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之 第二十四回 自己就是那个软柿子

杏彩娱乐之 第二十四回 自己就是那个软柿子
 

冯菲菲说的好事竟然是拍A片,并且还是轮/奸的戏码,女主角自然就是被抓回去的苏梦。


“王浩,这种好事。姐姐可是第一个想到你。”冯菲菲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操/你妹,这是好事?当老子真是傻逼啊!那可是犯罪,再拍成片子,等于把自己的犯罪证据送到黄胖子手里。任他宰割。”我在心里对冯菲菲破口大骂,但是表面上却说:“菲姐,我是处男,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处男更好啊。正好尝尝女人的滋味,告诉你,苏梦在B区也数于佼佼者,以前如果有老板想带出去过夜,最少五位数,现在白给你日/你都不日?傻啊!”冯菲菲对我劝说道。


“不行啊,菲姐,你也知道,我发誓把自己第一次留给媳妇,你就别为难弟弟我了。”我说道。


“行吧,真是一个傻弟弟,白给的妞都不日,别人都争着抢着这好事呢。”冯菲菲可能真想让自己白日苏梦一次,可能是她把十万块给留下了,想在这方面对自己做出补偿。


我想了一下,记得四楼的领班小六想上苏菲,但是却一直没有得手,自己刚进会所上班的时候,跟得就是小六,他对自己还算照顾,于是在冯菲菲挂断电话之前,开口对她说道:“菲姐,如果你真想帮我的话,就把我这个名额给六哥吧。”


“马小六?”冯菲菲问道。


“嗯!”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让马小六白日苏梦一会。”随后冯菲菲挂断了电话,我本来想着打电话跟马小六说一下,是自己把日苏梦的名额让给了他,但是随后一想还是算了,那样做就显得太刻意了,搞不好把事情弄砸了,好事变坏事。


开车回到家,李洁和袁雨灵一大一小两美女都起床了,正在吃早餐,两人都露出雪白的大腿,真他妈诱人。


“怎么现在才回来。”李洁开口询问道,我知道她只是做做样子给袁雨灵看,防止对方识破我们假结婚的秘密。


“来卧室,有话跟你说。”我对李洁招了招手,随后走进了卧室。


稍倾,李洁皱着眉头走了进来,问:“有什么事,快说,我还要上班。”


看到她脸上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我心里有点生气,有点不想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告诉她了。


李洁的死活关自己屁事?我心里一阵恼火,不过最终还是把火气压了下去,然后详细的跟她讲了自己在梦幻娱乐会所碰到江副市长的经过,以及当时在电梯里黄胖子和姓江的脸部表情。


“他们两人应该很熟!”我得出这样的结论。


听完我的讲述,李洁的眉黛紧锁,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难道背后的一切都是姓江的搞出来的事情?”


我不知道李洁为什么在官场突然就失势了,所以她在思考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打扰她,不过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却伸出胳膊挡在了卧室的门前。


“你要干吗?”李洁用警告的目光瞪了我一眼,问道。


“那个,李洁,你看我为了帮你打探消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服务员转成电梯工,这样才有机会接触到进入九楼的人,并且我给你带回来这么一条重要的信息,你就不意思一下?”我盯着她说道。


“我最近手头也有点紧,你想要多少?”李洁可能马上就要调离国土资源局了,所以很多灰色收入都没有了。


我本来想要十万,但是最后却只说让她自己看着给,李洁想了一下,转身回了客厅,不过十几秒钟之后,又折返了回来,手中拿着一张工商银行信用卡的副卡,说:“每月额度三万。”


“三万啊,花不完可以提现吗?”我接过信用卡,问道。


“不行!”李洁回答道,随后转身走出了卧室。


“小气鬼!”我嘴上说着小气鬼,心里却乐开了花,三万块钱一个月,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提现,不过只要信用卡在手,随便找个POS机就能刷出钱来。


吃完早饭,李洁上班,袁雨灵上学,我刚在回家之前已经吃过早饭,所以洗了个澡,倒头便睡。


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钟,起床洗漱,然后出去吃饭,吃完饭去了医院看望韩思雯,晚上继续到梦幻娱乐会所上班。


刚在休息室换好工作服,便看到马小六红光满脸的走了过来,用肩膀轻轻撞了我一下,我扭头朝他看去,叫了一声六哥。


“王浩,这次算哥欠你一人情。”马小六说道。


我的表情先是一愣,随后马上明白他在说什么,于是微微一笑说道:“六哥,你太客气,我这叫成/人之美。”


