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之第84回

就当李洁惊慌失措,我的思维也陷入死胡同的时候,李洁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便大声呼叫起来:“我妈!”


“快接!”我瞬间也跟着激动起来,同时提起的心入了下来,暗道一声,看来这段时间搞得太紧张了。可能刘静根本就没事,不过套牌车?驶离的城区,这也太反常了吧?


“妈,你在那里?怎么手机关机了?”李洁对着手机大声的说道。


刘静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只听到随后李洁不停的:“嗯嗯嗯,好,我马上和王浩赶过去。”


“上车,马上去大岭山。”李洁并没有挂断电话,一边跟刘静通着话,一边开口对我急速的说道。


我马上朝着车子跑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开到李洁面前,她一边跟刘静通着话,一边坐进了车子里。


“妈,你别怕,先在老乡家里坐着,那里也别去,我和王浩马上赶过去。”李洁说道。


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非常的好奇,到底是怎么会事?怎么刘静突然出现在大岭山,对了,那条国道好像能去大岭山,怎么还说不要害怕,但是李洁正在跟刘静通电话,我又不能问,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快点,快点,妈,你别害怕!”李洁一边催促着我快点,一边在电话里安慰着刘静。


市内限速六十码,我根本不敢开得太快,等离开了市区,上了国道,这才飙到一百码,朝着大岭山疾驰而去。


“大岭山那里?”我问。


“后山,牛家庄,在牛家庄的一户人家里。”李洁简短的回答道,随后又在电话里安慰起刘静,听她的口气,好像刘静吓得不轻。


大岭山的后山对于自己来说实在太刻骨铭心了,在这里我经历了人生最关键的一次洗礼,并且差一点被吓死,但是自从这一次血的洗礼之后,我外表虽然看起来仍然木纳老实,但是胆小和懦弱再也跟自己无缘了,我已经渐渐的练出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领。


毕竟亲手杀了周强,并且还在医院昏迷了五天,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除了生死大事,还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紧张。


大岭山的牛家庄,我不知道在那里,但是现在网络太发达了,百度地图上竟然有收录,于是我打开地图导航,很快就将车子开进了这个小山村。


“妈,我们到村子了,你现在出来吧。”李洁一路上都没有挂断电话,此时车子刚刚开进牛家庄,她便对着手机大声的说道。


牛家庄很小,我和李洁花了不到五分钟就找到了刘静,她身上倒是一点伤都没有,不过我看她的脸色发白,身体一直在轻微的颤抖,不用说,肯定是被吓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但是此时不是询问刘静的时候,于是让李洁先将刘静扶进了车里,我掏出一千块钱递给了收留刘静的那户人家的女主人,对方客气了一下,最终收下了。


我们没有在牛家庄逗留,直接掉头朝着市区开去。


“妈,到底怎么会事?”李洁陪着刘静坐在后排,她开口询问原因的时候,我也竖起了耳朵,因为实在太奇怪了。


“我也不太清楚,本来想去找你,但是早晨上班高峰期,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刘静详细的讲了一遍她的遭遇。


原来今天早晨她在校门口打不到出租车,正当着急的时候,突然一辆车子停在她的面前,车子里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问刘静是不是刘教授,刘静当时点了点头,然后女子就非常热情的说她是刘静的学生,还问刘静要去那里?


刘静教了一辈子书,学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那里能认识得过来,在女子热情的招揽之下,再加上她急着去市政府办公大楼找李洁,于是便坐进了车子。


坐进车子之后,那名女子一真在跟刘静聊天,但是聊着聊着刘静就睡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独自一个人躺在荒山野岭之中,并且手机还关了机。


再以后我事情,我和李洁就知道了。


听完刘静的叙述,我陷入了沉思之中,劫了刘静,但是又不伤害刘静的身体,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手法明显是在发出一种警告,也就是说,他们这一次可以把刘静神不知鬼不觉的搞走,下一次照样可以。


想到这里,我已经很害怕了,但是最害怕的还在后面,他们对刘静的行踪简直了如指掌,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刘静被对方监视了,想到这里,我的冷汗都下来了,自己这两天可是跟刘静同床共枕,享受鱼水之欢,难道这一切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中?


