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第60回

我的脸变得通红,不知道袁雨灵给自己看这视频是什么意思,妈蛋,真搞不懂现在的学生。像我们以前在高中都不敢谈恋爱,当然,我就是想谈,也没有人看上自己。


而现在呢?好像在高中没有谈过恋爱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乖乖咧,不是自己不明白,而是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袁雨灵给自己看这个视频是勾/引自己呢?还是勾/引自己呢?还是勾/引自己呢?


看到我脸变得通红。袁雨灵眨了一下眼睛,拿回了手机,看了一眼,她的脸瞬间也红了:“那个……姐夫……刚才给你看错了,不是这个视频,是个群披的,总之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别乱想哈,我先出去了。”


看着袁雨灵急匆匆离开厨房的背影,我心里暗道:“叫我别乱想,乖乖咧,我能不乱想吗?你手机里有这种视频,看样子肯定经常看,不会是想……”


随后自己一边做饭一边胡思乱想,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处于恍惚之中,晚上的时候,我给李洁自己做了一份饭,然后开车带着袁雨灵去参加所谓的同学聚会,其实是她和张燕燕等六个女生为了感谢自己上一次救了她们,专门请自己吃大餐。


妈蛋,现在的高中生真有钱,竟然请我去五星级的假日大酒店吃饭,并且还包了一个包厢,乖乖咧!


当我和袁雨灵赶到假日大酒店中餐厅的时候,张燕燕等五人已经到了。


“姐夫!”我刚刚走进包厢,张燕燕等五名女生齐刷刷的站了起来,几乎异口同声的喊自己姐夫,我被他们喊得一愣一愣的,半天没回过神来。


曾几何时,自己这个连打工妹都不多瞧一眼的穷屌丝,竟然一下子让这么多漂亮的高中女生叫自己姐夫,我心里十分的激动。


袁雨灵和张燕燕等人叫了啤酒,吃饭的时候都来给我敬酒,嘴里还说着感谢的话,本来开车我是不想喝酒的,但是看着这些青春靓丽的高中女生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于是自己就喝多了,等吃完饭的时候,我感觉脑袋有点晕,走路打晃。


这还不算完,她们打车带着我去了KT***,我已经有点醉了,基本喝不动了,袁雨灵和张燕燕她们仍然不放过我,蹦蹦跳跳的唱完歌之后,又来敬我酒,为了表现自己的男子汉气概,我是来者不拒,于是彻底喝大了,最后喝得我已经找不到北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宾馆的床上,袁雨灵抱着自己的大腿睡得正香,而另一边的大腿也被人抱着,我低头一看,正是张燕燕,再往旁边一看,其他四名女生也都在睡觉,其中两人睡在地上,另外两人挤在另一张床上,这是一个标准间。


妈蛋,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昨天是不是玩的太疯狂了,跟六名青春靓丽的女高中生开/房,这说出去得羡慕死多少男人,其实自己什么都没干,就算是想干点坏事,他妈也根本办不到,因为自己现在还处于阳痿状态。


两条大腿被袁雨灵和张燕燕两名女生抱着,早已经酸麻了,不过仍然能感觉到一丝充满弹性的柔软,我朝着张燕燕看了一眼,发现她的胸比袁雨灵的还要大,腿上传来的感觉特别软,只是弹性差了一点。


咕咚!


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没想到声音还挺大,于是瞬间有点尴尬,生怕自己的吞口水的声音将袁雨灵、张燕燕等人吵醒,还好她们六个女生睡得很沉。


我慢慢的掏出手机,看到李洁给自己打了十几个电话,发了几十条短信,打开短信看了一眼,我脸上露出一丝郁闷。


“王浩,你带雨灵去那里了?”


“王浩,你死定了。”


“王洗,你再不给我回电话,你真得死定了。”


……


最新的一条是十分钟前发的:“王浩,你如果敢带雨灵去开/房,我保证让你永远做不成男人。”


“你妹啊,老子不但带了雨灵来开/房,连张燕燕五个人也带来了,你能奈我何?靠,让老子永远当不成男人,老子现在已经阳痿了,你还能把我怎样?”我给李洁回了一条短信,随后将手机给扔在床上。


嘀嘀!


稍倾,李洁的短信来了:“禽兽,你们在那里?”


“不知道!”我回了一句,直接给关机了,感觉脑袋有点痛,于是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袁雨灵和张燕燕等女生也醒了,大家都不说话,脸上带着一丝尴尬,还是张燕燕两人打破了沉默:“你们这是怎么了,我们又没做什么,昨晚大家都玩疯了,就算发生/点什么有什么大不了。”


“就是!”袁雨灵回应道。


随后大家的气氛才缓和了一点,不再那么尴尬,接着轮流去洗手间洗澡,中午又一块吃了饭,这才分开。


当我带着袁雨灵回家的时候,李洁已经气疯了,刚刚进门,他便像头暴怒的狮子手里拿着菜刀朝着我冲了过来,吓得自己后退了二步:“李洁,你要干吗?”


