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之 第十五回 交朋友

杏彩娱乐之 第十五回 交朋友

我倔强固执的性格让自己吃了大亏,周强命他的小弟把自己往死里打,不过最终还是没下死手,给自己留了一口气。

 

临走的时候。周强用手揪着我的头发,此时的自己已经满脸是血,腮帮子肿了,两只眼睛乌青。门牙也被打掉了。

 

“孙子,以后他妈离苏梦远点!”周强一只手揪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扇着我的脸的说道。

 

我的嘴唇肿得已经说不出话来,我想大骂。孙子,有种弄死爷爷,但是最终只发出一阵唔唔的声音。

 

砰!

 

周强一脚将自己踹下了面包车。

 

我趴在地上喘息了一会,然后艰难的爬了起来,朝着周围看了看,这是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远处有灯光传来,好像是条大路,于是我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朝着有灯光的地方走去,每走一步,全身都发出一阵阵的疼痛,也不知道自己的骨头断了没有,总之此时的自己痛得有点麻木了。

 

“周强,老子这辈子跟你没完!”我在心里发着誓,从小到大,自己虽然懦弱老实,但是从来没有挨过这种打。

 

几十米的距离,我走了一刻钟,几乎走几步就要扶着墙休息一会,终于来到了马路上,我又等了十几分钟,才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其实在等出租车的时候,自己很想打电话给李洁,但是最终没有拨出去,我怕听到李洁讽刺挖苦的话语,如果在自己受伤的时候,她说出那样的话,那么我和她之间怕是再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夫妻。

 

人在受伤的时候,心理最脆弱,需要的是关心和安慰,听不得一点讽刺和挖苦。

 

来到医院之后,我直接被推进了急诊室,经过检查,还好自己的骨头没事,都是软组织挫伤,也就是皮外伤,最让自己恼火的是两颗门牙被打掉了。

 

医生给我开了点药,让我在家里好好休息,差不多一个星期就好了,至于脸上的青肿,大约要半个月才能彻底消肿。

 

我拿着医生开得单子去大厅里拿药,自己浑身疼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十分的缓慢,在低头下楼梯的时候,被一个匆忙的身影给撞了一下,自己随之发出一声惨叫。

 

啊……

 

“对不起,你没事吧?”对方停了下来,开口询问道。

 

我抬头朝着眼前的身影看去,发现自己认识这个人,竟然是那天在步行街一脚将周强踢飞的那名络腮胡男子。

 

“大侠是你啊!没事,我没事!”本来自己被撞了一下,心里很生气,但是看到是络腮胡男子,心里的气瞬间消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没想到还不到两天的时间,自己又跟他见面了,还真有缘分。

 

络腮胡男子满头大汗,一脸焦急的表情,看到我没事,转身就准备离开。

 

“大侠留步!”我不知道拿来的勇气,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

 

“我不是什么大侠,放手。”络腮胡男子扭头瞪了自己一眼,被他这么一瞪,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在他的眼睛里感觉到了一丝让自己害怕的东西。

 

下一秒,我乖乖的松开了手,尴尬的说道:“那个,我只是想跟大侠交个朋友。”

 

可惜对方并没有理睬自己,急速的朝着楼上跑去,我猜可能他的亲人在医院里出现了什么状况。

 

“难道自己又将跟络腮胡男子失之交臂?”看着对方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我心有不甘,如果自己没被打伤,肯定会跟着上去看看,但是现在自己走路都很艰难,根本跟不上对方的步伐。

 

思考了一会,我准备在医院大厅的门口等这名络腮胡男子,对方绝对就是民间传说的国术高手,能认识这种国术高手的机会非常少,自己既然两次碰到了对方,就不能浪费老天爷给的机会。

 

不过这种人,看样子十分的不好相处,也根本不会给你认识他的机会。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还守着古老的武技一代一代的传承,他们的品德和境界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

 

整个社会都处于浮躁状态,能静下心来练武的人都不简单。

 

我在医院大厅拿了药,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找了一个靠近大门的位置坐了下来,等待着络腮胡男子的再次出现:“我还不信你能在医院里待上一天?”

 

稍倾,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我看到络腮胡男子又急匆匆的从医院楼上跑了下来,径直朝着大门而来。于是自己急忙站了起来,挡在了他的眼前:“大侠!”