“妈蛋,他们把刘静绑出来扔在大岭山,这是在警告自己吗?”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但是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没跟什么人结过仇啊,如果说有仇的话,那就是周强,可是周强已经被自己亲手给杀死了。


至于黄胖子、大嘴刘、孙老鬼和冷阎王,他们根本就不会把我当成对手,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只小虾米,想什么时候捏死就什么时候捏死,根本无需这么麻烦。


如果不是警告自己,那肯定就是李洁了,毕竟刘静是李洁的母亲。


李洁从国土局调到市人大,仕途算是已经完蛋了,难道还有人要整她?并且还借助灰色势力整她?


“难道李洁一直在暗中活动,不甘心仕途就此夭折?”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并且随后越发的确信,李洁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因为她对权力的欲/望太强烈了。


“妈蛋,她暗中搞了什么小动作,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万万没有想到,李洁竟然还不死心,背着自己搞了很多事情,只是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而已,如果不是今天刘静出了事情,我也许还不知道李洁不死心仕途夭折,正在暗地里活动。


我突然想到前段时间李洁出差的事情,她一个整天不上班的人,出去考察这么好的事情怎么能落在她的头上?


“不会是……”我不敢想下去,自己撞见过李洁和姓江的苟且之事,也知道李洁为了仕途可以献出一切。


如果上一次的出去考察是李洁陪着某个人大的领导出去考察的话,我心里一阵愤怒,你可是我的老婆,合法的老婆,办过婚礼的老婆,前边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了,但是……


“该死,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我的手紧攥着方向盘,心里涌出一股怒气。


车子回到城区,直接开进了江大校园,李洁扶着刘静先走了进去,我停好车之后,也跟着走进了刘静的住处。


李洁扶着刘静进了卧室,我没有跟进去,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李洁才从里边出来。


“咱妈怎么样了?”我问。


“睡着了,有点受惊吓,明天我带她去看医生。”李洁说道:“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急,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我说。


“什么事?”李洁还在我面前装傻。


“你说什么人会这么无聊,干出这种事情?既不是劫财也不是劫色,更不是绑架,他们这是为了什么?”我盯着李洁的眼睛问道。


她的目光有点躲闪,说:“我怎么知道。”


“李洁,你当我是傻子啊,说,是不是跟你有关系?”我有点生气,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李洁还不肯说。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乱说。”李洁争辩道。


“李洁,我也是上过大学的人,虽然是三流的野鸡大学,但是好歹也是本科毕业,经历过高中的黑暗,高考的洗礼,你可以说我老实木纳,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智商。”我十分严肃的对李洁说道。


“这件事情你别管。”李洁知道瞒不下去了,于是开口说道。


“我别管?你是我老婆,我能不管吗?”我说,其实还有另一层的原因,妈蛋,对方既然监视了刘静,那自己和刘静的奸/情,八成对方也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可能主要是给李洁提出警告,但是也不能忽视对方搂草打兔子,同时也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多事。


“你不要入戏太深。”李洁用我曾经说过的话来反击。


“我就入戏太深了,你别忘了,刚才你妈失踪的时候,你求遍所有的人,没有人理你,只有我陪在你身边,当时我看到你哭的那么伤心,我有一种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冲动。”我说的很动情。


李洁有点发呆,随后叹息了一声,说:“王浩,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你也管不了,知道的越多对你越危险,过几天我们就去把婚离了,你自由了。”


“我不离婚,你是我老婆,这辈子都是我老婆。”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因为刚才李洁趴在自己怀里哭的时候,我真得有一种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冲动。


“我要的你给不了。”李洁说。


“对,我现在是给不了,但是不等于以后也给不了。”我说。


“以后,多久?一年?二年?还是十年?二十年?”李洁惨笑了一下,说:“我过了年已经三十一岁了,江城第一美女的名号也不知道还能保持多久。”


李洁话里的意思我听懂了,她要趁着自己容颜还在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的往上爬。


“权势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我心里感觉到一阵无力。


“对!”李洁点了点头,说:“我不是一个好女人,贪慕虚荣,更喜欢别人都臣服在脚下的感觉,那个时候我感觉是女王。“


“你本来就是女王。”我说。


“呵呵,可是没有权力,我什么都不是,只是男人想要搞上/床的一个尤物而已。”李洁再次惨笑。


我想了一下,问:“先不谈这些,我们先说说你妈被绑架这件事情,到底你动了谁的蛋糕?”


“姓江的要赶尽杀绝,哼!”李洁最终咬牙切齿的说道。


“江副市长?不,现在应该叫江市长了吧。”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姓江的要搞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