“老娘今天要剁了你。”李洁吼道。


“你不要激动,我怎么了?”我用手指着李洁问道,同时袁雨灵拦腰抱住了李洁,说:“姐,你干吗?”


“雨灵,这个禽兽有没有欺负你?”李洁对袁雨灵询问道。


“姐,姐夫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了,就是想欺负现在也欺负不了啊,那天不是被你电阳痿了吗?”袁雨灵说道,随后从李洁手里夺下菜刀。


妈蛋,刚才吓死老子了,真怕李洁一时控制不住,一菜刀砍过来。


袁雨灵拉着李洁到房间说悄悄话去了,我则百无聊赖的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不过自己的目光有点呆滞,注意力根本不在电视上,而是在想昨天在厨房的时候袁雨灵给自己看得日本爱情动作片,还有她所说的话,想要帮自己,我当时虽然拒绝了,但是心里却是很想让她帮忙。


“不能当禽兽啊!”不过最终我叹了一口气,把脑海之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了脑外。


当李洁从袁雨灵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虽然仍然阴着脸,但是并没有再对我大吼大叫,也不知道袁雨灵给她灌得什么迷魂汤。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让李洁给自己用脚治疗,她拒绝了,并且十分严肃的告诉自己:“以后不准跟雨灵单独相处。”


“我们是清白的,我只是把她当妹妹。”我也十分严肃的告诉李洁。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随后的几天,我和李洁都处于冷战之中,她不理睬我,我也不理睬她,但是时间一长,我有点受不了了,自己的治疗不能停啊,并且还有一件事情,让自己十分的郁闷,李洁本来让大哥韩勇做一份详细的计划书,前天大哥做好了,我把计划书给了李洁,没想到她看都没看的就扔在茶几下面,我问她什么意思?她说现在没有心情看。


我心里这个气啊,但是钱毕竟是她的,大哥韩勇对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视,再说了,我也想通过大哥韩勇慢慢的发展自己的势力,这样以后才能不受人欺负,这几天孙老头已经对自己相当不满了,因为我根本没有向他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这件事情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你把钱放在银行里那是死钱,为何不拿出来干一翻事业呢?”我忍着心里的怒火声音温柔的对她劝说道。


“谁说我没有事业,我还有一家西餐厅。”李洁说道。


说起这家西餐厅,我心里一阵郁闷,有时候感觉李洁挺聪明,但是有时候又觉得她太傻,以前她手握房地产企业的大权,餐厅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江城的房地产企业为了巴结她,是想着法子送钱,现在呢?餐厅几乎是门可罗雀,月月倒赔钱,她竟然还不转让出去。


李洁不想看,我也不能硬逼着她看,于是这件事情就暂时搁浅了,大哥韩勇几次打电话给我,我都说李洁正在研究,毕竟不是小数目的投资,但是纸包不住火,自己知道拖延不了多久。


这天晚上,李洁收拾了一个旅行箱,我有点奇怪,本来想问问她要干吗?但是这段时间冷战,我最终没有开口询问。


吃饭的时候,袁雨灵替自己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姐,你要出去旅游吗?”


“明天市人大组织出去考察,所以我可以会出去一个星期,这段时间,你就住你大姨家里。”李洁对袁雨灵说道,她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我一眼,令我十分的郁闷,妈蛋,好像自己会趁她不在家这段时间对袁雨灵怎么样似的。


“不用,我跟姐夫一块住就行了。”袁雨灵说道。


“不行!”李洁态度非常强硬,真把我当成了禽兽。


“李洁,虽然我也赞同你离开的这一个星期雨灵去咱妈那里住,但是你的态度我十分不满意。”我对李洁提出了抗议。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无视了我的抗议。


李洁在当天晚上就带着袁雨灵去了刘静那里,不过袁雨灵在离开的时候朝着自己眨了一下眼睛,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第二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却发现袁雨灵背着书包回来了。


“雨灵,你姐不是这几天让你住你大姨那里?”我正在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电视,突然房门开了,袁雨灵背着书包走了进来。


“嘿嘿,大姨太啰嗦,我还是想跟姐夫一块睡。”袁雨灵笑嘻嘻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一惊,因为这话太有歧义了:“这是在勾/引我吗?”我不由的浮想联翩,再一次想起那天在厨房里看到的姐夫和小姨子的日本爱情动作片。


“姐夫,自己一个人喝酒啊,我陪你喝。”袁雨灵把书包一扔,从冰箱里拿出啤酒坐到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