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104回 干了

我喝光酒杯里的酒之后,本来准备不再喝了,想找个借口溜走,可是苏梦直接又给我倒了一杯。同时也给她自己倒了一杯:“干!”她举着酒杯对我说道。


此时的自己有点傻眼了,这他妈那是请我喝酒,完全就是找个人陪她喝酒嘛。


稍倾,苏梦又是一饮而尽。拿着空酒杯盯着我,那意思不言而喻。


“咳咳!”我干咳了二声,说:“那个,我可不可以先吃二口菜。”


“你说呢?”苏梦脸露怒色:“干了。”


我心里真是郁闷死了。妈蛋,老子认识你是谁啊,不过为了弄明白她嘴里的那个人是谁?以及那个人跟她的关系,我最终又将杯子里的酒喝了。


两杯酒下肚,自己有点晕乎乎,因为我的酒量本来就不行。


“坐吧!”苏梦对我说道。


“谢谢!”我应了一声,坐了下来,才吃了两口菜,她又给自己倒满了酒,说:“来,再喝一个。”


妈蛋,我算是看出来了,她根本就是想喝醉,看来当人家小三也不好过,像这种小年夜,人家肯定跟老婆孩子一块过,而她只能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喝闷酒。


没有办法,我又陪着她喝了一杯,随后又喝了第四杯,第五杯,喝到第六杯的时候,我已经有点醉了,说话结结巴巴:“你,你这整的傻破菜,冰,冰箱里有没有菜,我现,现炒几个热菜。”


“没有!”苏梦说道:“有冰激凌,你吃吗?”


“大冬天吃冰激凌,有病啊,来,喝酒。”我举起了酒杯,将第七杯酒一饮而尽。


“舒服啊!”此时的自己基本已经醉了,喝了酒,感觉有点热,便把外套脱了下来,不过自己的脑子还算清醒,一直盯着苏梦,发现她一点事没有,仅仅脸上有点微微发红而已,看起来应该酒量很大。


“喂,今天晚上小年夜,你不回家陪家人,还来监视我,那人给你多少钱啊。”苏梦突然开口对我询问道。


“呃?钱?钱嘛,是平时的三倍。”放假加班国家规定是三倍工资,于是我直接套用了。


“三倍工资,看来你们也与时俱进啊!”苏梦说道,随后又举起了酒杯。


就这样,我们两人聊着天,相互打听着,然后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当一杯红酒喝完之后,我的脑子已经感觉有点糊涂了,眼前发花,看东西也看不清,彻底的喝醉了。


苏梦好像没什么事,说话仍然清醒,不过脸色越来越红了,我估摸着她应该也快差不多了。


“等,等着,我去拿瓶好酒。”苏梦站了起来,朝着厨房走去,我则将脑袋趴在餐桌上,挥着手,说:“去拿,有好酒不早拿出来。”


稍倾,苏梦拿着一瓶红酒回来了:“拉菲,姐对你好吧。”


“姐对我最好了。”我说,此时自己已经彻底喝醉了,不过脑子还保持着一点清醒,喝醉过酒的人应该有体会。


随后我和苏梦又把这瓶拉菲喝了,不过这一次,我只喝了二杯,便瘫倒在餐桌下面起不来了,剩下的估摸着应该全被苏梦给喝了。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好像有人将自己扶了起来,再然后我的记忆便中断了。


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四周一片漆黑。


“这是在那里?”脑海之之中首先出现这样的疑问,不过下一秒,我就惊呼了一声:“啊!”因为怀里有一个东西在动。


我摸索着将桌头灯打开,发现这里是一个卧室,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怀里搂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


“这是怎么会事?”我目瞪口呆,只感觉嗓子发干,头很痛,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彻底喝断片了。


稍倾,怀里的女子也清醒了过来,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什么表情,好像我占了你便宜似的。”


怀里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苏梦。


“那个,你……我……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我问。


苏梦打了一个哈欠,说:“今天小年夜,我请你上来喝酒,两人都喝大了,然后就滚床单了,行了,别一副吃了亏的模样,姐姐这身材,这模样配你绰绰有余。”


我终于记起来了,自己本来还想灌醉苏梦,套她一点实话,但是没有想到,好像是自己先喝趴在桌子底下。


“我会对你负责的!”十几秒钟之后,我呆呆的对苏梦说道。


“呃?什么?”她迷迷糊糊争开眼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会对你负责的!”我再次说道。


“咯咯咯……”没想到自己的话却引的苏梦哈哈大笑:“不行了,让我先笑会。”


“有什么好笑吗?”我呆呆的问道。


“哈哈哈……你要对我怎么负责?”苏梦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对我问道。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她的身体看去,胸前两个大白兔随着她的笑声一颤一颤的,令人非常想抓住狠狠揉搓,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一片黑色的芬草,让我有点冲动,下面直竖竖的立了起来。


“我养你。”我十分认真的说道,自己是从小地方来的,人小受的是很传统的教育,在我的潜意识里,只要跟女人上了床,就应该负责。


“你养我?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苏梦笑得花枝乱颤。


“有什么好笑,你别给人家当小三了。”我说。


“小三,我当小三?你是不是踢糊涂了?”苏梦瞪大了眼睛盯着我问道,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的目光。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自己的判断错了。


“你不是那个人派来的?”苏梦很聪明,马上反应了过来,下一秒,她讯速的穿上睡衣,伸手从桌头柜里摸出一个东西,指在我的脑门上:“说,你是谁的人?”


