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之第76回

陶小军果然看懂了自己的眼神,在经过毛寸小子身边的时候,假装借火,趁机抢走了对方的手机。


“把手机还给我。”毛寸小子叫了起来。追着陶小军想把手机抢回去。


看到陶小军得手之后,我马上拿出手机,讯速的给他发了一条***:”删除手机里的所有视频。”


毛寸小子大约追了陶小军五十多米,然后我看到陶小军把手机还给了他。接着陶小军带着两个跟班就溜了,而远处的毛寸小子在发火,可惜已经找不到陶小军三人的身影。


稍倾,毛寸小子气急败坏的走回了凉亭:“刚才那三个人是不是你叫来的?”


“呃?我跟他们不认识啊。”我一胸无辜的说道。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得意。


“你别得意,即便删除了,我也有办法恢复,哼!”毛寸小子说道。


“喂,不用那么麻烦,即便没了视频,你的条件我也答应了,不就是文学概论和中国古典文学要得A吗?没问题,但是你的嘴要管严了。”让陶小军抢夺手机删除视频是怕毛寸小子得寸进尺,最终成为一个无底洞,至于视频能不能恢复,我不太清楚,不过为了稳住对方,我绝对答应他的条件,其实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哼,卑鄙!我手机里的其他视频也被删除了,你赔我。”毛寸小子一脸要哭的模样。


“我不认识那些人,他们真是太坏了。”我一脸气愤的说道,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


“你……太卑鄙了,我要报警。”毛寸小子说道。


“对,报警,马上报警,等警察叔叔来了,你就跟他说,别人看了一下你的手机,然后不小心删了你的视频,你就要警察叔叔把他们全部抓起来,真以为公安局是你家开的啊!”我对毛寸小子讽刺道,报警?呵呵!


“你……混蛋!”


懒得再跟他磨叽,反正现在最直接的证据已经没有了,于是我开口说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希望我的条件你也能认真遵守,如果在江大校园里听到一点点关于刘教授的风言风语的话,那我就向法院起诉你侵害刘教授的名誉权,到时候这件事情闹大了,你又没有直接证据,我想八成会被江大开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卑鄙无耻下流!”毛寸小子骂道,看起来他对刚才陶小军删掉他手机里的视频,耿耿于怀。


我准备离开了,不过想了想对毛寸小子问道:“你叫什么?”


“干吗?还要报复我啊,视频都已经被你删除了,哼!”毛寸小子瞪了我一眼,反问道。


“你不是要文学概论和中国古典文学两门课程得A吗?不告诉我名字,我怎么跟刘教授说啊?”我说道。


“邓思萱。”想了一下,毛寸小子最终报了一个名字。


“思萱?你的真名?还是你女朋友的名字?或者是你仇人的名字?”我对毛寸小子问道,因为思萱完全就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毛寸小子竟然朝着自己翻了一个白眼,妈蛋,不会真是他的名字吧,一个男孩叫一个女孩的名字,果然他妈是个娘炮,还朝自己翻白眼,靠,一个大男人翻白眼,说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我的名字!”毛寸小子翻着白眼说道。


“你一个男叫思萱,你爸怎么想的?”我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于是开口对他问道。


“谁说我是男的,剪个短头发就是男的,那尼姑还递光头呢。”邓思萱说道。


“呃?”我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心中暗道:“难道这小子是一个女的?”


“不对啊,胸平平,屁股也不翘,要胸没有胸,要屁股没屁股,说话很中性,你要是一个女生,怕是这辈子也别想找到男朋友了。”我上下打量着邓思萱说道。


假小子自己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只要仔细观察都能发现女性的特征,可是在邓思萱身上,真真看不到一点女生的特征。


突然我记起了男生和女生的另一个区别——喉结,于是马上仔细朝着邓思萱的脖子看去,她细细的脖子,雪白娇嫩,果然没有喉结。


“妈蛋,你没喉结,真是一个女的啊?”看到邓思萱没有喉结,我终于确定她是一个女生,于是惊呼了起来。


“睁眼瞎,记着这个学期的文学概论和中国古典文学我要得A,不,下学期也要得A,直到我毕业,我都要得A。”邓思萱再次朝着我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知道了她是女生,看到她翻白眼,已经不感觉到恶心了。


“知道了,别忘了你的承诺,今天早晨的事情,只要被我听到一点点的流言蜚语,你就别想再在江城大学读书了。”我对邓思萱说道。


“哼!”邓思萱嘟着嘴冷哼了一声。


此时她身上被我认为很娘炮的东西都变得合理起来,因为尼玛她本来就是一个女生。


随后我们两人相互加了***,我实在有点好奇,于是当这件事情圆满解决之后,试探的对她询问道:“喂,假小子,你大清早鬼鬼祟祟躲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干吗?”叫她邓思萱我总感觉跟外形对不上号,于是便给她起了一外代号——假小子。


