶吼着,看样子刚才苏梦给他的那一脚很重,也不知道有没有踢暴他的蛋蛋。

 

两名保镖抬脚朝着摔趴在地上的苏梦踹去,不过我在一瞬间将自己的身体趴在苏梦身上,将其保护了起来,心里暗暗想着:“一条龙,老子舍命护着你女儿,你他妈记着欠老子一份情。”

 

砰砰砰……

 

下一秒,我感觉后背一阵疼痛,两名保镖的力量很足,每一脚都会让我惨叫一声。

 

啊……啊啊……

 

我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脚,总之自己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疼痛,眼看着就要昏过去了,还好被自己护在身下的苏梦机灵,趁机报了警,警察赶到之后,阻止了两名保镖对我和苏梦的殴打,但是也仅仅只是阻止而已,并没有将两名保镖带回局子,而是将我和苏梦给带了回去。

 

“操!”我当时心里就有点怒了,挨打的是我们,打人的人没事,被打的人反被带进了局子,这他妈还有没有天理。

 

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带我和苏梦回来的那名三角眼民警对我威胁道:“如果黄先生不起诉你们两人的话,你们就没事,如果黄先生鉴定出来是伤残的话,你们两个等着坐牢吧。”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心里有一种绝望,他妈的这世道还让不让老实人活。

 

“我说的清清楚楚,是那姓黄的先动的手,再说你看看我,浑身是伤,搞不好肋骨都被打断了,我要去医院做检查。”我说。

 

“你现在那里也去不了,等着坐牢吧!”三角眼说道,然后直接把我和苏梦两人铐在一间小黑屋里,并没有移送看守所。

 

“你没事吧?”三角眼离开之后,我开口对苏梦问道。

 

“没事!”她倒是很平静。

 

“姓黄的家里肯定很有势力,妈蛋,那个三角眼的警察想往死里整我们两人啊。”我说。

 

“那人应该是黄胖子的小儿子,黄胖子知道吧?”苏梦说道。

 

“难怪!”我当然知道黄胖子。

 

黄胖子、大嘴刘、姚二麻子、一条龙!

 

江城四大势力,黄胖子虽然号称通吃黑白两道,但是其实是势力最小的一个人,同时也是胆子最小的一个人。

 

“现在怎么办?我在江城可不认识什么人,如果没人救我们两人的话,八成会被那三角眼的警察和姓黄的联手给整看守所去,至少要关上几个月。“我说。

 

“等着吧,那混蛋应该会想办法。”苏梦平静的说道。

 

我想了想也是,一条龙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关进看守所,不过通过这件事情,我更加明白了权和钱的重要性,它可以让白变成黑,让黑变成白,小品里演得有钱能使鬼推磨,其实一点都不夸张。

 

这么一搞,姓黄的和三角眼的警察八成要倒霉了,一条龙那人多么凶残,别人只是听说,我可是亲眼见过他,他眼睛里的戾气,一看就是一个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的凶人。

 

当时我在他的脸上看到残暴、凶狠和阴森,全都是负面的东西,也许只有在面对苏梦的时候,他才能露出一点点父爱的光辉。

 

“今天谢谢你。”苏梦突然开口对我说道。

 

“谢什么?你为什么不跑,以为在演戏呢?我他妈就是装腔作势的吓住了那两名保镖,其实真打起来你也看到了,就是一个弱鸡。”我有点生气的说道。

 

“你不是弱鸡,你很勇敢,至少比大多数人都要勇敢。”苏梦说道。

 

“谢谢你的安慰,我就是一个自不量力的狗熊,还想着英雄救美,可笑吧?”我自嘲道。

 

“一点都不可笑,谁敢笑你,我就打掉他的牙。”苏梦认真的说道。

 

“呵呵!”我惨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你的伤没事吧?”苏梦继续问道

 

“没事,骨头应该没断,那两个保镖下手很有分寸。”我说。

 

“你当时的气势挺唬人,看来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