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之第41回

 
天天跟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住在一起,不动心才怪呢,我其实都有点佩服自己,只能看不能上。我都坚持忍耐了大半年。
 
 
我本来想请韩勇去临时保护陈雪几天,因为韩思雯才刚刚出院,所以韩勇没有答应,不过第二天他把自己的徒弟陶小军叫了来。
 
 
听韩勇介绍。陶小军从小调皮捣蛋,是东城老城区那一片的孩子王,小时候想欺负韩思雯反被打的鼻青脸肿,于是便缠上了韩勇。想让韩勇教他功夫,韩勇开始的时候没有搭理,没想到陶小军很有毅力,愣是缠了他一年的时间,于是韩勇便将其收在了门下。
 
 
今年陶小军刚满十八岁,高中没有考上,老爹在坐牢,所以当兵也没过政审,现在一直赋闲在家,标准的无业小青年,每天身边跟着几名小混混,在老城区那一片瞎逛荡,不是韩勇管着他,他早跟他爹一样进去了。
 
 
前段时间韩思雯住院的时候,我在医院里见过几次陶小军,也算是认识。
 
 
“师父,叫我来有什么事?”陶小军本来戴着墨镜一副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样,但是一进病房,看到韩勇的时候,腰直了,胸也挺了起来,墨镜装进了口袋,脸上的痞气一瞬间消失了,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好青年。
 
 
我看到陶小军进门前后的变化,有一种目瞪口呆的感觉,这他妈变化也太大了吧。
 
 
韩勇瞪了陶小军一眼,我发现他的腰站得更直了,甚至于脸上已经见了汗,看来他对韩勇十分的害怕,我估摸着从小练拳不知道挨了韩勇多少次揍。
 
 
韩勇的勇猛自己是领教过了,虽然被打的是周强,但是自己却吓尿了二次,并且最后还吓出了病来,差一点挂掉。
 
 
“最近打了几架?”韩勇问道。
 
 
“没打,师父,我最近可老实了,正在找工作。”陶小军回答道。
 
 
我估摸着他就是打过架也不敢说,说了肯定挨揍。
 
 
韩勇没有说话,盯着陶小军看了大约有一分钟,这一分钟的时间里,我发现陶小军一动不敢动,等韩勇收回目光的时候,陶小军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今天叫你过来,是准备让你干点正事。”韩勇说。
 
 
“师父,你说,让我揍谁?”陶小军说道。
 
 
韩勇瞪了他一眼,随后开口对我说道:“二弟,陶小军你也认识,虽然不着调一点,但是功夫还行,平常三、四条汉子近不了身,你说的那事,就让他来干吧。”
 
 
“嗯!”我点了点头。
 
 
“二哥,啥事啊?”陶小军问道,他跟着韩思雯叫我二哥,但是却叫韩勇师父,总之这称呼有点乱辈,不过我并不介意,如果他真叫自己二叔的话,我反而还会不习惯。
 
 
我将暗中保护陈雪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并且嘱咐他,想要绑陈雪的人叫黄三,是黄胖子的侄子,能不发生冲突最好不要发生冲突。
 
 
不过自己说完之后,发现陶小军的注意重点并不在黄三身上,他一脸色眯眯的问道:“二哥,你刚才说陈雪是江城大学的校花?”
 
 
“嗯!”我点了点头。
 
 
“漂亮吗?”
 
 
“呶,自己看!”我拿出手机,找了一张陈雪的照片递到了陶小军面前。
 
 
“真漂亮啊!”陶小军说道,不过他的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脑袋就挨了一巴掌,韩勇瞪了他一眼,说:“叫你去干正事,少动歪心思,这件事情干不好的话,小心回来我禁足你三个月。”
 
 
“师父,不就保护个女大学生嘛,黄三他算个屁,又不是黄胖子。”陶小军毫不在意的说道。
 
 
当天我就出了院,韩勇自己坐车回去了,我则开车带着陶小军去了江城大学,路上给陈雪打了电话,所以我和陶小军并没有进江大,而是在江大校门口旁边的咖啡厅等她。
 
 
我和陶小军在咖啡厅里坐了大约五分钟,陈雪便来了,他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不但漂亮,更有一种清晨脱俗的惊艳感,一瞬间,我和陶小军的脸上都露出了猪哥哥的模样。
 
 
“王浩,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黄三一直在盯着我,前几天还差一点被他们给绑了。”虽然绑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但是陈雪仍然有点惊魂未定。
 
 
陈雪的话让我恢复了正常,说:“陈雪,今天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我跟李洁商量过,现在还不能跟黄胖子明着干,所以只能先派人暗中保护你。”
 
 
“哦,好!”陈雪点了点头。
 
 
“他叫陶小军,一般四、五条汉子近不了身,功夫很好,以后会由他在暗中保护你,所以你不用害怕。”我将陶小军介绍给了陈雪。
 
 
“谢谢!”
 
