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94回

悠然山庄在江城很有名,是一个度假疗养的好地方,它位于大山深处,离江城市区的直线距离大约有六十公里。不过最后的一小半路程是山路,所以开车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


悠然山庄的背景很大,传言跟叶为民有关系,但是也仅仅是传言而已。至于真正的情况,没有人清楚。


我和李洁六点钟出发,路上两人都没有怎么说话,气氛有点凝重。江高驰把见面的地方约在大山深处的悠然山庄,到底有什么企图,其实连我也不太敢确定。


到底是想探探李洁的口风?还是另有企图?


车子进山之后,李洁的表情显得有点紧张,我扭头看了她一眼,随后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说:“没事,有我呢,别紧张。”


其实自己心里也有一点紧张,但是毕竟自己是一个男人,就算紧张表面上也要装得云淡风轻,给李洁一种安全感,这是做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谢谢!”李洁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握着她柔软的小手,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甚至于还轻轻的捏了几下:“柔弱无骨,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咳咳!”突然李洁干咳了两下,说:“那个,你可以松手了,我感觉好多了。”


“没事,我不累!”我说。


听到我的话,李洁直翻白眼,不过自己装做没看见,现在的自己脸皮已经很厚了,特别是在李洁面前,几乎到了不要脸的地步。


“你不累,我累了,松手。”李洁瞪了我一眼,说道。


“累了就睡会,到了我叫你。”我仍然没松手,她的小手十分柔软,握在自己的手心里,那种感觉非常好,根本舍不得松手,能多握一会是一会。


“你……”李洁被自己的无赖弄得没了脾气,不过她也不是善茬,直接用另一只手狠狠的在自己手背拧了一下,把我痛得惊呼了一声:“哎呀!谋杀亲夫啊!”我把手缩了回来,看到手背上都被拧青了,不由的瞪着眼对她吼道。


“活该!”李洁翻着白眼给了我二个字。


“不就摸个小手嘛,用得着这么狠。”我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又不是没抓过你的奶。”


“王浩,你……”


“哎呀!快松手,痛死我了,车子要掉悬崖下面去了。”


我的话音刚落,李洁直接伸手拧在自己肋部软肉上,痛得我大声喊叫,同时车子差一点冲出山路,掉到悬崖下面去。


“那天就应该把你的狗爪子剁掉。”李洁恶狠狠的说道。


“别闹了,刚才差一点我们两人就没命了。”我不再调/戏李洁,因为刚才实在太危险了,差一点点,车子就翻下悬崖了。


经过我这么一闹,车子里的气氛轻松了一点,不再那么压抑了。


“王浩,万一今天晚上我被江高驰给看破了,你说我们两人还能不能活着离开悠然山庄?”李洁问道。


“听说悠然山庄跟叶为民有点关系?江高驰敢在那里杀人?”我问。


“悠然山庄虽然叶为民占了百分之七的股份,但是其实全部都是江高驰出资建设的,整个山庄都是他的人,又在大山深处,去年就有人被毒蛇咬死了,还有掉山下摔死的,如果他想对付我们两个,办法太多了。”李洁说道。


“我擦,悠然山庄是江高驰开的?你怎么不早说,不去了,免得进了狼窝,真被他宰了,随便往悬崖下面一扔,直接就摔成了肉饼,什么证据都没了,他又是一市之长,稍微活动一下,我们两人就成了冤死鬼。”本来以为悠然山庄是叶为民的产业,江高驰不敢在那里杀人,没有想到竟然是他出资建设,叶为民仅仅只是每年分红,根本不参与其中的管理。


我想掉头往回走,却被李洁拦住了,她说:“既然都快到了,就进去看看吧,如果我不出现的话,江高驰肯定会认为我做贼心虚,搞不好真会派人干掉我们,毕竟贴子上说的事情可是他的死穴,如果被查实了,他不仅仅要丢官罢职,还有牢狱之灾,这种事情,江高驰绝不会手软。”


我盯着李洁看了十几秒钟,说:“真被你害死了,我这是拿着自己的小命陪你进山啊。”


“谢谢你,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肯定没有勇气来。”李洁说。


“一句谢谢就行了,万一你露出了马脚,我们两人被姓江的杀了怎么办?老子还是处男呢,对了,老子连女人都没有亲过,我亏不亏。”我装出一脸委屈的说道,同时目光不怀好意的在李洁身上来回扫着。


“如果真得露出了马脚,我会求江高驰给我们两人一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我让你成为真正的男人,现在你给我老实开车。”李洁露出警惕的目光对我说道。


“姓江的能听你的?”我根本不相信:“要不,你现在就让我成为真正的男人……”


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洁的目光便如同刀子般的射了过来:“开车,不要让我对你刚刚产生的一点好感也消失。”


我撇了撇嘴,心里暗道一声:“妈蛋,好感有屁用,来点实惠的啊!”