 

“怎么又是你。”他眉头紧锁的看了我一眼。

 

“大侠,你看我们两人在两天之内碰见了两次,这是缘分啊。”我说。

 

“你有什么事?”他问,语气相当的不耐烦。

 

“没事,就是想跟你交朋友。”我诚肯的说道。

 

“交朋友?”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随后直接快步从我身边经过。

 

“大侠,我真心想跟你交朋友。”我喊道,可惜他没有回头,只留给我一个背影,很快这个背影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越有能耐的人脾气越古怪!”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随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医院。

 

外边天色已经大亮,我看了一眼手机,早晨七点多了,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玫瑰苑小区而去。

 

我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家里。自己开门的声音将李洁给吵醒了,当我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她正睡眼朦胧的从卧室里出来,朝着我瞥了一眼,随后用手揉搓了一下眼睛,急步起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我。

 

“看什么?没见过帅哥啊!”我开口说道,不过因为没有门牙,说话漏风,发出的声音十分的别扭。

 

“帅哥?在那里?我怎么没看到,好像只有一个被人打成乌眼睛的丑八怪。”李洁说道。

 

“哼!”我今天没有心情跟她斗嘴,于是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理她,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喂,怎么会事?谁把你打成了这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后传来李洁询问的声音,虽然语气有点生硬,不过对于此时脆弱的我来说,却感觉到了一丝温暖,至少说明李洁还很在意自己。

 

“我自己会处理。”为了在她面前摆脱窝囊废的形象,我愣是硬挺着没有把周强殴打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其实自己很想告诉她,是周强把自己打成了这样,让她找人帮自己报仇,但是如果这样做了的话,那么自己就真成了一个只会依靠女人的窝囊废。

 

我王浩虽然老实内向,甚至于有点懦弱,但是也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女人来保护自己?

 

“不说算了,我猜肯定是在梦幻娱乐会所调/戏那个小姐被人家叫人给打了,哼!”李洁说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的一瞬间,我好像听到客厅里传来跺脚的声音,看样子自己高冷的背影把李洁气得不轻。

 

晚上时候,我去了一趟梦幻娱乐会所,心里想着自己应该也算黄胖子的人吧,被人莫名其妙的打成这样,难道他们会不管?

 

可惜自己想错了,当菲姐看到我被打成猪头的样子之后,只是让我回去好好休息,养好伤之后再来上班,工资照发,其他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说,自己为什么被打伤?她更没有问。

 

我点了点头,感谢菲姐不扣自己的工资,然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梦幻娱乐会所,在转身离开的一刹那,我感觉到一阵心寒,自己的死活根本就跟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回到家之后,我发现厨房里冒出了香气,心里有点奇怪,李洁从来不在家里做饭,厨房只有自己和陈雪偶尔用一下,今天晚上怎么会有香气飘出来?难道陈雪来了?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厨房,发现厨房里的人不是陈雪而是李洁本人,一瞬间自己愣住了,心中暗道:“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

 

李洁瞥了我一眼,说:“看什么?”

 

“呃?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我说。

 

“滚!”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嘿嘿一笑,问:“做什么好吃的?”

 

“煮汤!”

 

“你会煮汤?”我瞪大了眼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会,照着书刚学的。”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转身就走。

 

“喂,王浩,你等等!”李洁揪住了我的衣服。

 

“有事?”我问。

 

“煮得有点多,分你一半。”李洁说。

 

我马上摇了摇头,说:“谢谢,我在外边吃过了,不饿!”

 

妈蛋,自己不是白痴,李洁从小到大没沾过阳春水的女神,第一次煮汤,想想那滋味肯定十分的酸爽,所以我决定打死也不会喝这汤。

 

“当夜宵喝,试试,这可是我第一次做汤哦,你要感到荣幸。”李洁一脸大灰狼哄骗小兔子的表情。

 

我把头摇得像波浪鼓,急于摆脱她的纠缠回自己房间,不过心里同时也暗暗好奇,是什么事情刺激了她,竟然想学习煮汤?难道看到自己受伤了,这汤是专门为自己煮的?我自作多情的想道。

 

“不喝也得喝!”李洁霸道的说道:“不喝扣你半年的工资!”