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之第63回

当天晚上,李洁果然没让自己进房睡,我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不是因为李洁的事情。而是因为袁雨灵说要给自己留门。


“去!”


“不去!”


……


我心里像长了草一样,根本无心睡眠,甚至于还舔了一个嘴唇,仿佛那上面还留着袁雨灵的味道。


“不能当禽兽!”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随后去洗手间冲了一个凉水澡,感觉不是太难受了,但是仍然睡不着。


就这样,我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冲了三次凉水澡,还在洗手间里拿着李洁和袁雨灵两人的内衣裤练了二次麒麟臂,但是仍然没有用,直到天亮,我仍然没有睡着。


早晨的时候,我顶着两只熊猫眼做了早餐,皮蛋瘦肉粥,小菜是酸豆角,每人外加一个鸡蛋,一杯热牛奶。


李洁起来看到我两只熊猫眼,仅仅只是瞥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袁雨灵却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姐夫,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我心里这个气啊,你当时把自己挑/逗的欲/火焚身,自己能睡好才怪。


我狠狠的瞪了袁雨灵一眼,然后很自然的给她打了一碗粥,又给她把鸡蛋扒了皮放在眼前,本来也想给李洁打粥,但是看到她阴着脸,像自己欠了她几百万似的,于是便没有动手,心里想着,自己还是少惹她好了,别给她打了粥再给自己倒进垃圾筒里,那样可就太丢面子了。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不想惹李洁,她却挑三拣四,喝了一口粥,说:“王浩,这是粥吗?怎么这么咸?”


我还没有说话,袁雨灵抢着开口说道:“姐,不咸啊,刚刚好。”


我眨了一下眼睛,急忙也尝了一下,一点都不咸,刚刚好,心里不由的有点生气:“妈蛋,老子那里得罪你了,怎么从昨天晚上回来就找老子的麻烦。”


“不吃了,我上班去了。”李洁不知道为什么生气的站了起来,把筷子一扔,朝着门口走去。


我撇了撇嘴,但是想到大哥韩勇还等着自己的消息,于是硬着头皮对准备上班的李洁询问道:“那个,媳妇,我大哥韩勇那份计划书你看了吗?”


“不用看了,我没钱。”说完,李洁砰的一声把防盗门关死,离开了。


我目瞪口呆,真心不知道那里得罪了李洁:“妈蛋,一定是更年期提前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雨灵,你说你姐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好像味觉也坏了,明明很好喝的皮蛋瘦肉粥,她却说咸了,要不就是故意找我的茬,但是我好像没有得罪她啊。”实在想不明白,李洁那根筋搭错了地方,于是我对袁雨灵询问道。


“咯咯……”袁雨灵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姐夫,你太可爱了。”


“可爱?你姐可没有这么觉的。”我撇了撇嘴说道:“你帮我分析一下,到底怎么会事。”


“你先亲我一下。”袁雨灵把她的脸伸到了我的眼前。


“那算了,还是我自己想吧。”我说。


“快亲,不然我也生气了。”袁雨灵说道。


最终没有办法,我只好再次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个她雪白的脸颊:“可以告诉我了吗?”


袁雨灵拿起书包,对我露出一个笑脸,说:“不可以!”


“你……”


“拜拜,我上学了,昨天白白穿着护士装睡了一个晚上,某人胆小如老鼠不敢进来。”袁雨灵朝着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上学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咬牙切齿自语道:“妈蛋,再敢诱惑我,我就把你这个妖精吃掉。”


袁雨灵离开之后,我眉头紧锁了起来,李洁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回来之后就没有给自己一点好脸色,我思来想去,好像也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她。


“神经病!”我暗骂了一句,但是骂归骂,大哥韩勇的事情自己还是要去求她。


现在大哥韩勇那边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如果自己这边掉了链子,那大哥韩勇可真就丢大面子了,他们武林中人特别讲面子,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大哥丢人。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不知道如何才好。


就当自己思考着如何讨好李洁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陶小军打来的。


“喂,小军,陈雪那边有事?”我问。


“二哥,陈雪倒是没什么事,黄三他们自从上次被我揍了一顿之后,再也没有在江城大学校区内出现,不过你让我监视的刘静,我发现了一点异常。”陶小军说道。


“刘静?什么异常?”本来那天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刘静逼着我和李洁三个月之内怀孕,十分的反常,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才让陶小军顺便监视一下她,其实自己心里根本没有报多大希望。


“刘静昨天跟个女人在大学校园里吵了起来,啧啧,我没有想到一个大学教授连骂人都不会,愣是被别人给骂苦了。”陶小军说道。


刘静那么一个文文静静的人会骂人就怪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我知道如果仅仅是吵架,不值得陶小军给自己打电话,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于是开口对他说道:“说重点。”


“好咧,二哥,他们吵架的时候,刘静好像在质问对方,说十年的姐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对方却说,一直看不惯刘静当婊/子还立牌坊的样子,现在原形毕露了吧,对了,我还偷拍了视频。”陶小军说道。


“传给我。”我说。


“嗯!”


