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105回 一条龙

我并不死心,慢条死里的穿着衣服,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突然开口说了三个字:“一条龙!”


说完之后。我紧盯着苏梦,观察着她脸上的变化,发现当她听到一条龙这三个字的时候,脸色微变。身体还不由自主的轻微颤抖了一下,有了这些特征,我心里已经可以肯定,跟苏梦有关的人是一条龙。至于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自己则无从判断了。


下一秒,苏梦的手枪朝着自己指了过来。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我心里有点紧张,但是嘴上仍然调笑的说道。


“不该知道的最好烂在心里。”苏梦对自己警告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消失,我马上消失。”我说。


“滚!”苏梦最终没有开枪。


我急忙的穿好衣服,然后离开的卧室,不过脚刚迈出去,又缩了回来,转身朝着苏梦看去:“那个,小心一点江高驰,他好像知道你的存在,并且前段时间叫人跟踪调查过你。”


苏梦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想给姓江的上点眼药?”


她果然不傻,一下子就看破了自己的小心思,不过我现在的脸皮已经很厚,心理素质更是过硬,所以虽然被她一语中的,但是表面上没有一丝尴尬,相反却是一片深情:“一日夫妻百日恩……”


我的话还没说完,苏梦突然一个枕头扔了过来:“滚!”


“百日夫妻似海深,你要小心江高驰,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跑到客厅大声的喊道,随后快步离开了苏梦家。


妈蛋,吓死老子了,乖乖咧,自己不会玩了一条龙的女人吧?下了楼之后,被风雪一吹,瞬间清醒了很多,同时心里涌出一丝后怕,随后快速发动了车子,驶离了这里。


半个小时之后,回到了玫瑰苑的家,刘静、李洁和雨灵三人都睡了,我轻手轻脚的脱了鞋,打开了客厅的灯,晚上只顾着喝酒了,现在有点饿了,于是去厨房看了一眼,发现电饭煲亮着灯,打开一看里边有一大盘饺子。


看到里边还热乎乎的饺子,我心里一阵温暖,也不知道是谁给自己留的?现在刘静、李洁和袁雨灵三个女人对自己都挺好。


跟李洁共同经历过生死,又背着她走了二个小时的山路,她就算是块铁,也被自己给捂热了,所以自从她好了之后,对自己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冷言冷语了,而是好像多了一丝依赖。


刘静对自己也有一点依赖,袁雨灵好像也有一点,本来我觉得是好事,但是三个女人同时对自己有了一点依赖之后,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比如说,早晨我先给雨灵打粥,保准李洁会发脾气,刘静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我也能感觉出来她有点不高兴。


三个女人一台戏,别人可能看到自己跟大中小三个美女住在一起很幸福,其实我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因为只能看不能吃,我已经二个月没跟刘静亲热了。


吃完饺子,我又洗了一个热水澡,这才拿着摊子躺在沙发上,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苏梦肯定跟一条龙有关系,这一点自己基本确认,她手里有真家伙,眼睛里有杀气,当时子弹上了膛,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小命差不多就完蛋了。


杀伐果断,心狠手黑,在江城也只有一条龙的人才会这样,因为他们干的都是掉脑袋的事情,左右是个死,所以基本抓不到活的。


还有自己最后离开的时候,突然说出一条龙三个字,苏梦表情微变,身体轻微颤抖,暴露了她跟一条龙的关系。


只是现在自己不知道她和一条龙到底是什么关系。


“给江高驰上了一点眼药,不知道管不管用。”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三天后的傍晚,我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刘静在厨房里做饭,她一直住在这里,再加上放了寒假,所以准备过完年才会回江大。


袁雨灵也放假了,此时被刘静关在书房里看书,明年她将准备参加高考。


终于不用跟踪苏梦了,这几天我一直想找机会跟刘静亲热,可惜雨灵这个电灯泡总在我们两人面前晃悠,并且还对我露出警告的目光。


她知道我和刘静的关系,所以我判断她是故意破坏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好事,比如说昨天,李洁去上班,她说要出去玩,于是等她们两人离开之后,我马上把刘静拉进了卧室,裤子还没脱,客厅里就传来袁雨灵的声音,吓得刘静脸都绿了。


自从昨天被吓了之后,刘静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跟我郑重的说了,在她回江大之前,不会跟我做那种事情,她心脏受不了。


我现在对袁雨灵是既喜欢又恨得牙痒痒,她人前人后一口一个姐夫,能把自己叫酥了,但是干起来坏事了,也让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姐夫,我这道题不会做。”书房里传出袁雨灵的声音。


“这个小妖精!”我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声。


“一会大姨帮你看看,你姐夫学的早就还给他老师了,别教错你。”刘静从厨房里走出来,对着书房喊道。


我擦!我直接目瞪口呆,不知道刘静是无心的,还是她看出来一点什么,故意报复袁雨灵,同时顺便警告自己。


“妈蛋,难道这段时间自己跟雨灵太亲近了?”我在心里暗暗反思。


正在这时,防盗门开了,李洁下班回来了,她一脸喜色的走进了客厅。


“什么好事?升官了?”我开玩笑的问道。


“死样!”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刚要说话,看到刘静拿着个炒勺站在厨房门口,于是拉着我朝卧室走去。


看着李洁神神秘秘的样子,我眨了一下眼睛,问:“到底什么事?”


