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108回 帮忙演戏

我以为苏梦会跟自己一样,吓得胆战心惊,花容失色,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却冷冰冰的对中年男子说道:“你怎么来了?我要和我男朋友去人民广场放烟花,没空招待你。”说着苏梦竟然直接双手抱紧了我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我擦!


她刚刚靠近我的身体,我就全身一阵酥麻。不是因为碰到她的什么敏感部位,而是吓得,乖乖咧,眼前的中年男子八成就是一条龙。你在她面前跟自己腻歪,不是想要害死自己吗?


果然,当苏梦小鸟依人的靠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发现中年男子的眼神阴沉了下来,朝着自己发出一道凌厉的杀气,瞬间我感觉自己如同进冰窖一般,全身的血液都有点流通不畅,如果不是自己经历过鲜血的洗礼,怕是现在早就吓得浑身颤栗,瘫倒在地上了。


“妈蛋,一条龙果然是黑暗之王,奶奶的,这得杀过多少人,经历过多少阴暗的事情,才能露出这种邪恶凶残的目光。”我在心里暗暗的想道,同时移动了一下身体,想要跟苏梦拉开距离,甚至于我还向中年男子尴尬的笑了笑,说:“那个,不是……”


不过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梦狠狠的拧了一下,同时她表面上露出一副甜蜜的样子,说:“老公,我们走吧!”


我真心想跟中年男子解释一下,但是苏梦的眼神在警告自己,思来想去,不管自己今天如何解释,肯定得罪了中年男子,不解释的话,还能有苏梦的帮忙,如果解释的话,可能更糟糕,不但把中年男子得罪了,同时也会得罪苏梦,这样话,自己八成会死的更惨。


“妈蛋,苏梦肯定知道中年男子今天会来,搞不好这就是她故意弄的陷阱,就是为了气中年男子,而自己却成了一个牺牲品。”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最终,我被苏梦拽着,在中年男子如同刀子般的目光之中,慢慢的走进了电梯,当电梯关上的一瞬间,我扭头瞪着苏梦,问:“那人是谁?是不是一条龙?”


她盯着我,笑了一下,说:“怎么害怕了?看把你吓得脸都发白了,还出汗了,我帮你擦擦。”


“不用!”我拨开了她的手,问:“那人是不是一条龙,告诉我。”


“他是一个混蛋!”苏梦说道,但是也没有否认。


听到她的话之后,我知道自己肯定完蛋了,不由的心里涌出一股怒气,对着苏梦吼道:“你是不是知道他今天会来,故意拿我当棋子来气她,你想过我的下场吗?搞不好明天就会被他大卸大块。”


“害怕了?”她问。


“你说呢?”我一声暴怒。


“别生气嘛,今天表现不错,至少比我以前的男朋友强多了,果然不愧是江城第一美女养得小白脸,胆子就是大,以前我交往的男朋友,只要被他瞪一眼,全部都会吓得全身颤抖,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不出二秒钟,基本上扔下我落荒而逃了。”苏梦倒是没有生气,而是笑嘻嘻的对我表扬道。


“你大爷,今天被你害死了,我那天酒后跟你的事情,今天算是还清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来到楼下的时候,我将纸箱扔在地上,开口对苏梦说道,然后就准备离开。


把一条龙给得罪了,我准备回老家躲段时间。


“喂,你如果现在走了的话,真有可能被砍死啊!”苏梦盯着我说道。


“我留在你身边会死得更惨,想想自己真他妈牛逼,连一条龙的女人也敢碰,如果我能逃过这一劫的话,以后老子也有给自己孙子吹牛的资本了,这我他妈还要感谢你。”我现在心里真是气坏了,也顾不得形象了,脏话不停的从嘴里喷出。


“谁说我是那个混蛋的女人,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苏梦突然开口说道,眼睛里露出狡猾的目光。