“哈哈……好一个成/人之美,那滋味实在太爽了,苏梦这臭婊/子以前还在我面前装清纯,我呸。”马小六哈哈大笑,随后掏出手机,打开一个视频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看到了赤身裸/体的苏梦,还有马小六等三人,苏梦三处地方同时被侵犯……


视频看了几秒钟,自己下面立刻有了反应,撑起了帐篷,为了避免尴尬,我马上将目光从视频上移开,不过马小六还是发现了自己的异样:“王浩,你不会真是大处男吧。”


“六哥,我上班去了。”我急步朝着休息室外边走去,身后传来马小六的笑声:“哈哈……王浩,哥算服你了,在这种地方还能坚持的住。”


听到休息室里传出来的笑声,我心里一阵郁闷:“妈蛋,处男怎么了,这说明老子洁身自好。”


马小六以后对自己有没有用,我不知道,这一次也就是随手结个善缘罢了。


苏梦最后被怎么处理,我不清楚,也不敢随便去问冯菲菲,总之,自从那天晚上被轮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会所里的人都在私下里传,苏梦被黄胖子给偷偷处理掉了,但是三天之后,我却发现周强成了梦幻娱乐会所的保安。


“我擦,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当自己在后门看到穿着黑西服,戴着墨镜的周强,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本来以为他也会被黄胖子给偷偷做掉,毕竟破坏了道上的规矩,砸了黄胖子的面子,可是他竟然变成了梦幻娱乐会所的保安。


我从周强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突然将自己给叫住了:“你,等等!”


听到周强的声音,我全身一阵战栗,心中暗道:“冯菲菲不会把自己卖了吧?”不过表面上,仍然强装镇定,问:“什么事?”


我和周强都属于会所里的员工,并无上下级的关系,按理说他不敢在会所里揍自己,但是我心里仍然有点害怕。


“你叫王浩是吧,听说三天前是你无意之中看到了苏梦?”周强用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阴阴的问道。


听到他这样问自己,我心里咯噔一下:“操,冯菲菲这个臭婊/子果然把自己给卖了,但是黄胖子到底看上了周强什么,为什么不但不宰了他,反而收他做小弟?”对于这件事情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是!”我否认了。


啪啪啪!


周强伸出右手轻轻在我脸上拍了三下,说:“窝囊废,看来上次打得你轻了,以后走夜路小心点。”


在周强的眼里我看到了强烈的敌意,于是躲开他的右掌,转身走了。


妈蛋,这到底是怎么会事?知道周强能平安无事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多嘴,打蛇不死必被蛇咬,现在周强这条毒蛇就准备反咬自己了。


我精神恍惚的走进了电梯,整个晚上都在提心吊胆之中度过,有几次拿出手机想给韩勇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晚上来接自己,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打出去。


自己如果被周强的一句话就吓破了胆,那还真成了窝囊废,再说韩勇能救自己一次,能救自己一辈子吗?显然不能,所以我必须自己救自己。


“周强,老子上次没有阴死你,下一次,一定让你永无翻身之日。”我在心里发着狠。


凌晨下班的时候,为了防止周强在会所外边揍自己,我故意拖拖拉拉跟马小六等人一块离开。当我们一群人走出会所后门的时候,我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周强的身影。


周强可能没想到我会跟马小六等人混在一块,表情明显一愣,趁着他发呆之际,我快步从其身边经过。


“等等!”周强用手按住了我的肩膀。


“周强,你想干吗?”我故意大声的对他质问道,好引起马小六的注意,三天前马小六可亲口说过,他欠自己一个人情。


果然马小六看到我被周强给拦下了,立刻带着人走了回来:“周强,王浩是我兄弟,给我个面子。”


马小六是四楼的领班,身边跟着五、六个服务员,并且他还跟保安队长虎哥很熟。


周强盯着马小六看去,说:“一个窝囊废而已,打他都嫌手脏。”随后他竟然松开了按在我肩膀上的右手。


看到周强在马小六面前屈服了,我心里一阵鄙视:“妈蛋,天天在老子面前装出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模样,碰到马小六这名小领班,却变成了软蛋,操,看来老子是太好欺负了,柿子找软的捏。”


按理说,马小六等三人轮了苏梦,才是周强应该首先报复的对象,可是没有想到,他第一个找上了自己,刚才又在马小六面前退缩了,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就是那个软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