 
把陶小军介绍给陈雪之后,我便开车离开了,还有一些事情自己需要回家跟李洁商议一下。
 
 
车子刚开到半路,手机响了,我拿起一看,是孙老头打来的电话,算了一下,自己也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班了,于是便按下了接听键:“喂,孙老。”
 
 
“小子,让你回家休息几天,这都一个多星期了怎么还不来上班。”手机里传来孙老头质问的声音。
 
 
“孙老啊,我身体还虚着呢,现在还下不了床。”我装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道。
 
 
“放屁,你现在应该在外边吧,还在开车。”孙老头竟然神了,仿佛像能看到自己似的,一猜一个准。
 
 
“妈蛋,他不会就在后面跟踪自己吧?”我被吓了一跳,在心里疑神疑鬼的想道,不过表面上却开口否认:“孙老啊,我真在床上躺着。”
 
 
“晚上必须来上班,不然后果自负。”孙老头吼了一嗓子,随后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妈蛋,凶个屁,等老子把你的按摩术学会了,老子也在你身上扎几百个针孔,靠!”我心里一阵不爽,暗暗对孙老头骂道。
 
 
回到家里,李洁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咦,没去上班?”我问。
 
 
“今天周末。”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问:“陈雪的保镖行吗?”
 
 
“什么叫行吗?那是绝对行,平常五、六条大汉根本近不了身。”我开口说道,随后把陶小军吹得很厉害。
 
 
“你怎么会认识武林中人?”等我吹嘘完陶小军之后,李洁一脸好奇的盯着我询问道。
 
 
“这是秘密!”我自然不会告诉他。
 
 
“切,不说算了,对了,对方一个月要多少钱?”李洁问。
 
 
我瞥了李洁一眼,说:“你以为有钱就能请到真正的练武之人?人家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帮忙,不要钱。”
 
 
“不要钱?有这么好的事?”李洁有点不相信。
 
 
“对,不要钱,但是咱不能亏着人家不是,等这件事情完了,怎么也得包个大红包吧。”我说。
 
 
“虚伪。”没想到李洁竟然这样说。
 
 
“这不叫虚伪,人家卖得是人情,咱给红包给的也是人情,如果赤/裸裸的金钱交易的话,那还有一点人情味吗?红包,你有钱三万、四万,人家不嫌多,没钱的话,一千、二千,人家也不嫌少。”我对李洁解释道。
 
 
其实这是传统武行的规矩,武林人讲面子,你直接拿钱请人家,就是再多的钱也请不动,千金难买一声响,人家练得功夫千金不换,更别说卖了。
 
 
“行了,这些事情你处理好了,到时候包了多少,我转帐给你。”李洁摆了摆手说道:“但是有一条,要保证陈雪不能出事。”
 
 
“你放心吧!”我拍着胸脯保证道,心里一点不担心,韩勇吩咐的事情,陶小军绝对不敢打折扣。
 
 
稍倾,我又询问了一下李洁这几天被跟踪的情况,还好对方只跟踪到小区外边,并没有进小区,不然的话,自己是李洁丈夫的事情怕就被黄胖子知道了。
 
 
李洁已经结婚的事情很多人知道,但是并没有几个人见过自己,即便见过自己,也想不到我会成为梦幻娱乐会所的服务员,更不会想到,自己现在是春夜桑拿城孙老头的跟班。
 
 
“需要我找人暗中保护你吗?”我问。
 
 
李洁摇了摇头,说:“不用,黄胖子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我。”
 
 
“哦!”我点了点头,想了一下问道:“雨灵有没有被人跟踪?”
 
 
“她说没有,不需要保护。”李洁说道。
 
 
我心里知道袁雨灵的事情,她才来江城上高中几天,就有了男朋友,已经发展到亲嘴的地步,也不知道有没有跟对方上/床,即便有人跟踪她,她不会告诉李洁,更不会让李洁暗中派人保护她,那样的话,她的事情不就全部暴露了。
 
 
正当我跟李洁在客厅说话的时候,吱呀一声,书房的门打开了,袁雨灵伸着懒腰从里边走出来:“累死我了。”
 
 
“作业写完了吗?”李洁问。
 
 
“没呢,姐让我休息一会,劳逸结合嘛!”袁雨灵说道。
 
 
随后我看到她的目光朝自己看来,眼神之中露出狡猾的目光,接着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平时袁雨灵连看自己一眼都懒得看,今天却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肯定藏着阴谋诡计。
 
 
“姐夫!”下一秒,我耳边响起一个甜甜的声音。
 
 
“我靠!”她这声姐夫不但没把自己叫酥,相反却把自己吓了一跳,因为袁雨灵除了那天晚上在迪厅被自己逼着叫了一声姐夫之外,再也没有叫过自己。
 
 
李洁也有点发愣,疑惑的看着袁雨灵,问:“你有什么事?”
 
 
“姐,你看姐夫都一个多星期没回来了,你们也一个多星期没亲热了,要不我出去玩一会,免得妨碍你们?”袁雨灵开口说道。
 
 
“不行,给我滚回书房写作业去。”李洁断然拒绝。
 
 
“姐,一个多星期没亲热了,难道你就不想吗?你跟王浩不会是假夫妻吧?”袁雨灵的目光在李洁和我的脸上来回扫着,想要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小屁孩,乱讲什么,回书房写作业去,快!”李洁板着脸说道。
 
 
袁雨灵最后伸了伸小舌头,扭头回了书房,不过,我知道她绝对没有这么容易打发,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当天晚上,她竟然半夜站在李洁的卧室外边听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