我眨了一下眼睛,想了一下,好像刚才苏梦说她以前的男朋友在一条龙面前坚持不了二秒钟,基本上都会落荒而逃。


等等,以前的男朋友,这么说的话,苏梦难道真不是一条龙的女人?我有点糊涂了,用疑惑的目光盯着苏梦,想让她给自己一个答案。


“陪我去人民广场放烟花,今晚只要你待在我身边,肯定没事。”苏梦说道,并没有解释她跟一条龙的关系。


“今天晚上没事,那明天呢?后天呢?”我问,这可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当然要问清楚。


“那就只能看你的本事了,不过那个混蛋刚才没有阻拦我和你离开,说明至少你的胆量得到了他的认可,不过如果让他查到你是李洁养的小白脸的话,八成你就要倒霉了。”苏梦说道。


“你大爷,你才小白脸,老子是李洁的老公,领过证,还办过婚礼。”我骂道。


“一没钱,二没什么本事,只是长得有一点点小帅,李洁凭什么看上你,除非你们结婚另有目的,要么你就是她保养的小白脸。”苏梦分析道。


“我们是真爱,真爱是什么你懂吗?”我说。


“不懂,我只知道某个喝了酒跟我上/床的男人,根本不配谈什么真爱。”苏梦反击道。


“我……”自己真得跟她上过床,所以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反击。


“行了,别纠结了,是,我有利用的想法,但是现在却觉得你这人还真不错,比我以前那些看起来不错的男朋友强多了,至少在那个混蛋面前还像个男人,并且还会做饭,还会包饺子,哎呀,我怎么不早点认识你,然后把你包养下来,这样男朋友和保姆都有了。”苏梦说道。


“我他妈真是一头猪,早应该想到你没安好心。”此时的自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拿着烟花跟我去人民广场,今天你表现不错,如果以后李洁不要你了,本姑娘养你。”苏梦拍了拍她的胸脯对我说道。


“停停停,我就算要饭,也不会要到你面前,今天晚上我就帮你把戏演下去,明天,我们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我说,随后搬起地上的箱子,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哼,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来求我。”苏梦说道。


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思考着苏梦和一条龙到底是什么关系?


十分钟之后,我开车来到了人民广场,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在放烟花。


我和苏梦将车子上一箱子烟花搬了下来,然后一字排开,她像个小女孩似的,拿着打火机一个一个的点,整个晚上,她又跳又叫,玩得很开心,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她,对于烟花自己已经没有太多的兴趣,但是对于她和一条龙的关系却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如果苏梦不是一条龙的情妇,那么会是她的什么人呢?”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苏梦骂一条龙是混蛋,混蛋这个词可十分的暧昧,男女之间可以骂,好像父女之间也可以骂,难道苏梦是一条龙的女儿?不会吧!我让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想给吓得目瞪口呆。


我去,刚才没敢仔细观察一条龙的长相,不然的话可以跟苏梦对比一下,如果真是父女的话,应该从眉眼之间能看出一点眉目。


同时如果真是父女的话,那么江高驰让人监视苏梦也就能说通了,同时前几天一条龙对江高驰的反击也便顺理成章了。


苏梦就是一条龙的死穴!


稍倾,我突然意识到,苏梦是一条龙的女儿的话,自己好像也好不到那里去,如果仅仅是想玩玩苏梦的话,一条龙八成会把自己大卸八块。


想到这里,我又想抽自己耳光,妈蛋,怎么就跟苏梦扯上了关系,真是喝酒误事啊!