稍倾,一段视频传到了我的***上,打开之后,我发现跟刘静吵架的那个女人竟然是那天晚上带刘静去梦幻娱乐会所玩的那个女人,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完这段视频之后,彻底愣住了。


“好卑鄙的手段!”几分钟之后,我暗道了一声。


虽然视频上刘静和那个女人的谈话不多,但是我基本上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令自己没有想到的是,那天在梦幻娱乐会所里边,自己和刘静没有做成功,但是她上个月应该又受到那个女人的鼓动,跟着去了一趟梦幻娱乐会所,这一次,自然是成功了,但是跟男公关在床上亲热的整个过程却被拍了下来,而现在这份视频自然落在黄胖子的手里。


这八成是黄胖子为了得到李洁而想出来的一个阴谋,一个圈套,就等着刘静上勾。


妈蛋,刘静果然受到了黄胖子的威胁,难怪她让我和李洁赶快要个孩子,想用这种办法来打消黄胖子对李洁的垂涎。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暗暗思考,同时心里还有一点后怕,如果那天晚上自己没有忍住跟刘静做了,八成也会被黄胖子给偷偷拍下来,那样的话,当自己把面具摘下来的时候,视频的杀伤力将更加巨大,妈蛋,丈母娘和女婿滚床单,只要放出去,绝对瞬间传遍大江南北,到时候刘静肯定会崩溃。


还好,我心里暗道一声侥幸,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刻坚持住了。


“看来应该好好跟刘静谈谈了。”我起身离开了家,开车朝着江城大学而去。


在路上,我给刘静打了电话,她说下午没课,让我下午去家里,于是自己中午的时候,先请陶小军几个人吃了一顿饭,让他们暗中保护陈雪的同时,继续监视刘静,并且还特意对陶小军嘱咐道:“小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暴露,更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在监视刘静。”


“二哥,你就放心吧,别的事情也许我陶小军不行,这种事情太简单了。”陶小军喝了一点酒拍着胸脯对我保证道。


下午二点多钟,我去了刘静家。


老式的楼房,走在地板上吱呀呀的响,现在也许只有在江城大学校区还能看到这种老房子,里边住得都是江大的教授。


周围的环境优美、安静,仿佛闹市之中的一方静土,确实是一个作学问的好地方。


“坐吧!”刘静给我倒了一杯茶。


“谢谢,妈!”我坐了下来,叫了她一声妈,随后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事?”刘静看到我的样子,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说吧。”刘静很有气质,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在梦幻娱乐会所看到她的另一面,自己绝对不会想到文静的刘静也有媚惑的一面。


“那个,妈,你是不是被人威胁了?”我思考再三,感觉怎么隐晦都没用,于是决定开门见山。


“呃?”刘静听到我的话明显的一愣,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慌乱,不过很快隐藏了过去,说:“没有!”


“妈,你就不要骗我了,在我们两人在梦幻娱乐会所相遇之后,你是不是又去过那种地方?”我鼓足了勇气对她询问道。


“没有!”刘静断然否认,并且站了起来,我看到她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我累了,要休息,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走吧。”


我没有走,而是眼睛直盯着刘静看去:“如果你没有再去的话,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目光,为什么会受到黄胖子的威胁?”


“啊!”听到黄胖子三个字,刘静轻呼了一声,随后扑通瘫坐在椅子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要把所有的事情跟我说清楚,妈,我们是一家人,我不会害你,我只想帮你和李洁。”我十分真诚的对刘静说道。


刘静哭了起来,我没有催促她,说这种事情,对于气质文静的她来说,非常的残酷。


大约几分钟之后,刘静停止了哭泣,开始讲述她被黄胖子威胁的经过,跟自己猜测的差不多,那次在梦幻娱乐会所跟自己偶然相遇,还差一点发生了关系,刘静暗暗后悔,绝不再对那种场所。


随后的一段时间,她连续拒绝了几次闺蜜周丽的邀请,但是上个月,周丽生日,当晚她喝得有点多,可能也想那种事了,最终被周丽拖去了梦幻娱乐会所,她疯狂了一个晚上,但是第二天就落入了冰窖之中。


“他们本来想把视频给囡囡看,我苦苦哀求让他们给我一点时间,我劝说囡囡答应他们的要求。”刘静哭得很伤心,哽咽的说道:“我不想在女儿面前失去做为母亲的尊严,可是……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卑鄙无耻!”我狠狠的说道,恨不得宰了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