“江高驰有麻烦了。”李洁说道。


“什么麻烦?”我问,同时想起了三天前自己在苏梦那里给姓江的上过眼药,虽然被苏梦识破了,但是自己毕竟说的是真话,除非卫五骗自己。


“市政府主抓的一个民生项目,出现了纠纷和权钱交易,虽然威胁不了他的位置,但是绝对够他忙的,同时也会在他的政绩上留下污点,哼,他想要再进一步的话,几乎不可能了。”李洁兴奋的说道。


“呃?”我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这报应来的太快了吧。


“你知道这事是怎么捅出来的吗?”李洁说,看样子恨不得把她知道的一切跟自己分享,让自己跟她一块高兴。


“怎么捅出来的?”我顺着她的意思问道。


“宏骏房产的一个高管投案自首,虽然没有把江高驰供出来,但是却牵扯到了直接负责这个项目的一名官员,这人是江高驰手下的得力干将,随后又有十几名业主上/访,说拆迁的时候受到恐吓和毒打,乖乖咧,你猜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李洁越说越兴奋。


“发生了什么?”我有点懵圈,都已经完工一年的项目,现在却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不是有人在故意整江高驰,那就怪了。


“今天真是开眼了,那威胁毒打拆迁户的几名小混混竟然自首了,自首了。”李洁很惊讶的说道:“真是奇怪,十几名业主刚刚上/访,那边打人的小混混就跑到派出所自首了,好像都已经安排好了似的,上/访办的人想不往上汇报都难。”


听到这里,我几乎可以肯定,一定是一条龙在给江高驰颜色看,不然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一个房产企业的高管投案自首,能让一群小混混俯首称臣,还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卑鄙凶残的手段呢。


“看来自己的眼药有效果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扬了扬头,一脸得意的想道:“江高驰,你有钱有势又能怎么样,哥一出手,你还不是灰飞烟灭,哼!”


“喂,你一脸得意的样子干吗?”李洁奇怪的对我问道。


“媳妇,我觉得你应该亲我一下,以资鼓励。”我得意洋洋的说道。


“为什么?这件事情跟你又没关系,可能是老天爷看江高驰不顺眼,给他找点麻烦。”李洁说道。


一听她这样说,我急了:“媳妇,这件事情是你老公我一手策划,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最后用四两拔千斤之术,让江高驰灰飞烟灭。”


“没有灰飞烟灭,最多给他添点麻烦。”李洁强调道。


“不是说会给他政绩留下污点,不能再进步了吗?”我说。


“再不进步,也是一市之长。”李洁说道:“再说了,这事怎么可能跟你有关系,我知道你很爷们,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够左右的,妈应该做好饭了,今天高兴,我感觉能吃三碗饭。”说着李洁打开门,走出了卧室。


“媳妇,我……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你老公我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但是我运气好啊。”我十分的郁闷,本来还想在李洁面前表现一下自己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英姿,但是没想到她根本就不相信,还以为自己在吹牛。


第二天,刘静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李洁的小叔打来的,今年过年让她带李洁回老家祭祖,我本来准备同行,但是刘静却不同意。


“为什么?”我问,自己和李洁是合法夫妻,跟着她们回老家过年应该没有任何不妥啊。


“李洁的父亲葬在老家,过年期间肯定要去上坟,你在的话,我……”刘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同时眼情里露出一丝恳求的目光。


我明白了,自己和刘静的关系,让她感觉对不起李洁的父亲,自己如果在的话,她的这种愧疚之心可能更重。


“初二,我们就回来了。”刘静可能怕我不高兴,再次开口说道。


“好吧,那你们两个路上小心点。”我对刘静嘱咐道。


腊月二十八,李洁开着路虎带着刘静回老家了,当天上午,袁雨灵也坐上了飞往浮山的飞机,回家过年,只有自己一个人留在江城,看着空寂的房子,突然有点怀念三个女人都在的日子,虽然吵,虽然让自己左右受气,但是痛并快乐着,现在可好,孤单单的一个人过年,突然有点伤感。


铃铃铃……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估摸着袁雨灵还没落地,应该是李洁或者刘静打来的,于是马上掏出了手机,可是上面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