“谁鬼鬼祟祟了,从窗户跳出来的人才鬼鬼祟祟。”假小子反击道。


“你不要污蔑我,当时我就在那里锻炼身体而已。”我是不会承认自己从刘静卧室的窗户跳了出来。


“谁跳谁小狗。”假小子说道。


“你……”


“我怎么了,说实话也犯法啊,你没跳,心虚什么。”假小子对我反问道。


我发现自己跟她斗嘴,几乎不是对手,于是冷哼了一声,准备跟她分道扬镳。


“再见!”我说了一句,掉头就走。


“喂,你等等。”身后传来假小子的声音。


“干吗?”我扭头看了她一眼,问道。


“那个,这个月我的钱花光了,没钱吃饭了,我给我冲几百块钱的饭卡吧。”假小子拿出一张江大的饭卡递到了我的面前。


“你妹啊,刚才给你二十万你看不上,现在怎么连几百块钱都要,没有!”我断然拒绝了假小子的要求,妈蛋,刚才视频没删除的时候,自己出二十万买她的手机,她都不卖,现在可好,让自己给她冲几百块钱的饭卡,门都没有。


“我这人有个毛病,肚子饿的话,睡觉肯定会说梦话,到时候我在梦里把看到的事情说出来,你可别怪我。”假小子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这个气啊,这他妈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最终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转给你。”


“多转点啊!”假小子说。


不过此时自己已经气冲冲的走了。


“小气鬼,不就几百块钱嘛,气成那样。”背后传来假小子自言自语的声音,不过声音很大,好像故意让自己听见。


听到她说自己是小气鬼,我他妈差一点暴走,不过最终忍了下来,心中暗道一声:“好男不跟女斗!”


跟假小子分开之后,我打电话给陶小军,叫他来到江大校门口吃了一个早饭,问了一下陈雪最近的情况。


陶小军告诉自己,黄三再也没有来江大找过陈雪的麻烦,我又拿了一万块钱给陶小军,让他这段时间盯紧点陈雪,因为估摸着前段时间没有找陈雪的麻烦,是因为黄胖子手里有刘静的视频,本以为胜券在握,却在最后一刻被自己给搞黄了,没了视频八成还会再从陈雪身上找突破口。


“江城第一美女这个头衔还是真害人啊!”我心里暗道一声。


吃完早饭之后,我接到了刘静的电话。


“喂,老婆,李洁走了吗?”我厚着脸皮对刘静问道。


“别乱叫。”刘静的声音有点慌乱。


“没事,我旁边没人,再说就是有人,他们也不知道我再跟谁通电话。”我说。


“还是不要这样叫,万一叫顺了口,从容易露馅。”刘静说道。


“好吧,一切听媳妇的。”我说。


“你……算了。”刘静不再纠缠称呼的问题,说:“囡囡可能起了疑心,你最近几天不要来了。”


一听刘静这样说,我当场就急了,自己才尝到女人的滋味,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跟刘静待在床上,现在竟然让自己不要去她那里,这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


“我晚上去,早晨五点就离开,没有人会发现的。”我说。


“这……”刘静犹豫了,她可能也多年没有尝到那种飘在云端的感觉了,昨晚自己让她欲仙欲死,这突然断掉的话,可能也有点不舍。


听到刘静有点犹豫,于是我马上趁热打铁,说:“就这么说定了,我早晨五点走,肯定不会让别人发现。”


“那……好吧!”最终刘静同意了。


搞定了刘静,我又想起钱的事情,大哥韩勇非常的固执,李洁不点头,就算自己把钱转到他的卡里,他也会给退回来,而现在自己跟李洁的关系有点僵,想让李洁点个头,感觉很难。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脑子里急速的思考着办法。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孙老鬼打来的,妈蛋,这段时间自己已经把他给忘了。


“喂,孙老。”


“小子,这段时间过得是不是很逍遥快活啊,有没有把李洁给搞上/床啊?”孙老鬼这个王八蛋在电话里对自己问道。


“呵呵,孙老你太抬举我了,我在李洁眼里就是她花钱买的一个东西,怎么可能让我碰她?”我说。


“哼,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我让你监视李洁的行踪,你怎么也不几我报告啊。”孙老鬼问道。


“孙老,李洁除了上班,好像没有其他爱好,对了,最多星期天出去打会羽毛球。”我避重就轻的回答道,心里其实一直在问候孙老鬼的祖宗十八代,这个老王八蛋上一次不是自己够聪明的话,八成就成了他的替死鬼,笨一点的人最后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