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之第65回

“你就是想把黄胖子手里的一个视频弄到手是吗?”大哥韩勇对我询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这完全不用请暗杀道的人,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是偷一个东西而已。”韩勇一脸轻松的说道。


“大哥,你有什么办法?”


“神偷门。”最终韩勇说出了三个字。


“神偷门?”我愣了一下。傻傻的问道:“小偷组织?”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神偷门,以为是一个小偷组织。


大哥韩勇摇了摇头,说:“不是市面上那种小偷,神偷门也是武林的一支。当年的燕子李三就是神偷门的门人,民国时期,江城的大户人家,一个月之内连续被偷了十三家。即便有的大户人家请人日夜巡逻,东西照样被偷,这就是神偷门干的事情,当时江城的警察局长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又请了大量武林和江湖中人帮忙,终于捉到了此人,可惜关进牢房的第二天,这人就消失了,半个月之后,江城警察局长死在了青/楼里边。”


听完大哥韩勇的叙述,我对神偷门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于是一脸期待的说道:“大哥,你认识神偷门的人?”


“有点渊源,当年那个警察局长追捕神偷门人的时候,韩家祖上出手相助过,所以一直保持着联系,到我这一代也没有中断,神偷门在江城就有一个分支。”大哥朝勇点了点头,说道。


“太好了,大哥,带我去见见呗。”我十分兴奋的说道,有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老二,有些话我要先跟你说清楚,祖上跟神偷门是有渊源,我跟现在江城的神偷门分支也有联系,但是没有很深的交情,所以钱你还是要准备好。”韩勇对我说道。


“钱的事情大哥放心,只是需要多少钱,不会也以亿为计量单位吧?”我真有一点怕了。


韩勇摇了摇头,说:“黄胖子在江城也算是黑白两道响当当的人物,从他身上偷东西,我估摸着最少要百万以上,你心里先有一个数。”


听到韩勇说百万以上,我才放下心来,李洁帐户里有三千万,应该足以支付神偷门出手的费用。


“大哥放心,钱没有问题。”我说。


随后大哥韩勇也没有再啰嗦,带着我出了门,开车直接去了云山镇。来到云山镇之后,大哥让我把车停在了一家古玩店门前。


当我和大哥走进这家古玩店的时候,发现里边只有一个老头在打瞌睡,他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此时大哥抱拳说道:“柳老。”


“韩家小子,怎么有空来我这些坐坐。”柳老头站了起来。


“柳老,祖上传下来的关系,再不多走动走动就淡了。”韩勇笑着说道。


“喝茶!”柳老头倒了两杯茶。


大哥和柳老头两人便一边喝茶,一边聊着武林和江湖中的一些事情,我在一边急得不行,心里暗暗想着:“大哥怎么还不说事情,光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于是自己不停的给大哥使眼色,可惜大哥韩勇视而不见。可能是自己的异常让柳老头发现了,他瞥了我一眼,大哥韩勇这才开口介绍道:“我兄弟!”


“嗯!”柳老头微微点了点头,便把目光移开了,继续跟大哥韩勇喝茶聊天,这可把我郁闷死了。


一个下午,正事一点都没说,我是喝了一肚子茶水,跑了几趟厕所,听了一脑子武林中乱七八糟的事情,自己因为心里藏着事,所以根本没有听进去。


眼看着天快黑了,大哥韩勇站起来抱拳告辞,我此时真急了,乖乖咧,说好了是请人家出手偷东西,怎么来了之后,正事一句不提,光喝茶聊天啊。


就当自己猴急的不行的时候,柳老头把店里一个伙计叫了过来:“卫五,跟你韩哥走一趟。”


“是!”这名叫卫五的汉子点头应道。


我朝着此人看去,相貌普通,扔进人群里自己绝对不会看他第二眼,脸上一点特往都没有,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这人行吗?”我心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是当着人家的面,自然不会说出口。


回去的路上,我开车,大哥韩勇坐在副驾驶上,卫五坐在后排,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闭目养神,也不说话。


本来想跟大哥韩勇交流一下,但是想了一下,毕竟卫五还在车上,于是便忍住了。


我心里带着大大的疑问开车回到了市区,本来想请卫五去大酒店吃一顿,但是没有想到大哥韩勇摇了摇头,说:“回家。”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想着,大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请卫五吃家宴啊?