至于苏梦到底是不是一条龙的女儿,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同时自己和她关系要怎么收场,现在也没了主意。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苏梦,你把哥害惨了。”我心里暗叹一声。


放完烟花之后,我开车带着苏梦回到了她的住处,世纪城小区,当我们两人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一条龙仍然站在苏梦房门前,正在抽烟。


“回来了。”一条龙瞥了我一眼,随后一脸关心的对苏梦问道。


此时的自己主动离他们两人远了一点,同时偷偷的观察着两人的相貌,这一观察不要紧,乖乖咧,乍一看,两人一点都不像,因为一条龙的样子实在太普通了,也可以说是丑,而苏梦的容颜至少是中等偏上的水平,虽不能说倾国倾城,但也是闭月羞花的美女。


不过仔细观察的话,我发现两人的眉宇之间的神韵十分的相似,这东西根本做不得假。


“原来苏梦是一条龙的女儿啊!”我此时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苏梦就是一条龙的女儿,并且估摸着苏梦她妈绝对是一个大美女,不然以一条龙的长相,肯定生不出苏梦这种漂亮女儿。


“难怪刚才他看到自己跟苏梦在一块从家里走出来,并没有马上发怒,如果是他情妇的话,自己给他戴了绿帽子,八成会立刻把自己给砍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你怎么还在这里。”苏梦原来笑嘻嘻的脸,看到一条龙之后,竟然变得冷若冰霜,仿佛见到了仇人似的。


看来父女两人有隔阂!我在心里想道。


“小梦,今天是年三十,我……”


“你也知道今天是年三十啊,那我问你,五年前的年三十晚上,你在那里?”苏梦突然红着眼睛对一条龙质问道。


一条龙听到苏梦的话,身体突然踉跄的朝后退去,直退到墙根处,才停下来:“我……”


“哼,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苏梦说道,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他们父女两人的谈话,自己知道的越少越好,于是便趁机想要开溜:“苏梦,那个,我先走了。”


“回来,不准走!”苏梦喊道。


不过当我转头的时候,发现一条龙也正在盯着自己,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警告自己,如果敢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小心他对我不客气。


妈蛋,你们父女两人斗法,让我夹在中间受气,还讲不讲理,自己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我被夹在苏梦和一条龙之间,走不是,留也不是,非常的尴尬。同时心里还有一点生气,妈蛋,你们父女两人斗法,为毛跟我过不去?

 

“王浩。你如果还是个爷们的话,就给我进来。”苏梦把话已经说绝了,她这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现在掉头离开的话。那就是承认自己是个娘们,操,老子虽然不像大哥那样顶天立地,一诺千金,但是也是一个响当当的爷们。

 

最终我在一条龙杀人般的目光之中,带着尴尬的微笑,慢慢的走进了苏梦家,然后听到砰的一声大力关门的声音,我进来之后,苏梦将防盗门关上,将一条龙给关在门外边。

 

“完了,完了,自己这下算是彻底完蛋了,一条龙肯定以为自己在里边搞她女儿,乖乖咧,我他妈真是太蠢了,怎么就上了苏梦的圈套。”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起呆来。

 

苏梦的脸色也不好看,拿着棉睡衣走进了洗手间,当她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我站了起来,跟在她身后准备进卧室,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苏梦竟然转身用手将自己推了一下,说:“今晚你睡沙发!”

 

“呃?什么?你……过河拆桥啊!”我愣住了,本来刚才想着,反正一条龙肯定以为自己在里边搞她女儿,自己搞不搞都是泥巴糊在裤/裆上,不是屎也是屎,还不如真上了苏梦,这样就算被一条龙毒打一顿,也不算太亏。

 

“我让你进来,可没答应跟你上/床。”苏梦说道,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我呆呆的站在门外,有种发疯的冲动,下一秒,便开始狂砸门。

 

咚咚咚……

 

“苏梦,你给我开门,一条龙看着我跟你一块进来,他会怎么想,肯定以为今天晚上我会跟你睡在一起,你大爷的,你现在不让我进房睡,这是让我背了黑锅又办不了事,并且还有苦说不出,你给我出来。”

 

咚咚……

 

我真是气疯了,妈蛋,太欺负人了。

 

“有种你把门砸了,进来把我强了,不敢的话,就乖乖睡在客厅,你这也不算背黑锅,因为上一次我们滚过床单。”卧室里传出苏梦的声音。

 

“上一次,老子喝得人事不醒,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谁知道真假。”我说。

 