随后我继续开车,不过嘴里小声的嘀咕着:“至少也让我亲一下嘛,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亲过女人呢。”


李洁装做没听见,闭着眼睛装睡。


“你妹,还装睡,我就不信马上要跟姓江的见面了,你还能睡得着。”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看到李洁微闭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特别是她娇嫩的小嘴,让我有一种想要冲过去亲一口的冲动。


“要不要趁机强亲她一口?”我心里起了色胆,一旦进了悠然山庄,那可真是等于进了狼窝,李洁能骗过姓江的还好,如果露出一点破绽,那我和她两人怕是都会有危险。


“妈蛋,算逑了,不亲一下怎么能对得起自己?”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吱嘎!


车子停了下来,李洁身体朝前一冲,还好系了安全带,随之她睁开了眼睛,有点惊慌的问道:“王浩,怎……”


不过下一秒,我突然将身子凑到了她的面前,右手搂着她的脑袋,嘴唇便吻在了她娇嫩的小嘴上,同时左手隔着衣服抓在她的胸脯上。


唔唔唔……


李洁被我吻蒙了,大约愣了几秒钟之后,才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同时她张嘴狠狠的咬在我嘴唇上,痛得自己怪叫一声,放弃了对她的侵犯。


我的嘴唇流血了,而此时的李洁怒目圆瞪的盯着我,并且还从她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了电击枪:“王浩,别让我看不起你,甚至于讨厌你。”


我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惨笑了一声,说:“你什么时候看起我了?更没有喜欢过我,所以即便你看不起我,讨厌我,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相反,能亲一下江城第一美女,值了。”


“你……下流!”李洁说。


“下流无耻不要脸,我帮你骂。”我说。


“你……我电死你个不要脸的臭流氓。”李洁拿着电击枪朝着我戳了过来。


“等等,你可想清楚了,把我电晕了,谁陪你去悠然山庄。”我扭头大声的对李洁说道,被电击的味道太难受了,我再也不想尝试。


“你……你……混蛋!”李洁最终把电击枪收了回去,骂了自己一句混蛋,阴着脸,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眼看着离悠然山庄越来越近,我扭头看了李洁一眼,她仍然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喂,别生气了,我的初吻都没了,还没生气呢。”我说。


“哼!”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不搭理自己。


“还有五百米就到悠然山庄了,我这是陪你赴鸿门宴,有生命危险,亲你一下,你不亏。”我说。


“停车,你不用进去了,我自己进去,停车。”李洁可能真生气了,大声嚷叫着让我停车。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不就亲了一下,要这么激动吗?


稍倾,看到我不停车,她直接把安全带解了,准备跳车,吓得自己只好乖乖的把车子停了下来。


李洁下了车,头也不回的朝着前边不远处的悠然山庄走去。我用手挠了挠头发,心里暗暗想着,难道自己刚才真的做过头了?不是吧,不就亲了一下嘛。


最终,我并没有离开,而是开着车子慢慢的跟在李洁身后,也进入了悠然山庄。


我知道如果今天自己真开车走了的话,这辈子跟李洁的缘分也就完蛋了,此时此刻也许是李洁这辈子最脆弱的时候,自己如果能时时刻刻的站在她身边,给她安全感,也许会慢慢的走进她的心里,而一旦走进一个女人的心里,那么离得到这个女人的身体已经不远了。


想通这一点之后,我恨不得抽自己二个耳光,刚才猴急什么嘛,李洁肯定既害怕又惊慌,心里忐忑不安,自己这个时候强行亲吻她,只会让她内心对自己产生一种不信任和排斥,而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坚强的臂膀和一份安全感。


我把车子停好,快步走到了李洁身边,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我错了。”


“你走,我不需要你陪。”李洁说,声音有点颤抖,甚至于我还能听到一丝哭泣的味道。


“对不起!”我再次道歉,然后默默的站在李洁身边,抓住了她的手。


“放开!”李洁停下来扭头瞪着我。


“不放,我愿意陪你闯龙潭虎穴。”我深情的看着她说道,自己都有点被自己感动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李洁却说:“用不着,松手。”


“不松。”我说。


砰砰!


哎呀!


李洁突然用脚朝着我的胫骨踢了二下,痛得我瞬间弯下了腰,惨叫了起来,不过仍然抓着她的小手,一边惨叫一边说道:“打死也不松。”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踢我,而是急步朝着前方走去,我一条腿急跳着,拉着她的手紧跟在她的身后,虽然右腿胫骨处痛得要命,但是我愣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你不是说要得到你的人先要得到你的心吗?今晚我就要走进你心里。”我看着身旁的李洁,在心里暗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