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第61回

本来以为李洁外出考察,袁雨灵住刘静家里,自己搞了点花生米和啤酒,准备潇洒几天。没想到正在喝着啤酒看电视的时候,袁雨灵回来了,并且把书包一扔,打开一瓶啤酒就要陪自己一块喝。这是勾/引我呢?还是勾/引我呢?还是勾/引我呢?


我心里像长了草一样,眼神不自然的在袁雨灵身上偷偷打量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在喝酒:“难道今晚真要发生一点什么?”此时的自己是既期待。又有点忐忑不安。


袁雨灵倒是一副很正常的样子,搞得我有点羞愧难当,感觉自己心理太阴暗,再说了,现在下面还处于阳痿状态,就算我们两人想干点什么,也不可能。


稍倾,我把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到了脑后,跟袁雨灵喝起酒来,不知道是她故意讨好自己,还是自己的说话水平提高了,总之我们两人聊得很开心,不知不觉一箱啤酒喝光了。


“没、没酒了,今、今天就到这里吧,睡觉。”我的酒量本来就不太好,所以此时感觉有点醉了。


“姐夫,我们再喝点红酒吧,你等着。”袁雨灵看样子还保持着清醒,我感觉不对啊,但是此时自己脑袋昏昏沉沉,最终懒得思考那里不对。


稍倾,袁雨灵从厨房里拿来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于是我们两人边聊天边很有情调的喝起了红酒,气氛很融洽,只要我的眼神越来越迷离,最终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彻底醉了,迷迷糊糊感觉袁雨灵好像扶着自己回到了床上,接着我便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自己睡得很香,并且做了一个十分香艳的梦,梦到自己下面又重振雄风,并且还在跟李洁做那种事,不过做着做着身下的李洁就变成了陈雪,接着变成了刘静,最后竟然变成了袁雨灵,她还在叫自己姐夫。


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翼而飞,旁边的台灯发出橘红色的柔光,同时一个苗条的背影正跪坐在自己两/腿之间,宝贝被她抓在手里。


“雨灵,你在干吗?”我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正用手抓着自己下身的袁雨灵,脑袋里一片空白。


“姐夫,你可能真阳痿了,我刚才用手给你弄了好久你都没有一点反应,都是我害了你。”袁雨灵看到我醒了,脸色微微一红,小声的说道。


“不关你的事,医生说能治疗好的。”我说。


“姐夫,要不我用嘴给你试试?”袁雨灵抬头看着我,用十分弱小的声音说道。


“呃?啊!雨灵你瞎说什么,快回自己房间睡觉去。”我愣住了,对她呵斥道,但是自己的呵斥声是如此的无力,同时心里有一个魔鬼的声音在回荡。


“姐夫,你是因为我阳痿的,我一定给你治好。”说着袁雨灵掏出了手机,把那个姐夫跟小姨子的日本爱情动作片播放了出来,让我观看。


我拿着手机,看到袁雨灵的脸慢慢趴在自己的两/腿之间,随后感觉一股湿热包裹了下身,袁雨灵笨拙的吸允着,眼前的刺激,令我全身一阵颤栗,体内生出了一股邪火到处乱窜,当这股邪火冲到下身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宝贝慢慢的在袁雨灵的口里变大、变长、变粗、变硬。


噗!


我喷了!


咳咳咳……


下一秒,袁雨灵的咳嗽声响了起来,我看到她满嘴满脸的白色液体。


“那个……雨灵……我……”此时的自己尴尬的要命,脸皮发烫,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咯咯,姐夫,你好了。”袁雨灵却笑了。


我却低着头不敢说话,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因为我真不想当禽兽,可是竟然在袁雨灵的嘴里喷了,还喷了好多。


正当自己羞愧难堪的时候,袁雨灵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她竟然用双手握着自己仍然一柱擎天的宝贝量了一下,说:“姐夫,你的宝贝好长好粗,我姐不跟你圆房真亏了,要不今晚姐夫你把第一次给我吧。”


“瞎说什么,快去洗洗睡觉去!”我真想点点头,答应下来,然后把她扑倒在床上狠狠的蹂躏,但是最终把这个魔鬼的念头给压了下去,自己刚才已经错了,不能一错再错,于是狠心将袁雨灵给推出了卧室。


咚咚……


袁雨灵在外边敲门,一边敲门还一边说:“姐夫,你的阳痿是我治好的,你的第一次早晚是我的。”


当天晚上,自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起床洗了一个凉水澡,我才彻底清醒过来,昨晚的事情好像做了一个梦,但是我知道不是梦,因为刚才在洗澡的时候看到袁雨灵晾在洗手间的内衣裤和丝袜,我下面有了反应,挺了起来。