“大清早,我们两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这有假吗?”苏梦反问道。

 

“这……”我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当时确实是自己和苏梦两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并且自己还抱着她。

 

“不说上一次的事情,就说今天,这黑锅我不背,要么你开门,让我上/床睡,要么我现在就出去把事情跟一条龙说清楚。”我对苏梦威胁道。

 

“我也给你两条路,一,冲进来强了我,不敢的话,乖乖睡沙发;二,出去跟那个混蛋坦白,不过你可想好了,跟我滚过床单又抛弃我的男人,好像都没有好下场。”苏梦说道。

 

我擦,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一条龙是她爹,自己再怎么说也顶不上她的一句话,冲进卧室强上了苏梦,我又没这个胆量,同时更重要的是跟自己的本意相违背。

 

“我……你……大爷的,算你狠!”最终我骂了一句,转身朝着沙发走去,算自己倒霉,只能背这个黑锅了。

 

十二点的时候,我先后收到了李洁、刘静和袁雨灵三个女人的电话,跟她们互相拜年,然后我又打电话给大哥韩勇和妹子韩思雯,约好大年初一给他们去拜年。

 

噼里啪啦!

 

隐隐约约外边传来鞭炮的声音,我躺在沙发上,渐渐的进入了梦香。

 

第二天一早,苏梦仍然不放我离开,她说:“今天再陪我玩一天。”

 

“没空,我要去拜年。”我说。

 

“我跟你一块去。”她说。

 

“咱俩不熟。”我说。

 

“王浩,你是不是提起裤子就不认帐了,谁说要负责了,谁说要养我了,就让你带我出去玩,还推三阻四。”苏梦又把那天自己的话给讲了出来。

 

“喂,你讲不讲理,昨天晚上不是已经说好了,我帮你把戏演完,然后就两清了吗?”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苏梦的目光有点躲闪,不过语气却十分强硬的说道:“两清了,那你昨天还想跟我睡一张床啊。”

 

“我……”感觉跟女人斗嘴自己总是吃亏,她们无理也能说的一脸理直气壮。

 

好男不跟女斗,古人这句话说的太好了,因为他妈根本就斗不过。

 

我洗漱完了准备开溜,但是苏梦死死跟着自己,跟块狗皮膏药似的,让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开溜。

 

“喂,你就没有闺蜜或者朋友?”我问。

 

“没有!”苏梦摇了摇头。

 

“那总有正在交往的男朋友吧?”我再次问道。

 

“你跟踪了我两个多月,你说有没有?”苏梦反问道。

 

“我……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我去给大哥和妹子拜年,他们都认识我老婆李洁,你跟着去不让添乱吗?”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装可怜求苏梦让自己离开。

 

“这样啊,那你就说我是你表妹。”苏梦眼睛眨了一下,说道。

 

“这……”我有点无语,前几天还一块滚过床单,现在就变成我表妹了?

 

“就这定了,走吧!”苏梦上前挽着我的胳膊,然后打开防盗门,拽着我离开了家。

 

但是我们两人刚刚走到楼下,就看到一条龙和两名手下从奔驰车里走了出来。

 

稍倾,一条龙带着两名手下走到了我和苏梦面前。

 

“小子,我有几句话跟你说。”一条龙盯着我看了一眼,说道。

 

“呃,叔叔,你有什么就说吧。”没办法,我现在的角色是苏梦的男朋友,于是硬着头皮叫了一条龙一声叔叔。

 

“咱俩到那边说。”一条龙说。

 

我看了一眼苏梦,心想着你倒是出个声啊,因为自己真不想单独跟一条龙相处,可惜苏梦直接无视我求助的眼神,让自己十分的无奈,最后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说:“好的,叔叔!”

 

我跟着一条龙朝着旁边的一个角落走去,他的两个手下留在原地看着苏梦。

 

这个角落处于苏梦视线的死角,所以我和一条龙刚刚走到角落的时候,他猛然一拳就打在我的肚子上。

 

砰!