跟韩勇接触久了,一些武林规矩自己也了解一些,在武林之中,家宴为大,谓之坦诚交心。


“妈蛋,卫五看起来就是一个平常人,难道值得大哥这么重视?”我在心里一阵疑惑,不过既然大哥韩勇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反驳,于是开车朝着东城区而去。


回到家之后,大哥韩勇亲自作陪,我和思雯下厨做饭,完全就是招待贵宾的规格。


“思雯,这卫五你以前听说过吗?”在厨房里,我小声的对韩思雯询问道。


韩思雯摇了摇头,说:“我一直生病,武林中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太多,不过我哥这么重视,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卫五还不普通,脸上一点特征都没有,我转头都能忘记他的模样,扔进人堆里,绝对找不出来。”我撇了撇嘴说道。


“这不是他的最大特长吗?二哥,你好好想想。”韩思雯对我提醒道。


“咦?”我突然醒悟了,干他们这一行的,越普通越好,越不起眼越安全,像卫五这种人,怕是只要不被抓现形,警察都很难辨认他的特征,甚至于不会有人把他跟神偷联系到一起。


“对啊,思雯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会事。”我拍了一下大腿说道。


“二哥,我哥的眼光很高的,既然他让用家宴招待此人,说明这人肯定不一般。”韩思雯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开始专心给她打下手,做起饭来。


一个小时之后,一桌子菜摆上了,卫五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开始跟大哥韩勇聊了起来,两人聊的话题自己不感兴趣,只想着大哥什么时候跟对方提偷东西的事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哥和卫五两人终于聊到了正事。


“不知韩兄请我来是什么事情?”卫五首先开口问道。


“是我兄弟的事情,老二,把你的事情说说吧。”大哥韩勇朝着我看来。


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终于说到了正事,于是我马上把黄胖子的事情说了一遍:“黄胖子手里有一个视频,这个视频的主角是这个女人。”说着,我将手机拿了出来,找了一个刘静清晰的照片递到了卫五面前。


卫五仅仅瞥了一眼,我有点郁闷,害怕他记不住刘静的长相,本来想多说几句,但是被大哥韩勇用眼神给阻止了。


“我想让黄胖子手里关于这个女人的视频全部消失。”我继续对卫五说道,随后盯着他的眼睛,看他是否答应帮忙。


此时大哥韩勇也在盯着对方,虽然柳老头让卫五跟着来一趟,但是没有把话说死,这其中就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卫五可以帮,也可以不帮。


卫五没有忙着说话,他将手中的筷子放下,对着韩勇抱了抱拳,说:“韩兄,本来柳老让我跟着来一趟,按理说这件事情我应该帮忙,毕竟韩家和我们神偷门的渊源摆在那里,但是现在看来这不是你们韩家的事情啊。”


听到卫五的话,我心里一愣,暗道一声不好,急忙朝着大哥韩勇使眼色。


“卫老弟,王浩是我过命的兄弟,这事还请你出手帮忙。”大哥韩勇抱了抱拳。


卫五仍然没有答应,而是目光朝着我看了过来:“你这位兄弟一路上好像对我不是太相信,我看……”


妈蛋,小偷就是小偷,果然是小肚鸡肠,听到卫五的话,我在心里暗暗骂道,自己岂能听不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于是目光一动,看到桌子有瓶还未开封的五粮液,于是马上开口说道:“卫哥,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这样,我把这瓶五粮液喝了,算给卫哥赔罪。”


说着,自己便拿起了桌子上的五粮液,打开之后,一咬牙,咕咚、咕咚……当白开水一口气喝了下去,喝完之后,我感觉整个食道和肚子都燃烧了起来,火辣辣的。


“卫哥!”我举着空酒瓶说了一声卫哥。


“二天后,你说的那个视频就不会存在这个世界上。”卫五终于答应了下来。


“谢谢卫哥!”我再也支持不住了,噗的一声吐了一口水,然后一头瘫倒在了地上。


妈蛋,自己平时就是二瓶啤酒的酒量,一口气喝了一瓶五粮液,这是在拼命啊!


“李洁,老子为了这个家已经拼命了,再说我是窝囊废的话,你真就是一个白眼狼了。”昏迷之前,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李洁被孙老头盯上的时候,我意识到了李洁毕竟是一个女人,看到了她的软弱,而这一次刘静被黄胖子给下了套,我突然发现自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有一些责任自己必须抗下来,不能让刘静和李洁两个女人来承受,这是男人骨子里的东西,我虽然卑微,但是仍然是一个男人,并且心里渴望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我看到韩思雯顶着两个黑眼圈在拖地。


“思雯!”我叫了她一声。


“二哥,你醒了,太好了,昨晚你可不知道,吓死我了。”韩思雯走了过来。


“昨晚我是不是发酒疯了?有没有胡言乱语?”我真怕自己把刘静、李洁、袁雨灵和陈雪四个女人的事情说出来。


“倒是没有发酒疯,就是不停的呕吐,喊难受,不停的在床上打滚,我和哥差一点被你送医院,还好你喊了一会就睡了过去。”韩思雯大体上说了一下我昨天晚上醉酒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