一个冰凉的铁家伙指着在自己的脑门上,我一瞬间吓出了冷汗,这可不是李洁的电击枪,而他妈是一个真家伙。


我两眼发呆,已经彻底懵逼了:“我/操,苏梦到底是什么人?”


咔嚓!


“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说,你是谁的人?”苏梦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她竟然打开了保险,将子弹上了膛。


生死悬于一线,我的脑袋瞬间变得清醒,同时想到了一个可能:“妈蛋,苏梦不会是一条龙的人吧?只有一条龙干的是杀头的生意,才会常年将枪带在身上。”


“我谁的人也不是,就是一个平民百姓。”我急忙嚷叫道,乖乖咧,顶在自己脑门上的可是子弹上膛的真家伙,苏梦动一动手指头,也许自己的小命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平民百姓监视我二个多月,平民百姓被我用子弹上了膛的枪顶着脑门还能这么镇定?说,你到底是谁的人?”苏梦的声音充满了一股杀气。


我能感觉的出来,苏梦绝对敢杀了自己,因为她身上有杀气,妈蛋,看来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怎么办?怎么办?”我在心进而急速的想着办法。


“我再喊三个数,不说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一!”


“二!”


“我说,我说,别开枪。”当苏梦数到二的时候,我便嚷叫了起来,自己如果被她给打死了,那就死得太冤了。


“说!”苏梦冷喝了一声。


“我谁的人都不是,真得就是一个小老百姓。”我说。


“那你为什么监视我?”苏梦微眯着双眼,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杀气。


她的这丝杀气让我感到紧张,到了嘴边的谎话愣是咽了回去:“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问。


“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让你永远说不了话。”苏梦用枪戳了一下我的脑门。


“我说,我说。”我急忙喊叫道。


“快说。”苏梦催促着。


“我叫王浩,因为某种原因我媳妇被江高驰,呃,也就是江市长给盯上了……”


可惜自己没有说完,苏梦便怒喝一声:“我问你为什么监视我?”


“别急,马上就说到了。”我盯着她说道。


“哼!”苏梦冷哼了一声。


“为了让媳妇摆脱江高驰的迫/害,我想尽了一切办法,无意之中打听到江高驰好像很在意你,我想你八成是她的小三,于是便想在你身上打注意,拍点你们两人在床上的视频,然后威胁一下他,帮媳妇脱险,可是我监视了你两个多月,愣是发现你好像跟江高驰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半真半假的说道。


“江高驰迫/害你老婆?你以为我会相信。”苏梦吼了一声,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她的手指头好像想扣动扳机,于是马上大声说道:“我媳妇是李洁,江城第一美女。”


“呃?李洁是你老婆?”苏梦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我,我急忙用床单盖住了自己下面。


“嗯,办过婚礼,有证的,我不可能乱说。”我说。


“如果是李洁的话,倒是有可能。”苏梦慢慢的把枪收了回去,不过并没有放下,仍然拿在手里。


“那个,能不能先把子弹退出来,关了保险,万一走火怎么办?”我瞥了一眼苏梦手里的铁家伙,小心翼翼的说道。


苏梦瞥了我一眼,说:“穿上衣服滚蛋。”


“呃?”我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天还很黑,好像还在下雪,于是便弱弱的说道:“那个,外边天又黑,还下着雪,可不可以明天早晨再走?”


“哟,你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苏梦眼晴里露出一丝戏笑。


“不大,不大,比老鼠胆子大一点点。”我嬉皮笑脸的说道,其实自己别有目的,妈蛋,既然苏梦指的那个人不是江高驰,那又会是谁呢?她跟那个人又是什么关系?


“刚才看你下面立了起来,是不是还要再跟我做一次?”苏梦盯着我说道。


“你如果不反对的话,我也不介意。”我说。


“滚!”


砰!


苏梦直接一脚将我踹下了床。


扑通!


我一屁股坐在床下面,还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


从地上爬起来,我慢慢的开始穿衣服,嘴里嘀咕着:“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俩刚刚一块喝过酒,一块睡过觉……”


“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了你。”苏梦拿着手枪指着我吼道。


“不说了,不说了,对了,你一开始以为我是谁的人?”我故意用很不在意的语气对她询问道。


可惜自己的心思被苏梦给看穿了,她微眯着双眼盯着我说道:“不该问的就别问,知道多了,走夜路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