 

哎呀!

 

我捂着肚子惨叫了起来,同时抬头看着一条龙,问:“叔叔,你这是干吗?”

 

“干吗?你这个小白脸,不是李洁的老公吗?怎么又成了小梦的男朋友,今天你不把话讲清楚,我就把你扔大沽河里喂王八。”一条龙枭雄的本色彻底暴露,目光如凶残,一脸的杀气,被他盯着,仿佛被一只凶兽给盯上了似的,我浑身汗毛瞬间直竖了起来。

 

我就知道要坏事,一条龙八成认识自己,现在看来并没有猜测,他连自己是李洁的老公都知道。

 

“叔叔,你听我说,我和苏梦没有一点关系,只是普通朋友,这一次仅仅过来帮忙演她的男朋友,本来我还不知道原因,现在看来应该是故意气你,还有昨天晚上,苏梦睡卧室,我睡得是沙发,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叫人进苏梦的屋子查看,毯子还扔在沙发上。”我急速的对一条龙的解释道。

 

一条龙听完我说的话,脸上阴晴不定,目光仍然十分凶残的盯着自己,稍倾,他突然开口讲道:“你小子不简单啊,说,接近小梦的目的是什么?”一条龙的手中多了一把刀子,瞬间抵在了我的脖子上,他的出刀很快,我根本反应不过来,下一秒,感觉脖子一痛,好像流出了血来。

 

“叔叔,你、你不要乱来,我就、就是苏梦一个普通的朋友,这次完全是来帮忙演戏。”我结结巴巴的说道,现在绝对不能改口,只能死撑到底。

 

“普通朋友?哼,一般的人在我面前都会吓得瑟瑟发抖,可是我看你却是镇定自若,说,为什么接近小梦?”一条龙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估摸着像他这种人,八成谁的话也不会相信,只相信他自己。

 

“真是普通朋友。”我一口咬死跟苏梦是普通朋友,只是帮她来演戏。

 

一条龙不停的逼问,自己仍然就是这一句话——普通朋友,帮她演戏。

 

最终一条龙把刀收了起来,自己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小子,挺有种,能被江城第一美女李洁看上,果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现在你跟小梦搅在一起,我不管你心里是什么想法,但是我看小梦看你的目光有点不同,所以我警告你,只要敢伤害小梦一根头发,我就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一条龙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的阴森,整得自己也跟着紧张起来,小心脏扑通、扑通急跳。

 

“叔叔,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解释道。

 

“哼,小子,告诉你,我就是一条龙,在江城市,见过我真容的人不超过十个。”一条龙突然开口说道。

 

“啊!”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只是猜测他可能是一条龙,现在对方竟然亲口承认了,不过为什么我心里没有一丝高兴,却有点紧张起来。

 

“小梦是我的私生女!”一条龙继续说道。

 

“啊!叔叔,你们的事情我不想知道。”听到一条龙亲口说出这种话,我真真的害怕了,妈蛋,老子又不是傻子,知道了这种机密的事情,自己怕是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很容易引来杀身之祸。

 

“在这个世界上,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一共有三个人,你、我和江高驰,所以小梦如果有一点危险,我第一时间会要了你的小命。”一条龙说这话的时候杀气腾腾,我一点都不怀疑,如果苏梦出事的话,自己八成会被一条龙给大卸八块扔大沽河里喂王八。

 

我/操,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瞎掺和这种事情干吗,我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昨天就不应该再见苏梦。

 

一条龙可能早就认出我是李洁的老公,并且很可能已经猜到我知道了他和苏梦的关系,于是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样反而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威慑力。

 

枭雄果然是枭雄,本来自己心里还以为知他的这个秘密,搞不好关键的时候还能阴他一下,现在可好,只要苏梦有一点点问题,一条龙绝对不会放过自己,那怕她和苏梦的关系走露出一丝消息,他肯定第一时间让人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