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之第82回

被袁雨灵这么一折腾,我算是彻底睡不着了,感觉自己好像犯了很大的过错,但是思来想去又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啊。跟刘静发生过系,只要我们两人不说,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相反还能解决双方的生理问题。


但是袁雨灵就不一样了。她毕竟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以后的路很长,如果自己真得占了她的身子的话,可能会对其产生无法预料的影响。


再说。如果知道她还是处女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在***上跟她暧昧,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她八成跟不少男生上过床,所以才会对她产生那种想法。


今天知道了袁雨灵还是处女,并且好像还真对自己动了情,不过这段情因为今天晚上的事情已经戛然而止,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我特意起了一个大早,专门为袁雨灵准备了早餐——皮蛋瘦肉粥和小笼包,粥是我亲自熬的,小笼包是刚才到外边买的,想要缓和一下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雨灵,过来吃饭,专门给你熬了最爱喝的皮蛋瘦肉粥。”当袁雨灵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殷勤的对她说道,可是她仅仅瞥了自己一眼,一句话没说,直接去了洗手间。


我愣住了,有点尴尬,同时对李洁有点愤怒,如果不是她多事,半夜带着袁雨灵到刘静那里捉奸的话,自己和袁雨灵的关系绝对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不错,今天的皮蛋瘦肉粥很不错,下次记着熬点虾肉或者人参鲍鱼粥,这小笼包也不错,看起来你也不是一无用处。”李洁边吃边说道。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心里很生气,不过又不能对她发火,于是只好憋着。


吱呀!


洗手间的门打了开来,洗漱好的袁雨灵从里边走了出来,我马上迎了过去,说:“雨灵,吃点吧,姐夫五点就起来熬粥了。”


袁雨灵这一次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回房间拿了书包,跟李洁说了一声:“姐,我去上学了!”便准备离开。


“哦,路上慢点。”李洁说道。


“雨灵,等等,今天姐夫没事,开车送你去学校吧。”我殷勤的给袁雨灵打开了防盗门。


“不用了。”没想到袁雨灵拒绝了。


不过我心里早就想好了,即便她拒绝我也要送,可是当自己准备跟着袁雨灵出门的时候,李洁却叫住了自己:“王浩,你等等,今天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我不耐烦的扭头对李洁问道。


“孙老鬼的事情。”李洁说。


听到她这样说,我才记起孙老鬼还交给了自己任务,最终只能留了下来:“雨灵,下午放学姐夫去接你。”


袁雨灵头也没回的上学去了,我呆呆的站在门口,直接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这才关上门走了回来。


李洁可能觉得今天早晨自己对袁雨灵太过于殷勤,于是用严厉的目光打量着我,问:“王浩,你是不是在打我妹妹雨灵的注意,我告诉你,如果你敢……”


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冷冷的说道:“龌龊,那是你妹,还是一个高三的学生,又正处于人生的关键时刻,我怎么可能对她有什么想法?即便有想法,那也是对你有想法,我说,你一天到晚脑子里的思想能不能别这么肮脏。”


李洁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因为自己站在了思想高尚的一方,而她此时处于思想龌龊的一方,我突然理解什么叫做理直气壮。


“谁龌龊?谁思想肮脏?”李洁愣了几秒钟之后,大声吼道。


“有理不在声高,雨灵还是一个孩子,我是她姐夫,怎么可能对她产生别的想法,我就从来没有想过,可是你竟然好意思问出口,你说你龌龊不龌龊,思想肮脏不肮脏?”我瞪着李洁十分严肃的说道。


“我……”李洁一时语塞,随后突然站了起来,猛得拍了一下餐桌。


砰!


李洁的举动把我吓了一大跳。


“你才龌龊,你才肮脏!”李洁不讲理的吼道。


我又明白了,女人都是不讲理的动物,看到处于暴走边缘的李洁,我把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不再刺激她,我怕再刺激她会暴走,那样遭罪的还是自己。


“不吃了。”李洁把筷子扔在餐桌上,气呼呼的回房间拿了包准备去上班。


“喂,我怎么回复孙老鬼?”在李洁准备出门的时候,我开口对她询问道。


“只要他能把我从人大调出来,然后再提升为副处,我愿意答应他所有的要求。”李洁说道。


“什么?”听到她的话,我瞬间呆若木鸡,一脸不敢相信的盯着李洁的背影,几秒钟之后,我马上追了出去。


“等等,你疯了。”我在楼梯拐角处追上了李洁。


李洁扭头看了我一眼,说:“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来管?”