“王浩,你不能再错下去,更不能当禽兽。”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于是下午的时候,我拿了几件衣服,开车去了大哥韩勇家,准备在那里住一个星期,直到李洁回来。


因为自己既害怕又期待,再跟袁雨灵单独住在一起,八成会突破最后的那道防线。


韩家的老宅很大,只住了他们兄妹两人,空着不少房间,我说要在这里住一个星期,韩勇很痛快的答应了,并且还给了自己一拳,说:“跟大哥客气什么,以后什么时候想来住都行。”


我笑着点了点头。


当天下午,我被思雯逼着扔石锁,大哥韩勇好像有一个武友聚会,独自一个人出去了。


我扔石锁扔得汗如雨下,大口呼吸,想要偷一下懒,被旁边监督的韩思雯用小木棍直接敲在胫骨上,痛得我双手捂着右腿的胫骨躺在地上惨叫不止。


“二哥,你还是不是男子汉,当年我练武偷懒的时候,我哥打我比这还要狠,我都没有这样惨叫过。”韩思雯俯视着自己说道。


听到她这样说,我只好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恳求的对韩思雯说道:“思雯,下次能不能不敲胫骨,太痛了。”


“就是痛才敲啊,我哥说了,人的身体都是有惰性的,只有痛了,下一次才会记住,并且敲胫骨只需很小的力量就可以非常痛,既痛还打不坏人。”韩思雯说道。


“好吧!”本来以为韩思雯很好说话,现在我才知道,在练功方面,她是一点情面都不讲,难怪她和韩勇的功夫都那么厉害,厉害自有厉害的原因,韩勇有句话我觉得很有哲理——练武,每一滴摔在地上的汗水都有它的价值。


扔了一个下午的石锁,我两条胳膊都麻木了,到了晚饭的时候,已经抬不起来了,更拿不了筷子,并且因为出汗太多,我感觉自己有点脱水,用双手艰难的捧着碗喝了三大碗汤才舒服一点。


“二哥,只要你挺过扔石锁这一关,找到石锁的重心,就可以学点跤法了。”韩思雯看到我两条胳膊不能动了,脸上一点奇怪的表情都没有,好像习以为常的事情,我猜八成小时候她练的时候,比自己还要惨。


“哦!”我应了一声,心里暗暗想着,自己来这里住到底是对还是错,今天一个下午就快要了我的老命,如果明天再练一天的话,怕是我的全身骨头都得散架子,乖乖咧,自己果然不是练武的料。


自己的体格从小就弱,练武这种苦实在有点吃不消,就当犹豫着要不要回去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袁雨灵打过来的。


“喂,雨灵。”


“姐夫,你去那了,怎么还没回来,我还没吃饭呢。”袁雨灵问道。


“那个,雨灵啊,我这几天有事,可能不回家了,要不你回你大姨那里住吧?”我说道。


“姐夫,你有什么事?你不会是想躲着我吧?”


“没,我躲你干吗?真有事。”我心虚的说道。


“哼,姐夫,你躲不掉的,别忘了昨晚我满嘴满脸都是你的东西。”袁雨灵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我一下子脸有点红,怕被吃饭的韩思雯发现自己的异样,于是马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院子里。


“雨灵,那个昨晚……”


我刚要解释,就被袁雨灵给打断了:“姐夫,那也是我的第一次,你是不是应该负责?”


“我……”


“半个小时之内,马上回来。”袁雨灵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呆立当场,眉头紧锁,思考了大约有三分钟的时间,最终下定了决心,把手机关了,连电话卡都取了出来,自己绝对不能一错再错,我怕再跟雨灵发展下去,会毁了她,毕竟自己是她名义上的姐夫,再说万一这件事情被李洁知道了,她八成真会拿着菜刀阉了自己。


当我重新走回屋子的时候,韩思雯脸带笑容的盯着我看。


“思雯,我脸上有东西?”我有点奇怪。


“二哥,你刚才接电话的时候脸都红了,谁打来的啊?”


我本来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可是韩思雯毕竟是习武之人,从小练得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自己刚才的尴尬还是被她发现了。


“一个朋友。”我不想解释太多。


“二哥,你跟那个李洁不是假结婚吗?不会你们两人假戏真做了吧?”韩思雯询问道。


“没!”我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自己真想假戏真做,可惜李洁不愿意啊。


韩勇晚上十点才回来,他告诉自己,为筹办健身俱乐部的事情,他已经通过关系联系到了泰拳高手、散打高手、以及传统武术的高手不定期来教学,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老二,李洁到底能不能借钱?”大哥韩勇对我询问道。


“应该差不多,这段时间她出去考察去了,一个星期之后才回来,到时候我让她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我说。


“嗯,如果她不愿意跟我平分股份,给他六成,甚至七成也可以。”韩勇看来很着急,也是,人都联系好了,万一没钱的话,他的面子可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