“你……”听她这样说,我真想不管她了,反正跟自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她自己想往火坑里跳那就跳吧,以后被人吞得不剩骨头,又不是自己哭。


但是转念一想,李洁毕竟是自己法律上的老婆,自己还没有上过,难道就这么拱手让孙老鬼那个王八蛋上?不行,绝对不行,这不仅仅是李洁一个人的问题,同时也关系到自己的尊严。


“那个,你不能往火坑里跳,孙老鬼是老江湖,你跟他合作简直就是与虎谋皮,他有多阴险,上一次又不是没有领教过,所以我坚决不同意。”我对李洁说道。


“你不同意?呵呵,别入戏太深,你就是我花钱买的一个道具而已,有什么资格来管我的事情?”李洁说话突然变得尖酸刻薄起来。


“你……”连续被她践踏自己的自尊心,我心里真得怒了,最终愤怒的转身回了家,心里想着:“你爱死不死,关我屁事。”


精心准备的早餐没人吃,我坐下来,自己吃了起来。


“妈蛋,老子又不欠你的,上一次帮你解决了孙老鬼的阴谋,前几天又拼了命帮你和刘静解决了黄胖子的阴谋,并且还救过你妹妹袁雨灵的命,这些事情足以跟你给自己的钱扯平了。”我一边吃饭一边在心里暗暗想道,第一次萌生了跟李洁分道扬镳的想法,不过下一秒,我想到了刘静,于是又把这个想法给抛到了脑后。


自己和刘静已经有夫妻之实,俗话说千年修得同枕眠,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是看在刘静的面子上,自己也不能任由李洁往火坑里跳。


“妈蛋,怎么办呢?”我托着腮,坐在餐桌上想着办法。


思来想去,如果李洁不配合,硬是往火坑里跳的话,自己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能有什么办法。


“关键还是在李洁身上。”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可是以自己现在跟李洁的关系,她根本不会听我的劝说,于是我想了一个,拨通了刘静的电话。


“喂,王浩,我正准备上课呢,你有什么事?”电话接通之后,传来刘静小心翼翼的声音,她跟我通电话总给人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老婆,想我没?”我没正形的说道。


“别闹,没事我挂了啊!”刘静说。


“别挂,有事,还是大事,李洁可能要出事。”我故意把事情说的很严重。


“呃?囡囡怎么了?”刘静的声音紧张了起来,于是自己随后把孙老鬼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最后特别强调了一下,早晨李洁离开家门的时候,让自己带给孙老鬼的话。


“什么?她真这么说?”刘静的声音瞬间高了几个分贝。


“嗯,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啊,咱不能眼看着她往火坑里跳,我想了一下,也许现在只有你才能劝住她。”我说。


“我这就打电话给她,不,我马上去市政府找她,你就跟那个什么孙老鬼说,囡囡不需要他的帮忙。”刘静课也不上了,准备马上去找李洁。


“那到时候万一李洁……”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刘静便猜到了我要说什么:“囡囡敢为难你,我训她。”


“谢谢老婆,今天我能过去吗?”我对刘静问道。


“过几天吧,昨晚差一点被囡囡给吓死,我得缓缓,对了,你昨晚怎么离开的?”刘静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山人自有妙计,不可说,不可说。”我故弄玄虚。


“算了,你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没让囡囡抓到比什么都好。”刘静可能急着去找李洁,也没有多问,又跟我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李洁,我这是在帮你,别怪我把这件事情捅给你妈。”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上午我一直在等刘静的消息,也不知道她跟李洁谈得怎么样了,但是刘静的消息没有等来,孙老鬼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喂,孙老。”我装着十分恭敬的说道。


“王浩,事情跟李洁说了吗?”孙老鬼在电话里问道。


“说了。”我回答道。


“她怎么讲?”


“说考虑几天,再给我答复。”我在拖延时间。


“考虑几天啊?”孙老鬼不是那么好骗。


“她没说,要不晚上等她回来,我再催催?”我说。


“这样吧,明天上午十点之前,让她必须给我一个答复。”孙老鬼果然是老江湖,可能是怕我从中搞鬼,直接给出了一个名确的时间。


“孙老,你看……”


“就这么定了。”


啪嗒!


自己本来还想多说几句,没想到孙老鬼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妈蛋,孙老王八蛋,上一次能叫你喝老子的洗脚水,这一次照样可以,咱们走着瞧,别让我找到机会,不然的话,非让你灰飞烟灭,哼!”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盲音,我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